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2lad熱門連載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第一百八十六章 夢裏的場景看書-xvcvk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梦里场景很熟悉。
就在别墅门口。
言舒提一个小袋子被佣人“请”出了出去。
“言小姐,我见过不少心狠的女人,但是能做到你这般铁石心肠真是少有,我真替家主不值,希望你以后永远都不要出现在家主门前了。”
隔着一道铁栅栏,听着昔日对自己照顾有加的林嫂对她的指控,言舒心脏抽了抽。
她下意识的想要反驳。
她没有心狠,明明是纪墨霆不顾她的囚禁她,她只是想要自由而已,怎么就成心狠了。
只是对上林嫂那双恨意满满的眸子时,言舒喉咙里挤不出任何话。
“言舒小姐,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后悔伤害这么爱你的家主。”
林嫂丢下这样一句话,转身离开了。
言舒看着囚禁已久牢笼在眼慢慢关闭,不知为何,她并没有那种重获自由的兴奋感。
她下意识抬头想看卧室的窗户,被窗帘挡住的玻璃,看不透任何的情形。
言舒垂了垂眼眸。
脑袋像断片一眼,已经想不起纪墨霆为何会放她走了。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徐子雄
她捂了捂脑袋,突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
屏幕上显示的是方若彤。
“喂……”
“阿舒,我来接你了,你还在别墅门口吗?你先不要走,等我。”
言舒听到方若彤着急的声音,心尖流淌着暖意,“我在门口等你。”
还有,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最好的朋友。
很快,一辆黑色宝马停在了言舒路边。
方若彤的脸从副驾驶的车窗上露了出来,涂着鲜红色的指甲朝言舒挥手,嘴角上扬,勾起了一抹极为诡异的幅度,“阿舒,上车。”
言舒有些心不在焉,所以都没有注意到方若彤的不对劲。
“若彤,谢谢你来接我,你把我送到言家就好,我想去看我弟弟……”
“阿舒,洛寒知道你被纪墨霆放出来后,就一直等着见你,你难道不见见洛寒吗?”方若彤对言舒眨了眨眼,“这些年,他一直都在等你,如今你从纪家出来后,可是立了大功,洛寒已经等不及见你了。”
言舒坐上车后,发现全身疲惫,靠在坐垫上竟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只是听到“立了大功”这几个字时,有些疑惑不解。
还没等她问出口,方若彤接着说道,“阿舒,我带你先去见洛寒吧,你们一定有好多话想要说。”
最后一句话的尾音,她拖得好长。
然而言舒眼皮越发沉重,以及看不清眼前的视线了。
只是最后她闭眼前,好像看到若彤露出狠毒的笑。
那是她从来没有在方若彤脸上见过的妒忌跟恨意。
言舒想,她定是看错了。
而她不知道时,她从别墅出去,到上车离开,都落在了一个人的视野里。
“家主,你不要看了,夫……言小姐已经离开了,陆少爷已经在治疗室等你了。”
罗淮握着轮椅的把手,看着轮椅上已经冷漠的家主,眼眶有些红。
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夫人这么心狠。
在家主最艰难的时候,执意离去。
他知道夫人是被家主被抢来的,可是家主这些年来,对夫人的好,他们这些下人都是看在眼里的,就算一块石头也该捂热了吧。
可是夫人捂不热也就算了,怎么能联合外人将家主害到如此地步。
而后潇洒离去。
他真的替家主不值。
“罗淮,派两个人跟上那辆车,确保她的安全。”
嘶哑又破落的嗓音响起。
纪墨霆看着灰蒙蒙的天,苍白的脸颊毫无血色,只是那双深墨色的眸子,极为暗透。
仿佛看不到任何光。
犹如一滩死水。
“家主,言小姐已经离开你了,那她的安全就跟你没……”
“罗淮。”
罗淮压着牙,将最后两个字咽回去,恭敬说道,“是。”
言舒再次醒来的时候,以为自己还在车内,直到耳边传来男女暧昧的喘息声。
“慢点,我疼…..”
“小妖精,今天怎么这么兴奋,有什么好事跟我分享分享。”
“讨厌….唔…..你不是知道了吗,言舒那个蠢货可帮了我们大忙,那纪墨霆对她可怎是一往情深,知道自个快死了,就将人给放了……你轻点….”
“我看你很喜欢,怎么现在不怕被言舒看到我们的关系了?”
“怕什么,她都已经纪家赶出来了,再说纪墨霆现在已经不成威胁了,而且我猜言舒那蠢货也该醒过来了吧。”
“所以说你是故意的,故意在她面前,跟我做这种事?”
“怎么你心疼了?”
“怎么会,我……”
砰!
玻璃碎地清脆声打断了床上做着某种运动的两个人。
方若彤媚眼如丝的看向门口,脸色惨白的言舒,朝她挑衅一笑,“我说没错吧,她醒来了…..唔,你轻点~”
言舒看着床上白花花的两具尸体,脑袋嗡嗡作响。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她干涸的嘴角动了动,垂放在大腿侧的手紧紧攥成拳头。
“亲爱的,她在问为什么,你先别急,赶紧告诉你的旧情人,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方若彤说着话的时候,白皙的手臂挽上了宁洛寒的脖颈。
还献上一吻。
“言舒,既然你看到了,我们就实话告诉你吧,我喜欢一直都是若彤,跟你不过是逢场作戏,你一个被纪墨霆上烂的破鞋,不会以为我真会看上你吧,还有你脸上那道恶心的伤疤,没看到一次,我反胃一次。”
宁洛寒刻薄的话响起,那张温润的脸变得面目可憎。
言舒胃猛然抽痛,一股子恶心直冲而上。
无限领主
她扶着门把手,直接吐在了地上。
吐出来一股子的酸水。
“这就恶心了啊,言舒你是不知道,我们已经背着你上了多少次床了。”方若彤嘲笑的看着言舒。
言舒咬着牙,“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们!”
“你当然没有对不起我们,你只是对不起纪墨霆而已,哈哈哈哈。”
嘲讽十足的声音像一道魔咒,紧紧的围绕在耳边。
她的脑袋头疼欲裂。
轰隆一声巨响!
言舒猛然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弹坐起来,看着熟悉的卧室。
她有一瞬间的恍惚。
她伸手摸了一下脸颊,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
而这时。
门口传来佣人的敲门声。
“夫人,你的好朋友方小姐来看你了,在楼下等你,需要让她上来吗?”
言舒眸中恨意翻滚。
方若彤!
她紧紧攥着被子,想到梦里那两具白花花的尸体,那种恶心感觉又冲了上来。
“夫人,你睡了吗?”
“不要让她上楼,以后她要是再过来,记得通报我之后,再把人放进来。”
站在门口的佣人一愣,方小姐不是夫人最好的朋友的吗, 以前夫人还特意嘱咐过,方小姐过来,不许拦。
不但不许拦,还特意说过,这别墅所有的地方方小姐都可以去。
除了家主的书房。
不过她总觉得夫人的那个朋友笑的好假,每次来别墅总喜欢乱逛。
但夫人都吩咐过了,她们这些佣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言舒以前是真的又傻又蠢。
纪墨霆不喜欢陌生人他的地盘,是她以死相逼才让方若彤有了畅通无阻的特权。
而梦里不止一次有提到纪墨霆早死的结局。
言舒觉得肯定跟方若彤有关系。
但这一世。
她绝对不会给方若彤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