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愛下-第一百八十二章 深度談話熱推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这个本来就不应该很多人知道的,内部纷争,不知道为什么就传到了卫华那边人的耳朵里。
第一个找吴胖子是贺洁,吴胖子并不认识贺洁,见到贺洁,根本就没把她当回事儿,吴胖子不是装的,是真的不认识她。
回来和我们说了见面时的情形时,我告诉她:“她叫贺洁,估计可能就是你未来的老板娘!”
吴胖子愣了一下,然后惊讶地说道:“我老板娘不是胜男吗?你怎么说换就换啊?我还是比较喜欢现任的老板娘多一点!”
我白了他一眼道:“说什么呢!胜男我是老婆,你未来的老板是卫华!”
吴胖子哦了一声道:“我还以为我未来的老板是你呢!”
我笑了笑道:“未来也是你自己给自己当老板,我可不是你老板!她都和你说什么了?”
吴胖子想了想道:“也没说啥,就是对我为什么执意留下万众股票,感到奇怪?”
我啊了一声道:“你没问她是怎么注意到你的,全中国多少人手上有万众的股票,怎么单单就留意到你了?”
吴胖子点了点头道:“我问了啊!她说,因为任何和你扯上关系的人,她都有留意,而我是最突出的一个!”
我切了一声道:“这句是你自己加上去的吧?”
吴胖子急忙摇头道:“这个真没有!原话啊!我也不信啊!可她说,我的眼光很独到,还说莫柯曾向她,强力推荐过我!想和我深入合作!”
我思考了一下道:“这么容易就上钩的,总觉得太容易了!”
吴胖子嗯了一声道:“我也这样觉得,估计还得考验我一段时间,你赶快拿点诱饵出来,我好投诚用!”
我摇着头道:“我可不想赔了夫人又折兵,你自己想招啊!”
吴胖子抗议道:“又想让牛儿跑,又不给牛吃草,哪有这么好的事啊?”
我笑了笑道:“我这个大间公司给她做见面礼,还需要什么投名状啊?公司随便你折腾就是了,只要取得他们信任就行了!想办法接触到莫柯,得到她的信任,就能得到其他人的信任了!”
吴胖子不解地说道:“莫柯?她能有什么用?”
我确定地说道:“你信我,莫柯绝对不是就万众集团一个财务总监那么简单!莫柯也应该是卫华集团的一个核心成员,贺洁算一个,其他的,东方神奇应该就是一个跑腿的,剩下的我还在研究!”
吴胖子很自信地说道:“其他的,等我进去后,搞清楚就是了!”
万众被告上了法院,双方对峙公堂,刚开始是莞城区法院受理,碍于舆论压力,很快就判了下来,判万众地产在拆迁事宜上,存在暴力拆除,并导致一人死亡,赔偿受害者家属342.23万,并要求公开道歉,对于相关责任人,予以拘捕。
万众其实接受了,这次判决,事情也就基本完事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万众方面竟然提出了上诉,不同意判决,这下又是闹了一轮。
我终于忍不住打电话董总,董总刚开始不接我电话,可禁不住我不断地疲劳轰炸,最后还是接起了电话。
我还没开口,董总就不耐烦地说道:“你累不累啊?一遍一遍的打,我不接,就说明我不想接你电话,你还要一个劲儿地打!”
我有点不悦地说道:“我一遍一遍地打,就说明我有事找你谈啊,你接个电话能占用你多少时间啊?怎么就那么的不耐烦啊?我有那么讨人厌吗?我好像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
董总哎了一声道:“说吧,什么事?”
我想了想道:“拆迁赔偿的事,你怎么想的啊?那么好处理的事,让你搞这么大?”
董总不满地说道:“关你什么事啊?你操的是什么心啊?光看热闹还不够啊?还得起个哄啊?”
我切了一声道:“电话里说不方便,有没时间见个面,详细谈!”
董总似乎不太情愿道:“我不在珠海,等我回来的吧!”
我急忙说道:“有意思吗?我还不知道你,我要想真的找你,还会找不到啊,到底见不见,不见就算了,我懒得热脸贴冷屁股!”
董总那头半天没说话,然后直接就挂了,搞得我莫名其妙的!
几个小时过去了,我才收到一条短信,告诉了我地址和时间。
我看完信息,自言自语道:“搞得跟地下活动似的!”
我一个人匆匆忙忙地开着车,去了约定的地点。
到了一间茶楼,这里还真的挺隐秘的,不仔细找,真的不一定找的到。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进了茶楼,直接进了包厢里,董总看到了,招手让我坐下,还向外望了望,我有没有带外人进来。
我撇着嘴说道:“放心吧,我自己来的,谁也没告诉!现在形势这么严峻吗?你被人盯上了,还是被软禁了?”
董总无奈地说道:“也不算什么盯上,就是现在做事必须得小心点才是!说吧,找我什么事,先说好,要是教训我,那就大可不必了!”
我冷哼了一声道:“你也知道我要教训你啊?那你就是知道,自己一再的犯错了?”
董总不置可否。
我继续说道:“东莞拆迁的事,你怎么还越搞越大啊,这种事肯定是息事宁人的最好了!先前就已经做错了,就想办法弥补啊,搞定那家人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多花几个钱也没啥!遇到这种烂事,赔钱那都是小事了!”
董总看了看我,还是没说话。
我接着说道:“事情已经闹大了,可现在事情都淡了下来,就赶快解决完了,事情过去了,就完了呗,怎么还要上诉啊?这种官司你们怎么可能会赢?就算是赢了,对你,对万众也是没一点好处,你不看看股票都跌成什么样了?再这么跌下去,下个星期一开盘,我怕都会跌停板!你这是打算清盘吗?”
