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0si9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洞螟-第七百二十八節 收穫與抵達分享-xg4i1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原来,师弋动用了神仓。
在对方打算自爆的瞬间,师弋直接将其人送入了神仓所形成的空间之内。
神仓这项能力,看似与储物口袋类似。
在不了解的人看来,这项能力所形成的空间,无非就是比储物口袋大一点而已。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网游之仙佛 小小小小刘
储物口袋只能存放死物,而师弋已经不止一次动用神仓能力,将活人送入其中了。
并且,神仓是一项血脉能力。
血脉能力与修真能力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血脉的强弱只与使用者自身的血脉纯化程度有关。
至于,修为、天地元气、流派等等因素,都无法影响到血脉能力的稳定性。
当然,也正是因为血脉能力有着这种略显孤僻的特性,使得血脉能力的后天可塑性变得极低。
以师弋自身为例,就能够看的很清楚了。
各氏族的血脉能力在师弋身上,往往是出道即巅峰,很少有能够进一步提升的。
而修真能力则因为合群的关系,无论是是提升修为。
亦或者是利用咒术、符箓、法器进行增幅,都能够让实力进一步提升。
当然,凡事有弊就有利,姑且不讨论两者之间的成长性。
正是因为血脉能力拥有着这样的惰性,使得外部影响被降到了最低。
而这就使得,神仓能力的稳定性,绝不是一般储物口袋可比的。
当年,鲧氏盗取息壤。
然后将之放入神仓之内,以此要挟尧帝以求活命。
尧帝不受要挟毅然决然的将其人杀死,可是面对神仓其人丝毫办法都没有。
最终尧帝到死,也没能把神仓之内的息壤给取出来。
直至度过了漫长的岁月,爆满的息壤才从内部将神仓给撑破。
由此可见,非主动打开神仓的方式,也只有从内部把它撑破。
而这名领头之人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么,很明显是不行的。
自爆的威力虽大,但是其人一身连骨带肉也不过百十斤而已。
单凭这个量想要将神仓装满并撑爆,当真是个笑话。
秘 愛 成婚
另外,血脉能力天生与天地元气不相融,这也是修真之人无法使用传承血珠的关键。
由此就能知道,神仓所塑造的空间之内,原本就是一个不存在天地元气的空寂环境。
千尋 作品
这种环境之下,对方自爆的威力会被极大的压制,而这正是师弋的目的。
这个时候,师弋在感应到对方已经在神仓之内自爆而亡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等闲下来,可是需要将神仓好一番清理。
这一次师弋随机应变,将敌人挪移了出去,使敌人同归于尽的企图落空。
由此也能看出,能力的强弱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还是看使用者的临阵应变。
面对这样打算拖着自己一起去死的敌人,师弋果断的利用神仓能力进行规避。
然而,正常的对敌之中,师弋一次都没有动用过神仓。
因为师弋知道,许多流派的修士。
都拥有在短时间内,将神仓填满并撑爆的能力。
如果使用的不恰当,反而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冲突,以这伙器道高阶的团灭落下了帷幕。
师弋没有详细询问,对方为什么要袭击自己。
毕竟,师弋也不是没长眼睛。
从这伙人看心协镜的眼神,师弋也能够估摸出个大概来。
总之,就是宝物动人心。
师弋自问已经很小心了,可没想到还是被他们注意到了。
这个时候,师弋不禁怀念起与林傲同行的日子。
