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偷香竊玉討論-第872章:對不起,兄弟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啊……”
陈英名痛苦的叫声在黑夜里回荡着,我听着那叫声,心里十分震撼。
我跟张辉都停下了脚步,我们看着彼此。
虽然我们都不想相信,但是,我们都清楚,张北辰来了。
我们两个人就楞在哪里,听着陈英名凄惨的哀嚎声。
外面没有任何声音,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要不是陈英名在哀嚎,这个寂静的夜,一定是一个安宁的夜晚。
我的心跳炸裂,我看着我的孩子,我真的很痛恨,我好不容易找到他,我还没有带他走,就被发现了。
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们父子两,肯定有一个人要死在这里。
“林峰,出来……”
我听着张北辰的喊声,我心跳立马加速。
果然是张北辰,他居然连他的儿子都不肯信任,连他的儿子都要监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被抓个正着,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张北辰一定不会再给我第二次机会的,他为了断绝我的念想,一定会杀了一个的。
都市异能 偷香竊玉 線上看-第872章:對不起,兄弟推薦
不是我儿子,就是陈雅媛,这个该死的枭雄……
我看着张辉,立马拿着枪顶着张辉的脑门,我说:“出去……”
张辉看着我,脸上露出了可笑的表情,他问我:“你信吗?”
我摇了摇头,我说:“不信也得信,快……”
我说着就跟着张辉一起出去,我知道,张北辰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他不会因为张辉是他的儿子,就会算了的,他一定会惩戒张辉的。
我不能让张辉为我承担这个可怕的后果。
所以,我只能这么做了。
我跟张辉走出去,我看着陈英名在地上哀嚎,他的惨叫声慢慢的变弱,鲜血快要流干了。
看到我们出来,张北辰就笑着说:“陈英名,你可真是不走运,如果他不来,你还可以多活几天,至少,你会看到我拿下云泰祥,成为边境王,可惜,这个小子太精明了,他居然猜到了,我把他儿子藏在这里,那只能,送你去见阎王了。”
我看着陈英名,他凄惨地说:“告诉雅媛,告诉她,不要为了我在妥协,我对不起她,对不起……”
“砰!”
枪声再次响起,我看着陈英名的头颅上多了一个窟窿,他彻底的闭上了嘴。
张北辰冷声说:“哼,你已经没用了,废话还那么多,下去跟阎王啰嗦吧。”
张北辰的狠毒,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没用的人,立马送上路。
张北辰随后看着我,他笑着说:“林峰,你拿着枪指着张辉,你想骗谁?你们两个一起来的,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我立马吼道:“你不要跟我说那些没用的,放了我儿子,否则,我就杀了你儿子,你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如果他死了,你就算目的达成,你也不会有人继承。”
张北辰突然笑起来,笑的特别的可笑。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偷香竊玉》-第872章:對不起,兄弟鑒賞
我看着他的笑容,我就十分惶恐,因为我知道,他不会妥协的。
果然,我看着张北辰拿着枪,朝着张辉就开了一枪。
张辉立马就跪在地上,我看着他的腿上有一个血窟窿,我立马抬头看着张北辰,我吼道:“虎毒不食子,你连你儿子的命都不要了?”
张北辰笑着说:“所以我会成功,而你,注定会失败。”
这句话,冰冷无情,让我整个人又错愕又心知肚明。
张北辰真的是个枭雄,真的……
张北辰冷声说:“把他们都个我抓起来,把那个孩子给我带出来,你想要你儿子活?没有我的允许,他就活不下来,我就当着你的面,送他上路,下辈子,千万别做你的儿子……”
张北辰的人立马冲过来,我看着那黑压压的人,我知道,完了。
突然张辉站起来,拿着枪就朝着张北辰人开枪,枪声响起来之后,应声有人倒下。
张辉吼道:“走,走啊阿峰……”
我立马将保温箱打开,我也顾不得所有了,把孩子包在西装里,扭头就跑,朝着我的车子跑过去。
我看着张辉一个人站在废墟里撑着,我双眼泪目。
但是我不能停下来,我必须的走,头也不回的走。
“老板,怎么办?”
我听到老马的话,我也不敢回头,张北辰的怒吼声在黑夜里不停的回荡着。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第872章:對不起,兄弟推薦
没有人敢对张辉下手,但是我知道,张辉能为我争取的时间有限。
很快,我就跑到了车子边上,我打开车门钻进去,我立马打开车灯,但是我傻眼了,我看着路上都是车,把整条路都给封锁了。
精华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第872章:對不起,兄弟鑒賞
我咬着牙,愤怒至极。
张北辰吼道:“林峰,你以为你能逃的掉吗?张辉,你这个蠢东西,你为什么就不能像一像我?为什么?”
张辉痛苦地扣着扳机,但是,已经没有子弹了,他痛苦的跪在地上,跪在张北辰的面前。
他哀求着说:“阿爸,我求求你,放过他,他会投降的,阿爸,我求求你,求求你……”
张辉说着,就狠狠地磕头,狠狠地磕头,把自己的脑袋,磕的头破血流,整个人血流满面。
我看着,十分心疼。
张北辰怒吼道:“给我起来,给我起来,你这个废物,起来……”
张辉摇着头,他愤怒地说:“我听了你一辈子的话,但是今天我不能听你的,我做了你一辈子的儿子,但是今天,我必须的做我自己,我要我的兄弟,活着出去,把路给我让开,让开……”
张辉说完就站起来,一瘸一拐的朝着路上走过去,他在给我开路,我看着浑身浴血的张辉,我双眼猩红,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突然,枪响了,我看着张辉的后背上多了一个血窟窿,张辉瞬间倒地,他趴在上,激起一阵尘土,我看着张北辰,是他开的枪。
我虽然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是,我内心还是绝望头顶。
他真的太狠毒了,真的……
张北辰怒吼道:“既然你选择了,那就为你的选择付出代价。”
我看着张辉,他没有停下来,身体还在往前面爬,他还在坚持着,我看着地上的鲜血。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偷香竊玉 愛下-第872章:對不起,兄弟推薦
我绝望的闭上眼睛。
兄弟,我的好兄弟。
对不起兄弟。
真的对不起……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 線上看-第864章:男人的決鬥,就應該純碎點分享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张北辰不相信我会放手,这是我早就料到的。
这种枭雄,怎么可能因为敌人说投降,他就真的会相信我会投降。
我十分清楚,他不把他想要的东西拿到手,他绝对不会放了陈雅媛跟我的孩子。
但是,等到他真的把我的东西拿到手,那么,也就是我的死期。
我现在并不知道陈雅媛是什么心思,我不知道,他们是在合作,还是被囚禁了。
我纠结痛苦的内心,没有人能明白,张北辰,好狠啊。
我看着爬起来的吴灰,他的那只断手被张北辰那走了,张北辰就是故意要废了他。
我知道,这是给我看的。
以张北辰的个性,吴灰来杀他,他一定会杀了吴灰的,给我面子?
