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 起點-第506章 雙隆讀書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联盟窃取大师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呼……”
那即将凝聚的刺骨森冷冰刺,消散之前仍给泰隆留下了心惊肉跳的威胁感,侧身躲过飚射的鲜血后他微微呵了口气。
这无疑是一个堪比“万人敌”的高手,在弗雷尔卓德,有些冰裔可以调动高质量的冰霜能量,不能与一般人相提并论,不过跟武者相同,他们的身体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弱点。
譬如,割掉脑袋,就会死。
稳定,有效。
接着他飞快大量了一眼宫殿,刚才他一脚跺碎了横梁,动静不小,但却没再引来什么敌人。
他想到艾希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还待在这种偏僻的宫殿,这显然不合常理。
所以他躲进了阴影里,悄悄地向内潜入。
这一次他不打算继续等待下一个探路人,殿内的人肯定已经知道他的到来,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刻。
守卫高高飞起的脑袋终于落下砸到地上,这些血脉里有着特殊力量的人类就连喷血时候的冲击力都比正常人要大,泰隆记下了这个细节。
宫殿不大,对称布局,越过挡住大门的粗犷屏风内里是一个大厅。
大厅的四周垂落着阿瓦罗萨各大主要部族的徽记象征,看起来这并不只是个偏僻无用的宫殿。
在大厅的中央泰隆看到了目标的身影——她正站在一块高台上,通体漆黑,阶梯上有红色的刻痕,上面还遍布着弗雷尔卓德古语的咒文,阵阵的能量波动发散。
在高台中央放置着一个巨大的钢铁箱子,此时不断传出撞击的响动。
艾希平举着双手,嘴里正在诵念着低沉的咒语,她的发丝被魔力晃动,整个人看起来仿佛都要飞起来了一样。
泰隆本能感觉到了危机,危机的来源竟然是那个大箱子!
接着他深邃的双眼看向高台下的又一个守卫,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但只是双目炯炯怒视着自己,手里抓着一面造型、体积都相当夸张的盾牌。
那看起来几乎就像是一面石墙了,上面还有着两根石质的尖角凸起,说实在的泰隆根本看不出这面盾牌设计上的一点优秀之处。
但他心里立刻浮现出了一个人名:
“布隆……”
那标志性的光头以及胡子,还有那爆炸一样的胸肌,无不在表明守卫的身份。
艾希身边最后的铁闸!
重生之大涅磐
泰隆微微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听过很多关于布隆的传说,石匠会收集到的情报也对这个人十分警惕,甚至他手上这面墙盾就是他们的目标之一。
天 唐 錦繡
但也因此,他们深知这个男人的棘手。
布隆不但是弗雷尔卓德的英雄式人物,而且也有着强大的冰霜之力。
他拥有着整片雪原数一数二的寒冰血脉,这让他的体魄变得比巨人还要强大,传说他一夜之间就徒手荡平了一片森林,还说他在一次火山爆发中为了拯救一座孤立无援的农场,把它整个扛了起来跑到了高处。
这些传说自然有夸张的成分,但泰隆知道的是,这位伟大英雄的实力不逊色于任何万人敌!
尤其在防御方面更是基本无人能破,传闻就连兽灵半神也只能在他的盾牌面前驻足!
“真是麻烦啊……”
布隆愤怒的视线让他有些不安,当他失去隐藏之后,对于这些受到世界眷顾的宠儿总是有些束手束脚。
更麻烦的是,即使他返身提来了那个守卫的人头,布隆也还是寸步不离的守护着艾希。
这位年轻貌美的战母似乎是在进行什么重要的仪式,对他的到来根本没有半点的反应。
他飞速从怀中摸出几颗弹丸,接着将其一把撒出。
其中大量在中途便被布隆冻成了冰坨子,但还是有少量砸到了墙面、地板上。
“砰!”
几声轻响,棕色弹丸登时爆开,压缩在里面的烟雾顿时弥漫开来。
泰隆这些特制的弹丸释放烟雾极快,眨眼间整个大厅就都被烟雾笼罩。
“无耻!”
