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線上看-第691章 地主家也沒餘糧啊!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章惇的愤怒,那是因为林希的身份特殊。
林希,福建路人,嘉佑二年进士。
知道这信息的都已经觉察过味来了。林希和章惇的关系是老乡,还是同一科的进士。别看章惇因为侄子中了状元,脸上挂不住,没有参加选官,重新考了一次科举。当然,也考上了。但是和章惇熟悉的人都知道,章惇喜欢把自己当成嘉佑二年的进士。
主要是嘉佑四年的己亥科,人才凋零,有点让他感觉没脸见人。
即便如此,嘉佑四年这一科章惇也没有中状元。就像是在太学里,上舍生参加月考的时候没考上魁首。愤而去了中舍生哪里找存在感,然后被啪啪打脸。
第一竟然还不是他!
事实上,他的名次并没有上升,还是殿试第五,和嘉佑二年的排名一模一样。
当时的章惇并没有感觉到羞辱,他还是很高兴的参加了选官,进入仕途。
真正让章惇大受打击的一年后的制科。制科考试,是针对进士的考试。当然其他身份的文官也能参加,但是没进士出身的文官,根本就没胆参加大宋最高规格的制科考试。因为制科考试不仅仅是考试,还有一个入门门槛,参加考试之前,需要向两制即掌内制、外制的翰林学士、知制诰、中书舍人,呈送平时所作策、论各25篇。
像老种,种建中这样的荫补文官,如果有人问他要50篇众论古今的策论,老头说不定一怒之下会拔刀杀人。
没见这么欺负人的事,还将不讲理了?
这仅仅是参加制科考试的入场券。
也就是通过了翰林院,中书秘书省高官的认可之后,拿到一张参加制科的准考证。
而正式考试,远远要比想象的更难。一天之内六篇策论,每篇至少3000字,还不是三百,而是三千字。
这足以让很多进士看到题目都绝望了。
这还不算完,考试题目还分明暗之分,从九经,十七史,《国语》、《荀子》、《扬子》、《管子》等典籍之中摘取。甚至还有兵法比如《尉缭子》、《孙子兵法》等等。
这样的考试,不是饱读诗书之人,连题目都看不懂。
结果就是,嘉佑六年的制科考试,皇帝成功录取了九个人,其中七个是嘉佑二年丁酉科的进士。至于章惇后来参加的嘉佑四年己亥科,全军覆没。状元刘辉连见皇帝考核的第三场都没有机会参加,就被刷下来了。这才让章惇开始反思起来,自己再混迹在嘉佑四年的进士圈子里,会不会丢人?
答案是会。
嘉佑二年的进士,苏轼、苏策、曾巩、曾布、张载、程颐一个个名字,渐渐的出现在了大宋文坛最核心的圈子。
而嘉佑四年……
这种感觉让章惇当年很受伤,就像是自己在书院之中,成绩不理想。好不容易找到一帮蒙童,准备去欺负人的,人没有欺负到,自信心不但没有恢复,反而被羞辱了。
这就是章惇如此心高气傲之人,不得不打肿了自己的脸,腆着脸说自己是嘉佑二年的进士。
而林希,正是他的同门。从师徒名分上来说,欧阳修主持了嘉佑二年进士科的考试,他是主考官,他们都算是欧阳修的弟子。
大宋文臣圈内有人生三大铁:同乡,同党,同门。
章惇和林希是同乡和同门,还是同党。
按理说,天下没有比他们更为牢固的友谊了。用章惇的想法,他和林希之间的友谊牢不可破。天下已经没有比他们之间更为深厚的友谊了。
当然,梁山匪徒表示很不服气,明明天下有更深厚,更伟大的友谊,为什么你说没有?
一起抱着取暖,就问你们敢不敢……
章惇心目中最不可能叛变的人就是林希。可林希隐隐有叛变的迹象,如何能让他不惊不怒?
可让他愕然的是,当他怒吼之后,李逵用比他更大的声音,掩盖了他发出的震怒。就见李逵冲到了张商英面前,一把薅住张商英的衣襟,将人从地上拉倒面前,怒吼道:“不可能!”
张商英又快哭了,他明明讲的每一句都是真话,为何就是没人相信?
“李逵,你可以羞辱我,但绝对不能用这等卑劣的手段陷害我!”
