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吳良廣告商 起點-第七百八十四章 終回國相伴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吴良广告商
吴良在康宁市待了四天,最终等来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
康宁玻同意该项授权,只是授权区域和时间未变,金额上涨到了一千六百万米。
吴良没考虑多长时间就同意了。
之后就是签协议、支付款项这些事情,安排妥当之后,又让石硕带着协议副本回国谈入股蓝思科技,以及后续的专家团接收专利等等。
当然,之前说过的抬杆系统,找了当地的建筑公司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安装完成,留下个技术员对安保人员进行培训等等。
在煎熬的等待中,时间拖到了十一月底,王嘉芬终于传来好消息,四鹿破产,董事长被捕,据说能判个无期。
这场由非氵去添加剂造成的数万婴幼儿结石的大事件算是平息下来,吴良也准备机票安排回国事宜。
然而,吴良刚确定下来行程,怀特又致电,说水果公司召开股东大会,邀请他参加。
水果公司最近得益于音乐播放器的巨额盈利,股价突飞猛进,在十月三十日这天站到了33.3米的水平,仅仅是因为吴良和白铮分别持有两千万股水果的股票,这就是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力量。
四千万股,作为一个仅仅只有三亿股的盘子来说,这就是13%,妥妥的大股东,以水果这么零散的股东而言,说句控股也不为过。
不过,财帛动人心,吴良有些犹豫,是不是要去参加这次的股东会。
说实话,吴良原本就是想着靠着水果发发财,尽快的完成原始积累,他也清楚终会有炒股炒成股东的那一天,不过,他还是没有做好在水果公司任职的准备。
这也就是宅的心态在作怪了。
吴良原本就是始于微末之间,随着掌控的财富越来越多,他的精力也变得分散开来,就算有思维导图来帮助他规划每一家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也有捉襟见肘的时刻。
可是,财务大权掌握在他手上,诸多事宜还是得反馈到他这里来,他每天也得抽出来一定的时间来回复邮件以及打电话安排等等。
甚至于,很多原本应该让他出面的大事件,比如,各家音乐节的邀请,各种奖项的颁奖,不光是音乐类的,还有广告公司的奖项,中视的各种奖项等等。
年底了,也是这些活动的集中爆发时间,吴良分身乏术,再说也回不了国,直接对外宣称在米国谈生意,然后将这些抛头露面的工作安排给广告公司的刘雨嫣和太和传媒的高庆声。
他俩有人有资源,分流一下也能顾得过来。
现在,在米国又开了个副本,他实在是不想坐十几个小时飞来飞去了,就算有漂亮的空姐姐跪地式服务,可是长时间的飞行,那也绝对不算是很好的飞行体验。
而且,孙老头电话也过来,和吴良一面之缘的豫省巡抚终于调任东方鲁尔,走下了坚实的一步。
吴良问,“两年之内不得进京的话还算数否?”
孙老头答,“领导又没撤销,再说,你不是也从京城直飞NYC了么?”
吴良气的苦笑,“你知道不知道,京城的一栋写字楼我都没去接收,找的藤讯的马小驹代我接收的,还要怎么样?”
孙老头才不搭理吴良那茬,“洛钼新生产线落成投产的庆典,你也不参加了?”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吳良廣告商 線上看-第七百八十四章 終回國閲讀
吴良明知自己去不了,只能将这露脸的机会推给他,“老板,这事您出面比我更合适才对。”
类似的沟通和电话,两个月时间吴良打了无数个,每个月数万的电话费就能有效的证明他的无奈。
包括怀特的电话。
吴良联系了白铮,最终还是将这活交给了他。
白铮举牌茅苔,成了茅苔的董事,利用董事的身份也享受到了一些权力,尤其是在经销商的渠道上面插了一手,反正吴良安排过来的都是些大人物,资金方面也算得上是雄厚,就算有人不乐意,公平竞争的局面下,资金为王,新建的渠道愈发的稳健。
权力就像牙鸟片,食多了是会欲罢不能的,吴良一召唤,白铮就乐呵呵的从米国飞了过来,随行的还有一个团队。
吴良将怀特介绍给白铮之后,急匆匆的赶回了天朝。
这次回去,可是转了机,从西海岸直飞魔都,人家孙老头打电话都知道他曾经从京城飞走了,这回怎么说也不能落下话柄。
落地之后,刚一开机,无数的短信就从手机中爆发出来,好悬没有死机。
好不容易手机不再卡,王嘉芬的电话也打了进来,她亲自来接机。
吴良笑着说声感谢,在小空姐姐的幽怨目光中走进廊桥,用力的呼吸一口,“魔都的空气都是甜的。”
跟在他身后的张建建笑了笑,“这是家乡的味道吧!”