烟雾对面传来布隆的怒喝声,泰隆哂然一笑,手中一把细剑便射了出去。
在剑柄后方还勾着一条坚韧纤细的钢索!
“铛!”
细剑撞在盾牌上发出一声咚响,泰隆立刻一拉钢索,整个人钻进烟雾中,开始寻找起刺杀的机会。
“之前发生战斗布隆都没有离开,可见他现在也不会离开高台,那么外围的区域就是安全的……”
泰隆正想着,一块羊角坚冰便猛地穿透烟雾朝他脸上砸来。
“嗯?!”

6gf00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聯盟竊取大師 愛下-第504章 埋葬!熱推-pwk1w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联盟窃取大师
雪狼骑兵和霜卫骑兵在这一刻达成了空前的默契,全部都朝着瑟庄妮的位置冲去。
霜卫还要更加狠厉,有时候即使硬抗攻击也不让前锋部队降低速度。
瑟庄妮脸色铁青,她实在想不明白,一千多个冰裔怎么解决不了几百个全部带伤的雪狼骑!
但此时明显不是犹豫的时候,敌人已经直朝她怼过来了,只要自己活着就是胜利。
“立刻转移!”
拱卫四周的雪原巨兽在兽语者的指挥下豁然站起,已经到了生死时刻,看守还将它们的嘴套也给卸了下来。
一群冰霜法师围着凛冬之爪的高层,运起冰霜能量,双手同时拍击地面,操控起地面上的冰层。
“轰隆……”
一圈难以攻破的蓝色结界在这群法师的周围形成,这样持续的控制,就算是阿瓦罗萨阵营的法师想要反向破解也无法做到,想要中断他们的术法只能打破结界。
巨大的冰层猛地隆起,带着瑟庄妮的核心冲天而起。
在这些术法精深的冰霜法师控制下,冰晶很快变成一头巨人,颜色有浅白色飞速变成湛蓝。
“不好!”
霜卫中有人惊呼,要是让这东西动起来,几个迈步就能逃出他们的攻击范围,到时他们可是上天无门。
“拦下他们!”
冰裔想要冻住冰晶巨人的双脚,但那些控制巨人的法师早有准备,这些临时调集的魔法和魔力不具备他们这种术式的“坚固性”,所以他们可以轻易地进行干扰。
刚冻上的坚冰随着巨人的移动顿时如豆腐渣滓一样碎裂开来。
“哼!”
瑟庄妮站在巨人肩膀上冷笑,这可是她最压箱底的手段,这尊冰晶巨人甚至能抗下诺克萨斯万夫长的攻击!
如果构筑结界的冰霜法师能更多的话,冰晶巨人的实力还能更加强大。
在巨人的四周,还有十几头脱离牢笼的巨兽开始到处肆虐。
场面一时间纷乱至极,这些经过训练的巨兽身上还束缚着尖锐的木枷,随着冲刺,能轻易把人切成两半。
“啧……”
柴安平见状没有过多犹豫,瑟庄妮压箱底的招式不好破解,他估摸着这群霜卫恐怕奈何不了这尊冰晶巨人,要是让她们跑出去,确实是麻烦。
他倒是不用担心自己和拉克丝的安危,但是跟着自己冲锋的雪狼骑兵估计一个也剩不下来。
“斩!”
