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九百一十三章   城門一開迷宮現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这就是地下城的大门?”墨罗看着大门,震惊之下,走近大门摸了摸。
而庾哲却是看向不远处的钟文,似有想从钟文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不过。
此时的钟文,却是静静的站在那儿,看着地下城的大门。
至于震惊不震惊。
庾哲可不知道,也不清楚。
对于钟文来说。
震惊也好,还是惊呀也罢。
那也只不过是那么一瞬间罢了。
前世。
钟文见过的高楼大厦又不是没少见,就这么一个大门,最多也只是震憾于那些打制的人罢了。
在那个时代。
能弄出这么一扇大门出来,钟文无法想象,那些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又是怎么在这地下弄出这么一个大门出来的。
而且。
还需要使用三把令牌钥匙,才能打开这大门。
这里面的机关也好,还是什么也罢,均乃是一件匪夷所思之事啊。
“墨前辈,这就是地下城的大门,还烦请把令牌钥匙拿出来,对应各孔镶嵌入内。而我灵宝门的那块令牌钥匙,早已是镶嵌至钥匙孔内去了。”庾哲走近大门处,向着墨罗说道。
庾哲的话。
到是墨罗有些诧异。
随即往着大门上的上方看去。
“庾哲,你刚才说你灵宝门的钥匙已是插入,那为何那钥匙孔是空的?”墨罗看过后不明,紧盯着庾哲喝道。
“墨前辈有所不知,只要令牌钥匙一入孔内,就会镶嵌之内部,只要墨前辈纵身而上,稍加看看,就能看到我灵宝门所属的令牌钥匙了。”庾哲见墨罗大喝,赶紧解释一声。
墨罗闻话后,直接纵身而上。
到了大门上方的钥匙孔处看了看后,这才落了地,
“你灵宝门到是聪明,把令牌钥匙镶嵌在孔内,这到是免去被人偷去的麻烦。”墨罗瞧过后,看向庾哲说道。
“墨前辈妙赞了,那只不过是不得已的办法,毕竟,我灵宝门曾经丢了一块令牌钥匙,所以不得已为之了。”庾哲的话一落后,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但是。
不远处的钟文,却是并不在意。
丢失也好。
还是被人带走也罢。
那都是过往之事,与着当下却是没有任何的关系。
况且。
这事钟文还不好明辩。
野医 面壁的和尚
毕竟钥匙乃是李山的,如何来的,钟文虽知道一个大概,但却是不知道详细的。
或许是偷的呢?
总之。
钟文是不在意庾哲说的话的。
“九首道长,你看是不是可以开启地下城大门了?”墨罗也不再多说话,看向钟文问道。
钟文回过头来,轻轻的点了点头,“那就开始吧。”
随即。
墨罗掏出令牌钥匙后纵身而上,往着大门的左边而去。
而钟文也是拿着令牌钥匙,纵身而上,往着右边而去。
片刻之间。
两人同时把令牌钥匙插入孔中。
回落地面之后。
三人紧张的站在大门两丈之外,眼晴盯着大门,静待着大门开启。
“咔咔”的声音渐起。
随着那咔咔声起后。
整个地面,都开始有些震动。
石窟顶上,掉落下来一些小石子。
“咔”
突然一声沉闷的声音停下后,大门开始从中间开启。
两块巨大的石门,往着两边缓慢而退。
此刻。
三人瞧着那石门之后到底是个什么。
当石门开了一半之后,
一个通道呈现在三人的眼前。
“九首道长,墨前辈,我们可以进去了吧?”庾哲心中激动不已。
到目前为止,虽没有见到地下城内有什么东西,只有一条整齐的通道出现,可对于庾哲来说,里面的宝物,对他而言,那决定有着无上的诱惑力。
不过。
钟文却是并没有说话。
这门才开启一半。
而且开启的时间也这么短,钟文可不想因为里面有什么毒气,把自己给害了。
反到是墨罗此刻的脸上,与那庾哲一样,挂着焦急。
对于他来说。
追寻了几百年了。
终于是在眼前有了消息,有了结果。
不管是巨大的石门开启了一半也好,还是未开启一半也好。
只要是开启了,那他就想着进入,好看看他们墨家人追查了如此之久的地下城中,是不是真的有巨子令的存在。
巨子令。
对于墨家人来说。
那是至高无上的东西。
只要得到了巨子令,就能号召天下所有墨家人。
不管是相里墨一系的人,还是墨家三门一系的人。
更或者一些他们所不知道的墨家人。
对于墨家人来说。
或者对于墨罗来说。
重建墨家的辉煌,是他一生的追求。
顿时。
墨罗不待钟文发话,直接一个纵身,就往大门内纵去。
而庾哲也是如此,纵身跟随着墨罗往着大门内的通道内纵去。
反以此时的钟文。
却是一直站在那儿。
急与不急。
到了此间,又有何急的呢?
虽说钟文能闭气,可对于长时间封闭的空间,钟文可不想去冒这样的险。
哪怕墨罗他们二人已是进入了通道了。
可钟文依然不着急。
当墨罗他们二人一入通道后,直接往着最前方而去。
片刻之间,就已是消失在了尽头。
而钟文依然不动。
渐渐的。
随着时间推进。
一个时辰后。
钟文这才缓缓而步,往着大门走去。
待钟文经过大门,入了这通道后。
钟文发现。
这地下城的通道两边,刻画着不知什么东西的图案。
甚至还有着一些自己不识得的字体,以及各种兽禽类的图案。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钟文心下到也是好奇。
一一开始查看了起来。
越是往里走。
里面的空气,越是有些闷。
当钟文看完了通道所的有图案以及字符之后,来到了一处石壁处。
石壁的两边,各有一条通道。
钟文看了看地面,发现各有两种脚印。
地面有着一些灰尘。
自然也就能留下脚印。
几百年了。
或者上千年都有了。
有灰尘也不为过。
钟文想着,这乃是刚才墨罗和庾哲二人离开的去向吧。
不多细想。
钟文依着自己的感觉,选了左边通道而去。
通道很黑暗。
平常人无法在通道内视物。
即便是钟文,也只能瞧得出一个大概的影子模样。
越是往里走。
通道也由原来的大通道,变成了小通道。
而且岔道也是越来越多。
而钟文却是一直凭着自己的感觉行动,根本没有再追寻着脚印前行了。
钟文都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了。
突然。
却是止住了步伐。
心中暗暗想着自己到底走了多久了。
“这不会是个迷宫吧?依着我行来的时间,怎么着也有半个时辰了,可这像是无止境一般。”止住了步伐的钟文,顿时有了一些明了。
也着实。
走了如此久的时间,又出现了不少的岔道口。
这不是迷宫又是什么呢?
