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我真的只是村長 葫蘆村人-733 領導懵了,居然是羞於啓齒的東西推薦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刘志强不知道啊。
即使他想要反对,也知道没用。
从一开始,刘春来虽然允许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却从来都不会采纳。
这是跟刘福旺学的所谓的皿煮。
“志强啊,有时候,眼光得放长远,不能只看到眼前的投入,现在投入得多,将来收获的时候,自然会更多!不仅山城电视台咱们要这样干,省台、其他地方电视台,也得这样干!如果有可能,中央台,这样干最划算……”
刘春来一脸的肉痛。
中央台,是肯定不可能的。
几个最早建立的电视台,广告运作已经开始成熟起来,根本不会让他利用先机占大便宜。
别的不说,仅仅是沪市电视台、首都电视台,一个热播剧的片中时间段广告,都得几万块钱,根本不会同意刘春来这种打包的方案,而且还是一次签五年。
广告费在不断地上涨。
越来越多的商家在看到广告效果后投入。
收视率越高,观众越多的电视台,广告费用自然也就越高。
何况,目前国内大量引入彩电生产线,政府扶持力度也很大,彩电拥有率不断上升,电视观众的数量也在爆发式增长……
刘志强哪里知道这些?
他可没有刘春来那样站在几十年后看几十年发展的经验。
在他看来,这是浪费。
可刘春来要做什么,不管谁反对,都没用。
每次的结果都证明刘春来是对的,还能怎么去反对?
山城电视台。
杨筱筱带回来的消息,让整个台的领导班子高度重视。
所有领导全部在十分钟内坐到了会议室里,一脸激动地研究跟刘春来的合作。
同样,也有领导脸上是不相信。
五年的合同啊!
虽然一百五十万是非常庞大的一笔巨款,在台里基本上没有多少广告收入的时候,作为领导们,自然要考虑刘春来为什么要这样签合同。
那些商人们向来是无利不起早的主儿。
“究竟是一些什么广告?他要签五年?”台长王长进并不了解刘春来,只是有所耳闻。
耳闻也是因为刘春来承包的一些厂子的原因。
市里曾经准备大力宣传,后来没有了动静。
“是啊,现在我们电视台一年广告费都不足二十万,他只想要电视剧的片中广告,一年就给三十万,明显吃亏……”
书记包志军的眉头拧到了一起。
他担心刘春来是准备投一些劣质产品的广告。
要是这样,到时候将会骂声一片。
广告部主任赵同不认可这样的说法:“刘春来手里的有不少的产业,轻工局跟纺织局都希望他加大这边的投资力度,之前甚至希望他能把彩电的显像管厂放在山城……”
对于这些潜在的客户,尤其是准备从他们兜里掏出钱来打广告,广告部自然没有少研究。
国营单位有着口碑,产品也都是消费者熟悉的,不需要打广告。
私人厂的很多东西不适合打广告。
而且,很多厂,都不愿意打广告。
毕竟,广告不一定能带来收益,还需要花不少钱。
一百五十万啊!
有了这笔钱,广告部能做的事情就更多了。
“目前市场上的彩电供应越来越多,黑白电视机也在不断降价,拥有电视的家庭越来越多。只有拥有更多吸引人的电视剧,我们才会有更高的收视率……毕竟电视用户不仅只能收到我们地方台,央视跟省台,都是竞争对手……有了这一百五十万,我们可以引进更多电视剧……”
赵同把好处给说了出来。
“可他要做什么广告?需要这么长时间?”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杨筱筱看去。
是啊,什么广告需要这么长时间?
一般的广告,一个星期的时间都已经非常长了。
刘春来也没有太多的产品。
彩电?
根本就不需要打广告,生产出来,马上就被客户买走了。
供应跟不上需求。
服装?
到现在为止,任何电视台,都没出现过服装广告。
刘春来手下的工厂,也没有生产任何日用品的。
“不知道?你居然连他打什么广告都没了解!难不成这五年合同期间,他什么广告我们都得给播?”见杨筱筱不知道刘春来要打什么广告,王长进顿时火大了。
赵同都不知道怎么帮着维护。
最后决定,先跟刘春来沟通一下,了解他的想法,台里再根据情况来做出决定。
“卫生巾?”
赵同跳了起来。
那种东西能上电视广告?