其人精通藏匿之术,如果有她在今天这样的事情可能就不会发生。
师弋从来都不是一个自怨自艾的人,略微感慨过后,师弋便大致处理了一下现场。
那些器道高阶的储物口袋,师弋照例全部都收集了上起来。
不过,师弋随意打开看了看,然后一股脑全部都丢进了储物空间。
其实,也的确没有什么可看的。
就像傀道修士的储物口袋里,塞满了傀儡一样。
这些器道修士的储物口袋,也是各式各样的法器居多。
而师弋自己的法器都用不完,并且还都是难得一见的极品,根本看不上一般货色。
唯独在那领头之人的储物口袋里,师弋发现令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没错,在那人的储物口袋之内,师弋发现了那部名为不器诀的秘术。
师弋自己身为冰道修士,面对这器道流派的秘术,不用多想肯定是用不了的。
不过,师弋发现器道与天傀,却有些异曲同工之处。
毕竟,两者都是以法器躯体为主的。
虽然师弋可以肯定,抛开这方面的相似,天傀和器道的差异一定很大。
但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师弋打算借鉴一下这不器诀,看看能不能让天傀变得更加完善。
当然,这一切都要等以后有时间了再说。
鬼王的傻妃 烟雨氤氲
抗战传奇之精英计划
楚武独尊 轮回的蚂蚱
将不器诀放回储物口袋,师弋继续沿着既定方向前进。
这一路上,静下心来的师弋,开始总结起这一战的得失。
这一次,那器道高阶的自爆,让师弋警醒了不少。
修真界之内流派众多,各式各样的秘术杀招,更是多如繁星一般。
张如山、阵天门门主、方剑戟,这些心高气傲的圆觉境修士。
最终栽到了师弋的手上,恐怕他们到死都无法相信。
这其中固然有师弋实力强大的缘故,不过这些人的自负,也是他们败亡的原因之一。
目空一切的人,难免会被脚下的石头绊倒。
师弋虽然拥有傲视同阶的实力,也绝对不能小看了对手。
当然,师弋一直以来也是这么做的。
师弋为何坚持锻体,以及纯化自身精血,本质上就是为了增加自身的容错率。
以这次器道高阶的自爆为例,如果换了其他人,不死也要被炸个半残了。
后悔都来不及,更别说团灭敌人了。
正是有着这样的试错机会,让师弋可以面对各种各样的危险。
而每一战的积累,都会让师弋从经验到实力,不断地进步下去。
…………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师弋也来到了目的地。
除了三天前所遭遇的那次堵截,之后的行程还算顺利。
此时,师弋已经来到了芳国的腹地,而这里也是天渊秘境开启之后的入口。
师弋放眼望去,周围只有一片不毛之地。
禁制、入口,这些东西统统看不见。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如果在没有了解之前告诉师弋,此地乃是一个规模巨大的秘境入口,师弋说什么都不会相信的。
不过,一路上与丰将羽聊过之后,师弋知道此地正是入口不会有错了。
更何况,周围已经聚集了大量的修士。
师弋就算搞错,这些人也不会弄错的。
有了前车之鉴,师弋在来到此地之后,尽量与他人保持着距离。
并且,未免被雁国强敌给认出来。
师弋在到来之前,还提前做了一番乔装。
就这样,师弋一边利用心协镜碎片。
悄无声息的收录周围环境,一边打量着附近的修士。
只见,一个个修真势力星罗棋布一般,驻扎在附近。
虽然一国高阶修士,算起来当真不多。
但是,整片大陆有修真势力存在的国家,总计有十个之多。
像这样百年一次的盛会,能参加的一般都不会错过,这使得此地有一种很拥挤的感觉。
师弋的视力很好,很快就从其中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其中有袁崇海这样的敌人,也有洪阳玉都这样敌友未明之人。
当然,还有像雨妒楼这样的,与师弋关系还不错的人。
师弋甚至还在其中,看到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五雷宗宗主。
