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八百零三章 他是不是和你一樣啊熱推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徐秉,我是怎么跟你说得……你不懂得尊重别人吗,你给我站起来,好好反省……”
站在教室前的老师有些生气,将男孩从座位上叫了起来。
男孩站起了身,没说话,还是有些厌恶,嫌弃着望着那新转来的学生。
我是正常的。
正常的人就该厌恶这种怪物!
……
“……新同学就坐在那儿吧。”
被老师教训了的顿教室里再安静下来。
老师再转过身,对着那新转来的学生说着。
新转来的学生,缩着身子,埋着头。
听到那老师的话,有些畏缩着,再缓缓抬起头,朝着那老师指着的方向望了望,
又再埋下头,有些畏缩,躲闪着,似乎恐惧着教室里一个个人的目光,朝着那空位走着。
从男孩身侧走过,虽然隔着段距离,但男孩依旧似乎这新转来的学生会往他身上沾染上些恶心的东西,往后缩着身子,有些厌恶着盯着那行转来的学生。
学着男孩的模样,那新转来学生沿途走过的一个个座位上人,也往旁边退开着。
新转来的学生愈加埋下了头,缩着身子,似乎也害怕触碰到沿途座位和座位上些人。
……
“……好了,这节课就到这儿。大家自由活动吧……可以和新来的同学交流交流,但记得尊重别人啊。”
那老师再说了句话后,走出了教室。
教室里再闹哄哄起来。
说着些话的教室里些人,不时朝着那新转来的学生看去。
那新转来的学生,埋着头,似乎感觉到了一个个人投去的视线,愈加缩着身子,往旁边侧着身子。
男孩看了看教室里些人朝着那新转来学生投去的视线,也朝着那新转来学生投去了目光,眼底带着些厌恶,恶心。
“……你说他为什么戴着口罩啊……”
“……诶,你为什么一直戴着口罩啊,能把口罩摘下来让我们看看吗?”
教室里,一些人说着些话,也有人朝着那新转来学生搭话。
那新转来的学生听着有人朝他的问话,只是愈加低下了头,浑身微微颤抖着,往旁边侧着身子,似乎躲避着教室里一个个人投去的视线。
看吧,所有人都在盯着你。
所有人都在恶心你,厌恶你。
你这个怪物。
似乎这时候耳朵又在灵敏了,听着教室里一些人的话,看着教室里些人朝着那新转来学生投去的视线,男孩厌恶着看着那新转来的学生。
“……徐秉,我记得你刚转来的时候,也是一直戴着口罩吧?他是不是和你一样啊?”
这时候,前排个人转过头,对着徐秉说着。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愛下-第八百零三章 他是不是和你一樣啊分享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你胡说八道什么!怎么可能一样……他这指不定是什么毛病呢,说不定口罩底下什么样呢!”
似乎被刺激到,男孩有些大声着,冲着那出声说道,再转过头,望着那新转来的学生,眼底愈加厌恶。
“……是啊,说不定什么样呢……”
“……你说他会不会口罩底下……”
教室里,嘈杂着。
那转来的学生,似乎听到了教室里的话,感受到了一道道朝他投去的目光,浑身颤抖着,愈加将头往下埋着。
……
“……你口罩上这个是那部……动画片里的吧,你喜欢那部动画片吗?”
坐在男孩旁边的女孩朝着那转来学生望了望,转过身,对着那转来学生小声问道。
那转来学生闻声,有些畏缩着,再缓缓抬起了头,躲闪着看了看女孩,
“……我看过了,不过不是特别喜欢……”
“……我也看过。”
新转来学生有些躲闪着说着。
女孩闻声,眯着眼睛笑着,再脆生生说着。
旁边,男孩看着女孩和那转来学生,眼底带着些厌恶,往后再退了退。
果然,
恶心的人才会跟恶心的人说话。
似乎感受到男孩厌恶的目光,才刚抬起头的转来学生,再将头重新埋了下来。
……
“……我的脸比他们都好了,都好了!”
又是清晨,看着镜子里的脸。
男孩高兴着,欣喜着。
似乎先前治好了脸的,还在发挥着功效,让他脸上愈加变得趋于完美,看不到半点瑕疵。
……
“……徐秉,我们去踢足球吧。”
教室里,有人抱着足球,对着男孩出声说道。
男孩抬起头,看向了对方。
看了看对方的脸,眼底带着些嫌弃。
你的脸就只是长成这样,凭什么跟我一起。
“我不去。”
“……那我们去了啊。”
……
“……大家都很好的,只是有些好奇。你不想摘口罩也不用摘的。”
那女孩在一旁,同着那新转来学生说着话。
“……你想下会儿跳棋吗?”
新转来学生还缩着身子,有些畏惧着,躲闪着再缓缓抬起了头,又再低下了下去,
“……我不会……”
“……没关系,我可以教你,很简单的!”
有些厌恶着,男孩从着旁边远远绕过,似乎怕沾染上什么脏东西。
……
“……徐秉,打兵乓球吗,要一起吗?”
操场边,几个人从男孩旁边走过,招呼着男孩。
男孩抬起头,望了望这几个人。
眼底带着些犹豫,混杂着些嫌弃,还是站起了身。
“……走吧。”
“……那走吧,徐秉。”
一个人笑着,要去搭男孩的肩膀,男孩眼底有些厌恶着,往着旁边退了开。
“……徐秉,怎么了?”
伸手那人有些疑惑。
“没怎么了……”
……
“……走吧,踢足球……”
“……老师,有乒乓球拍吗……”
有口皆碑的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ptt-第八百零三章 他是不是和你一樣啊推薦
又是一节体育课,结束了集体活动后。
聚集着的学生开始往着四侧散开,各自玩闹起来。
男孩站在了原地,四侧的人都在走远。
“……还差个人,要不叫徐秉一起吧。”
“……别叫,人才不会和我们一起玩呢……”
“……那算了……”
男孩站着,看着走远的些人,瘪了瘪嘴。
果然,
只有这种恶心的人才会和恶心的人一起玩。
我是正常的。
再转过头,男孩看了看旁边不远,那埋着头,缩着身子,站在原地的新转来学生,
眼底有些厌恶着,往后赶紧退了退。
……
“……小秉,洗好了吗,出来吃饭了。”
又是一天清晨,看了看镜子里映着的,越来越好的脸,
男孩似乎高兴着。
男孩母亲的喊声再在客厅里响起。
“……早上妈妈给你煮了点饺子,昨晚上包得,小秉尝尝味道怎么样……要是吃了不够,锅里还有,妈妈再去给你盛……”
男孩走进客厅里,男孩母亲正端着碗饺子,笑着,同男孩说着话,从厨房里走出来。
男孩抬起头看着他母亲,紧跟着,顿在了原地。
“……怎么了?小秉?”