我要是有这个面子,张北辰就不会抓着陈雅媛不放了。
留着吴灰,是用来最后时刻解决我的,我十分清楚,张北辰不会给自己留刺的。
这是我的计策。
与其防着张北辰的千军万马,不如防着张北辰在我身边安插的暗棋。
吴灰痛苦地说:“对不起大哥,我没用……”
我抓着吴灰,顺手将三猫给捞起来,两个人都非常的惨。
我什么都没说,扛着两个人走出去。
到了外面,我看到了刀爷他们,看到我们凄惨的出来,所有人都围过来了。
马宏吼道:“草他大爷的,张北辰,欺人太甚,真把我们马帮当病猫啊?刀爷,叫人,我们跟他拼了。”
刀保民眯起眼睛,冷声说:“阿峰,你觉得呢?”
我从未见过刀保民那阴冷的眼神,我知道,这一次,他动怒了。
我说:“不用,先送他们去医院。”
马宏立马愤怒地说:“阿峰,你是不是怂了?”
好看的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第864章:男人的決鬥,就應該純碎點推薦
我摇了摇头,我说:“不是时候。”
我说完就把人推到马宏身边,马宏气的咬牙切齿的。
刀保民冷声说:“去医院。”
几个马帮的人把吴灰跟三猫扛起来,我看着他们从我眼前离开,我就深吸一口气。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做错,但是我知道,我很自私。
我为了稳住局面,我送他们来送死,逼着他们被张北辰收买,最后要做背信弃义地事。
但是我真的没办法。
“林峰……”
我听到张辉的话,立马回头看着他,他红着眼走过来,马妍跟余安顺立马挡在我面前。
张辉愤怒地说:“干什么?我想弄死他,你以为你们两个女人能挡的住吗?让开。”
马妍说:“你们太过分了,不要逼我们马帮的人跟你们玩命。”
张辉咬着牙问我:“男人的事,你真的要女人来插手吗?”
我拉开余安顺跟马妍,走到张辉面前,我说:“你想怎么解决?”
张辉立马搂着我,强行把我给搂走,马妍跟余安顺立马上来要阻拦,我冷声说:“不用担心,你们安心的等着就可以了。”
我说完就推开张辉,自己走。
很快,张辉就带着我来到俱乐部里面的一间包厢,张辉十分愤怒地将桌子上的酒全部都打开了。
他什么都没说,直接就坐下来,他大口大口的灌酒,整个人都显得非常的失意。
喝的有点多了,他跌坐在沙发上,他哈哈笑起来,笑的很狼狈。
我说:“你让我觉得,很狼狈。”
张辉愤怒地看着我,他说:“你以为我想吗?你是我的拜把子兄弟,他是我父亲,我崇拜的父亲,你们两个,都是我最至亲的人,我们刀枪剑雨一起闯荡,为什么?为什么要走到这个地步啊?为什么?”
我冷声说:“这是必然结果,当你引荐我给你爸认识的那天,当我给他办第一件事的时候,当我为他攻城略地打下第一块江山的时候,就注定了我的下场,他一定会宰了我,这就是枭雄本性,他不会留着我的,只不过,我林峰的翅膀长出来了羽毛,羽翼丰满的我,有能力跟他抗衡了罢了,没有什么好懊恼的。”
张辉愤怒地说:“你可以避免的……”
我摇了摇头,我说:“你不了解你爸爸,他虽然很欣赏我,但是,并不是不能没有我,而我也无法避免,从万绮雯开始,你爸爸就跟我有一道无法解决的矛盾,卧榻之上岂容他人鼾睡,大哥的女人,怎么可能让别人占有?更何况,万绮雯还是真的爱我,如果不是为了他的前途,陈光胜没有杀我,你阿爸都会杀了我。”
张辉吼道:“他说不会杀你的,他说会成全你的。”
我笑了起来,我说:“你真的不了解你爸爸,你爸爸每次动杀机的时候,都会死死的咬着雪茄,那天,我们三个人都失意的坐在办公室里,沉默了一夜,你们父子两都没有振作过来的时候,我率先振作过来了,你爸爸那时候就对着我,狠狠地咬着他的雪茄,从那个时候起,我就知道,他一定会杀我,因为他知道,我超越了他,他不可能允许他培养的人超过他,威胁他的前途。”
张辉闭上眼睛,嚎啕大哭起来,他咬着牙说:“为什么你要碰那个女人,如果你不碰……”
我深吸一口气,万绮雯,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痛,我曾经也质问我自己,为什么要沾染万绮雯,如果我不碰她,或许,结局不会是这样。
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我看着张辉,我说:“不用说了,如果,你只是来质问我的,那么,一切,我都问心无愧,是你爸在对我进行巧取豪夺。”
张辉立马瞪着我,他问我:“你知道你死定了,你知道你在慢性死亡,你知道,你斗不过他……”
我看着张辉,我们两个人的眼神对撞在一起,他心里的那股狠劲,让我有些迷惑,这个时候,他像是个亡命之徒的最后一搏似的。
这个时候,他才有点张北辰的样子。
我脑子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要拼命了,他头上的反骨,长出来了,为了他的兄弟而长的。
我摇了摇头,我说:“如果我的女人,我的孩子,都在我身边,我没有了后顾之忧,我或许,可以跟你阿爸较量较量……”
听到我的话,张辉搂着我的脑袋,咬着牙跟我说:“男人的决斗,就应该纯碎一点……”

精华都市异能 偷香竊玉 愛下-第824章:美好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在店里等了一会,苏锦城就拿来了五对戒指,我看着桌子上精美的盒子。
我直接把其他三对退回去。
我说:“留着,给有缘人吧。”
苏锦城笑了笑,他说:“留给你的有缘人吧。”
我笑了笑,打开了盒子,看着里面的戒指,色阳正浓的帝王绿戒指,非常的诱人,铂金的戒托,十分的华丽。
戒指周围,镶嵌了十八颗粉钻,每一颗,都是永恒的爱意。
我深吸一口气,把戒指盖上,我站起来,我说:“钱,我从公司转给你。”
苏锦城无所谓地说:“到时候再说。”
我点了点头,离开了店铺,出去之后,我抽了一根烟,我给凌姐打电话,我说:“喂,啊姐,出来喝一杯啊。”
凌姐笑着说:“好啊,星辉等你。”
我挂了电话,直接上车,朝着星辉去。
我看着窗外,夜色下的瑞城,灯红酒绿,但是我内心,却没有半点欣赏他的心情。
看似一切美好,实则黑暗无比,在这黑暗的世界里,一双双无形的推手,将我推往无尽的深渊。
我无法停下脚步,从一开始,就没办法停下来。
或许这一次,我可以停下来了。
车子,到了星辉,我直接下车,我看着我上道的这条街,风情街,这里的男人,很江湖,女人很风情。
梦开始的地方,我从未真正的停留过,也从未真正的享受过。
等一切都结束了,我就跟我的啊姐,一起在这里,做一个风情的男人,过一个风花雪月的一生。
“弟弟……”
優秀都市言情 偷香竊玉笔趣-第824章:美好讀書
凌姐走出来,跟我拥抱,她还是那么瘦,那么精干。
我伸出手,拿出来一个戒指盒,凌姐问我:“搞什么啊?”
