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催妝 ptt-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相伴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张老夫人听完呵呵笑,拍着凌画的手,又嘱咐了一番,让他们多加小心。
张老夫人是真的爱护宴轻,且她是一个十分睿智的老太太,到底是活了一把年纪,哪怕凌画走的路再多,也没有她吃的盐多,凌画某些方面虽然厉害,与东宫争斗,不处下风,算计人时,也能做到不声不响,但事关感情婚姻,没有长辈教导,到底是不懂。
太后对宴轻与张老夫人对宴轻不同,虽同是爱护,但太后站的角度不同,并不能教导她这些,相反,张老夫人却可以,张客大将军一生,只有老夫人一个妻子。夫妻相处知道,以及看待事情,她都能给与凌画不同的看法。
凌画听了张老夫人一番话,觉得她又能满血复活,好好地跟宴轻培养感情了。
在今日宴轻生气走了之后,她曾有那么一刻,觉得宴轻与她,怕是一辈子都不能好好地坐在一起说话,像寻常夫妻那般,彼此喜欢,风花雪月的。
将该说的话说完,张老夫人笑着说,“天色不早了,你明日还要离京,老身就不留你多说,耽搁你的事儿了。”
凌画笑着站起身,拉着老夫人的手说,“曾大夫就住在侯府,我离京后,他会定期来给您看诊换药方子,就算没到日子,老夫人但有身体不适,也可以直接去端敬候府找他,我临走前,会交待好他的。”
张老夫人连连点头,“好,你放心,老身这一把身子骨啊,还要好好活着等着孙儿娶妻孙女嫁人,等着你与小轻生个大胖小子呢。”
凌画笑,“是这个理儿。”
她松开张老夫人的手,掏出一块木牌,转身递给张炎亭,“张公子安心备考,若有什么棘手的事儿,可以拿这块木牌,去烟云坊找烟云坊的掌柜的,今夜,我便会与二殿下提你的事儿,也许二殿下会派人来见你,也许会请你过府,二殿下仁善,你只管放心。”
张炎亭接过木牌,郑重收起,“少夫人也放心。”
凌画又对张乐雪笑道,“乐雪姐姐,你好好考虑我四哥,他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我们凌家,不兴三妻四妾,也不兴通房丫头,四十无子,方可纳妾。家里人口简单,不会有婆媳关系,三嫂是青玉,她性子大大咧咧,不是多事的人,很好相处,就算将来你们相处不来,也没关系,三哥和四哥将来都各有事情要做,成家立业后,各位自己的事情所忙,不住在一起也没关系,凌家很大,隔出一面墙,便可以分府而局,这些都不是难事儿,没有长辈在,并不需要将脾性不相投的亲眷硬凑在一起。”
张乐雪脸色微红,认真地说,“好,我会仔细考虑的。”
张老夫人腿脚好了,亲自将凌画送到二门外,张炎亭和张乐雪将凌画送到大门口,凌画上了马车,离开了张家。
凌画离开后,张炎亭与张乐雪往内院走,张炎亭笑着说,“妹妹觉得凌云扬如何?”
都市异能 催妝 愛下-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鑒賞
张乐雪脸红,“哥哥觉得呢?”
精品都市异能 催妝 txt-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分享
张炎亭笑道,“我虽见过他两面,但不曾多了解,但通过宴少夫人,也可以窥见一斑。凌四公子与宴少夫人从小一起长大,听了他那些趣事儿,我倒觉得,无论是他本人,还是凌家,若是妹妹真嫁给他,应该不会辛苦。”
尤其是,凌家人口简单,没有长辈,不需要晨昏定省,伺候公婆,当然,也不会有长辈提点教导,若是妯娌能相处到一块儿,如凌画所说,就还是一家子,若不能相处到一块儿,可以分府而局,自己当家,过自己的日子,总之,的确不会太辛苦。
尤其是,现在京中的许多高门子弟,到了年纪,家里长辈便给安排通晓人事的通房丫头,有的荒唐一些的,都有好几房妾室了,或者还有的就等着娶妻进门再抬贵妾的,大有人在,对比起来,凌家真算的是干净了。
若妹妹同意,这还真是一门好亲事儿。
当然,前提是二殿下得坐上那个位置,凌家得立于不败之地。不过,如今他已投靠二殿下,也算是将张家与凌家拴在一起了。
张炎亭见张乐雪不言语,又说,“想与凌家结亲的人,应该不少,咱们张家,对比如今的凌家,全靠祖荫庇护,是差了些,但是哥哥会把门楣立起来,不会让妹妹矮一头,妹妹无需考虑出身门第,只考虑凌云扬那个人就是了。”
张乐雪并不是没有主见和主意的人,咬着唇说,“等科考后,哥哥大约会见他,我的亲事儿不着急,就算我同意,总也要等凌妹妹从江南回来再说。”
“倒也是。”张炎亭点头。
二人回到张老夫人的院子,将老夫人看着二人笑,心情显然很好,对张乐雪说,“我觉得凌四公子应该不错,凌家是个好人家,从根子上说,是个正派清和的府邸,若非当年不与太子太傅同流合污,也不会被陷害以至于人丁凋零,诚如凌画所说,你若是嫁过去,不会辛苦,能夫妻和睦,过自己的日子,更是最好。”
张乐雪红着脸说,“祖母和哥哥做主就是了。”
张老夫人大笑,“这么说,你是没意见了?”
张乐雪扭过脸,“凌妹妹也没说凌四公子是否同意,这件事情,还是要再看的。”
张老夫人笑道,“凌四公子没有心仪之人,既然婚事儿让妹妹全权做主,那就不会有意见。不过咱们也不急,多考察他一番,若是可行,年前等她从江南回来,祖母就给你定下来。”
张乐雪红着脸慢慢地点了下头。
张老夫人又对张炎亭说,“你妹妹的亲事儿若是能定下来,就先了了我一桩心事儿,就等你科考后,祖母多出去走走,也给你选一个好姑娘,祖母的心愿,也就完成一半了。”
张炎亭无奈,“我的亲事儿不急,祖母还是先好好养好身体。”
张老夫人瞪了他一眼,还是很开心,“祖母知道。”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凌画出了张家后,身子懒洋洋地躺在车厢内,心情同样也很好。
琉璃瞅着凌画,她没跟着进屋,一直在外间跟伺候张老夫人和张乐雪的贴身婢女闲聊,所以,不太清楚都说了什么,让小姐这么高兴。
她问,“小姐,您笑了半天了,难道是四公子的亲事儿妥了?”
凌画笑着点头,“十有八九能成。”
琉璃也笑了,“四公子若是知道了,该开心了。”
凌画道,“回凌家一趟,趁着今日还有空,告诉他这个好消息,让他科考好好考,可别丢人,他考好了,这亲事儿才更有脸面求来。”
琉璃点头,对着外面的车夫吩咐了一句,车夫转道,向凌家而去。
“小姐这两回去张家,都收获不小,张公子投靠二殿下,实在是好事儿,若四公子再娶了心仪的张姑娘,更是好事儿一桩。”琉璃佩服凌画,就没有小姐做不成的事儿。
凌画笑,“不止如此,听张老夫人一席话,让我茅塞顿开呢。”
其实,她最高兴的,是张老夫人点醒了自己,否则,她指不定要走多少弯路。谁让她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呢,没有经验,而偏偏她喜欢的人,还是宴轻。他又是一个于女色上不开窍的。
两个人放在一起,只有她喜欢,是不够的,相处起来,真是磕磕绊绊,找不到好的相处法子,每回都让她头疼。
如今,因了张老夫人的话,她似乎摸到了那么一点儿门路,姑且试试吧!
琉璃好奇,“张老夫人说了什么?”
凌画简单地与琉璃复述了一遍。
琉璃醒过闷来,“云落曾经私下说,小侯爷十分厉害,他心里想什么,小侯爷一眼就能猜到,而他却猜不到小侯爷的想法,他与端阳若是想背着小侯爷说悄悄话,就得离远些,否则小侯爷耳聪目明,能听得到,收拾他们。云落说,小侯爷武功很高,应该比他还高呢,就是小侯爷从来不出手……”
她说着,忽然觉得不对,“不对啊,当初小姐被黑十三从烟云坊的楼上扔下去,小侯爷接住了您,但面对杀手,小侯爷却受伤了,若真如云落和老夫人所说,小侯爷武功那么高,那他当初,又怎么会受伤?”
熱門都市言情 催妝 線上看-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 起點-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推薦
凌画顿了一下,“当初他赤手空拳。”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讀書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张家虽然是武将门第,但张炎亭却有真才实学的文采。
凌画在张炎亭的书房里与他商谈了一个多时辰,对他的才学以及品性有了深一步的了解,大体对于他未来官路,结合他的才学,有了基本的打算。
一番了解后,她觉得张炎亭适合进兵部。
张炎亭本身就出身武将门第,对于军事,有着足够的了解,将军事与文政结合,他入兵部,再适合不过了。
而萧枕,也需要兵部有人,他需要军权。
张炎亭听了凌画与她分析一番,觉得如此规划安排正合他意,虽然他弃武从文,但对于彻底丢弃祖父自小对他的培养,还很是心存愧疚,若是依照凌画的安排,他也不必愧疚了,虽从文职,但入兵部,也不算彻底脱离家中将门底蕴。
张炎亭其实一直有些迷茫,虽等着科考,但却对于自己未来如何将张家的门庭立起来,没有一个坚定的方向。如今凌画等于给他指明了一个方向。
前路是兵部,科考后,往兵部运作使劲,路的尽头,是扶持二殿下登基。
张炎亭对凌画道谢,“多谢少夫人,若不是你,我大概还不知道自己科考后,该如何谋一个适合自己的位置。”
“张公子不必谢,你能选择二殿下,以后我们就是自己人。”凌画浅笑,“相信二殿下一定会是你这一生最不会后悔的选择。”
张炎亭笑着点头,“二殿下能让少夫人如此推崇,我也相信,一定不会后悔。”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催妝-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推薦
二人商议妥当,已到了午饭时候,张老夫人派人来喊二人用饭。
用了一顿宾主尽欢的午饭,饭后,张老夫人留凌画说话,自然说起了张乐雪亲眼看到疑似东宫的马车出入翰林院首许大人家,凌画若有所思,表示自己知道了,让张乐雪不必疏远许晴意,继续与之交好,当不知道此事。
张乐雪很是为难,捏着帕子对凌画说,“凌妹妹,我做不来出卖好姐妹的事儿。”
凌画微笑,“乐雪姐姐宽心,我不会让你做出卖好姐妹的事儿,只是让你如常与许小姐交好,若是许小姐向你打探什么,便是她不顾姐妹之情在先,到那时,你哪怕做些什么,也不算是出卖好姐妹了。”
张乐雪想了想,倒也是这个道理,她知道哥哥已投靠了二殿下,许家若是投靠太子,那么,将来,两家都会卷入旋涡,在争储的腥风血雨下,两家的所有人,怕是没谁能置身事外,她与许晴意,怕是谁也不能,她没有害许晴意之心,但若是许晴意先害她,那么,也算不得什么好姐妹了,无非都是为了至亲家族。
于是,她慢慢地点了点头,“好。”
张老夫人拍拍张乐雪的手,她这个孙女,只有许晴意这个闺中密友,她也不希望两个人走到那一步,但愿许晴意不会掺和进来吧!