这次天渊秘境,将整个大陆上着名的修真势力,差不多都集中在了此地。
能够与这么多厉害的修士同台竞技,师弋的心中不禁有些激动。
当然,除了激动之外,师弋更多的还有警惕。
毕竟,师弋算是熟知内情之人。
师弋知道,这天渊秘境乃是圣胎境修士人为创造的,其目的就是为了收割人命。
黑暗 扎 基
只不过,类似汲魂之地那样的,收割的目标是凡人和中低阶修士。
而天渊秘境则将矛头对准了,价值更高的高阶修士而已。
由此已经表明了,这天渊秘境的危险性。
毕竟,高阶修士尤其是圆觉境存在。
万能数据 鸿尘逍遥
作为修真界明面上实力的顶点,又岂是那么好干掉的。
面对这样一个充满了人为恶意的地方,师弋必须尽可能准备充分才可以。
师弋正想到此处,心协镜碎片也已经将周围的环境,映入了镜面之内。
话说,师弋在一群高手的环伺之下搞小动作,难道就不怕别人发现么。
师弋之所以敢这么做,当然是心中有过计较的。
心协镜碎片不同于一般法器,甚至严格来说,它都不能被称为法器。
因为这块碎片实在是太弱了,弱到根本没有任何攻击和防御能力,甚至连投射幻象迷惑敌人都做不到。
这么弱的法器,整个修真界都恐怕难以找到。
不过,也正是心协镜碎片非常弱小的关系,使得它拥有了投影进梦境的能力。
而也正是这份弱小,让师弋敢肆无忌惮的动用它。
心协镜碎片的记录过程,连些微的波动都不会有。
周围这些高阶存在,又拿什么来注意到心协镜碎片。
不要说将师弋将心协镜碎片藏于暗处,即便师弋将这碎片直接亮出来,放在这些人的脸上。
绝大多数不明真相的人,也只会以为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碎镜而已。
做完这一切之后,师弋收起心协镜碎片,直接选择远离此地。
…………
大半个月之后,丰将羽带着道旗派一行人,不紧不慢的来到了此地。
而这段时间,师弋一直都沉浸在梦境的世界当中。
天渊秘境的难度极大,可以说与以往师弋经历过的秘境,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在梦境当中,师弋一直徘徊在生死的边缘。
虽然梦境并不会给师弋造成实质的伤害,但是不断的重复着死亡这一过程。
哪怕只是虚假的,也不免给师弋带来一些精神上的压力。
而这个时候,丰将羽等人的出现,也让师弋被动的缓了口气。
因为与丰将羽一同前来的,不止有道旗派一行人。
师弋揉了揉有些发涨的眉心,笑着对眼前的熟人说道:
“林傲,我早该想到,你是不会错过这种大事的。”
林傲见了师弋这个老熟人,也开心的笑道:
“那是自然的,像是这样从没经历过的盛会,我自然也是要来掺一脚的。
嘿嘿,这一次我借了舜国烟霄派的光,从他们那里搞到了一个名额。
不过,因为舜国距离芳国太远的关系。
哪怕是抄近路从婵国中转,我也现在才赶到此地。
不过,总算没有迟到。”
对于林傲是怎么和烟霄派扯上关系的,师弋并不关心。
不过,通过梦境师弋清楚,这天渊秘境到底有多危险。
排除林傲对于炼狱峰曾有的一些小心思,对于其人师弋还是当做朋友来看的。
毕竟,两人也是曾在一起出生入死过的。
眼见丰将羽还未离开,师弋便十分隐晦的对林傲说道:
“这秘境的本质与危险性,你我都是知晓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劝你还是再考虑一下为好。”
林傲自然知道,师弋在暗示他真假秘境的事情。
不过,其人笑着说道:
“我已经想好了,拼上一把总好过一直蹉跎岁月。
况且,我也有些赌一把的底气。
自学成仙 祥虎
再说了,看到师弋你也要一同前往,我也安心不少。
你我合作之时,也不是没有闯过这样的难关。”
师弋眼见林傲已经想好了,便没有再继续劝说。
再说了,即便林傲死在秘境之内,其人也有血道躯壳可以重来。
损失的不过是这一具,高阶修为的肉身而已。
就像林傲所说的那样,她确实可以赌一把。
就在林傲说完之后,一直没有离开的丰将羽开口接道:
“此次天渊秘境对于师弋道友而言,恐怕会尤为艰难。
毕竟,秘境本身的凶险只是一方面。
雁国一方的敌人,还在一旁虎视眈眈。
之前,趁着原地休整的空当。
我利用符传联系了几个大势力,如今他们愿意出面调停三国战事。
师道友不妨与我同去,如果此事能成。
对于道友而言,也是有些益处的。
至少,在秘境之内不用担心腹背受敌了。”

iysl7精品都市小说 洞螟討論-第七百二十七節 不器之器與受傷讀書-zub31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但凡映入镜面的位置,皆可转瞬间传送过去。
并且,这个速度并不会比光道修士的光速慢多少。
以这样的速度,剩下这些妄图逃走的器道高阶,又如何能够逃得脱。
就这样,不过片刻功夫。
师弋就追上这些器道高阶,开始了一边倒的屠杀。
另一边,器道一方的领头者,看着人手一个一个的减少。
其人心知,再这么扎堆跑下去的话,可能一个也逃不掉。
于是,其人将心一横,开口说道:
“分散,大家分散开来。”
有此一言,剩下的器道高阶连忙四散奔逃。
不过,现在已经晚了。
原本,这一伙器道高阶人数在二十人上下。
在之前的对轰过程中,已经死掉了近一半的人手。
再加上师弋的衔尾追杀,如今他们的人数不足双十。
这样的数量,又怎么可能逃得过心协镜的锁定。
面对这些分散逃亡的器道高阶修士,师弋的应对十分简单。
只需要优先处理,将要逃出镜面映照范围的敌人即可。
凭借心协镜形同瞬移一般的传送手段,师弋想要截住这些人,可以说是相当轻松的。
而这些器道高阶一旦被师弋近身,他们引以为豪的法器躯体,将变得毫无作用。
皆因为师弋的肉身,要比他们更强。
在师弋屠戮这些器道高阶的档口,这群人当中的领头之人,却不动声色的卸下了他自己的一条手臂。
只见那只断臂犹如活物,直接向着另外一个方面飞去。
做完这一切之后,那领头之人长出了一口气。
不过其人却不敢耽搁,继续向着既定方向逃去。
器道流派的修士,都是一群对法器颇有研究之人。
哪怕是一件从来没有使用过的法器,仅仅只看一眼,他们就能知道这件法器的大致能力。
心协镜身为心器,虽非寻常法器,但终究也不能完全跳出器物之列。
凭借丰富的炼器经验,这些器道高阶通过之前的攻击表现。
大致猜一下心协镜的能力限制,却还是能够做到的。
尤其是师弋本来也没有藏着掖着,全程将心协镜对准了他们一行人。
这种情况下,心协镜镜面限制,很轻易就暴露在了他们的眼中。
既然知晓了心协镜发动能力的前提,需要将目标映入镜中。
那么,这个时候不往镜面以外的位置逃,那才是真的蠢。
只有活腻的人才会做出这种选择,而这些器道高阶明显还没有活够。
不过,如果有心留意的话就会发现。
之前的那个领头之人,其人竟然一直在心协镜的范围之内。
难道其人没有注意到,心协镜这方面的限制么。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毕竟其人能作为这群器道高阶的首领。
那最基本的眼力肯定是要超过手下人的,否则的话如何可以服众。
修真界虽然残酷,但正因为弱肉强食,所以这里也是一个相对公平的地方。
有实力的人,可以在修真界活的很滋润。
如果没有实力之人,被硬抬上一个高位,那么等待他的绝对不是什么好结果。
邪王宠妃,草包五小姐 安家小妞
既然这领头之人不是一个蠢货,那么他为什么要做这种无意义的事情呢。
毕竟,在心协镜的镜面映射范围之内,怎么逃都是没有意义的。
果然,在师弋处理完那些,妄图摆脱心协镜的器道高阶修士之后。
场上活着的,只剩下这领头者一人而已了。
翠袖玉环 卧龙生
虽然不知道对方在心协镜映照范围之内逃窜,有什么意义。
但是,这并不妨碍师弋对其人下杀手。
只见师弋嗖得一下消失在了原地,再度出现时,已经来到了这领头之人的身前。
方一现身,师弋也没有与对方闲扯的心情,抬手就要将对方给干掉。
而这领头之人的表现却十分的异样,在看到师弋的攻击之后,其人根本没有躲避的意思。
在攻击到其人的一刹那,师弋突然听到一声轻微的,犹如琴弦崩断的声音。
