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正德崛起-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你可願意展示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正德崛起
因为方才他清晰的看到。
相对于姜三千户和谭小四两人的自然。
徐宁在突然由静转动之时,差一点踉跄栽倒。
要不是一旁姜三千户出手轻拉了一下徐宁的话,没准他就得当众出丑。
不过看眼下这般局面,方才在房间之中所发生的种种,应该是和自己之前所猜想的差不太多。
要不然徐宁堂堂皇上派遣过来的总兵,跟着姜三千户两人学什么立正啊!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想到这里的朱厚照,将笑容收敛之后,神情恢复淡然威严的他,冲着堂下的三人轻声说道:
“三位爱卿平身就是!”
“谢殿下隆恩!”
三人齐齐谢恩之后,姜三千户和谭小四两人,率先站起了身形,可是一旁的徐宁,还依旧跪伏在地。
朱厚照见到这般情形,眉宇之间稍稍露出疑惑神色的他,将目光落在了地上的徐宁身上,接着轻声开口问询道:
“徐宁,你可是有话要奏禀!”
跪在地上的徐宁,此刻两颊通红,因为听到朱厚照问询的缘故,神情也开始变得有些惶恐和尴尬起来。
稍稍沉默了几息之后,徐宁倒是直性子,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实话实说道:
“启禀殿下,微臣方才看到身旁的两位站姿很利落,所以就在旁边学了一会,也许是因为没有掌握技巧的缘故,所以微臣……微臣……腿麻了!”
徐宁结结巴巴说了几句之后,终于将最难为情的话语说了出来,伴随着他话语的说出,徐宁的脸色开始变得越发通红不说,更是跪在地上一动不动起来。
朱厚照听闻到徐宁这般答复,神情顿时一脸愕然,原本淡然的模样更是瞬间消散皆无,眉宇之间出现笑颜的他,冲着一旁的姜三千户和谭小四两人说道:
“你们两人,搀扶他一下!”
姜三千户和谭小四两人,听闻到朱厚照的旨意之后,赶紧上前,一左一右,很快就将徐宁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此刻的徐宁,满面通红,眉宇之间更是尴尬不已,想要开口解释几句缓和一下眼前的气氛,可是话语却根本不知道该从何出口。
就当徐宁站立当场不知所措之时,坐于椅上同样忍俊不住的朱厚照,对着面前的徐宁说道:
“徐宁,本宫问你,若是将你调至西苑千户所之中,你想担任何职?”
正局促不已的徐宁,听闻到耳旁传来的话语声后,神情顿时就是一愣,朝着朱厚照看了一眼之后,又朝着左右搀扶他的姜三千户和谭小四看了一眼。
而与此同时,之前和姜三千户所交谈的种种,更是瞬间浮上了心头,开始出现在了徐宁的脑海之中。
西苑千户所取消了,变成虎贲军了。
此刻又同时召见了他和身旁的这两人,在加上方才太子殿下那句问询的话语,徐宁的心中已经隐隐约约猜测到了什么。
想到某种可能的他,心中微微有些失落之余,也瞬间因为可能成为西苑千户所的一员而感到欣喜,情绪快速转变的徐宁,在几息之后,躬身拱手面向朱厚照,开口说道:
“启禀殿下,微臣不想担任任何职务,只要能让卑职进入西苑千户所中,成为殿下的亲卫,就已经是莫大的信任和荣幸,所以卑职不要任何职务,只希望西苑千户所接纳微臣。”
说完这句话的徐宁,似乎是要表示自己态度的坚决,干脆直接跪伏于地,俯首向着朱厚照表起诚心来。
朱厚照见到他这般模样,面上倒是并未露出什么神情,之所以如此对待徐宁此人,是因为朱厚照相信,弘治皇上在得知到自己将要练兵的想法后,肯定不会派来一个平庸之辈。
所以本着惜才的念头,朱厚照才会这般言辞,否则一道旨意下去,你纵使有别的想法念头,也要乖乖给本宫老老实实的。
另外还有因为这虎贲军乃是火器卫所,朱厚照更是想将其培养成一个上下一心的存在,唯有这般,才不会给那些蛇鼠之辈,以可乘之机。
正是因为这诸般缘由,所以朱厚照在见到徐宁跪倒在地之后,并未让他平身,而是就势徐徐说道:
“本宫此次请旨父皇,将你们这五万兵马从京师调来,主要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让你们来此充当护卫,而是本宫想新建一支军伍,一支如西苑千户所一般,全部使用火器的军伍。”
朱厚照话语不急不缓,跪在地上的徐宁,听闻此言之后瞬间瞪大了眼睛,如若他之前的想法还只是猜测的话,那眼下在听闻到朱厚照的这般话语之后,他已经肯定,最后的结果,十有八九就是自己之前所猜测的那一般。
熱門都市小說 正德崛起-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你可願意推薦
想到这里的徐宁,乖乖跪伏在地的同时,更是不敢露出丝毫的异动和异样,生怕被太子殿下误解误会。
而坐在椅上的朱厚照,话语在稍稍停顿了几息之后,继续说了下去。
“可是汝等这五万余人,虽然有神机营在内,但是说句实在话,在你们这些人中,对于火器的了解,又有哪人能比得上本宫!比得上本宫所设立的西苑千户所!