一想到迷宫。
钟文就开始有些慌神了。
迷宫。
钟文可从未碰到过,也从未研究过。
如此一个地下的迷宫一般的地下城,即便钟文再强大,想要离开,那无异于是说笑话了。
心慌的钟文。
随即不再深想。
为了确认是不是迷宫,钟文只得再继续往下走去。
不过。
往下走之时,钟文却是留了一个心眼了。
每到一个岔道口后,钟文都会作上一个记号,省得自己下次如果真碰上了,那就完全可以确定这个地下城,就是地下迷宫了。
又是过了半个多时辰后。
钟文终于是确定了。
这里就是一个地下城一般的迷宫。
就在刚才。
钟文终于是看到了自己所画的一个记号。
走了半个多时辰。
这才遇上一个记号。
不得不说,这个地下城迷宫的大小,绝对不小。
心慌了。
钟文着实心慌了。
如此一个地下迷宫,这让钟文都开始有些后悔来到这灵宝门了。
“肯定有办法的,肯定有办法的。”钟文心慌之际,随即稳定心神,好让自己不至于太过着急。
“再走,多走几遍,说不定能碰上墨罗他们,看看他们是不是也如我一般。”最终,钟文只有这么一个笨方法了。
可是。
当钟文又是走了近一个时辰后。
不要说人影了。
就是鬼影都没有碰到一个。
而此时的墨罗,以及庾哲。
斗 羅 之 神 級 選擇
也着钟文一样。
在这个若大的地下城迷宫之中,迷失了自我。
也如钟文一样,在到处寻找着出入口呢。
来之前。
谁也没想到,这地下城进入后,就难再寻找到入口了。
就更不用想那个出口了。
“这……这……这不是我墨家祖先所筑的,一点都没有我墨家的痕迹,这到底是谁筑的,难道是为了困住我等而建的吗?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墨罗所经历的,或者所见的,根本没有一点他墨家的痕迹,这让他也是心慌不止。
依着他墨罗乃是墨门的话事人。
对墨家的事情,那可以说是熟门熟路了。
可当他到了这地下城的迷宫之后。
不要说什么出去了,就算是寻回来路,都已是没有了任何的痕迹了。
这让墨罗肯定。
这地下城的迷宫,已经超越了他墨家所建的迷宫。
同样慌了神的墨罗。
也如钟文一样,使用着最笨的方法,开始作记号。
一路往下而后,又是开始复记各种记号。
可是。
一天下来后。
墨罗发现,这记号越来越多,岔道也是越来越多。
多到都让他墨罗认为,这个地下城的迷宫大小,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了。
而此时。
庾哲害怕了。
一整天的时间里。
他一直在寻找着出入口。
可一直也未寻找到。
一直从这里钻到那里,各种记号也是重复出现。
犹如碰上了鬼打墙一般,让他如在原地踏步。
“怎么办,怎么办,难道我要要困死在此地吗?这乃是一个地下城一般的迷宫啊,我该如何出去,我该如何离开。”庾哲害怕极了。
身为灵宝门的太上长老。
在灵宝门倍受尊崇的他,从未遇上过这样的麻烦。
即便有麻烦,那也是下面的人帮他去解决,而他会选择闭关什么的,好让自己突破到那个所谓的最高境界,武道之境。
可没想到。
这一次联合墨家人和钟文入这地下城后。
一切都变了。
原本的想法。
到了现在,早已是成了空。
庾哲害怕死亡。
更是害怕死在这样的一个无人作伴的境地。
如此这般。
钟文、墨罗、庾哲三人一入这地下城之后,就已是失去了踪影。
而此时的地下城大门,却是开始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在慢慢合拢。
甚至。
那三块令牌钥匙,更是开始往着钥匙孔内下陷。
如果钟文知道的话。
断然是可以判断出。
这地下城的大门,会在九天之内合拢上。
如到了时间。
三人未从那地下城中出来的话,三人会永远留在那地下城之中。
而此时的钟文。
却是不再到处走动了。
而是坐在地上,开始回想着自己一入这地下城之后,自己一路所走的路径来。
随着时间推移。
钟文的脑海之中,一副迷宫地图开始呈现。
而随着这副迷宫地图的出现后,钟文又突然想起那本李山所言的秘籍地图来。
随即。
钟文二话不说,从身上掏出那本秘籍地图,又是拿出火折子出来,吹燃后,开始一一查看了起来。
渐渐的。
钟文陷入到了一种推演地步去了。
从秘籍地图,到迷宫地图。
再到最后,连想到了入口通道处的字符和图案。
慢慢的。
钟文脑中开始推演着整个地下城的迷宫图来。
而此时。
已是过去五天的时间了。
地下城的大门,已是关闭一半了。
反观灵宝门之中。
墨灵她们等了五天之久,甚是有些着急。
“墨幽,墨罗会不会出现麻烦?这都过去五天之久了,难道地下城出了什么事不成吗?”墨灵心有所想的向着墨幽问道。
墨幽听后,摇了摇头道:“不会,大哥的身手你也该了解的,况且,九首道长到现在也没有出来,有可能在地下城中,有些什么事耽搁了吧。”
“那我们等了如此之久,都不见他们出来,难道他们在分宝物?不行,我要去看看,否则,我心难安。”墨灵腾身站起。
墨灵有此想法,在这五天里,可谓是一直有的。
好不容易等了五天,五天一点消息都没有,他墨灵又怎么可能会安心。
随着墨灵一离开后,墨幽也随之跟随而去,而墨家的人自然是会跟随了。
至于庾贲,想拦不敢拦,只得跟随了。

giweh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九百零九章   江湖之變墨家至分享-bg6q0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墨离不可能不听自己祖父墨幽的话。
毕竟。
论关系。
墨幽都比她的父亲墨乙都来得好。
更何况。
墨离打小就受到墨幽的教导,不管是读书识字,还是武艺等诸多事宜,皆来自于眼前的这个祖父。
可以说。
祖父都好过父亲了。
墨离见自己祖都如此说话了,只得开口回应道:“祖父,你说吧,离儿听着。”
墨离有了反应。
墨幽伸手摸了摸墨离的脑袋。
只不过。
当墨幽的手伸向墨离的脑袋时,墨离却是躲了开去。
