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811章 那就要多讀書閲讀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我跟你说,小学的时候,我所有成绩都是A哦,”浦生彩香努力让语气带上一丝调皮和得意,只是说出来的声音,她听着都觉得别扭,“但是有一天回家之后,我发现他们丢了我养的猫,他们根本没有征询过我的意见,理由是,我一定能上熊本最好的国中,国中要更加努力,不能再在猫身上浪费时间了。”
“我跟他们大吵了一架,出门沿着街道找了好久,它是我觉得累的时候,唯一一个愿意陪着我又不会不耐烦的朋友,但是那天我怎么都找不到它,从那天之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它了……”
池非迟的视线余角瞥见浦生彩香脸上居然带着微笑。
“他们追出去找我,虽然很生气地训斥我不听话,但他们还是关心我的,对吧?”浦生彩香脸上带着微笑,目光却十分空洞,“我决定不那么容易原谅他们,那就回家吵架吧,我让他们陪我把我的猫找到,僵持了两天,他们坚持自己没有做错,也不会陪我找猫,那也没关系,我可以自己去找。”
“我找了好长时间,有一天放学回家,我继父的同事到家里来拜访,说我那么聪明,就算去了熊本最好的国中也会很优秀的,我突然很恐惧,因为我继父虽然谦虚着,但我看到了他眼里的光,他真的会这么去要求我。”
“那天晚上我想了很多,我坚持不下去了,我想犯错,一点点也好,让他们知道我维持他们心目中的好孩子很辛苦,我想到那个什么都不如我的孩子,她爸爸和她妈妈会在学校活动结束后,很开心地夸奖她、祝贺她,只有我什么都没有,我还感到恐惧,我早晚会因为力有不逮、达不到他们的要求而让他们失望,要是到了那一天,我是不是会像猫一样被他们丢掉……不,”浦生彩香语气轻松,“怎么可能,他们是爱我的,这么想着,我就觉得,无论怎么样也要试一试,证明他们是爱我的,所以我故意表现得很糟糕。”
池非迟腾出右手点了支烟,做个耐心的倾听者。
“我没考上他们期待我上的国中,他们没再给过我好脸色,”浦生彩香依旧在笑,“在上国中的第一周,上体育课,在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我才知道女生该穿背心了,我没有准备,我母亲好像忘了,还好,有一个同学的妈妈给她准备了备用的,她人很好,借我了。”
真正让她崩溃的一次是,她第一次生理期,手忙脚乱地靠同学帮忙,她母亲没有为她准备什么,她想到那一天的自己,都觉得像个狼狈的大笨蛋。
晚上回家,她特意跟母亲提过,她母亲这才告诉她该怎么做,却没有发现她内心的慌张和恐惧,也没有安慰。
明明很多同学的妈妈都会温声细语地跟她们解释,笑着安慰她们的不安的。
她不清楚心里的情绪是怨恨还是不甘,再之后,她的母亲和继父说她不能和拖后腿的孩子来往,她就混进不良少年团里。
她跟他继父说了不许进她房间,不许偷看她的东西,那个男人不同意,口口声声为了她,她就用亲生父亲给她的钱,在外面租了一个秘密小基地。
那两个人越气得跳脚,她就越开心,像是在报复曾经受到的忽视,也像是在证明:看,他们是在意我的。
浦生彩香揉了揉笑得发僵的脸,没有再保持微笑,声音也放得很轻,“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在她母亲肚子里有了一个小生命之后,她就感觉到了变化,那两个人突然冷淡了,不再生气,不再多问,她回家了也像一道飘进家里的空气,偶尔听那两个人沉着脸说她两句。
但就算早有察觉,她之前也没有想过她母亲会对她彻底不闻不问。
到现在,她真的被丢掉了。
“我不知道这算是什么心情,也说不清楚……”浦生彩香转头看着身旁默默抽烟的男人,手朝放在男人手边的香烟盒伸去。
“啪!”
池非迟一巴掌将浦生彩香的手打开。
“好痛!”
浦生彩香缩回手,看着通红的手背,泪花都快飙出来了。
池非迟用右手把烟盒装进口袋,咬着烟头,一脸平静地低声道,“说不清楚,就要多读书。”
他懂不懂那是什么心情?
大概是懂的。
前世他父母去世的时候,加上这一世原意识体记忆中父母突然离开、变得态度冷淡和不闻不问的时候,他光是记忆里都有两次。
他穿越过来之后,没有做过梦,但有时候回顾原意识体的记忆,似乎还有一个小男孩的声音一直在回响:
‘看看我……’
‘你们看看我吧,拜托……’
‘拜托了,看看我……’
他不清楚清楚浦生彩香有没有哭过,他没有。
前世在意识到自己永远失去父母的时候,他没哭,原意识体在彻底绝望的时候,也没再哭过。
那种感觉,就像心里有一部分蒸发掉,空荡荡的,连同哭泣的能力也一起丧失了。
他们都在努力填补那一片空白,让自己忙碌一点,就没时间感受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11章 那就要多讀書熱推
然后彻底习惯。
哪怕跟池真之介、池加奈的误会解除,他对那两个人会有亲切感,也是在意那两个人的,但就是不习惯去联系那两个人倾诉点什么。
“你就不能安慰我一下我吗?”浦生彩香低头揉着自己的手背,心情突然好了很多,“对了,拉克,你之前发给我的邮件里说,高山乙女心怀怨恨,容易被勾起野心……可是我觉得她人很好啊,没有为了钱就帮我纹身,一直在跟我说明利弊,而且她似乎很讨厌自己的出身,一点都不想跟暴力团体扯上关系,计划能够进行下去吗?”