所以在接下来的诸般训练当中,尔等差不多就与重新开始无异。
故而此次新组建的虎贲军,诸般职位,尽皆以西苑千户所为主,尔等只为辅佐,后续若有上进之辈,本宫自然也不会视若无睹。
徐宁,本宫这么说,你可否明白。”
徐宁听闻到朱厚照的这般言语,心中在方才已经有所预料的他,这次没敢有丝毫的迟疑,直接开口说道:
“微臣明白,微臣愿意以一个小兵的身份,从头学起!”
朱厚照听闻到徐宁这般言语,盯着他稍稍看了几息之后,继续说道:
“小兵也可,本宫也相信父皇的眼光,也相信你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既然如此,那本宫就成全你,将你暂时降为一个小兵,接受西苑将士的训练。
而在你身旁的这两位,分别就是虎贲军的总兵姜三,和副总兵谭小四。
待会他们将会带领着原西苑千户所的一众士卒,接管你等军伍,开始接下来的训练!”

r95a9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正德崛起討論-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拍錯馬屁-b6ech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正德崛起
孙指挥使满面严肃。
看向刘瑾的眼神,突然变得肃穆了许多。
现在的他,隐隐约约已然开始有些明白过来。
方才刘瑾所言的那‘令行禁止’,到底是什么意思。
坐于马上的刘瑾,见到孙指挥使这般神情变化之后,知晓他已经理会到了这四个字的含义,在稍稍沉吟过后,继续说道:
“正是因为西苑千户所的一众兵丁,将令行禁止这四个字做到了极致。
所以方才能这般与众不同,这般出类拔萃,庖丁解牛是因为手熟。
但是他们,却已经可以将诸般动作,做到完全是下意识的程度。
这般情形之下,你还认为这句令行禁止,仅仅只是一个全天下军伍都会的事情吗?”
刘瑾出言发问,跪在地上的孙指挥使,却是忍不住摇头,要是这般一对比的话,他之前所认为的令行禁止,在刘瑾的这般形容之下,就仿若成了儿戏一般的存在。
已经意识到了什么的孙指挥使,突然沉默不语起来,眉宇之间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刘瑾见到对方这般模样,知晓对方已经从自己方才所言之中有所领悟,所以刘瑾也并未出言打扰,驻马静静坐在一旁,即没有离开,也没有出言召唤,似乎生怕打扰了孙指挥使的思索一般。
时间慢慢流逝。
孙指挥使的神情,渐渐从迷茫之中回过神来。
似是想通了什么的他,面上带着喜色的同时,更是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而与此同时,因为跪了许久的缘故,孙指挥使感觉膝盖处冰凉一片不说,酸麻的感觉也瞬间传了过来,顿时让孙指挥使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
“想明白了?”
嗯?
龙血圣皇
孙指挥使稍稍一愣,接着快速反应过来的他,抬头朝着对面的刘瑾望去。
见到刘瑾在一脸笑意朝着自己张望后,孙指挥使面露感激之色的同时,赶紧抱拳对着刘瑾呼喝道:
“末将谢刘公公提点,刘公公大恩大德,末将永生不忘!”
“嘿嘿!”
刘瑾听到孙指挥使这般言语,嘿嘿一笑的同时,接着冲他说道:
“还跪着干什么,快起来吧!”
这一回的孙指挥使没有拒绝,在听到刘瑾的话语之后,神情严肃的行了一礼的他,靠着双手撑地的力道,方才站立起来。
可是虽然是站起来了,但是双腿酸麻的感觉,不仅没有散去,反而却开始变得越发厉害起来。
刘瑾看着他静静站于原地,稍稍一想就明白了缘由,目光朝着孙指挥使双腿上看了一眼的他,开口问询道:
“腿麻了吧?”