母亲有些疑惑着望着男孩。
男孩站在原地,望着他母亲的脸。
他母亲脸上,出现了一块小小的黑斑,那黑斑就如同他当初脸上一样。
浑身有些颤抖着,紧跟着,男孩眼底流露出些厌恶。
“……过来吃饭了啊,小秉……”
伸出手,母亲要去扶男孩的肩。
男孩往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他母亲的手。
紧跟着,有些慌忙着,转身从屋里跑了出去。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七百九十三章 兩年前也是看書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那是场决赛前都没有直播的赛事,我从小组赛开始,进了半决赛。”
声音嘶哑着,眼眶红着,说着,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一下下抓着自己的腿,似乎不知疼痛,
“……那天,天气很好。晴天,赛道上也没有风,教练吩咐了我几句,到比赛时间了,我就上场准备了。”
“……比赛场馆里,有些观众,但也不多,有些知道我,正在给我打气。”
“……那时候我想,那是场并不怎么重要的比赛,不过我还是想进决赛,因为决赛才会有直播,只有我再拿第一,我母亲才能在电视里看到我……”
“……而且,我也应该拿到第一。”
眼眶渐愈加泛红,抓着自己腿的手愈加用力,年轻人声音嘶哑着,说着,
“……那天,是上午,站到赛道上的时候,太阳正在往顶上爬……哨声吹响了的时候,我就开始往前跑,像以前一样,像一次次训练的时候一样,每回比赛的时候一样,拼命的往前跑……只有这样,才能一点点突破上限,成绩一次次比之前好……”
“……一切好像都和往常一样……对手被我甩了身后,终点线越来越近,近的好像伸出手去就能摸到……”
眼眶红着,脸上渐痛苦,声音带着些哭腔,年轻人一下下抓着自己腿的动作停下,只是手上愈加发紧,攥紧了自己的腿,攥皱了腿上的裤子,
“……我没能跑到终点……栽倒的时候,我好像看到我的教练,脸上焦急着,好像再喊什么,再冲着我这边跑,队里的医生就跟在他旁边……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在躺在地上的时候,太阳正好在头顶上……教练带着医生跑到我旁边,把我抬上了担架,这时候,好像身上才感觉到疼,但是腿上,却好像没感觉……”
“……这时候,我比赛前,放我教练那儿的手机响了……是我妈的电话……教练着急的不行,不停在旁边问医生,我跟他说,他还是帮着我,把电话接通了……”
紧紧攥着自己的腿,腿依旧搭在轮椅上,年轻人脸上痛苦着,渐埋下头,说着,
“……电话那头就跟电话这头这边一样,嘈杂的厉害……我好像还听到电话那头,我母亲旁边有人在说……那个运动员这下怕是摔得不轻吧……”
浑身颤抖着,年轻人埋着头,出声说着,
“……我母亲却是一直没说话,像是在想该说些什么,像是在躲旁边说话的些人,然后,电话那头安静了……我妈终于说话了……她说……娃,没事儿吧……然后她慌忙着又跟我说,她给我带了些削好的甘蔗,她已经问了我教练,说我能吃甘蔗……”
“……我说没事儿……”
“……那会儿,我好像只是在想,我母亲是怎么来的,她大字都不认识几个……平日里去市里的时候,坐公交车都要来回念叨那些她提前问来的公交车号……她怎么来的……”
“……我想知道,但是我妈却没给我讲……听了我的话过后……又是好像很久没说话……”
“……然后,然后她跟我说……”
浑身愈加颤抖着,年轻人埋着头,手里死死攥紧了自己的腿,眼泪啪嗒啪嗒地往着地上落着,
“……她跟我说……娃,要不咱们回去吧。”
声音也似乎跟着颤抖着,带着哭腔,年轻人攥着自己腿上的手愈加发紧。
看了眼这年轻人,廉歌静静听着这年轻人的叙说。
……
“……摔下去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完了,我再也站不起来了,我再也站不上跑道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浑身还颤抖着,攥着似乎就缀在自己身上,搭在轮椅脚踏的腿,年轻人再抬起了头,眼眶还红着,继续说道,
“……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我没能再从病床上下来。我母亲也没回去,一直在医院陪着我。”
“病床里,旁边有张空床,她就睡在那儿,每天早上我醒了过后,就照顾着我洗漱,然后把早饭端给我吃……然后是上午,下午,晚上……她就那么陪着我,也没去跟我多讲我腿的事情,也没问我比赛的事情……”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txt-第七百九十三章 兩年前也是讀書
“……在医院待了一个多月过后……我跟我母亲说,我们回去吧……我母亲说好……然后就带着我回来了……”
眼眶红着,手抓着腿,年轻人再继续说着,
“……挣了几年钱,在市区里买了套房子……之前的时候,我让我母亲去住……我母亲总是讲,在村子里习惯了,来城里不习惯,还是待在村子里……从外边回来的时候,我母亲推着轮椅,带着我回了市区的屋子,她跟我说,市区里要方便些……她怕我不习惯……”
“……晚上的时候,有时候我睡不着,一大早上的时候,就能听到我母亲轻手轻脚地打开门出去了……买了菜,又再从外边回来……等我要从床上起床的时候,她总是已经在屋里……扶着我起了床,让我坐到客厅里,我母亲就会去厨房里做饭……”
“……就这么一天天,我母亲陪着我,守着我……每天照顾着我吃饭,每天按着医生的话给我捏腿……她从来没再问过我比赛的事情,每天只是和着我说些当天外边的事情……”
“……然后,就这么过了两年……我也没能再站到地上……我母亲每天就背着我,从床上到轮椅上,抬着我小区的台阶上下来……”
眼眶再愈加泛红,年轻人死死抓着自己的腿,裤腿被攥得愈加发皱,
“……我怎么会不想站起来……我怎么会不想站起来!”
“……我想站起来,我拼了命想站起来……可是我,”
“……可是我……站不起来,再也站不起来了……”
眼眶红着,再埋下头,攥着腿的手愈加发紧,年轻人浑身愈加颤抖着。
……
看了眼这轮椅上坐着的年轻人,看了眼年轻人垂在轮椅脚踏上,手紧紧攥着,抓着的腿。
廉歌再转回了视线,
“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记得……今天正好两年……就是今天,我栽倒了赛场上。”
年轻人紧攥着自己的腿,埋着头,声音嘶哑着,出声说道。
廉歌转过视线,再看了眼这年轻人,再转过目光,看着从摊位上走过的些行人,
“今天是元宵节,两年前也是。”
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闻声,紧攥着自己的腿,埋着头的年轻人顿住了动作,缓缓抬起了头,
“……爸爸,走快点吧,妈妈还在家等我们呢……妈妈说,汤圆都已经包好了。”
“……好。”
循着廉歌的视线,年轻人转过了头,看向了街道上。
一个男孩拉着自己父亲,欢喜着从摊位前跑过。
再顿住动作,年轻人再埋下头,浑身愈加颤抖着。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討論-第七百五十九章 興永村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年前的时候,常孝回来的过后,还推着他爸出来着,那会儿我正好也有遇上,有看到,那会儿看好像也没什么。”
堂屋边,鲁弘正的话语声再响着,
廉歌静静听着。
鲁弘正旁边,还站着的那男人依旧一言不发,只是不时抬起头,看看鲁弘正,再看看廉歌,又再低下头,沉默着。
“……就也还是像往常那模样,半边身子都是瘫痪着,瘫在轮椅上,人也糊糊涂涂,说不出什么话……也没见有什么……”
“……结果哪知道,就那没几天,就……你说他都熬了那么久了,怎么就,一下就……可能也是这么多年了,实在也熬不住了……等到自己儿子回来,见了自己儿子最后一面,最后点念想也落下了,就……”
鲁弘正说着话,捧着还溢散着些热气的纸杯,说着,再停顿了下,转过头,看了看旁边那男人,
那男人依旧站着,低着头,沉默着。
……
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七百五十九章 興永村鑒賞
“……那天,是年前没几天,腊月二十八的时候。那晚上,我儿子也从外边回来了,他妈给他做了些,一家人说着话,吃着饭,睡得就比平日里晚些。”
鲁弘正捧着纸杯,转回头,眼底渐有些恐惧,
“……等吃完了饭,孩子他妈忙活了一天了,我就让她先去睡了。我把桌上的碗筷收拾了,又再堂屋里,忙活了些年前村里的事情,等把东西收拾了,我起身准备睡得时候,那会儿应该已经是很晚了,屋外面漆黑。”
“……就在这会儿,我准备回卧室的时候,就听到旁边,常孝他们家传过来阵声音……”