董总终于开口了:“那不是如你所愿了吗?你看你一走,万众简直就是群龙无首,内忧外患的,多少元老和我说,让你离开万众是我一生中,做出的最错误的决定,万众离不开你啊!这下,可能体现你在万众的价值了!”
我不屑地说道:“我在万众本来就有我存在的意义,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逼我离开万众,不过,我不怪你,我想你一定有你的想法。可你现在把万众搞成这样,我就得说你几句了!万众不是你一个人努力,才有今天的!大家共同努力了,这么久才有今天的局面,就因为你一手牌打错了,就把万众的名声给毁了!你不成了万众的千古罪人了!”
董总嗯了一声道:“那我就是吧!你说完了吧?”
我哦了一声道:“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到底在想什么?就打算这样下去了啊?”
董总摇着头道:“这是我的事了,就不劳您费心了!”
我哎了一声道:“行!随便你吧!其他事我不管,可你别把我万众的股票都给整没了,我的万众股票现在可是严重缩水,你之前不是同意买我的股票吗?现在还作准不?作准我现在就过给你!”
董总意味深长地说道:“原价吗?还是以现在的价格啊?”
我含混地说道:“原价肯定是最好,不过,我也不为难你,折个中也行!”
董总居然笑道:“你是真不看好万众了,还是想帮我啊?帮我就没必要了!现在万众已经不是股权的斗争了,即使我拥有再多的股权,也不一定就是我说的算了!”
我切了一声道:“只要你想,万众到什么时候都是你的!其实,现在的万众情况还不算太糟,不就是一个拆迁事件吗?哪个地产公司能没点这方面的事,平息了就好了!”
董总摇着头道:“那是你想得那么简单啊?你真以为一个卫华,就能侵吞了万众?他那点伎俩再厉害,能厉害都哪去?”
我啊了一声问道:“你说他背后还有人?”
董总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劝我道:“你现在不是挺好的吗?离开万众对你百利而无一害,你早就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了,我放你走,你就别想着回来了!我和万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辈子都扯不清的!”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八十二章 深度談話分享
我一时愣住了,回想起董总要回到万众夺权,把我赶出万众的种种,才觉得这里面不是那么简单,这也是我一直想不通的地方,以我对董总的了解,就算董总要改革,也会先和我商量,即使我不同意,也会大家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论,让她说服我,又或者我说服她,怎么就一下子做的那么绝?我看问题,还是太狭隘了!董总这是让我急流勇退啊,她在帮我扛,本该属于我的压力啊!
这一刻,我惭愧不已,和董总说道:“有什么难处,你也大大方方地说出来就是了,大家想办法解决,你一个人做什么圣人啊?你这情我又不会领的!”
董总讥笑道:“你是不是想多了啊?我的难处就是你挡在我前面,挡住万众的发展!我不想和你说太多了,就这样吧,万众的事,你不要再插手了。我知道那群媒体是你找的,没必要的!你主导不了媒体导向的!就算拆迁的事情解决了,他们还会有其他事发生的,什么时候,万众跌倒了谷底,什么时候万众才可能会安静下来,这些事你我都左右不了!”
我还是不服地说道:“连媒体导向都能左右的人,的确是不简单!但这世上,怎么也逃不过一个理啊!我就不信,他们能只手遮天!”
董总哎了一声道:“别那么幼稚行吗?你又不缺钱,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去吧!万众从头到尾,都不会是属于咱们的!我曾经以为,只要万众改革了,它就可以成为一家真正的民营企业,除了受市场机制监管,就再没有条条框框可以能约束它了,可我错了!”
我还是不是很明白地问道:“可我们呢?自万众集团改革成万众电器后,一直都没人约束我们啊?我们不是做的挺好的吗?关其他人什么事呢?他们又有什么权力管咱们啊?”
董总无奈地说道:“市场经济下的企业,也是受到国家调控的!没有事情是理所应当的,经过这么多的事情,你还没成熟吗?难道你还意识不到这一点吗?”
我还是不明白地说道:“国家对企业的干预,还是少之又少的,这些年我也接触过很多企业家,没怎么听他们说过这些啊!?”
董总哎了一声道:“那是因为你接触的企业家,还没到这层面,万众去年开始就被工业部列为民营企业百强企业,也入选了国内制造业潜力值排名13的企业,工业部对万众的重视程度,不亚于两油和联通电信啊!”
我突然想到了马总和我的谈话,他说他早在10年前,就有了退隐之心,是不是也和董总说的有关呢?不敢想,也不想再去想了。
只是淡淡地说道:“可能吧,我接触的层面还是太低,但你说的这些为什么我都不知道呢?”
董总哎了一声道:“那是因为我虽然把你当成了万众唯一的接班人,可有些人却不这么想,也不会让我这么做!”
我苦笑道:“原来这些都是我一厢情愿的,自己还觉得自己挺好的,似乎掌控了一些,但实际上却什么都掌控不了!”
董总摇着头道:“也不是!正因为你就要掌控了万众,才不得不让我出手,逼你退出万众!现在你明白了吧?”
我好奇地问道:“那卫华又和这些事情有什么联系啊?总不会是奉天承运吧?”
董总没回答我的问题,最后说了一句:“我劝你就别再管万众的事了,你已经退出了,就安心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吧!万众的股票,我帮你出手,反正你又不缺钱!”
我嗯了一声道:“我这人你还不知道,最识时务了,只要我的钱到位,什么都好说!那你保重吧!”说完,走出了茶楼。

8307n精彩玄幻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三十三章 烏合之衆-2hfqr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分头这下是真慌了,急忙说道:“几位大哥,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们刚刚就是闹着玩呢!你们千万别当真啊!”
无敌剑身 真会
風雲 再起
耀阳不屑地说道:“什么玩意啊?当个流氓都不专业,就这点胆儿,还学人收保护费混社会啊?你能保护得了谁啊?今天要不是有客人在,你们真走不出去!我也懒得和你们计较了,以后长点记性,先做好功课,再上门要饭!”
