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笔趣-第532章不玩了,掀桌子展示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我的导演时代
春节档以一个谁都没有想到的结局结束了,头号种子《捉妖记2》折戟,《红海行动》登顶,《女儿国》惨败收场。
虽然李谦没赚到钱,《女儿国》扑街了,《红海行动》只是把投入了1.2亿票补给挣了回来大半。
不过,依然是春节档的一大赢家。
之前四大平台的市场份额都差不多,没有明显的第一,差距极其有限。
这次,未来电影压宝《红海行动》,直接和另外三大平台拉开了距离。
未来电影市场份额激增至28%,猫眼还有25%,可微影和逃票票分别只有20%和21%了。
虽然和猫眼的差距不大,可是和微影和逃票票这七八个点的距离,足够拉开一个档次了。
线上购票平台算是半个终端,这个跨越,足够比得上几个亿的利润。
一部《红海行动》票房赚的钱,价值还不如这次春节档未来电影品牌收益的多,甚至还没品牌增益的一半。
春节档的最大赢家,这么说也没错。
春节之后,基本上就是进口片的舞台了,斯皮尔伯格的《头号玩家》,《坏太平洋2》马上就要上映。
不过,国内的影视公司,也都忙碌了起来。
李谦先后出席了《一出好戏》、《大闹天竺》、《鬼吹灯2》、《我和我的祖国》、《最可爱的人》等电影的开机发布会。
两部主旋律单元电影,不是一起开拍,谁有时间谁就先拍,没空就等有空再拍,反正发布会一起开,总不能一部戏七个单元,开七次发布会。
至于金城战役那部,徐客刚拍完《狄仁杰之神都龙王》,马上开拍《鬼吹灯2》,还得等这部拍完,也成了劳模了。
不只是李谦这边新启动的电影多,各大公司基本上都连着宣布了好几部电影的立项。
行业一片欣欣向荣,现在可以说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拍电影了。
刚过去的这个春节档,诞生了一部近40亿,一部20亿级别的电影,不管是行业现状还是前景都一片大好,光电、文化口、文联、电影家协会,也是不断召开各种会议。
宣扬功绩嘛,老一套了,但凡出了些什么成绩,总是相关行业就会有一大堆的会。
开年之后,第十届电影家协会******也将召开了。
电影家协会******,五年一届,今年也到了换届的时候,这是整个行业的大事。
协会这玩意,别看国内各种协会名声不显,其实各种协会的用处不小。
就说电影家协会,金鸡百花基本上协会说了算的,会员基本上攘括了业内所有有名有姓的电影从业者。
这次换届,业内有点名气的演员、导演、摄影师等各个专业的基本上都来了。
同时,也将选举出新一届的主席团和理事。
最终,陈道铭当选新一届电影家协会主席,李谦和于东、吴经、张瀚宇、程龙、黄渤等人共同当选为副主席。
也不是什么大官,马小刚、程凯歌他们早就干过了。
不过,分量说低也不低,同样是副主席还是有中影的赖培康,魔影的任忠论。
副主席里还有一个电影剧本规划中心的主任,别看头衔不起眼,级别可不低,好像应该是正厅级的事业单位,主任也是正厅。
除了官方、半官方、电影学者这三类人之外,也就只有李谦和于东,还有吴经他们四个演员了,正好六个,11个的一半。
四个演员当选副主席,都没什么毛病,程龙一心向着内地的,吴经《战狼2》足以,张瀚宇也是正派硬汉形象出名,黄渤除了影响正面之外,也有点草根的代表的意思。
在宣传部老大等领导发言之后,新一届主席团成员,也都一一发言了。
陈道铭老师当然是很官方的发言。
“五年来,在XXX的正确领导下,电影家协会在引导电影创作繁荣、推动理论学术建构、密切联系群众等方面做出了不可替代的重要贡献….在未来的工作中,我们将认真贯彻落实XXX的有关精神….”