鲁弘正说着话,眼底流露出恐惧,手上攥紧了那装着茶水的纸杯,纸杯被捏得有些变形,
“……那是常孝他爹的惨叫声,好像是难受的厉害,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哀嚎声,那声音凄厉的,听得我浑身都发毛……”
眼底愈加恐惧,鲁弘正望着身前,嘴微微张着,浑身有些发颤,
“……呼……”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七百五十九章 興永村鑒賞
再吐了口气,鲁弘正浑身微微颤着,攥紧了手里的纸杯,
“……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我是听岔了,是别得野猫什么的,发出来的声音……我就赶紧站住了脚,又朝着那边听了听,但是那种哀嚎声,惨叫声,就响了那么几下,等我再去听的时候,声音又没了。”
“……我在堂屋里站了站,觉得自己应该是没听岔,也是怕出什么事情,就赶紧去跑出去,跑到常孝他们家门口,敲了常孝他们家的门。”
“……那会儿,常孝他们两口子,都已经是睡了,屋里漆黑,听到我敲门,常孝才爬起来给我开的门,常孝他妻子听到敲门的动静,也从床上爬起来,从卧室里走出来了。
我一看到他们两口子,就赶紧说了事儿,让他们两口子快去看看,是不是屋里老人出事情了。”
“……然后,我和着他们两口子,慌慌忙忙地就往着那老人的卧室屋里跑……”
眼睛微微睁大,眼底愈加恐惧,鲁弘正说着话,浑身愈加颤抖着厉害,
“……一推开门,就看到那老人栽倒在地上,趴着,头还抬着,朝着屋门外望着。眼睛还睁着,就那么直勾勾着,像是在望着我们几个人。”
说着话,鲁弘正身子颤抖着,
“……那老人手像是还抓在地上,整个人趴着,蜷着,脸上很痛苦……老人旁边,地上,还扔着个农药瓶,旁边床上,被褥也是乱的,像是老人先前是从床上痛苦着,挣扎着从床上滚下来的……”
“……呼……呼呼……”
说着话,鲁弘正再喘了几口气,眼底愈加有些恐惧,
旁边,那男人听着,再抬起头,望了望那鲁弘正,又再望了望廉歌,
又再低下头,沉默着。
“……看到老人这模样,先是被吓了下,紧跟着,就赶紧跑了过去……常孝他妻子,慌忙着把手在老人胸口放着……已经没心跳了,人已经没了……”
“……呼……”
再长出了口气,鲁弘正定了定神,身体还微微颤抖着,眼底带着些恐惧。
……
“……喝农药去的啊……你说这得多难受啊,得活活折腾好几个小时,才能断气。也不知道,那老人是怎么忍住,就最后那么点时间,才叫出声音来。”
鲁弘正说着话,再叹了口气。
听着鲁弘正的叙说,廉歌看了眼鲁弘正,再看了眼长桌前,旁边站着的,还沉默着的男人,
收回了目光,廉歌也没多说什么,静静听着鲁弘正的叙说。
……
“……老人去世了过后,第二天一早,常孝他们就去请了先生回来。老人这喝农药死的,也不怎么……请回来先生超度了过后,也没再家里放几天,就安葬了……葬礼的时候,怕晦气,村里人都没什么人去。老人死的时候我在,我倒是去了趟。老人安葬了过后,想着虽然凶了些,但总归还是入土为安了……哪知道,自那过后,村子里就开始是越来越不对劲了……”
鲁弘正喝了口纸杯里的茶水,长呼了口气,再定了定神,眼底还带着些恐惧,继续说了下去,
“……老人下葬了过后的头天晚上,临睡觉那会儿,我就听到外边,整个村子里的狗叫个不停,像是看到了什么……开始的时候,想着是不是有过路的人啊,还是其他的……哪知道,整个村子里的狗,一叫起来,就像是停不下来,不停的叫,直到村子里的狗叫得,把村子里的人都吵醒了,开了灯……各家各户的人都从屋子里走出来了,狗叫声,才停下来……”
“……这还是头天晚上,等到第二天晚上,就更不邪性了,先是村子里狗叫个不停。等到第二天早上,我起床出门的时候,就听到说,昨晚上,村子里,徐家屋里,圈里养得鸡鸭死了,就死在圈里,等到第二天去看得时候,一只只死了的鸡,就那么干瘪瘪的躺在圈里,看着让人浑身发毛,就像是……就像是那老人去世时候那模样一样……”
“……到那会儿,村子里人就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整个村子里,都有些人心惶惶……”
“……然后,是那天晚上,又是村子里的狗叫个不停……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村子里有户人家的狗死了……就那么倒在地上,眼珠子还睁着,嘴还张着……”
“……到那会儿,村子里的人,都还开始有些害怕了……害怕等到晚上,村子里出更大的事情……”
“……都说,是不是常孝屋里的老人死得太凶了……”
“……村子里的人来找我商量,想着,还是去请了个先生回来。”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討論-第七百四十九章 攤前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谢谢……谢谢……”
道着谢,老人将身上的披着透明塑料布,拉扯着,脱了下来,
将身上那沾了些泥水的棉袄脱下,扔在了那已经空下来的那竹篮子里,
再佝偻着些腰,将餐馆老板递过来的那件衣裳,给穿了上,
“……陶老板……这趟过后,往后有段时间我怕是都没法给你店里送菜了……”
老人穿好了餐馆老板给的那件衣裳,再佝着腰,再站了站脚,抬着头望着餐馆老板出声说着,
“……地里的菜,这趟已经摘完了……新栽下去的,又还没好……”
又再站了站,顿了顿声,老人低下头,望了望身上穿着的这件衣裳,
“……这件衣裳等回去了,我洗洗,明天再让人给陶老板你带过来……”
“……没事儿,那什么时候程叔你看地里菜又有了,记得给我留着点啊,程叔你每回送过来的菜,都比我去菜市场买回来的好多了,店里的客人吃了都直夸……衣裳的事儿,程叔你看什么时候上街了,再拿过来就行,也不着急。”
餐馆老板听着,笑呵呵着再说道。
“……谢谢,谢谢……那我就先走了,陶老板你忙。”
老人望着餐馆老板,脸上露出些笑容,笑呵呵着,再出声说道,
“……那程叔你慢去,什么时候地里菜好了,一定再送点过来啊。”
“……好……好……”
笑呵呵着,应着声,老人拿着扁担,再挑起两头,一头放着那脱下来棉袄,一头整齐摆着菜的两个竹篮,再站起了身。
回过头,望了望那餐馆里,老人再站了站脚,挑着两个竹篮,挪着脚,沿着街道往前走去,
扁担两头,装着那棉袄,和那剩下菜的两个篮子随着老人微微晃动着。
……
抬着头,望着老人沿着街走远,
那餐馆老板再在餐馆门前站了站脚,才转回身,往餐馆里走了进去。
“……程叔送菜过来了啊?”
餐馆里,正择着菜的服务员抬起头望了望餐馆外的街道上,再转回头,对着餐馆老板问了句,
“……把先前讲好的菜送过来了……不过这趟送过来的菜用完了,怕是得去菜市场进货了……程叔说地里的这批菜摘完了,新载下去的菜苗还没长起来……”
“……菜市场的菜哪有程叔送过来的好啊,赶着露水给你摘过来,还给你齐得整整齐齐的,都给你洗得干干净净的……程叔一年四季地里都种着菜,这怎么就没了呢……”
服务员听到餐馆老板的话,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起头,朝着餐馆外望了望,不禁张着嘴说着,
“……岁数大了吧,程叔也这个岁数了,该是有些种不动了……”
餐馆老板也朝着街道外望了望,再回过头朝着街道上望了望,出声再说道。
服务员听着,转回头,有些沉默,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程叔这地里的菜能再长好。”
……
看着那老人挑着扁担,扁担两头缀着竹篮子,沿着街道往前走远,
再转过视线,看了眼那餐馆里,
廉歌收回了目光,看向身旁的顾小影,
“晚上再添一个菜吧。”
微微笑了笑,廉歌对着顾小影出声说了句,
顾小影望了望旁边那餐馆和那往前走着的老人,转回目光,朝着廉歌点了点头,
“好。”
沿着街道,再挪开了脚,廉歌两人走在那老人身后不远。
……
踩着那双沾了些泥水,还没怎么干的鞋子,老人挑着扁担,缀着两个竹篮子,
离开了那餐馆门口没多远,老人再在街道旁停了脚。
在街边,也有些摆摊卖菜正吆喝着,招呼着客人,
再块没人摆摊的地方,老人站了站脚,望了望街道上,将挑着的两个竹篮子放了下来。
“……老程,出来了啊,我还说今天你是不是不过来了呢。”
“……出来了,出来了。”
旁边有个同样摆着摊,摊上剩下菜已经不多的摊主看到老人,转过头招呼了声,
笑呵呵着,老人应着声,
再挪着脚,佝偻着腰,转过身,
将扁担放在了旁边,将那还装着一摞摞,一把把菜的竹篮子摆在了身前,将装着换下来衣服的那竹篮子挪到了身后去,
老人再那装着菜的竹篮子后,佝着身,站着,看了看身前竹篮子里装着的些菜,又抬着头,望了望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
“……卖菜,卖菜咯……卖菜咯……”
……
“……你这菜怎么卖啊,这莴笋多少一斤啊,”
“……莴笋一块一斤。”
“……那这个呢,菠菜多少啊?”