下一刻,这领头之人的身体轰然之间炸开。
这爆炸的威力极其惊人,直接将附近的一座山给夷平了,并在地面之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因为芳国地质结构非常特别的关系,在地下蕴藏了大量的海水。
这深坑方一出现,瞬间就被涌出的海水,给填成一座巨大的湖泊。
这领头之人的自爆威力非同小可,直接改变了芳国的地貌结构。
这样的威力,也只有阵道手段才能够达到了。
不过,这领头之人看似牺牲了自身,不过其人并没有死。
就在自爆发生的时候,另一侧一个相反的方向。
一只断臂正在加速朝着,心协镜映照范围之外飞去。
没错,这手臂正是那领头之人在逃跑之前,所提前卸下来的。
趁着这一会儿功夫,这只断臂已经成功的飞出了心协镜的映照范围。
本体的损毁,没有给这只断臂带来丝毫的不适。
只见这断手十分灵活的,在手腕上挂着的储物口袋上摸了一下。
一件又一件的法器,被这只手从储物口袋当中摸了出来。
每当这断手拿出一件法器,那法器便会在手掌的轻抚之下化为一道光影。
以这条手臂的断面为起始,如同垒积木一般,不断地快速拼接着。
不过片刻功夫,这些法器就在断臂的基础上,硬是拼出了一个人形。
女神的特种兵王
在拼接全部完成之后,这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只见,此人四十岁上下正值壮年。
从外表上看,估计没有人会相信,他是由一堆法器所拼凑而成的。
穿梭时空的侠客
虽然这一行器道高阶,包括之前自爆的领头之人。
都黑衣斗笠罩身,使人看不出面目。
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一步。
这壮年人应该就是之前,那自爆的领头之人了。
没错,那领头之人并没有因为自爆而死。
原来,早在一开始的时候。
这领头之人就看出了,想要强行逃离对方的魔爪根本就不现实。
而师弋本就打着全歼对方的打算,自然是优先处理,即将脱离心协镜范围的敌人。
于是,深知这一点的领头之人便反其道而行之,只在心协镜的范围之内假意逃窜。
领头之人没有脱离心协镜的范围,师弋自然会押后处理其人,优先对付其他那些全力逃命的器道高阶。
这样一来,这名领头之人就可以保证,他是活到最后的人。
利用师弋屠杀他同伴的时间,其人的手臂可以尽可能的往远处逃。
以免被自爆的威力,波及到他自己的本体。
没错,这领头之人的本体,乃是那一条断臂。
器道修士以法器为躯体,不过一般情况下,也不是想怎么改就怎么改的。
毕竟,五脏作为人之根本修炼之基,还是非常重要的。
而头颅作为识海与神魂寄身之地,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
正因为如此,一般的器道修士主要替换的部位,也只是四肢而已。
而这名领头之人,显然与一般的器道修士不同。
在他们这一支器道势力之中,有一门名为不器诀的至高秘术。
这门秘术,可以将器道修士的核心,改造成一件不器之器。
只要这个部位不毁,器道修士就可以利用法器,重新将法器身躯给拼合出来。
在不明就里的人看来,颇有种天魔解体一般的感觉。
而这领头之人作为器道势力的掌控者,自然掌握了不器诀,这门秘术的精要。
刚刚,其人正是利用肉身为饵。
保住了身为不器的手臂,从而逃离了心协镜的映照范围。
不仅如此,以法器身躯为底。
其人可以用元晶,在一瞬间将海量的天地元气充入身体。
而法器所构成的身躯,又岂是一般血肉之躯可比。
这意味着其人所引发的自爆,威力非常的强劲。
而此地已经被改变的芳国地貌,已经充分印证了这一点。
这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甚至要比圆觉境修士的全力一击还要强。
而这个时候,其人拖延时间的另外一重目的也达到了。
没错,这领头之人是在等,师弋的报身能力结束。