她忽然想起一事,对凌画问,“老身听闻,太后赐婚你三哥与荣安县主了?”
凌画笑着点头,“正是。”
“这是好事儿一桩,凌家看来用不了多久,又要办喜事儿了,到时候可要给老身个请帖,老身去讨一杯喜酒喝。”张老夫人主动提起。
凌画没个不答应的,笑道,“这是自然,我一定亲自将请帖给老夫人送来。”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张老夫人连连点头,对她问,“实不相瞒,老身为炎亭和乐雪的亲事儿,也有些犯愁,老身多年不出府赴宴走动,谁家有适龄品性好的小子姑娘,老身都不太清楚,您比老身熟悉,可否与老身说说?老身了解一二。”
张老夫人这话一开口,张炎亭首先坐不住了,“祖母,孙儿不急,大丈夫未曾立业,何以安家?”
“你一边去。”张老夫人挥手赶他,“你也老大不小了,科考尽在眼前,待你考上,双喜临门,有何不好?”
张炎亭无奈,“少夫人明日就要出京去江南漕运了,祖母您就不要拿这等小事儿来麻烦她了。”
张老夫人一愣,看着凌画,“你明日要出京?”
凌画笑,“江南漕运有些事情,需要我出京去处理,不过陪老夫人说会儿话的功夫,还是有的。”
她看了张炎亭一眼,想着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又笑,“张公子的亲事儿,目前我倒没有合适的人选,但乐雪姐姐的亲事儿,我倒是有个想法,老夫人不妨听听。”
张老夫人闻言也顾不得她明日就要出京了,立即说,“那你快说说。”
孙儿可以晚些再娶妻,但孙女再留下去,真是大姑娘了,不能再留了,她最着急的其实还是孙女的亲事儿。
凌画笑着说,“我四哥凌云扬,今年也会下场科考,他未曾订下亲事儿,品貌性情我敢担保,人也靠谱,今年科考,他也很是有些把握,将来入朝为官,与张公子同榜同朝,不知老夫人可考虑一下我家四哥?让乐雪姐姐嫁入凌家,我家和我四哥定不会错待了乐雪姐姐。”
张老夫人彻底惊住。
张炎亭与张乐雪也惊了。
一时间,三人都一脸震惊地看着凌画。
凌画掩唇低咳了一声,笑着说,“老夫人知道,我凌家已无长辈,两位哥哥的亲事儿,也是我这个做妹妹的近二年来最需要考虑和犯难的心事儿,如今我三哥订下了青玉,若老夫人同意,将乐雪姐姐许配给我四哥的话,老夫人了却了一桩心事儿,我也一样了却了一桩心事儿。”
“这……”张老夫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是真没想到,本意是让凌画说说京中的青年才俊,给个靠谱的建议,没想到,她却将自己的四哥推了出来。
张乐雪已羞红了脸,这二人当着她的面讨论她的婚事儿,按理说,她该躲出去,但毕竟是关于自己一辈子的婚姻大事儿,她还是忍住了没躲出去,但也不好开口。
张炎亭看看张老夫人,又看看张乐雪,回想见过两面的凌云扬,一时间也说不出他与妹妹到底是合适还是不合适的话,所以,也没开口。
凌画笑着说,“老夫人不必急着答复,这就是个想法而已,我家没有长辈,也不兴盲婚哑嫁,相信老夫人为了乐雪姐姐一辈子的幸福着想,也不会轻易草率决定她的亲事儿,所以,咱们慢慢来,可以找个机会,相看一番,再做决定。”
这话说到了张老夫人的心坎里。
张老夫人点头,对凌画笑起来,“老身还真没想到,你倒是周全,既然你有此言,那么,你便与老身说说你四哥,老身听听他从小到大的事儿。老身隐约记得,多年前,他似乎还挺出名。”
凌画点头,也不含糊,捡了凌云扬从小到大的事儿说了几桩。
说他小时候怕有贼人闯进凌家偷他的妹妹,便跑去做了纨绔,将京城方圆百里三教九流的人物都摸了个透,他做纨绔那些年,京城方圆百里,鸡鸣狗盗之辈都没了,作奸犯科之辈也不见了,也算是对京城方圆百里的治安有一定的功劳。
说他被凌云深押着读书,与她一起,很是在凌云深手下水深火热的好几年。兄妹二人结成同盟,阳奉阴违被罚等等一些趣事儿。
说凌家遭难后,凌云深不入朝,凌云扬为了担起凌家的担子,头悬梁锥刺股,把最不喜欢的读书拾了起来,如今每日闻鸡起舞,读书到三更。
真实发生的那些事儿,由凌画的嘴里说出来,是一个很是鲜活的凌四公子。
不止张老夫人听的直发笑,张炎亭和张乐雪也听的忍不住好笑。
张乐雪恍然想起,她似乎是见过凌云扬,是一个十分俊逸的少年公子,去年,她与许晴意逛街,遇到了些麻烦,恰巧被他碰到,便随手给解了,他身边那时还有几个人,不像是京城人,颇有些江湖游侠打扮,其中有一人刀疤脸,背后背着大刀,让她与许晴意见了心生怯意,都没敢上前道谢。
后来他带着人走了,许晴意在人走后说,“那是凌家的四公子,没想到,他都不做纨绔了,还依旧与三教九流的人物来往。”
那时她想,原来他就是凌四公子。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第三十四章 折騰(二更)看書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虽然累了,但是多日不见宴轻,如今窝在他的怀里,枕着他的胳膊,抱着他的人,却一点儿不想睡,不想耗费这个晚上的好时光。
但她清楚,想让宴轻与她做点儿什么,以他的脾气,怕是不行,但是跟他说说话,应该还是行的。
于是,她满足地喟叹,“哥哥,我这些天好想你的。”
宴轻心里啧了一声,“没看出来。”
凌画蹭蹭他脖颈,“真的,我真的好想你的,若是你不回来,我打算去江南漕运时路过青山庄,会在青山庄停歇两日。”
前半句话有些虚的成分,后半句话却是一点儿都不假的。
若说她有多想宴轻,倒不至于,毕竟,也没分开多少天,十日而已,每日想那么一小下,但事情忙起来,便也顾不上了,但宴轻今天明显跟她有气,她把每天想那么一点儿多加些分量,稍微夸张了一下,哄哄他,虽然本来没多想,但听说他回来,见到他的那一刻,她发现,那么多天的一点点积累起来,还真是要溢出来的那种感觉,就是想极了他。
宴轻不说相信,也不说不相信,伸手将她往外推了推,“睡吧,你不累吗?”
凌画不高兴被他推开,坐起身,瞪着他,“你推开我做什么?不是你不让我走的吗?”
宴轻心累,“你太热了。”
凌画怀疑地摸摸自己,“我今天没发热。”
“那就是我太热了。”宴轻觉得,若真这么抱她一晚上,他都不用睡了。
凌画伸手去摸他额头,戮破她,“你也不热。”
宴轻给出理由,“抱着你热。”
凌画指出,“我发热时,你也抱着我了,那时候我的确是热,但你都没嫌弃我,也一样抱着我睡觉。”
精彩都市小說 催妝 愛下-第三十四章 折騰(二更)展示
宴轻郁郁地说出真心话,“那时候你是生病,我忍着你了。”
“如今我不生病了,你便不忍着了吗?”凌画故意要下床,“我就喜欢你抱着我睡,你若是把我推开,不能抱着我睡,我还在这里跟你一起睡什么?不如让我回去,我海棠苑也有床,又不缺你这半张床。”
宴轻一把拽住她,咬牙,“只今天一晚。”
他豁出去忍忍了。
凌画目的达到,收起得寸进尺,立马躺下,将自己的脑袋枕在他的胳膊上,身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重新抱住他,很痛快地答应,语气高高兴兴,带着甜甜的笑意,“行,一晚就一晚。”
宴轻什么也不想跟她说了,“睡觉。”
她若是再不睡,他真不敢保证,让她冒着外面的风雪自己回海棠苑得了。
凌画小声说,“我想跟你说说话,我们都十天没见了。”
宴轻按住她脑袋,声音发了狠,“我不想跟你说话,睡觉,你若是不睡,我不拦你了,自己回你的海棠苑睡你的床去。”
凌画闭了嘴。
好吧,海棠苑不缺床,但是没有暖暖的大抱枕,她才不要。
凌画深谙运兵之道,进退有度,见宴轻真快被她惹急了,她反而乖巧了,将脑袋缩在他臂弯处,闭上了眼睛,“哥哥晚安。”
宴轻不想搭理她。
凌画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本来想强撑着感受一会儿这个温暖的怀抱,但也许是因为这个怀抱太熟悉太温暖太安心,让她太舒服,所以,没撑多大一会儿,她就睡了过去。
很快,便睡的沉了。
宴轻听到她呼吸均匀,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僵硬的身子渐渐放松下来,片刻后,独属于凌画身上的女儿家的幽香,无孔不入十分霸道地钻入他口鼻,他扭开脸,但身边紧挨着他躺在她怀里的这具软软的身子,让他想睡怎么也睡不着,十分干扰他。
他刚放松下的身子又渐渐地僵硬起来。
他后知后觉又没好气地觉得自己废物。
片刻后,他实在受不了,还是伸手,这一回没敢用力,怕吵醒她,轻手轻脚地将她往里侧空隙挪了挪,挪开后,他长舒一口气。
但他将凌画挪的不够远,所以,重新躺下后,还是觉得她一样干扰他,她的呼吸和身上的幽香同样无孔不入。
于是,他又坐起身,将她干脆直接挪到了最里面最靠墙根的位置,想起她怕冷,将被子叠了两层,直接给她盖在了身上,裹了个严实。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催妝 起點-第三十四章 折騰(二更)分享
凌画大约实在是累了困了睡的沉了,所以,哪怕她挪了两次,还真没把她吵醒。
宴轻总算舒服舒心了,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渐渐地觉得冷了,到底是入冬了,他不盖被子也是不行,若是着凉明日染了风寒,够他受的,他最怕喝苦药汤子了。
而且,她后日就走了,就算他冻病了,也看不懂他喝苦药汤子,也不会心疼。
他盯着凌画身上的双层被子看了一会儿,挣扎了片刻,还是没敢惊动她,果断自己起身,摸黑从柜子里又拿出一床被子,自己盖在了身上,这才闭上眼睛。
片刻后,他终于踏踏实实舒舒服服没有任何干扰地睡了过去。
凌画睡觉十分老实,无论是以前自己睡,还是让宴轻抱着睡,她可以维持一个姿势,一晚上都不动,很乖很乖的。所以,哪怕是宴轻将她挪开,但给她盖了双层的被子,哪怕入冬,她一点儿也没觉得冷,所以,直到一觉睡到天亮,她依旧维持一个姿势。
宴轻留了个心眼,早上很早就强迫自己醒来了,他怕凌画先醒,若是发现他没抱着她睡,一定会不干跟他闹脾气算账,所以,他先醒来后,赶紧起身,将自己的被子叠吧叠吧,悄悄扔进了柜子里,然后挣扎了一会儿,又上了床,悄悄扯过凌画身上被子,分开双层,搭在了自己身上,挨着她躺在了她身边。
他做完这一切,发现没吵醒凌画,心里松了一口气。一口气松完后,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怎么跟做贼似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他憋着气想,他是哪辈子没做善事儿,娶了她,如此遭罪。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扔下她起床。毕竟,折腾都折腾了,总不能白折腾,等她醒来,还受她控诉。
另外,她明日就要离京了。
凌画从大婚后,可以说一直没歇着,宴轻离京去青山庄后,她更是没了人管制,也没了人分神,哪怕萧青玉来端敬候府小住,但萧青玉不是宴轻,所以,她全身心地忙了多天,后来又撮合了萧青玉和她三哥,之后又跑乐平郡王府定亲又跑皇宫又跑二皇子府,她是真的马不停蹄,一直处于劳累中。
如今宴轻回来了,这一晚,她睡的很沉,直睡到太阳出来才行。
她醒来后,睁开眼睛,发现宴轻没抱着她,而她的手也规规矩矩放在身体两侧,她眨了两下眼睛,偏头,虽然没抱着,但宴轻确实是睡在她旁边。
宴轻睡颜很沉静,眉目如画,鬼斧神工雕刻的这一张容颜,无论什么时候看,都让人赏心悦目,带有很大的冲击性。
凌画盯着宴轻看了一会儿,发现他呼吸均匀,睡的很香,她越看越喜欢,舍不得吵醒她,便安静地躺着。
宴轻自然没睡着,他等着凌画醒,只要凌画醒,他就解放了,可是凌画醒了是醒了,但却不动作,不起床,只盯着他看。
这是什么毛病!