吴良嘿嘿一笑,没接他的话茬,快步离开,取了托运行李,大箱小箱的推着往出口走。
两个月没理发,加上年轻,头发长的也快,吴良的发型也由原先的寸头变成了背头,有些老气。
王嘉芬见了就笑,“光看发型,就知道吴董在国外待的并不愉快,不过,回来了就好。”
吴良略显尴尬,有些近乡情怯,只是上前轻轻的拥抱了一下王嘉芬,将所有的委屈埋藏在心底里,“是啊,王董也辛苦了。”
吴良背了个锅在身上,王嘉芬也不轻松,国内诸多事宜,都需要她牵头去梳理,对于明光来说,这也是一场鏖战,她鬓角的头发又白了几根。
王嘉芬又笑,“没事,舆论方面对你还是有利的,现在都有人将原先王嗨的名头安插在你头上了。”
前来接机的也有王嗨,这两个月和明光的合作可谓是如鱼得水,打下了名气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他上前伸出手,自我介绍,“吴董好!我是王嗨!”
吴良上下打量着这位,心底感慨,这位曾经也走过弯路,或许今后能够处在自己的掌控之下,不再干那些没德的生意。
吴良想到就为其敲警钟,“打假斗士,名副其实,只不过,国内那么多优秀的品牌,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这样才能长久。”
说到底,吴良并不反对王嗨去打假,只是打着打着变成别人的狗,四处乱咬人这就不合适了。
他能成功,也有他背后有千千万万天朝的热血青年站在道德的大义上去支持他,撇开这一点,他就算成功又能如何?
王嗨似乎是听的出来吴良对他的警示意味,不明白吴良这是从何谈起,只是他和吴良相比,也仅仅只是个小人物。
他跟上王嘉芬混个脸熟,得了这么一句劝解,只能苦笑着表示,“放心吧,吴董,我明白。”
吴良点点头,再将目光扫向前来接机的人群。
美琪、阎怡勝双双到场,夏前钧、归记者、卓富民也难得过来,还有另外一位老先生,骆老。
吴良按捺住拥吻美琪和阎怡勝的念头,快步上前,还自责道,“骆老,您怎么来了,小的愧不敢当啊。”
骆老却是满满的赞赏之色,“当得,我代表天朝数万受害者前来迎接我们的英雄凯旋。”
骆老一生,专注于天朝的牛女乃事业,是天朝现代畜产品加工科教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国际乳业专家,培养了8个博士,32个硕士,桃李满天下。
他对老牛和一利那些企业的做法深恶痛绝,可惜因为自己终究不能和资本相抗衡,喝起酒来,没少骂那帮子人。
这次的三聚靑胺事件当中,他作为明光的顾问没少顶在舆论的最前沿,同时,他的诸多头衔,如天朝科技部顾问,天朝畜产品加工研究会会长,也是沟联上下最重要的桥梁,在此战中,当居首功。
有他护着吴良,起码,在这件事情上,吴良起码也能做到全身而退,而不会像天禧事件被禁止进京。
所以,吴良能被骆老给以如此之高的评价,实在是受之有愧,惭愧的谦虚,“我就是在国外躲了两个月,谈不上什么功劳。”
话虽是这么说,大家都知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他们同时也享受着吴良编织的大伞之下,任凭风吹雨打,总是能够衣带未湿。
接机的人太多,骆老也不能久站,吴良心疼骆老以八十岁高龄还前来迎接自己,招呼一下众人,“大家回去再聊吧!”