“看人不要只看表面,”池非迟盯着前路,嘶哑声音没有一丝情绪波动,“你觉得在那些暴力团体里,女人算什么?”
“算什么?”浦生彩香疑惑。
池非迟毫无顾忌道,“工具,玩物。”
日本女性的地位很低,那些极道份子还奉行江户时期的思想,右翼极端,里面的女性更加没地位,只能作为男性的附庸。
影视剧里会出现极道头目的女人,看起来是很威风,但实际上,暴力团体里的女性只是任人摆布的工具,真正掌权的女性少得可怜,再有本事,很多内部的人也不会放在眼里。
就说以前被他暗杀掉的江口纪子,有自己的产业,带着一帮女人为非作歹,帮忙存着的大笔钱财连组织都动心,但江口纪子也只是依附了一个大头目而已,不仅要帮忙赚钱,给一群人端茶倒水也是常有的事,帮忙存着的钱人家想收回就收回,没有任何自主权。
而江口纪子死了之后,对方调查的目的还是在于追查那笔钱的下落、确定是不是有其他帮派想对他们动手,没人在乎江口纪子的死活。
要是熬成某个头目的妻子,那就更惨了。
很多女人跟极道份子结婚后,都必须成为家庭主妇,家里一定要收拾好,自家男人要照顾好,在一群极道份子在家里聚会时,要准备吃喝、铺床上菜、收拾打扫,有时候还要帮男人的小弟洗衣服,照顾十多个人的生活起居,为了不给丈夫惹麻烦,除了出门买菜就待在家里,连江口纪子那点活动空间都没有。
跟警察打交道也是这些女人的事,丈夫哪个小弟出了事,找警察询问情况的是她们,警方来家里调查负责接待的也是她们,应付完还要给丈夫打电话汇报情况。
那些女人没有报酬,但都乐意拼命工作,只是为了让丈夫有脸面,在那些暴力团体里,‘妻以夫荣’的思想很严重。
如果丈夫被捕入狱或者死了,女人还要代丈夫工作,但有新的人选之后,就会失去一切,连带之前丈夫给的庇护都一同失去。
其中一些龌龊更不用说。
那些暴力团体的女性成员中,除了成员的妻女之外,还有一些依附暴力团体的风俗业女子,那基本就是男人发泄的工具。
刚才浦生彩香的疑惑不像是假的,也就是说,这姑娘压根就没想过自己未来会怎么样,只是觉得酷、为了气自己的母亲和继父,就想一头扎进黑恶势力的大坑中,从不良混到暴走族,估计离混进暴力团体也不远了。
高山乙女作为极东会三代目的私生女,地位并不比底层高多少,从小跟着自己母亲洗衣做饭伺候人,一直到年近五十岁的三代目承认她的身份,她也没能变成公主,反而成了三代目笼络人心的工具,那一年三代目让人给她留了满背满臂的纹身,除了在女性间地位高了不少,也只让她更容易被当成敌对势力攻击的靶子,根本没给她带来一点好处。
高山乙女很聪明,学了纹身这门手艺,一干就是十年,到三代目去世之后,高山乙女又熬了十多年,熬成四十多岁的女人,这才利用多年累积的人情脱离了极东会。
当然,必要的代价不可少,留下的还有半截小指。
调查的情报不可能事无巨细,但有很多细节都可以看出问题来。
高山乙女用多年的累积,脱离极东会,为什么没有彻底斩断和暴力团体的联系?
斩不断吗?不,高山乙女退出时并没有受到多少刁难,其他团体也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根本不会去找她麻烦,见到了大概还会假装客气地打声招呼。
不离开,是因为沉迷于人情累积带来的关系和地位,是因为从小生活在那种环境中,思想已经被同化。
哪怕她地位依旧没高到哪里去,但至少见的人对她都客气了,不是吗?
就算高山乙女明白,那些暴力团体对不属于他们集体的人,一向保持着客气和礼貌,对她的客气也来源于此,但她还是觉得满足。
高山乙女对外表露对暴力团体生活的厌恶,实则是在讨厌自己地位低下的那些经历,讨厌被普通人异样目光看待的过往,同时又无法完全脱离,不压抑时间久了,性格就容易偏执。
权势、地位是高山乙女的命门,因自小受到的影响,这种权势和地位还只限定为暴力团体中。
摸准了命门的人,很适合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