说完,向他身后的人群说道:“都散了吧!工钱明天早上结!”
人群呼啦一下都散了。
分头这才反应过来,这些人不是来找他们麻烦的,只是等着结工资的,气焰再次嚣张了起来,刚想说话,被他的小弟拦了下来,低声言语了几句,才想了想说道:“这事咱们没完!你们等着……”说完,头也不回的,跑着消失在我们的视野外。
杜诗阳笑着说道:“你们说,这种人能要到饭吃吗?”
我笑着道:“怎么要不到呢,遇到老实人,正正经经做生意的人,又人生地不熟的,吓一吓,给点钱也是保平安,不伤大雅的,再说了,这些人坏着呢,不给你来明面上的,都是玩阴的,你忘了我们上次水淹的事了!稍微使点坏,我们就得不偿失了!我们啊,真不怕有实力,来和我们来硬的,就怕这种小人!耀阳上次可是差点就没了啊!”
薛琪频频地点着头说道:“是啊,是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花钱免灾是大多数人的想法啊!”
耀阳狠狠地说道:“我说啊,就是来一个打一个,打到他们怕,提起我们就浑身发抖,不敢有一点想法!”
我突然想起了温伯,我好像也对他说过,有时候威名在外,也是件好事,能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薛琪劝道:“耀阳你可别那么冲动啊!打人就随了他们心愿了,你一打人,这事情有理都变得没理了!所以,他们才会有恃无恐。遇到怕事的,他们就来硬的,直接恐吓,遇到不怕他们的,他们就激你们,只要你们一动手,他们正好碰瓷,最后你们一样的老老实实地给钱!”
赵德柱点着头说道:“说的有道理!遇到这种事,我最有经验了!处理过无数次这样的问题,很好解决,他流氓你就比他更流氓,他吓唬你,你就吓唬他,谁怕谁啊?但我们就是动嘴不动手,骂人讲道理谁不会啊?”
我赞赏地说道:“一看就是办事的人!诗阳啊,你以后有这方面的事,可以直接找柱子!”
杜诗阳勉强地点了点头:“行吧!不过,我很少遇到这种事的!”
我切了一声道:“不是你很少遇见,而是这种事都轮不到你处理!早有人帮你处理好了!不过,我的建议是,凡事都是自己经历过,才知道真相是什么?你已经不是那个,还能在你爸庇佑下,顺风顺水的接班人了!”
杜诗阳立即反驳道:“你什么意思啊?你是说之前的成就都是我爸给的吗?”
我严肃地说道:“你说你之前的成就?你有什么成就?我们能有什么成就?你是创立了绿水园,还是让这几十年的绿水园快速成长了起来啊?我们不过是在前人种好的树下乘凉罢了,最多最多是平时没事浇点水,施点肥而已,有手就行啊!连脑子都不用动!你想到的东西,别人早就帮你想好了!你和我说,你有什么成就!”
极品女配
浮生之错 叶予秋池
杜诗阳像泄了气的气球,又有点委屈地说道:“我也不想成为这样的人,我就生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有什么办法啊?”
我哎了一声道:“我又不是想教训你的,我是想告诉你,既然你选择了拿15%的股份,就意味着你将失去背后的靠山,对抗你爸和你爸背后的支持他的人!你将失去现有的一切资源,孤立无援,知道为什么我知道这些吗?因为我和你一样,我也将面临这样的困局。我和你一样要面对,亦师亦友的对手,我们可能会众叛亲离,对面失败,对面寂寞,可能会失去一切!”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我,我难看地笑了笑道:“别这么看我,我早想清楚了。只要觉得是对的,管他是谁,管他背景有多强大,要做就去做!世上的事,总要讲个是非黑白的吧?”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是要这样,才能成事!有没有酒啊?”
耀阳急忙回答道:“有,肯定有啊!缺啥也不能缺酒啊!等着!”
我笑着问道:“怎么还突然激动了起来?”
杜诗阳笑着说道:“有些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其实挺壮烈的!”
我切了一声道:“怎么就不可为了?你又不是做什么欺师灭祖的坏事,你难道觉得你现在做的事有问题吗?你要是心存疑虑,或者犹豫不决,我建议你就不要做,毕竟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你可要想清楚啊!”
非我傲世
耀阳拿酒过来了,杜诗阳豪气地端起了酒杯说道:“来,为了我们有着一样的机遇和困境,干杯!”
我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说道:“干杯!”
晚上,杜诗阳要走,我挽留她道:“你走不走的我不管,不过,你得想办法把薛琪留下来,再给他们两个创造点机会!”
杜诗阳笑问道:“凭什么啊?”
我认真地说道:“你觉得耀阳人怎么样嘛?和薛琪不相配吗?你也想薛琪找到个好归宿吧?不是我老王卖瓜,我是的确觉得他们很合适,就是总有那么一道墙挡着。我之前也问过耀阳了,他早放下了,要说心里没有我敏姐,这不现实,忘记过去就意味这背叛,但那已经是过去了,现在心里是记挂着薛琪的。”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所以啊,我才会叫薛琪和我一起过来,一是她是我现在最信任的人,有些事情该让她知道的,二就是想在撮合他们一下!我晚上得走,不过被薛琪留在项目上,方便他们沟通,不过,耀阳真的加把劲儿了,不能事事都是女方主动吧!”
终极武道
我哎了一声道:“耀阳是多么厚脸皮的一个人,以前啊,小姑娘也没少勾搭的,可这越老越腼腆了!气死个人!”
杜诗阳笑着说道:“那才能说明是认真了!也好!”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耀阳的事谢谢了!”
杜诗阳愣了一下笑道:“我也是为薛琪着想的!”
我摇着头说道:“不是这事,我说的事让他入驻投资公司的事!”
