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起點-第四百三十章 我想復出閲讀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忽然,卧室的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卓沁想了想,还是有点不太放心,主要是因为刚刚夏岑兮回来时候的状态,实在是不太对劲。
“岑兮?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开开门,有什么事跟我说一下好不好?你这样我们都会担心的。”
她自然是想办法搪塞了安宁,可是也知道,如果搬出安宁来,才能更容易的让夏岑兮给自己开门。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就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
像是怕她反悔似的,门才刚开开,卓沁就挤了进来。
上下打量了一下夏岑兮,这才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你都不知道,我快被你吓死了!刚才你进来的时候,表情像是生无可恋一样。”
夏岑兮楞了愣神,自己竟然那么明显吗?
那……靳珩深会不会也看出来了?
“别担心,就算是为了安宁我也不会做那种傻事的。”
夏岑兮也知道,自己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个人听自己倾诉,不然的话,她一定会把自己憋出毛病来的。
而卓沁,毫无疑问的就是最好的人选。
“卓沁,我今天,跟靳珩深做了一笔交易。”
虽然是单方面的,可是夏岑兮就是不想说的那么真实。
“交易?什么交易?他让你做什么了?”
卓沁一下紧张了起来,不过更多的还是兴奋!
如果靳珩深把她留在了身边,到时候岂不是他们两个就能更快的和好了吗?
不过这样的心思她可没有敢直接表现出来。
“也不是,只不过是答应了他去环纳上班,而且是给他做秘书。”
夏岑兮声音低低的,让人听不真切她的情绪,但是卓沁知道,她回来的时候的状态,想必并不是完全的抵触的。
“这也算是不错,可是只是换了地方工作,你……你干嘛这幅样子。”
吓得她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
“我总觉得,靳珩深还是在记恨我,恨我当初的不告而别!卓沁,你说我应该怎么办?他如果报复我我也认了,可是我怕的是他折磨我。”
夏岑兮言语都有些凌乱,可是卓沁明白她的顾虑。
还有什么比看着一个自己深爱的人不爱自己更加让人难受的呢?
如果真的可以选择,夏岑兮怕是更愿意接受身体上的伤痛这种报复吧。
轻轻的揽住她的肩膀,卓沁放轻了声音,“你也别太担心,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就不如放平常心,看看他到底是何用意。知道了他的目的再决定以后的路也不迟。”
“也只能如此了。”
夏岑兮明白,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看着她终于想明白了,卓沁也松了一口气。
正打算出去,却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再一次回到了她的身边。
“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嗯?”夏岑兮有些好奇。
“我打算……复出了!而且最近正在物色公司。”
夏岑兮诧异,“你认真的?”
当初这个女人因为沈亦骁而选择了退出娱乐圈,准备安心嫁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如此惊讶她的这个决定。
不过卓沁和她一样,向来是个有主意的,既然是他自己决定了的事情,应该也不会改变了。
“既然你都已经决定好了,有需要帮助的地方直接和我说就好了。”
“嗯嗯!不过如果我真的成了,那小安宁就没人管了。要不……你把实话告诉靳珩深?最起码可以找人照顾一下安宁。”
卓沁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却仿佛踩到了狮子尾巴。
“不行!在不确定靳珩深的目的之前,我不会让他知道安宁的存在!”夏岑兮高声,十分不满意这个建议。
她也想给安宁一个温暖完整的家,可是偏偏,她不能那么简单的就能跟深爱的人在一起。
他们之间,有太多的因素阻碍了。
“好了好了,不行就不行嘛,那到时候我再看看能不能找个人来帮忙。”卓沁嘟着嘴,心里替靳珩深悲伤。
和卓沁聊过之后,夏岑兮整个人也痛快了很多,最起码没有一开始回来的时候那副吓人的样子了。
而靳珩深离开了咖啡厅却并没有直接回到公司或者家里,反而是开车来到了疗养院。
“靳先生今天是有什么事吗?”