她打开了之后,看到一个精美的帝王绿戒指,立马说:“干什么?”
我看着她眼神里有一分惊喜,我就笑着说:“我要跟吴千钰求婚,让她嫁给我。”
凌姐立马说:“我靠,不是吧,你还玩这套?直接上了。”
我说:“我想她的人生,有点美好的回忆。”
凌姐深吸一口气,她说:“女人,你还是不懂,如果一个女人恨你,曾经越是美好,她越是恨你,不如,就让她遗恨到底。”
我摇了摇头,我说:“但是我想做,啊姐,希望,你能配合我。”
凌姐点了点头,她说:“当然了,你想做任何事,啊姐我都会帮你。”
優秀都市小說 偷香竊玉-第824章:美好讀書
我搂着凌姐,紧紧的拥抱她,我说:“啊姐,等结束了,我们就在风情街,经营我们的小店,吃喝玩乐,不在管什么江湖。”
凌姐笑着说:“你不止一次这么说了,但是江湖,不是说退就退的。”
我霸气地说:“那,我就是江湖。”
凌姐哈哈笑起来,她说:“你真的长大了。”
“滴……”
这个时候,我听着一声鸣笛声,我回头看了一眼,我看着陈英龙的车到了,他从车上下来,手里拿着鲜花,朝着我走过来,手里还拎着一些礼物。
他说:“阿峰,你要的东西,我都给你带来的。”
我接过来,他就跟我使了个眼色,我笑了笑,陈英龙立马装作生气的样子,不把东西给我。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偷香竊玉討論-第824章:美好看書
而是冷着脸问:“你知不知道,你搂着我的女朋友,你让我很不爽啊。”
凌姐立马搂着我,在我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她说:“爽了吗?”
火熱都市异能 偷香竊玉 愛下-第824章:美好看書
凌姐一边问,一边狠狠地亲我,弄的陈英龙下不来台,很快陈英龙就笑着说:“算了,拿你没办法。”
凌姐还要亲我,我立马说:“有没有搞错啊,啊姐,不要占我便宜了,亲你自己的男人去吧。”
我说着,就把啊姐推到了陈英龙怀里,陈英龙搂着凌姐,但是凌姐一脸的嫌弃。
她说:“搞清楚自己的地位啊,我弟弟,永远是我心里最重要的那个男人 啊,你啊,只能算备胎拉。”
陈英龙很羡慕地说:“羡慕啊,明明是我女朋友,但是,你却是第一位,但是我服气,毕竟,你们经历的事情,我永远无法代替。”
我笑了笑,我说:“行了,帮忙吧。”
我说着,就赶紧把蜡烛摆在酒吧门口,然后一根根的把蜡烛给点燃了。
我看着摆成一个心形的蜡烛,我就笑了,但是凌姐却说:“你神经病啊,咦,我都起鸡皮疙瘩了,你们男人真的好老土啊,这种求婚方式,过时了,能不能想一点新鲜的啊?弟弟,我告诉你啊,就凭你这么酷,你直接就霸气的让她嫁给你就行了,不用啰嗦,我告诉你,那个女人,一定爱死你的。”
我看着凌姐兴奋地样,我就笑着说:“又不是跟你求婚,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凌姐立马不爽了,他说:“我靠,我教你啊,女人最懂女人嘛,你就听我的,爽快一点。”0
我笑着说:“我长大了,不用你教我怎么追女孩子。”
凌姐立马失望地说:“你这个小子,真是长大了,敢跟姐姐顶嘴了。”
凌姐说完,就揪着我的耳朵,但是没舍得用力气,随后她就欣慰地看着我。
这个时候,我看着吴千钰的车开过来了,她从车上下来,我看着她之后,就走过去,她今天穿的有点保守,而且也没有化妆,但是看上去,少女感很强烈。
我笑着说:“怎么,为什么不打扮一下?”
吴千钰笑着说:“主角,又不是我。”
我听着她话里酸酸的味道,我就笑了笑。
我拉着她到所有人面前,然后单膝跪地,凌姐立马吼叫起来,很兴奋,很兴奋,她赶紧跑过来,把戒指给我。
我说:“嫁给我吧。”
吴千钰特别激动地捂着脸,我赶紧拿出来戒指,她伸出手,我为她带上戒指。
随后我就站起来,亲吻了一下吴千钰。
凌姐看着这个画面,突然泪流满面,虽然她知道是假的,但是,还是被这个画面感动的泪如雨下。
突然,这个时候陈英龙跪下来,拿出来我给他准备的戒指,他紧张到手抖。
他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臭小子,给了我一个戒指,你看看,合不合适你。”
看到陈英龙拿出来戒指,凌姐激动的大叫起来,她看看我,又看看陈英龙,她特别激动地说:“你们两个合起来玩我啊。”
我立马认真地说:“至少,我求婚是真的啊。”
凌姐立马说:“我不同意,我不同意……”
陈英龙立马紧张起来了,他问:“为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傻啊?刚才你没听到啊?太老土了,霸气一点,凌姐喜欢霸气的。”
陈英龙无奈的笑了一下,他说:“该怎么霸气?”