杜诗阳哎了一声道:“我还以为什么事呢,难得你开口和我道谢,这事也不是全为了你的,投资公司有耀阳进来对我也是有好处的,目前我手上绿水园旗下的公司,真正掌控的不多,和万众合作的这个投资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收益一直不错,也算是我的业绩吧,到时候拿到董事会上,也是一个筹码!”
我嗯了一声道:“那就好,我会尽快把这笔投资的钱还上的!只是现在资金真的有点困难,再给我点时间!”
杜诗阳笑道:“还不习惯欠人情,和人借钱是吧?多大点事啊,我对你的赚钱能力充满了自信,说起这事,我还真是惭愧,之前也没能帮到你!实在是公司那边压力太大,我自己手上也没什么现金,要调钱出来也难!我们啊,看着身家不凡,其实到底有多少钱,是自己的,能拿出来的,真不多!都是个数字!”
我点了点头道:“是啊,都是虚的!预估值就是个数字,都是用来吓唬人的,今天是上百,几十个亿,回头睡醒觉,可能就是个负数了!都不如街边小摊每天收入来的真实!所以,你啊,可能私下里将你公司一些资产,转变成了自己的资产,像投资公司在你们公司要是没人重视的话,不妨自己盘下来。”
黑道 總裁 獨 寵 妻
杜诗阳笑着说道:“就像你们这个古镇项目似的?你早就想好了的啊?不是集团逼的啊?”
我摇着头说道:“还真是他们逼的,不然我才不会动这歪脑筋。我虽然嘴上总是说,什么时候钱到自己手里,才是最实在的。可我对万众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依赖,那份情感让我不能自私起来!既然有一天万众不归我管了,我还是会以万众的利益为主的!不是我伟大,而是这份情义,我割舍不掉!”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我能理解你!都一样!所以,我才不能看着绿水园在我手上败掉!我才要去争一争!”
我赞赏道:“开始抢东西了!这可不是你风格啊!这是好事,是进步!找个时间,能把马总约出来,和我见见面吗?我来说服他!”
杜诗阳犹豫道:“不太好吧,马总人都传统的,最不希望的就是外人插手自己家的事,你这样做会不会适得其反啊?”
我摇着头道:“不会的,我们都讲道理的人嘛!对了,我觉得你真该留意下你表姐那边的动静,卫华最近小动作不断,不但是对我们公司,也对你们公司下手了!我觉得卫华集团快撑不住了,他这次一定得破釜沉舟了,不然卫华肯定会倒下去,光是银行就压死他了!你就从他最近频繁出售,他赖以生存的酒店,就看得出来,他的资金已经是捉襟见肘了!拆东墙补西墙,终究墙还是四处漏风,捂不住的,早晚会倒!”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话虽这么说,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卫华集团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呢,不是说我们想撼动,就能撼动得了的!自从上次你和我说过卫华集团的事,我也侧面调查过,卫华集团不单单地只有旅游业,酒店那么简单的!他们全跨行业,跨国际,综合集团。上市股价就一直居高不下,这些年翻了几十倍。另外,卫华集团旗下的投资控股公司就要14家之多,就算有空壳的公司,但我相信这其中一定还是有很多真正有实力的公司。你看单单一个何氏集团,就实力超群,”
我还是不屑地说道:“看起来的确是个庞然大物,这些都是你看得到的,让你看的,让你知道的!你不知道的呢?他们负债什么?他们身上到底背了多少官司,随便哪个官司败诉,他们不得赔几个亿啊?这么多的烂尾工程,就想这么容易说走就走啊?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你以为就没人盯上他们了,这种企业都是飘在空中的,靠吹的,一阵风分分钟就摔下来的!哪比得上我们,脚踏实地的!杀人放火不犯法,就是看你抓不抓得住!”
杜诗阳笑着说道:“你这是什么比喻?杀人放火当然就是犯法了!你是说,卫华集团就是表面上的繁荣,背后也是千疮百孔!”
我点了点头道:“就是这个意思,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杜诗阳切了一声道:“纸老虎也是老虎!那我找个时间约马总了,你得有把握说动他啊,可不一定还是第二次机会的!”
我其实心里也没底,但嘴上还是说道:“安啦!有我在,就没什么是说不动的!”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谢丹回去后,经过一番商讨,同意了我们提出的条件,很快就拿来了和解书,双方达成了最后的协定。
第一笔赔偿款也如约地进了耀阳实业的账上。
重生种田:邪王家的小悍妻
谢丹应该是从中得到了不少好处,张罗着要做东,请我们吃饭。
我内心是拒绝的,没打算和她再有什么交往,因为以她这种捡漏的办事能力,和赵德柱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应该不会用到她。
不过,她实在是热情的大劲儿,几次的邀请,似乎硬要和我们攀上关系,也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加上后期我们的赔偿款,还需要她经手,就勉强答应了下来,仅仅是吃顿饭。
城中一家新开的日式料理店厅,最近很火,简直是一位难求,据说里面的大厨是从什么北海道请过来的顶级大师,厨艺非凡。谢丹就请我们去那里吃饭,还很体贴地特意问了我们一下,一共几个人,车接车送。

qi5st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二章 收保護費鑒賞-9ilbp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我继续分析道:“剩下的45%,我知道你们公司的最元老级别的马总,马修闲占了20%,还有25%就是几个小股东了!我说的对吧?”
杜诗阳切了一声道:“这太多人知道了,知道了又有什么用?你觉得,你能从谁的手上弄到答应我的15%股份啊?”
我自信地说道:“你爸那里估计是比较难,马总的20%可以研究下弄个10%,那小股东的25%弄个5%也应该是没问题的!”