前台看到他还是有些意外,毕竟每次这个靳先生来的时间都是固定的,可是今天却有些反常。
其实靳珩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或许是因为终于让夏岑兮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太过于开心,想要赶快完成今天的探望回家。
又或者是因为自己这三年来过得太浑浑噩噩的,以至于只有在看到这个和夏岑兮有关系的人的时候才能勉强冷静。
一切的可能,化到嘴边都变成了一句没有感情的“嗯”。
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南宫晓的房前,对于这个今天不按常理出牌的靳珩深,她也很惊讶。
“靳珩深,你来了。”
“嗯。”
靳珩深幸福的答应了一声,便坐在那里不再多说,脑子里想的全都是夏岑兮。
南宫晓也感觉出来了他的不对劲,很明显他的心思根本就没在这里。
难道是因为……夏岑兮?
想起上次自己跟他提议之后他的反应,现在看来他是有所行动了。
只不过看他的样子,实在是很难让人看出来事情到底是成功了还是没有成功。
想要开口询问一下,可她知道她不能。
一旦她问了,靳珩深势必会反应过来她从头到尾都在演戏!
“靳珩深?你是工作太累了吗?”
收敛了心神,南宫晓才恢复如常柔柔的出声。
而靳珩深被她一遍又一遍的喊着,才终于回过神来。
“没什么,就是遇到了一些棘手的事情。”
“那就好。我刚想说,如果你太忙的话,也可以不用这么密切的来看我。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而且这里的人照顾人都很好。”
靳珩深没有回答,南宫晓救了夏岑兮,这是事实。
按照他对夏岑兮的了解,如果她知道了自己放任南宫晓不管,说不定是生气的。
看着靳珩深说着话都能出神,南宫晓是彻底确定了让他心不在焉的人一定是夏岑兮。
可是偏偏,她除了岔开话题安慰他以外,什么都不能做。

优美都市小说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愛下-第三百四十章 計劃操縱推薦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当然,除了那些令她无语的细致安排。想到这儿,夏岑兮眼皮抽了抽,有些无奈。
“是吗?”李亦铭语气中带了疑问,好像并不相信。
他微微勾唇,那双深情的眼眸之中带着点怀疑,很想否认夏岑兮的话。
“是啊,最近他对我很好,我们两个很和睦。”
这是她在回应别人对她和靳珩深的感情时的官方语言,她曾经在面对公众时,说过不下上百次。而只有这一次,她是发自内心的。
夏岑兮的唇角上扬,眼神中带着亮光。她相信,以后她都可以自信的说出这句话。
可是,李亦铭并不这么认为。他看着夏岑兮脸上的笑容,总觉得有些牵强。
李亦铭犹豫一阵,眼光中都带着对夏岑兮的怜惜:“岑兮,你不用在我面前伪装的,我都知道。”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ptt-第三百四十章 計劃操縱看書
“你都知道?”
都知道什么?被他这么一说,夏岑兮倒显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她心里暗忖着,学长现在到底想要说什么?
看着夏岑兮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李亦铭误以为这是夏岑兮不愿意表达自己情感的表现,他叹息一声,轻声开口:“其实这么多年,你从嫁人后经历的这一切,我都一清二楚。”
他声音有些哽咽,好像在替夏岑兮难过。
“我也只是简单的调查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在回国的日子里你过的并不好。”
他声音沉沉:“你刚结婚的那段时期,靳珩深没把你放在眼里,和一个当红艺人搞暧昧,对吧?”
看着夏岑兮默不作声,他又继续:“后来,为了巩固自己在环纳的地位,不惜牺牲你,牺牲夏家,直接揭露了夏家银行,让你颜面扫地,两方都不得好。这件事情,我在国外都有所听闻,毕竟,轰动一时。”
他那双修长细白的手指交叉在脸前,一脸的严肃:“现在事态确实是往好的方面发展了,他把艾希整顿了一番又重新还给你,可是公司里,又未尝没有他的眼线。”
“这样的话,艾希是真的属于你,还是只是表面上的工作?”