凌姐听到了,都气的浑身发抖,她骂道:“你真是木头啊,这样就行了。”
凌姐说完,直接抱着陈英龙亲吻起来了。
这个画面,所有人都吼叫起来。
我立马搂着吴千钰,看着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真的,太美好了。
美好的,我都不忍心。
擦掉……

精华都市异能 偷香竊玉討論-第805章:讓他知道厲害鑒賞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医院的床,真不舒服,嘎吱嘎吱响,弄的人心惶惶的。
陈雅媛很天真,居然看育儿指南,既然她那么喜欢孩子,那就给她个希望吧。
我也不吝啬,也很珍惜她对我的感情。
只是,到底能不能得到,还得看天意。
早上,我给余安顺还有陈雅媛都办了出院,然后跟马妍交代了一下,让他盯着公司,然后就准备去密城去。
现在我要做的事,完全是私人恩怨,我尽量的不去牵扯到云泰祥。
我推着余安顺的轮椅上车,等了一会,看到凌姐的车来了,我就过去打个招呼。
凌姐下车,丢给我一根烟,不爽地说:“车被人烧了?我听说是黑八的女儿干的,怎么说?要不要啊姐收拾她?”
我说:“不用,先稳住,这个仇,不在一朝一夕,啊姐,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留在瑞城,照顾好大家,外面的事,我来扛。”
凌姐点点头,我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上车,带着人直接朝着密城赶过去。
车子在中午的时候,开到了密城,图玛跟波图在密城迎接我们。
“欢迎欢迎……”
我一下车就看到了波图走过来,我过去跟他握手,我笑着说:“谢谢。”
波图笑着说:“在你们的投资下,矿区已经正式运转了,谢谢你们对我们缅北当局的信任。”
我笑着说:“客气了,走吧,我们一起到矿区视察一下吧。”
波图笑着说:“放心,我安排了部队的人保护矿区的工人,你们投产的金矿,将会是我们缅北未来最大的税务营收,我们比你紧张的。”
我笑了笑,没多说什么,直接坐上公务车,朝着矿区开。
坐在车上,我看着密城的风景,我说:“不打仗了,这边的环境越来越好了,你看,街道上的游客越来越多了。”
图玛笑着说:“这也有益于你们的投资,还有你的运作,才使得密城现在有一个和平的环境。”
我笑了笑,我说:“我主要出钱而已。”
所有人都笑起来了,虽然这句话是谦虚,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没有钱,什么都办不成。
我看着路上有很多背包客,在缠着那些来旅游的人兜售什么,手里有电话卡,有的人,还把从内地过来的游客带上面包车,很显然不是干什么正经事的。
我指了指外面,我说:“那些人,是做什么的?”
波图朝着外面看了一眼,就笑着说:“你们内地过来的投资人,在这边做高科技的,对我们的经济建设发展起到很好的帮助作用。”
我看着波图的脸色有点难看,我就笑了笑,我说:“是吗?波图将军,你觉得,他们真的是来发展高科技的?”
波图立马尴尬地说:“也许吧。”
我笑了笑,没有揭穿,从波图的口气来看,他知道这些人是诈骗公司的人,但是他不但没有逮捕他们,而是选择合作扶持,我心里很难受。
我知道,我要做的事,很复杂,也很难,连波图都跟他们合作,我又怎么能顺利的把黑八给连根拔掉呢?
这其中,都是利益相关的,或许,我只有给波图带来足够的利益,他才能站在我这边。
因为,就如他说的,这边需要发展,一座金矿,是不足以改变整个社会环境的。
车子开到了缅北的金矿,我们都下车,带上安全帽,走进矿区。
整个矿区非常现代化,大型开采机器,破碎机器还有电解熔炼,应有尽有,这批机器,是从欧洲进口的,花了六千多万呢。
我站在巨大的机器下面,看着成千上万劳作的矿工,我就笑着说:“波图将军,这才是真正的高科技。”
听到我的话,波图十分尴尬,即便是军人作风的他,现在也哑口无言。
整个气氛,有点怪,大家的心情,似乎都因为我的表情跟说法,受到了一点影响。
不过我不在意,我走到仓库,看着提炼出来的黄金,很纯,我拿起来一块,笑着问:“什么时候能出货?”
陈雅媛立马说:“噢,这座金矿投产才一个星期,按照计划,每年,我们可以开采1.5吨左右的黄金,光是税收,我们都能创造一个亿的价值。”
我笑着说:“波图将军,那些来投资高科技的,能给您带来这么高的税收吗?”
波图皱起了眉头,随后搂着我,把我搂到边上没有人的地方。
他说:“你想说什么?”
我笑了笑,拍拍手,我说:“我觉得,你不应该任由那些诈骗犯在这里横行无忌,更不应该支持他们。”
这个时候图玛走过来,她很为难地说:“我们当地人,平均月收入,都低于1000块,而且物价非常的低,这些人来了之后,直接把我们的物价抬升了十倍左右,我们人民的收入很快就上去了,而且,我们刚刚打仗,我们需要巩固权利,增加财政收入,而且,这里资源匮乏,只有翡翠跟黄金,开采翡翠跟黄金,造成的环境破坏,让人民没有土地可种,我们也很无奈。”
江远向西
波图认真地说:“不是我欢迎他们来的,是他们自己来的,他们给我们提供高额的管理费跟租金,而且,不违反我们的法律,我们没有损失,不单单是我,整个缅北的各个势力都在做,有的还直接提供武装保护,我觉得,我不是过分的,我只是,顺其自然而已。”
我笑了笑,我说:“您忘了一件事,密城,已经是联邦的一员,签订了和平协议,与内地有经济往来,诈骗,就是违法犯罪,我相信,在你们国家也是一样,你不制止,就是在纵容,你在损害整个国家的形象跟利益,你的这种做法,让我很难不怀疑,你们会走老路,这里会继续混乱下去。”
波图立马保证地说:“我可以保证,只要我当权一天,密城就不会乱。”
我立马说:“那你如果被选下去了呢?”