宴轻被她看的受不了了,忍了忍,最后,忍无可忍地伸手凭着感觉,盖住了她的眼睛,语气咬牙切齿,“醒了不起来,乱看什么?”
凌画“唔”了一声,软软地笑,“哥哥好看。”
宴轻呼吸一窒,深吸了一口气,扯过被子蒙在她脸上,自己转眼便坐了起来,动作利落地起身下地,“起床!”
凌画拿开被子,怀疑地看着他,“你昨天是不是没抱着我睡?”
宴轻后背一僵,“没有!”
凌画看看自己,宴轻的床很大,她却躺在最靠里侧墙根的位置,明明睡前,她是跟宴轻一起挤在靠床边的位置的,并没有靠的这么里。
她指出疑点,“我昨天没睡最里面,没靠墙。”
宴轻没事儿人一样瞅了她一眼,见她乖乖躺着,满脸怀疑和疑惑,他心里嗤了一声,面色不改地撒谎,“你昨天睡觉不老实,将我差点儿挤掉下床,我将你往里面挪了挪。”
打死他也不会说,昨天是她太干扰他睡觉了,才将她挪开。

非常不錯小說 催妝笔趣-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閲讀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云落想着小侯爷终于忍不住了,他应了一声是,立即去打探凌画的消息。
半个时辰后,云落回来,也带回了凌画这几日在凌家内的消息。
他禀告给宴轻,“小侯爷,主子这几日住在凌家,是为着三公子的婚事儿忙活,主子促成了三公子与乐平郡王府荣安县主的亲事儿,前日陪三公子去了乐平郡王府提亲,昨日与三公子商议如何操办亲事,今日一早进了宫见陛下,中午陪太后用了午膳,晚上……”
他顿了一下,“天黑后,主子去了二皇子府。”
宴轻“呵”了一声,扔了手里的九连环,“啪”地一声,九连环砸到桌面上,发出一连串的响声,“她可真是一个大忙人。”
云落眼观鼻鼻观心,想着主子确实是个大忙人。
宴轻问,“她以前常在天黑后去二皇子府?”
云落想了想,“不常去。”
“不常去是多长时间去一次?”
云落琢磨着说,“主子以前不常在京,在京时,若有什么重大急事儿找二殿下商量,才会去一次,一年到头,也就两三次。”
他又补充,“主子与二殿下的关系,不适合白天去,所以,主子都选择晚上,不引人注目。”
宴轻手敲着桌面,“她去一次,待多久?”
云落更小心地回答,“多数时候一两个时辰,偶尔有一次,与二皇子府中的幕僚们一起,商议了一夜,只一次。”
宴轻抬眼看云落,“你倒是诚实。”
云落心里快哭了,“小侯爷您问,属下自然要诚实回答。”
他虽然是主子的人,但是如今归小侯爷,主子也没交代小侯爷问起这样的事情,要他糊弄不回答,所以,他自然要如实回答。
不过,他也没想到小侯爷会问的这么详细清楚,连待多久都要问。
宴轻指使他,“你去二皇子府外守着,她若是出来,告诉她,我回来了。”
他顿了一下,“不必提前往里面送消息,只等着就行。”
他倒要看看,她今日在二皇子府待多久。
云落点头。
凌画自然不知道宴轻回来了,琉璃也不知道,她虽然消息灵通,有消息网打探京城各府的动静,但绝对不包括端敬候府自己的家里。所以,昨夜宴轻半夜回京回府,没闹出什么动静,回府后便关了门,也没外出,也没让人特意知会凌画,所以,凌画不知道他已经回来了,琉璃也不知道。
凌画进了二皇子府后,因萧枕在养伤,她这一次没去书房,只能去他的院子。
萧枕把自己的伤弄的十分严重,哪怕经过曾大夫这个神医圣手诊治,但勉强刚能下床。他咬着牙等了近十天,等的快耐心耗尽,总算等到了凌画来看他。
听说凌画来了,他憋着一股气,由人扶着,从里屋走出,来到画堂,短短几步路,走了他一脑门的汗。
见到凌画,他有些恼地开口,“整整十天,不见人影,你总算想起我了?”
她跟宴轻新婚后就这么腻歪?十天了,也不想着来看看他?问曾大夫那老头子,他倒是一改那天的叨叨,什么也不说了,问他端敬候府内的事儿,他也不再提。而他也没办法打探端敬候府内的事儿。
凌画坐在画堂里等着萧枕,见他从里屋由人掺着出来,失血过多,又清瘦又苍白,还带着十分的虚弱之态,同样没好气,“谁让你给自己下了那么狠的手?养了十天才能勉强下床走动,若不是曾大夫有医术,十条命都不够你折腾没的。”
萧枕坐下身,很有理由地说,“我那好父皇,若是轻伤,糊弄不过他,只有危及性命的重伤,他才会看在眼里,你当年能敲登闻鼓,我如今也能对自己下得去手。”
“我当年是迫不得已,你又何必?”凌画没好气,“若不是曾大夫,只靠着太医院太医的医术,你觉得你这么折腾自己还有命?最次也得残了。”
“就是因为有曾大夫在,我才敢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萧枕心情好了些,“我总不会让你这些年的辛苦白费,我这些年没做什么,只这一桩,对自己下手,总要有所回报。”
他看着凌画,“你这么生气,是不是心疼我?”
凌画狠狠瞪了他一眼,“跟心疼没关系,我费尽千辛万苦保护你多年,你却不爱惜自己,我是生气。”
萧枕心情又差了,“我等了你十天,也不见你来看我,你一直在做什么?宴轻就这么让你黏糊?”
凌画知道萧枕在等着她来,她偏偏让他多等些日子,一是生气,二自己是知道他如今已安全,有曾大夫隔三差五来二皇子府给他诊治,她来了也是看到躺在床上的他,不如等他差不多可以下床走动了,再过来。
但是这个她自然不提,见他这么问,只没好气地说,“你被大内侍卫带回京的那天,我正病着发热,大半夜的冒着冷风跑出府拦了大内侍卫,将你送去了皇宫,折腾了大半夜,以至于后面又反复烧了几天才好,这十天里,哪怕病着,我也一天没歇着,把前往衡川郡找你堆积的一堆事情赶着这时间日夜处理了,这两日才抽出手来。”
萧枕立即问,“又染了风寒?”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催妝笔趣-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相伴
“嗯。”
萧枕焦躁地等了十天的恼意一下子烟消云散,立即说,“是我不对。”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 ptt-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讀書
他道歉倒是快。
凌画清楚萧枕的性子,他对别人自然是或内敛稳重或深沉凉薄或温和淡漠,但是对她,多数时候都是好脾气,来了脾气,惹恼了他,却也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你知道自己不对就好。”凌画从袖子里拿出两本黑色的本子,“你看看,这是今年的账目,我给你整理出来了。”
萧枕拿起来,随意地翻了翻,又放下,对她问,“宴轻知道吗?”
“知道。”
萧枕看着她,“你对我这么好,他没意见?”
她每年产业下的三分之一的钱,都给他了。
凌画想起宴轻,似乎不乐意她提萧枕,“他知道你当年救了我。”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笔趣-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推薦
只这一句话,就够了。
萧枕噎了一下,又没了好心情,“他对你好不好?”
“好。”凌画看了他一眼,觉得彻底掐死他的心思,还需要多加火,“我生病期间,她给我擦脸,擦手,拿漱口水,哄着我入睡……”
“你胡说呢吧?”萧枕瞪着她,这是宴轻能做的事儿?