墨幽见状,也知道自己这个孙女还在怪自己他们一系人,“唉,我知道离儿还在怪祖父我们,但我们乃是墨家人,这世道总是与我墨家人为难,而你身为我墨家人,总不希望我墨家人被逼到无处躲藏的境地吧。”
“祖父,其他的不用再多说了,我懂,你就说让我去墨宗有什么事即可。”墨离却是不想听自己祖父说一些关于墨家未来什么的言语,打断了墨幽的话。
墨幽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即。
向着墨离交待了让她去墨宗之事。
不久后。
墨离离开了墨门,往着墨宗方向而去。
而不久之后。
墨幽也离开了墨门,往着墨派方向奔去。
当天。
二人又同时返回了墨门之地。
时过一日后。
墨宗宗主墨水,得了墨离的传话后,来到了白山之颠。
而墨派的长老墨灵,也同时抵达了白山之颠。
墨罗与墨幽二人,早已是等候多时了。
“墨罗,墨幽,你让我过来到底有何事,我墨派已是封山了,难道你还想让我墨派与你墨门一样,成为这三荒的刀下亡魂不成吗?”墨灵对于墨罗他们的恨意,可以说是不小了。
当时。
墨家三门齐聚,往着东极岛去。
要不是因为那一次的齐聚,也不至于被天地二荒的人给盯上,然后一通的撕杀,导至墨派的墨焱战死,以及墨宗的长老墨冥战死。
到现在为止。
这尸首还没有收回来呢。
所以。
墨灵一见到墨罗他们兄弟二人之后,这怨气之声,就直接爆发了出来。
反观墨宗的宗主墨水。
因为墨宗的唯一一位武道之境高手战死,墨宗的地位,可以说是直线下降了。
在此时。
墨水连说话的资格,估计都没有。
这不。
此刻的他,正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看着两方人员。
墨水他不老实都不行。
就眼下的这几人。
也就属他不是武道之境的境界。
这也让他心中更是坚定,他墨宗要加紧修练,好出现一个,或者几个突破到武道之境的高手来。
要不然。
以后还会出现如今日这般,没有说话资格的境地来。
墨派的墨灵,语气之中,带着恨意,这让墨罗兄弟二人也不好与之硬碰硬,而是软下声来道:“墨灵,当时之事,也算是我墨罗欠下你墨派的一个情。但是,当下不是议此事之时。”
天降公主带着球 岚岚
“那你叫我们过来何意?”墨灵见墨罗认下此事,心中的怨气稍稍降了些。
“唐国已是攻下了高句丽国全境,而此时更是陈兵于百济国,以及新罗国边境,如果唐国攻下了这两国之后,他们必然会派出诸多的将士出来,来到这片白山黑水之间,到时候,你我三门,必然会被外人所发现。所以,就此事,我让你们二门过来相商。”墨罗见墨灵的怨气下沉后,赶紧解说起了自己招二人过来之意来。
当墨罗的话一落后。
墨灵却是嗤之以鼻,“些许普通人罢了,也能让你墨罗如此大动干戈吗?就算是唐国的将士能抵达我白山黑水之间,那也是有来无回。”
如墨灵所言。
如唐国真要派出将士来到这白山黑水之内,或者抵达这三门后。
那真叫一个有来无回。
毕竟。
三门之外围,那可是遍布着机关。
不要说普通的将士了。
估计就连江湖人士要闯入到三门之内,那也是有来无回的。
但是。
墨灵之言,却是让墨罗大摇其头,“墨灵,看来你是不知,唐国有一护国真人,名为九首,此人乃是太一门的道长,其身手在我之上。如果唐国将士要是真要来到我白山黑水之间,真要是出了事,那位九首道长,必然会前来讨要个说法的。”
是的。
墨罗的话,也如实。
真要如墨罗所言。
唐国的将士真要是在这片白山黑水之间出了事,钟文必然是要前来找这三门的麻烦的。
有道是。
将士所到之地,皆是唐国的国境。
如果普通的将士被这墨家门所害,钟文断然是不会漠视的。
而墨罗的话到也是点醒了墨灵,“那待如何?难道要我们离开宗门吗?这我墨派可做不到。”
“墨罗前辈,我墨宗断然也是不会搬离这白山黑水的。”站在一边的墨水,终于是发了话了。
不过。
这说话的声音,却是有些小了。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所以特意请二位前来相商,商议一下,我们三门以后该如何。”墨罗轻轻的点了点头道。
商议。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在这白山之颠。
时过几个时辰之后。
终于是有了对策。
不久后。
三门的人离开了白山之颠。
而此时。
墨门之内,从外打探消息的弟子,却是返回了。
“你们为何如此之快返回?难道江湖之上有什么急事吗?”身在墨门墨门之主墨乙,见到两名墨门弟子着急的回到墨门,心下有些疑问。
“回门主,江湖之上传闻,三荒已落,太一升起。”一弟子急道。
“什么意思?什么三荒已落,太一升起?”墨乙突闻这般的话来,心中甚是不解。
“门主,据我们打听,去年,在太一门发生了一场大战,而那场大战,乃是……”
随着那弟子的回话后。
墨乙听得可谓是即惊又惧的。
他着实没想到。
我在东京创造都市传说 役满
一直压在他们头上的三荒,到如今已是消亡了。
而如今的天下第一的,乃是太一门。
如此的江湖之变,让墨乙都有些无法相信了。
“你们刚才所言可当真,不是那三荒抛出来的诱饵?”墨乙虽惊惧不已,可这心却是未乱。
“回门主,我们几经打探,还去了灵州百家楼,那里到处都是江湖人士,甚至连那江湖第一大宗门的云罗寺的人都出现了,听说是为那太一门的九首道长寻找什么奇药。”弟子打着保票的回道。
墨乙听后依然还有些不相信。
随着墨乙的问话之下。
渐渐的。
知道的消息,也越来越多了。
对于江湖之上的变化,着实让他搞不懂,也弄不明了。
不过。
当下墨乙也是高兴不已。
至少,那三荒已是消亡了。
至于钟文。
有着自己女儿在,这关系可谓是近啊。
随着墨罗他们离开白山颠后,回到了墨门。
墨乙第一时间,就把两名弟子叫了一起,去见墨罗兄弟二人去了。
当墨罗兄弟二人得闻江湖之事后。
也是震惊连连。
好半天下来之后。
墨幽这才缓缓出声向着自己大哥问道:“大哥,那太一门的九首真的是无上高手?能把突破到武道之境八层的高手给杀了?这我怎么听着有些玄乎呢?”