他举起黑炎长刀,刀身上涌动的炙热之炎陡然激烈起来,通红的火焰疯狂翻涌,瞬间便朝天涌出几十米的高度。
柴安平右手一挥,天地间陡然掠过一道火线。
“嗤——”
达到了急速的火焰长刀已经超出了大多数人的肉眼捕捉能力,只是一股令人心神震撼的冲击却是无形的蔓延了开去。
紧接着,无比坚硬的湛蓝寒冰上突然裂开了一道笔直的刀痕,在刺耳的摩擦声中冰晶巨人庞大的上半身便开始缓缓错位……跌落。
守护着一众冰霜法师的森蓝结界瞬间破碎,法师们体内流转的魔力被瞬间掐灭,剧烈的反噬直接让他们陷入了魔力低语的污染中,嘴里鲜血狂吐。
“啊……”
站立在巨人身上的凛冬之爪高层连连惊呼尖叫。
钢鬃叼起瑟庄妮的衣服,一把拽着她逃离冰晶巨人的肩膀。
这尊庞然大物轰然倒塌,这瞬间的变故令人几乎惊掉下巴,就连瑟庄妮一时间都陷入了茫然,只是任由着钢鬃叼着自己逃出巨人身躯覆盖的范围。
“轰!”
深蓝色的巨人躯体砸在地面上,因为已经没有了冰霜法师的护持立刻被冲击波震成了无数碎片。
但这样的庞然大物出现在战场上一旦出现意外就会对凡人战士造成不可估量的杀伤!
其中大部分都笼罩了凛冬之爪的人,还有一部分则溅射到了霜卫骑兵的人身上。
这些冰晶上都附着着大量失控的冰霜能量,即使对于冰裔都有着强大的杀伤力,裹挟着大量冰晶的霜雾一下子随着气浪荡开,四周立刻多出了许多寂静无声的冰雕。
钢鬃在地面上不断奔逃,此时瑟庄妮已经回过神来,坐回了马鞍上。
“为什么……会突然垮塌?”
她无法理解,原本护卫她的亲卫也在变故中走散,此时只有钢鬃还死死保护着她。
她忽然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
在柴安平挥出那一刀的时候,他的气息就无法在掩藏了,不论是在暗中潜伏的丽桑卓还是在远处战争的奥恩和沃利贝尔,都感受到了这股“怒火意志”。
其中的丽桑卓诞生的比较晚没有接触过真正的“怒火情绪集合体”,奥恩和沃利贝尔都曾见识过远古时期的“怒火”,此时便不由觉得有些奇怪。
——这似乎不是纯粹的怒火,但又怎么可能呢?
不过祂们对于怒火本身并不了解,所以只以为是因为自己的误判。
“战场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存在……”
沃利贝尔心中喃喃:“不对,祂似乎就是在南方突然出现的那道气息……”
因为曾经长期拥有过雷霆符文,所以祂莫名的从这股气息中感觉到了熟悉感,要是符文碎片现在还在他的手中,他瞬间就能感应到柴安平吸收的雷霆力量,但可惜的是他拥有的破碎雷霆符文已经被行窃预兆摸走了!
所以失去了这种感应能力之后,祂就被柴安平身上的那股怒火之力蒙骗了过去。
“不对,祂的身上是纯正的怒火气息。”
沃利贝尔很快自我否定:“两者不可能同时共存!”
而另一边已经落入下风的奥恩则十分惊喜的感受着这股能量,这正是祂此行外出的目标,祂受过艾尼维亚的指点,知道这一代的愤怒继承者与之前有所不同。
“还要再继续打吗,沃利贝尔!”奥恩吐出一口岩浆,怒声道。
“哼!”
沃利贝尔火气也宣泄的差不多了,祂对于远古愤怒的印象很深,内心十分忌惮,因此也不想在这里继续和奥恩纠缠下去,要是招惹到愤怒那种疯子那可就尴尬了。
祂和奥恩之间可以分出胜负,但却无法分出生死。
奥恩拥有着无比丰富的武器宝库,要是祂不小心还有可能着了道。
“你好自为之!”
祂立刻化作一道雷光遁入高空。
“沃利贝尔……”
等到祂离开之后,奥恩才神情复杂的看着祂离去时的神光陷入沉默。
不过等到祂看向战场的时候,祂就变为了纠结:“愤怒怎么会插手凡人战争……我倒是不好施加影响。”
打定主意旁观看戏之后,祂便随手锻造了个皮实的高台。
“应该不会跟沃利贝尔一样滥杀无辜吧?”