回忆过去,说说现在,展望一下未来。
这种场合,也只能说说这些了,吴经、黄博他们也都是官方式的发言。
李谦做了个压轴,背了一段秘书写的稿子,和别人的都差不多。
第一场会议就这么严肃地结束了,大家一起热烈地鼓掌。
然后散会。
……
散会之后还有个宴会,业内的一二线电影导演、演员们全都到齐了,不管是老的还是年轻的,还是挺热闹的。
李谦正和吴经黄博他们开玩笑,喊他们吴主席、黄主席,身后就传来一道有些不爽的声音。
“恭喜李主席啊。”
李谦回头,笑笑看着来人,“是陈董啊。”
“企鹅视频新开播的那个节目女性选秀节目《创造010》办的不错,挺搞笑的,我看了几期,又是一档《练习生偶像》这样的现象级综艺啊。”
一说起新开播的女生选修节目,陈伍就气不打一处来。
《创造010》和《练习生偶像》同样一开播就火了,这次为了防止和《练习生偶像》一样,有一个计划之外的练习生破坏他的计划,特意找了两个已经出道过的女生参加节目。
《练习生偶像》里,那个渔网少年业务能力和其他人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完全没有悬念。
这次有了两个出道过的女生,就算再出现类似的情况,也不可能压过这两个女生。
哪怕比他们两个还强,也不至于碾压,这样的话一番操作,照样能按下去。
可是,事情往往出乎陈伍的预留之外,这次倒是没有计划外的业务能力超群的女生了,反而是一个业务能力近乎为零的女生,人气暴涨。
一个跳舞像僵尸,唱歌要命的女生,长得也没到艳压群芳的地步,靠着哭和搞笑,成为了节目最火的练习生,甚至盖过了他安排的那两个业务能力强的女生。
本来为了万无一失,那两个女生还是两个不同的风格,可是在那个只会哭的女孩子面前,还处在下风。
不管每一期的排名多低,网上热度最高的都是她!
陈伍杀人的心都有了,上次是业务能力太强的火了,这次是一个业务能力差劲的人火了。
两个还都不在计划中,尤其是上一个男练习生还拒绝了企鹅,打算一直走爱豆的路子。
唯一好点的就是,这次这个女生不是个人练习生了,有公司的,好办多了,不听话就直接把公司给收购了。
不过,人气高归高,陈伍却有些担心,一个只会哭的女生,唱跳都不会,演戏更不用说,能不能堪大用…
闲聊了一会这档节目,陈伍发现李谦还真是看过好几集,不是客套。
只是,话语里,李谦好像是当成搞笑节目去看的。
陈伍只当是李谦在嘲讽他,把一档选修节目弄的这么搞笑。
按耐下心里的不爽,陈伍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淡了。
“春节档是李导赢了,不过这才刚开始,还有暑期档、国庆档、贺岁档、下一个春节档,李导觉得未来电影能每一次都押宝正确吗,只要一次……”
陈伍话还没说完,李谦就摆摆手,打断了他。
“陈董这话可就不一定了,也许没有下一次了呢。”
“什么意思?”陈伍眼神一凝,心下飞快地想着李谦要搞什么阴谋诡计。
“陈董马上就会知道了。”
李谦哈哈一笑,卖了个关子。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 愛下-第532章不玩了,掀桌子
陈伍一脸的凝重,李谦不像是无的放矢的人,没有下一次了?