“菠菜两块。”
挪着脚,廉歌和顾小影走到了那老人摆着的摊位前,
摊位前,已经有个妇人蹲下身,正询着价,老人笑呵呵着应着。
老人身前,竹篮子里,分门别类的,整整齐齐摆着些应季的蔬菜,
菠菜拿着几根稻草,一把一把的捆着,莴笋的叶子也已经剃到了只剩下莴笋尖上的些嫩叶,整整齐齐着垒着,捆扎着。
其他的些蔬菜也一样,或是一把把,或是一捆捆用稻草扎着,或是整整齐齐放着。
看不到蔬菜上有老叶子,似乎也清洗过,看不到什么泥水,
“……给我称两根莴笋吧,然后再来两个白萝卜,这萝卜看着怪水灵的。”
妇人看着竹篮子里摆着的菜,出声再说道,
“……好……好,”
老人应着声,从旁边放着衣服的那竹篮子里,拿出杆秤,解开捆着莴笋的稻草,捡了两根莴笋,搁在秤盘里,称了称,又再称了称两根萝卜,
“一共是六块三毛钱,收你六块就成。”
从竹篮子提手挂着的塑料袋子拿下个袋子,将称好的菜放进袋子里,递给了摊位前的妇人。
“……才这点啊,那再给我捡四块钱的菠菜吧……”
“……好……”
笑呵呵着,老人应着,再佝下身,捡着竹篮子里的菜,称着。
……
“……小伙子,姑娘你们看要买点什么。”
那妇人提着买好的菜,走了。
老人转回头,看着转过来的廉歌两人,笑呵呵着,出声再招呼着。
“先看看吧。”
廉歌看了眼老人,出声应了句,
再转过视线,看了眼老人身前竹篮子里摆着的些菜。
“……成,你看。”
老人笑呵呵着,应着。
“……诶,老程,你出摊了啊。”
就在这时候,一道有些惊喜的喊声在街道上响起,
街道上,一个老妇人看到了街边摆着摊的老人,有些惊喜着喊了声,然后赶紧朝着老人摊位前走了过来,
“……出摊了,出摊了……”
笑呵呵着,老人看着那老妇人,应着,顿了顿,又再出声问道,
“你看今天吃点什么。”
“……给我捡点白萝卜……”

熱門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七百二十一章 又是新年看書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我给你磨墨吧。”
“……好。”
提着那把伞,先前买到的红纸,廉歌和顾小影回到了屋里。
书房,廉歌将那些红纸放到了桌上,简单做着些裁剪。
顾小影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了笔墨,放到了桌上,再看向廉歌出声说道。
廉歌看向顾小影,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先去接点水过来。”
顾小影说着话,往着书房外走了出去。
看着顾小影走出书房,再转过视线,廉歌将买来的红纸,简单裁剪成了两条相同的长幅。
再将先前已经裁剪好的些,或方或或长条的红纸,放到了桌旁边,廉歌转过视线,透过书房的窗户,看了眼窗外。
窗外,夜幕已经笼罩,夜色下,街道上,已经冷清许多,远处高楼间,万家灯火点缀着,往着一户户人家屋外映着。
似乎灯火下,一户户人家里,正或一家人正吃着晚饭,或是挤在沙发上,说着许久未见的话。
望着那盏盏灯火,廉歌微微顿了顿目光。
“……廉歌,你想好写什么春联了吗?”
端着个杯子,接了些水,顾小影重新走回到了书房里,倒了些水再砚台里,拿着墨磨着,望着廉歌,出声问了句。
廉歌闻声,再转过视线,看向顾小影微微笑了笑,拿起了旁边的毛笔。
“好了,廉歌你写吧。”
顾小影磨好了墨,再搬了张凳子,坐到了廉歌旁边,有些感兴趣着,望着廉歌。
廉歌微微笑了笑,再看了眼屋外,远处城市里,高楼间,点缀着的万家灯火,
再转过视线,廉歌提起了毛笔,沾了些墨,在已经裁剪好的红纸落下了笔。
“……灯火下,饭菜香四溢,老少齐聚……”
笔触在裁剪好的长幅红纸上挪动着,旁边,顾小影坐在凳子上,感兴趣着张望着廉歌笔下渐出现的字迹,小声念着,
“……万家里,欢笑声交杂,阖家团圆。”
再沾了些砚台里的墨,廉歌再另一张长幅的红纸上再落下了笔,写下了剩下的句。
再抬起笔,春联上的墨迹似乎已经干了,字迹如同镌刻在了红纸上。
“……说吧,男人,是不是背着我在背地里连毛笔字了。”
等廉歌停下笔,顾小影再望了望对联上的字迹,抬起头,认真地对这儿廉歌出声问道。
廉歌闻声,微微笑了笑,
转过视线,再望了望已经写好的春联。
毛笔字他是不怎么写,不过他会画符啊。
“可能是画符练得吧。”
“廉歌,哥哥,我感觉你在唬我……”
人氣都市言情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七百二十一章 又是新年推薦
笑着,再提着毛笔,沾了些墨水,廉歌再拿过张短些的红纸辐条,写上了春联的横幅。
“又是新年。”
再抬起笔后,如同先前一样,如同镌刻在了纸上。
……
“……走吧,拿出去贴上吧。”
再拿了几张反正的红纸,写了几个福字,廉歌放下了笔,转过视线,对着顾小影微微笑着,出声说道。
“……走吧。”
顾小影伸出手,帮着将放在桌上的春联,和几张福字,拿了起来。
熱門都市异能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七百二十一章 又是新年
……
“……廉歌,这么贴正了吗?”
“正了。”
将福字暂时放在了一边,拿着春联,廉歌和顾小影再打开了客厅门,
拿着幅春联上联,顾小影在门边摆弄着,不时往后退退,打量下。
廉歌应着顾小影,微微笑了笑,伸出手,朝着对联一轻挥了。
“好了。松手吧。”
廉歌笑着,出声说了句,顾小影松开了手,春联被牢牢贴在了门侧。
……
“……嗯……”
“……廉歌,你把那个福字拿过来下。”
“好。”
贴好了门两边的春联,再将横幅贴到门框顶上,
顾小影往后退了两步,望着门上贴好的春联,满意着点了点头,
紧跟着,又再转过头,对着廉歌再出声说了句。
廉歌笑着应了声,将放到旁边的福字递给了顾小影。
“……福倒了,福到了……”
“……好了。”
“……我们进屋把其他福字贴上吧。”
接过那张福字,将福字倒转过来,顾小影将福字贴到了客厅门正中间,再往后退了步,满意着望着。
……
“……好了,都贴上了。”
重新进了屋里,顾小影和廉歌忙活着,再一间间卧室门上,再贴上了福字。
精品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起點-第七百二十一章 又是新年展示
顾小影满意着望了望屋里。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起點-第七百二十一章 又是新年相伴
“走吧,再去给你准备下新年礼物。”
廉歌笑着,望着顾小影,再出声说了句。
……
“……廉歌,你是要送我这把油纸伞?”
回了书房,廉歌一挥手,收拾了桌子,将从那条街上,带出来的那把油纸伞拿上了桌子,撑了开。
再提起毛笔,廉歌沾了些砚台里的墨,在伞面上落下了笔。
墨水在油纸伞上晕染了开,廉歌挪着笔锋,在伞面上勾勒着。
旁边,顾小影坐在廉歌旁边,不时帮廉歌磨下墨,望着廉歌笔下。
伞面上,墨水晕染涂抹下,枝叶交错着的树木浮现出,
顺着这颗树延伸出的枝叶,旁边,又一颗树在廉歌笔下被勾勒出,
随着笔锋变幻,两颗紧挨着的树,枝叶似乎生长着,渐交杂,渐缠绕,渐联结在了一起。
看着伞面上渐浮现出的画面,顾小影没再出声说话,只是认真着望着。
看了眼伞面上已经联结在一起的两颗树,廉歌再提起笔锋,沾了沾墨水,再在两颗联结在一起的树上面些,落下了笔触。
墨迹再晕染开,在伞面上,树上面些的位置,勾勒出两只飞鸟。
飞鸟紧挨着,依偎着,各自只有一边的羽翼,正展翅着,似乎朝着那联结在一起的两棵树费飞着。
“……是西湖畔,那位老夫妇的伞,是吗……”
廉歌落下最后笔,勾勒出了两颗交缠,联结在一起的树,比翼依偎着的飞鸟。
旁边,顾小影看着,有些惊喜着,出声再说道。
将手中的毛笔放下,廉歌拿起了这把勾勒了些画面的油纸伞,递给了顾小影,
“这把伞是我送给你的。”
微微笑着摇了摇头,廉歌再望着顾小影说着。
顾小影闻言,脸上浮现出笑容,望着伞上勾勒着的比翼鸟,连理枝,将油纸伞接了过来。
……
“……廉哥哥,哥哥……”
“……过来,哥哥……你送了我个新年礼物,我也送你个新年礼物……mua~”
拿着油纸伞再望了望,顾小影脸上有些欣喜着笑着额,
再有些小心着,将油纸伞轻轻放到了一边,依偎在廉歌怀里,抬着头,望着廉歌,凑到廉歌眼前,哈着热气,唤了廉歌两声,再凑近了些,轻轻亲了下廉歌,再望着廉歌。
看着顾小影,廉歌微微笑了笑,
再低下头,亲了下顾小影。
“这份新年礼物还喜欢吗?”
笑着,廉歌看着顾小影出声说道。
“……很喜欢。”

精华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ptt-第七百零六章 禮物讀書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那爷爷,我们吃快点吧,吃完了我们就回去吧,然后我就睡觉……等睡醒了,再来这里,爸爸妈妈是不是就回来了……”
女孩眼睛边还带着没干的泪水,有些欢快着,一边说着,一边啃着手里的玉米。
“……对,慢些吃,别噎着了……老板,有什么水吗?”
