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m8x好看的都市言情 黎明之劍 遠瞳-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龍裔眼中的塔爾隆德展示-cmpi9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龙裔的到来终将改变塔尔隆德、圣龙公国以及整个龙类族群的未来,但在此时此刻,对于这次事件的亲历者而言,他们更先关注到的显然不是什么“长远的历史意义”,而是放在眼前的、触目惊心的一切。
四分五裂的大地,错乱歪曲的重力,随处可见的空间裂隙与能量涌流,以及在这片废土上四处游荡的、满怀恶意的元素和灵体生物。
若非居住在这里的是巨龙,这片土地对大部分凡人物种而言早已是不再适宜生存的禁区。
在红龙卡拉多尔的陪同下,阿莎蕾娜登上了滨海郡旁边最高的瞭望塔,她在这里可以直接俯瞰整个滨海郡以及城镇周围的一大片荒凉旷野,入目之处的景象让这位龙印女巫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不论是在她以往的龙生记忆里,还是在她出发前对塔尔隆德最糟糕的想象中,她都不曾想象过一片土地会被破坏到这种程度,这片废土的现状完全超过了她的预期。
到这时候,她才真正意识到昔日梅丽塔·珀尼亚带到112号会议现场的那份“实况影像”根本不是为了求取援助而夸张加工出来的东西——因为和真实的情况比起来,那份影像反而显得过于温和,显然,在经历了漫长的封锁和社会停滞之后,塔尔隆德的龙族们在“对外宣传”这方面毫无经验。
而更让这位龙印女巫感到惊愕的,是在这样一片废土上,塔尔隆德的巨龙们竟然还打算治愈并重建家园,继续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下去。
“恕我直言,这片土地在我看来已经完全不宜生存,”阿莎蕾娜轻轻吸了口气,对身旁的老年红龙郑重其事地说道,“治愈这片土地所要付出的代价十分惊人,对你们而言,更划算的选择应该是离开这里,去某个适合生存的地方重新开始。”
“从理性角度,你说的确实不错,”卡拉多尔笑着摇了摇头,“但我们不可能这么一走了之……这片土地是我们生存了一百多万年的家园,我们的一切都深埋在了大地深处,远非‘重新开始’就可以将其割舍,而且……我们尚有责任未付,不管是这里游荡的怪物还是西北方的那座巨塔,都是龙族必须承担的东西。”
“责任感么?”阿莎蕾娜轻声说道,目光却落在城镇外一座呈现出半熔融状态的巨塔建筑上,那座建筑曾经可能是某个大型工厂的一部分,然而如今曾依附在其周围的构件和管道系统已经化为凝固在大地上的板层,只剩下歪曲破烂的塔身,如某种嶙峋的骸骨般伫立在寒风中,“……其实在来到这里之前,我就猜测过塔尔隆德会是什么模样,而在更早一些的年月里,我也和其他龙裔一样对这片‘龙之故土’心存许多幻想……但到了这里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所有的想象都是错误的。”
卡拉多尔沉吟片刻,终于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龙裔……是怎么看待塔尔隆德的?”
“如果你指的是这片土地,那么塔尔隆德对我们而言就如同一个真实却遥远的‘故事’,我们知道它的存在,但从无人知道它是什么模样,我们与它唯一的联系,便是那些从古流传下来的传说,在那个传说里,我们有一个故乡——它在我们永远无法触及的地方。
“而如果你指的是像你这样的‘塔尔隆德纯血巨龙’,那么我只能说,许多龙裔在得知真相之前对你们憎恶却又向往,得知真相之后却感动而又抵触。
“龙裔们憎恨你们的‘流放’与隐瞒,不满被安排的命运,以及你们擅作主张的‘使命传承’,但在这些冲动的感情之余,其实绝大多数龙裔都很清楚自己是如何活至今天的,不管愿不愿意承认,我们的生命源自塔尔隆德,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听着如此矛盾又纠结的答案,卡拉多尔却无丝毫意外,他只是低声说道:“看样子我们的擅自决定对你们造成了过于深远的影响……那你呢?阿莎蕾娜小姐,你又是如何看待我们?”
