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我讓地府重臨人間 愛下-第四百一十九章:聞道者勿來此地讀書

我讓地府重臨人間
小說推薦我讓地府重臨人間我让地府重临人间
“地府的钱?”
唐尘点了点头说道:“天地银行是最近才刚刚建立出来的,所以这些东西绝对不是最近放上去的,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上一届地府的人来过这里。”
那墓碑上边的土被唐尘弄下去很多,上边竟然写的是简体的文字:“闻道者勿来此地,寻方者入此必死。”
“什么意思?”
“不知道,但是大体就是让我们出去的意思,说这里进去就会死人!”
“那我们就……”
“你要想出去自己出去。”
唐尘走进去,那阙朝自己是完全没有能力可以从这里出去的这些他是绝对最清楚的。
进去以后走了一段时间,唐尘便发现那墙壁上有一些新鲜的血迹,用手摸了一下说道:“那兔子居然走到我们前边来了。”
“玉兔?”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我讓地府重臨人間-第四百一十九章:聞道者勿來此地推薦
唐尘点了点头,阙朝诧异的看着那狭长的墓道说道:“不可能啊,他怎么会走到我们前边,而且看这些血,他是不是受伤了。”
“不知道。”唐尘现在也非常的困惑,这些事情恐怕是只能等到见到玉兔以后才能知道了,反正在墓穴中发生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啊。
这里有一个地府的人一个妖族的人一个神族的人说不定这个墓穴还专门的为神族设置了一些什么幻境让玉兔跟着幻境走了。
唐尘想不清楚的事情实在是不想继续占用自己的脑子,这样会影响他对其他事情的判断,但是阙朝现在脑子里的一些事情已经完全的晕了,更多的也是一种害怕。
前边开始出现一些墓室,推开墓室的门,里边都摆放着一些大大小小的棺材,从那些棺材的样子上看应该都是之前纣王的后宫,给他陪葬的,每一个小屋子里都有不同的一些装饰品。
阙朝看唐尘正在一个棺材边上像是看着什么便自己靠在了一边打算休息一会。
唐尘慢慢的把那棺材推开从棺材里边冒出来一些气体,这些气体都是绿色的唐尘往里边看了一眼,那里边的尸体完全没有腐烂就好像是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现在就是什么样子。
但是在那些气体全部出来以后尸体开始非常快速的腐烂最后只剩下了一具躯壳!
看到那些绿色的气体,阙朝非常的好奇站起来走到唐尘身边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一种可以防止尸体腐烂用的东西,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吧,那现在怎么办?”
“继续走吧,我看这些墓室里边应该是没有什么东西了。”
唐尘他们走出去以后,那里边的尸体缓缓的动了一下,起来以后尸体的下边压着一个非常诡异的图案,像是一个文字。
里边的构造开始变得相对简单了一些,他们走到一个地方这里边全都是一些尸骨,应该是陪葬坑。
唐尘走了这么久是一点都不累,但是阙朝就完全不一样了,走了这么长时间的他现在已经是累的不行了:“唐尘能不能先休息一下,我实在是已经有点走不动了。”
唐尘站在原地意思是可以,他坐下来说道:“你说玉兔的伤怎么样了?”
“如果没有死的话,你在这里休息过一会应该也会死了!”
“要不然你先去找他,我在这里休息一会,等我休息好了就赶紧去找你们!”
“不!”唐尘看着远处那突然出现的阴气说道:“这里看来还有点事情需要我处理。”
“什么?”唐尘往回走去,那家伙叹了口气说道:“这又去做什么,刚从那边出来的,算了我还是继续休息吧!”
过了一会那墓室中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而且那声音还越发的激烈,他马上站起来跑过去,声音是从其中的一个墓室里边传出来的,但是现在所有墓室的门都已经关上了。
阙朝很快的想要用自己身上的力量来把门打开,却发现自己身上的力量要打开这门是非常有难度的。
里边唐尘看着那女鬼冷哼一声说道:“你这级别的女鬼跟我斗?”
那女鬼呵呵一笑,裂开嘴死死的盯着唐尘,唐尘瞬间感觉到自己背后一阵冷气传了过来。
他转头一看后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站了四五个恶鬼了!
那些恶鬼盯着唐尘一动不动,似乎是在等着唐尘出手。他在外边杀了那么多恶鬼了没想到在墓穴里边发现了漏网之鱼这一次一定是不能让它们轻易的走掉的。
他很快的把一个结界弄到了自己周围看着他们说道:“既然你们这些东西想死还敢出来作祟我就没有不成全你们的理由!”
其中一个恶鬼冲上来,唐尘一把抓住她的头,用力一捏,那女鬼身上的力量只在片刻间开始涣散,竟然直接被唐尘吸收了,这恶鬼的力量没有多少,却也让他觉得自己身上的力量有了一些提升。
其他的恶鬼也一起冲了上来,那些恶鬼一个各的凶神恶煞,眼睛里带着血,唐尘手里的十方剑绝对不是跟他们闹着玩的,往边上一扔瞬间那些恶鬼便直接被打散了灵魂一个不剩。
他撤下结界走出那墓室却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救命,唐尘皱了皱眉头跑过去,看到那阙朝被几个鬼拉着。
唐尘直接把手里的十方剑扔了出去,十方剑在半空中旋转,落在其中一个鬼物的身上,那东西直接一个灰飞烟灭。
阙朝趁着那女鬼现在惊讶的样子,马上用自己身上的力量脱离了那东西的控制看着唐尘问道:“刚才你是怎么了,差点我就被他们拽着走了。”
“这是你累了应该承担的后果。”唐尘还是那样的冷淡,他往前继续走这下那阙朝也不敢随便的乱跑了,只能跟在他后边还离他更近了一点。
前边又一次发现了血迹,只是这些血迹不再是新鲜的,好像是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
阙朝问道:“你说他是不是已经遇到什么危险了?”
“闭嘴吧!”
胡来躺在床上,醒过来看到神农坐在自己身边说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唐尘呢?玉兔呢?他们去什么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