老人笑呵呵着,看着小女孩欢快着的模样,应着,又转回头,对着摊位后的老板应了声,
“……这儿还有杯豆浆,热的。”
“……多少钱?”
“不用钱,小姑娘挺乖的,拿去喝吧。”
摊主笑着,再绕出摊位后,将杯豆浆,连带着根吸管,递给了小姑娘。
小女孩没伸手去接,看了看摊主递过来的豆浆,又再看了看自己爷爷,
“谢谢叔叔吧。”
老人笑着,说了声。
“……谢谢叔叔。”
小女孩听到老人的话,这才伸手将还那杯豆浆接了过来。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討論-第七百零六章 禮物讀書
“……不用客气。等你们吃完啊,我也得回去了,回去过年咯。”
摊主笑呵呵着,应了声,摆了摆手,重新走回了摊位后。
小女孩拿着吸管,插进了那被封装好的豆浆里,递向了老人,
“……爷爷,你喝。”
“……桐桐喝吧,爷爷不渴。”
老人笑着,摇了摇头,对着小女孩出声说道。
“……大哥哥喝吗?”
“谢谢桐桐了,不过我也不渴。”
小女孩再捧着那杯豆浆,朝着廉歌递了过来,
廉歌微微笑了笑,摇了摇头。
小女孩闻声,这才端着那杯豆浆,喝了起来。
……
“……爷爷,去年的时候,爸爸妈妈他们回来的时候我才一米一五呢,现在我都一米二一了呢。爷爷你说爸爸妈妈能看出来吗?会开心吗?”
“……会的,爸爸妈妈看到桐桐长大了,肯定会很高兴的……”
“……上回爸爸回来给我买的衣服都有些小了呢……穿着可好看了……去年的时候爸爸妈妈在家里待了半个多月呢,今年也能待这么久吗……”
“……妈妈去年的时候,和我一起包了饺子吃呢……妈妈还说我包得好……爷爷,我们明天再包点饺子吧,等爸爸妈妈回来了,就能从饺子了……”
“……爸爸妈妈明天回来的话……晚上的时候我想陪妈妈睡,妈妈会给我讲故事呢……”
“……好……”
小女孩吃着玉米,欢喜着,高兴着,似乎想着等她爸爸妈妈回来要做得事情,要同他们说得话。盘算着,说着,
老人在旁边,笑呵呵着,一声声应着。
听着小女孩和老人的话语声,和随着阵阵寒风在耳边响着的,还留在高铁站外一些人的话语声,
廉歌也没出声说什么,只是静静听着,看着。
……
吃完了手里的手抓饼,将塑料袋子随手扔进旁边摊主摆出来的垃圾桶里,廉歌再转过了视线,看向了小女孩,
一边说着话,一边啃着玉米的小女孩,手里的玉米也已经快吃完了,还欢快着说着话,同老人说着,等自己爸爸妈妈回来,要同自己爸爸妈妈说得事情。
廉歌看着,听着,没出声打扰,
等到小女孩停下来,再去吃着手里的玉米,廉歌才再站起了身,
“谢谢桐桐,还有老人家的手抓饼了。”
看着老人和这小女孩,廉歌微微笑着,道了声谢。
老人跟着站起了身,摇了摇头,
“……不用谢,大哥哥……大哥哥你是要走了吗?”
小女孩拿着手里还没吃完的玉米,跟着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抬着头望着廉歌,脆生生地问道,
“是啊,我也该回家了,也有人等着我呢。”
廉歌笑着,对着小女孩应了句,转过视线,看了眼远处。
“……那大哥哥你快回去吧。都这么晚了,等大哥哥的人,肯定也着急了吧。”
小女孩脆生生着对着廉歌出声说道。
廉歌看了眼小女孩,再微微笑了笑,
“桐桐送了我个手抓饼,我也送你个礼物吧。”
微微笑着,廉歌出声说着,抬起手,驱使着法力,朝着小女孩手一轻挥,再收回了手。
小女孩眼里还有些疑惑,紧跟着,似乎困意涌上来,眼皮变得有些沉重,在那凳子上坐了下来,再闭着眼睛,枕着手,在那折叠桌上趴了下来,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小伙子……”
看着自己孙女就这么趴在桌上睡着了,旁边,老人的脸色有些变了,朝着自己孙女再走进了两步,又再转过头,看向廉歌,
“老人家放心吧,她只是睡着了。会有个美梦,很快就会醒。”
廉歌笑着,对着老人出声说了句。
老人闻声,再望了望自己孙女,睡着了的女孩脸上渐浮现出些笑容,似乎梦到了些美好的东西。
看着自己孙女脸上的笑容,老人顿了顿,轻轻摸了摸女孩的头发,
再转过头,老人看向了廉歌,
“……谢谢。”
看着廉歌,老人道了声谢。
微微摇了摇头,廉歌看了眼这老人,这女孩,
再转过视线,看了眼这高铁站前,这时候还没走的些人,
停顿了下目光,廉歌再收回了视线,挪开了脚,沿着安静了许多的道路,朝前走去。
身后,高铁站前广场上,
一些话语声随着阵阵清风在廉歌耳边响起,
“……就在这儿等一晚上吧……看看明天早上,铁路能不能通……要是要重新买票的话,在这儿候着,也看能不能补到张……”
“……跟妈,让他们先睡吧……明天,明天我们就回去了……”
“……明天路应该通了……也不知道那边的雪什么时候停……”
“……爸刚才给我打电话说,要是实在回去了,今年就不用回去了……”
“……还是回去吧,我还想吃妈煮得汤圆呢……上回妈冻了些,给我们寄过来,可是寄过来的是冷的啊……我还是想,咱们一家子,过年的时候围在一起,吃口热乎的汤圆……”
沿着道路,一人一鼠渐行渐远,身后,广场上,那些坐在编织袋上的些身影,混杂着寒风的话语声,渐在身后渐渐远去。
……
“……醒了啊,冷吗?”
小女孩眼睛动了动,再睁了开,坐起了身,
旁边,老人伸手拉了拉披在小女孩身上的外套,脸上带着些笑容,温声问道,
“……不冷呢,全身都暖呼呼的。”
優秀都市小说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txt-第七百零六章 禮物閲讀
小女孩摇了摇头,脆生生着说着,紧跟着,又有些欢喜着,再出声说道,
“……爷爷,我刚才睡着了,做梦梦到了爸爸妈妈呢,爸爸给我买了根糖葫芦,妈妈陪着我包饺子,给我煮饺子吃呢……他们也说,明天他们就会回来呢……”
“……爷爷,我们回家吧,梦里的爸爸妈妈说,等我再睡一觉,睡醒了他们就回来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線上看-第七百零六章 禮物相伴
小女孩牵着自己爷爷的手,站起了身,朝着高铁站前广场外走去。
“……好。”
老人笑呵呵着应着,随着小女孩往着家的方向走着。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七百章 下雪了鑒賞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滋……滋……”
菜下锅翻炒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混杂些菜的香气,弥漫在面馆里。
锅铲刮碰着炒锅,菜混着些油翻炒的声音又再响了阵过后,
老人将燃气灶上的火关了,面馆里安静下来些。
将那道菜盛进盘子里,老人端着那盘菜,再走出了厨房里。
走到廉歌跟前,老人将那道菜,放到了廉歌身前的桌上。
“老人家,我好像没点什么菜吧。”
盘子里,盛着的是盘回锅肉,混杂些热气,往着面馆里溢散着些香味。
看了眼这碟菜,廉歌微微笑着,再看了眼老人,出声说了句。
“……过了今晚上,明天店里就不开门了,小伙子你应该是我这店里今年最后个客人了。这碟菜是送你,小伙子你尝尝味道吧。”
老人站在桌旁,笑呵呵着,朝着面馆外面望了望,再回头,看着廉歌出声说道。
“那就谢谢老人家了。”
廉歌再看了眼老人,微微笑着,道了声谢,
“……店里菜单上没这道菜,我也是平日里自己想吃的时候,才自己炒炒。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小伙子你别嫌弃就好。”
老人摇了摇头,笑呵呵着,出声再说了句。
拿着筷子,廉歌夹了筷子回锅肉,尝了口,
“味道挺好的。”
笑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好就好……”
老人点着头,应着,再站了站脚,朝着屋外望了望,转过些身,在旁边,靠着另一侧墙壁的桌旁,坐了下来。
“……明年啊,说不准啊,我就不开这个面馆了。”
老人顿了顿,再抬起头,朝着面馆外望了望,再出声说道,不知道是在同廉歌讲,还是同自己说。
听着,廉歌也没出声打扰,夹了筷子回锅肉,递给肩上眼馋着,随着廉歌筷子动着一点点转动着眼珠的小白鼠,小白鼠立着前肢,捧着回锅肉往嘴里塞着,也转过了脑袋,张望着说话的老人,
“……前些年的时候,儿女就在劝我不要做了……现在啊,是岁数大了,也做不动了……”
老人说着,望了望面馆外,停顿了下,紧跟着,脸上又渐浮现出些笑容,
“……今年啊,我小儿子媳妇,又生了个大胖小子……明年啊,我就要回家带孙子喽。”
脸上笑着,高兴着,老人说着。
