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大明王冠-第八百三十九章 買賣不成,仁義也不在!熱推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大明王冠
事情发展到这里,所有的脉络都清楚了!
纪纲的计划很简单,也有效。
不论今日来的是朱棣还是太子朱高炽,都不影响他布局——只要汉王和赵王来了,这个计划就能完美实施。
只要说有毒,不论是朱棣、太子还是汉王赵王,锦衣卫北镇抚司都能对黄昏下手。
朱棣在的话,北镇抚司还要受到一些掣肘。
既然是太子……那毫无约束。
从这方面来说,朱棣让太子朱高炽来,反而是帮了纪纲的大忙。
黄昏已经知道纪纲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不用想,太子一出这道门,他纪纲就会和李春、庄敬一起,率领北镇抚司的缇骑将自己乱刀砍死,就算自己能挣扎一二,别忘了朱高煦和朱高燧也佩剑在这里。
他们狼狈成奸沆瀣一气,就自己和卞玉楼两人,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事后在朱棣那边说自己拒捕,也说的过去。
朱棣没办法发作,自己也没地方说理——朱棣不会为了一个死人,也针对汉王和赵王。
不得不承认,纪纲这一步棋确实很完美。
但黄昏并不是没有一点准备。
如果他没准备,在得知南镇抚司的赛哈智他们不来,黄昏也不会继续呆在三元火锅,早就溜了,之所以留下,自然有活命的自信。
太子朱高炽在混乱之中,也吓了个心惊胆战,和内侍一起被王谦保护着下了三元火锅,又出门上了车辇后,在一群北镇抚司缇骑拱卫下,直奔皇城。
他知道留下来没用。
他也知道,黄昏再蠢也不会选择用这种方式来杀老二和老三,这是一个阴谋,而他无力救黄昏,要救黄昏只有找到父皇出面。
但他不抱多少希望……等父皇赶来,黄昏的尸体应该已经硬了。
朱高炽只能祈祷黄昏已经意料到了这个局。
雅间里。
黄昏和卞玉楼依然安静的坐着,卞玉楼第一次面对这种局势,有点紧张,黄昏则淡定的坐在原地继续烫着毛肚。
脚步声纷纭。
雅间上下里外,都被北镇抚司缇骑包围了个水泄不通。
噼里啪啦。
纪纲用刀一扫,将碗碟扫落在地,将刀鞘往桌子上一拍,坐在黄昏对面,看着淡定自若的对手,阴沉道:“死到临头,你有什么话要说的没。”
也是佩服。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有心情涮毛肚。
真拿绣春刀不当刀?
砍不动你?
我今天还真不信了,如果这都杀不了你黄昏,我纪纲锤子都。
黄昏呼噜一嘴将毛肚包在嘴里,慢慢嚼着,感受着矛盾的爽口和麻辣带来的刺激,不知道为何,忽然想起了舌尖上的中国的音乐,然后真实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层次感。
慢慢吞下,喝了口清酒,笑眯眯的看向纪纲,“指挥使这话让我好生不解,我怎么就死到临头了呢,你用什么罪来杀我呢?”
朱高煦咳嗽一声,“你想毒杀我和三弟,大明律有曰,诛杀皇亲国戚者,可立斩无赦!”
你想杀的还是两大藩王。
不死?
才怪!
黄昏哈哈一笑,“我倒是奇了怪了,同样的碗,同样的筷子,同样的蘸料,怎么太子殿下的没有毒,我和卞玉楼的没有毒,就汉王和赵王两位殿下的碗里有毒呢?不奇怪么。”
朱高燧咳嗽一声,“拖延时间是没用的,不论怎样,等父皇赶来,你都已经死了。”
黄昏在继续烫毛肚,抬头斜乜一眼朱高燧,“所以你们容忍我拖时间,有什么企图,说出来听听,没准我就同意了呢。”
朱高煦看了一眼纪纲,示意你来。
纪纲也不客气。
这种事北镇抚司本来就轻车熟路,他来操作确实节约时间,淡然道:“你心知肚明,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必死无疑,但我没记错的话,你有妻子徐妙锦,小妾绯春,龙凤胎黄淮和黄河,还有叔父黄观,你刺杀藩王,陛下雷霆震怒之下,你觉得他们能活不?”
顿了一下,“也许女的能活。”
充营妓。
生不如死。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大明王冠笔趣-第八百三十九章 買賣不成,仁義也不在!熱推
黄昏点点头,一边将毛肚在蘸水里滚来滚去,一边认真的回道:“指挥使说得有道理,我虽然今天死了,但不能让老婆妻儿受到牵连,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我应该把时代商行拱手交给北镇抚司和两位王爷,然后再慷慨就义,最后么……”
顿了一下,“和之前死在北镇抚司手上的那些臣子一样,钱给了,人死了,该被牵连的还是被牵连,都说南镇抚司之前对薛茂的拿钱不办事很没职业道德,殊不知,这正是和你们北镇抚司学来的。”
将毛肚放在嘴里,看向朱高煦,“难道你们忘了,我妻子徐妙锦是你们的小姨,哦对了,站在皇权面前,别说什么小姨,就是亲兄弟也是狗屎。”
吞了毛肚,放了个猪黄喉进去,放下筷子,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龇牙,然后笑道:“但不管两位王爷有没有情意,太子殿下仁厚,不会坐视不管,徐皇后更不会看着她的侄儿侄女受苦受难,你说这样的情况下,陛下还会灭族我黄府么?”
朱高煦和朱高燧对视一眼,知道黄昏说的没错。
纪纲缓缓笑道:“你是不是把现实想得太美好了,北镇抚司要办的事情,有一万个理由办妥,一次不行那就两次,两次不行,那就五次,只要我笃定了心,徐妙锦和绯春,你的一双儿女,都不得善终!”
黄昏盯着纪纲,眯缝起眼,“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我也相信你敢这么做,但是我不相信你有这个机会,纪纲,你难道不明白,今天只要我死在这里,一个月之内,你也会死,你信不信?”
纪纲哈哈一笑,“陛下对锦衣卫的倚重,远超你的想象。”
黄昏呵呵一乐,“是么。”
眼看黄喉差不多了,黄昏拿起筷子去捞,顺便说道:“没有什么是不可取代的,没了锦衣卫,还有其他天子直辖的屠刀,罢了,如今我说什么也无法改变你今日必杀我的决心,所以接下来是不是只要我不愿意将时代商行交给你们,就是我人头落地的时候了?!”
李春已经拿着绣春刀逼近。
庄敬随后。
朱高煦和朱高燧也按住了腰间长剑,就等纪纲和黄昏彻底撕破脸皮。
不是两位大明王爷不想动手,实在是杀黄昏这种事情,还是得借北镇抚司的绣春刀,他俩要是当主体,接下来就等被贬到寒凉之地去呆个几年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