一直冷眼旁观的他早就发现了,师弋每次发动能力,都是在报身状态之下。
没有报身能力,再加上双方不足三个身位的距离,想躲都没有办法。
搞不好,那一击绝强的自爆,已经把对方给炸死了。
一念及此,这领头之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过,其人并没有停下飞逃的身形。
之前,师弋的无情杀戮,已经让其人骇破了胆。
再加上师弋强横的肉身,其人真不敢确定有没有成功。
这个时候,这领头之人谨慎的选择,继续远离此地。
毕竟,那心器虽然惹人眼馋,但是也要有命用才可以。
万一对方没有死,仅凭那件心器他注定就不是对手。
而此地少有人经过,等脱身之后将此事告知来参加天渊秘境的提挈教,亦或者奏国皇室。
痞子救世主 龙恩
该捞的好处,到时候也能在须臾山里补齐。
打定主意之后,这领头之人的速度再快三分。
最 佳 女婿 林 羽 江 顏
径直向着芳国的中心地带,也就是天渊秘境的入口方向飞去。
然而,其人没有注意到的是。
一双巨大的黑翼,无声的吊在他的身后。
那翅膀每一次扇动,都会将两者之间的距离拉进不少。
直到这对黑色羽翼逼近,这领头之人才如梦初醒一般发现了不对。
当他回头去看时才发现,那一对黑色羽翼之下的,可不正是师弋。
急于追逐此人,师弋甚至没来得及处理身上的伤势。
这领头之人猜的没错,师弋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确实是伤在了刚刚的自爆之下。
好在暴增的灵巧,配合上火属性螟虫基于本能的避险能力。
让师弋没有遭受到足以致命的攻击,成功的在自爆当中活了下来。
不过,师弋的右手以及左腿,都折损在了爆炸当中。
就连师弋的侧腹都被炸开了一个洞,此时甚至能够看到其中的内脏。
这样的伤势对于他人而言,完全可以用危重来形容。
不过,对于师弋来说。
只要自身没有当场死亡,什么样的伤势根本就无所谓。
只见师弋在激活了银粟报身之后,直接用左手按在右臂断口处,然后猛得一扯。
一条全新的手臂,就这么在瞬间被师弋从断面当中拽了出来。
师弋稍微活动了一下新生的手臂,满意的点了点头。
而亲眼看到这一幕的领头之人,直接陷入了震惊之中。
他一直都以为,似他这样的重组身躯,已经是很夸张的能力了。
然而,对方拼接起身上的缺失零件来,竟然丝毫不比他慢。
血肉之躯和法器躯体的重组难度,完全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更何况,对方这完全就是无中生有。
而他随身携带的法器如果用光的话,那也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这领头之人又哪里知道,师弋海量的精血,结合银粟报身能力。
方才展现出了,这近乎于夸张的回复能力。
哪怕换上另外一个拥有银粟报身的修士,也绝难达到师弋这样的恢复速度。
不过眨眼功夫,搁在他人身上能要半条命的伤势,就已经完全恢复了。
这个时候,那名领头之人心知已经逃不掉了。
于是,其人直接展开了决死反击。
然而,除了那自爆的强大威力,确实出乎师弋预料之外。
这领头之人本身,又怎么可能是师弋的对手。
这领头之人越打越绝望,他发现常规手段根本无法伤到对方。
领头之人知道,他已经没有生离此地的希望了。
不过,其人还是利用不器诀。
结合储物口袋当中的法器,硬是与师弋僵持着。
这领头之人着实是个狠角色,其人一直拖到了师弋报身能力结束,然后直接扑到了师弋的身上。
修梦成仙 暮笑轻歌
很明显,其人是打算故技重施。
用自爆的手段,拖着师弋一起同归于尽。
通过之前师弋的伤势,这领头之人已经可以确认,师弋也是会受伤的。
这一次,不给对方腾挪的空间,应该可以直接把对方给炸死。
然而,其人想的虽好。
但是已经吃过一次亏的师弋,又岂能再次中招。
就在此人选择自爆的瞬间,师弋略施手段,直接让他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