杜诗阳撇着嘴说道:“用你说啊,这些我不知道吗?可你能从马总那里弄10%的股份?你知道他和我爸的关系吗?比亲兄弟还亲!你觉得他会给我1毛钱的股份吗?还有你大概不知道那25%的散股,都是些什么人?都是我家的亲戚们,他们基本上从小就不待见我,因为我不是儿子,他们就意识到,他们是有机会接管我家里的生意!绿水园的历史,你知道多少?”
我摇着头说道:“我没什么兴趣了解,我又不想对你们公司下手!”
杜诗阳解释道:“绿水园是靠2台挖掘机起家的,当时我们家6个亲戚,一共凑了8万块钱,买了2台二手挖掘机,承包挖掘我们乡下的4个鱼塘。赚了第一笔钱,之后就开始了承包工程,我爸看准时机,用手上的2台挖掘机和自己家的房子抵押,借着140万,连续两年一分钱没收,给当时广州的龙头地产珠江地产干活,这才得到了相应的回报。广州最早时期的商品房,都是我爸挖的地基。”
我啊了一声道:“马修闲不就是珠江地产的老板吗?你爸这是吞并了马总的股份,成就了今天的绿水园啊?这好像有点不道德吧?”
杜诗阳不悦地说道:“谁和你说的!我爸怎么可能是那种人,你看到马总在我们公司20%的股份,就该知道,马总是早就有隐退之心的,把珠江地产转变成今天的绿水园,让我爸将珠江地产发扬光大,这是对我爸的信任!”
我笑嘻嘻地说道:“说笑而已,你这么认真干嘛?”
杜诗阳反击道:“我这么说你爸,你不生气啊?”
我还是笑嘻嘻地说道:“不生气啊!我爸要是有这本事,我也不至于今天这么拼命啊!”
杜诗阳哎了一声:“真拿你没办法!那你说吧,你觉得马总可能给我股份吗?”
我嗯了一声道:“可能,还是非常的可能,据我的了解,马总现在应该已经,非常不满绿水园的现状了,我研究过他,他是个非常老派的人,你刚刚接手绿水园的时候,最不满意的一定是他,但他也拗不过你爸,还是让你接班了。现在呢,刚好相反,绿水园在你的带领下是蒸蒸日上,但隐患也是十分的大,就是你家的那群亲戚,那不安分的25%的股份。我没有说你爸的不好啊,就事论事来讲,我自从上次听说,你的那个什么哎呀姐姐……”。
然后看了看薛琪,突然不敢说了。
杜诗阳惨淡地笑了笑说道:“说吧,薛琪都知道的!”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道:“你爸年纪大了,不免很多事有些糊涂了,公司最怕的是什么,就是儿女情长!可现在呢?就你们山水华城一个项目就看得出来了,马总做这么多年地产,怎么会看不懂啊!他无论如何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杜诗阳点了点头说道:“你这话倒是说得通,不过最近的董事会上,我就没看出马总站在我这边了,相反,他还有点处处针对我!说我古镇那边的项目进展太多缓慢,资金压的太多。”
我问道:“那他赞成山水华城的项目吗?”
杜诗阳摇了摇头道:“这个倒是没有,可也没反对啊!”
我呵呵地笑道:“相对于你古镇的项目,山水华城是不是更不靠谱,更进展缓慢啊?资金压了多少就不说了!明眼都知道,这项目要不是你爸支持,就是个笑话!”
杜诗阳不明地说道:“那为什么马总不反对呢?”
我分析道:“这就跟当年他无法反驳你,接班绿水园是一样的道理啊!既然无法反对,就也只能默默接受了!这样的情况下,你不觉得马总会帮你吗?现在是马总加上你,对付你们家的亲戚,和一个摇摆不定的你爸!还是有胜算的!”
悬天 妖言先森
杜诗阳终于露出了笑容道:“什么事,让你这么一说,都变得那么的简单!”
我耸了耸肩道:“世上的事,本来就很简单,只是人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鲁迅先生不是说了,世上本没有路,走的多了,路自己就有了!”
耀阳切了一声道:“那是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薛琪笑着说道:“显得你学问大是吧?小学课本你没少背吧?估计也是罚抄的!”
耀阳竟然无耻地说道:“哈哈,还真让你猜对了!就会背小学课本,多一点都超纲了!”
我们三个人一起哈哈大笑。
袁志远的的烤羊已经好了,叫我们过去吃。
现在古镇的环境可不想以前那样,到处是钢筋水泥,一期工程已经初具雏形了,虽然已经是冬天了,但在一个小院子里面,一样的宛如春天。架起的炉子,旁边一个高大上的火炉,散发着热气,加上香喷喷的烤羊香味,迎面扑鼻而来。
一个穿着一身雪白戴着了一尺多高白帽子的大厨,正在给羊刷油,餐具已经都整整齐齐地摆放好在餐桌上,餐桌还铺好了白桌布。
我愣了一下问道:“这是烤羊啊?还是西餐啊?”
袁志远无奈地低声说道:“这都是耀阳临时叫我加上的,多余啊!都是这么油的东西,一会儿就得弄脏了,都不知道咋想的?咱们又不是啥讲究人!”
我用嘴向薛琪撇了撇,袁志远这才点头道:“明了,明了!”
坐下来,杜诗阳感慨道:“你还记得当时,咱们同学第一次也是这样吃的烧烤!你还笑话我说,说我崇洋媚外,明明是吃个火烧,硬要说成汉堡包!你看看你现在怎么样了?不一样,半洋不土的!”
我摇着头,也没解释道:“我那时没钱,肯定是那么说了!现在有钱了,怎么可能不摆谱啊!”
薛琪看了看耀阳,耀阳仰头看着天空,似乎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大厨一片一片从油滋滋的羊身上,片下美味可口的羊肉下来,放在我们的盘子里。
杜诗阳很熟练地拿起刀叉,插了一片蒜,小葱,蘸了一点甜面酱抹在一张薄饼上,卷起来后,放进了嘴里,吃的很优雅。
我在一旁撇着嘴说道:“你这是吃北京烤鸭啊?还是羊肉啊?有你这种吃法吗?”
