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喵神的爪爪-第五百零一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閲讀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妖尊与孙大掌门在亳州平原的此次会谈,双方定下的基调是和平谈判。对于人族和妖族,无论哪边,这个决定都有相当大的阻力。
哪怕在两年前,如果孙大掌门提出与妖族联军和谈,城主们恐怕当场便会弃他而去。人类与妖族不共戴天,现在还活着的,谁没有一堆亲戚朋友惨死在妖将的手中?
但当孙大掌门两周前宣布和谈的消息时,无论将领还是士兵们,都难得的保持了沉默。大家不是忘了仇恨,也并非没有继续作战的勇气。
只是真的不想再打了。
人类与妖族的混战已经持续到第六个年头。先是人类的政·府军被妖族击破,凡人政·府崩溃,妖族大肆杀戮,神州大地血流漂杵。
再是新世会崛起,修行者勠力一心,自北南下横扫六合,斩杀了大半妖族,几乎将剩余的妖族杀进大海中。
又是妖尊降世,点化大妖,人类修行者竟无一合之将,半壁江山再次拱手相让。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起點-第五百零一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熱推
最后双方在滨海一线僵持不下。
在灵力与战火、鲜血与法宝的主题中,世界如万花筒一般旋转,两族你来我往,各路豪杰你方唱罢我登场,若是当成故事,自然精彩纷呈。但是有一个不起眼的数字需要注意一下。
3亿6千万。
根据昼锦盟近期对人类后方城市的统计,灵气复苏六年来,这片大地上大致减少了这个数字的人口。如果妖族也有统计,得出的数字恐怕只多不少。
人类拥有一种非常有趣的矛盾性。如果这个数字抹掉一串零,比如说有三千六百多同族被妖族杀害,那么人类的反应是怒火。所有人一定会群情激昂,发誓让妖族血债血偿。
如果是三万六千名同族丧生,人类的反应是复仇。大家会直接提起刀剑开赴战场,不杀尽妖族决不罢休。
如果这个数字是三十六万人,那么人类的反应将会是刻骨铭心。这段血海深仇将会郑重的写进历史书中,教育后代永世不忘。
但当这个数字扩大到三亿六千万时,人类的反应只有两个字:
心寒
这个时候,人类关注的不再是仇恨,而是怎样结束这一场无休止的杀戮。只要能不死更多的人,任何选项都值得考虑,包括放弃仇恨。
仇恨纵然沉重,生活还要继续。
人类有一句被误解的至理名言:血债血偿。
血债的确只能以血化解,无论是自己的血还是敌人的血,只要流下足够多的血,任何血债都能化解。
妖族,也是如此。
或许这个有趣的矛盾,恰恰是智慧生命的共性吧。
在几年前,和谈这个选项从来不在任何一方的考虑范围内。但现在,两族却齐聚亳州平原,商量一个双方能够接受的未来。
看到这一切,最开心的莫过于周青雪。虽然这位歌姬在面对孙大掌门时容易花痴,但总的来说,她是一位慈悲善良的女士。
“孙象大人,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孙大掌门正在远远眺望亳州平原对面妖族的骚动,周青雪趁机来到他身旁,有些不安的问道:“您会不会觉得我们这样的凡人朝三暮四的样子很可笑,几年前,大家还咬牙切齿的发誓报仇,现在却认为和平是理所当然。”
“不会。”孙象呵呵一笑,“怎么会。不仅不可笑,即使对于修真者来说,放下仇恨也是一件极为艰难的事情。”
“嗯?”周青雪睁大了美丽的眼睛,她得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孙象抬起头看向远处的天空,他的眼睛穿越了时光:
“1645年5月30日,我的师父终于赶到扬州城.当时城内居民已经死绝,到处都是燃烧的尸体。在一条尸体堆了几米高的小巷中,师父从中捡到一个婴儿,奇迹般的还活着。他给这个婴儿取名为巷,意思是让婴儿记住这条小巷中的血海深仇。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第五百零一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看書
那个婴儿名叫孙巷直到十五岁那年,师父却叹了口气,对他说
象舞之年,如琢如磨,为师予你‘象’字,以后你便改名叫孙象吧。
我不解,便问师父,血海深仇就这样遗忘吗?师父却告诉我说
人应当背负责任,而不是仇恨活着。
他告诉我,修道者追求的是超脱生命中的苦难,但矛盾的地方在于生命永恒在欢乐与悲伤中循环,怎能超脱。但修道又很简单,只要能够忘记所有的痛苦,记住所有的欢乐,便是逍遥大自在之境。”
周青雪凝视着孙象的侧脸,她不知道他为何忽然和自己说这些。
“痛苦我知道。”周青雪自怨自艾叹气道,“什么又是欢乐呢?”
