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7n精彩玄幻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三十三章 烏合之衆-2hfqr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分头这下是真慌了,急忙说道:“几位大哥,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们刚刚就是闹着玩呢!你们千万别当真啊!”
无敌剑身 真会
風雲 再起
耀阳不屑地说道:“什么玩意啊?当个流氓都不专业,就这点胆儿,还学人收保护费混社会啊?你能保护得了谁啊?今天要不是有客人在,你们真走不出去!我也懒得和你们计较了,以后长点记性,先做好功课,再上门要饭!”
说完,向他身后的人群说道:“都散了吧!工钱明天早上结!”
人群呼啦一下都散了。
分头这才反应过来,这些人不是来找他们麻烦的,只是等着结工资的,气焰再次嚣张了起来,刚想说话,被他的小弟拦了下来,低声言语了几句,才想了想说道:“这事咱们没完!你们等着……”说完,头也不回的,跑着消失在我们的视野外。
杜诗阳笑着说道:“你们说,这种人能要到饭吃吗?”
我笑着道:“怎么要不到呢,遇到老实人,正正经经做生意的人,又人生地不熟的,吓一吓,给点钱也是保平安,不伤大雅的,再说了,这些人坏着呢,不给你来明面上的,都是玩阴的,你忘了我们上次水淹的事了!稍微使点坏,我们就得不偿失了!我们啊,真不怕有实力,来和我们来硬的,就怕这种小人!耀阳上次可是差点就没了啊!”
薛琪频频地点着头说道:“是啊,是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花钱免灾是大多数人的想法啊!”
耀阳狠狠地说道:“我说啊,就是来一个打一个,打到他们怕,提起我们就浑身发抖,不敢有一点想法!”
我突然想起了温伯,我好像也对他说过,有时候威名在外,也是件好事,能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薛琪劝道:“耀阳你可别那么冲动啊!打人就随了他们心愿了,你一打人,这事情有理都变得没理了!所以,他们才会有恃无恐。遇到怕事的,他们就来硬的,直接恐吓,遇到不怕他们的,他们就激你们,只要你们一动手,他们正好碰瓷,最后你们一样的老老实实地给钱!”
赵德柱点着头说道:“说的有道理!遇到这种事,我最有经验了!处理过无数次这样的问题,很好解决,他流氓你就比他更流氓,他吓唬你,你就吓唬他,谁怕谁啊?但我们就是动嘴不动手,骂人讲道理谁不会啊?”
我赞赏地说道:“一看就是办事的人!诗阳啊,你以后有这方面的事,可以直接找柱子!”
杜诗阳勉强地点了点头:“行吧!不过,我很少遇到这种事的!”
我切了一声道:“不是你很少遇见,而是这种事都轮不到你处理!早有人帮你处理好了!不过,我的建议是,凡事都是自己经历过,才知道真相是什么?你已经不是那个,还能在你爸庇佑下,顺风顺水的接班人了!”
杜诗阳立即反驳道:“你什么意思啊?你是说之前的成就都是我爸给的吗?”
我严肃地说道:“你说你之前的成就?你有什么成就?我们能有什么成就?你是创立了绿水园,还是让这几十年的绿水园快速成长了起来啊?我们不过是在前人种好的树下乘凉罢了,最多最多是平时没事浇点水,施点肥而已,有手就行啊!连脑子都不用动!你想到的东西,别人早就帮你想好了!你和我说,你有什么成就!”
极品女配
浮生之错 叶予秋池
杜诗阳像泄了气的气球,又有点委屈地说道:“我也不想成为这样的人,我就生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有什么办法啊?”
我哎了一声道:“我又不是想教训你的,我是想告诉你,既然你选择了拿15%的股份,就意味着你将失去背后的靠山,对抗你爸和你爸背后的支持他的人!你将失去现有的一切资源,孤立无援,知道为什么我知道这些吗?因为我和你一样,我也将面临这样的困局。我和你一样要面对,亦师亦友的对手,我们可能会众叛亲离,对面失败,对面寂寞,可能会失去一切!”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我,我难看地笑了笑道:“别这么看我,我早想清楚了。只要觉得是对的,管他是谁,管他背景有多强大,要做就去做!世上的事,总要讲个是非黑白的吧?”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是要这样,才能成事!有没有酒啊?”
耀阳急忙回答道:“有,肯定有啊!缺啥也不能缺酒啊!等着!”
我笑着问道:“怎么还突然激动了起来?”
杜诗阳笑着说道:“有些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其实挺壮烈的!”
我切了一声道:“怎么就不可为了?你又不是做什么欺师灭祖的坏事,你难道觉得你现在做的事有问题吗?你要是心存疑虑,或者犹豫不决,我建议你就不要做,毕竟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你可要想清楚啊!”
非我傲世
耀阳拿酒过来了,杜诗阳豪气地端起了酒杯说道:“来,为了我们有着一样的机遇和困境,干杯!”
我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说道:“干杯!”
晚上,杜诗阳要走,我挽留她道:“你走不走的我不管,不过,你得想办法把薛琪留下来,再给他们两个创造点机会!”
杜诗阳笑问道:“凭什么啊?”
我认真地说道:“你觉得耀阳人怎么样嘛?和薛琪不相配吗?你也想薛琪找到个好归宿吧?不是我老王卖瓜,我是的确觉得他们很合适,就是总有那么一道墙挡着。我之前也问过耀阳了,他早放下了,要说心里没有我敏姐,这不现实,忘记过去就意味这背叛,但那已经是过去了,现在心里是记挂着薛琪的。”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所以啊,我才会叫薛琪和我一起过来,一是她是我现在最信任的人,有些事情该让她知道的,二就是想在撮合他们一下!我晚上得走,不过被薛琪留在项目上,方便他们沟通,不过,耀阳真的加把劲儿了,不能事事都是女方主动吧!”