杜诗阳撇着嘴说道:“你还真是老土啊!北京烤鸭这吃法,就是跟人家新疆人学的,不过新疆人是馕中间夹着羊肉,后来被演化成现在这个样子,不懂装懂了吧?”
我也试着她的样子,像模像样的拿起了刀叉,不过怎么也不能像她那样,熟练了用刀叉把饼卷起来,一气之下直接下手,一边吃,一边解释道:“这玩意就得下手才吃得香!你看看草原上的汉子,都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这才过瘾啊!”
他们也不理我,还是斯斯文文地吃着羊肉,只有赵德柱学着我,用手卷着薄饼大葱羊肉大快朵颐。
我们正吃着,说笑着,保安带着三个人走了过来。
保安到了我们面前,低声和袁志远说了几句话,袁志远皱了皱眉,走到那三个人面前说了些什么。
然后,我就看到中间那个领头人,一把推开了袁志远走到耀阳身边,很没礼貌地问道:“你是这项目负责人吧?”
耀阳先是一愣,然后点了点头道:“是啊,有事?”
那人夹着一个手包,梳着三七分粉亮油光的分头,穿着一套不太合时宜的西装,里面的白衬衫已经变成了黄色,皮鞋倒是擦得可以反光。
那人笑嘻嘻地说道:“没什么大事,就是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缘落韩娱
耀阳哦了一声道:“门口有袋垃圾,你随手帮忙带出去就行!”吃完,继续吃着手中的羊肉。
那人后面的两个人也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怒愤地说道:“你TM的使唤谁呢?存心的是吧?”
耀阳愣了一下,看了看骂人的人,拿着手上的叉子,指着他说道:“我TM的的愿意使唤谁就使唤谁?在我的地方,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说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过来找骂的啊?还是皮痒欠揍啊?赶快滚蛋,没看我们这儿吃饭了,看着你们就倒胃口!”
分头呦呵了一声道:“兄弟,说话别那么冲,你大概还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吧?”
耀阳撇着嘴说道:“知道,之前不是有人来过了吗?就是想和我这儿收点保护费,对吧?”
分头笑了笑道:“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好办了!打算怎么给钱呢?是月结和日结呢?”
我好奇地问道:“还能日结啊?天天上来收啊?你们不累吗?”
三个人同时看了看我,也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没理我,继续和耀阳说道:“一看老板就是爽快人,我们这边的环境,你们外地来的,可能不太熟悉,穷山恶水出刁民,得到我们的保护后,就不会有人来找你们毛病了,花钱买平安还是好的!”
我愕然道:“这位大哥,你就这么光明正大地过来收保护费啊?国家特许的吗?我要是一个电话出来,估计警车就得在门口等你们啊!”
三个人看了看,然后哈哈大笑道:“兄弟年纪也不小了吧?怎么还这么幼稚啊?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啊,报警啊!看看警察怎么说?”
分头说完,看是恶狠狠地盯着我说道:“你看看警察保不保得了你?”
我不屑地说道:“就算警察保不了我,你知道我们这工地上有多少人吗?都是靠我们吃饭的,一句话估计你们不但走不出去,爬着都未必出的去!”
總裁 寵 妻 甜蜜 蜜
分头切了一声:“借你个胆子,你都不敢!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什么人?公检法都有我们的人,你前脚报警,后脚就有人告诉我!”
一直埋头不语的赵德柱突然来了一句:“告诉你什么啊?和你讲道理吗?要不要我给你讲讲道理啊!?”
分头愣了一下,呲着牙笑道:“今天还碰到硬茬子了,一个个都怕我啊?还要和我讲道理!兄弟们,看来今天不敢他们点教训,他们是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啊!叫人!封了他们的门!”
另外两个人,一个人作势打电话,另一个劝道:“大哥,不太好吧?都是街坊邻居的,要是叫上百十号人堵了他们的们,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看就算了吧,他们估计不知道咱们的实力!”
分头犹豫了一下,叫打电话的先别打,然后再次转向我们说道:“今天我就不搞那么大动静了,想好了,下次我再来可没那么客气了!”
李唐风云之江山风雨情 心梦萍
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身后,已经站着一堆人,早把他们围了起来,赵德柱笑着说道:“别下次啊,钱都没收呢,干嘛和我们客气啊?我们都等着你叫人呢!打电话,赶快叫人!”
分头一愣,再看看身后的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们,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嘴上却还是说道:“兄弟山水又相逢的,做事别那么绝,你敢不敢放我们走,我立马就叫人去!”
女权男神 振令
赵德柱哦了一声道:“行啊!估计你电话是欠费了吧?还得亲自去动员啊?那我就叫我这帮兄弟跟着你去叫人,人叫到了,再回来,你看看咱们是文斗还是武斗!”
分头颤颤巍巍地问道:“这个还分文斗和武斗啊?”
赵德柱嗯了一声道:“我刚刚要和你讲道理,你不听,现在说给你听!文斗就是文明点,你站着不动,让我们揍你一顿就完事儿!武斗呢,就是我们群殴你一顿,然后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w679l超棒的都市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起點-第一百三十一章 追加賠償讀書-rgdmj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和耀阳见到赵德柱的时候,赵德柱拿着胜诉书,手都还在颤抖着。
我瞪了他一眼道:“看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赵德柱笑了笑说道:“不一样啊!大场面我见多了,不过都是些见不得人的手段,这次不同啊,透明公开地拿下这场官司,理直气壮啊!3500万啊,我也发财了!”
我淡淡地问道:“就这么完了?不打算上诉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赵德柱啊了一声问道:“什么?上诉?我们是原告啊?我们上诉什么啊?我们打赢了,还上诉?”