“恭喜了,老人家。”
廉歌夹了筷子菜,再吃了口,笑着,对老人出声说道。
“……嘿,”
老人笑着,应了声,又再转过头去,说着,
“……那大胖小子啊,可机灵着呢,刚生下来没多久那会儿,我去看他,那两个眼睛珠子咕噜咕噜地转着,跟爸小时候一样……”
说着话,老人止不住笑着,笑得有些合不拢嘴,
“……前个月,我去看他,小家伙都知道认人了,看到我啊,就咿呀咿呀的叫……明天一早,我就回去,看那小家伙……等明年啊,指不定,那小家伙就会叫人……”
“……对了,我还给那小家伙带了个礼物呢,是个小灯笼,不知道那小家伙会不会喜欢……”
老人说着话,就要起身,去拿那个东西出来给廉歌看看。
走进了厨房,打开了厨房旁边的柜子,老人小心翼翼把东西拿了出来。
“……小伙子,你看这个怎么样,我找了好些家店,才选中这个……”
一个透明的盒子里,摆着个布座的灯笼,外面是绣着纹路的红布,里面似乎是塞得棉花,显得圆鼓鼓的,灯笼下,还缀着些穗须。
老人小心着拿着,给廉歌看着,笑呵呵着问道。
“挺好看的。”
廉歌笑着,应了声。
“……也不知道那小家伙会不会喜欢……”
老人说着,拿着东西,再重新走进了厨房里,小心着将东西放回了原处。
……
就在这时候,面馆外,巷子外的街道上。
一个穿着厚重的几层衣裳,里面衣服已经有些烂,往下缀着些布条,外面衣服沾着些油污泥污,头上头发同样沾着污垢,一缕缕似乎黏在了一起,散乱着,有些岁数了的个乞丐,站在路边,朝着四下望了望,似乎是看到面馆这侧还有灯,犹豫着,朝着面馆这侧跑了过来。
跑到了面馆外的屋檐下,朝着面馆里畏缩着望了望,老乞丐借着面馆里往外映着的灯火,走到屋檐下旁侧,
蹲了下来,蜷缩着,望着隔着有些距离,从屋里映出,映在屋外地上的那灯火,似乎那灯火能带来些暖意。
……
面馆里,往厨房里走进去,放好了那小灯笼的老人,转回身,恰好看到那老乞丐,跑到了屋檐底下。
老人往外厨房外挪了几步,又顿住了脚,站了站,重新回身,往厨房里走了进去。
再重新点燃了火,厨房里再响起阵老人忙活着的声音。
看了眼厨房里的老人,廉歌也没多说什么,收回了目光,拿着筷子,夹着菜,夹着面,继续吃着。
……
厨房里,老人又再忙活了阵,再关了火。
下了碗面,将面盛到了碗里,盛了些臊子,再拿了双筷子,端着面,老人走出了面馆。
躲在面馆外屋檐下,望着面馆里映出灯火的老乞丐听到动静,不禁站起身,往旁边躲着,
“……拿去吃吧。”
老人走出面馆,将那碗面递给了老乞丐。
老乞丐顿住了动作,有些发愣着缓缓抬起头,看着老人,
畏缩着,看了看几次,才伸出带有些泥污的手,将那面碗和那面碗上的筷子接了过去,
慌忙着蹲下身,老乞丐拿着筷子,夹着面,慌忙着往嘴里一口口塞着。
“……要过年了啊。”
老人望了望那蹲在地上,往嘴里塞着面的老乞丐,抬起头,又再沿着街,往远处望了望,出声说了句,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再转过身,老人朝着面馆里再走了进来。
门外,屋檐下,往嘴里慌忙塞着面的老乞丐,似乎听到了老人的话,止住了动作,嘴里还包着些面,却没去咀嚼,缓缓抬起头,
有些发愣着,望着亮着路灯的街道。
……
“……下雪了啊。”
“……小伙子你慢去啊。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也祝老人家新年快乐。”
“……快乐,快乐……”
面馆外,夜幕下飘落起小雪,片片雪花落在了地上,又很快化去。
走出面馆,廉歌看了眼飘落着的雪,走入了雪中。
跟着出来的老人笑呵呵着,在面馆外再站了站脚,重新走进了面馆里,
屋檐下,那蜷缩在屋檐边的老乞丐,还望着面馆里透出来的光,有些发愣。
……
没有找地方休息,廉歌踏出了面馆,沿着路,沿着街道,往前走着,
看着这年前的城市,看着这年前的人间。
看着这城市从安静再到喧嚣,天际重新泛白,下着的雪重新停下。
初升的朝阳跃出地平线,往着一条条街道,一栋栋高楼,一户户人家,挥洒下些阳光。

dqqr8精彩絕倫的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txt-第六百七十七章 冷看書-kh8yn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村长叔叔他们晚上的时候来过,几个阿姨帮奶奶穿好衣服,村长叔叔他们把奶奶从床上抬下来,抬到了堂屋里,就又走了。”
堂屋里,男孩站在桌旁,说着话,渐渐埋下了头,
“……村长叔叔说让我去他们家待一晚上,等到第二天你们回来了,我再回来……我想跟奶奶在一块……村长叔叔就让我照顾好奶奶,让村里的一个阿姨留下来陪我……”
“……我睡不着,那个阿姨太困了,就去睡觉了……”
“……我一个人待在奶奶屋里……前一天晚上我跟奶奶一块睡得,她要给我讲故事,还没讲完呢……”
“……屋里好黑,好像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想拿奶奶的手机给妈妈你们打电话……可是都那么晚了,我想着,你们应该已经睡着了吧。”
男孩说着话,仰起了头,冲着他父母笑着,
夫妇两人,眼眶愈红,男人浑身止不住颤抖着,女人哽咽着,又强忍着,抿着嘴,对着男孩笑着,听着,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我就没给你们打电话……我就裹着被子,跑到了堂屋里,跑到了奶奶旁边,陪着奶奶……”
“……小望,对不起……对不起,小望……妈妈对不起……”
女人声音颤抖着,捏着筷子的手颤抖着,眼眶愈红着,止不住地说着,
“……没事儿呢,是我对不起呢……”
南宋军神 卷风
“……然后,我就在奶奶旁边睡了一晚上……陪在奶奶旁边,就不怎么害怕了呢,裹着被子,也一点都不冷……”
男孩接着说了下去。
女人浑身颤抖着,手里还捏着筷子,慌忙着转过身,擦了擦愈加红的眼眶,再转过了身,
“……妈妈,对不起……”
“……没有,小望没有对不起……小望没有对不起……是妈妈,是妈妈……”
男孩站在桌旁,抬起头望了望他母亲,又再缓缓低下头。
女人对着男孩说着,又有些哽咽着,浑身都颤抖着,说不下去,
狂 妃 狠 彪 悍
噩梦鬼域
“……小望,先吃饭吧,先吃荷包蛋吧,我们不着急,我们慢慢说……”
又慌忙着擦了擦自己泛红的眼睛,女人慌忙着对着男孩说着。
“……我已经吃完了呢。”
男孩抬起头,朝着自己母亲脆生生说道,
夫妇两人看着男孩碗里还完好的两个荷包蛋,先是动作僵了下,紧随着,眼眶一下红了起来,
女人慌乱着,拿着筷子,朝旁边别着头,遮掩着红了的眼眶,只是拿着筷子的手都在颤抖,
“……小望……小望长大了啊,吃得比爸爸都多了,来,这个也给小望吃……”
男人眼眶愈加泛红,浑身都颤抖着,夹了个自己碗里的荷包蛋,再放进男孩的碗里,冲着男孩笑着说着,
“……对,妈妈,妈妈碗里这个也给小望吃……小望多吃点……”
女人眼眶还红着,也跟着说着,拿着筷子夹着自己碗里的荷包蛋,只是刚夹起个,又滑落,重新落回了碗里,女人有些慌忙着,再将那个荷包蛋再夹了起来,夹到了男孩碗里,
“……谢谢爸爸,谢谢妈妈……爸爸妈妈,你们也吃啊……”
男孩脆生生应着,对着自己父母说着,
“……好……好,妈妈也吃……爸爸也吃……”
女人应着话,有些慌忙着埋下了头,夹了筷子荷包蛋,咬了口。
男人眼眶红着,也夹着碗里的荷包蛋,吃了口。
男孩看了看自己的父母,再朝着身前还升腾着些雾气,装着荷包蛋的碗里,低下些头。
……
外管局特勤员 白斑黑猪
“……然后,然后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村长叔叔他们就又来了……村长叔叔问了我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然后他们就在堂屋里商量事情……”
男孩埋下头会儿,又再抬起头,望了望自己的父母,低下些头,再接着说了下去,
“……爸爸妈妈说下午就要回来……我好久,好久都没见到爸爸妈妈了……这件衣服是妈妈去年过年的时候,回来给我买的……”
男孩说着话,扯了扯身上穿着的那件衣服,衣服的下摆已经显得有些短了,对男孩来说只是勉强能穿,
衣服上,袖口沾着些灰,身前上也沾着些污渍,衣领边上,肩膀上还有个被什么东西烫过留下的小孔,露出了里面的棉花,
“……这个孔,还是去年过年的时候,玩鞭炮烫着的呢,奶奶还说我来着呢……”
男孩伸出手,碰了碰衣服上那个烫出的那个小孔,
“……我不是故意的……我特别特别小心了……可是……”
男孩低着头,指头捧着那个小孔,说着,
