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人仙百年-第864 張寶看書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人仙百年
秦笛算是另类,他第二世五行兼修,因为机缘巧合,救出了木神句芒、火神祝融、金神蓐收、水神共工的头颅。
这四位大神为了报答他,每人将一颗大门牙,按压进他的四肢之中。
秦笛由此演化出四具分身,分别叫秦金、秦火、秦水、秦木,再加上另外一具分身秦土,分别拜入五帝宫,成为五帝的亲传弟子。
再加上当时玉帝弄权,残害群仙,五帝沦落在天外,于是由五帝的分身,传授秦笛三十六式五行神雷!
由是秦笛功力大进,学会了三坟五典,八索九丘,一步步修成大帝,最后将玉帝从天帝之位拉下来。
后来不知何故,秦笛的一丝元神再度重生地球,开启了第三世。
这一次,他修行十几万年,才修成六阶仙王,勉强能施展出二十一式五行神雷。
而他本身就是炼器神师,前世曾经铸造出混沌神器,所以此刻花了一番心思,倾尽全力,得到四口黄阶神剑以及落日弓。
他倒是想炼制“玄阶神剑”,但他目前功力有限,暂时还做不到。
有了黄阶神品的落日弓,他能在百万里外,一箭射杀大部分仙王!
老实讲,这个距离并不算远,还不如前世巅峰时期的百分之一。
原因是这一世,他没有用心修炼天眼,所以距离太远看不见,影响了箭道的发挥。
他不是不想修炼天眼,而是因为缺乏洗炼眼睛的各种仙水。
他从仙蔽园中,找到一些仙泉,里面有不少种类的仙水,他开始洗炼双眼。
与此同时,他还借助于九华气,提升春秋圣火、沧浪神水、五色土和建木的品级。
他的体内有五岳名山,东岳泰山上有高大的建木,南岳衡山上有熊熊燃烧的春秋圣火,西岳华山上有四口本命仙剑;北岳恒山之巅有一个天池,里面有沧浪神水;中岳嵩山则堆满了五色土。
这是他体内洞天的格局,每一种仙材提升品级,都能给他带来源源不断的动力,让他一步步走向仙帝。
秦笛在这里静心修炼,功力节节攀升。
秦鸿代替他在大秦国讲道。
这已经是第六次讲道了,前来听讲的仙人数不胜数,单是仙王就有近百人!
那些个金仙和仙君,看不透他的修为,因此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而那些证道仙王,比如说仙王清斛、仙王明冕、仙王金光煦,再加上慕名而来的一些个中高阶仙王,前来大秦国求道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能看透秦鸿的功力,因此都感到十分奇怪!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人仙百年笔趣-第864 張寶
“咦?秦仙王的功力怎么下降了?我上次见他时,他已经是六阶仙王了!此时再看他,竟然变成了三阶仙王!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秦仙王使用了遮天仙符?压低功力以显得平易近人?”
“这是不是仙王秦笛啊?还是说别人假冒的?”
“莫非这是仙王秦笛的分身?”
“不可能!想培养一具分身,可不是容易的事!诸位也都有分身,你们的分身,处于怎样的境界呢?实不相瞒,我有一具分身,一直处于祖仙层次,始终修不成金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你们知道其中的缘故吗?”
“我听师傅太乙真人说,这是因为天道约束的缘故。除非你能掌握足够的大道,才能摆脱天道制约,让分身晋升为金仙。”
“呵呵,照你这么说,有谁掌握的大道像秦仙王这么多呢?岂不正说明,眼前之人可能是他的分身吗?”
“唉,别管他分身还是本体,只要能阐释高深的大道即可!”
“是啊,我们是来听道的,又不想跟他厮杀!管他是几阶仙王呢!”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人仙百年 愛下-第864 張寶
尽管大部分仙王都存了这样的心思,但是秦鸿在上面开讲大道的时候,还是隐隐觉察到,有人潜藏着敌意!
那种敌意虽然掩饰得很好,但是秦鸿毕竟是大帝分身,对吉凶极其敏感,只要对方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就能感受到对方的心思意念!
秦鸿转头看过去,只看了一眼,就看破了对方的跟脚!