祂自认有保护这些凡人的义务,在这一点上,祂与艾尼维亚有着高度的认同感。
其实以前的沃利贝尔也不会屠戮凡人,不过在祂发现凡人已经放弃了祂的信仰之后,一切就都开始改变了……
如果说两兄弟还能对柴安平的出现以平常心对待的话,隐藏在战场外的丽桑卓就是神情阴沉无比了。
一个外来人很有可能会影响到祂的计划……
祂脚下散步的冰霜开始悄然加快了速度。
柴安平一刀劈开了冰晶巨人,与此同时他储物空间里头的【库林的夙愿】也同时悄然完成了,他这一刀几乎直接在瑟庄妮的内心劈开了一道裂缝。
用意念感知了一番蜕变的【纯净魔力核心】,柴安平微微一笑,炼金魔力这个废物又有饭可以吃了。
他趁着冰晶巨人崩溃造成的混乱,长身一跃而起。
“搂紧了,殿下。”
拉克丝闻言赶紧依言抱住他的脖子。
柴安平暗自一笑,神念牢牢锁定瑟庄妮的身影,飞速追去。
钢鬃的速度相当快,这么会功夫已经快被它横冲直撞到战场外面去了。
真是一头好猪啊,烤起来一定也很香吧?
有一支精锐霜卫骑兵也趁着混乱朝着瑟庄妮追去,柴安平粗略的感知了一下,感觉到这支小队恐怕个个都有千夫长的实力。
“这么猛?恐怕这才是真正的斩首小队吧?”
柴安平挑了挑眉,不过他已经将瑟庄妮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那这些人势必只能无功而返了。
……
深邃森蓝的冰霜如附骨之毒在冰原上扩散蔓延,随着丽桑卓的神力灌注,整片平原底下铺设的祭坛仪式被逐渐激活。
战场情形瞬息万变,因为有了棘手外人的出现,祂已经不能再等待了!
这些颜色不同的冰霜覆盖上亡者的躯体,吞噬泼洒的鲜血。
而这一切,就连柴安平也无法发现。
就在柴安平和霜卫骑兵角逐着瑟庄妮的时候,丽桑卓猛地攥紧了拳头,青紫的嘴唇默然开口:“时机到了。”
已经铺设满整片雪原的冰霜变成了她神力的传导器,祂散布出去的神力和地下的阵纹交相辉映。
紧接着地下中空大殿中的一个祭坛陡然发出血色光芒,战场上不知几何的鲜血悄然被转移到了祭坛上的一口圆鼎中,深红色的血污被能量刺激沸腾,开始散发出渗人的波动。
一道道的血色波纹从祭坛中心向着四周扩散。
而在祭坛四周分别站立着四个身形枯槁、衣着华丽的祭司。
他们手中分别举着鹿角、巨魔心脏、霜魔的手指和雪女的头发,四种物品上都抹着大量的血污,就连祭司的脸上也随着仪式启动而浮现出诡异的魔纹。
祭坛四周的火把明明都在熊熊燃烧,但放出的光芒却无限的黯淡,似乎所有的光亮都被吞噬。
四个祭司低声诵念着某种咒语。
弗雷尔卓德古语中频繁出现着“血”、“祭品”的字眼。
地底的祭坛和丽桑卓在地面铺设的“蛛网”形成立体的结界,眨眼之间整片战场便被一道血色朦胧之光笼罩。
“嗯?!”
柴安平察觉到了一丝危机感。
他收回了抓向瑟庄妮脖颈的手,警惕的带着拉克丝飞到空中。
“什么情况?”
“格雷西,好像有什么恐怖的事情要发生了!”拉克丝脸色苍白,体内的魔力正在不断向她传递恐惧的情绪。
“别怕。”
柴安平轻声安慰了一声,他很快注意到战场上的霜卫骑兵对于这变故竟然毫无反应……
有一种缘分只留于擦肩
只有那些巨魔已经开始了疯狂逃窜。
“丽桑卓到底要做什么?!”