“我跟你胡说这个做什么?”凌画一脸你爱信不信的神色。
萧枕一下子沉默下来,他听了曾大夫的话不信,听了琉璃的话也不信,如今凌画也这样说。
他沉默半晌,还是压不住震惊,“你确定你嫁的人是宴轻?端敬候府的宴轻?”
宴轻没被人掉包?
凌画笑,“自然确定,你当我傻吗?”
若是不是她亲身经历,别人与他说宴轻如何如何,她大约也是不信的,她也没想到,她掉了一回金豆子,便将宴轻给变的不像宴轻了,不过也没什么好鲜贝的,就几日,他就反应了过来,然后拒绝见她,不再理她,带着人跑出京玩去了,还去了两百里地外那么远的地方,如今都还没回来。
萧枕又半天没说话。
凌画见他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忍不住好笑,这才问他,“你身体怎样了?还需要养多久?才能处理事情?”
“我如今刚能下床走动,最少再三五天吧!”萧枕知道,他接下来要有硬仗要打,他与萧泽,总有一个人要死在对方手里。
凌画点头,与他说起正事,“我后日启程离京去江南漕运,陛下给了我江南三郡的兵符,我会好好利用。”
萧枕睁大眼睛,“他给你江南三郡的兵符?江南三郡有五万兵马吧?他怎么会给你兵符?江南漕运发生了什么事情?棘手的大事儿?”
凌画点头,“有点儿棘手。”
她将绿林扣了江南漕运三十只运粮船之事,以及黑十三躲在幽州温家等等事情,与他简略地说了一遍,又将她如何进宫告状,如何说动皇帝给她有助益的东西,也没料到那一番话会那么起效用,陛下竟然给了她江南三郡的兵符。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第二十七章 晚了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带着江南三郡的兵符从御书房出来,抬眼看天空洒下来的明媚太阳,心情很好地对着太阳笑了笑。
萧泽并没有走,他出了御书房后,就站在不远处等着凌画出来,他倒想看看,凌画今日进宫找父皇所谓何事儿。
如今见她出来,心情很好地对着太阳笑,他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心情这么好,不知是与父皇说了什么,而父皇一定是答应了她。
凌画没想到萧泽还没走,看到了他站在不远处那张阴沉的脸,好心情一下子散了一半,故意说,“这么久了,太子殿下还没走,是在这里晒太阳?”
已经入冬,再好的太阳,也暖不了风刀子刮在人身上的冷意。
萧泽沉着脸问,“父皇答应了你什么?”
凌画给他一个无可奉告的眼神,“太子殿下若想知道,进去问陛下啊。”
就不信你敢进去问。
她自己都没料到她诉苦告状会有这么大的效果,陛下会给她江南三郡的兵符,此事是机密,就算他去问了,皇帝也不会告诉他,而不到她在江南用兵的那一刻,谁也猜不到。
她手里这一枚兵符,真是陛下给她的一把最坚盾的盾了。
既是盾,也是利剑。
萧泽沉沉地看着她,“你为什么非要与我作对?”
凌画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都三年了,太子殿下还问这句话,是不是傻?”
萧泽脸色一黑。
凌画懒得再跟他说,转身向长宁宫走去。
萧泽等了她半天,自然不会就这么放过她,于是,他也抬步跟上她,压低声音,“当年,太傅陷害凌家,不是我指使。”
凌画脸色一下子冷极了,停住脚步,回身看着他,扬眉,“太子殿下怕了?”
否则,这话他三年前不说,不低头,今日倒是来说这句恶心人的话了。他是没有指使,但是默认了,纵容了,又有什么区别?太子太傅举的不是他东宫的这面大旗?他当时对她的龌龊心思,想凌家倒台后,她求救无门,被他圈养在东宫,还以为谁不知道?
如今,他看出陛下对萧枕态度不一样了,恐慌了?他是该恐慌!以后他恐慌的时候还多着呢!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萧泽声音突地拔高,“谁说本宫怕了?”
“既然不怕,太子殿下就好好把自己屁股下的位子坐稳了。”凌画冷笑,“太子殿下这些年都做过什么,自己不会不记得,有些事情,失德太过,瞒过了陛下,但瞒不过苍天,一笔一笔,苍天都看着呢。”
积攒多了,总有天打五雷轰的时候。
萧泽脸色阴沉,他没看出萧枕哪里值得她扶持的,“你扶持萧枕,他能比我好到哪里去?”
凌画怼他一句,“至少二殿下不曾做过什么有失德行的事儿。”
萧泽心里怒极,“那是父皇没给他机会,你信不信,若是父皇从小对他也如对我一样,他如今未必有我做的好。”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催妝》-第二十七章 晚了推薦
萧泽自认,他是被太子太傅拐带歪了,这么多年,他都在扭转矫正太子太傅带他走歪了的路,但当年的窟窿实在是太大了,他耗费尽力气,也不能填平,不止如此,拆了东墙补西墙,衡川郡堤坝又是一个大窟窿,幸好温行之帮了他,才让凌画没证据捅出来。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能感受得到,父皇对他大不如前了,连父皇那么苛责厌恶的萧枕,父皇都很是关心在乎了。
他想让凌画收手,但显然,她是不会收手的。
他盯着凌画,“除了本宫身下的位置,你要什么?本宫都答应你,只要你不再与我作对。”
凌画觉得今儿萧泽不是没睡醒,就是被陛下对萧枕的态度给刺激了,才会吹着冷风等了她这么久,跟她说这些让她听来就是笑话的话,她看着萧泽,“太子殿下这时候说这样的话,不觉得晚了吗?”
当年,既然没有仁爱之心,没拦着太子太傅,没料到她去敲登闻鼓,九死一生立起来,就该知道,她早晚要报当年之仇,她父母至亲满门血仇。
连陛下都知道她不会放过萧泽,用她,也是无奈之举罢了,因为,除了她,除了她手里有银子有钱能将江南漕运的窟窿填平,再没人能将江南漕运拾起来。
陛下只是知道,她哪怕能杀了萧泽,有他盯着,她也不敢暗杀动萧泽。陛下要是江南漕运成为给国库添银子的银库,要的是江山稳固,要的是制衡之术,用她来制衡萧泽。对陛下来说,这就够了。
至于,萧泽能在与她的不对付下,争斗下,能坐稳东宫的位置,能将来接手大位,她觉得,陛下可能也当做给萧泽历练了。
至于,萧泽坐不稳,她不知道陛下当初有没有想过,反正,如今陛下对萧泽的态度变了,对萧枕的态度也变了,对她来说,这就够了。
“你便那么肯定,你能扳倒本宫?”萧泽见凌画没有半分商量的机会,黑沉沉地盯着凌画,“你将本宫拉下马,你做的那些事儿,也都是欺君罔上的大事儿,本宫也不会让你活着。”
“行啊,那我就拭目以待,看到太子殿下如何不让我活着。”凌画难得对他笑了一下,语气轻飘飘的,“你有一天死了,我也会活的好好的。”
她与宴轻,是要长命百岁的,而眼前这么个东西,因一己之私,害死的那些亡魂,都在九泉下等着他呢。
凌画转身往前走。
萧泽这一回再没跟上,他看着凌画一身红衣纤细的背影,发了狠,既没有商量的余地,那他一定要她死。只有她死了,萧枕才断了臂膀,他的位置才能坐稳。
他转身出了皇宫,他要去找温行之。凌画此次去江南,一定不能再让她回来。
凌画才不管萧泽心里怎么恨不得她死,慢悠悠地往长宁宫走。
走到半路,迎面见到孙嬷嬷,孙嬷嬷脚步匆匆,见到凌画先见礼,笑呵呵地说,“少夫人,太后听说您进宫了,好些日子没见您了,让老奴来接您去坐坐。”
凌画笑着说,“就算姑祖母不来让嬷嬷找来,我也是要去的。”
毕竟,她马上就要出宫了,得跟太后告个别。
孙嬷嬷笑着打量她,“少夫人近来很忙吗?似乎又瘦了,太后娘娘若是见了您,该心疼了。”
凌画点头,“是忙了些,趁着离京前,将手边堆积的事情做完。”
孙嬷嬷一惊,“少夫人又要离京吗?”
这才大婚十几日。
凌画笑,“江南漕运有一桩事情比较棘手,我不去不行,本来大婚后就该立马启程的,也是因为新婚,才耽搁了这么久。”
孙嬷嬷叹了口气,“那您此去多久?时间会不会又很长?”
“我会尽量缩短时间。”凌画也没办法,不确定什么时候回来,只能说,“年前一定赶回来过年。”
二人来到长宁宫,太后一见凌画,果然说她瘦了,听说江南漕运又有事情,以前她并不问,如今多问了一句,凌画也如实告诉她,是绿林扣了三十只运粮船,太后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是有她去才能解决。
太后叹了口气,“那小轻岂不是又要自己一个人在家了?你们才大婚十几日,就要聚少离多了,这怎么行?”
凌画笑,“反正,我还有两年才能卸任,两年内,也没法要孩子。”
太后是过来人,嗔她一眼,见她眉眼间还是女儿家的神态,便挥退了左右,只留了孙嬷嬷,对她问,“都十几日了,你们没圆房?要孩子跟圆房,可不冲突,怎么说也要先圆房,孩子是可以过二年再要。”
凌画虽然习惯了厚脸皮,但到底是个姑娘家,没想到太后只看她眉眼,便能看出来,她脸一红,小声说,“总要让小侯爷先习惯我,此事、咳咳、也是急不得。”
她生病时,宴轻抱她,伺候她,被她黏了两日,已够可以了,后来他大约醒过闷来,转头就不想搭理她了,如今还在两百里外的青山庄呢,她就算想圆房,自己也做不到。
太后也知道此事急不得,叹了口气,“可是,你一走就两三个月,怎么培养感情?岂不是更遥遥无期了?”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催妝討論-第二十二章 求娶熱推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又玩了一会儿小老虎,才放下。
她想着明天的事儿,对琉璃说,“我要好好睡一觉,明儿去乐平郡王府,帮着三哥,好好哄哄他的未来岳母。”
琉璃诚实地说,“我觉得您不必怎么哄的,乐平郡王妃一直喜欢您,同样也很喜欢三公子,有三公子给她做女婿,怕是不知要乐成什么样儿。”
不说小姐从小就与荣安县主好,这三年除了为了赶婚期回来这次没携礼而归外,以往每回外出回京,除了给荣安县主的礼外,还有乐平郡王妃一份。
哪怕不说外出带礼回来的心意,只说小姐名下的产业,珍宝阁,胭脂水粉朱钗首饰铺子,有新货,给荣安县主送去一份,也会给乐平郡王妃送去一份。
乐平郡王妃能不喜欢她吗?
