精彩玄幻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竹寶-第115章 睡眠法式探底推薦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攻心女孩不好惹
女子一脸愤怒,因为被扯下口罩而抓狂,嘶哑咧嘴的凶相,全身都在挣扎。
沈雅韵笔直地站在她面前,四目相对,目露凶光,冷淡而无情地问道:“我是诛你九族了还是杀你全家了?以至于你对我三番四次行刺!”
僵持了许久,这时才缓缓开口:“要杀要剐悉随尊便!”
好倔强的女人!
沈雅韵就不信撬不开她的口,她举起手电筒,猛地投射过她的脸上。
刺眼的灯光让她眼睛不断眨巴,脸上出现惊慌,她侧过脸,心乱如麻,犹如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过。
士可杀不可辱,她感觉到耻辱,感觉到沈雅韵在羞辱她,满头汗如雨下,阴森湿寒的林子,她的汗珠渗透到嘴上。
她颤抖地问道:“我姐去哪了?”
沈雅韵疑惑地思索,她姐?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txt-第115章 睡眠法式探底
她的手法像是组织里的,但是还不是专业的,难道她是罗雅娟培训出来的?
她淡定地说道:“罗雅娟是你姐?”
“没错。”她直言不讳地承认。
沈雅韵冷哼一声,罗雅娟自己业务能力不怎么样,培养出来的人倒是比她强多了。
“是谁跟你说你姐是我弄不见的?”沈雅韵质问道。
女子眼珠子打转,她说道:“你是我姐最讨厌的人,我已经半个月联系不上她了,不是你还有谁?不需要别人说,我自己也会查!”
“我看你是没有这个机会了,去跟警察说去吧!”
沈雅韵不再给她机会,她心狠手辣,善于用毒,打从第一次陷害她就想致她于死地,接连着一招不行再施一招。
沈雅韵想知道这个女人的底细,从她嘴里是套不出来的,她从脖子处拔下一串链子,吊坠是一个罗盘,上有着让人眼花缭乱的图案。
她打算用催眠来唤醒她的记忆,让她自己说出她的过去,虽然很残忍,但是她就是想要看看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被催眠时人的主动意识降低,过去所拥有的一切经验大部分被封锁,对于新的刺激被催眠者不能用过去的经验去判断,不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完全是听别人的指挥。
沈雅韵在和她交谈的时候,慢慢放松她的警惕,将小罗盘在手里打转,吸引她的注意力,一边和她套近乎。
“其实罗雅娟不值得你为她那么卖命。她暗地里使了多少阴招,做了多少坏事,你都清楚吗?”
沈雅韵玩弄着手上的罗盘,看着她眼神渐渐迷离,她接着做了深呼吸的动作,女人自然而然地被潜移默化,跟着深呼吸四秒。
沈雅韵轻轻地唤着:“你叫什么名字?”
“木子美。”她慢慢地吐出三个字。
沈雅韵继续说道:“木子美,你家在何方,家里有谁?”
木子美陷入沉思,眉头紧锁,双眼紧闭得厉害,沈雅韵看着她,看来要追溯到她很小很小的时候。
“我家只有我,我住在一个美丽的乡村。”她似乎笑了…
“那你怎么认识罗雅娟?”
“娟姐姐是我邻居和发小,她对我很好,她救了我,我这条命都是她救的,她给的!”
沈雅韵想着,罗雅娟像是这样的人吗?自己想想都想笑了!
自从她被带来了组织,便开始针对她,妒忌她,陷害她,要不是她从小机灵,都不知道被罗雅娟得逞多少次了。
她继续引诱她说:“她这么好,是怎么救你的?”
木子美回忆着当年家里发生的动荡,她说着:“那天,我放学后高高兴兴回家,不知怎么地,我一走进厨房,猛地一声响,我被炸出去,火/苗扑向我的脸…”
木子美越来越痛苦地回忆,眼泪流了下来,全身跟着发抖,打寒颤,嘴上喊着:“不要,我不要…”
沈雅韵安抚她的情绪:“没事,放轻松!过去了…你会好过来的,然后呢?”
木子美被温柔的声音唤着,逐渐平复内心的不安和害怕,她吸口气说道:“然后我看到娟姐姐过来了,她把我拖了出去,后面我晕了,不喜欢发生什么事情了,醒来娟姐姐一直陪在我身边。”
“我的家没了…成了灰烬,我住进了孤儿院,每月娟姐姐都会来看我,我们已经有着10多年情谊了,要不是她鼓励,我也想去黄泉下找我的父母了。”
沈雅韵感觉中途省略了很多情节,但是她感觉罗雅娟并不是那么单纯地对她好的。
“你真的觉得她不是在利用你?”沈雅韵一语道破。
木子美嘴角一扁,她一个劲地摇头,“不,不,不,她是爱我的,她不是利用我,整个世界上她是最不嫌弃我的!”
“爱?”沈雅韵不可思议地看着她,难道她把罗雅娟当作爱了?
“你爱上罗雅娟了?”沈雅韵看了看时间,十分钟过去了,差不多了,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淡淡地问最后一个问题。
木子美笑了起来,轻轻地说:“我爱她,甚过我自己,虽然同为女人,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我不敢告诉她,怕她远离我,但是我会默默守护着她,哪怕让我付出代价。”
沈雅韵叹了口气,这个是可悲的女人,思维和情感都是扭曲的。
沈雅韵打了个响指,“咔擦…”
木子美恢复神志,清醒过来,刚刚发生的事情恍如隔梦,自己怎么会昏过去?意识都不受自己控制。
她瞪着沈雅韵,怒吼道:“你卑鄙无耻,你催眠我!”
“木子美,很高兴认识你。”沈雅韵说道。
沈雅韵觉得,木子美身上还有解不开的迷,她如果可以让她迷途知返,也算是积德行善,毕竟也是个可怜的女人。
木子美扭转头,冷哼一声,不屑说道:“猫哭老鼠假慈悲。”
这时沈雅韵手机铃声响不停,福伯的来电,无事不登三宝殿,看来这件事情他是要干涉了,她接起电话淡淡说道:“福伯。”
“我知道你抓了木子美,我命令你放了她,交由我处置。她是罗雅娟私底下培养出来的,这件事情,我要追究到底。”福伯一字一句重重地说道。
沈雅韵吐了一个字:“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