终极武道
我哎了一声道:“耀阳是多么厚脸皮的一个人,以前啊,小姑娘也没少勾搭的,可这越老越腼腆了!气死个人!”
杜诗阳笑着说道:“那才能说明是认真了!也好!”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耀阳的事谢谢了!”
杜诗阳愣了一下笑道:“我也是为薛琪着想的!”
我摇着头说道:“不是这事,我说的事让他入驻投资公司的事!”
杜诗阳哎了一声道:“我还以为什么事呢,难得你开口和我道谢,这事也不是全为了你的,投资公司有耀阳进来对我也是有好处的,目前我手上绿水园旗下的公司,真正掌控的不多,和万众合作的这个投资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收益一直不错,也算是我的业绩吧,到时候拿到董事会上,也是一个筹码!”
我嗯了一声道:“那就好,我会尽快把这笔投资的钱还上的!只是现在资金真的有点困难,再给我点时间!”
杜诗阳笑道:“还不习惯欠人情,和人借钱是吧?多大点事啊,我对你的赚钱能力充满了自信,说起这事,我还真是惭愧,之前也没能帮到你!实在是公司那边压力太大,我自己手上也没什么现金,要调钱出来也难!我们啊,看着身家不凡,其实到底有多少钱,是自己的,能拿出来的,真不多!都是个数字!”
我点了点头道:“是啊,都是虚的!预估值就是个数字,都是用来吓唬人的,今天是上百,几十个亿,回头睡醒觉,可能就是个负数了!都不如街边小摊每天收入来的真实!所以,你啊,可能私下里将你公司一些资产,转变成了自己的资产,像投资公司在你们公司要是没人重视的话,不妨自己盘下来。”
黑道 總裁 獨 寵 妻
杜诗阳笑着说道:“就像你们这个古镇项目似的?你早就想好了的啊?不是集团逼的啊?”
我摇着头说道:“还真是他们逼的,不然我才不会动这歪脑筋。我虽然嘴上总是说,什么时候钱到自己手里,才是最实在的。可我对万众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依赖,那份情感让我不能自私起来!既然有一天万众不归我管了,我还是会以万众的利益为主的!不是我伟大,而是这份情义,我割舍不掉!”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我能理解你!都一样!所以,我才不能看着绿水园在我手上败掉!我才要去争一争!”
我赞赏道:“开始抢东西了!这可不是你风格啊!这是好事,是进步!找个时间,能把马总约出来,和我见见面吗?我来说服他!”
杜诗阳犹豫道:“不太好吧,马总人都传统的,最不希望的就是外人插手自己家的事,你这样做会不会适得其反啊?”
我摇着头道:“不会的,我们都讲道理的人嘛!对了,我觉得你真该留意下你表姐那边的动静,卫华最近小动作不断,不但是对我们公司,也对你们公司下手了!我觉得卫华集团快撑不住了,他这次一定得破釜沉舟了,不然卫华肯定会倒下去,光是银行就压死他了!你就从他最近频繁出售,他赖以生存的酒店,就看得出来,他的资金已经是捉襟见肘了!拆东墙补西墙,终究墙还是四处漏风,捂不住的,早晚会倒!”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话虽这么说,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卫华集团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呢,不是说我们想撼动,就能撼动得了的!自从上次你和我说过卫华集团的事,我也侧面调查过,卫华集团不单单地只有旅游业,酒店那么简单的!他们全跨行业,跨国际,综合集团。上市股价就一直居高不下,这些年翻了几十倍。另外,卫华集团旗下的投资控股公司就要14家之多,就算有空壳的公司,但我相信这其中一定还是有很多真正有实力的公司。你看单单一个何氏集团,就实力超群,”
我还是不屑地说道:“看起来的确是个庞然大物,这些都是你看得到的,让你看的,让你知道的!你不知道的呢?他们负债什么?他们身上到底背了多少官司,随便哪个官司败诉,他们不得赔几个亿啊?这么多的烂尾工程,就想这么容易说走就走啊?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你以为就没人盯上他们了,这种企业都是飘在空中的,靠吹的,一阵风分分钟就摔下来的!哪比得上我们,脚踏实地的!杀人放火不犯法,就是看你抓不抓得住!”
杜诗阳笑着说道:“你这是什么比喻?杀人放火当然就是犯法了!你是说,卫华集团就是表面上的繁荣,背后也是千疮百孔!”
我点了点头道:“就是这个意思,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杜诗阳切了一声道:“纸老虎也是老虎!那我找个时间约马总了,你得有把握说动他啊,可不一定还是第二次机会的!”
我其实心里也没底,但嘴上还是说道:“安啦!有我在,就没什么是说不动的!”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谢丹回去后,经过一番商讨,同意了我们提出的条件,很快就拿来了和解书,双方达成了最后的协定。
第一笔赔偿款也如约地进了耀阳实业的账上。
重生种田:邪王家的小悍妻
谢丹应该是从中得到了不少好处,张罗着要做东,请我们吃饭。
我内心是拒绝的,没打算和她再有什么交往,因为以她这种捡漏的办事能力,和赵德柱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应该不会用到她。
不过,她实在是热情的大劲儿,几次的邀请,似乎硬要和我们攀上关系,也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加上后期我们的赔偿款,还需要她经手,就勉强答应了下来,仅仅是吃顿饭。
城中一家新开的日式料理店厅,最近很火,简直是一位难求,据说里面的大厨是从什么北海道请过来的顶级大师,厨艺非凡。谢丹就请我们去那里吃饭,还很体贴地特意问了我们一下,一共几个人,车接车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