不过,乐平郡王妃本来也是一个挺好相处挺和善的人。
凌画抱着被子点头,“也是。”
确实没什么好担心的。
琉璃熄了屋中灯,凌画早早睡下,一夜好梦。
第二日,清早,凌画起来梳洗打扮,也派琉璃去嘱咐凌云深一定要打扮一番。虽然她不嘱咐,凌云深也会打扮,但是把琉璃派去,也能帮他参考一二穿着。
凌云深挑出锦绣坊送来最好的绸缎,穿在身上,琉璃来了看过后,又提点,“三公子忘记佩戴配饰了,选一块最好的玉吧!”
她想起来,“万一乐平郡王和郡王妃十分痛快的答应了呢,三公子就解下身上的玉佩,做定情信物。”
凌云深觉得有理,转身找了一块上等的好玉佩戴在身上,对琉璃笑着说,“你倒是挺会。”
琉璃很骄傲,“看了小姐与小侯爷从相识到大婚的经过,若是学不会这些,那该多笨?”
凌云深:“……”
他很想说,你不是眼里心里只有剑吗?
琉璃很小的时候,就来到了凌画身边,与云落等人一样,凌画当她是姐妹,他和凌云扬也当她是妹妹,一直觉得,七妹不放她回家,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回了玉家,妹妹身边没了她,该少多少乐子。
凌云深到前厅的时候,凌画已经到了,二人一起吃了早饭,然后一个乘车,一个骑马,一起去了乐平郡王府。
昨儿萧青玉回到乐平郡王府后,自然提也没提今儿凌画与凌云深要登门的事儿,她就想看看,她爹娘突然看到二人上门来提亲,会是什么表情。
昨儿凌画就给乐平郡王府下了帖子,帖子下的很郑重,说今儿与凌云深一起前来拜会,乐平郡王和郡王妃虽然纳闷,问萧青玉,萧青玉摇头说不知道,二人也猜不出来,但却吩咐府中的下人打扫庭院,然后又吩咐厨房备明日的酒席。
萧青玉觉得吩咐厨房备酒席这个操作是可以的,但打扫庭院不至于吧?
她问乐平郡王妃,“娘,您这是……又不是迎接皇上,是不是有点儿郑重了?”
乐平郡王妃瞪了她一眼,“你懂什么,我看画画下的帖子郑重,她又是与三公子一起来,指不定是什么重要的事儿要找你父亲,咱们府里,自然也要郑重些。”
萧青玉,“……”
好吧!她娘仅从一个帖子,就能领悟这么高深的门道,她由衷佩服。
于是,这一日,凌画和凌云深上门,发现乐平郡王和郡王妃早早便在大门口等着了,乐平郡王府内,门庭清扫的十分干净,不染纤尘,仆从们十分规矩,衣着光鲜,只等贵客登门。
萧青玉本来不想来门口迎凌画和凌云深,但无奈一大早,就被她娘给拽起来了,催促她梳妆打扮,然后跟着她和她爹一起迎客。
若不是萧青玉十分肯定自己没告诉她爹娘,也十分肯定凌画下的帖子里没告诉她爹娘这件事儿,她都怀疑,她爹娘是不是未卜先知了。
凌云深看到门口迎着他们二人的乐平郡王和郡王妃以及萧青玉和府中下人们,沉默了一下,继而又被这副阵仗弄的紧张了一下,眼神不由得带了那么点儿询问之色看了萧青玉一眼。
萧青玉小幅度地对他摇了摇头,她真没提前说。谁知道她爹娘会有这么高的觉悟呢?她也很惊奇的好吗?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凌画从马车上下来,也被这个阵仗弄的惊讶了一下,也看了萧青玉一眼。
萧青玉只能又对她小幅度地摇了一下头。
凌画和凌云深对看一眼,也明白,大概是昨儿她那封帖子的原因,下的实在是太郑重了。
兄妹二人都是聪明人,齐齐上前对乐平郡王和郡王妃见礼。
乐平郡王和郡王妃连忙说免礼,乐呵呵地带着凌画和凌云深进了会客厅。
到了会客厅落座后,彼此说了一会儿闲话家常,由乐平郡王出声问,“以咱们两家的交情,你们何必下那么郑重的帖子,有什么要紧的事儿,说就是了。”
这些年,不止乐平郡王妃的朱钗首饰美衣华服凌画包了,就是乐平郡王喜欢的古玩玉器,凌画也送了好几样,都是送到他心坎上的东西。
凌画笑着说,“是有一桩要紧事儿,但这桩要紧事儿,不郑重可不行,是必须要郑重的。”
乐平郡王“哦?”了一声,乐平郡王妃也看着二人。
凌画转头看向凌云深。
凌云深立即站起身,对着乐平郡王和郡王妃郑重一礼,“云深心仪荣安县主久已,听闻郡王和郡王妃正在为县主择婿,不知郡王和郡王妃是否放宽严苛的条件,考虑云深一二?”
乐平郡王:“……”
乐平郡王妃:“……”
凌云深要求娶他们家的这个一直怕他怕的见了他就躲的丫头?
二人十分懵,确切说,是被震懵了,非常震惊。
诚如萧青玉自己所想,乐平郡王和郡王妃还真是没敢考虑凌云深,给萧青玉选婿时,把他直接给略过去了,他们觉得,凌云深要娶,以他的性子,也是要娶温婉大气的大家闺秀的。
而他们家的这个女儿,大家闺秀的做派只是在人前装装样子罢了,私下里,是没多少闺秀的礼数的,尤其是在自己的府里,想歪着就歪着,想躺着就躺着,有时候连房檐下的台阶上都坐,甚至,果子熟了的时候,她还自己爬上树去摘,好好的裙子刮破了,训她时,她还会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地说,“怕什么,一条裙子而已,画画还会送我新的。”
瞧瞧,就这么一个女儿家,他们怎么敢想凌云深那么个严谨律己,事事严苛,知礼守礼的人?
所以,压根就没考虑他。虽然,这么久了,也没选一个满意的,但还真是一点儿没想过凌云深做他们的女婿。
“我会对县主好的。”凌云深又郑重表示。
乐平郡王忽然哈哈大笑三声,腾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拍着凌云深的肩膀说,“好好好,我答应了。”
凌画:“……”
凌云深:“……”
萧青玉:“……”
乐平郡王妃:“……”
这也答应的太痛快了吧!
凌云深懵了懵,露出笑意,十分沉稳地说,“婚姻大事,不可儿戏,郡王您不妨再好好想想,仔细斟酌斟酌?”
他怕他一会儿就反悔了。
“斟酌什么?”乐平郡王笑的很开心,“您做我女婿,我很高兴啊,这是完全不用想的事儿。”
他转头问乐平郡王妃,“是吧?”
乐平郡王妃立即点头,“是啊,若你求娶青玉,自是不必斟酌的。”
凌画:“……”
三哥厉害!
她就没见过这么痛快的岳父岳母。
萧青玉不干了,“你们多少斟酌一下,男方上门求娶,女方家里不是要矜持一下的吗?”
她也没想到她爹娘会这样。
乐平郡王一挥手,“你一边去。”
乐平郡王妃也摆手,“没你的事儿。”
萧青玉有点儿崩溃,“我又不是嫁不出去!”
乐平郡王和郡王妃不理他,只对凌云深说,“你既诚心求娶,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熱門言情小說 催妝 線上看-第二十二章 求娶看書
凌云深笑着点头,送上昨日与凌画订下的聘礼单子,直接改口说,“岳父、岳母,这是礼单,请您二人过目,您二人若是没意见,择日我便带着人抬进来。”
乐平郡扫了一眼,“没意见。”
凌家的聘礼,比太子娶妃还要多,能有什么意见?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催妝 起點-第二十一章 不準看書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云扬自我反省了一番,又觉得吧,他跟三哥还是大有不同的。
萧青玉不是张乐雪,跟他自小不认识,乐平郡王府也不是张客大将军家,凌家跟张家一直没来往,所以,哪怕周折个九转十八弯,他还是要靠着妹妹的。
他非常高兴地接受了萧青玉做三嫂,转头对萧青玉直接喊,“三嫂,你做我三嫂挺好。”
萧青玉红着脸拒绝,“我爹娘还没答应呢,你先别喊。”
凌云扬反问,“你爹娘那么喜欢我三哥,会不答应吗?”
萧青玉:“……”
不、不会吧!
凌云深在他爹娘眼里,是真的没的挑,之所以给她选亲事时,没选凌云深,那是因为知道她从那年开始就怕凌云深,凌云深打她手掌心的时候,她还给他扎小人了,被她娘发现了,训了她大半天,还有一个原因,大约是,她娘觉得,她缺点太多,配不上凌云深?所以,没敢想将她嫁给他?
不管什么原因,若是凌云深登门求娶,她觉得,他爹娘顶多会震惊一下,然后,考虑两天,大约也就答应了。
乐平郡王府不参与朝堂争斗,凌云深也不入朝为官。他爹娘,从哪方便分析,都没有拒绝凌云深的理由。
“所以,我提前叫着怕什么?早改口,早习惯。”凌云扬总结。
萧青玉:“……”
她不太能适应,据理力争,“不行,我会不好意思的。”
凌云扬:“……”
真没看出你不好意思来。
他觉得很新奇,萧青玉以前那么怕他三哥,如今竟然会要嫁给他三哥,不过想到凌画说的事情经过,他又觉得也没什么可稀奇的,萧青玉能和她七妹做了多年的闺中密友,雷厉风行的性子,倒是也符合她们俩的交情。
所以,在萧青玉的坚持下,凌云扬还是没改口,依照从前县主的称呼。
吃过饭后,萧青玉琢磨着对凌画说,“我不跟你回凌家了,让人把我送回家吧!”
她觉得,凌画和凌云深明天登门,她总不能和两个人一起回去,像什么话!
凌画没意见,“行,让李伯派人送你回去。”
如今还没征得乐平郡王和乐平郡王妃同意,自然不能让凌云深亲自送她回府。
萧青玉点头。
凌云深却站起身,“我送你到门口吧。”
虽然他没娶过妻子,但是没吃过猪肉,却看过猪跑,如何对待要成为他未婚妻的女子,自然还是会做些未来未婚夫应该做的事情的。
萧青玉没想到凌云深还挺上道,这时候她相信凌画所说的那句“她三哥不是书呆子,只是会读书而已。”的话了,她给面子地点点头,“好。”
于是,凌云深送萧青玉出门。
凌云扬看着二人离开,眨眨眼睛,一脸的感慨,“七妹,还是你厉害啊。”
凌画笑,她可是很厉害吗?