孙指挥使尴尬的笑了一下,点头应是。
刘瑾见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冲着面前的孙指挥使,一脸调侃的说道:
“孙大人啊,论行军打仗,咱家肯定是不如你,但是若论这些事情,你们可是比咱家这差远了,想当年刚刚进宫的时候,也是天天不习惯啊,那时还干过偷偷往膝盖那里絮棉花的事情。
不过后来时间长了,也就慢慢习惯了,如此一来,又应了咱家方才所言的庖丁解牛唯手熟尔一句!”
对面的孙指挥使,听闻到刘瑾这般自圆其说的话语,神情愕然之余,细细琢磨之下,倒是也觉得颇有道理。
所以在稍稍呆愣之后,竟然也一脸认可的点了点头。
坐于马上的刘瑾,倒是没注意到孙指挥使的举动,此刻的他,正在眺目朝着远方望去。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原本的车队,如今都已然开始变得渐渐模糊起来,估计要是再耽搁一段时间的话,没准连对方的踪影,都该看不清了。
意识到离开队伍有些太远的刘瑾,眺目朝着四周望了一眼,见到附近除了远处还有十来名兵丁护卫在旁后,再也未见其他人影。
刘瑾收回目光的同时,又将目光落回到了面前的孙指挥使身上,这么会的功夫过去,孙指挥使已经开始在原地轻轻活动起来。
刘瑾见到这一幕,直接开口问询道:
“孙大人,你现在可否能骑马吗?如若可以的话,吾等还是先行追上车队吧,要不然在这般继续耽搁下去的话,吾等就要连车队的踪影都看不见了。”
孙指挥使听闻到刘瑾的话语,转头朝着远处车队离去方向看了一眼,答应了一声之后,直接翻身上马。
刘瑾见状,双腿一夹马腹,接着挥舞马鞭的他,顿时就快速朝着前方的车队奔驰起来。
而稍稍落后一步的孙指挥使,赶紧紧随其后,一边追赶一边冲着远处护卫的兵丁挥舞了一下手臂。
于是原本候在远处的那十数名兵丁,也开始加快速度,朝着两人这边靠拢过来。
凛凛寒风,迎面袭来。
言情 小说 限
和京师那般干冽的寒风还不相同。
高丽因为国土东西两端均是海洋的缘故。
此刻这凛冽的寒风,已然可以穿透外面厚重的棉衣,直达心肺。
原本只是出来透口气的刘瑾,也没有想到会发生后续的那般情况,再加上这阵子策马奔驰的缘故,他也感觉有些瑟瑟生寒起来。
而紧随在刘瑾身后的孙指挥使,面上遍布兴奋之色,心中已然开始琢磨,接下来该如何训练手下兵丁,方才能让手下的军伍,可以达到刘瑾所说的那般地步。
车队弯弯曲曲,一路朝着汉城的方向行去。
亲与情 变黄孤狼
因为顺着高丽官道前行的缘故,在赶路的途中,不可避免的会遇到高丽的郡府城池。
若是之前,众人肯定心中无底,避之不及,不过自从有了之前姜三千户所言之后,众人倒是坦荡了许多。
虽然外松内紧,依旧在防备着意外的发生,但是相比之前忐忑不安的局面,此时已经好上了许多。
但是即便如此,孙指挥使依旧没有因为外在的变化,而疏忽大意,游走在队伍前后的他,不断叮嘱那些心生懈怠的兵丁,让他们打起十万分的精神,做好应对一切的准备。
和孙指挥使这般紧张的情况不同,马车之上的众人,在看到一个个主动上前奉承巴结的高丽官员后,众人心情越发放松的同时,浓浓的自豪感,瞬间开始充斥于脑海之中。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傲世炼魂师
要知道在来高丽之前,众人任谁也没有想到过,仅仅只是大明的子民,在高丽这般番邦异域,居然也开始化身成了高贵的存在。
此刻他们看着这些不断聚拢上来,神情或谄媚、或尊敬看向自己的一众高丽官员,心中充满自豪的同时,神情也开始变得越发端庄肃穆起来。
因为他们知道,在这一刻,他们不再是普通的大明百姓,不再是普通的东宫讲师,他们所代表的,是他们身后的大明,是这些高丽官员眼中的宗主上国!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要维护住大明宗主上国的荣耀,他们的所言所语,更是一切要以大明的利益为先。
想到这里的众人,心情激动的同时,更是感觉肩上的担子,开始变得越来越重了起来。
……
高丽之中。