耀阳笑着说道:“我对这个赔偿金额不是很满意,我觉得咱们还可以再上诉的!”
赵德柱此刻笑着的脸,比苦瓜还难看道:“两位老板啊!我不是没研究过咱们的案子,咱们的项目上到底损失了多少,我心里有数的,这个赔偿金已经大大超过了咱们的预期,咱们也别闹了行吗?我可折腾不起了!”
我笑着说道:“你想想啊,设计院为什么这么快就低头了,他们为什么就不上诉了呢?”
赵德柱想了想,回答道:“那是因为他们不想搞大,毕竟一个设计院要是设计出了问题,以后谁还会找他们啊!”
我嗯了一声道:“就是了!既然他们怕影响扩大,那就再吓唬吓唬他们,看看还能不能要多一点好处!”
赵德柱思考片刻,展颜一笑道:“是啊!未必真的要上诉,消息放出去,他们还得再找咱们!你们可真黑,比我还黑!”
我递给他一支烟说道:“什么你们,我们的!你刚刚还说咱们项目呢,我就喜欢你不把自己当外人!”
赵德柱笑道:“明白,都明白!以后我就为您二位诚心诚意地办事了!”
我被鬼后逼婚 走强途
我们要上诉的消息一出,设计院那边真的马上派人过来找我谈了,没有找赵德柱,也没找耀阳,明白人都知道这事我在主导。
他們家的大小姐 憶.藍雨_
古镇项目部里,一个我没见过的中年干练女性,带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走进来。
被我们屋子里面的烟呛得直咳嗽,赶忙退了出去。不是装的,而是屋里面的烟真的太大了,这几天降温,外面有点冷,我们四个人在屋子里一支烟,一支烟的抽,还没开窗户,连我自己都被熏得睁不开眼。
两个人站在门口半天,没敢进来,直到烟少了一点,才再次走了进来,中年女性自我介绍道:“我是设计院委派的中德律师事务所的代表,我姓谢,谢谢的谢,单字一个丹。这是我们的助手小白。”
无尽转职
耀阳在烟雾中,懒洋洋地说道:“进来坐吧,把门关上,冷!”
星际大欢喜 西来
谢丹再次咳嗽了一下,客气地问道:“请问,哪位是陈飞,陈总啊?”
我哦了一声,回答道:“我是!之前你打电话找我,什么事,直接说吧!”
谢丹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我,再看了看坐在老板椅上的耀阳,似乎在询问,哪个才是老板啊?
袁志远还是比较客气地让出了自己的座位,和我说道:“我先去忙了,你们谈吧!中午吃羊肉,怎样?”
耀阳嗯了一声道:“行啊!今天绿水园杜总她们也过来,一会儿你去门口迎一下!”
袁志远嗯了一声,出去了。
坐在一脚角的赵德柱还想点一支烟,我急忙说道:“柱子哥,你停停吧,差不多了,就是中华你也不用没了命地抽啊!都是你的,一会儿我叫耀阳再给你拿一条!”
赵德柱打着哈欠说道:“困啊,一晚没睡!那什么,你们有什么事,快点说吧,我赶着睡觉呢!等你们一上午了,才来!”
谢丹解释道:“你们这里不太好找,下了高速,我们走错路口了,在城里兜了一圈。我们这次来,还是想和贵方商讨一下,你们上诉的事情!”
赵德柱不耐烦地说道:“这个有什么好商量的,我们对赔偿金额不满意,就上诉了呗!对了,在上诉期间你们是不是不能接触我们原告的啊?”
谢丹急忙说道:“我们现在还不算是设计院的正式代表律师,在没开庭之前,我们还是想和你们达成和解的!这也是我这次来的目的!”
赵德柱嗯了一声问道:“怎么和解?说个方案来听听!”
小白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谢丹,谢丹犹豫了一下,看向我问道:“陈总,是不是您先过目一下啊!”
我摆着手说道:“那位才是我们这个项目的负责人,那位是我们整个官司的负责人,我是他们的客户,我在这买的商铺,我是过路人!”
谢丹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大家都是明白人,何必呢?陈总!”
我轻笑了一下道:“看来你还不是明白人啊!你听谁说的,我管事啊?”
耀阳大咧咧地说道:“和我说,我管事,这项目是我的,你们的钱也是赔给我的!”
谢丹犹豫着问道:“您是?”
耀阳切了一声道:“耀阳,双字耀阳!单姓一个张!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来谈什么和解啊?不知道这项目是我的啊?”
谢丹尴尬地笑了笑道:“知道,知道!只是我的小师弟说,这个项目最终的说的算的还是陈总!您说对吧?”
我哦了一声问道:“谁是你小师弟啊?”
谢丹急忙答道:“陈坚啊!他是我大学时期的小师弟,和我读一个专业的,我们关系一直不错的!”
我皱了皱眉道:“你也是那个什么赛德律师所的律师啊?”
谢丹摇着头道;“不是,不是,我们不是一家事务所的!”
我哦了一声问道:“那陈坚没和你说,我们的关系吗?”
谢丹信心十足地说道:“说了啊,他说是您初中时期的师弟,和您关系非常的好,前段时间还和您吃过饭呢!”
我心里暗骂道:“我们都到这份上了,他还想卖个人情给人家,话说出去了,就不怕我这直接揭穿他?”
我还是笑了笑道:“啊,那是自己人,好说,好说!”
谢丹终于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觉得这层关系用上了。
然后很坦诚地说道:“陈总,来之前,我一直很忐忑,都说您和您的人不好打交道,我们当时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也是觉得挺棘手的,本来不想接的,所里给了我压力,小师弟又有这层关系,所以我才过来试试看……”
我嗯了一声道:“那好说,好说!说说你们给我们的条件吧!”