凌云深和萧青玉该说的话都说了,从前厅到门口这么远的路,好像也没什么可说的,于是,二人一起走着,一路上谁也没说话。
来到府门口,管家已让人备好了马车。
凌云深这才温声开口,“明天见。”
萧青玉点点头,刚要上马车,忽然想起一件事儿,停住脚步,对他说,“你不准答应许晴意收她弟弟为徒。”
凌云深一愣。
她说的是不准,根本没有商量和试探,让他一时有些拿不准。
他问,“怎么了?”
他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吗?虽然,他也没考虑答应。
好看的都市异能 催妝-第二十一章 不準展示
萧青玉不是蠢人,相反,她很聪明,她不会直接说许晴意惹到我了,我看许晴意不顺眼,所以,你不能答应收了她弟弟做徒弟的话。
她板着脸,聪明地将当年她爹娘劫了凌云深过府授课,挡了许晴意的仰慕之心,自此恨上了她,每一回遇见,都对她没好脸色的事情与他说了。
凌云深:“……”
这件事儿他真不知道。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当年他太炙手可热了,有很多人请他过府授课,或者是把人送来凌家让他教,不惜重金相聘,但凌家不缺钱,他有弟弟妹妹要管教,自然是都不答应的,但因为乐平郡王府靠着交情,正巧赶上凌画出京去外祖父家学酿酒,所以,他空了出来,在大伯父和大伯父的说和下,也就答应了乐平郡王府的邀请,过府授课半年,直到七妹回来。
当年,似乎有翰林许大人家吧!他都忘了。
他看着萧青玉,“真是因为这事儿?”
他想说的是,不至于吧?
萧青玉肯定地说,“画画跟我说的,她说是去张府拜见张老夫人时,张乐雪跟她说的,张乐雪与许晴意是闺中密友。她说的话,应该不作假。而且,今儿在吉祥斋,你也瞧见了,她无视我,我也同样无视她了。”
她这么一说,凌云深想起来了,今儿在吉祥斋,许晴意与七妹打招呼,没与萧青玉打招呼,萧青玉也没与许晴意打招呼,而是转身去买了一大堆点心,当时他还问了一句“买那么多做什么?”,她说“要你管。”
他如今算是懂了,当时他是被许晴意牵连了。
凌云深点头,“好,我知道了,我不答应就是了。本来也没想答应。七妹事情多,马上又要出京去江南漕运,四弟要备考,以后也不会多沾染产业商事,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收徒弟教导别人的子弟。”
萧青玉满意,“那就行。”
她又说,“以后你也不许跟许晴意说话,离她远点儿,你是有婚约的人了。”
凌云深:“……”
他笑着点头,“好。”
萧青玉脸一红,“我这么要求你,也不算是不讲理,你若是不满,可以提出来。”
“没有不满,你说的对。”凌云深摇头。
萧青玉咳嗽一声,“我会尽可能的好好对你的。”
她忽然觉得,凌云深真不错,也算跟她说得来,她对未来又多了那么点儿信心了。
凌云深笑着点头,“我也会好好对你的。”
萧青玉骄傲地扭开脸,“你不好好对我自然不行,画画就不会饶你。”
说完,她转身上了马车,吩咐,“走吧!”
凌云深:“……”
对,她说的没错,他若是不对她好,七妹就不会饶了他。但既然娶她,他自然会对她好的。
凌云深转身又回了会客厅。
凌云扬见他回来嘴角带着笑,啧啧一声,“三哥,你可以啊。”
这么快就给自己弄了个媳妇儿。
凌云深掩唇低咳了一声,“要感谢七妹辛苦。”
他也没想到,她将主意打到了萧青玉身上,而萧青玉竟然不怕他了,同意了。那他自然也同意了。
“哥哥,我们来商量明日去乐平郡王府带的礼吧?顺便也把聘礼商量一下,列个单子,最好明儿一并带过去,让郡王和郡王妃过过目。”
凌云深点头,“好。”
于是,二人开始商议。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凌云扬也在一旁参谋。
凌家产业应有尽有,所以,礼单拟的很快。将礼单都订下后,凌画又拿出黄历,翻看好日子。
凌云扬在一旁咋舌,“七妹,你这就看黄历了?也太快了吧?”
“只要乐平郡王和郡王妃答应,我觉得可以快些定下来,走个几个月半年的礼,选个明年春暖花开的日子,就可以迎青玉过门了,让三嫂早点儿过门不好吗?她过门后,我估摸着也能把张家老夫人拿下了,然后可以让三嫂帮着我一起,给我把四嫂娶回来。”
“是给我娶媳妇儿,不是给你娶四嫂。”凌云扬强调。
凌画头也不抬,“不是都一样吗?”
凌云扬:“……”
是没多大分别。
于是,当日,凌画就住在了凌家,睡回了她以前的闺房。
躺在她自己的床上,凌画看着琉璃给她关上窗子,她打了个滚,抱着床头的两只小老虎玩,“唔,真没想到,我仅仅用了八天,就帮三哥解决了终身大事。”
琉璃闻言夸她,“小姐厉害。”
可不是厉害吗?八天就把自己的闺中好友,变成了自己的三嫂,解决了一件大事儿。以后也不用再犯愁给三公子娶什么样儿的媳妇儿,既能让三公子喜欢,也能与她合得来姑嫂和睦了,也不必给荣安县主出主意,帮她选夫婿了。
一举两得。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 愛下-第十九章 旁聽分享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自然还是向着自己的闺中好友的,哪怕张乐雪与许晴意是闺中密友,她四哥喜欢张乐雪,她还要费心思将人给她四哥娶回家,但到底也不及她与萧青玉从小到大的情分。
所以,看萧青玉一脸跟许晴意杠上了的气性,她点点头,“行。”
萧青玉挽住她手臂,用脑袋蹭蹭她肩膀,“可人儿,就知道你向着我,我爱你。”
凌画:“……”
她努力了这么久,连从宴轻嘴里掏一句喜欢都没有,倒是从小到大,从萧青玉的嘴里得了不少喜欢你爱你之类的话,每次得了好东西送给她,给她办了什么让她高兴的事儿,她就会开心的这般对她说好话,甜言蜜语,说的人肉麻,不过也让人觉得她可爱。
马车回到凌家,凌家人已得了消息,管家带着人在门口迎着,旁边站着琉璃。
琉璃看到凌云深,倒是笑了,“小姐让我早早回来看看三公子是否在家,若是没在家,派人出去找找,没想到我还没派人出去,三公子倒是跟小姐一起回来了。”
凌云深一愣,下了马,“方才没听说妹妹回凌家是有要事儿要找我。”
凌画正巧下了马车,笑着说,“刚刚有外人在,没好说。”
凌云深点头。
萧青玉从车上蹦下来,大手一挥,对管家说,“李伯,让人将车里的果子点心搬下来,我和画画留一份吃,其余的分了吧!”
只要凌画在京,萧青玉总来凌家,与凌家的下人们自也是万分熟悉。
李伯闻言笑呵呵地说,“好,老奴这就让人卸车,每回县主只要带点心来给小姐,咱们就有口服了。”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催妝 ptt-第十九章 旁聽分享
好看的言情小說 催妝 愛下-第十九章 旁聽鑒賞
他带着人来到车前,惊了一下,“这回的点心是不是有点儿多?”
点心盒子占了大半个车厢。
萧青玉一脸坦然,“不多,我们十多天没吃吉祥斋的点心了。”
管家知道萧青玉隔三差五就要去吉祥斋一趟,十多天没去了,攒了两回买了这么多,这么一算,也还行吧!
他笑呵呵地带着人往下搬点心盒子。
凌画挽着萧青玉往里走,对萧青玉压低声音问,“你先去吃点心?我和三哥谈谈?”
萧青玉此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或者是是许晴意在吉祥斋给了她勇气,她忽然一下子就不怕凌云深了,对凌画说,“我旁观。”
火熱都市异能 催妝-第十九章 旁聽讀書
她想看看凌云深那一副素来严苛的心肠在知道她想嫁给他时,是什么表情。
凌画:“……”
姐姐,认识你多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一个豁得出去的狠人。
熱門玄幻小說 催妝 西子情-第十九章 旁聽推薦
行吧!
凌画没意见,转头对凌云深说,“哥哥,我们去书房谈谈?我们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
凌云深听凌画说了我们二字,瞅了她和萧青玉一眼,觉得这两个人今儿似有些奇怪,他点点头,“好。”
三人来到书房,下人们将刚买来的点心摆在了书房的书案上。
凌画和萧青玉洗了手,便坐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吃点心。
凌云深坐在一旁等了一会儿,见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点评吉祥斋的点心,说这个如何如何好吃,说那个如何如何改了配方,比以前做的更好了,凌画虽然嫁了人,但还是姑娘时的脾气秉性,与闺中好友坐在一起,还是一个小女儿家,喜欢吃的,喜欢玩的,话语聊到投机,二人一起笑的开心。
凌云深无奈地看着二人把他的书案弄的满是点心渣子,心想着,不是有要事儿要谈吗?还谈不谈了?
看二人吃点心吃的开心,似乎忘了找他,看来也不是十分要紧的事儿。
凌画吃的差不多了,这才用帕子擦擦手,喝了两口茶润润嗓子,对凌云深开口,“三哥,上次记得我问你可有中意的姑娘,你说没有,如今我再问你一遍,你可有中意的姑娘?”
凌云深一愣,摇头,“不曾有。”
凌画放下心,“关于你未来的妻子人选,三哥有什么具体的想法?”
凌云深讶异凌画当着萧青玉的面跟她说他的亲事儿,一直不太明白,但还是如实摇头,“没有。”
凌画点头,伸手一直萧青玉,直接地说,“三哥,青玉正在被家里逼婚,乐平郡王妃给她选的那些,都达不到她的要求,我琢磨着,你能达到她的要求,你看看让她做我的三嫂如何?”
凌云深一下子又愣住,一时间看着坐在那里依旧吃点心的姑娘,不知道该做何表情。
他终于知道,她们俩找他,还真是有要紧的事儿,婚姻大事儿,可不是要紧的事儿?