前方突然传来瑟庄妮的怒吼。
柴安平脑中顿时灵光一闪——这恐怕也是丽桑卓的手笔!
霜卫骑兵将瑟庄妮重重包围,他们甩出一条条冰霜魔法制成的铁链,彻底阻拦钢鬃的突围。
“他们还要生擒瑟庄妮?”
已经察觉到不对劲的柴安平下意识就要破坏丽桑卓的计划。
别人会以为丽桑卓是圣人,他这个看过游戏背景的人可不会!
他化作一道流光冲进包围圈,几刀砍出一条血路,随后一把抓住瑟庄妮的衣服。
“不要反抗,我先带你离开这里。”
“你是谁?!”瑟庄妮反手一锤砸过来。
柴安平随手拍开战锤,直接把瑟庄妮拎着飞了起来。
也就在此时,透过冰霜感知到了霜卫任务失败的丽桑卓全身绽放冷光,口中高呼:
“封印血祭!”
原本深色的冰霜眨眼间染成暗红色,污秽的气息从祭坛中发散,通过早已准备好的仪式瞬间传导到了整片雪原。
整个封闭的血色空间中突然布满浓郁的血腥味。
这些血色而斑驳的冰霜飞速攀附上尸体,吸收剥夺着其中的血肉。
“救命!”
很快,随着冰霜的颜色变得越发漆黑,还存活着的弗雷尔卓德人发现他们的小腿也被附上了这些诡异的东西。
无比强大的吸附力正在不断夺取着他们的生机。
奥恩远远看着这一幕豁然起身。
“血祭?!”
祂惊讶道:“丽桑卓为什么……难道是……深渊?”
祂的表情空前纠结起来,就连脸上的毛发也无法掩盖。
已经变得犹如石油田一样的雪原到处都遍布弗雷尔卓德战士的哀嚎,丽桑卓以一己之力就将这里变成了森罗鬼蜮!
丽桑卓对于这一幕根本无动于衷,祂缓缓地摊开手,五根手指上长出漆黑的冰刺。
一股漆黑的能量气团从祂身体里涌出。
被柴安平抓在手里的瑟庄妮忽然捂住心口发出一声压抑的惨叫。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呃——”
“是诅咒?”柴安平敏锐的察觉到一股黑气附着到了瑟庄妮的身上。
“姐姐,你们的血脉……正好用来延续你们的奉献。”
丽桑卓猛地收拢手指,五根冰刺瞬间刺穿祂的手心,透明的血液从指缝里渗出,祂漠然道:
“埋葬!”

kc4o1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聯盟竊取大師討論-第499章 激烈戰爭讀書-eo0rq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联盟窃取大师
“哈哈,外来人都认识本大爷了吗?”
奥拉夫发出一连串粗糙的笑声,整个人纵身跃起,两把大斧头随着他的动作朝着柴安平的脑袋悍然劈下。
斧刃上带着洛克法人附着在上面的诅咒,落下时几乎变成了青紫色的雷霆。
“轰隆!”
能量翻涌震荡,还没等柴安平格挡,一道黑影猛然从雪狼后面冲了出来。
一柄锯齿重剑旋转着飞出,裹挟着呼呼风声和重斧砸在一起。
“铛——!”
能量爆发,对攻的两人同时倒飞出去。
“诶?”
柴安平一愣,怎么这两个冤家打起来了?
“雪莱大人,请你率军突围,这个奥拉夫就由我来解决!”泰达米尔倒飞出去还在一边大喊。
“哈!我当是谁,原来是阿瓦罗萨的‘流浪汉’!”
奥拉夫大笑:“小心爷爷把你的脑袋剁下来当球踢!”
两人再度打作一团,沿途被牵扯到的人全都被气刃切成了两半,但在这常人肉眼难以辨别的急速下,弗雷尔卓德的战士根本躲闪不及。
“这算什么?”