放眼天下。
只要知晓武道之境的人都知道。
这突破到武道之境八层的绝顶高手,那是无敌的存在。
更何况还是他墨幽这种武道之境七层的高手。
如此江湖之变,如此的无上高手,墨幽心里实在是在鼓的很,无法相个这江湖之上的传闻来。
墨罗静静的坐在那儿,心中却是翻覆异常。
“唉~~原来,他真的到了这个境界了,武道之境的魔咒,在他的身上打破了。”墨罗最终也是长叹一声。
对于钟文的实力。
墨罗可以说也是领教过的。
当时墨离前去龙泉观,请钟文为自己的祖父疗伤回来之时。
墨罗就曾与钟文对战了一手。
而那一次。
墨罗就曾伤在钟文的剑下。
虽说只是轻伤。
但那一次,他原本以为钟文也只不过与着那位水荒之主水妖一般,或者高那么一些些罢了。
可今日。
却是听闻了墨门弟子从江湖之上打探回来的江湖之消息。
如此震惊的消息,他墨罗也是感慨万分。
三荒已落,太一升起。
这已然是江湖之上所言,太一门的升起,那绝不是谎言的了。
“大哥,如此说来,那三荒已是消亡,那我们也就可以出山了?或者,我等可以前去太一门求见一下九首道长?”墨幽闻话后,心中也是意动了起来。
如此一个好机会。
他墨幽又怎么可能不抓住。
全世界都不如你 浅茶浅绿
武道之境八层的魔咒啊。
真要是能从钟文的嘴中,探知到了去除魔咒的方法,那他墨幽,必然也就不用再坚持了。
说不定。
到时候墨门会成为这江湖之上,最大的宗门呢?
再者。
有着墨离在,墨幽断定钟文会给自己孙女面子。
“幽,你即刻前去墨派,乙,你去墨宗,让他们两宗派过来我墨门,好再商议一下出山之事。”墨罗思索了片刻后,向着墨幽二人发话。
“是,大哥。”
“是,大伯。”
二人得了话后,兴奋的奔了出去。
时过一日后。
白山黑水的墨家三门,同一时间离开了白山黑水,往着唐国方向而去。
随着他们墨家三门的人一出现在唐国境地内,而且还以墨家三门的名号示人。
这百家楼中,也开始往着灵州传去消息。
当天。
墨罗他们到了长安城。
“大哥,我们不直接去太一门吗?为何要来长安?”墨幽不解自己大哥的安排。
“我等先在长安待上两日,两日后,我们再去太一门。”墨罗轻点脑袋回应了一句。
对于墨家三门前来长安。
估计也只有墨罗自己一人知道了。
如此高手出现在长安城。
守护在宫城中的李山,那是自然要前来过问的。
当夜。
李山突然而至墨门所居住的一间宅院中。
“诸位看着像是墨家人,不知道诸位高人前来长安有何要事?如果只是路过长安,那还请莫要在长安生事。”李山一见这些墨家人,无法从这些墨家人身上看出境界来,就知道这些人肯定是高手了。
“你叫李山吧?听闻你乃是九首道长的师弟,我等见过李道长。李道长所言还请放心,我等只是路过,并不会生事,李道长且安心。”墨乙见自己大伯向他轻点头后,向着李山回话。
“那就最好不过,长安城乃是我唐国的都城,禁止一切乱事,诸位乃是墨家人,应该知道这是江湖之规矩。”李山得话后,脸带坚硬之色的回道。
说完话的李山,随即纵身返回宫城,继续他的职责去了。
至于这江湖规矩能否被这些武道之境,以及众多的先天之上的高手照办,那就要看他们能否听得进去了。
“奇怪,这李山的身上,怎么也有那钥匙的味道?”墨罗待李山离开后,突然出言道。
“大哥,李山乃是九首道长的师弟,想来九首道长肯定把钥匙给这李山看过,拿过,要不然,李山身上又怎么可能会有钥匙的味道。”一边的墨幽说道。
墨罗一听,到也是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墨幽的话了。
墨罗他们在长安待了两天的时间。
两天的时间里。
各方消息汇聚而来。
这也使得墨罗的终于是安下了心来。
两日后。
墨罗带着墨家三门之人,离开了长安城。
而百骑司的人员,在见到墨家三门的人离开后,就向着李山回报去了。
“看来,这墨家人是往着龙泉观方向去的,也不知道他们这是要去干嘛?”李山得闻了百骑司人员的消息后,实在想不明白这些墨家人要去龙泉观干嘛。
当然。
他到是想通知一下自己的师兄,可也知道,自己就算是再快,估计也快不过墨家的人。
如实。
这不。
几个时辰后。
墨罗一系十数人,就已是到了龙泉观外。
“墨罗携墨家三门,前来太一门拜会。”墨罗他们一系人一到龙泉观之后,就大声的向着龙泉观喊话。
而此时。
李道陵他们听到墨家人前来,这到是让他心生忧虑。
当下的龙泉观中。
除了他李道陵他们之外,钟文与鬼手他们几个高手,可真不在。
这墨家人突然前来,这不得不让李道陵他们忧虑了起来。

ykgcv超棒的都市小说 唐朝第一道士 愛下-第九百零六章   追查珊蠻終再見讀書-00tad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错与不错。
皆已是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当钟文瞧着云德的生命渐消之后,钟文也只能看着。
这种自我选择死亡方式。
钟文随能阻止,但阻止了又有何意义?