“来了!该来的终究要来!”
那人身上笼罩者一圈淡淡的紫气屏障,让人看不出功力高低,就连面目都有些模糊,躲藏在近百位仙王之中,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
那种紫气屏障,乃是大道法则融合在一起形成的,只有仙帝才能将大道融合在一起,形成一道紫气屏障,普通的仙王做不到这一点,他们肉眼凡胎,无法辨明什么是紫气屏障。
每一位仙人的身周,都有一个类似的防御圈。
金仙、仙君、仙王、仙帝所拥有的防御圈,是由不同等级的法则编织而成,有不同层次的仙元力做支撑,防卫的范围也有区别。
大道法则是分等级的,随着等级的高低,分成黑白赤橙黄绿青蓝紫九种颜色。
法则可以相互融合,十条赤色法则便能融合为一条橙色法则。十条蓝色法则可以构成一条紫色大道。
紫色大道等级为最高,那是仙帝特有的颜色。
有的小世界法则不全,常常黑白分明,缺乏蓝紫色大道。
即便在金仙界,秦鸿也很少看到紫色大道。
因此他看到那人身周,笼罩着一层紫气屏障,便明白此人有着仙帝的底蕴,不过那道紫气屏障并不完善,浑身上下还留有多处缺口。
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此人功力不弱,相当于仙王巅峰境界,差一点跨过仙帝的门槛,却因为某种原因,始终没有跨过去!
秦鸿猜测,此人可能是某位大帝的化身,因为受天道约束,无法在这里进阶仙帝。
这个金仙界,相当于小世界,道法不全,无法容纳仙帝!
要想变成仙帝,一定要飞升大罗界才行!
而一旦飞升大罗界,就等于离开这方界域。再想回来的话,就要借助于某种方式,将自身的功力压制到仙王层次。就像晏雪、顾如梅等人,借助于游仙枕,返回地球一样,如果是真身返回,将造成小世界震荡,很容易造成崩解。
除此之外,还有一层约束,就像先前所说的,每一位大帝拥有的分身是有限的,而化身却是无限的,正因为化身无限,所以化身功力比较弱,难以突破仙帝境界。如果没有这种天道制约,满天下都是大帝化身,就没有普通仙人的活路了!
试想,玉帝分裂出无数化身,在每个小世界里边,跟普通人争抢修仙资源,你让那些没有跟脚的仙人还怎么活?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正因为大帝的境界太高,所以天道对他们的约束更多。
大帝能突破天道约束吗?没有那么容易的事!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就像秦笛从人间界飞升地仙界,从地仙界飞升五灵界,从五灵界飞升剑仙界,从剑仙界飞升金仙界,好不容易挣脱一层束缚,又会被另一道大网笼罩,即便脱离了这方世界,外面还有八鸿相域呢……这样的层层束缚,何时是个尽头?
秦鸿在高台上讲道,目光掠过那人的身上,看穿那人只有仙王巅峰的境界,他倒是不紧张了。
既然双方都是仙王,便没有境界压制。
尽管秦鸿的功力跟对方差了几阶,但是他怡然不惧。
他也没想立即翻脸动手,因为没有理由;而且他的功力稍弱,并没有必胜的把握;况且,在场的仙人太多了,如果动手的话,必然造成灾难,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秦鸿的身周还没有形成紫气屏障,因为他没修炼到仙王巅峰,达不到紫气外溢的程度。
因此他不怕被对方看穿身份,知道他也是一位大帝。
秦笛昔年崛起太晚,当他成长为大帝时,其余大帝已经去天外了。等他转生于这方世界时,就有上千万年的时间差。因而那些大帝的化身,并不晓得他的来历。“春秋老仙”的赫赫威名,也不为这方世界所知。
即便在彼岸世界,知道秦笛底细的人也不多。
人们只知道“春秋老仙”,并不晓得他的本名。
因为他有八大分身,青帝宫知晓秦木,赤帝宫知晓秦火,白帝宫知晓秦金,黑帝宫知晓秦水,黄帝宫知晓秦土,佛门知晓秦苦……真正知晓他本名的人寥寥无几。
秦鸿不动声色的收敛心神,继续讲述第六个“三千大道”。
这些大道对普通仙王来说无比珍贵,但对那些大帝而言只是基础道法。
尽管如此,秦鸿也只是讲个大概,十分道法只讲七分,剩下三分被他隐藏起来。
这也算是另类的韬光养晦,降低那位大帝的警惕之心。
秦鸿平平静静的讲完三千大道,便领着家人和弟子,躲入大阵笼罩的区域。
这让外面的众仙感到有些奇怪。
“咦?秦仙王怎么抽身离去了?我还有不少的问题,想要向他请教呢。”
“晏仙王和顾仙王去哪儿了?为何这次没有现身?”