旁边,夫妇两人眼眶愈红,女人眼底带着泪水,哽咽着,男人眼眶愈加泛红,浑身愈加颤抖着,
“……这件衣服有些脏了……我都穿了好多天了呢……从奶奶开始说,就快过年了……我就让奶奶把这件衣服给我拿出来了,然后就一直穿着……然后就有些脏了……我想妈妈回来的时候看着我穿着这件衣服……妈妈说我穿着这件衣服很好看呢,爸爸也说,对吧,爸爸,妈妈……”
“……对,对……我儿子穿着这件衣服最好看……最好看……”
女人眼眶愈红着,对着男孩笑着,哽咽着,出声说道,
傲娇总裁追美妻
“……爸爸妈妈说下午就要回来……这件衣服又好脏好脏了……我就想把这件衣服拿去洗……洗干净……村长叔叔他们都在堂屋里商量事情……我就拿着盆子,拿着洗衣粉,把衣服脱下来,放到盆子里,去了河边上……”
“……然后……河里的水好大……”
男孩说着话,穿在身上的衣服开始如同被水浸湿了般,衣襟处往下滴着水,
望着身前,男孩浑身微微颤抖着,
“……然后,就把衣服给冲走了……我想去抓衣服……那是妈妈给我买的衣服,妈妈去年回来的时候,带我去店里买的衣服……我想把它抓住,我想把它抓回来……可是水好大,水好大……”
“……妈妈,对不起……爸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像陶奶奶说得那样,是去河边玩水的……对不起,对不起……”
“……妈妈知道,妈妈知道……是妈妈对不起,是妈妈对不起……是妈妈……”
男孩说着话,再埋下了头,
女人听着,哽咽着,浑身颤抖着,强忍的泪水止不住从眼眶里涌出,应着,伸出手想要去搂住男孩,
手却直接从男孩身上穿了过。
“……是妈妈,是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小望……”
哽咽着,女人蹲下身了,虚搂住了男孩,浑身还颤抖着,一遍遍说着,
一旁的男人蹲下身,搂住了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泪水止不住地滚落。
“……是爸爸对不起,是爸爸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0vgcf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六百七十六章 荷包蛋鑒賞-rrak1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呼……”
带着些寒意的风在屋外呼啸着,不时微微晃动着虚掩着的堂屋门,
堂屋里,廉歌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家子,也没出声打扰。
那男人半蹲着搂着自己的妻子,虚搂着自己的孩子,眼眶愈加红着,望着自己怀里的妻子,孩子,浑身止不住颤抖着。
女人将自己孩子虚搂在怀里,额头虚贴着自己孩子的头发,眼底带着些泪水,有些哽咽着,又强忍着,没让眼泪落出来。
男孩在他母亲怀里,眯了眯眼睛,再重新睁了开,
“……妈妈,爸爸……对不起……之前的时候,我把陶姨推倒了……我就是,就是不想让他们说你们坏……不过陈姨家的鸡真得不是我打死的……还有旁边杨姨家,我也没有去过……”
男孩说着,又再缓缓埋下了头,
女人闻声,止不住地哽咽着,头虚贴着自己孩子的头发,有些说不出话来,
男人眼眶愈红,看着自己孩子,
“……爸爸知道,爸爸知道……是爸爸,是爸爸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小望……”
“……爸爸妈妈,你们不用对不起呢……”
男孩抬起头,望着自己父亲,自己母亲,出声说着。
“……妈妈知道,妈妈知道……知道小望是为了维护爸爸和妈妈呢……”
女人深吸了口气,对着男孩勉强露出些笑容说着,只是说着,又有些说不下去,眼底的眼泪积蓄着。
“……小望,小望……饿了吗……妈妈知道你,你……走的时候都没吃午饭……妈妈去给你做饭……给你煮荷包蛋……”
无上神力 天空光明
女人站起了身,眼眶红着,对着男孩笑着,出声说道。
男孩抬起头,望了望他母亲,然后重重点了点头。
“……嗯。我想吃。”
“……好,小望想吃,妈妈就去给你做,妈妈去给你做……”
女人说着,转过去身,擦了擦眼睛,再眼睛红着,对着男孩笑着出声说道。
娇妻调教坏老公:一吻深情 扬扬
“……妈妈,能让我看着你做饭吗。”
“……好。”
女人说着,回头望着男孩,缓缓朝着厨房里走了去。
男孩跟了上去,男人站起了身,站在了原地,望了望,又再转回了头,望向了堂屋这侧的廉歌,
“……小伙子,谢谢。”
感激着,男人朝着廉歌出声说道。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这男人,微微摇了摇头,也没多说什么。
“小伙子……”
男人站在原地,又再沉默了会儿,有些犹豫着,望向廉歌,
张了张嘴,似乎想问些什么,却又只是唤了声,没再接着说下去。
再看了眼这男人,廉歌转回了目光。
“到天黑之前。”
“……谢谢。”
超级天程
闻声,男人站在原地,又再沉默了会儿,再朝着廉歌说道,
“……小伙子,还要再添点水吗,水壶里还有些热水。”
“老哥不用招呼我,去陪着自己孩子吧。”
廉歌看着透过虚掩着的堂屋门,望着屋外,没转回头,语气平静着说了句。
男人闻声,再站了站,
“……谢谢。”
再道了声谢,男人转过了身,朝着厨房里走了去。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
“……小望要吃几个荷包蛋啊。妈妈给你做。”
“……就给我打两个吧,然后再给爸爸打三个,给妈妈打三个……”
“……去年的时候,小望就能吃两个了,今年小望长大了,肯定能吃更多了,妈妈一会儿也给小望煮三个吧……”
“……妈妈……”
“……怎么了……”
“……没事儿……妈妈,是要等水烧开了,就把鸡蛋打好放下去吗?”
“……嗯,对,小望真聪明……”
“……妈妈,你能教我怎么做吗……这样以后,我还能自己做呢……嘻嘻……”
“……好……”
厨房里,女人的眼眶还红着,拿着锅接了些水,点燃了火,站在灶台前,同男孩说着话,
男孩垫着脚,望着灶上的锅,同自己母亲说着话,
男人走进厨房里,站在一旁,眼眶愈红着,脸上笑着,望着自己妻子,望着自己孩子。
……
堂屋里,听着随着阵阵寒风,从厨房里传出,在耳边响起的话语声,廉歌转过视线,望了眼那屋后厨房里,再转过目光,望向了屋外,
屋外,寒风刮着,还呼啸着作响。
那厨房里传出的声音,也混杂在风声中,响着。
……
“……妈妈,好像有点鸡蛋壳被打进去了……”
“……妈妈没注意……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妈妈,你别难过,没事儿的,没事儿的……嘻,煮荷包蛋真简单,我好像都学会了呢,妈妈……”
“……没事儿,没事儿……妈妈没事儿……小望真聪明……这样,这样把荷包蛋捞起来,然后加点锅里的汤,加点糖……小望喜欢加点醪糟对吧,妈妈给你加点醪糟……”
系统之校长来了 修身
……
“……来,妈妈给你端,妈妈给你端到桌子上……”
女人眼眶红着,端着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从厨房里再走了出来,
御灵真仙 不问苍生问鬼神
男孩跟在他母亲身边,男人端着两碗荷包蛋,走在自己孩子,自己妻子身后。
“……这个是小望的。”
三碗荷包蛋被依次摆到了桌旁,女人将她手里端着的那碗再往男孩身前挪了挪。
男人将手里那两碗放下,又再转过身,看向了旁侧的廉歌,
“……小伙子,你不嫌弃的话,也一起吃点吧……锅里还有些,我去盛过来。”
“……这顿饭我就不吃了,你们自便吧。”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这一家子,摇了摇头,再转回了目光。
“……谢谢。”
站了站脚,男人朝着廉歌再道了声谢。
……
“……小望……”
男人望着自己孩子,又再看了看自己孩子身前那碗荷包蛋,眼眶不禁再红了起来,
“……真的好香啊……爸爸,妈妈,你们快吃啊。”
就站在桌旁,男孩望着身前那碗荷包蛋,脸上笑着,
神 工 小說
将 夜
“……嘻嘻,妈妈,爸爸,你们快吃吧……刚才我都偷吃了一点了……”
男孩抬着头,冲着自己母亲,父亲笑着,
男人眼眶愈加泛红,赶紧低下了头,慌忙着拿起了筷子,
女人深吸了口气,眼眶红着,对着男孩笑着,也拿起了筷子,
“……嗯,好吃,真好吃……小望也吃啊。”
男人拿着筷子夹起自己碗里个荷包蛋,咬了口,笑着,出声对着男孩说道。
“……嗯!”