云德不愿说,而且还选择这样的解脱方式。
钟文就算是阻止,逼迫,估计也是无济于事。
“唉!!!死了也算是一了百了了,可是我的事,你却是要带到地下去了。”钟文长叹了一声。
而钟文的这一声长叹,却是让无相等人更是惊惧不已。
是的。
钟文这么一个无上高手。
虽说从未见识过,也从未交过手。
可江湖之上的传闻,那真叫一个一板一眼的。
他们谁都知道。
如果钟文真要是怒气升腾,云罗寺或将在片刻之间,被屠之灭之。
无相惊惧,赶紧向着钟文行了一佛礼道:“九首道长,云德虽已死,但那突厥珊蛮之事,我云罗寺必当给九首道长一个交待。”
“呵呵,给我一个交待?你云罗寺如何给我一个交待?把那突厥珊蛮抓到我跟前吗?你们又认识吗?还是觉得你们云罗寺有着不少的高手可以调用?”无相的这一句话,让钟文觉得很没意思。
其实。
这样的事情,钟文完全可以由着无相所言这般行事。
可对于自己识神之事,钟文却是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了。
自己师傅他们知道也就罢了。
可对于云罗寺的人。
钟文必然是不会假手于人的。
更何况,还是关于识神这么重大的事情,钟文又怎么可能把这么一件事情交给云罗寺呢?
真要是半路之上出了什么事,钟文这一辈子,说不定都不可能得到关于识神的最基本的事情了。
甚至。
到最后,都会发展到一个钟文他无法控制的地步。
有道是。
自己能习练出识神出来。
而那突厥珊蛮肯定是知道识神的由来的。
要不然。
当年那一剑也不至于把钟文的识神给毁了。
无相听着钟文的话,却是有些低落道:“如果九首道长用得到我云罗寺,道长即可指示,虽我等并不知道那突厥珊蛮长何模样,但我云罗寺必将全寺出去,帮九首道长寻得那突厥珊蛮来。”
“算了,云德已死,此事自由我自己去寻找那突厥珊蛮,告辞!”钟文心中早已打定了主意,随即向着无相等人行一了礼后,直接往着云罗寺的寺门走去。
无相闻话后,心中一喜。
随即无声的跟随在钟文的身后,相送着钟文离开云罗寺。
片刻间。
钟文已是从云罗寺出来。
钟文转头看向无相几人,也没有多言,直接纵身往着北部而去。
无相见钟文离去后的背影后,顿觉得压力渐消一般,长呼了一口长气。
“师叔祖,这位九首道长真是无上高手吗?为何我感受不到他的内气?”待钟文已是没了影之后,一云罗寺的人向着无相问道。
无相遥望着钟文所离去的方向,“你感受不到他的内气那才是无上高手,就算一百个我,都不是他的对手啊,好在此子到也和善,并没有为难我等。”
“师叔祖,那云德怎么办?是送回慈怀寺还是就地安葬?”云沉出声问道。
“即然云德已去,那就送回慈怀寺吧,而且云德还是他们慈怀寺的主持。”无相回道。
“慈怀寺没几个人,而且那几个僧人也只是普通人,以后也不知道这慈怀寺还能不能维系了。”云沉叹道。
云德如保。
云罗寺如何。
此刻的钟文,却是不会再去想了。
云德都已经死了,钟文就算是赶去云德所建立的慈怀寺去,估计也是无功而返的。
阿南
钟文能去的地方。
自然是突厥各部寻找了。
珊蛮找不到,钟文绝不离开突厥之地。
突厥之地虽大。
但依着钟文的速度,再大又能如何?
这不。
腹 黑 嫡 女
钟文从东突厥所在之地的各部开始,一一开始寻找,打探。
好在这突厥各部已有不少人会说唐国语言,要不然,钟文还真难向人打探。
而且。
钟文更是到达了各地的守捉城中去打探,甚至请了一些当地人去打探。
就连百家楼的人,也都开始散布于茫茫大草原之上。
从东到西,一片一片区域的扫过去,排查过去。
这一排查。
就是两个月。
从夏天。
捉妖奶爸
一直排查到了秋天。
两个月的时间。
钟文一直奔走于突厥各部。
要么在突厥各部,要么在各个守捉城中到处转悠。
两个月的时间。
钟文早就有些不耐烦了。
从龙泉观离开,已是过了两个月了。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钟文每日里都在惦记着自己的师傅,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女儿。
当然。
也有着曼清。
可两个月里,各方都没有一点消息传来,这让钟文甚是觉得那突厥珊蛮难寻。
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
突厥可汗所部。
那是钟文第一排查的对像。
可这些各部可汗们,根本就没有听闻过钟文所言的那个珊蛮。
至于其他的珊蛮到也有,可是基本都不是钟文所要寻找的那一个。
同时。
钟文也加紧了对这些珊蛮们的庞问。
甚至连拷打的手段都用上了。
可依然没有那位珊蛮的踪迹。
这让钟文一度怀疑,那位珊蛮在那次之后,就已是死了,或者消声匿迹了。
可就在钟文准备离开弓月城之际。
百家楼却是传来了消息。
据百家楼传至弓月城的消息中所示。
复仇美妻请爱我
在青山一带(叶尼塞河(剑河)的支流,阿辅水),有一个很小的宗门。
而这个宗门的名字,名为晓作部。
而这个晓作部之中的成员,基本都是珊蛮。
而且。
重生火影的修道者
除天
据百家楼打探到,此部成在的时间很长,而且少有与外界有什么联络。
甚至。
此晓作部的人员,其身手也是高绝。
在百家楼的门徒前去探查之时,却是损失了好几位好手。
这才使得百家楼对此晓作部进行了一番打探,最终确定,此晓作部,有可能就是钟文所需要寻找的珊蛮所在之地。
而钟文得到这个消息后,这迫使得钟文顿时直接放弃要回龙泉观的打算,往着青山一带奔去。
晓作部是何意。
钟文不知。
只要有关珊蛮消息的,钟文一般都会自行前去查看。
弓月城离着青山一带有些距离。
两千多里的距离。
不过。
钟文心急。
想着去青山一带确认一下是不是自己所要寻找的那位珊蛮,可谓是不顾内气的消耗,极速奔向青山一带。
晚上。
钟文终于是赶到了青山一带。
随着钟文赶到青山一带后不久,就已是有几位百家楼的门徒往着钟文这边奔袭而来。
“长老。”