战场上传来奥拉夫的鄙视声:“果然连冰裔都不是,传言你是借助了危险的黑魔法才变成了不死之躯?真是搞笑!”
他一斧头将泰达米尔砸飞出去,另一斧头则瞬间丢出,朝着泰达米尔的脑袋罩去。
泰达米尔用战刃把斧头格开,对于奥拉夫的嘲讽早已视若无睹,但他仍然发出了怒吼,以此来激发自己体内蕴含的神秘力量。
他披散的黑发甩荡开来,发狂的姿态让奥拉夫立刻收起了飘飘然的表情。
“切!”
奥拉夫狠狠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接着飞身捡起掷出的斧头:“来吧,你这个怪胎!”
柴安平也对两个拥有着“不死”特性的联盟英雄十分感兴趣,他一边带着部下向前突围,一边用神念牢牢锁定两个人,十分期待两人的胜负。
一个是洛克法背负黄昏诅咒的最强狂战士,一个是阿瓦罗萨打遍挑战馆无敌手的狂怒战士,两个人到底谁能赢,这可是谁都在期待的上路1V1男人大战!
而且两人都是随着受伤越战越勇的人,所有的伤痕都会成为他们力量的源泉。
北洋新军阀 好大一只乌
其结果就是两人的周围很快就成了无人地带,凛冽的刀气和斧头自带的深沉诅咒将那里化成了一片死地。
“这还真是一时半会儿分不出胜负……”
柴安平暂时收回视线,因为他发现联军的突围速度并不快,这次凛冬之爪的实力比他预想的还要强大,就算雪狼骑开路也显得困难重重。
原本所向披靡的骑兵队在这种情况下损失立刻激增,四千人的队伍短短时间就伤亡了近千人。
这些来自洛克法的狂战士们实在是太强了!
他们甚至可以不顾一切冲上去抱住雪狼的脖子将其拗断!
“格雷西,我可以帮忙!”拉克丝说道。
“嗯?”
死太监当爹了 鱼蛋豆腐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柴安平惊讶的看了她一眼。
给了拉克丝一个肯定的眼神之后,少女立刻精神振奋的直起身来。
一股神秘的魔力充盈在她的双手中。
“咦?”柴安平微惊,因为他发现拉克丝手里的魔力正在不断牵引着空气中的光线!
并借此不断扩大自己的规模!
拉克丝高举起自己的双手,一团扭曲纠缠的光被她捧在手心,她一声轻呼:
“点亮他们!”
“曲光屏障!”
这抹光芒在拉克丝的控制下瞬间冲天而起,并很快化成一个光球飞掠进人群中。
“这是什么东西!?”
交战的双方中传来惊呼,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了这个光球的奇异。
快速穿过人体的光球非但没有对人造成任何伤害,而且每一个穿过的人体身上都出现了一层坚不可摧的光盾!
眨眼之间,充当前锋的数百雪狼骑身上就都浮现出了一层明亮的光盾!
但没人注意到整片战场的光线都为之下降了不少。
柴安平震惊的看向拉克丝,少女同样兴奋地握住拳头:“果然成功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改良了‘折光之盾’后终于完善的魔法,只要是被光球穿过的身体就会吸附附近的光芒形成护盾,而且只要那颗光球没有被破坏,留在那些人身上的术式就可以源源不断自己吸收能量保证护盾不消失!”
好家伙!
柴安平看着那道光重新回到拉克丝身上震惊的不行,这群体盾的效果未免也太夸张了,而且拉克丝还精准的控制魔法在己方势力中生效,这魔力掌控度已经是天才级别了。
拉克丝朝他温柔的笑了笑:“经历了这么多的战场,我也是有自己想法的哟!”
“不愧是你啊,殿下。”
柴安平内心感慨万千,他知道突然经历这么高频率而且惨烈的战斗一定会对拉克丝造成影响,因为当初在都城查案的时候,她甚至连尸体都不敢看,所以他一直担心拉克丝的内心被冲击留下阴影。
结果没想到,拉克丝果然不愧是未来的光明法师,不但自己坚强克服了这种恐惧和厌恶,还在短短时间内改进出了独属于自己的答案。
那就是——守护!
