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 線上看-第二百二十章 狐假父威小妖王閲讀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可以在我怀里睡觉啊。”夏归玄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
一听这个声音,殷筱如趴着的姿势忽然就蹦了起来,转头滴溜溜地四下找。
商照夜后退一步,脸色微白地垂首不语。
殷筱如左顾右盼没看见人,腰间却忽然感到有力的环抱,很快身后有了熟悉的触感,夏归玄的身形凝实起来,竟是直接出现在她的软榻之后,直接抱她入怀。
殷筱如眨巴眨巴眼睛,觉得挺浪漫。
这货越发开窍了啊……不对。
这好像是在其他女人身上练出来的!殷筱如脸黑了,板着脸道:“有淫贼偷入本王床榻,商祭司还不轰他出去!”
淫贼道:“商祭司出去一下。不许离远,就守门口。”
殷筱如:“……”
商照夜:“……”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 姬叉-第二百二十章 狐假父威小妖王
感觉哪里不对而且很屈辱的样子……但商照夜还是一言不发逃命般出了门,顺便还把原本守门的赶走了:“陛下要闭关,本座亲自守卫,你们且去。”
熱門玄幻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 愛下-第二百二十章 狐假父威小妖王閲讀
目送两只小狐狸一头雾水地离去,商照夜捂着脸,准备迎接必将到来的“惩罚”。
里面殷筱如气鼓鼓地转头瞪着夏归玄,夏归玄只是笑。瞪了几秒,殷筱如也瞪不下去了,没好气道:“是不是偷吃得很爽?”
“殷总裁做大王也做得挺爽啊,你家饮料公司这么久不管,不会出事的吗?是不是回去之后要加班几个月了?”
殷筱如面无表情:“换家啊,这边公司大得多了,区区饮料公司……”
说着说着脸就垮了下去,哭腔:“那才是我的心血……呜呜呜都是你!”
小狐狸顺势转过身,钻在夏归玄怀里嘤嘤嘤地假哭。夏归玄也不知道她这假哭有几分真意,又有几分是在借机撒娇,只好哭笑不得地拍着她的背:“你可以拒绝啊,我都不知道你怎么就快进到直接当王了,不是说了只是来看看神裔们的状态?”
殷筱如愤愤道:“谁能看得下去啊!感觉一群人都在梦游,没有目标,没有希望,浑浑噩噩,就连修行也不知道在修什么。”
“迷茫么?”
“是啊,就是迷茫。”殷筱如叹了口气:“其实也能理解……当时母亲……嗯,狐王在时,势头正好,一个无相妖王,四个无相祭司,乾元者成千上万,晖阳者不计其数。修士遍布三洲四海,强盛无匹。在人类社会还有天道教布局,看人类上层那臭德行,怕是真有一统之势,结果随着狐王之死戛然而止……就像脊梁被抽断了一样。”
夏归玄也在想,胧幽的恶念之所以最是强盛,不仅仅是和泽尔特女皇合并的结果,可能本身就是怨念执念难以排遣,这种如果有幽冥之界的话,往往有可能成为最凶的恶鬼,胧幽恶念还能很有理智已经不容易了。
殷筱如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叹息着续道:“后来神裔们把这股气变成对人类的含恨之势,倒也还好。结果和大夏拉锯了二十几年,最后说,原以为杀了狐王的不是人类,是千棱幻界的妖物,连自家两个重要祭司都是被夺舍的奸细……那股憋了二十几年的气忽然一泄,便茫然不知所措。”
夏归玄道:“这不是本就知道的事么?否则我为什么给予造化,就是让他们振作起来。”
“有没有看见,感觉不一样……当亲眼看着长得和我们一模一样的狐耳狐尾小姑娘,本该灵动活泼的眼睛里都是茫然,修行就像完成作业一样,都不知道为了什么的感觉,看着真别扭。”殷筱如靠在他的胸膛,低声道:“然后还有外压……”
“外压?”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第二百二十章 狐假父威小妖王
“魂渊啊,他们魔道,虽然也一样迷茫无措,但做自利残暴的事情是本能,如果这些小姑娘还是这么懵,到时候魔道席卷,她们什么下场也不用说了……”
夏归玄忍不住道:“怎么被你说得这边全是小姑娘似的。”
“因为我眼里只有小姑娘啊。”殷筱如理直气壮:“那些猪头狗头的,我看不见。”
夏归玄:“……”
其实还是因为心软和共情吧……以及……这小狐狸从最初就表现出来的,“照顾小妖的大姐姐”,那是继承自狐王本我之灵的、与生俱来的归属与责任。
与他夏归玄的缘法都可以算是由此而始,夏归玄最受不住那种被别人照顾的感觉。
所以此番归来,她已“不再是殷筱如了”么?
寓意深刻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討論-第二百二十章 狐假父威小妖王閲讀
还是的,从未改变。
但也可以说不是了……她不再是一个做药剂做成饮料公司的桑榆小总裁,而是整个苍龙星最有权势的妖王,至少在统治人口上是最有权势的。
如果说大夏人类的人口不足,因此有不少局限的话……那神裔的人口就真是茫茫多了,遍布三洲,繁衍亿万,一旦有一个“指导思想”或者说凝聚目标的话,那爆发出来的潜力会非常可怕。
公孙玖都不会愿意看见神裔有一个公认的王,如果是商照夜或魂渊,她一定会非常警觉,甚至有可能因此掀起战争。
但如果这是殷筱如的话……
正如夏归玄之前对公孙玖说过的,这偏偏是个一肚子人类认同的小狐狸。
实乃天意。
殷筱如又道:“如果商姐姐当王,最直接的问题就是魔道那边不服,唯有我可以。魂渊正眼都不敢瞧我……这个对于她们的外压,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公司里有点本事的刺头,用得好的话,对内是鲶鱼,对外是悍将。所以这个位置真的只有我做,最效率,最符合现实。”
啧……其实也是一直小看了小狐狸吧,她在桑榆做公司,条件其实挺差的,殷家不支持还拖后腿,旁边还有周家之流虎视眈眈,她手头连个能用的人才都没有……翔哥算么?就这样还被做成商界明星,饮料都卖到京城去了,确实也是有几把刷子的。
只是日常的二哈样太过深入人心,总是忘记她其实是一位“殷总裁”,一只总能看见本质的、心思澄明的聪明狐狸。
感受到夏归玄有几分惊叹的模样,殷筱如笑嘻嘻地抬头:“话说……我这是不是狐假父威?”
夏归玄挑着她的下巴,笑道:“那么你是叫我父神呢,还是叫……”
“哪有你这一天天想当人爸爸的?你就是个……”殷筱如做贼似的左右看了看,附在他的耳边,低声道:“爸爸。”
夏归玄瞬间觉得有股热流上涌,止都止不住。
“嘻嘻。”殷筱如的唇从他的耳边擦到侧脸,又慢慢擦过唇角:“现在最大的问题啊……是本王的修行不够服众呢,光有后台不够如臂使指呀……父神要不要再赐予一些雨露什么的……”
夏归玄哪里还忍得住,一把将她掀翻在软榻上:“说,用这种软榻当王座,是不是存心勾引本父神?”
“嘻嘻,这是原狐王的习惯,难道是她要勾引父神?”
“她啊……”夏归玄意味深长:“不管怎样,先教训教训再说。”
门外的商照夜夹紧了腿。
就知道,开始了……
魂海之中,有声音开始嘤嘤嘤:“照夜,那种感觉怎么又来了……”
“闭嘴。”现在的商照夜哪里还有愚忠样,早被坑没了:“我受着,你也受着……这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