波图立马语塞地看着我,我说:“歧路就是歧路,犯罪就是犯罪,我可以相信你,但是其他投资者呢?当这里成为诈骗代言人的时候,你觉得,还会有人来吗?我告诉你,我们国人有一句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偏了道,失去了信誉,即便这里有金山银山,也不会有人来,而来的人,一定是带着强烈欲望只知道掠夺不会建设的奸商。”
我说完转身就走。
我必须给波图敲山震虎,让他知道利害。

o2nxj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偷香竊玉-第793章:殺父仇人分享-7bk2r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黑八?”
我说:“给你面子?你是谁啊?”
对方哈哈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诸多不屑,我也没有生气,只是扭动了一下脖子。
凌姐直接从我的手里把手机拿走,她说:“黑八爷,您要这个面子是吧?我们就给你这个面子,但是,我弟弟的火气,必须得灭了。”
黑八爷笑着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我黑八很少开口,人也打了,店也砸了,我觉得,气也就出了,别让我不高兴,我要是不高兴,整个瑞城,都得给我哭着过一天。”
这话真的说的牛逼啊。
我直接把手机拿过来,我说:“我管你是什么人,我告诉你,这个面子,我还真的就不给你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小子,跟我玩掉包这一套,卖假货给我,就必须得假一赔十。”
黑八笑着说:“我听说马帮来了一个年轻的大锅头,年轻气盛,很有实力,但是,我只看到了年轻气盛,还没看到实力,年轻人,想要跟我黑八较劲是吗?我黑八不介意给老马的接班人上上课,让他明白,什么叫做人要低调。”
我直接挂了电话,丢给杨德彪,我笑着说:“给我上课?我林峰很乐意,我林峰等着,你呢,十倍赔偿,必须得给我赔了。”
杨德彪立马说:“峰哥,我要是不赔呢?你真的要弄死我吗?”
我看着他变得自信的表情,我就咧开嘴笑起来了,这孙子,真的是没摸清楚门道啊。
修罗龙族 湦玉
我笑了笑,我说:“砸……”
我说完,百十号人立马动手开始砸,很快整个八层都开始噼里啪啦的响起来,柜台被砸的稀巴烂,柜台里面的货也给砸的粉碎。
在这玻璃横飞之下,我看着那杨德彪,他脸色铁青,但是不敢动一下。
我这个人,你要是服个软,我肯定能做到得饶人处且饶人,但是你这个王八蛋,不但不服软,你还找人来威胁我?
我林峰吃软不吃硬,你威胁我,很好,那就把脸皮撕烂到底。
很快,整个八层就被砸的一塌糊涂,满地都是狼藉。
我站起来,走到杨德彪面前,我说:“孙子,找黑八是吧?我等着。”
我说完搂着苏舒就走,杨德彪立马说:“峰哥是吧,我记住今天了,我告诉你,这事,没完了。”
我笑着说:“我等着。”
还他妈没完了?
来到电梯里,我看着苏舒,我说:“还行吧?”
苏舒说:“你怎么不让他把骗我爸的货赔给我们我?”
我啧了一声,这女人,怎么那么轴啊?
凌姐戳了苏舒一下,不爽地说:“为了你呀?”
我说:“可不是吗?他爸被人给骗了,我来找公道,这丫头,非得让我把人家骗的货拿回来,这丢人的事,可不能干。”
苏舒说:“为什么呀?就是你们把这个什么烂规矩看的太重了,骗子才这么猖狂的。”
凌姐笑着说;“这规矩,几十年了,这一行,都守着这个规矩,翡翠行,就是吃眼力的行当,你没本事给骗了,你还找回去,多丢人啊。”
彀中情系列之一异世情缘
苏舒说:“哼,死要面子活受罪,典型的受害者有罪理论,凭什么被骗了,就一定是我没本事啊?如果别人不主观的要骗人,我能被骗吗?”
我搂着苏舒,我说:“你啊,就是太天真。”
我说完就摇了摇头,苏舒是愤世妒俗的,所以她进不了翡翠这一行,这一行的勾当太脏,也太多了,她不油头滑脑的,根本活不下去的,连苏锦城那种人都会被骗,何况是她呢?
不过,也正是因为她天真,我才喜欢她,她的天真,不是陈雅媛的那种天真,而是本着正道不死的天真。
陈雅媛的那种天真,就是傻,哎,这丫头,还在医院呢,我得找时间看看她去。
我突然想起来了,我问凌姐:“那黑八,谁啊?”
凌姐看了我一眼,她问我:“你真想知道啊?”
我说:“姐,我像是问着玩的吗?敢说这话的人,咱们不得掂量掂量啊?”
凌姐笑了一下,她说:“还记得,你爸吗?之前,你爸不是死在了缅国吗?”
我听着凌姐的话,我嘴角就抽搐了一下,我看着凌姐,我说:“地下钱庄的人?”
凌姐点了点头,她说:“黑八是瑞城最大的地下钱庄老大,整个瑞城的银行都得看他脸色,银行想要现金,都得找他黑八爷,这个人,可以说,垄断了整个瑞城的地下钱庄产业,就算是马帮,腾辉,腾龙,被别住劲了,都得看他黑八爷的脸色,他说的没错,只要他不高兴,他可以让瑞城一天都没有现金流通。”
至尊龙图腾 娶猫的老鼠
我深吸一口气,眼睛很酸,我心里非常不爽。
当年我爸去缅国,就是被地下钱庄的人给害死的,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会过去了,但是没想到,时至今日,又旧事重提了。
我说:“是他杀了我爸?”
凌姐笑着说:“应该不是,这种小事,还用不着他出手,但是,估计跟他有关系,你也知道,道上,就是这么无情,人家图财,你不给钱,人家可不就要你的命吗?弟弟啊,虽然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但是,不要跟这个黑八打擂台……”
我笑了一下,我说:“我知道了啊姐。”
我说完,一行眼泪就下来了,我不服气啊,明明知道,杀我爸的是谁,但是,我却不能报仇。
那种恨,烧的我很难受。
现在云泰祥刚刚拿下,虽然看着体积庞大,但是实则很脆弱,而且,云泰祥上市了,虽然改了章程,但是对方只要有足够的钱,他们还是可以把我踢出局,重新修改章程。
而那个黑八,是最大的地下钱庄老大,连银行都要看他的脸色,而我这个靠着银行起家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跟他对抗呢?