数名百家楼的门徒一见到钟文后,这脸上的喜色很盛。
着实。
这段时间以来。
他们连连损失了好几位好手,本就有些打退堂鼓的他们,终于是等来了他们的长老,要是不不喜,那才叫一个怪。
钟文看着几名百家楼的人后,就知道自己所到之地没错了,“辛苦了。”
钟文的一声辛苦,让几名百家楼的门徒,甚是兴奋,“长老,我们不辛苦,但是还望长老能替我百家楼报此仇。”
“前面带路,我到要看看这个晓作部有着何等的能耐。”钟文闻话后,点了点头。
随即。
几位百家楼的门徒,直接纵身而起,带着钟文往着青山的北部奔去。
这几名百家楼的门徒,实力还是不错的。
都有着先天之境的身手。
最好的一位,都有着先天之境四层的境界了,可以说,放在百家楼当中,完全可以成为一个高手了。
就百家楼的这些门徒们。
最强的,也就一位先天之上五层的高手罢了。
先天之上境界的高手,虽也有一些,但也都是一些低境界者。
而这先天之境的,其实也并不多,将将百来位,而且还分散于各地。
先天之境以下的,人数虽说不少,但这般的境界放出来,基本也是没什么攻击力的。
要不然。
这百家楼也不会想要把钟文这个无上高手拉入到百家楼撑腰了。
可以说。
双方各有目的。
一两个时辰后。
几名百家楼门徒带着钟文,已是离开了青山一带,到了距青山近三百里外的北部一片高山之下。
“长老,就是前方高山之内,有一处人烟所在,那里,据我们所查,有着一些珊蛮。”当众人落下地来后,百家楼一门徒指着远处说道。
“走。”钟文二话不说,再一次的纵身而上。
几位百家楼的门徒,也是紧随其后。
片刻之间。
钟文他们已是到了那片高山之上。
当钟文看到那高山之内,一片平地之上,有着不少的木屋后,又是直接纵身落了过去。
“号噜伺哇……”
当钟文几人一落至那些木屋附近后一会儿,就有人从那木屋中奔出数人出来。
突厥语,钟文不懂,也听不明白,“先天之境七八层的身手,想来应该会说我唐国话吧,这里就你们这些人吗?还有人的话,都如数出来吧。”
“原来又是你们这些唐国人,即然来了,那就都留下吧。”其中一突厥人见钟文这个年轻人说唐国话,立马大怒的回了一句唐国话。
就在他回话之际。
其他的木屋之中,又是奔出来数条人影。
而当那数条人影出现后,钟文立马就瞧见了自己所要寻找的那位珊蛮。
“你可真让我好找啊,原来躲在这青山之北,远离着我唐国境地。”钟文见到自己所要寻找之人,心中甚是兴奋不已。
某国漫的超神学院
而那位珊蛮一见到钟文后,心中顿时后怕不已。
他可是知道。
钟文曾经把一个宗门都给屠灭了。
甚至还能与云德打个平手的。
而今。
自己这一方的,最强者也才先天之境十二层的境界,又如何跟眼前的这位斗呢?
顿时。
妃常穿越
那位珊蛮向着其他人出言示警,“嘶哒呀。”
其他珊蛮一听此人的示警后,先是一愣,随后纵身准备逃离。
但是。
他们能逃吗?
答案是否定的。
古墓诡事
连先天之上九层的高手,都逃不了,更何况他呢?
不要说先天之上九层的高手了,就连武道之境的高手,都逃不了,就不用想先天之境的小高手了。
而此时。
钟文发现这群十二人的珊蛮们纵身而起后,钟文体内庞大的内气涌了出来,直接压制着众珊蛮。
身在半空中的珊蛮们,纷纷从半空之上跌落了下来。
这让所有人惊惧不已,恐惧之意爬上了心头。
就连百家楼的几位门徒,见到此情况后,也是震惊连连。
如此的手段。
谁又见识过?谁又体会过?
钟文瞧着这些珊蛮跌落了下来,缓步往着那位自己要找之人走了过去,“想逃?问过我吗?”
一步一字,让那些人纷纷恐惧不已。
钟文来到那珊蛮之前,眼中露出了一副愤恨之色。
终于是寻到了。
几年的时间。
钟文的识神一直未得恢复,钟文哪有不对眼前的这位珊蛮记恨于心。
而今。
人就在眼前,而且自己可以随时要了他的性命。
不过。
当下钟文却是不会这般做,甚至在场的十二位珊蛮,钟文暂时都不会杀。
钟文转过头来,向着那几名百家楼的门徒交待道:“你们先退出两里之外,我有事要问他们。”
“是。”那几位百家楼的几位门徒,立马拱手离去。
长老都发了话,他们又怎么可能敢偷听。
说是两里,可他们却是直接跑到了三里之外去了。
而此刻。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钟文蹲下身来,看着眼前的这位让自己愤恨不已的珊蛮道:“几年前,你伤了我的识神,我也寻了你好几年。你说我是杀了你?还是废了你?更或者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
“哈哈,你要杀就杀,我阿史那狼角绝不会向你一个唐国人低头的。”那珊蛮心中虽害怕,可这气势却是一点也不弱,更是不怕钟文会如何对他。
“阿史那狼角?原来你叫这个名字,你不会是突厥贵族吧?不过是与不是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乃是你得告诉我识神之事。否则,我九首会不惜一切,灭了突厥所有人,绝了突厥的根,哪怕我九首会入那佛家所言的地狱,也在所不惜。”钟文一听到那珊蛮的名字后,到也觉得不奇怪了。

lu4s4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愛下-第九百零五章   雲羅見聞雲德死分享-bpexb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云罗寺。
钟文曾经以为离着中原很近。
可最终也没想到,这云罗寺却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
而且还与着吐蕃国很近,更是远离着中原地带。
不过钟文细想一下,也就明白了。
这里乃是祁连山脉腹地。
可以说这样的地方,普通人根本难以抵达。
即便是钟文前世,也少有人前往祁连山脉腹地,毕竟,这里属于高海拔区域,且这祁连山又有着不少的冰川,谁又会闲得没事往这边跑呢?