李亦铭一下子说了这么多,夏岑兮的表情也紧跟着变得僵硬。学长好端端的,干嘛要调查她的这一切?、
而且她也非常不喜欢曾经的伤疤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掀起,表情也变得有些不悦。
不过,这也确实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你说的没错。“夏岑兮开口,抬眸,便撞见了李亦铭那双深情的眸子,顿时觉得有些不太自在。
看着夏岑兮依旧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李亦铭有些急切:“所以,这就是你说的,他对你很好,你这段时间跟他过的很和睦吗?我实在是不理解。”
“学长,你怎么这么动怒?”夏岑兮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反问了回去。
瞬间,他被噎到,声音闷了下去:“我只是,我只是担心你得不到幸福罢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起點-第三百四十章 計劃操縱看書
他垂眸,忽然勾唇一笑,心里充斥着浓浓的挫败感,有些苦涩:“夏岑兮啊夏岑兮,你还真是个傻姑娘,被骗这么多次,难道你还要一门心思,铁了心的跟着他吗?”
被李亦铭这么一提醒,夏岑兮怔在了那里,神情也变得有些迷惑。
学长这么说,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些疑惑和担忧,难道她没有过吗?
她又不是个傻子,经历过层层伤害之后的她变得更加敏感,更加想要保护自己,避免再一次的落入万劫不复当中。
同样的,她也花了很长的时间做心理斗争,但是看到了靳珩深的所作所为,她才慢慢的放下了心。追根究底,也是她曾经对靳珩深爱的深切,她愿意给他这一次的机会。
“夏岑兮,你回答我啊!你为什么愿意一直受伤害!你何必如此!”
李亦铭看着夏岑兮在发呆,语气有些不悦,忍不住再一次的逼问。
“学长,你说的没错,我又不是白痴,发生了这么多,我当然会顾忌他,防备他,我当然很难信任他,也一度想要和他离婚,结束这段感情。”她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来喜怒,更像是在陈述别人的故事。
听到她终于有所回应,李亦铭心里一喜,眼中也划过了一丝得逞的喜悦。
她的嘴角强扯出一抹笑容:“我知道,不管是谁,有过我这样的遭遇,都应该是心死了的才对。”
“可是,”她话锋一转,脸上的阴郁也一扫而光,取代的是明媚:“可是,我就是愿意当这个傻子,我愿意给靳珩深一次机会,我也相信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事出有因。”
“而且,我确信靳珩深他,再也不会让我失望。”
她眼神之中带着深情,表情上更是洋溢着自信和幸福。
“他若是再让我绝望一次,我定然会头也不回的离开,当然,我觉得他不会再给我这个机会。”
这么长的时间相处来看,她看得出来靳珩深是真正在爱她,而她,也有在被好好的爱着。
这就足够了。
夏岑兮走后。
李亦铭眯着眼睛看着夏岑兮走出了咖啡厅,招了路边的出租车离开。
他的唇角上扬,眼眸划过一丝复杂。
“夏岑兮,别怪我,我这也是没有办法。”
他的心里没有丝毫的波澜,确定夏岑兮已经离开,不露声色的勾起了唇角,露出一抹好看的微笑,从另一旁的椅子中拿出了一个笔记本电脑,放置在桌上,从袖口不经意之间掏出了一根录音笔。
连接上电脑的瞬间,屏幕中俨然出现了一段音频的轨迹。
靳珩深,接下来你该如何去做呢?是抛弃,还是争吵?
做完这一切的李亦铭打了个响指,唇角微勾,鼠标轻轻一点,完成了他所有的计划。
他非常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靳珩深这边。
他在家中,坐在他和夏岑兮曾经翻云覆雨的床上,握着一瓶白色的药瓶,眼中满是复杂。
他心里满满的都是猜疑,他现在迫切的想要见到夏岑兮问个清楚,可是又有所犹豫。

gejcw精华都市小说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討論-第二百三十五章 裝醉讀書-lthdp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晚上,应了朋友的约,出去应酬。
“好久不见呀,沈总这段时间又忙活什么呢,哥儿几个都不见面了。”开口的人是沈亦骁的发小,李玉。
沈亦骁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算了,喝酒。”
“看沈总这架势,是有心事啊。”另一个朋友见状,也打趣道,他们都是沈亦骁很好的朋友,这么多年沈亦骁的追卓沁之路,几个也是看的清清楚楚。
“段时间连你人都见不到,新闻上也猜测卓沁被雪藏了,莫不是沈总金屋藏娇了吧?