苦苦思索许久的陈伍怎么也想不出来,李谦靠什么和三大资本斗,购票平台拼的就是钱,只要钱足够,完全可以砸死任何对手。
之前《红海行动》要是他们也投入大量票补,照样能挤压未来电影的市场份额,只要票补够多。
那不过是看走眼了,被《捉妖记》坑了,陈伍已经打定主意,下次暑期档哪怕是给李谦投资的电影发大量票补,送钱给他,都要抢走购票平台的用户。
想了半天,下午协会继续开会,陈伍才明白李谦这句话的意思。
之前的开会是开会,下午的开会,就是谈一些行业的现象和问题。
“各位电影行业的同僚们,今天我想谈一谈,近几年行业出现的票补行为,经过多年的发展,票补已经成为了营销的重要环节……”
李谦一开口,与会的数百人没有什么反应,可是陈伍却顿时紧张了起来。
之前李谦的话他一直想不明白,这下听到李谦讲票补一事,立马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认真听的,仿佛上课认真听讲的三好学生。
李谦的声音还在继续。
“电商已经形成了电影发行的规模,四大平台已经拿到了发行许可证,正式进入发行渠道,而主流的发行模式、人海战术、地推模式的作用越来越小,互联网改变了发行的游戏规则,而互联网发行的重要优势,便是票补,这也是如今影片标配的,甚至必备的东西。
目前的院线拍片,已经从以前看导演、投资、明星,变成了看票补,没有票补的电影,几乎得不到什么拍片,票补越多的电影,拍片也就越多,影院几乎不用做任何预测。
这让本就混乱的电影市场越加雪上加霜,票补表面上是提升排片、低价票捆绑观众,然而事实的真相真的如此吗?
不然,票补是在玩一种朝三暮四的游戏,它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最为直观的便是影响了电影市场的正常秩序,对影片的市场进行不合理的拔苗助长。
春节档上映的《捉妖记2》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首日票房高达六亿,创造了新的纪录,可是最终票房只有21亿。
票补是在走一个漏洞,一个电影法没有规定的漏洞,尽管它不是偷票房,但它却是“间接”的买票房,对其他影片造成了伤害,甚至是一种不平等竞争。
其实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锁场是一个道理,都是合法的,但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其他电影,对观众、影院,也都是有害处的…..”
李谦的这一番论调,让所有人都愣住了,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说,要知道票务平台的老大就是他手里的未来电影啊。
难道李谦疯了?
台下一阵的窃窃私语,台上的几位领导和协会主席、副主席们也表情不一。
台下的陈伍也蒙了,本来以为李谦是想批评他们三大平台,还暗想李谦幼稚的。
可是这李谦明摆着把自己也给批评了啊,票补这个行为,他干的可是不少。
有阴谋!
虽然想不通,不过陈伍本能地嗅到了不对劲。
台上李谦讲了一大通,口也有些干了,索性就结个尾。
“因此,我将向总局领导提议,禁止这种大规模票补的行为,恢复电影行业应有的秩序!”
“哗…”
除了台上几个领导之外和少数人之外,全场哗然。
在座的每一个都是电影从业者,票补对于一部电影的重要性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的。
他们怎么都想不通,李谦为什么会说出这番话,这等于自己打自己了。
可是陈伍却立马脸色大变,取消票补,那他们还怎么去抢未来电影的用户。
没有了票价优势,那在线票务行业也将定型了,四大平台共存的局面,恐怕无法打破了。
“好一招釜底抽薪!”
陈伍脸色无比阴沉地看着台上的李谦,万万没想到李谦会给他来这么一招。
没有了票补,那不就是四大平台就打不起来了,不就是李谦说的没有下次了吗!
李谦察觉到陈伍的眼神,也微微一笑,点点头。
限制票补这个事,李谦之前就听领导提过一嘴,只是还没有定下来。
毕竟这几年行业的繁荣,少不了每一年无数票补的支持。
领导担心,一旦限制票补,行业会缩水,那就不好看了。
李谦倒是坚决赞成,如果继续下去,让某一家,或者说某一方熔断了票务平台,那不管是对电影还是对观众,都不是好事。
观众看似买到了低价票是好事,可是一旦垄断形成,那就不是好事了。
外卖、滴滴,一切都在印证垄断之后的后果,资本是要赚钱的,等他们垄断了之后,观众没有了选择了,就不怕用户流失,到了收钱的时候了。
拼资本,李谦拼不过三大平台联手,一两年还好,十几二十亿的,这些钱李谦烧得起,可是时间一长,真不是资本的对手。
毕竟,资本最大的优势就是钱。
既然拼钱拼不过,那就让资本无法拼钱,让他们不能发挥最大的优势。
我不玩了吗,大家都别玩了,直接掀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