“我?”龙印女巫轻轻笑了一下,“我对你们没有任何看法,我在这里只代表我的祖国,来援助另外一个需要帮助的国家,这是联盟‘内部互助法案’的一部分,就这样。”
卡拉多尔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位红发的年轻龙族,良久才露出笑容:“我想我明白巴洛格尔首领派你来带领这支队伍的原因了。”
……
经历了一段漫长的航行之后,寒冬号及其所带领的舰队终于越过了昔日永恒风暴盘踞的海域,塔尔隆德已经不再遥远,而一些在洛伦大陆周边难以看到的景象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物资舰队的航线上——漂浮在远处的小型浮冰,在浮冰之间跳跃捕猎的海豹,天空中出现的魔力幻光,以及永远在白昼和黄昏之间轮回的极昼现象,这一切都令船员们大开眼界,甚至让拜伦本人都开始感叹起大自然的不可思议来。
寒冬号的舰桥外,拜伦来到了开放式连接廊的护栏旁边,他眺望着远处一片正缓缓从舰队附近飘过的冰川,看到又有辨认不出名字的海鸟落在上面,便立刻拿起了从舱室里带出来的小型魔网终端,用终端上的留影水晶记录着海面上的景象。
蛇尾在地上滑行的轻微沙沙声传入耳中,一个略有点懒洋洋的磁性嗓音从旁传来:“您又在记录海上的风景么?”
烽火归途 凛冽时雨
拜伦回头看去,看到一位留着黑色长发,眼角带有泪痣的海妖正沿着连接廊向自己爬来,长长的尾巴末端还卷着一个正在张牙舞爪使劲挣扎的小型水元素,他扯扯嘴角笑了起来:“准备带回去给女儿当礼物的,卡珊德拉女士——我出发前答应过要给她记录这些东西。”
“听得出来,您对自己的女儿十分宠爱,”海妖卡珊德拉如蛇般摇晃着身体,她似乎刚从海中返回舰船,还在适应脱离水体之后的行走姿态,随后她突然将自己尾巴末端卷着的小型水元素往前一送,并顺手在那水元素的脑袋上插了个吸管,“来一口么?刚从海底抓上来的,混着一点清凉的冻水和极地特有的魔力凝核,非常带劲。”
那张牙舞爪的小型水元素顿时更加用力地挣扎起来,涌动的水体中传出尖利恼怒的声音:“你还换着人嘬!你还换着人嘬!”
拜伦顿时往后撤了半步,嘴角抽了一下连连摆手:“不了,我实在消受不了这东西……而且我建议你也不要随便给别的人类尝试这玩意儿,它和我们的消化系统不匹配。”
“那就太遗憾了,”卡珊德拉耸耸肩,随手(尾巴)将水元素递到嘴边,深深吸了一口之后发出满意的赞叹,“还是北极地区刷出来的水元素口感好啊……能量充沛,冰凉提神,不愧是被神明从元素界深处直接炸出来的……温带和赤道附近的水元素就差多了——而且在签订和平协议之后大部分水元素都不再主动找我们麻烦,无趣得很。”
那小型水元素顿时再次尖叫起来:“厚颜无耻!厚颜无耻!我今天出门就不该加冰!”
饶是拜伦这样在军中属于奇行种的人这时候都不免有点呆滞,他反应了一下才表情有些怪异地看着被卡珊德拉卷在尾巴上的元素生物,看着它已经缩小了一半的体积,忍不住念叨了一句:“差不多就放了吧,看着也怪可怜的……”
“只要不摧毁它的涌动核心,一个元素生物即便在主物质世界被吸干也不会真正死去,”卡珊德拉看了拜伦一眼,“而且如果这家伙再长大个几百倍你就不一定还觉得它可怜了……不过也无所谓,反正这种小型裂生体在塔尔隆德附近的元素裂隙中一冒就是一大堆,随时能抓新鲜的。”
一边说着,这位海妖小姐一边将尾巴朝旁边一甩,用力将那小型水元素甩向了不远处的大海,半空中顿时传来尖利的叫声:“我感谢你全家!我感谢你全家!”