“你小子,别乱说!”沈亦骁微微勾了唇角,端起桌前的杯子一饮而尽。
“我来晚了,自罚一杯。”酒过三巡,沈亦骁脸上稍显醉意,不过眉宇之间的阴郁依然是消散不开。
他的几个发小早就是他多年的朋友,对于沈亦骁早已是知根知底。
“有什么事儿,就跟我们说,别埋在心里,说不定我们还能听一听,替你出出主意。”
李玉开了口,他是这几个人之中最了解沈亦骁的人,这么多年沈亦骁的心酸,他也是最了解的。
沈亦骁挑眉,晃动着手里的酒杯,忽然苦笑一声。
獨 寵
“你们说,怎么才能接近一个女人啊?这女人老是躲着我,还防备着我,就好像我是恶魔一样。”
听到这话,几个朋友要是听到了什么了不起的话一般,个个瞪大的眼睛。
“这年头竟然有人拒绝沈总的美色?”
“我说沈亦骁,咱们这身材和长相也都不差吧,难道还有女人会拒绝?”
这个人间
这倒是实话,沈亦骁的长相确实不逊色于任何人,眉宇之间的英俊,立体的五官,在哪里都是吸引人视线的存在。
听见朋友们还在打趣着自己,沈亦骁勾唇,嘴角挂着苦涩。
“这又有什么用?想要远离我的人照样还是躲得远远的。”
虽然不知道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不过李玉还是一眼看出了沈亦骁眼中的困惑。
他安静了许久,忽然扑哧一笑。
“亦骁,你有没有听说过苦肉计?”
苦肉计?饶是纵横商场上的沈亦骁,此时也有一些不懂,这和女人有什么关系?
“什么意思?”
“李玉都点到这个份上了,沈亦骁你还不懂吗?”其他的朋友笑着打趣。
“你今天晚上就趁着出来应酬,多喝点酒,回去以后再装醉,半推半就的,就好靠近女人了,你在带着点儿酒疯表个白,就更有那味道了。”
“是这意思吗?”沈亦骁偏头不解的看向了李玉。
重生兵团一家 海星9
李玉笑而不语。
一时之间沈亦骁一个头两个大,有些颓然。“算了,喝酒。”
他现在无暇思考这些,索性抛在脑后不再去想。和朋友放纵了一把,纵情喝酒,聊天说地。自从回国以来,还很少和朋友们这么聚过。喝的并不多,但也已经微醺。
众人都散去,沈亦骁叫来了司机,把他送回家里。
沈亦骁走路有些不稳,但是理智还是清醒的。刚走到家门口,就看见庭院里正站着一个穿白裙子的女人。
沈亦骁即便是喝醉,也依然脑袋清醒,一眼就认出了卓沁,顿时心里一沉。
他快步走过去,就看见卓沁眼角带着泪痕,手里拿着修剪花草的剪刀,毫无规律的做着修剪,在她身前的一处植物,早已被他剪的不成样子。
看见卓沁有这样的症状,沈亦骁酒醒了一半。
之前在医院里,医生也和他叮嘱过一些反常的现象,都是抑郁症犯了的表现。
卓沁自己在家中闲的无聊,在客厅坐了一会儿就回到卧室休息,等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周身的黑暗与陌生,让她心里有些焦虑,从而引发了抑郁症的发作。
“卓沁?”
轻轻的喊了一声卓沁的名字,卓沁缓缓的转过身来,一双纤细的双手早已经被剪子之类的利器划的伤痕累累,看见沈亦骁的那一霎那,眼中划过的是无措,随即泪水才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哭出来。
但没有发出声音,可以看得出来,像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总裁 灵猫
沈亦骁看着卓沁焦急的动作,以及怎么也止不住的泪水,他后悔莫及。
都市 之 最強 狂 兵
早知道就不和那帮狐朋狗友喝酒去了,这下可好,肯定是激化了卓沁的病情。
他下意识的就想走过去,把卓沁抱进怀里,好好安抚。
结果被卓沁反应极快的推开了来。“别动我!”