刘瑾等人,为了早日完成朱厚照所交代他们的任务,正快马加鞭朝着汉城的方向疾驰着。
一禽定音 北倾
而此刻的天津卫城之中,经历了三个日夜不停的工作后,在志远书局负责印制教材的谷大用,终于完成了任务。
待十万本书册全部印制并装订完成之后,谷大用一边安排人打捆的同时,更是让人将这些书册,以百本为单位,外面用油纸包好,以防在运输的过程中,让这些书籍沾染了水汽,继而破坏了里面的内容。
看到任务终于完成,谷大用也是松了一口气,在院落之中不断走来走去的他,高声催促着一众面带疲惫的奴仆小吏,让他们再加把劲,早一点将眼下这些书册全部打包完毕。
在志远书局的外面,谷大用从陈远处借调过来的兵马和护送队伍,已经全部准备妥当,就等着书册装好之后,即刻开拨火速运至高丽,以免得耽误了太子殿下的诸般安排。
志远书局的后院之中。
谷大用还在来回奔波着。
呼喝和催促的话语声,更是不断从其口中冒了出来。
“你们装订的那边速度快点,这边打包的已经快要完事了,在过百十来息的功夫,就该没书打包了!”
“孙力!你赶紧带人,把那印版的活字全部清理出来,另外检查院落之中的所有角落,务必确保不留丝毫文字在这志远数局当中,检查一遍怕有遗漏,那就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
“还有李六,你们那队怎么那么磨蹭,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才出来这么点,什么?油纸不够,那之前的油纸是谁采购的,赶紧让他出去购置啊!
哦!对了,现在是全城戒严,若是找不到人的话,那就直接把铺面砸开,先把油纸弄来,剩下的账,等日后再算就是!”
谷大用高声呼喝,声音更是不断在院落之中的各个方向传来。
伴随着谷大用的催促,院落之中的众人,也开始变得越发快速起来,小半个上午的时间过去,院落之中的众人,终于合力将这书册全部打包完全,装车将其送离了天津卫。
城门口处。
缠火 露茜
谷大用站立于城门之外。
遥望着远处已经渐渐没了踪影的车队。
深深呼出一口浊气的同时,忍不住喃喃自语道:
“希望能来的及,可千万不要耽搁了太子殿下的大事啊!”
在其身旁的小太监,听闻到谷大用的喃喃自语后,忍不住出言宽慰道:
“公公,他们也只是刚刚离开三日而已,这么远的路程,没准他们也只是刚刚进入高丽也说不准,所以公公您不必忧心,这边方才您已经叮嘱过那个负责押送的百户他人了。
他会知晓事情轻重,路上定不会耽搁的!”
谷大用听闻到小太监的话语,叹息了一口的他,缓缓说道:
“但愿如此吧!”
说实话,谷大用该做的,该抢的时间,只要他能想到加快速度的办法,都一一尝试过了,三天的时间里,他的睡眠时间,还没有以往一天的时间多。
虽然肥胖的身体未见丝毫消瘦的迹象,但是眼眶确实是有些凹陷起来,双眼之中,更是布满了红血丝。
一脸疲惫之色的谷大用,站立在城门处,直到再也看不清楚对方的身影后,谷大用方才转身朝着城门里面走去,接着坐上马车,开始朝着太子殿下所在的府邸奔去。
如今太子殿下交代的任务已然完成,谷大用也是时候返回去复旨,回到太子殿下的身边,继续服侍太子殿下了。
马车缓缓行驶,纵使天津卫的街道之上没有行人经过,可是这马车依旧是慢慢行进,没有一丝着急的模样。
此刻驾车的车夫,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了,这个新来的车夫,因为听闻到了之前那个车夫被贬走的缘由,所以他赶起马车,又慢又稳不说,行进的时候,更是尽量避开一切坑坑洼洼的地段。
如此一来,倒是颇合谷大用的心思,现在他即便是坐在车厢之中,屁股上面的伤处也不会感觉到疼痛。
马车就这般缓缓而行,在东拐西拐之后,太子殿下在天津卫的府邸,终于出现在了街道的尽头。
车夫慢慢将车赶过去之后,停稳停好之后,快速跳下马车,将板凳等物全部准备妥当,方才轻轻敲了敲车厢的木门,开口说道: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公公,到地方了!”