可见这云罗寺真是会挑地方了。
其实。
钟文却是忘了。
不要说这云罗寺会挑地方了。
其实江湖之上各大宗门的人,基本都会挑地方。
就连太一门的祖师们,也一样会挑地方。
随着钟文往着这甘州西北方向奔去后。
不到一个时辰后,钟文来到了一片山区之所。
钟文站在某座高峰之上,看着远处的一座大寺庙。
不用猜,那里肯定就是云罗寺了。
寺庙虽大,但却不是因为寺殿大,而是占地比较大,屋子比较多罢了。
论寺庙的殿庙大小,那得说长安与洛阳。
那里的寺庙的殿庙,那才叫一个大。
钟文瞧着远处的云罗寺,心里却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修真狂少战都市 降龙大菠菜
片刻过后。
钟文纵身而起,往着云罗寺方向纵去。
转眼之间,钟文已是到了云罗寺外了。
当钟文一落地后。
入眼的并不是云罗寺,而是一位老和尚拿着一杆扫把,站在那里,像是在等着他一般。
“九首道长驾临我云罗寺,是我云罗寺之荣幸,老纳在此久候多时了。”那老和尚见钟文一落地后,把扫把放在一边,向着钟文双手合十行了一佛礼。
游戏修仙 悟道人生也
钟文闻话后,有些不明所以。
眼前的这个老和尚。
钟文真没有见过,甚至连听闻都没有听闻过。
而且。
钟文能从这个老和尚身上散发出来的内气看出来,此人乃是一位武道之境的高手。
甚至。
其境界之高,钟文猜测其堪比三荒的三位荒主来。
至于是与不是,钟文也只能凭着自己的感知去猜测。
要么只能动手试一试。
可是。
人家都如此客气了,钟文又怎么好当下一见面就动手?
再者。
钟文也找不出多大的理由出来动手。
随即,钟文往前走了几步,向着那老和尚行了一道礼,“敢问大师高姓大名?而大师在此等我又为何事?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道士罢了,途经此地,也只是想见识见识一下云罗寺的风采。”
“老纳无相,老纳在此等着九首道长,也是因为最近心有所想,这才特意在我云罗寺外候着九首道长,如九首道长想要看看我云罗寺,还请九首道长随老纳来,待老纳给九首道长好好介绍一番我云罗寺。”那老和尚到也客气的很,一边回道,一边还伸手作了一个请的姿态来。
钟文瞧着那名叫无相的老和尚,依礼相待。
自己即便有着对这云罗寺曾经的不爽,可此时却是不好多给脸色。
“请。”钟文随即回道,抬腿往着那无相老和尚走去。
无相老和尚一边缓步带着钟文入了云罗寺。
一边向着钟文介绍起这座寺庙有前生与今世。
“我云罗寺立寺已有好几百年了,虽比不得你太一门的名头响亮,但也算是有些根基。而且我云罗寺也少有参与到中原中的纷争,到也躲过了无数次的征伐来,这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无相老和尚带着钟文来到主殿外,向着钟文介绍着云罗寺。
不过。
钟文此时只带着耳朵,却是不带嘴巴的。
好一通的参观云罗寺下来。
钟文从那无相老和尚的嘴中,也算是知道了云罗寺的一个大概。
至于是真还是假,无从辩别。
就好比这人数吧。
无相老和尚说云罗寺有一百四五十人。
可在钟文被这老和尚带着游览之下,不要说一百四五十人了,就连三十人都没有见到。
“九首道长,你也游了游我云罗寺了,老纳却是不知道九首道长此次前来我云罗寺所为何事,不知道可否道明来意?”停住了脚步的无相,回头看向钟文打问道。
而此时。
正当无相向着钟文询问之际,不远处一个更老的老和尚却是带着好几个老和尚往着这边走来。
“师叔祖。”当这一群老和尚到来后,却是向着无相行起礼来。
无相回了回礼,“这位乃是太一门的九首道长。”
原罪:谁在你的青春里撒野
“见过九首道长。”那几个老和尚一听无相之言,赶紧向着钟文双手合十,行了佛礼。
而钟文也随之回了一道礼。
“他乃我云罗寺的主持,云沉,其他几人,均乃是我云罗寺的长老,他们少有离开我云罗寺,想来九首道长肯定未曾听闻过他们,甚至也未曾见过他们。”无相见双方见了礼后,指着那位带着的老和尚说道。
“原来是云罗寺的各位大师,九首第一次前来云罗寺,也确实未曾与诸位见过,有礼了。”钟文一听无相的介绍后,这才明白了起来。
云罗寺能被江湖之上尊为七大宗门之首。
可见这云罗寺的高手如云了。
就如钟文眼前的这几位。
那云沉主持。
看在钟文的眼中,虽死气沉沉的,但其境界已是快要踏入武道之境了。
不过。
钟文双眼突然一凝之后,却是发现那云沉身上的灰败之气很甚。
一看就知道此人离死不远了。
对于此情况。
钟文虽不明,但也不会多言。
而那云沉身后的七八位云罗寺的长老。
其身手也是不俗的很。
全是先天之上九层的境界。
甚至都已经开始有着往武道之境方向而去的趋势。
加上那无相老和尚。
如果再给这云罗寺一些时间。
钟文都能想像想到,些许年之后。
这云罗寺必将成为如曾经那三荒一样的存在了。
云沉他们并未多说什么话,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钟文。
眼神之中。
皆是带着一种好奇,震惊,与疑问。
而无相老和尚,却是又发话问道:“九首道长,不知你是路过此地,还是特意前来我云罗寺的?”
