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超能仙醫 起點-第八百七十九章 該來的還是會來!推薦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从天盛苑离开之后,唐锐特意向女孩们交代,暂时先不要接手唐三雄的任何产业,这顿时让她们倍感困惑。
就连钟意浓和林若雪都相视怔然。
“弟弟,你仍然怀疑他?”
钟意浓好奇道,“在你们把酒言欢时,我已经托朋友调查过了,顺位之争结束那日,唐三雄就第一时间从唐烈的势力抽离出来,而且他手尾清理的很干净,说明自一开始,就对唐烈留了一手,以便于自己随时抽身,这样一个人,或许没什么忠诚度可言,但未必不能合作。”
林若雪亦是点了点头。
“我认同意浓的看法。”
“相对于其他人,这种只看利益的角色,反而更有价值。”
“如果你觉得应该再谨慎一些,我和意浓可以继续调查,对他重新做一个评估。”
看的出,二女对于唐三雄的示好,还是非常动心的。
毕竟,唐烈一人的产业,就足以媲美一座新八旗势力,尽管唐三雄手中那部分并非全部,却也是极大的一笔财富。
若能接手过来,必然能让唐锐手中财权势力,更进一步。
“如果我猜的不错,最多三日,他自己就会露出马脚。”
唐锐笑了笑,说道,“到时候再把他手中产业接手也不算迟。”
副驾驶的林婉儿当即不满回过头来,瞪视着唐锐说道:“又在这里卖关子,等着姐妹们家法伺候是不!”
“哈哈,等我说完啊。”
唐锐汗颜一乐,随后,把他的推断,以及在静心居中的所见所得,都一一说了出来。
车厢内气氛顿时沉静下来。
足足十几秒过去,钟意浓才打破沉默:“玄镜长老心心念念的桃花甘露,竟然是唐三雄为他准备的致命毒酒,弟弟,如果不是听你亲口所说,我怎么都不能相信!”
“最开始,我也只是怀疑,直到桃花甘露摆在我的面前,我才能确信此事。”
“可我不懂,唐三雄都已经叛离唐烈,为什么还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毒杀玄镜长老……”
正说到一半,钟意浓脸色猛然沉下,“难道说,唐三雄的所谓背叛,根本就是在逢场作戏,他和唐烈,还没有放弃翻盘?!”
尽管这解释很匪夷所思,但这却是所有答案中,唯一说得通的一个!
“与唐进相比,唐烈可以说是优势占尽,结果却被我半路杀出,夺走了第四顺位,想让他轻易放弃,怎么都是不可能的。”
唐锐微微眯起眼眸,说道,“只是,他如何通过毒杀玄镜长老来挽回局势,这我就不好说了,唯一能推测的就是,唐三雄很可能会在巅峰交流会之前动手,毕竟我也是参会的一员,如若在交流会上大出风头,对于唐烈翻盘,必然又添上一笔阻力。”
众女这才恍然大悟,巅峰交流会是在三日后开启,难怪唐锐会说出这一个时间节点。
而原本松弛下来的神经,又再次绷紧起来。
恰好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外面天空蒙上了一层阴云。
一如她们此刻的心情。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清晨,朝阳初升,暖意融融。
唐锐的手机一早就急急响起。
“弟弟,今天就是巅峰交流会了。”
甫一接通,便听见一道悦耳的声音传来,“我想,你已经收到他们的邀请了吧?”
唐锐笑了笑说道:“嗯,昨夜朱仙战王和陈战王都打给我了,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我就要动身去龙心居了。”
“能得到两位战王一起通知,全神州的天骄,我弟弟也是独一份了。”
钟意浓言语中带着骄傲,而后,又换了一副试探的口吻,“那玄镜长老那里……”
这三日,她一直都在关注唐三雄和唐玄镜的动向,结果却不甚理想。
这两人在唐门中都颇有地位,尤其是唐玄镜,不仅身居高位,修为也浑厚无比,想要调查他的行踪,无异走马观碑,难度奇高。
“我也没什么消息。”
唐锐耸耸肩,“若是我的推测错了,自然更好,至少就不必让玄镜长老受这一轮苦难了……”
正说到这,手机突然叮的一声轻响。
唐锐本不想理会,但鬼使神差的,还是看了屏幕一眼。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 起點-第八百七十九章 該來的還是會來!鑒賞
瞬时间,眸光凝紧至极。
那消息来自唐门的内网提醒,而内容,触目惊心。
玄镜长老于昨夜死于书房,望四公子暂停手边一切事务,第一时间配合调查。
“弟弟,怎么了?”
见唐锐话音停顿,钟意浓不由问道。
唐锐把那则消息念了出来,苦笑开口:“该来的还是会来,今天的巅峰交流会,我注定是去不了了。”
“混蛋!”
“唐三雄竟敢真的动手,而且,还敢嫁祸到你的身上!”
“要不然你先赴会,我和若雪帮你拖延时间,有陈战王他们支持,想必唐门不会追究什么的!”
伴着钟意浓愤怒的声音,林若雪也在旁眼神暗示,同意钟意浓的建议。
然而,唐锐还是拒绝了。
“唐三雄敢这么做,说明他早就谋划好一切,你们过去的话,怕是会受到唐门不少刁难,还是我亲自去一趟吧,不过你们也不必担心,我也不是什么准备都没做,安心等我的好消息就是。”
结束掉这段对话,唐锐即刻穿戴完毕,独自开车,去了唐玄镜所住的庄园。
远远便望见庄园外有数十人把守,靠近之后,更是能感觉到那种厚重沉凝的气氛。
那些人清一色武者高手,严兵死守,连一只蚂蚁都不许离开庄园。
当唐锐把车窗降下,几名守卫的脸色更是阴戾到了极致。
“四公子,里面都在等您。”
每个字,都像是在牙缝中挤出来一样。
而且,他们没有一人让行,分明就是不许唐锐开车。
也懒得和这些人发生冲突,唐锐平静点头,下车前行。
一路上,所见到的每一张面孔,对他都充满不善,似乎认定了他就是杀人真凶一样。
而当他踏入庄园的主厅,还未找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就听见一道厉声呵斥传来。
充斥着愤怒与仇恨。
“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