他万万没想到,刘春来是准备让这东西上电视广告。
平时连国营百货商店,都没法公开说这东西。
为什么知道?
肯定是家里有人用过啊。
“对,就是卫生巾,比卫生棉条更轻柔、健康、安全!”刘春来一脸平静。
杨筱筱脸色变得通红。
她也没想到刘春来会用这东西在电视台打广告。
全国范围内,没有任何电视台打过这种东西的广告。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刘大队长,这不太合适吧?”杨筱筱知道那东西的好处。
可问题是,这东西根本就没法拿出来说。
女人最私密的用品,刘春来不仅拿出来卖,甚至还要在电视台上打广告。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投入了十条生产线!要为女性健康事业做出贡献,技术是引进国际上最先进的RB技术,各种材料都是进口……”
刘春来一上来就是一通忽悠。
“可这没有任何先例!就连平面广告都很少!”赵同黑着脸,羞于谈论这东西。
可他不谈论又不行。
“没有先例?别人不做,为什么就不能做?赵主任,国家改革开放都这么多年了,你的思想还依然这样保守!国内没有,国际上没有吗?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那可都是用的这东西!为什么?因为这东西方便,卫生,对女性健康有着很大的好处……而且也不需要女性在每个月那几天的时候烦恼……”
刘春来直接给对方扣上了一顶帽子——保守。
什么叫保守?
以前没问题。
可现在是改革开放正在不断地推进的年代啊。
国家要求干部们摸着石头干活,率先打破思想上的禁锢呢。
“这跟改革有关系?”赵同不知道如何反驳。
“为什么没有?国家已经有四个造纸厂引进了卫生巾的生产线,如果真的没有好处,国家会利用宝贵的外汇来引进这样的生产线?这可是国家卫生事业的发展!去年,首都某造纸厂从德国引进了一种名为OB的卫生栓,就为了推动国内女性卫生健康事业的发展……可产品大量积压……前面一段时间,有个首都的广告公司接了他们的广告,只不过是平面广告,画面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女性在荡秋千……广告词是‘OB,带给我舒适和自信’……”
刘春来原本并不知道。
之前杨小乐等人做市场调查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一点。
首都,也是他们产品的重要销售市场。
彩电还没能进入到首都的市场,但是服装却在首都也有了很大的知名度。
尤其是所谓的出口转内销。
“这……他们这是平面广告啊!我们这是电视台……”杨筱筱终于找到反驳的理由了。
“电视台咋了?OB卫生栓的广告策略,配合的是平面广告、广播广告、报纸上登的公关广告来的!国家并没有因为这个反对……毕竟是对妇女同志卫生事业做贡献!电视广告也没说不能登啊!而且,我们不只是准备在山城电视台登,包括省台、蓉城台、沪市台、首都台等……”
刘春来平静地说着计划。
其实这些都还没开始。
但是这可以给山城电视台这边压力。
蓉城台跟这边竞争可能不大,距离远,而且大多跟这边一样,都是转播中央台跟省台的节目。
可省台要是登了这广告,转播的时候,他们安插别的广告?
关键得有别的广告啊。
“可这……”赵同也没想到,却真不知道怎么谈下去了。
“赵主任,以前人们思想都被禁锢,很多人认为这东西晦气,不愿意谈!甚至羞于启齿,可因为不够卫生,对妇女的健康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只要家里有女同志的,应该都清楚那几天如果不卫生的危害……改革开放,不就是要对以前不合理的进行改革,对以前被禁锢的开放么?”
刘春来又是一通忽悠。
一直到赵同离开,他脑袋都还没反应过来。
杨筱筱是女人,自然清楚这东西。
原来的时候,国营百货店有,可她却不好意思去买,身边也没人用过。
她没有告诉刘春来,苏尔美,她用过。
杨小乐给刘春来干活,服装贸易公司有什么,她基本上都可以优先得到。
毕竟,当初杨小乐几人最先买刘春来的服装,终生享有五折的权利。
真的方便!
而且好用。
每一片只要脏了,直接取下来,扔掉就是了。
再也不用担心那几天的时候,到处采访,累得不行,卫生棉或是卫生纸无法再吸湿,最终导致一些尴尬出现。
回到台里,等待消息的台领导们又坐在了一起。
可当听到说刘春来花一百五十万,主要是为了卫生巾这个大家都羞于启齿,流氓无比的东西打广告,顿时就炸了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