但是我就是不服,很不服。
妈的,他最好别惹我,否则,我林峰一定会跟他干到底的。
苏舒立马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她说:“这件事,我很满意了,就这么算了吧,这个镯子,可以弥补我爸的损失了,没事了,我很开心了。”
我看着苏舒那张深怕我再追究下去的脸,我就笑了笑,她伸手给我擦掉眼泪。
我抓着她的手,按下去。
她懂我,所以怕。
但是我不怕。
杀父之仇。
不共戴天。
不允许我怕。

cyso6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偷香竊玉-第775章:我不能輸分享-cwkin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金融大战,就是烧钱,谁烧的钱多,谁就能获胜,当获胜之后,就可以独享一切胜利果实。
我看着价格一路飙升,我们是不计成本的跟陈英名在争抢流通股。
云泰祥的市值也是一路飙升,一股以12块的发行价直接飙升到了48块钱,这等于是翻了三倍。
首日暴涨百分之三百。
别小看这小小的三倍增长,云泰祥的市值从一千多亿,直接暴涨到四千多亿。
我看着整个云泰祥的市值,我都觉得害怕。
一个没有任何科技含量的公司,只是一家翡翠制造销售公司,居然能把市值推到四千多亿。
青梅竹马:腹黑男神住隔壁 祁语昕
男人使用手册 蓝白色
这不是好事,这是一个可怕的现象。
因为翡翠不是刚需,他不是民生必需品,可有可无。
但是,金融,让这家公司,从三百亿估值到上市之后,直接翻了十倍,真的很恐怖。
这些钱,都是凭空炒作出来的,一旦出现奔溃,有十几万人要家破人亡,有多少人是拿着券商的配资来搏命的,一旦失败,那真的要跳楼了。
我看着股价停在48.2块不在跳动,而交易也停止了,中午休市了。
我整个人都有点缺氧,感觉到精疲力尽的感觉了。
我立马问:“拿下了多少?”
余安顺说:“流通市值在百分之四十左右,一共96亿股,我们拿下了30亿股,平摊股价21,我们所有的子弹都已经烧完了,包括出手马帮的钱,张老板的钱,我们腾辉商务自己的钱,还有柳龙那35亿,全部都烧进来,一共是603亿,但是,距离我们拿下云泰祥,还差百分之14。”
张北辰也立马汇报战况,他说:“妈的,真刺激,我张北辰觉得自己一辈子活在血雨腥风里,但是,今天这场烧钱大战告诉我,以前,都是屁,这里,才是真正的血雨腥风,一个小数点的变动,就是好几亿的增长,真的太刺激了。”
我深吸一口气,我没有理会张北辰的感叹,虽然我心里也极为震撼,我真的没想到,我们把所有的钱都烧完了之后,居然还差百分之14。
我说:“也就是说,我们只拿下了百分之8?”
余安顺点了点头,她说:“我们落了下风,如果我们从12块股价的时候,就开始动手,那么,我们的综合股价,会减少很多,分摊下来,能达到15,16左右,那样,我们至少可以节约近上百亿的资金。”
翟林摇了摇头,他说:“如果我们也跟对手一样,进行集合竞价的话,现在或许会差不了多少,至少,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你看,对手就很聪明,直接开盘就下手,占据了巨大的先机,你小子,输在了仁义上。”
我深吸一口气,整个办公室的气压有点低,我内心真的很不甘心,为什么,仁义就要输?
我做人讲义气,难道错了吗?
我做人不逾越底线,难道错了吗?
难道好人,就一定要倒霉吗?
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我看着是周天明打来的。
我立马接了电话。
我说:“喂……”
周天明问我:“战况怎么样?”
我说:“我们只拿下了百分之八的份额,对手遥遥领先我们。”
周天明深吸一口气,他说:“或许,这就是天意吧,我这边,已经做到了极致,六百亿,已经是我们整个瑞城投资银行所有的资金了,如果你输了,我们会强行平仓的,你应该知道后果。”
我说:“我知道,我会遵守游戏规则的。”
我挂了电话。
靠在椅子上。
焚世传 阳光生辉9
如果我输了,陈英名会立马拿铡刀砸死我,到时候,银行会强行平仓,银行拿会属于他们自己的钱,而我的钱,即便股价会涨,但是,我卖掉的股份利益,因为没有超过六个月的限售期,所以,卖掉股份所有的盈利,都会进入公司的资产里。
到时候,怎么处置这笔资产,是胜利者说的算的。
我等于是,输掉了所有。
翟林说:“小子,我的公司,还有一百亿的市值,我可以马上变现。”
我立马说:“翟老师,你没有必要跟我一起赌的。”
翟林笑着说:“人生嘛,难得刺激一回,当然了,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道义,我翟林可以死,但是道义绝对不能死,没理由你这种讲义气的人活不下去,我翟林不能看到这样的事发生。”
翟林的话立马让所有人都受到了巨大的鼓舞,每个人都开心的笑起来。
翟林立马打电话,他说:“帮我把公司所有的资产都调配出来,找各大银行给我质押资产,中午股市开盘之前,我要全部变成现金,打入腾辉指定的证券账户中。”
翟林挂了电话,他拿着笔,指着大盘的K线图,他说:“我卖了所有,大概能有120亿左右的现金,这笔钱进来,就能跟对方持平了,但是,想要赢,还差点,至少,有三五亿的差距。”
我说:“三五亿……我们所有人都弹尽粮绝了,虽然只有三五亿的差距,但是往往决战的时候,定胜负的,就是这些小小的数字。”
翟林说:“你说的对,想办法吧。”
我立马拿着手机给刘萱打电话,虽然我不想在麻烦刘萱,但是现在生死存亡,我也必须得找刘萱了。
我说:“喂……”
刘萱说:“怎么了?”
我说:“钱……”
刘萱立马说:“你需要钱?多少?”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抱歉,每次打电话给你,都是钱……”
刘萱立马说:“不不不,我懂你,你也不用解释,你说,要多少钱?”
我听着非常感动,刘萱跟我,从恨到爱,再到这般无私,真的经历了很多事。
我说:“五个亿……如果有更多的,那就最好不过了。”
刘萱立马说:“最近公司押了很多货,是苏老板那边过来的,一共十几亿的库存,占时没处理,但是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把五个亿给你解决了,你说,什么时候要?”