(几句多余的话,放在这里防止被删。这本书在平台的综合评分为最低的D级,也就是垃圾级别。所以万分抱歉的告诉大家,限于合同,本书第一部将在下一章完结。说实话,D级我是没想到的,小丑竟是我自己,挺好笑的。当然,爪爪的写作之旅不会结束,我还会写更多的书。孙大掌门的故事也不会结束,我会在群里不定期更新一些章节,有兴趣的找一下吧。)
~~~~~~
亳州平原对面,妖族大军精锐齐出,在不大的范围内,上千妖将率领着几十万的妖兽。妖将们盔甲鲜明,小妖们膘肥体壮。许多妖兽身上甚至刷了桐油,在阳光下看起来干干净净闪闪发亮。显然卖相好的妖怪全都集中在面对人类的一线上。
人类讲面子,妖族也一样。这是两族第一次正式的交流,谁也不想低了一等,妖将们把压箱底的好东西全部带在身上。这还不算完,在发现人类都好奇的观望这边时,几名妖将之间点点头,向后方下令。
片刻,平原上霞光升起,数百只蝶妖飞在空中,她们绚丽的翅膀晃得对面的人类眼花缭乱。
小蝶张开双手,对着她们哎呀哎呀的叫,她激动坏了,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同类。
蝶妖战斗力不强,但外形好看,又擅长酿酒,许多妖将会收留几只放在身边充场面。数百只蝶妖翩翩起舞的场面可真是壮观,她们在空中飞动片刻,落下星星点点的鳞粉。这些鳞粉逐渐聚拢为一座巨大山峰,在空中如梦似幻。有人认出来,那正是渡厄山,妖族的圣地。
妖族这一手玩的漂亮,众妖欢声雷动。人类这边面面相觑,很多人先看了看小蝶,然后失望的摇摇头。己方就一只蝶妖,还是特别小的一只,能干嘛!
这一上来就被妖族比下去了啊。
徐艺珊抱胸冷笑道:“幸好早就被我算到!”
她挥挥手,后方科研人员立刻打开空气投影设备。
人类阵营上方,顿时出现一座3D投影的滨海城,人类的希望之城。因为采用了最新的呈像技术,这座滨海城惟妙惟肖,几可乱真。
最妙的地方在于,3D投影是可以动的啊。在妖族那边紧紧盯着空中悬浮的滨海城时,投影中一条苍龙咆哮着从滨海冲向天空,消失于云层深处。
这五块钱的特效把妖族那边许多妖兽给震住,妖族阵营产生些许骚乱。人类得意洋洋大声叫好。
胜负瞬间逆转,令诸多妖将面上无光。妖族最精锐的卫戍军团出阵。他们故意绕着本阵绕了一圈,让人类看清他们身下骑着的庞大地龙。
这些地龙皮糙肉厚实力超强,而且每头的犄角上都挂着铃铛和红丝带呢,看起来特别喜庆。
人类不遑多让,三百骑机械战熊载着士兵同样跑了一圈。最近战熊们小小的升级了一下,他们的屁股两侧加装了一根喷管。当士兵拉动缰绳时,喷管喷射火焰,居然带动机械战熊骑兵跃起十多米,在空中滑翔几秒才缓缓下落。
双方你来我往斗了几个回合,互有胜负。对于这样不流血的竞争,大家喜闻乐见。但现在两边斗起来,都很想赢。妖族那边几个主将商议片刻,决定拿出最强阵容。
轰、轰、轰!
远远的传来惊天动地的脚步声,五座大山缓缓走进亳州平原。仔细一看,领头的正是曾经攻打滨海的妖将行山。
他带着四位同类站到妖族阵营的前方,几十米的高度给人类方以巨大的压力。这是妖族卖相最厉害的家伙了,一开始不拿出来主要是因为考虑到可能会吓到人类小朋友。
确实如妖将们所料,这次人类阵营发生骚乱。人类本来就有点天生恐惧行山这样的巨型怪物。
于天宇,蒋平,宋兴等一干军方高级将领这下可没辙了,他们求助的看着徐艺珊小萝莉。
徐艺珊首席头痛的捂着额头,喃喃道:“难道真的要拿出来吗?吓到对面的妖族小朋友怎么办?”
游巧两眼冒光挥舞扳手:“开始吧开始吧!我等不及了!”
“好吧。”徐艺珊捂住眼睛,不情不愿的按下遥控器。她最后抱怨道,“可是我真的比较喜欢盖亚啦!”