张商英说完,表示很光棍。他说的每一句,背叛的每一个名字都是真的。
可李逵不信,他怒骂道:“这帮生儿子没……的傻叉,我和他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要陷害于我?”
这不是陷害,而是看你不顺眼。
张商英没敢发牢骚,只好说出他知道的消息:“赵挺之是邢恕的大舅子。”
李逵刚刚搞的赵挺之丢官,这个理由说得过去。
邢恕也就罢了,本来就是反复小人。可是林希和姜旭呢?李逵不依不饶道:“邢恕几算了,那么礼部尚书林希和大理寺卿姜旭呢?他们为何和我过不去?”
“姜旭的事我知道一些,他家去延安府经营煤油生意,投入巨资卖地挖油井,却被骗了数万贯,啥也没挖到。最后还被煤油商会的人给打出了延安府。李逵,你摸着良心敢不敢说自己和煤油商会一点关系都没有?”
李逵惊呆了,煤油商会的锅他也要背?
当然,李逵就是反驳,估计也没办法撇清。毕竟,他赚钱了,还赚了不少。
随即,他用扭头看向了章惇,眼神颇为无辜,让章惇心底冒出一丝的不忍,仿佛不给李逵正名,就是犯了天大的罪过似的。
张商英等待着发落。
他如今的情况很不妙,仿佛生死都在章惇的一念之间。
良久,章惇终于做出了决定:“去把邢恕、姜旭和林希给老夫叫来!”
距离都事堂最近的应该是大理寺的衙门,姜旭进入都事堂之后,就看到了如同死狗一般躲在角落的张商英。
哼——
冷哼一声,正准备扬长而去。却发现仿佛一堵肉墙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当他抬头看到一张黑脸,露出惨白的牙齿,当时姜旭就是这么认为的,李逵的牙很白,但是同样的白,要是没有他那张黑脸衬托,绝对不会有瘆人之意。
哼哼——
冷笑,不屑。
从眼神中读到了,毕竟是正三品的高官,姜旭涵养还是有的。走到了章惇的面前,躬身道:“章相。”
哼——
章惇此刻心气正不顺呢,肯定不会有好脸色给姜旭看。闹了个没趣之后,姜旭也不敢发作,只能找个地方坐下来。
倒霉就倒霉他来得太早了,李逵这厮眼珠如牛蛋般大,死死的盯着他,让他浑身越来越不自在。这种不自在直接导致他开始心虚起来。
之前,他并没有这种感觉。打压李逵,甚至驱逐李逵这由不是他一个人的主意。天塌下来,有高个子的人顶着。刑部尚书邢恕还有礼部尚书林希他们的官都比他大,而且和章惇的关系也比他近。姜旭想着再熬一熬,就过去了。
可是左等右等,邢恕和林希都没有到场。
毕竟刑部和礼部都在皇城外,派人过去喊人,也需要时间。
尤其是,大宋的主管官员,经常翘班。衙门里要是找不到人的话,就得去满京城的酒楼找人了。
心里头越想越虚,深怕李逵像对付张商英那样对付他。他身子骨可经不起折腾,要是像张商英这样被打一顿,说不定就要一病不起了。
可是仇已经埋下,姜旭也没有了退路,只能盼着两位同伙快些来。
再等了一会儿,姜旭没有等来同伙,却有人传话,李家的管事来了。
李逵摆出一副不死不休的驾驶,甩着衣袂路过了姜旭,出都事堂外。索封带着人正在等待,急忙招呼道:“人杰,这里。”
“见过东主!”
“东主!”
邱明仁是汇通钱庄的总掌柜,他躬身喊李逵:“东主!”
啥也不说了,汇通钱庄就是李逵的。
李逵没好气地看了一眼索封,心说:你也不是穷人,至于吗?
可索封架不住面对一个资本数百万贯,能够动用上千万贯的超级商号,他老婆的那点嫁妆,根本就不值一提。
“东西拿来了吗?”