男孩重重点了点头,再埋下头,对着自己碗里,
旁边,女人笑着,眼底带着泪水,看着自己丈夫,看着自己孩子。
“……对不起,爸爸,妈妈……”
男孩再对着碗里埋下头会儿,又再抬起了头,看向了自己母亲,
“……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那天晚上奶奶去世了……我跟爸爸妈妈打电话,妈妈和爸爸说第二天要回来……”

378ee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六百七十四章 我不冷的讀書-645lr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卧室屋里。
床上被子整齐着铺着,带着卡通元素的枕头摆在正中间。
走进屋里的女人虚掩上了卧室门。
站着,望着那床上,看着那被子,看着那枕头,沉默着,似乎有些出神。
许久,女人弯下腰,俯下身,理了理那枕头上的褶皱,掀开了被子的个角,坐在了床边,
手搭在床上被子上,女人望着,一点点看着这屋里,似乎又有些失神,眼眶愈加泛红。
就在这时候,那男孩的身影穿过虚掩的门,进了卧室屋里,
站在床边过道,男孩望着自己母亲的模样,沉默着,站在原地,再渐渐埋下了头。
軍事 小說
……
重生机甲天后
望着这屋里出神许久,女人再顿了顿动作,再抬起手,擦了擦泛红的眼眶,站起身,拉开了床边衣柜的门,
手还拉着衣柜门没放下,女人看着衣柜里挂着的一件件衣服,浑身动作再停顿住,刚擦拭了下的眼眶再愈加红了起来,
再伸出手,女人将衣柜里的一件件衣服,外套,一件件从衣柜里拿了出来,小心着,铺到了床上。
等最后一件也从衣柜里拿出,放到了床上铺着,女人回身,再伸手进衣柜里的手停顿了下,再望了望衣柜里,才收回手,转回身,在床边坐了下来。
“……小望……”
火 藍 刀鋒
宠溺无边:千亿总裁追逃妻
“……你这会儿在妈妈旁边吗?”
女人转过身,低下头,望着铺在床上的衣服,小心着,伸出手,一点点理着那件衣服,唤了声,又再出声说道,
那男孩听到他母亲的声音,抬起头,望向了自己母亲,紧跟着挪着脚,走到了自己母亲旁边。
“……小望……天时冷了,记得穿厚点,知道吗?”
女人再停顿了下,才出声说道,
“……妈妈等会儿,等会儿就把……这些衣服给你……给你……你记得带上……”
再一出声,女人的声音止不住地有些哽咽,眼眶一下子红了起来,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着,
“……免得,免得着凉,知道吗……”
“……以后……”
哽咽着,女人有些说不出话来,手一遍遍,一遍遍理着手里那件棉袄,一遍遍拂拭着,
腹黑冷帝无良妻
“……以后,妈妈和爸爸不在你旁边……记得照顾好,照顾好自己……这些衣服,这些衣服,妈妈一会儿都让你带上……”
……
堂屋里,
听着随着带着些寒风的清风,透过那屋门缝隙在耳边响着的话语声,
廉歌端着手里的水杯,再喝了口水,转过视线,望向了屋外远处。
旁边,中年男人坐在凳子上,低着头,出神着,沉默着,望着身前,
“……嗡嗡,嗡嗡嗡……”
这时候,中年男人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兜兜
中年男人先是再愣了下,才慌忙着摸出兜里的手机,
摸出手机看了看,中年男人站起了身,接通了电话,
“……喂,师傅……”
“……要晚点过来啊……行,我知道了……”
怪掉了电话,中年男人将手机揣回到了兜里,又在原地站了站,再抬起头看向了旁边那虚掩着门的卧室,
朝着那卧室门走了过去,走到卧室门跟前,中年男人又再停住了脚,
站在那卧室门跟前,似乎听到了屋里哽咽着的声音,男人站着,沉默了阵,才抬起手,敲了敲虚掩着的卧室门,
“……慧柔,先前的师傅他下午有些事情,要下午晚点才能过来。”
男人说了句,
又过了会儿,屋里才响起女人的声音,
“……知道了。”
听着自己妻子的应声,男人又再那虚掩着的卧室门跟前站了会儿,才沉默着,重新走回到了先前坐得凳子坐了下来。
如之前一样,出神着,沉默着。
……
“……小望……等会儿,等会儿妈妈就把这些衣服都给你送下去……你走得时候一定要穿上,带上……”
卧室屋里,应了屋外男人一声,女人再转过头,望着铺在手上的一件棉袄外套,
抬起手,先是擦了擦自己的眼眶,女人再伸手理着那件衣服,
“……这些衣服你都带上……要是不够的话,妈妈再给你买……妈妈不知道你那儿有多冷……”
女人说着话,才擦拭过的眼眶里,眼泪再涌着,
“……这件衣服是前年妈妈回来给你买的,那时候你穿的还有点长……现在穿应该差不多了……这件衣服是三年前妈妈给你买的……奶奶之前给妈妈打电话说,你已经穿不上这件衣服了……说给你买新衣裳,不要这件衣服了,你还跟奶奶生气了是吧……这些衣服,这些衣服你都带上……要是以后衣服不够长了,记得,记得跟妈妈说……”
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着,女人眼眶红着,说着,
“……天气冷了,穿厚点……以后……以后妈妈,还有爸爸没陪着,没陪着你……”
说着话,没再说下去,女人眼底的眼泪已经落在了手里那件棉袄上,
似乎看到了棉袄上那滴眼泪,女人慌忙着,伸出手去擦拭自己眼底的泪水,紧跟着,又去擦拭那棉袄上的泪水,
泪水在棉袄上被擦拭开,留下点湿润的痕迹,又一滴眼泪落到了上面,化为阴气,骤然溢散了开。
“……妈……妈妈……”
那站在旁边的男孩朝着自己母亲唤着。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女人擦拭着那棉袄上泪水的手渐渐止住,望着那棉袄,又再出神了会儿。
“……小望……小望,你这会儿在妈妈旁边吗……要是不在的话,快回来吧,回家吧……玩够了就回家吧……小望……回家了,小望……”
抬起头,唤了两声,又再顿了顿,女人将那铺在床上的一件件衣服叠着放在了一起,抱了起来,
“……小望,快中午了……该饿了吧,妈妈去给你做饭,给你煮你喜欢吃得荷包蛋,回家吃饭了,小望……”
望着这屋里,女人出声唤了声,再顿了顿脚,伸手拉开了虚掩的卧室门,走了出去。
……
“……把这些衣服……”
“……先放到这儿吧。”
女人抱着衣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男人赶紧站起了身,拿着东西慌忙着擦拭了下桌子。
女人点了点头,将衣服放到了桌上,
“……我去煮饭……快中午了……”
不朽王座 白苗
“……好……”
女人再说了声,站了站脚,朝着屋后厨房里走了去。
男人应了声,站在原地。
这时候,那男孩也跟着自己母亲走出了卧室,
走到了堂屋里,望了望往厨房里去的母亲,又再望了望自己父亲,转过了头,朝着廉歌看了过来,
紧跟着,看着廉歌,有些犹豫着,男孩挪着脚,朝着廉歌走了过来,
“……大哥哥,你能不能,能不能跟我妈妈说……我不冷,我不需要厚衣服的……我没事儿的,我可以一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