他愣了半天,见萧青玉头都没抬,也没看他,点心吃的香,仿佛这件事儿与她无关似的,他慢慢地转回头,又看向凌画。
凌画抿着嘴笑,“青玉与三哥自小就认识,也算是熟识,她与我交好自不必说,品性如何,三哥做过她的先生,最清楚不过,容貌也是没的挑,满京城挑挑,也再挑不出一个比她更好看的小仙女,乐平郡王府不参与朝堂争斗,这些年一直稳稳当当,乐平郡王和郡王妃人都非常好,三哥也知道。”
凌云深还在消化这个突如其来的惊雷。
凌画笑,“本来我大婚后,就打算抽时间给三哥相看京中的姑娘,但如今正巧赶上了,觉得青玉着实合适,三哥觉得呢?”
她说完,又端起茶来喝,也不急着让凌云深答复,给他消化的时间。
她着实不会做媒,按理说,婚姻大事,不该这般草率,但因为一个是多年的闺中好友,一个是她三哥,凌家没有长辈,她除了对宴轻耐着性子磨着他喜欢外,从小到大,都算是个快刀斩乱麻的性子,萧青玉跟她脾性相投,也差不多一样的性子,所以,她们俩今儿能做出这样杀上门来直接问凌云深的事儿来,也不稀奇。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她也不担心凌云深拒绝了萧青玉会心肝脆弱哭鼻子,从小到大,她没怎么哭过,也没瞧见萧青玉怎么哭过,有哭的时候,大约都是为了达到某种好处而哭,把眼泪当武器用,比如那天她拿眼泪对付宴轻,萧青玉大约拿眼泪闹她娘不同意婚事儿,所以,如今至今拖着没定亲。
凌云深用了一盏茶时间,才消化了这俩人今儿风风雨雨的做法,又转头看萧青玉。姑娘依旧在吃点头,一小口一小口的,长了一张好容貌,哪怕点心渣子蹭到了脸上,也是好看的。
他忽然想起,当年他被乐平郡王和乐平郡王妃仗着与凌家的交情和萧青玉自小与凌画的手帕交,软磨硬泡的把他请去乐平郡王府做西席那半年,荣安县主因为贪玩,疏忽课业,他说教了几次,都不顶用,后来发了狠,对她动了板子打手心,半丝没留力气,将她手心打肿了。
小姑娘含着眼泪瞪着他,“你竟然打我,等画画回来,我就跟她告你的状。”
凌云深记得自己板着脸说,“我也一样打她,不完成课业,从不轻饶。”
小姑娘噎住,没了声,着着实实挨了十板子,手心肿了三天,从那以后,对课业才认真了几分,但她基础实在太差,哪怕认真了,也做不好,所以,他一视同仁,又打了她几次,从那以后,她见了他就怕。
这些年,也一直躲着他。
如今不知怎么的,竟然不怕他了,也不躲了,难道真是乐平郡王妃给她选的夫婿人选,实在是太差劲了?以至于把她逼急了,才想嫁他?
凌云深不太明白怎么回事儿,开口问,“什么要求?”
他没立即答应,自然是十分冷静理智严谨的人,读书读的多的聪明人,无论做什么事儿,都十分严谨。婚姻大事,更不能儿戏。
凌画清楚凌云深的性子,见他抓住了重点,便笑着将萧青玉的要求说了。
“第一条,没有通房小妾。第二条,没有青梅竹马的什么世交家的姐姐妹妹。第三条,没有姑妈姨妈家的大表姐小表妹。第四条,长的好看俊秀。第五条,不去青楼画舫花街柳巷。第六条,家里人口简单,不要恶婆婆,刁蛮的小姑子,难伺候的小叔子。第七条,不要书呆子,不解风情的。第八条,门当户对,因为她爹娘绝对不会同意把她低嫁。”
凌云深:“……”
这些要求,放眼京城,全都符合的话,还真是寥寥无几,他好像还真挺符合的。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催妝-第十八章 要你管熱推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萧青玉在端敬候府小住了八天,每日陪着凌画沐浴在笔墨香里,自觉长进不少。
她也在这八天期间反反复复考虑了不少,怎么考虑怎么觉得,嫁给凌云深,除了手心疼怕他这一点不好外,其余的似乎都好,小姑子她喜欢,小叔子也不错,两个小侄子可可爱爱,凌家人口简单,她熟门熟路,要不,她就嫁给他试试?
于是,这一日,凌画将所有的事情都忙完后,堆积如山的账本子终于都从她的书案上清空了后,她也跟着松了口气,伸了个拦腰,对凌画说,“我考虑好了,你三哥若是同意的话,我就嫁他吧!”
凌画:“……”
她没想到萧青玉这些天陪着她干活,没看出来还真不声不响的考虑了她的建议,她笑着问,“你真考虑好了?”
萧青玉点头,“考虑好了。”
“不能反悔的那种。”凌画强调。
萧青玉点头,“不反悔。我从小到大,就没反悔过。”
凌画见她一脸豁出去的神色,看起来真是考虑好了,她点头,琢磨着说,“要不,今日天气好,你跟着我回家去坐坐,我问问我三哥想法,然后你们再谈谈?”
她觉得,虽然萧青玉和她三哥认识,但总体来说,自从她三哥不做乐平郡王府的先生后,萧青玉见了他就躲,这二年都没什么更深的交集,凌家人不兴盲婚哑嫁,所以,在拜会乐平郡王府上门提亲之前,她得让他们俩达成统一一致的嫁娶意见,谈谈还是有必要的,万一谈崩了,那就不必登乐平郡王府的门了,若是谈好了,皆大欢喜。
萧青玉也是个痛快的性子,“行。”
既然她觉得能嫁凌云深,那是应该先见见谈谈,否则大婚后,总要低头不见抬头见。
凌画立即站起身,“走,这就回去。”
萧青玉抬步跟上她。
凌画走出书房的门,对琉璃说,“你先走一步,去凌家看看我三哥可在?若是不在,问他在哪里,去找他,让他回府一趟。”
反正天色还早,一天的时间呢,足够她把这件事儿办出个结果了。最好是在出京前往江南漕运之前,把这件事儿给定下来,也免得她出京后,乐平郡王妃四处给萧青玉选夫。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琉璃点头,立即先一步去了。
凌画和萧青玉收拾了一番,随后上了备好的马车。
马车走过长街,一阵风吹起车帘,萧青玉向外扫了一眼,看到了吉祥斋的名字,对凌画说,“好些天没吃吉祥斋的玫瑰酥了。”
凌画也爱吃这个,除了桂花糕,就是玫瑰酥了,“那咱们去买两盒。”
萧青玉立即点头。
马车在吉祥斋门口停下,二人下了马车,走进吉祥斋。
此时不是吉祥斋人流最多的时候,并不需要排队,里面有些人在挑选点心,但并不多。只不过好巧不巧,有两个人,凌画认识,萧青玉也认识。
且那两个人正在书画,看起来郎才女貌的。
一个是凌云深,一个是前些天在凌画口中提到的翰林院首许大人家的三小姐许晴意。
凌画:“……”
这也太巧了吧?
萧青玉:“……”
她看到了什么?
二人对看一眼,都有些心照不宣,一时间,谁都没开口打断那两个人。
吉祥斋进来两个女子,一个十分貌美,一个一身红衣,红纱遮面,身段窈窕,看那一双清凌凌的眼睛,也是一个美人,吉祥斋的小伙计并不认识凌画,但是认识萧青玉,因为萧青玉一个月总要惠顾个三五六七八九次。
小伙计点头哈腰,“荣安县主,您有十多天没来买玫瑰酥了呢。”
萧青玉点点头,“是啊。”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 ptt-第十八章 要你管閲讀
十多天没来,谁知道今儿就这么好巧不巧,她也是佩服自己的运气。
小伙计这么一出声,惊动了那边正在说话的两个人,齐齐转头看来,凌云深最先认出了凌画和萧青玉,立即走了过来,“七妹,县主。”
萧青玉矜持地没说话。
凌画笑着问,“哥哥怎么在这里?”
“凌致爱吃吉祥斋的果仁饼,我顺路给他带回去,正巧遇到了翰林院首许大人家的许三小姐,不想耽搁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便遇到了七妹。”凌云深也问,“七妹和县主是来买玫瑰酥?”
凌云深清楚凌画和萧青玉都喜欢吉祥斋的玫瑰酥,要不怎么说是闺中好友呢,爱好点心的口味都一样。
他看了萧青玉一眼,有些惊讶,荣安县主这回竟然没躲他,不由又多看了一眼。
他这一眼又一眼,看的萧青玉不甘示弱,瞪了他一眼。
凌云深莫名其妙,不知道哪里惹了她了,以前见了他就躲,似乎很怕他,如今不但不怕他了,竟然还瞪他。
凌画与许晴意仅在宫宴上见过那么一两回,没说过话,不算熟识,笑着问,“三哥认识许大人家的三小姐?你们在聊什么?”
若是往常,她也就不关心自家三哥跟哪个女子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了,否则以妹妹的身份,实在是关心的有点儿多,但今日不同,她已经跟萧青玉推荐了凌云深,本来这就要回家去跟他好好谈谈了,好巧不巧,在这里遇到了他跟许晴意说话。
若是二人有些什么,她真是觉得对不起闺中好友了,闹了半天,白费一场。
凌云深没听出这话言话语地的官司,如实说,“许三小姐问我,可否收一个弟子,她的幼弟,到了进学的年龄,因幼弟顽皮,气走了好几个夫子,许大人整日因此头疼,她便想请我收了她的幼弟做学生。”
凌画点头,“哥哥应了?”
凌云深摇头,“刚说几句话,便遇到了你们。”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第十八章 要你管鑒賞
凌画笑了笑,看来她们来的是真巧了。
说话间,许晴意走了过来,笑着对凌画开口,“宴少夫人。”
这是许晴意第一次跟凌画打招呼,仿佛没看到她身边的萧青玉。
萧青玉也当没看见她,转身走到一旁,“小二,两盒桂花糕,两盒玫瑰酥,两盒蜜饯,两盒香梨卷,两盒……”
她一口气报出了一大堆。
凌云深回头问,“你买这么多做什么?”
“要你管。”萧青玉怼了他一句。
凌云深:“……”
他默默地收回视线,看向凌画。
凌画对他一笑,与许晴意打招呼,“许三小姐。”
许晴意瞥了萧青玉一眼,又看了凌云深一眼,对凌画说,“昔年,我仰慕凌三公子才学,求了我父亲,想请凌三公子授学,不成想未曾如愿,今日碰巧遇见凌三公子,想起家中幼弟顽劣,便想请凌三公子收了幼弟为徒,也算了我一桩心愿。”
凌画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对她笑笑,“前些日子去张家拜见,认识了张乐雪姐姐,张姐姐与我提了两句,我也与她说了,关于我少时三哥针对我和家中四哥何等严厉的事儿,不知许姐姐这些日子可见过张姐姐?”