“无相大师,我也不说什么假话,我就是特意前来你云罗寺的。”钟文见无相先后问了两次,钟文随即也不再隐瞒下去了。
“哦?那敢问九首道长此次前来我云罗寺所为何事?难道是因为云飞他们在外惹着了九首道长不成?”无相见钟文这般说了,问得更是直接了起来。
钟文一听无相的话后,连连摇头,“你说的云飞大师他们,虽与我有些小摩擦,但也只是些许小事。”
“那敢问九首道长来意是为何?”此时那云罗寺主持云沉却是急道。
随着那云沉的话一问出口,他就知道他多言了。
就连无相都看了看他一眼。
钟文到也没有多想,而是直接回道:“我想找云德,听说云德乃是你们云罗寺人,许多年前,我曾见过他一面,而今,我来云罗寺,就是特意来寻找云德的。”
“云德?”无相一听钟文所言后,着实不解,“敢问九首道长,你找云德又为何事呢?虽说云德早已被我云罗寺除了名,九首道长说的也没错,云德毕竟曾经乃是我云罗寺中人,九首道长找上我云罗寺,也是无可厚非的。”
“各位大师,当年在太宗门之时,云德曾经阻过我寻仇,而且,当年还保下一名突厥的珊蛮,所以,此次我就是为找云德而来的。”钟文根本没在意云德是不是云罗寺的人。
能被那小辈们称之为师叔的,不用讲,云德肯定与着这云罗寺关系密切的。
自己找不到,百家楼找不到,那就只能自己亲自前来这云罗寺了。
无相看了看云沉。
而云沉也看向无相。
两人的眼神一碰撞后,云沉就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叔祖是何意了。
随即,云沉向着无相轻轻的点了点头。
无相得了云沉的点头之后,又是笑着向钟文说道:“即然九首道长是来寻云德的,而当年之事,老纳不甚清楚,但九首道长说有,那肯定是有的。云德目前正在我云罗寺中,如九首道长需要问话的话,我这就着人把云德带过来。”
钟文闻话后,没有多想,更是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云沉随即转身离开,带着一个老和尚往着云罗寺的后面而去。
而无相继续与着钟文说着话。
可这话一说。
就是半个时辰。
这让钟文都等得有些着急了。
就在钟文着急之时,云沉他们却是回来了。
而紧随其后的,正是曾经与钟文有过一面的云德老和尚了。
不过。
此时的云德。
钟文一看之下,却是发现云德的境界,比之以前来,要低了太多太多了。

曾经乃是先天之境的云德。
如今却是只是一个后天境的老和尚。
而且面容也是憔悴的不行。
钟文虽不知云德老和尚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这事貌似好像与自己无关。
待那云德一到跟前后,钟文就开口问话了,“云德,当年你在太宗门阻我保下的那位突厥珊蛮此时在何地?”
云德见钟文问话,满脸挂着一副慈悲心来道:“小道长还是那么激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小道长如放下了过去的恩怨,必然会登极乐世界的。”
当云德的话一起。
钟文脸色非常的不悦。
不要说钟文脸色不悦。
就连无相以及云沉他们的脸色也是大惊大恐的。
英雄无敌之亡灵暴君 亡灵暴君
他们实在没想到。
云德会在钟文的面前,说起这番话来。
在一个道人面前说佛家之语,这本就是已经过了界了,这更是容易挑起佛道之争的。
“住口,云德,你已是受了罚,为何到现在还不知进退?九首道长前来我云罗寺,只是想知道那突厥珊蛮所在,你又为何必为一个外人要陷我云罗寺万劫不复之地?”云沉见云德说出这等之言,顿时大喝一声。
对于江湖之上传闻太一门的九首,乃是无上高手之事。
他云沉这个主持,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有多可怕。
一个可以灭了天地二荒荒主的人,可以说抬手之间,就能灭了他云罗寺了。
而且。
他那位师叔祖无相,都曾跟他说过。
能斩杀两个突破到武道之境八层的无上高手,这天下,是没有人能治得住的。
要不然。
青蛇
无相又怎么可能会如此礼遇一个小小年纪的小道士?
“哈哈哈哈,我云德早已不是云罗寺的人了,而你们为了洗清曾经的罪孽,把我捉回来,折磨了我数年,到如今,我的境界全毁。而你们还一直崇佛,可佛心早就没了,你们又如何教化世人?又如何坐享云罗寺!”云德根本不在意云沉的一声大喝。
更是直接道出了这云罗寺的事情来。
这让钟文听着,瞧着,甚是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不过。
这乃是他们云罗寺的事情。
钟文管不着,也不想管。
钟文要的乃是那位突厥珊蛮的消息。
“云德,我只要那珊蛮的消息,你告知于我,我让你的境界恢复。”钟文此言一出,惊得无相云沉他们纷纷侧目。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恢复境界?
这得要多大的无上能力才能做到啊。
云德看向钟文,眼神中略带一丝的不解,“我云德何德何能,能让小道长如此,罢了,罢了,曾经的错,全是我云德之错,一切毁之,一切消之,一切无之,一切……”
随着那云德的话一说起后,就没停了。
什么一切,一切的。
到了最后。
云德的的声音渐消渐逝。
到了最后,连脑袋都歪了下去。
就这么静静的立在那儿,脑袋低垂。
钟文知道。
云德已经死了。
而且还是自我选择的死亡。
而自己想要得到的消息,却是从此中断。
这让钟文对这位已是死去的云德,连一丝的恨意都生不起来。
一个能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佛家人,而且还把所有的错误揽在自己的身上,以死表个态。
这又如何让钟文生起恨来。
人都死了,这恨生起来又有何用。
钟文脸色无变,也无声。
可无相他们,却是大惊的不行。
他们深知。
钟文来寻云德,为的乃是一个突厥的珊蛮之事。
可此时云德的自我选择死亡,这让他们突然像是觉得得罪了钟文一般,甚至,他们的脑袋之中,都在想像着云罗寺被灭的景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