这时候沈亦骁才后知后觉,想起自己不能靠近卓沁,虽然恋恋不舍,但还是下意识后退几步。
他担心自己会激化了卓沁的情绪,不由得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声,接着举起手来,放在头的两侧,像极了束手就擒的罪犯。
相守于陌路
“抱歉,阿沁,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一时心急,我……我害怕你伤着你,先把手里的剪刀放下好吗,等我们天亮了我们再继续修建这些花花草草,大晚上的你也看不清,对不对?”
沈亦骁一时慌张,语气有些笨拙,像在哄一个孩子。
看着他慌张的模样,卓沁一个忍不住扔下了手里的剪子,噗嗤一声,破涕而笑。
“你怎么一天到晚,像个小孩?”说完以后,她不自觉地往沈亦骁那边靠了靠。
看着她有这样的举动,沈亦骁心里一喜,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卓沁才走了两步,忽然就闻到了空气中弥散的酒味,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她带着笃定的语气开口询问:“你喝酒了?”
“是,只是喝了一点……”沈亦骁此时有些尴尬,挠了挠头,他记得以前的卓沁是最反感他喝酒的,估计现在也不例外。
果不其然,卓沁的眉头蹙的更深了。她走的更近了些,生出两只手指,捏住了沈亦骁右手的袖子。
“跟我回去。”
沈亦骁大吃一惊,没有反应过来,全凭着卓沁拉着自己走,他却始终死死的盯着那只拉着他袖子的手。
算是突破吗?心砰砰直跳,有些紧张,这么多年,他是第一次再一次有一种初恋的懵懂感觉。

ch5d1火熱都市异能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素雲仙子-第二百三十四章 開心就好讀書-hqrgc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她微微垂下了眼眸,双手放在大腿上,不安的绞着手指,心情也格外的燥乱。
原来是这样……
感觉到卓沁情绪稳定下来,沈亦骁心里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比起自己被误会,他现在最看重的是卓沁的心情。
补天
毕竟医生那一句话,还紧记在他的心中。一定要时刻注意病人的情绪,若是再严重下去,可能会有轻生的念头。他不能再失去一次卓沁了,一次都不行。
以前的事情他都可以既往不咎,从现在开始,他不允许再有任何一次让卓沁从他身边溜走的机会。
“关于你在环纳那边的安排还有行程,我已经和靳珩深商量过,现在的工作已经全部停工,接下来的日子,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只要你开心,什么都行。”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吗?卓沁一直在忙碌,这么多年,她用着工作来填满自己空虚的心灵,此时把一切工作都停掉,她一时之间倒是想不到什么自己想做的事情。
沈亦骁也没有多问,只是把车速放慢了一些。很快,车子停在了卓沁的家门口。
卓沁站在房子前,一脸的怅然。
不知道是不是抑郁的原因,看着这里,她顿时有一股心酸涌上心头。
之前有夏岑兮的时候,房间里还有欢声笑语,现在的她,只剩下她一人。
异界之人参娃娃 夜月风靡
这种冷意,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里不能称之为家。只能说是住所罢了。
沈亦骁细致的帮卓沁打开了家门,房子里面空荡荡的,太久没人居住,落了些灰尘。
她站在客厅,心头陡然有一阵空荡感。
沈亦骁看着卓沁站在那里,是无限的恋恋不舍。
“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有事的话……随时联系我。”他说完,拉回了视线,转身就要走。
“别走!”