坐于车中的谷大用,听闻到外面传来的话语声后,轻声应了一下的他,就用手敲了敲车门,接着站在外面的车夫,就快速上前,帮着开门掀帘起来。

仔细小心的动作,更是颇合谷大用的心意,看向面前车夫的目光,也开始变得越发满意起来。
这名车夫在将谷大用搀扶走下马车之后,见到谷大用身上微微粘了一些灰尘的他,一脸殷勤的直接扯下别在腰间的抹布,抬手就在谷大用的身上帮着敲打起来。
谷大用见到对方这般动作,神情满意之余,就要开口夸赞对方。
可是哪想到谷大用的话语还不待出口,眼睛就猛然瞪大了几分,接着牙关紧闭的他,更是忍不住倒吸凉气。

drb6a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正德崛起》-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令行禁止讀書-wzftk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正德崛起
刘瑾见到孙指挥使这般模样。
因为姜三千户等人刚刚离去的他。
到是也想找个事情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阴阳诡探 夜魇
所以此刻当他看到孙指挥使点头确认之后,眉毛一挑的他,更是随意的和索道:
“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
原本正欲离去的孙指挥使,忽然得到刘瑾的允许,神情变得激动之余,一时之间更是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了。
就这般稍稍沉吟了片刻之后,紧皱眉头的孙指挥使,干脆也没再遮掩,躬身对着刘瑾施了一礼之后,虚心请教道:
“末将有一事不明,还望刘公公能帮忙解惑。”
“说!”
刘瑾话语干脆,在听闻到孙指挥使的话语之后,直接说道。
驻马站于旁边的孙指挥使,面上的神情顿时变得一喜,对着刘瑾又拱手施了一礼的他,有些好奇的问询道:
“敢问刘公公,方才那些西苑千户所的众人,称呼您为‘教官’?他们是您训练出来了?”
孙指挥使说完这句话语之后,一脸期颐的看向刘瑾,静静的等待着他的答复。
而这边的刘瑾,在听闻到孙指挥使的问询,眉头稍稍一皱,神情怪异的朝着孙指挥使看了一眼之后,没想到他问出这个问题的刘瑾,当即否定道:
“不是!”
说完这句话语的刘瑾,看到对面孙指挥使那瞬间变得失落的神情,想了想后又补充道:
“整个西苑千户所的训练计划,甚至是训练方式,全部都是太子殿下提出并制定的,咱家一个奴婢,所做的也只是在旁监督他们的实施罢了。
最开始的时候,一些动作的走法和例子,是由咱家来做,所以这帮家伙一来二去就开始称呼咱家教官。
不过说实话,对于这层身份,咱家是一直不认可的,咱家一直认为,他们真正的教官是太子殿下,若是没有太子殿下的悉心传授,他们又怎么会有现在这般成就。
没准还是像以前那般,老老实实的在皇城之中充当宫中护卫呢。”
站立对面的孙指挥使,在听到刘瑾话语说完之后,知晓了这里面缘由的他,一副恍然大悟神色的同时,看向刘瑾的目光,更是仿若在放光一般。
按着刘瑾刚才所言,西苑千户所的士卒之所以称呼他为教官,就是因为刘瑾曾在他们的训练中,负责将太子殿下所教授的动作传授给他们。
这般说来的话,岂不是说整个西苑千户所训练的种种方法,面前的这个刘公公全部都会!
想到这里的孙指挥使,神情开始变得兴奋不说,更是越发激动起来,一脸热忱盯着刘瑾的他,忍不住开口确认道:
“若是按着刘公公这般来说的话,岂不是说西苑千户所训练之时的种种,刘公公全部如数家珍!”
刘瑾听闻此言,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是当然!”
刘瑾此言一出,对面的孙指挥使顿时变得更加激动起来,快速跳下骏马的同时,更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抱拳对着刘瑾开口说道:
“末将有一不情之请,还望刘公公成全!”