激烈的思想冲突才有可能造就这个魔法这么夸张的进化。
几百光盾成了雪狼骑突破时最值得信任的守护,很快阿瓦罗萨人就反应过来这层光盾的妙用,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朝敌人发起攻击,而不需要防守!
凛冬之爪人的攻击砍在光盾上只能激起一阵涟漪。
不过柴安平很快发现这些护盾的效果也没有像拉克丝所说的那么霸道,受到攻击的护盾能量显然被削弱了许多,而且补充的速度相对来说十分缓慢。
只有最初光球通过时能量才能被迅速收集起来,而留在他们身上的烙印却根本比不上光球的效率。
但这对于先锋队来说已经完全足够了!
因为凛冬之爪的人显然没法看出只需要十几下攻击就能破除护盾,他们只看到了耀眼的光以及隐藏其中忽隐忽现的利刃。
而且拉克丝虽然只需要维持几百个烙印,显然对她来说也已经非常艰难了,靠在柴安平胸口的身体正在不断的颤抖,但此时依然很坚强的给了柴安平一个安心的微笑。
“圣光将保佑我们!”
感觉自己受到了神明眷顾的弗雷尔卓德战士奋勇杀敌,眼看着就要杀出一条血路。
柴安平振臂高呼:“随我冲锋!”
他搂紧了拉克丝的腰肢,长刀将所有阻拦者都切成两半。
“殿下,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只有拉克丝听见了他这呢喃一般的话语,并让她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
黑炎上火红之刃随之再度暴涨,柴安平一骑当先主动抗下最多的压力,而且因为拉克丝此时正护持着那颗维系着数百护盾的光球,他们本就是此时战场上最显眼的目标!
隶属于凛冬之爪势力的狂战士和冰裔悍不畏死的向柴安平扑来,沉重的战刃和斧锤砸将而来,还有数不胜数的冰霜魔法笼罩向两人身下的雪狼。
“嗷吼!”
雪狼的不安被柴安平安抚,一股灼热的气息从地下蔓延开去,大量的冰霜能量撞上这股无形的气场之后悄然消融
同时一把长刀将所有攻势尽数化解,只留下一地焦黑的尸体。
柴安平的骁勇姿态成了阿瓦罗萨人最瞩目的榜样,他们发出震天怒吼,眼看着就要冲出这支军队的封锁。
“休想逃!”
已经落到了后方的奥拉夫暴怒,随手扯住一个战士的胳膊,臂膀一振,便将他朝来时的方向丢去。
“嗤——!”
星际刺客
巨力一瞬间就扯断了这个战士的手臂,血液随之泼了一地,还有大量冲锋的阵线被随之撞倒。
“该死!”
一柄巨刃猛地劈向他再次探出的手臂,刀势化作雪原上最凛冽的寒风,黑色的刀刃速度快到了极致。
“铛!”
铁斧和战刃撞在一起,奥拉夫被砸的连连倒退。
泰达米尔癫狂的双眼牢牢锁定他的身形,锯齿大剑得理不饶人飞冲而至,旋转的刀刃带着玄妙的武技“铛”一下再次撞上了奥拉夫手中的斧头。
这名洛克法最强的狂战士不得不一退再退。
“啊!!!”
泰达米尔如疯如魔,黑发甩动,回身再砍!
“铛!”
“铛!”
锯齿大剑的攻势一下比一下沉重,他完全枉顾了身边的攻击,只将奥拉夫当做目标。
一些冰晶箭矢扎进他的胸口,反而更助长了他的凶焰。
“他妈的,这么疯?!”