他还没迈出一步,身后传来了呼喊。他顿时眼神一亮,重新转向身后,看到的,是泪眼汪汪的卓沁。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很怕这里……”
“我不想一个人……”卓沁知道这样显得自己很软弱,很没有骨气,可是她整个身子都在叫嚣着,想要离开,想要逃跑。
房子太大了,她没办法在这里待上哪怕一秒。尤其是在沈亦骁说要离开的瞬间,她感觉整个人被黑暗所笼罩。
她不要一个人。
“跟我走?”沈亦骁看着这样的卓沁,感觉是在幻境之中。
什么时候卓沁会如此依靠过他?他动作一顿,伸手不确定的开口。
跟我走?
卓沁听到这个疑问也是同样的一顿,随机很快微不可闻的的点了点头。
沈亦骁欣喜若狂。他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还能够成为卓沁的光。
就这样卓沁再一次坐上了沈亦骁的车。
刚把车停稳,卓沁站在沈亦骁家的庭院里,也觉得同样的空荡。不像是个人住的地方,和她刚才的那个家没什么两样。
沈亦骁似乎是察觉到了卓沁的情绪,耸了耸肩,风淡云轻的开口:“这地方只不过是用来休息的,没必要布置的很好。”
这一点,他们二人的态度竟然是出奇的一致。
走进房子里,卓沁也观察到沈亦骁家中的装潢也是格外的简易。她站在客厅,眼光依然流连在外面的院子里。
“太空荡了。”没来由的,她竟然喃喃地说了这么一句。
“如果院子里多些花花草草,可能会更热闹些。”
卓沁只是没头没脑的这么说了两句,随即就跟着阿姨的安排走进了卧室。
沈亦骁若有所思的看着卓沁离开的方向。
晚上,卓沁可以说是彻夜未眠,更换了睡觉的地点,让她一个认床的人尤为不习惯。不过好在,心头再也没有那种恐惧的感觉。
天蒙蒙亮的时候,她就听到院子里有窸窸窣窣的声响,但是声音并不大。
炮灰逆袭:极品炉鼎要修仙
听着这样的动静,卓沁竟然出奇的睡着了,等她睁开眼睛,已经是日上三竿。
她揉着蓬松的头发,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等她从阁楼上下来,没有看到沈亦骁,只有保姆阿姨在辛辛苦苦的打扫的卫生。
“小姐,你醒了呀。”看见房间里有动静,阿姨马上抬起头来,脸上带着笑容。
卓沁微微点了点头,走了下来,刚走到客厅,她就被院子里的景色给惊到了。
昨天的院子还是一片荒芜,今日竟然在四周都摆满了各式各类的应季花草。
“小姐,这是先生今天特意安排的,他说这院子里面的花草,随便您折腾,只要喜欢怎么动都行。”
萌妻求抱抱:boss,婚么 晴天小恬
沈亦骁安排的?她只是随口那么一说,竟然被沈亦骁听到了个清清楚楚。
一愣,又回想起了他们之前恋爱的时候。
那个时候,沈亦骁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可是自己随口的一句却总是会被他记在心里,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还依旧是如此。
卓沁不禁咧开嘴角,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沈亦骁微微点头,房间的隔音不算是好,他听到了客厅里阿姨和卓沁的对话,于是赶紧穿戴整齐,走下来。
“喜欢吗?”刚对上卓沁的眼睛,沈亦骁马上开口。
昨天晚上他就命令全城最好的花匠把开的最盛的应季花朵全部搬进他的庭院中,还特意嘱咐了早晨不要发出太大的动静,以免影响到卓沁的休息。
看着沈亦骁一脸的温柔,卓沁鼻子一酸,差点要沉浸在感动之中。
她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很喜欢。可是,别扭的心情让他无法说出口。
变身韩 sone9俊花
沈亦骁也不往心里去,本想凑近卓沁一些,却没成想离着还有五步的距离,卓沁却再一次的躲开,脸上也带了不自然:“吃,吃早饭吧。”
她依旧还是会躲开自己,依旧对自己有所防备。
沈亦骁眼中划过一抹失望,随后马上隐匿于眼底。有耐心,一定要有耐心。不停的安慰着自己,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好,吃饭。
看的出来,卓沁和打扫卫生的阿姨相处的很和睦,沈亦骁也放下心来,回到公司进行正常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