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t95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 txt-第五百一十七章 血光之災鑒賞-jdyez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老和尚吃肉,大快朵颐,不亦乐乎。
小和尚阿弥陀佛,摇头晃脑,念念有词,似往生超度。
陆川古井无波的瞳孔中,倒映着一老一少两个和尚,交映成一副异常融洽,丝毫不显异常突兀的画卷。
隐约间,竟颇有一种法会大开,普度众生之意!
不问可知,这老和尚定是一尊佛禅境界超乎想象的存在,即便是这小和尚,也颇为了不得。
否则,不可能如此纯粹的融入其中。
当然了,还有另一种情况,那便是老和尚的禅意,将小和尚完全度化,形成近似于洗脑般的状态,才会出现这么融洽和谐的一幕。
但以这老和尚的禅意显化,绝不会走上这种近乎魔道的路,否则的话,映入陆川眼中的就不是普度法会,而是修罗地狱,饕餮大餐。
若是放在以前,哪怕是初入此界之时,陆川还未必看的出来,至多就是察觉一丝异常。
但现在,对于归真境力量体系,已经有了大体了解,即便是神藏人仙,也处于推演之中,再加上陆川对于自身觉醒的所谓刀瞳天赋,也有了更多运用,此番绝不会看错。
当然,所谓刀瞳,不过是陆家之人对这一瞳术的运用,陆川更愿意将之称为——法目亦或天目。
不仅仅是下意识中,想要与陆家做出分割,更多是因为,这一神通,本身就是一种神藏人仙神异玄通的显化。
只不过,是精简成修炼体系,最终演化到繁杂,甚至逆推成真正的法目。
但这就是后话了,而且离陆川现在相较甚远。
至于自身为何会有这等神异变化,陆川在那数百年磨砺之中,也窥探到了一丝端倪。
并非是陆家独有,只是陆家祖上有些机缘,并且能通过血脉传承,后辈子弟天然显化的几率低到近乎令人发指。
否则的话,也不会有刀瞳秘术出现,助陆家子弟修炼。
但陆川却是不同,法目的出现,却是他窥视下界天地道韵,自我衍生而出,之前会有征兆,则是自创功法时,时时内视自身,勘破本真自我,牵动了那微弱到近乎不可查的一抹机缘。
两相叠加,才使得陆川法目,近乎成了天然觉醒,而且比之陆家借刀瞳秘术修炼多年,都要来的强大,乃至正统!
就像现在这样,即便是陆家强者在此,以刀瞳观看,也未必会发现老和尚身上的佛门禅意,至多就是觉得有异。
而不会从根本上,看出对方明明是一位大德高僧,偏偏食肉,这等破戒之举的真意何在!
只不过,看破是一回事,理解又是一回事,真正让陆川摸不着头脑的是,这老和尚突然出现,似乎并非是针对自己而来。
否则的话,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即便对方在自己之上,不可能没有半点感触。
这说来话长,不过是陆川站起后,一念之间,转过的千百念头。
“呵!”
陆川淡然一笑,重新落座,浑然没有任何异样,抓过一只酱香肘子,啃的满嘴流油。
诡异的是,以他这般囫囵吞枣的吃相,竟是没有引起这圆融一体的佛门禅意,有任何异常。
就好似,本该如此,一切是如此自然!
“哎呀呀,施主不是已经结账了吗?干嘛还要跟老和尚抢这点吃食?”
老和尚嘟囔一声,手上却是不慢,飞快将另一只肘子拿在手上,狼吞虎咽起来。
“咕嘟!”
反倒是那小和尚,似是佛心不稳,吞咽了口唾沫,再也维持不住念经,也不管老和尚是否同意,抓起一根鸡爪子就吃了起来。
只不过,小和尚的吃相虽好不到哪儿去,而且也在瞬间脱离了那宝相庄俨的普度禅意,却多了一分这个年龄该有的纯真童稚!
再看老和尚吃着肘子,时不时用衣袖抹一下嘴的粗鲁吃相,虽然普度禅意仍在,可落在陆川眼中,却多了一分斧凿之象。
虽然很淡,却有迹可循,比之前的天然去雕饰,差了一筹。
并非说老和尚的禅功不到家,但佛门讲究一个四大皆空,六根清净,但既然踏入了修行这一道,又岂能没有所求?
否则的话,修什么禅,练什么武,直接找个破庙,青灯古佛一生,过就完事了!
