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笔趣-5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熱推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民国之远东巨商
这会儿白晓聪正躺在那里,看到他来,白晓聪满脸羞愧。
等他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说完,韩怀义叹了口气:“听好了,这件事已经和你无关,你的面子也无法抵消犯罪行为!其次,你既然问心无愧,但我还是要问的。你躺着就好。”
上午10点,韩怀义直接来到陈慧颖的病房。
这会儿,陈慧颖已经在后悔,但韩怀义没有因为她的眼泪而柔软。
一个人的情绪如果像个定时炸弹,这个人就要远离。
韩怀义已经决定,收拾她。
都要死了,特么的,怀疑偏激然后就投毒。
要是留着你,回头时不时还要报复社会啊。
但他先叫来玛娜,当众问清楚事情的过程。
玛娜挺气愤的,告诉韩怀义。
昨天下午,她刚离开工厂和朋友一起在一家茶吧喝茶,就接到她的电话。
于是她和她见了面。
陈慧颖见面就讥讽和愤怒的质问她为什么抢她男人,为什么总是半夜如何如何。
玛娜尴尬的要死,发誓自己没有,另外告诉她自己从来没有半夜联系过白晓聪。
结果陈慧颖说:“就算不是半夜,晚上八九点也不可以!”
又说:“你们是不是上过床了。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玛娜说起来还是克虏伯家族的远亲,脾气也刚烈,彻底炸了,怒道:“既然解释不听,行啊,是啊,我是上过床,我玩弄了你的男人怎么样!”
。。。。。。
“就是这样的,我向上帝发誓,查理先生我没有撒谎,另外我非常欣赏白晓聪的工作才能,但也仅此而已。”玛娜道。
韩怀义立刻看向陈慧颖。
陈慧颖垂头丧气,她知道,没有人会在查理面前撒谎。
她低声道:“对不起。”
但说:“要是你不这么说的话,我是不会这样的。”
这下不要说玛娜,其他人都听不下去了,唯独韩怀义摆摆手,问:“除此之外,还因为什么投毒呢?”
“还因为他逼我去见陈别江和李德生,要让我再度丢人。”
明白了,这个人的思维没得救。
韩怀义一耳光打去:“听好了,我告诉你人生的正常模式。”
“首先,你在被乔美玲挑拨时应该选择询问你的男人,而不是第一时间混合其他情绪的和他闹分手。”
“其次,你的自尊不允许你那样做,于是你和他们对着干,这并不丢人!”
“陈别江他们帮助你,是出于正义和友情,世上并没有出于羞辱帮助人的道理,那是神经病,很显然他们不是。”
“整个前因,所有人都知道你对抗那些垃圾,所以这不是你的污点,没有人这么认为,相信也没有人对你说过这样的话,但你自己过不去,你总觉得被狗盯上就是肉的错,于是你回避一切,甚至无视恩情!”
“可是正常人,应该明白,发生自己身上的事,只是别人的故事。”
“没有谁那么重要。”
“其他人看到你也未必会想起你的遭遇,何况你不丢人。”
“对于男人,确实不能放养,但是你首先得信任然后适当监督,相信你看过他们的沟通,而你其实也了解他的工作模式,但你还是要这样闹。”
“那是因为你在拼命寻找他在乎你的证明!你无理取闹,他必须围着你转,这样你才安心。”
“然后,你却把自己假设的东西当真,并发泄到另外个无辜人的身上!”
“对方的反击,又被你当做证据。”
“其实没有玛娜的话,你也会因为其他事,主要是因为你的思维,走的这一步。”
说到这里,人人信服。
血瞳木甲 紫菜粉条
韩怀义低头揪起陈慧颖的头发,一字一句的道:“而你伤害了一个爱你的男人,和我的家人!本来我们是可以成为一家人的,可是你不配,你自己毁了这一切!”
“我。。。。”陈慧颖开始怕了。
“你还有些亲戚,你也恨他们对你不关爱,我已经了解了侧面。而现在,我告诉你,第一,你永远失去白晓聪了,第二,别想着去死,你舍不得,因为你服用的毒素比白晓聪要少太多!第三,法律会惩罚你,如果再犯,我会亲自惩罚你。”
韩怀义说完关照医生:“她的账单挂在她的头上,在牢里打工扣除。”
“是。”
“让警署的人进来吧,按着规矩办事就是。”
韩怀义说完转身走掉,所有人也都走了。
重案组的老周迈步进来:“姓名。。。”
“真是疯了。”韩怀义骂骂咧咧着回到白晓聪那边,瞪着他:“什么破眼光,听说你开始资助过她,你准备玩养成长大游戏啊,那你是怎么培养她的健全人格的?”
白晓聪。。。
“那个,玛娜。”
“查理先生。”
“陪着这个白痴谈谈工作,也可以谈谈未来,他的上一段孽缘结束了,而你比所有人好一百倍。所以放开狗屁的包袱!”
韩怀义眼睛很毒,玛娜一定有些喜欢白晓聪的。
工作的共鸣就是理念的共鸣,是灵魂的共鸣的一部分。
这种共鸣才是同步的。
而任何人对于另外一方都会有好感,所以他直接下达命令,你们能处就处,之前的一切你们问心无愧。
玛娜脸都红了,而白晓聪简直是个白痴,他目瞪口呆。
韩怀义顿时气不打一出来,打他:“废物篓子,你知道你爷爷泡妞的本事吗?”
他又命令安保:“告诉警方,将那个恶毒偏激的女人赶去警署医院,别留在这里害人。”
神弑轮回 墨羽流觞
陈慧颖的开始值得同情和佩服。
但是她根骨里的东西毁了一切。
从她投毒开始,一切就结束了。
这没什么好说的,白晓聪也彻底死心。
但是这个和白七完全不同的小家伙,面对玛娜依旧尴尬,毕竟他才让前女友下毒的,这会还没能缓过神呢,没法切换啊。
可是他这样的姿态,反而让玛娜更欣赏。
要是他立马舔上了,玛娜都要怀疑他的人性了。
拉斯普京二世和李德生是三天后抵达的,一到这里,他们就发出丧心病狂的笑声。
“哟,吃了毒苹果的白雪王子呀。”拉斯普京随即又拉住玛娜:“天啊,看到您的一刻,我就爱上了您。”
白晓聪怒吼:“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