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三界淘寶店 ptt-第2503章 尋找唐雲讀書

三界淘寶店
小說推薦三界淘寶店三界淘宝店
“你准备和他联手,反攻唐门?”
宁小凡问。
“不联手,就我一个。他说出我想要的情报之后,我就送他上路。他现在反正也是死路一条,即便是回了唐门也没有弟子了,早晚会被人弄死。看在曾经是兄弟一场的份上,我送他个痛快,也算是够意思了。”
唐枫晔道。
“这也是为了你将来重夺掌门之后,清除异己对吧?”
“当掌门之后,所有长老的名单我都已经规划好了,名单上并没有唐云的名字。即便是他不被唐少松阴了这一次,我反攻回去的时候,也会顺带着把他一起收拾了。”
“你这还没开始复仇呢,已经想好当掌门之后的事了?唐爷,你这是不是计划的稍微长远了一点?”宁小凡还在拿他开涮。
唐枫晔脸上毫无笑意:“我从不打无把握之仗,我既然敢反攻回去,那就做好了胜利的准备。退一万步来说,不是还有你这个金丹强者么?你一只手已经足以平灭唐少松了,更何况还有五百个精锐的望族子弟。”
宁小凡不得不佩服这小子的脑子,早就把什么都想好了。退一万步,哪怕五百个望族子弟也全军覆没,还有自己这个金丹高手可以力挽狂澜,绝对不会出现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场面,也不会输。
……
唐枫晔很快就寻找到了唐云。他用的是唐门特殊的传讯纸鹤,飞出去以后特殊的灵气会找到特殊的人,唐云见到纸鹤,知道是唐门中人也会出来相见。果然,纸鹤放出去半小时,就收到了回信。
唐枫晔拆开纸鹤,发现上面画着一个符号,他点了点头,表示满意,打了个响指把纸鹤烧了,然后站起身来:“走吧,唐云已经答应和我们见面了,咱们也该回去,让他把在这世界上最后一件事办完,然后送他回老家了。”
“你现在就杀了唐云,你怎么判断他说的是真还是假?如果他说的是假的呢?”
宁小凡站起身问道。
“我会根据他说的话,以及我在唐门内部的朋友提供给我的消息来判断他说的是真还是假。放心。”唐枫晔干脆利落地说。
……
从这里蜘蛛网一样的建筑群找到某一家旅馆,难度绝不亚于在一撮盐粒中找到一颗砂糖,两人也是花了一番功夫,才找到了唐云藏身的旅馆。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三界淘寶店 愛下-第2503章 尋找唐雲鑒賞
在一个小房间内,宁小凡和唐枫晔见到了曾经唐门的合纵长老,唐云。
看他穿的一身唐门华服,曾经也必然是个吃茶风云的人物。在唐无双的时代,宁小凡曾经见过他,那个时候唐门还是八大长老,不可一世,挥手剿灭风山宋家,不说铁板一块,也比现在要强大的多。
可是现在才过去几年时间,掌门被囚,小人上位,长老外逃,四分五裂,这叫什么话?
曾经精神奕奕的唐云,此时鬓角也多了不少皱纹,原本乌黑发亮的头发也开始变得稀疏和花白了许多。
这才过了几天啊?
之前宁小凡就听人说,某些大领导之前在位的时候,声音洪亮,丝毫不显老态,腰板挺直,精神抖擞,可是退休之后没事干了,反而蔫了,几个月之后再见就老态龙钟,仿佛老了十几岁。
他之前还不信,但是现在见过唐云的模样,他信了!
人氣都市小說 三界淘寶店 起點-第2503章 尋找唐雲推薦
倒是唐枫晔目光复杂地盯着唐云足足看了一分多钟之后,才茫然启口:“唐云,好久不见了。”
“是啊,好久不见。”唐云咧开嘴,露出一嘴被烟熏黄不久的牙齿,又从满地的啤酒瓶子里艰难地拔出身体。这一系列的动作很难让人想象他一周之前还是巴渝地区的大长老,倒像是个经常酗酒的流浪汉。
“唐云已经成了弃子,手下弟子尽废,连师门都回不去了。我原以为你会死在我的前边,可谁能想到你在金陵居然好几次躲过唐少松派去的人,又能背靠着宁逍遥这棵大树,风生水起?”
唐云半眯着醉眼,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嘲讽地笑意道:“你是回来复仇的吧?”
唐枫晔没有说话,一边的宁小凡这才理解唐枫晔,就冲唐云这番话,要不是他还能提供点情报,别说唐枫晔是一个修士了,即便是个普通人,恐怕也早就拎着菜刀把他给砍了。
就这情商和说话的风格还能当合纵长老呢?如果他能一直以这种实力在唐门当合纵长老多年,那只能证明他刚才那些话就是故意说出来寒碜唐枫晔的了。
或许他也知道自己是个将死之人,临死之前还痛快痛快嘴。
唐枫晔就这么听着,直到他说完了,才面无表情地问道:“看在同门一场,对你我不会多为难,如果你愿意走,如今的苗疆已经平定,我可以给你一笔钱隐匿江湖。”
唐云咧嘴嗤笑,歪着脑袋质疑地道:“那我要是,不愿意走呢?”
“我可以给你个痛快,保证你毫无痛苦的死去。”
唐云闻言,不禁大笑:“我就知道你是来杀我的!”
唐枫晔道:“你现在的处境,这未尝不是个好结局。我原本可以擒住你,然后把你带到唐门交给唐少松,暂时获得他的信任,再伺机杀了他。他会死,而你会是什么结果,不必用我多说了吧?”
唐云冷哼一声,没回答唐枫晔的话,但似乎又很是不服不忿。过了足足一分多钟,他才问道:“说吧,你的来意。我可不信你有这么好心,是单纯的因为同门情谊而来找我。”
“同门情谊是一方面,但另外一方面,我也想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唐枫晔俯下身蹲在唐云面前,认真地道。
唐云呵呵一笑,深吸了一口气,忽然问道:“告诉你也不是不行,但在此之前,我想先知道一件事。如果你不告诉我答案,休想从我嘴里得到任何一个消息。”
“问吧。”唐枫晔道。
“我一直不懂,你在唐门内部的眼线究竟是谁?”唐云道:“我想了好多人,都被我排除了。今天,你该给我解解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