掃把 星
我说:“中午一点半之前。”
刘萱说:“没问题,绝对没问题。”
我闭上眼睛,紧紧握着手机。
这么多人的希望,这么多人无私的帮助,这么多人的恩情。
甜妻蜜袭:擎少的宝贝小娇妻
我不能输。
我一定得赢。
必须赢。

xwnd6好看的都市小说 偷香竊玉-第769章:我到底該怎麼辦閲讀-lff77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第一时间接了电话。
我说:“喂……”
我在木叶抽美漫
“开盘,就抛售你的股票……”
我吼道:“给你,都给你,我投降,我不要了,云泰祥是你家的,你拿去好了,都给你,把陈雅媛还给我,放了她。”
电话挂了。
我看着手机,这个混蛋东西,怎么变得这么冷酷,这么恶毒了?
我深吸一口气。
突然,我的手机又响了,我看着是陈英名打来的。
我赶紧接电话。
我说:“喂,他打电话给你了?”
陈英名说:“是,他让我抛售股票。”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你打算怎么办?”
陈英名说:“我会抛的。”
我听着他的话,我就松了口气,我说:“现在咱们退出,损失不会那么大,或许,我们都还可以赚一笔,你千万别搞什么幺蛾子,要不然,雅媛出了什么事,你一辈子都会后悔的。”
陈英名说:“他是我女儿,我当然会救她,我只有她一个女儿,如果她没有了,我赚那么多钱,留给谁呢?”
我点了点头,我说:“行,我们一起抛。”
特種 軍醫
我挂了电话,看着余安顺,我说:“抱歉,真的抱歉,我对不起你,我真的不想陈雅媛受到任何伤害……”
余安顺说:“我知道,这么多天,我也思考过,如果是我被人绑架了,如果是我被人伤害,我也相信,你一定会放弃一切来救我的,所以,将心比心,我觉得,我应该敬重你,不应该给你压力。”
我靠在椅子上,深吸一口气。
我说:“谢谢你……”
余安顺说:“我们还用说谢谢吗?你不用管我,而是想想,该怎么跟其他股东还有合伙人交代……”
我说:“如果,我们今天卖了股份,我们会损失多少钱?”
余安顺皱起眉头,她说:“证券法专门规定持有5%以上股份的股东,反向进行股票买卖,其间必须间隔6个月的时间;如果未间隔6个月,在该股票买卖中获取的收益,即差额收入,归该公司所有,赚,我们肯定是赚不到了,只能说是强行平仓,亏了我们自己,肥了云泰祥。”
我深吸一口气,如果我们得到云泰祥的绝对控制权,那么即便是差价盈利都归公司的话,对于我们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可以发展公司。
但是现在,我们只能说强行割肉了。
余安顺说:“还有,我们花了太多的钱,来保留云泰祥员工的利益,一旦我们退出,我们话的七十多亿收买人心的钱,就等于是打了水漂,而出让给两家银行换取配资的钱,也等于是打了水漂,可以说是,我们卖马帮文化跟腾辉的钱,亏了十之八九,只剩下手里这百分十六的股份以及三十五亿的现金,怎么跟马帮交代,怎么跟合伙人交代,这需要,你自己掂量。”
我深吸一口气,我拿着座机给马妍打电话。
但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说,马帮文化那么信任我,把大锅头给我坐,我说了,要带他们赚钱,带他们过上好日子,但是现在,我一下子要把他们整个家底都给亏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喂……”
小女玲珑 风露霜
我听到马妍的声音,我带着极其沉重的语气说:“让所有人到公司开会。”
我挂了电话。
我双手捂着脸,使劲的揉了揉,我真的太沉重了,压力,压的我痛不欲生。
余安顺说:“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
我看着余安顺,我说:“谢谢你。”
我站起来,推着余安顺出去。
到了外面,我看着所有人都到了。
张北辰,马妍,我的合伙人们,都到了。
我说:“去会议室说吧。”
到了会议室,我坐下来,所有人都看着我,每个人对我,都抱有极大的期待。
张辉说:“阿峰,今天就上市了,成败在此一举,你到底决定怎么做?”
我看着所有人,我哽咽了一下,我低着头说:“我不想,陈雅媛死。”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都议论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啊?这是要放弃了吗?”
“那我们马帮的钱怎么办?”
“就是啊,我们可是卖了马帮来打这场仗的,如果我们打不赢,那我们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听着那些人议论纷纷的话,我内心很自责。
我立马说:“我会带你们东山再起的,相信我。”
马宏立马说:“你小子的能力,我们是有目共睹的,但是,没有必要啊,我们实在是想不通,一个女人而已,还是敌人的女儿,我们没理由放弃的。”
马骥也立马说:“就是啊,阿峰,你这个人讲义气,我是知道的,但是,也没必要这么讲义气吧?拿我们马帮五千多人,两百多亿的资产去陪葬,这不太合适吧?你讲义气很好,但是,牺牲我们,这是不是另外一种不道义呢?”
马骥的话,让我内心备受折磨,他说的对,我为了救陈雅媛,而牺牲他们,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背叛呢?
我闭上眼睛,使劲的揉着我的鼻梁。
我不知道该怎么交代,为什么老天爷也逼着我这么选,为什么要这么残酷的对我?
超级酷炫系统 兜兜醉强
张辉狠狠地拍着桌子,他说:“阿峰,就当我求你好不好?我求求你,我知道你有能力带我们东山再起,但是,这次的机会是极其难得的,阿爸等不起这个机遇了,也不会再有一次一口吃下千亿市值企业的机会了,我求你,不要放弃这次机会,好不好?”
恰好认识你 辛意年
我皱起了眉头,我看着张北辰,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表情告诉我,他不希望我放弃。
我握紧了拳头,我真的不想放弃,真的不想,但是我也不想陈雅媛受到伤害,我需要她活着。
“就是啊,这个机会不再有了,而我们马帮文化上百年的历史,也将成为过去。”
“阿峰啊,牺牲太大了,你不能让我们跟着陪葬啊?”