以陆川的眼界阅历来看,此前之所以会出现那等圆融一体,毫无破绽的普度禅意之相,多半是老和尚借助了身边小和尚赤子之心的缘故。
只不过,小和尚也多少受其禅意影响,但因年龄幼小,懵懂无知,并未注意到,自身意识已有了被同化之相。
若是易地而处,换做陆川的话,必然是杀心立起,斩掉这老和尚狗头。
当然,还有第二种情况,那就是老和尚借小和尚的赤子之心,磨砺自身,何时勘破这一层表象,明悟了自身普度禅意的真谛,再无任何破绽的话,必然会再进一步。
但结果会如何,只能说是天知地知了。
修道千年归来
看似小和尚被度化的可能性,近乎百分之百,毕竟老和尚的修为通天,必然是神藏人仙一流的存在。
可同样,老和尚心怀善念,佛心已铸,否则也不可能修成普度禅意。
如此一来,自然对小和尚存了护持之心,不会让自身禅意将小和尚同化,否则的话,那就等同于抹杀小和尚的灵智,再造一个人格。
也正是因此,陆川才对老和尚高看一眼,否则的话,直接扭头就走了。
这是一个真正怀有慈悲心肠的大德高僧。
不是那些披着佛衣,裹着金身,吃的脑满肥肠,只为度化信众,广积愿力,不惜以佛法扭曲他人意志的假和尚,所能比拟的。
但也正是这样的存在,才更加难缠,同理也更好说话。
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的来意之前,陆川也不介意,跟对方打打禅机,斗一斗嘴皮子。
当然,对方真要存了什么斩妖除魔之心的目的,陆川也不怕。
真要斗起来,这里是北云府城,完全放开手脚施为的话,老和尚那颗普渡禅心,就让他的实力大打折扣。
陆川是一点都不在乎,是否会牵累无辜,否则的话,他也走不到今天。
“居士好心性!”
终究是大德高僧,老和尚没有什么争胜之心,率先挑起了话头。
“大师过奖!”
陆川随意取出一方锦帕,慢条斯理的擦拭着唇角,然后是手掌,将指缝里的油渍,一点点擦拭干净。
浑然没有在意,自己是一尊半步神藏,罡力运转,便可能浑然无垢。
老和尚却好不到哪儿去,自顾自的用袖子一抹嘴,宛若童稚的纯真眸子中,倒映着陆川擦拭手掌的影响。
“贫僧吃荤破戒,居士一点都不好奇?”
闻听此言,那小和尚何时目露好奇,嘴里却一刻不停,啃着鸡爪子,手里还抱着一块肘子,典型的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说不好听的话,完全就是一副饿死鬼投胎之象。
“大师心怀慈悲,鱼肉入腹,庙中普度,无论是否往生极乐,在下都看在眼中!”
陆川淡淡道。
“有趣有趣!”
老和尚眼睛一亮,摇头晃脑道,“未曾想,此番出门,竟然能碰到居士这样的妙人,吾道不孤,吾道不孤!”
“师父,居士也能超度往生吗?”
小和尚嘴里嘟囔道。
“哎呀!”
老和尚弹了小和尚一个脑瓜崩,佯装教训道,“亏得你还是个出家人,也就是跟着师父我,不然的话,在庙里只能吃斋念佛,小小的娃儿,怕是会饿出毛病来!”
“哼,师父你少来,就算在庙里的时候,你也不是天天吃肉喝酒吗?”
小和尚毫不客气的揭底,对着陆川道,“居士莫被师父骗了,他在庙里的时候,常常早课偷吃荤腥,被师伯教训过多次了,说白了,就是嘴馋,哪里是什么超度……呀呀!”
话未说完,便被老和尚连弹了数指,捂着脑门说不下去了。
看着老少和尚互动,陆川也没有打扰,似乎与自己无关一样,就这么看着,眼中那普度法会般的禅意,不仅没有衰减分毫,反而愈发圆融了三分。
显而易见,这师徒俩,即便没有到心意相通,也到了禅意相连的地步,不愧是一脉相承。
“阿弥陀佛,小徒顽劣,让居士见笑了!”
老和尚蓦地口宣佛号,单手一礼,罕见的收起玩世不恭之相,正色道,“今日受居士一餐之恩,老僧无以为报,唯相术卜算之道,小有成就。
今日相遇,便是有缘,以一卦聊表邪意。”
“不必了!”
陆川淡然一笑,缓缓起身道,“我命故我在,天心意我心,何尝得所愿,生死观自在!”
“居士好佛性!”
老和尚眸光微闪,神色肃然道,“虽然居士不在乎,但这一餐之恩,老僧却是要偿还。”
“你确定?”
陆川眉峰一扬,收住脚步,似乎没有察觉到,对方话语中的变化。
“居士印堂发黑,乌云盖顶,分明是大凶之兆,厄运缠身,此行必有血光之灾!”
老和尚自顾自说着,虽是破衣烂衫,却颇有宝相庄俨之象,一字一顿道,“居士要破此劫,当自来路去,得脱大自在!”
“师父又骗人了!”
可惜,却被小和尚翻着白眼的嘀咕,破坏了个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