“不光这两位仙王,就连经常出现于谈玄馆的仙君文翔、金仙文若、金仙秦汉承和秦汉旭,也都忽然不见踪影。这是怎么回事?”
“出现这样的情形,应该是遇到了警迅。我感到十分好奇,究竟是怎样的警迅,引起大秦国莫名收缩呢?”
因为大秦国连续举办了六场法会,所以这里聚集了数不清的仙人,俨然成了金仙界核心,就像当年的天庭重地,很多仙人暂居于此,缴纳仙材和仙灵脉,购买千里领地,呈现出暂时性的繁荣。
再加上有七位仙王护法,所以就算有人心存敌意,也难以翻起惊天巨浪。
尽管如此,秦鸿还是不敢大意,因为九阶仙阵能挡住仙王,却难挡住大帝化身!
处于仙王巅峰的大帝化身,手里有一两件低阶神器,想破开九阶仙阵并不难!如果倾力劈砍,大约一个时辰就能破开。如果对方是精通阵道的大帝,选择仙阵节点进行破坏,闯入大阵的速度将会更快!
可是以秦鸿目前的功力,还无法炼制出神阵,所以他只能再在九阶仙阵的里面又增加两道,总共三道九阶仙阵。
如此一来,即便对方来袭,也没法轻易闯进来。
只要有一段预警的时间,秦鸿便能及时赶到,依托于防护大阵,放出五行神雷,和诛仙剑阵,与对方放手一战。
老实讲,如果正面一战,秦鸿并不害怕对手,但也没办法将对手拿下来。既然是大帝化身,对方也有杀手锏。
秦鸿布置完仙阵,从大阵中走出来,跟那些仙王谈玄论道。
通过一番寒暄和交谈,他终于知道那位身周环绕着紫气的仙王,名字叫做“张宝”,明面上是一位八阶证道仙王,其实隐层了部分功力,乃是一位九阶巅峰的仙王。
秦鸿心中明白,这位“张宝”有可能是玉帝化身,玉帝的本命唤作“张坚”,他的化身常常以“张”做为姓氏。
张宝此人架子不小,端坐于庭,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在诸位仙王之中,看上去十分沉稳。
原本张宝道法高深,他如果愿意帮大伙阐释法理,将是众仙之中最高明的那一位,会引起群仙汇聚在他的身边,可他偏偏很少说话,只是偶尔吐露一句,却又能切中要点,怼得人说不出话。
紫烟仙王道:“秦仙王,你前日讲道,提及‘木曰曲直’,这句话作何解释?”
秦鸿道:“木曰曲直,出自《仙书·洪范》,“曲直”是指树木的生长形态,为枝干曲直,向上向外周舒展。因而引申为具有生长、生发、条达舒畅等作用的事物,均归属于木。”
旁边有人问:“秦仙王,《仙书》是什么书?”
秦鸿道:“这是天庭编纂的一套宏伟著作,总共三百六十卷。但是传播不广,只有位列仙班的仙人,才能够接触到。”
张宝撇了撇嘴,轻哼道:“秦仙王,你恐怕说错了。《仙书》总计三千六百卷,并非三百六十卷。”
秦鸿转身望着他,淡淡的问道:“张仙王如何知晓?”
“秦仙王,你又如何知晓《仙书》有三百六十卷呢?”
“我听家师所言。”
“令师何人?”
“家师南极仙翁。”
“南极仙翁?你是说南极长生大帝?”
“非也,家师南极仙翁,乃是原始天尊的门人弟子。并非‘高上神霄玉清真王长生大帝统天元圣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