谢谢你成为我生命的一道光
正坐在马上回忆过往的刘瑾,见到孙指挥使的这般动作之后,神情猛的就是一惊,再加上听到他方才出口的话语,刘瑾心中微转之下,就已经大概猜测到了端倪。
所以他在见到孙指挥使跪伏于地之后,一时之间并未言语,就这般静静的看着地上的孙指挥使。
天才 高手 小說
孙指挥使跪在地上,双手抱拳的他,在说完话语之后,久久不见刘瑾回答,以为是方才自己所言太过急促,对面的刘公公没有听清楚,他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作势就要继续将方才的话语大声重复一遍。
可是他的话语还没待出口,静静坐于马上的刘瑾,突然轻咳了一声,生生打断了孙指挥使的话语不说,轻轻的话语声,更是随后而至。
知书传:丫鬟要逆天
“孙大人,你是不是想求咱家,让咱家将那训练西苑千户所的办法告知给你?”
跪伏在地上的孙指挥使,正欲开口的他,忽的听闻到刘瑾的话语,脸上的神情在一滞之后,顿时就将头点的仿若捣蒜一般,满面期待的神情,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刘瑾,期望得到他的传授。
对面坐于马上的刘瑾,在见到孙指挥使这般举动之后,顿时就是一抹苦笑,没有回答孙指挥使问题的他,而是对着他开口反问道:
萨诺亚舰娘领域
“咱家问你,这教授的方式方法,全部都是太子殿下提出并制定,你认为咱家一个服侍殿下的奴婢,有多大的胆子,敢私自将殿下所传授的东西外传?”
“呃……”
孙指挥使原本兴奋激动的神情,在听闻到刘瑾此言之后,瞬间变得愕然呆滞起来。
大脑快速转动了一下的他,神情在呆滞过后,又开始变得苦涩起来,事实就如方才刘瑾所言,这可是太子殿下所教授的东西,没有太子殿下的旨意到达,谁敢外传?
想到这里的孙指挥使,神情开始变得沮丧起来。
骑马站于一旁的刘瑾,见到孙指挥使这般神情,深吸了一口气的他,看着还傻傻跪在地上的孙指挥使,在叹息了一口之后,看着孙指挥使轻声说道:
“别跪在地上了,起来吧,虽然那些东西不能教你,但是有句话,咱家倒是还可以说的。”
正跪在地上沮丧不已的孙指挥使,听闻到刘瑾的这句话语之后,猛的抬起头来,一脸期待的看向刘瑾,抱拳拱手问询道:
“末将斗胆,还请刘公公赐教!”
刘瑾见到孙指挥使这般作态,深吸了一口气的他,缓缓说道:
“令行禁止!”
孙指挥使跪在地上,目不转睛的抬头望向刘瑾,双手依旧还在保持着抱拳姿势的他,静静的等待着刘瑾的下文。
可是几息的时间过去,刘瑾就好似已经将话语说完了一般,除了这句‘令行禁止’之外,居然再就没了其他的话语。
见到这一幕的孙指挥使,期待的神情开始渐渐变得诧异不说,因为疑惑和不解的缘故,眉头也开始渐渐皱了起来。
到了最后,实在忍受不了心中疑惑的他,索性直接冲着刘瑾开口问询道:
“敢问刘公公,就是这‘令行禁止’四个字?”
刘瑾点了点头,十分确定的开口说道:
“没错,有了这四个字,就已经够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刘瑾在说完这句话语之后,倒是没有注意到地上孙指挥使那失望的神情,反而坐在马上自顾自的说道:
“咱家经历了两次训练,在没有事情做的时候,咱家也曾琢磨过太子殿下的训练之策,总结来总结去,还是太子殿下当初金口玉开所言的这句‘令行禁止’,才是他那一切训练的核心。
也正是因为‘令行禁止’,方才铸就了西苑千户所的辉煌。
当然,他们手中所握的火器,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但是有一点咱家可以保证,那就是在相同人数相同兵器的前提下,最后的胜者,依旧还是西苑千户所。”
刘瑾越说心中越发自豪,所言所语更是发自肺腑。
而原本对于这四个字不屑于顾的孙指挥使,在听到刘瑾这般夸奖之后,眉宇之间带着不解的他,忍不住开口问询道:
“就因为‘令行禁止’?”
刘瑾听到问询,十分肯定的点头了点头,出言确认道:
“没错,就是因为‘令行禁止’!”
听到刘瑾这般斩钉截铁的话语。
跪在地上的孙指挥使一时之间也开始变得迷惘起来。
刘瑾都这般说了,肯定不是故意戏耍与他,这里面肯定是有他的缘由所在。
但是到底是因为何故,孙指挥使却有些想不明白。
要知道说到令行禁止,整个天下的军伍之人,谁不是令行禁止,若是做不到这一点的话,又怎么配得上军伍之人的称号?