“放手一搏吧,我们不相信那小子真的敢杀人的,别被他唬住了。”
我听着就很头疼,两难,真的难。
极品小财神 抱枕子
我看着凌姐,她说:“弟弟,我支持你。”
马妍也说:“我也支持你。”
马欣抓着我的手,她说:“不管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我现在心乱如麻。
我现在终于感受到,什么叫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痛苦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

azjo6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笔趣-第766章:很後悔熱推-rieqm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他妈要疯了。
不得不说,冷俊辉是让我疼了,疼的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疼的我现在只想杀人,把这个混蛋给杀了。
我坐在椅子上,失魂落魄,这个混蛋,真的很会折磨人。
宜昌鬼事
他发一张图片给我,就能把我给刺挠的浑身都难受。
真的,他成功了,成功的让我伤了,痛了。
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我真的没想到。
会想到月前,跟他们冷家的人初次见面的时候,那个时候多好啊,虽然面和心不和,但是也不用这么撕心裂肺。
陈雅媛这个傻丫头,为什么,老天爷就逮着这种善良的人使劲折磨呢?
这个时候马宏走了进来,他跟我说:“这是监控视频。”
我立马拿过来,用电脑打开播放。
我看着陈雅媛从医院出来,一辆车停在了她的面前,我看着是冷俊辉的车,陈雅媛自己走上车了。
我看着就闭上眼睛,这个丫头太傻了,不知道防着别人的,她居然是自己走上冷俊辉的车的。
真的太傻了。
她不防着的,她压根就不会想到冷俊辉会伤害她,所以她根本就不会防着的。
我盗墓的那些年 飞天琴仙
我立马看着监控视频,我看着他们离开了国境线,我立马说:“警察那边怎么说?能不能找到人?”
马宏麻烦地说:“警察说了,这种事,人家没办法的,因为人在境外,人家没有执法权的。”
我听着就很头疼。
这种事,你报警都没用,人出了边境,死在那边,你连尸骨都找不回来。
我立马说:“宏爷,找关系,让那边的黑白两道给我找,一定要找到。”
马宏立马说:“打过招呼了,但是,那边那么大,想要藏个人很简单的,想要找,就困难了。”
我靠在椅子上,我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等了。
这个时候,我看着余安顺他们来了。
我看着余安顺跟翟林,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也没有急着说话,只是看着我。
整个办公室,鸦雀无声。
气氛就非常的压抑,压的我特别的难受。
余安顺突然说:“你要拿所有人的前途跟你陪葬吗?”
我说:“这不公平。”
余安顺说:“这世界,本来就不公平,如果有公平存在,那还有什么贫富差距?还有什么善恶是非?就是抓你的弱点,就是痛击你的痛处,让你无法迎战,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你明明知道,你为什么就一定要妥协呢?我知道,你很难选择,我也知道,你是个讲义气,重情义的人,我也爱你这点,所有人都爱你这点,但是现在,我们所有人都站在你肩膀上,如果你倒下去,我们所有人都完了。”
翟林心累地说:“做男人要懂得取舍,眼下,对你很关键,是成为一个掌握千亿商业帝国的人,还是被一个女人所困到在沼泽里,就看你怎么选了,其实,你也没有选择,因为,你必须得赢,输了,你也一定会分崩离析,你的人生也就完了,做人跟做企业是一个道理,活下来才是最关键的。”
完美大世界
豪門 總裁
张辉冷声说:“阿峰,不要在为女人而牵绊自己的脚步了,这不怪你的,那个丫头,也肯定不会怪你的。”
我闭上眼睛。
整个人就很烧。
人生,未来悬于一线,我不能输的,五家公司扛在肩膀上,几百亿资金握在手里,都不是我的钱,都是银行的钱,我不能输,我必须得赢。
重生 於 康熙 末年
但是陈雅媛,我也必须得救出来,真的,她太可怜了,她这辈子,没有人爱,没有人疼的,我给了她美好,给了他希望,我承诺过,只要我赢了,就跟她在一起谈恋爱的。
那么卑微的要求。
我不舍得,也不能……
冷俊辉这个王八蛋,真的,他真的是难住我了。
我立马说:“给我点时间,公司上市之前,我一定解决这件事。”
余安顺立马说:“走……”
三猫看了我一眼,我看着余安顺,她很失望,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就流下来了。
她失望我没有做出决断,是的,我知道,我对不起她,我知道,她为我牺牲很多。
但是,我真的没办法放弃陈雅媛。
我点了点头,三猫立马推着余安顺出去。
翟林说:“小林啊,成王败寇,看此一战了。”
他说完也走了。
张辉还想说什么,但是张北辰冷声说:“别废话,让手下的人给我找,把整个缅国,给我翻过来,也要找到人。”
张辉立马说:“知道了阿爸。”
张北辰说:“阿峰,我相信,你能站的起来,我更相信,你能扛的起来。”
我看着张北辰,我很高兴,他没有逼我,给我支持。
但是,越是这样,我越是矛盾。
罗娑灵之旧时代
如果我真的找不到冷俊辉跟陈雅媛,我到时候,该怎么回报张北辰对我的信任啊。
我真的没办法……
这个时候,我看着陈英名带着人进来了。
陈英名看着我的表情,异常的阴冷。
但是我并不怕他。
我直接站起来,我瞪着他,我说:“你想怎么样?”
陈英名眯起眼睛,他说:“我想要我的女儿平安的回来。”
荒地圣主 影圣雅
我说:“我也想……我已经派人去找了……”
陈英名指着我,他说:“你现在退出吧,我答应那个小子,只要我赢下来,就给他董事长的位置做,让他操控云泰祥,只有这样,雅媛才能平安的回来。”
盛 寵 之 嫡 妃 攻略
我听着就觉得可笑,凌姐立马要动手,但是陈英名的手下立马拦着凌姐。
陈英龙赶紧上前抱着凌姐,他说:“冷静点。”
凌姐不爽地说:“冷静?他说的是人话吗?现在居然让我弟弟退出?他是你女儿啊,要退出,也是你退出啊,你有什么脸让我弟弟退出呢?”
陈英名非常痛恨地指着我,他说:“你真的是个让人讨厌的东西,当初,如果你要是按照我的计划,配合我,现在云泰祥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了,而雅媛也不会出事,你就是这样愚蠢,骄傲,刚愎自用,你贪婪,自私,又不服从管教,你总觉得你是正确的那一个,其实,你才是最愚蠢的那一个,你就是一个实力配不上野心的臭小子,雅媛有今天,都是拜你所赐,你才是最应该忏悔的那个人。”
我看着陈英名,他的话,像是一把钢刀一样,扎进我的胸口。
是啊,我现在很后悔。
如果当初,我卖了马帮文化,不再参与冷家的狗血家庭伦理剧的话。
或许,雅媛就不会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