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 愛下-第七百三十九章 日子難過(下)推薦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奋斗在沙俄
老阿德勒贝格不愧是有多年阴人经验的老阴逼,这方面的分寸拿捏得是死死的,瞧他说的这些,肯定是经常这么干啊!
只不过小阿德勒贝格并没有完全听进去,哪怕他面上毕恭毕敬保证一定谨记,但一转很就把老父亲的交待给丢到九霄云外了。
这就是他们父子最大的不同之处了,一步一个脚印爬上来的老阿德勒贝格更了解政坛的残酷性,所以他早就将廉耻给抛弃了,只要能上位让他做什么都无所谓。
而小阿德勒贝格前面说了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所以他并没有经历过老头那些艰苦奋斗的苦难历程,对于如何不要脸如何厚黑他真的没有修炼到家。
自然地,小阿德勒贝格只要没有被逼到绝境,他就不可能真的像老阿德勒贝格一样不要脸。而现在,说实话他并没有太多危机感,哪怕是老阿德勒贝格一再跟他说情况不一样了,他也没有完全往心里去。
所以这一趟去布加勒斯特,他走得是四平八稳,完全无视了老头让他尽快感到的指示,这一路不说是游山玩水,至少也是将钦差大臣的架子端得高高的。
于是小阿德勒贝格整整走了一个半月才抵达布加勒斯特,而这时候李骁已经在当地等了他差不多快一个月了。讲实话,李骁都有点等得不耐烦了。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奮鬥在沙俄 馬口鐵-第七百三十九章 日子難過(下)讀書
“咱们这位特使的架子还真足啊!”
李骁打趣着跟阿列克谢说道,因为两天前小阿德勒贝格就抵达了普洛耶什蒂,但这货愣是将五十公里的路程走了两天,这尼玛也是人才啊!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 馬口鐵-第七百三十九章 日子難過(下)閲讀
虽然都是二代,但阿列克谢和小阿德勒贝格并不是混同一个圈子的。相对而言,小阿德勒贝格的圈子更偏保守派贵族,他交往得更多的都是传统老牌贵族子弟以及皇储和大公什么的。
而阿列克谢更偏革新派贵族圈子,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一系贵族并不是特别受待见和重视,所以小阿德勒贝格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也是很正常了。
“米哈伊尔公爵没有来吗?”
和李骁不同,阿列克谢对小阿德勒贝格迟来早来是不是端着架子没什么意见,他现在一屁股都是事情,巴不得小阿德勒贝格这个不干正经事的特使迟点来才好,他好省下时间去干正事。
原本阿列克谢是打算借着迎接小阿德勒贝格的机会跟米哈伊尔公爵碰一下头的,因为瓦拉几亚的国政是千头万绪,很多事情都需要米哈伊尔公爵和驻军配合。而米哈伊尔公爵大部分时间又窝在匈牙利那一头,很少返回布加勒斯特,好容易有个机会,他想当面跟米哈伊尔公爵好好聊一聊,解决一些棘手的事情。
但显然阿列克谢的盘算落空了,米哈伊尔公爵根本就没有亲自来迎接特使,而是只派了一个代表。显然,对米哈伊尔公爵来说小阿德勒贝格这个特使并没有什么分量。
很快一行浩浩荡荡的马车就出现在了地平线尽头,每一辆都插着俄国国旗刷着双头鹰徽,一水儿的英俊白马拉车,反正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这车队里坐着俄国大人物。
连阿列克谢都感叹了一句:“排场还真不小啊!”
是的,就连他这个俄国驻瓦拉几亚总督出门都没有这么大声势,相反如非必要阿列克谢的车驾是尽可能少,而且最好也不要保留那么多俄罗斯元素,原因非常简单——俄国在瓦拉几亚可并不受欢迎,至少在瓦拉几亚民间是一点儿都不喜欢俄国。
如果阿列克谢这个总督每一次都是这么大声势和排场,那隔着三里地人家都知道他来了,这不是提前通知那些刺客做好刺杀准备么!
而且也不光是防备刺杀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作为占领者你出门总是这么张牙舞爪会给人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就仿佛时时刻刻在提醒瓦拉几亚人俄罗斯曾经做过什么一样。
阿列克谢是来建立新秩序的,又不是来找麻烦的,这种毫无意义的显摆有什么好处?
不过小阿德勒贝格就是想要显摆,正所谓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他从来都不是低调的人,在圣彼得堡是老阿德勒贝格盯着,又要防着一帮老阴逼使坏,他才不得不装出一副谦逊低调的样子。
如今都跑到千里之外的布加勒斯特来了,压在他身上的那些大山一个都不在,他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这回小阿德勒贝格又是钦差,是尼古拉一世的特使,自然更是要大张旗鼓地摆足声势,就是要让之前那些看他竞争瓦拉几亚总督失败看笑话的家伙知道——他小阿德勒贝格就是这么跩!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討論-第七百三十九章 日子難過(下)讀書
所以越是靠近布加勒斯特小阿德勒贝格就越是故意放慢速度,他就是要让阿列克谢一干人等着他,让他们知道他小阿德勒贝格才不是失败者呢!
“伯爵!”
所以同阿列克谢打招呼的时候,小阿德勒贝格也满满都是逼格和优越感,感觉阿列克谢好像不是总督,反而是他的下属似的。
这种傲慢让迎接小阿德勒贝格的所有人都觉得有点不爽,觉得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摆谱了。
不过阿列克谢却没有跟他计较,对于现在的阿列克谢来说,才不关心这种屁大的面子问题,他只想赶紧给小阿德勒贝格迎接回去,然后好忙自己那一头,根本没那个闲工夫和对方玩这么幼稚的置气游戏。
阿列克谢轻松淡定地同他打着招呼:“你好,特使,一路辛苦了!”
小阿德勒贝格真没想到阿列克谢会如此淡定,因为他就是故意摆谱,就是当着众人面告诉世人他小阿德勒贝格才不会向某人低头呢!
但阿列克谢根本不应他的挑衅,让他有种一拳打空了感觉,他只能干咳了一声,问道:“米哈伊尔公爵呢?我应该首先同公爵阁下问好!”
这话其实也是故意的,小阿德勒贝格就是故意抬高米哈伊尔公爵的地位,将他自己和公爵摆在差不多的位置,从而达到贬低阿列克谢的目的,这小心思真心是阴险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