可是让孙指挥使想不明白的是,就是这么一个普天之下,所有军伍之人尽皆知晓的答案,却被太子殿下训练出了一支强兵!
那不成这四个字里面,还有什么是自己所不知晓的吗?
苦思冥想了许久的孙指挥使,没想出其间缘由的他,忍不住又将目光放到了前面的刘瑾身上,满面不好意思的他,对着刘瑾抱拳拱手,接着试探着问询道:
“刘公公,请恕末将愚钝,您所言的这四个字,末将感觉天下的所有军伍之人都能做到,可若是达到西苑千户所那般地步,末将感觉,应该不仅仅只有这令行禁止四个字吧?”
孙指挥使说完话语,就注意盯着刘瑾的神色,心中更是做好了一旦刘瑾恼怒或者不悦,他就立刻改口的准备。
坐于马上的刘瑾,今日的心情不错。
所以在听闻到孙指挥使的问询之后,眉宇之间倒是未露出恼怒的神色。
仔细打量了孙指挥使片刻的他,在稍稍沉吟之后,并未直接回答孙指挥使的问询,而是开口反问道:
“你问这些干什么?”
孙指挥使听到刘瑾的问询,神情在稍稍一滞之后,就脱口而出道:
“末将询问此事,当然是想训练手下兵丁啊!
虽然都说马革裹尸、战死沙场,但是谁家不是娘生爹养,谁又不想在战场之上平安归来。
旁的不言,就说末将的父亲,当年就是死在了平剿女真的战事之中,所以末将自从子承父业,投身军伍以来,虽然并未经历过太大的战事。
但是末将平日里所思所想,还是想着如何能将手下的兵丁训练的更加强大。
届时就算是真有战事发生,今日的种种磨炼,也会让他们在战场之上多出一丝存活的机会。”
孙指挥使一番话语快速说完之后,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的刘瑾,清澈的眼神,看不出丝毫说谎的模样,就仿若方才那些话语,全部都是发自肺腑一般。
坐在马上的刘瑾,听闻到孙指挥使的话语,也是微微有些愣神,盯着他看了少许之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的他,冲着面前的孙指挥使开口说道:
“你能有这般想法,咱家虽然不是军伍之人,在听闻后也是倍感欣慰。
不过对于你想知道的答案,咱家实在是不能告知与你,但是若要咱家来看的话。
你若是能将那‘令行禁止’四个字做到极致的话,也未尝不是一条强兵之道。”
“可是……”
血神系统 风无影踪
孙指挥使听闻到刘瑾又是这般说辞,面露不解之色的同时,下意识的就想要将自己的疑惑说出来。
可是他的话语还没待出口,坐于马上的刘瑾,直接挥手打断了孙指挥使的话语不说,更是快速说道:
萌萌纯爱:校草大人万万岁
“没有可是!”
刘瑾说完这句话语,似乎是感觉自己话语有些生硬的他,在稍稍沉吟了几息之后,看着地上的孙指挥使,开口补充道:
“你以为你所谓的令行禁止就是极致了吗?
那你若有机会的话,一定要亲眼看看,西苑千户所他们是如何战斗的。
唉!”
刘瑾话语突然一停,眉头一皱的他,似是碰到了为难的地方一般,在轻轻的叹息了一口之后,目光又转回到地上的孙指挥使身上,声音变得缓和之余,继续说道:
“你也起来吧!别跪在地上了,看你也是一心为公,咱家今天就多说两句,大不了回去之后,咱家亲自去向太子殿下请罪就是。”
刘瑾说到这里,神情开始渐渐变得严肃起来,看着对面依旧没有起身的孙指挥使,倒是也没有再继续强求,而是肃声说了下去,道:
“莫要拿你所以为的那些令行禁止,来和西苑士卒所要求的令行禁止来相提并论。
他们所谓的令行禁止,那是面对刀山火海,都不待有丝毫迟疑犹豫的令行禁止,你可以做到吗?
他们所谓的令行禁止,是哪怕明知前路必死,但还是会一往直前一直走下去的令行禁止,你可以做到吗?
他们所谓的令行禁止,是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还会因为军令,而强行为之的令行禁止,你可以做到吗?”
伴随着问询的继续。
刘瑾的神情开始变得越发严肃。
话语声中,更是仿若带有金戈之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