“小五来了之后,就去派人找了。不过只找到了姜家的商号的拆借款子,总数有三万贯。”邱明仁将借款的凭着拿来双手递给了李逵。
为此,邱明仁还有些可惜道:“林家的商号在福建路,东主要是能等等的话,兴许五日能等来消息。”
“太慢了,不用了。”李逵看过凭证之后,说道:“你先回去,宣怀做的不错,我准备让他接你的班。”
邱明仁闻听大喜道:“谢东主栽培。”
邱明仁的年纪也不小了,而汇通钱庄这样的庞然大物,想要维持运作,需要超越常人的精力。前两年他精力还够,可是这两年却越来越感觉力不从心了。
有了李逵的这句保证,他邱家的富贵至少可以延续两代人。
对于邱明仁来说,不啻于天下最好的消息了。
“东主?人杰,你是汇通钱庄的东主?”
索封猴急地围着李逵团团转,他如今在官场的名声很不好,主要是娶了个青塘女富豪。一下子从普通官员,跃升为京城有数的富豪。说白了,就是羡慕嫉妒恨。
可他再有钱,这钱是老婆的。就算是他的,能和汇通钱庄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提并论吗?
“人杰,你得给我出个挣钱的法子。我家也不能坐吃山空啊!”
索封盯着李逵不放手。
李逵只能随口敷衍道:“改天,改天找你聊一聊挣钱的事。”
“哥哥我记在心里,明日就请你来家里,咱们不醉不归。你嫂子别的不行,调教侍女绝对是一绝,来哥哥家里,看上谁就带回家去。兄弟你是不知道,吐蕃女人的手段……嘿嘿嘿……”
李逵能看得上吐蕃女人吗?
他倒不是地域嫌弃,主要他本来肤色有点黑,吐蕃女人白的很少。黑加黑,这生出来的娃还不成昆仑奴了?
这一点,他是坚决不会答应的。
不过此时他有更重要的事:“兄长,小弟我先要报仇去了。”
报仇,这种事情,李逵非常有经验。
当然,姜旭看到李逵气势汹汹地冲到他面前的那一刻,猛地往后就要躲,差点闹出人仰马翻的惨剧。
“李逵,你休要胡来!”
李逵的恶名,至少姜旭已经听闻,也所见了。毕竟,张商英来德胜门跪冤之前林希给支招的时候,当时他也在。
章惇微微闭着双目,猛然张开,刚要说话,就见李逵偌大的巴掌从空中落下,拍在书案上,发出轰地一声巨响。偌大的书案四条腿不堪重负地蹦跶起一寸,又落下。只见李逵将头探到姜旭面前,大吼道:“还钱!”
姜旭哆嗦着嘴唇,小腹都猛然抽搐了一阵,差点被李逵给吓尿了。
等到他缓和过来,不见章惇帮忙说句话,心中颇感凄凉。他脸色冷了下来,沉声道:“李逵,你莫要无理取闹,本官什么时候欠过你的钱?”
“九升商号是的吧?”
姜旭闻听,仿佛被李逵羞辱了一般,面红耳赤的激烈道:“李逵休要血口喷人,本官没有经商,也不认识什么九升商号。你再如此蛮不讲理,本官拼着官职不要,也要拉着你去官家面前和你理论一番。”
李逵咧嘴笑道:“那好。下官正好看这叫商号不顺眼。以后这家商号做哪门生意,下官就准备让家中族人去做那种生意。价格是九升商号的商号的一半,品质还要更好。我估摸着亏个几万贯最多了,这家商号就该黄了。”
之前还一副和商号毫无瓜葛,还以经商为莫大耻辱的姜旭突然眼神惊恐起来。他不信李逵会怎么亏钱,就是为了出口气。但李逵这厮做事匪夷所思,万一是真的呢?
大宋的高官,基本上都有生意。
不做生意,难以维持官场的体面。
厨子,老妈子,随从,护卫……加上小妾和舞女之类的,多的会有数百人。这些人都要月俸,或者一笔钱才能打发。靠着俸禄,实在难以支撑。
可大宋官员不能经商,明面上说他们经商,就像是被玷污了节操似的,会惹得他们大怒。
暗地里,不是兄弟,就是儿子,管着家里商号的生意。姜旭也是如此,九升商号,一听就是他的买卖。要是被李逵挤兑黄了,岂不是债主天天要上门?
更让他惊恐的是,其中还混着个李逵在里面。
姜旭脸色变换一阵,表情从冬日的冷冽,变成了夏日的热烈,讨好道:“人杰,我想起来了,这家商号是我族人的生意。这个钱会还的,能否宽限几日。”
李逵双手抱着胸,眼珠子都快飘到头顶了,用鼻子古怪的哼哼唧唧道:“地主家也没余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