时差的事儿,对吴良基本不算什么困扰,在飞机上美美的睡上一觉,出发的时候是中午,眼睛睁开的时间也是中午。
唯一难受的就是肚皮。
几个月没有吃到地道天朝面食,坐在车里都念叨着,“中午我得来一份长鱼面,外加一个肥腻腻的肘子。”
坐在他身旁的骆老笑着摇头,“猛然间大油大腻的,小心别拉肚子。”
听人劝吃饱饭,吴良一想也是,很是纠结,“那行吧,面得有,肘子以后再说。”
中午依照吴良的要求,还是恒隆广场的那家杭帮菜,胜在食材新鲜。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吳良廣告商 愛下-第七百八十四章 終回國閲讀
饭菜一上来,骆老就先表示满意,“食材不错,吃的出来。”
骆老在这方面还是很有研究的,虽然年纪大了,精神却是饱满,吴良坐在他身边又是介绍,“这家店来过很多次,自己有农场,回头我和这边老板说说,以后骆老想要什么菜,我安排给您送过去。”
王嘉芬主动接过这件差事,“这小事儿,就不用麻烦小良了,我安排人就行,不过,说到农场方面,小良最近有没有关心明光的股票的事儿。”
明光十二亿的盘子,股价7块钱左右,市值百亿,加上前段时间的增发,总股本十五亿,现在的股价早已企稳,比增发前的股价还要高,势头正猛。
只是,吴良对于自己亲手改变的未来并不自信,随口来了句,“女乃粉终究是合资,我有些摸不准。”
能被吴良这个大神说看不清,王嘉芬的脸色稍稍就变了变,骆老在一旁为王嘉芬证言,“嘉芬准备继续投资农场,再将国内的生产线建起来,这样最后一块短板也补足了,以后也不会有人戳脊梁骨了。”
吴良笑着附和,“那是,明光最终应该是以恆天然那样的国际公司来对标。”
王嘉芬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这个梦想还是留给继任者去做吧!”
吴良惊讶的看了看王嘉芬,再瞅瞅卓富民,卓富民拿起杯子,满满的倒上一满杯,对吴良解释,“这次的事件,波及面还是有些广,嘉芬还是退下来的好!”
吴良冷笑一声,“明光这是上阵杀敌之前,先给有功之臣拿下么?”
卓富民见吴良不碰杯,郁闷的一口将酒闷下去,这才说了声,“短时间肯定不会,不过,也就是这一届满吧。”
国企当中,三年一届,是属于很正常的调整,往往不满一届的领导干部,也会被调整掉。
王嘉芬干了两年董事长兼总经理,剩下的时间也就满打满算一年时间了,她自己也明白,这么大的事情,上边有情绪,地方也为难,很多事情真的不是卓富民能够做主的,能够安安稳稳的站好最后一班岗,自己的职业生涯也算圆满。
她理解卓富民的苦衷,同样端起酒杯敬吴良酒,“你又不是没和国企打过交道,应该理解才对。”
吴良顿了一下,闷闷不乐的问,“那要是我以大股东的身份挽留呢?”
王嘉芬有些感动,却是拒绝了吴良的好意,“就你那点股份,指不定什么时候就退出来了,这趟浑水你就别趟了。”
明光募集资金,吴良也是出了力的,袁卓基金买了一亿,不算多,只能算是个小股东。
他也清楚,受三聚靑胺事件拖累,空头力量太大,单靠他一个人实在是很难力挽狂澜,这下明光又要换帅,本来成长性就不好,这下更是不确定了。
吴良有一种为他人做嫁衣的感觉。
“我在不在的无所谓,卓总在,你那十二字方针可是会坚定不移的执行下去的。”王嘉芬又劝,“再说了,水果的股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啊,不愁吃不愁喝的,正好年纪大了,回家带带孙子去。”
水果股票的事情,吴良推销了可是不少,王嘉芬也是受益者,至少三倍的收益,也就是这两个月的时间,王嘉芬这样说他也能理解。
所以,吴良也不纠结,侧着身子给卓富民建议,“那这样吧,芬姐你们不用,我可是要过来当董事长的,你们别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