卡珊德拉眺望着那水元素坠下船舷,直到后者的声音和身影都消失在视线中,她才微微回头,若有所思地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龙神残余力量的影响,从塔尔隆德附近的裂隙中涌出来的元素生物或灵体生物都呈现出过于活跃的状态……正常情况下这种等级的水元素不该有这么强烈的活化反应的。”
空间金字塔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拜伦闻言皱了皱眉,有点严肃起来:“我不太懂元素生物背后的学问,但做冒险者的时候我没少和游荡的敌意元素或灵体怪物打交道,这种主动进入主物质世界的家伙在落单的时候其实并不怎么强,但如果有稳定的裂隙让它们能源源不断地冒出来……危险程度便直线上升。我听你的说法,现在塔尔隆德区域有很多这种裂隙?”
“岂止是很多,简直到处都是,”卡珊德拉摇了摇头,“天上有,地上有,海底也有,大大小小的裂隙就像晶体聚合物内部弥漫开的裂痕一样,笼罩着整个塔尔隆德。从里面跑出来的主要是水元素和火元素,也有一些受激产生的法力灵体或阴影生物出现。”
拜伦的眉头更加深深皱起:“对那群冒险者而言,这大概几乎算是地上天国,只要实力够,在这里几个月的收获就足够他们回到洛伦大陆之后过一辈子的富足生活,但如果这些裂隙不受控制地发展下去……”
“不稳定的元素裂隙有几率自行消失,也有几率融合成更大的通道,而那些从通道里挤出来的活性元素受到物质世界的环境影响,大多都会陷入凶暴状态,很少会保持平和善意的心态……放着不管的话确实会变成很大的威胁,尤其是那些水元素……它们是有可能顺着洋流移动,侵扰洛伦大陆沿海的,”卡珊德拉将尾巴卷起,让身体被抬得更高——这似乎会让她说话时显得更有气势一点,“但就现在塔尔隆德的反应来看,龙族们似乎并不会在这个烂摊子上一走了之,他们选择留在这里,自然也会想办法弥合那些裂隙。”
星海主宰 小袄绵绵
“那就但愿他们一切顺利吧,”拜伦想了想,叹息道,“那些从洛伦大陆报名过来的冒险者都是一帮只认钱财的杂牌军,顶多能对付对付旷野上游荡的小群魔物,指望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去关闭裂隙可不太现实。”
卡珊德拉一时间没有说话,只是用螺旋盘起的尾巴撑着自己,眺望着远方的海面,过了很长时间她才打破沉默:“别忘了小心那些浮冰,它们有一些足以撞沉你们的钢铁舰船——虽然我们已经在尽可能挑选比较‘清静’的海域,但只要是想前往塔尔隆德,就绕不开这些极地浮冰——越往前越多。”
“放心,我们会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应对最后这段航行,”拜伦立刻说道,同时有些好奇地看了卡珊德拉一眼,“说到这里,你还不回到领航位置么?”
“看到那些龙了么?”卡珊德拉笑了一下,抬头的同时抬起尾巴尖指了指天上盘旋的小型龙群,“塔尔隆德是他们的家,再往前的海况他们比海妖和娜迦都要熟悉。毕竟上次我们是从海底游过去的,可没走海面这条线。”
说到这她突然停了下来,随后一边感知着什么一边随口说道:“啊,好像又有值得一看的东西要出现了。”
“值得一看的东西?”拜伦好奇地看向海面,“什么意思?”
“一场无序湍流,将在距离舰队极近的地方生成。放心,我已经进行过精确计算,它不会冲击到我们接下来的航线——但恐怕会冲击到许多人的精神。”
这位海妖一边说着一边看了拜伦一眼:“您最好现在就下令发出警报,让船员们做好准备——主要是心理层面的。同时也让那些随船学者们做好准备,他们期待已久的近距离观察……这就要来了。”
拜伦的脸色顿时一变,扭头便向着舰桥的方向跑去,卡珊德拉则回过头看向了此刻仍然平静空旷的海面,在极远的海天连接线上,塔尔隆德的海岸线已经隐约可见。
越过这场无序湍流之后,舰队便将抵达塔尔隆德了。
片刻之后,刺耳的警报声先后在舰队内所有的舰船上鸣响,拜伦那极具特色的粗犷嗓门从舰船广播中传来:
“注意!无序湍流正在航线附近形成——本次湍流不会危及本舰队,但所有人仍需做好安全准备!
“无关人员立即回舱,所有舰船收缩队列,千万不要偏离安全航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