许晴意简略地道,“见过。严厉是好事儿。”
凌画没什么可说的了,“由哥哥自己决定吧!”
许晴意诚心诚意地转向凌云深,“拜托三公子了。”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第十八章 要你管
凌云深犹豫了一下,“我考虑考虑。”
许晴意一喜,连忙点头,“那我等着三公子回话。就不打扰三公子了。”
凌云深颔首。
许晴意又说,“宴少夫人再会。”
优美小說 催妝討論-第十八章 要你管
“许姐姐再会。”
许晴意离开后,萧青玉已买好了东西,正在付银子,小伙计将她买的东西往车上装。
凌画瞅了一眼,买的真不少,她们俩怕是三天都吃不完。她问凌云深,“哥哥要回家吗?”
凌云深点头,对她问,“你们是出来逛街,还是……”
“我们正要回家。”凌画看了萧青玉一眼,见她没说不去了,便又补充了一句,“回凌家。”
凌云深一笑,“走吧!”
凌云深是骑马出来的,所以,出了吉祥斋后,他便上了马车,凌画和萧青玉上了马车。
坐上马车后,凌画悄声问萧青玉,“你如今是什么想法?若是变卦了,那我……”
就不跟他三哥提了。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催妝笔趣-第十八章 要你管
萧青玉翻白眼,“没变卦,你三哥我嫁定了,许晴意想把他弟弟塞给你三哥做徒弟,她做梦,既然遗憾,就让她遗憾一辈子好了。”
也不枉费这么多年,她每次见她,都横看她不顺眼,竖看她不顺眼,跟有天大的仇似的,不如就一直结着这仇,结一辈子算了,谁稀罕被她看顺眼。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討論-第十四章 勸說讀書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带着萧青玉先逛了她的海棠苑,在打算带着她去逛端敬候府的园子时,萧青玉对她摇头。
她揉着腿说,“不逛了不逛了,你这海棠苑也太大了,走一圈,就把我的腿给走废了。”
凌画看着她,“你也太虚力娇气了。”
萧青玉翻白眼,“是我虚力娇气吗?明明是你,太不是人了,你这院子,也太大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有哪个女人跟她一样?看起来柔柔弱弱娇娇气气的,可是把自己从来就当男人用,用起来,一点儿也不心疼自己。逛院子这么小的事儿,是完全能够以小见大的。
不,或者她说错了,有的男人,也没有她用起来自己这么狠。她可听说了,为了赶上婚期,她骑快马回京,跑了几天几夜,还能好模好样的如期大婚,不是人。
凌画无奈,“走吧,带你回屋子里歇着。”
萧青玉点头,“你这海棠苑,也太阔气了,关键是院子大,景色又好,布局合理,错落有致,住在这样的院子里,十天不出门,确实也不会觉得腻得慌。”
凌画有意炫夫,“是宴轻为了大婚,给我重新修缮的,比以前的院子,扩大了一倍,还特意移植了这满院子的海棠树。”
萧青玉啧啧,“他对你真是还挺好,看不出来啊。”
特意修缮的,住的这么舒服的院子,真是可见用心了。
凌画继续显呗,“图纸也是他自己画的,让匠人按照他的想法修葺的,我当初看过图纸,一模一样。”
萧青玉:“……”
她后知后觉地看着凌画,“喂,宴少夫人,适可而止。你如今这副样子,是想走出去被人揍吗?”
好看的都市言情 催妝-第十四章 勸說看書
瞧瞧,以前多可爱的人,自从嫁给宴轻,她周身都发生了什么一言难尽的变化?让人快没耳朵听了。
凌画掩唇咳嗽了一声,问她,“要不要小住几日?”
“不要!”萧青玉果断拒绝。
她可不想给自己找负担,也没她这份本事,让宴轻娶了她不说,对她还挺好,她娘如今正给她选婿呢,那些个子弟,不是家里一大堆人口关系复杂的要死个人,就是早已有通房小妾,再或者没有通房小妾的,却有什么小表妹大表姐,真是要疯了。
她烦躁地说,“你有什么办法,让我娘打消给我选夫婿的念头?”
凌画眨眨眼睛,“你早晚要嫁人的啊,选就选呗,难道你不嫁人,出家做姑子?”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催妝笔趣-第十四章 勸說閲讀
萧青玉摇头,“才不要出家做姑子。”
尼姑有什么好?要吃素,她最爱吃肉了。不能穿漂亮好看的衣服,戴漂亮好看的首饰,不能吃香的喝辣的,活着还有什么趣?
“那就选呗!反正你早晚要嫁人,趁着最好的年龄,把好的先定下。”凌画劝她,“别等到老姑娘了,你想嫁,人家却嫌弃你年纪大,没人敢娶了。”
萧青玉自己也知道,“可是,你不知道,我娘给我选的那些人,都是个什么歪瓜裂枣。”
凌画看着她,“那你想嫁什么样的?”
萧青玉掰着手指头,“第一条,没有通房小妾。第二条,没有青梅竹马的什么世交家的姐姐妹妹。第三条,没有姑妈姨妈家的大表姐小表妹。第四条,长的好看俊秀。第五条,不去青楼画舫花街柳巷。第六条,家里人口简单,不要恶婆婆,刁蛮的小姑子,难伺候的小叔子。第七条,不要书呆子,不解风情的。第八条门当户对,因为我爹娘绝对不会同意把我低嫁,第九条……好像没了。”
凌画:“……”
她看着萧青玉,半天才说,“按照你这些要求,的确不太好找,也难为你娘了。”
萧青玉吐槽,“所以,我娘给我选的那些,怎么选的出来嘛!我打算,实在不行,我就养个面首?你说呢?”
凌画眨眨眼睛,“你不怕被你爹打断腿,你只管养。”
萧青玉:“……”
她怕啊,怕的就是这个啊!所以,才烦死个人,一点儿也不敢跟她娘提。
小說 催妝-第十四章 勸說鑒賞
凌画见她提起这个,都快要炸了,觉得自己在她面前夸宴轻,是有那么点儿不厚道过分,毕竟,她嫁到端敬候府,嫁给宴轻,目前来说,总体上是如心如意的,虽然距离跟宴轻过上和和美美的日子还距离的远,但也不影响她觉得满意。
她所说的这些要求,也是她想要的要求,宴轻都能达到,可真是再好不过了,尤其是,宴轻还有那么一副好样貌。
她琢磨了片刻,对萧青玉说,“要不,你考虑考虑我三哥?”
“啊?”萧青玉一懵。
好好的,怎么提她三哥,提她三哥干嘛?
凌画把京城所有的跟乐平郡王府相差无几的门楣里的富家子弟们过了一遍,发现,还真是找不出来那么一个符合萧青玉这些要求的门当户对的富家子弟。
有的人文采风流,学富五车,但人同样也风流多情,有的人不风流多情吧,但没什么才华,木讷,书呆子,有的人文采品貌都没话说吧,但不是有青梅竹马,就是有大表姐小表妹,筛来选去,好像就她三哥,样样都没踩中这些雷区。
凌画看着萧青玉,“你说的这些条件,我三哥都没问题,若是嫁给我三哥,想必你爹娘也会同意。我家人口简单,没有恶婆婆,没有刁蛮的小姑子,也没有难伺候的小叔子,我四哥那个人,很好说话的,我的两个小侄子,你都见过,也很可爱的。”
萧青玉:“……”
她惊悚地说,“可是你三哥是个书呆子啊,他不解风情的,不符合第七条。”
凌画气笑,“谁说我三哥是个书呆子了?读书读的好,就是书呆子吗?他只不过自小在读书上,很有天赋罢了。”
她三哥每年在她过生辰时,都会送给她一本亲手写的画本子,算起来,如今都给她写过十多本画本子了,哪里不解风情了?比所有人写的画本子都好看,那些风花雪月荡气回肠故事,在他三哥的笔下,真真是让人看个千百遍也不嫌腻的。
“他喜欢逼人读书,打人手心。”萧青玉想起来当年,如今手掌心还疼呢。
凌画无语地看着她,“那是因为他当年被你娘请到你家是身为先生的身份,他对乐平郡王府的子弟教导严苛,也是因为负责,不辜负你娘给了他那么多那么重的束脩,他就是那么一个对人负责人的人。”
萧青玉立即说,“那我也怕他。”
她见着他就想躲,别提嫁给他了,吓都被他吓死了。
凌画细致地给她分析,“年少时,我也被他手里的竹板打过很多次手掌心,后来我出师后,他就再没打过我一下,不止如此,这些年,对我都是个好三哥的形象,从没崩塌过,对于我想嫁给宴轻这件事儿,他连一个不字的反对意见都没提,我那两个小侄子,也不是见了他就怕,都很喜欢他,说他是我们家读书读的最厉害的人,以后也要成为他那样的读书厉害的人。”
萧青玉:“……”
那也不要了吧!
凌画觉得这件事儿可行,正好她也要给他三哥物色妻子人选,眼前这个是她的闺中好友,正在愁嫁,她三哥虽然不愁娶,但想必要求也很高,不是谁都能让他将就的。
另外,他三哥为人细致严苛,若娶回一个对他只看外表只因为他才学而倾慕的人,婚后暴露了他严苛的缺点之后,没准就忍受不了他三哥的严苛掰了呢,不如选个一开始就对他三哥有着深刻认知的人,而这个人,还是她的闺中好友,年少认识,脾气秉性都挺好的,长的也好的人,若是做她的嫂子,再合适不过了,也不必费心经营姑嫂关系了。
这么一想,何乐而不为呢?
若是能撮合了这一桩,那么,张家的张乐雪再成了的话,她放在心头的两件大事儿,她三哥和四哥的终身大事儿,就一并都解决了,多好,多省心。
“你不会是认真的吧?”萧青玉一脸挣扎拒绝,“还是不了吧!我看到你三哥,就手疼。”
虽然凌家三公子处处附和她的要求,但是这手疼的毛病,她也不太想疼一辈子。
凌画笑,“你若是成了他妻子,不是学生的话,他也不会多要求你,身份上的转变,毕竟是不同的。更何况,难道你就不想,成为他的妻子后,偶尔纠了他的错处,拿着竹板,对他反打回去?”
萧青玉:“……”
她敢打凌云深吗?不想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