奥拉夫被砸的浑身气血郁结,胸口火辣,偏偏对于泰达米尔这样疯魔的乱披风回旋劈砍没有任何的办法。
附着了诅咒的斧头都被巨刃砍出了一道道细微的缺口。
奥拉夫虎口皲裂,鲜血渗出,很快就直接流到了手肘,变成几道狰狞的血痕。
血痕很快涌现出一股狂暴的力量,粘附在斧头上的鲜血如同活过来一般,跟斧头上的诅咒融汇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道鲜血刻印。
“狂战之怒!”
等到认为积累到了足够的力量,奥拉夫不再犹豫,双斧交错扣住斩来的大剑,斧面跟锯齿锁在一起。
“呃——”
奥拉夫双臂肌肉涨到极限,强行中断了泰达米尔的攻势。
惹火狂妃 萧萧清歌
代价是胸口上一道深可及骨的斩痕!
“雷霆挥击!”
同时,他用鲜血激活了战斧上最为激荡的能量,一道紫色雷霆随之悍然劈下。
因为被扯住了武器,泰达米尔毫无意外被这道雷霆直接命中。
奥拉夫吐出一口血,咧嘴狷狂的大笑:“想要比发疯你还嫩了点,怪胎!”
这是他利用身体里的诅咒和武器诅咒产生的共鸣,可以激起他身体里一部分的力量!
永尊
要知道,他身体里阻止着他死去的这道诅咒,就连神明都会觉得麻烦!
泰达米尔被电的浑身剧震浑身失去控制,结果一下就被奥拉夫反手荡开大剑,一斧头劈开了肺腑,算是报了一剑之仇。
铁斧狠狠嵌进泰达米尔的胸口,骨头断裂,内脏破碎。
花 都 獵人
“哈!”
鲜血喷在奥拉夫的脸上,引得他一阵狂笑。
接着他又一斧头劈在了泰达米尔的心口。
“结束了!”
“噗嗤——”
巨斧瞬间将泰达米尔的心脏剖成两半,也就是因为蛮王的体魄足够强,否则奥拉夫足以一斧头将他劈成两半!
泰达米尔胸口处的玉石护心镜破碎,他整个人倒飞出去,面目凝滞。
奥拉夫哂然一笑,提着斧头想要上前割下他的头颅让那些阿瓦罗萨人看看跟他们狂战士作对的下场。
“呃——”
倒下的泰达米尔突然捂住心口发出一声压抑的惨叫。
“嚯,这都没死?!”
奥拉夫立刻机警的后退几步。
泰达米尔双手撑起身体,胸口上攒了一小滩血洼,随着他的动作一下子淌到了地面上。
他发出低沉的嘶吼,犹如绝境中的野兽,令人不由自主生出畏惧。
奥拉夫一瞬间回想起了当初在洛克法的雪原上独自面对冰霜之蛇的场景,那是他这辈子最为惨烈的一次战斗,也是他认为距离他所期盼的“死亡”最近的一次。
紧接着他看到自己在泰达米尔身上留下的伤口正在飞速愈合!
“这……?!”
同时对上他视线的还有一双猩红的眼眸!
“我要……杀了你!”
……
在柴安平率领着残存的雪狼骑即将冲出封锁时,远方的雪坡忽然发生了坍塌。
崩塌的积雪很快形成了浩荡的雪崩滚滚而下。
“这……”
如果他们继续向前冲,就会直接被掩埋!
他拧起眉,他从那些积雪里感觉到了魔力的涌动!
杀手宠妃
“这是人为动的手脚……”
他神念飞扫,在他加强检测之后,立刻就发现了诡异的地方……
就如同在地图上忽然检测到了一个个代表生命体的光点,他猛然僵住了,前面竟然还埋伏着一支军队!
三分明月落 不败东方A
出现的光点足有数千,而且生命力异常旺盛。
随着他们的突围,这支埋伏的军队很快出现在了他们的侧方。
一头直立、身高足有五米的巨熊悠然放下了手中的一根雷霆权杖,关闭了隐蔽的结界。
他的脸上流露出显而易见的蔑视,紧接着一头又一头庞大的直立巨熊出现在他的身后。
“吼——”
“熊人族,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