谢丹一边把文件递给我,一边解释道:“设计院同意再追加500万给你们,只有一个要求这事到此为止!”
我看了看耀阳,耀阳微微地点了点头,赵德柱也点了一下头。
龙鳞凤羽
我哦了一声,笑了笑说道:“好说,好说,我们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这样吧,你回去说一下,这个项目的设计费就给我免了,我们的合同就此终止,4000万可以分三期给我们,但一期2000万,下个月必须到账!这事咱们就这么算了,再说了,你又认识我小师弟,我没理由不给他个面子的!”
刑警使命
谢丹十分高兴地说道:“那太感谢了,我这就回去答复他们,尽快回复您!”
我嗯了一声道:“那我就等着你好消息了,我就不留你们吃饭了,中午我这边还有事!”
诡秘世界之旅
谢丹急忙站了起来,说道:“不用,不用!”说完,兴奋地和助理走掉了。
耀阳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笑道:“这是不是太儿戏了些啊?设计院怎么请了这么个人啊?”
赵德柱一旁说道:“我打听过了,之前和我们打官司的那个律师被他们炒了,不是我自夸啊,在法庭上被我说的连句反驳的话都不会说,你说他们能不炒他吗?现在这个也不敢和咱们闹僵,闹僵了就算官司赢了,他们也没什么好结果,这事说出去,无论输赢,他们都是败方!”
我撇了撇嘴说道:“你就吹吧!这官司怎么看,我们都是赢的,赢多赢少的问题!你别闲着啊,下一步收钱啊!钱到手了才是完事!”
我们说着话,杜诗阳和薛琪走了进来,我很意外地说道:“薛琪,你是去大西洋彼岸了吗?怎么被遣返了啊?非法劳工,还是长相不符合规定啊?”
薛琪笑道:“你就长相不符合国际标准,我好着呢!有个项目得我跟,就给耽误了!”然后看了看耀阳,平淡地打着招呼道:“耀阳,你好!”
耀阳兴奋地直搓手道:“好,好的很!走,吃饭去,吃饭去,志远羊拿回来没有,炉子架好了没有?”
杜诗阳不满地说道:“现在才开始烤啊?那什么时候才能吃上啊?”
袁志远急忙说道:“羊是现成的,加热就可以了,很快的,你们先坐,好了叫你们!”
我嗯了一声道:“那辛苦你了,志远!”
杜诗阳坐下后,望着我说道:“你让我办的,我可都办了!你答应我的事怎么说啊?”
我笑嘻嘻地说道:“义无反顾啊!本来这也算我的事!咱可说好啊,你给耀阳的股份,可不能从我这里拿啊,这事我帮你办成了,咱们就抵消了!”
杜诗阳笑着说道:“小气鬼!现在是你求我帮忙的,怎么还敢和我开条件啊?”
我切了一声道:“互惠互利的事,算不得谁求谁吧!你不过是让了咱们合作投资公司5%的股份,我却得帮你拿会回你们公司15%的股份!可是你们集团公司的啊!这笔买卖哪头划算,你还没个账吗?”
绝宠娇妻:陆少的宠妻 琴轩
杜诗阳不为所动道:“你能帮我拿到再说了!你们万众现在形式这么严峻吗?都要你出动这一招了?你是不是还求了陆萍啊?乐天卫浴的股份,你是拿什么换来的啊?”
我哼了一声道:“钱呗!还能用什么?你们这些平时称兄道弟的朋友啊,一到关键时刻就跟我提钱!我现在哪有钱啊?欠了银行一屁股债!”
杜诗阳不解地问道:“她陆萍就没事求你吗?你也帮了她不少忙啊,还和你提钱?”
我呦了一声道:“我还帮了你不少呢,你不一样吗,一张嘴不是一样要钱啊?只是我用其他条件和你换而已!”
杜诗阳切了一声道:“你现在在万众是什么形势,不用你说,外面早就传开了,摆明要你下台的,要不是你求到我这里,我帮了你,耀阳一出局,你的位置也不保了,你好像还毫不在乎的啊?”
耀阳呲着牙笑道:“我们现在有什么好怕的?手里攥着这么好的项目,不比万众赚钱少,我们拼死拼活为的是什么啊?还真为了崇高的理想啊?不就是为了钱吗?它万众一年能给我们多少钱啊?再说了,我们又不缺钱,无非是阿飞不舍得那点权力而已!官迷,没办法!”
我呸了一声道:“我官迷?我可比你实际的多!我就没想过当官的事,再说了,万众算了屁的官啊,那是企业,不是事业单位!”
杜诗阳不耐烦地说道:“你们研究完没有?我就想问问,我那15%的股份,你打算从谁手里拿啊?”
淘妃嫁到:王爺手下留情
我假装紧张地说道:“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你急着要那些股份干什么啊?不会也和我一样,在绿水园也快被边缘化了?什么时候下台啊?”
杜诗阳被我气笑了:“自己不好,就不想我好啊?什么人啊?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啊?别这边帮了你,你那边食言了!”
耀阳撇着嘴说:“他食言,我耀阳还能食言啊?你把我耀阳当成什么人了?广东话怎么说来着,牙齿当金使!”
薛琪笑道:“诗阳防着的就是你!”
耀阳不怒反笑道:“你比诗阳了解我啊,你不会也这样想我吧?”
我在煤矿卖煤的那些日子 青阳玄月
薛琪点着头说道:“是啊!我也这样想啊!”
我哈哈大笑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人品啊!害我都被连累了!”
杜诗阳哎了一声道:“难兄难弟!老大就别说老二了!说正事,到底怎么样啊?”
我正经地说道:“那就说正事!我分析一下,现在绿水园你爸的股份最多,占35%,你占20%,你爸当时的分配就是,跟我当时和董总的情况是一样的,只不过,你们不算是绝对控股!”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是你说的这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