同样震撼大地的脚步声,光之巨人自人类后方站起走来。
在看清来者面貌的第一时间,所有人类都愣了一秒钟,接着爆发出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迪迦!迪迦!迪迦!”
迪迦奥特曼气势非凡的跳到前方,对着行山摆出招牌奥特光线的起手式。
妖将行山显然也是识货的,他少许露怯后退半步。
但迪迦奥特曼射出的不是奥特光束,而是一行弹幕:
正义必胜!
在这个世界上,会弹幕术的只有孙大掌门和键盘。孙大掌门正在下面张着嘴,迪迦奥特曼中的只能是键盘啦。
这家伙的本机被徐艺珊大卸八块之后,不得不寄居于一台扫地机器人。他天天吵着要新身体。
正好玄科院经典动力研究所的大型机甲项目上马,所以大家干脆把键盘塞进去。所以别看表面上是迪迦奥特曼,里面可是汽车人哦。唯一令人遗憾的是不能变身。
迪迦奥特曼的出现,对于妖族来说是致命一击。没有什么存在能比得过奥特曼,除非他们现场天降高达。
孙大掌门开怀大笑。他对周青雪道:“青雪,你问我什么是欢乐,这就是。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天。”
周青雪美目流转道:“我也会永远记住这一天。”
“好了,看来妖尊到了。”
孙象看到妖族后方有浓郁的黑云飘来,云中孽龙爪牙时隐时现。
“让我来会会这位真正的大能吧。”
“等一下,对方有坐骑,你不能没有。”
孙象正欲飞身而起,朱雀出声喊停。孙象不解,这位端庄的姐姐全身火红灵光闪过,化作巨大的火鸟。
“上来。”火鸟弯下脖子,“骑我!”
大姐你这话容易引起歧义哦!

火熱都市小说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第四百八十四章 幫我蓋一下棺材板讀書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躺在地上诈死的鸟人猛然睁开眼睛,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喜笑颜开:
“哎呦我的心肝咕咕小宝贝都长这么大了啊!”他张开双臂,“让爸爸举高高。”
“咕咕,爸爸!”小白扑上去,一脚踹在这家伙脸上,把他踹翻在地,“人渣,咕!混蛋,咕!垃圾!咕!”
小白她爹被小白踢得满地乱爬,围观的妖怪们哈哈大笑。一条蛇蝎美人嘶嘶吐着信子,用一把扇子遮住嘴道:
“老白你居然有个女儿,怎么从来没告诉过我。”
老白在地上被女儿当球踢,这时还有空抬头贱笑:“可爱吧咕,这可是我亲生的女儿!”
小白抽出短剑就要砍他丫的,但是她的短剑被擂台上的牛头怪跳下来一把拍开。
“他是我的!”牛头怪怒吼,鼻孔喷火,他将老白举起来狠狠砸在地上,地面上激起一个大坑。牛头怪跳上去死死压住,然后举起一对铁拳猛揍老白的脸。
牛妖的力气本就惊人,这铁拳揍在老白脸上拳拳到肉,分外带劲。围观的众妖纷纷欢呼,连孙大掌门和吕大掌门也停下脚步大声叫好。
受到观众的刺激,牛头怪更加兴奋,他肌肉越发膨胀,撕裂了上衣,露出已经血红的肌肉。他狠狠掐住老白的脖子,粗壮的胳膊上青筋暴起,看来是想把老白脖子活活掐断。
白咕咕赶紧跑过去,跪在她爹身边,哭道:“爸爸,你死后想埋在哪咕?”
老白努力掰开牛妖的铁腕,好不容易吸了两口气道:“我孝顺的女儿啊咕……”
话音未落,牛妖怒吼一声爆发出十成战力。他合身将老白抱起,全身肌肉紧绷,看来打算把老白活活勒毙。
在蛮牛热情的拥抱中,老白忽然使出缩骨之术,滋溜一下挣脱出来。
“老子跟女儿说话你给我等一下咕!”他反手一拳把牛妖打飞到几十米外,那牛妖在地上翻了个身,口鼻流血眼看着活不成了。
老白笑眯眯的对白咕咕使出摸头杀,“乖女儿,你不该来这里的咕。夜鸣城快完蛋了,人类来了会大屠杀,大家都会死的咕!”
“爸爸你带我走!”白咕咕扑倒老白的怀中大哭。被抛弃的小孩好可怜的咕。
那天老白买橘子一去不归,小白在原地苦等了几天几夜,饿极了才离开。离开前还在地上划了箭头,怕爸爸回来之后不知道她去哪了。
父女今天居然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重遇,小白又是气愤又是留恋爸爸的怀抱。
孙象和吕宁对视一眼,决定将时间留给小白,他们两先行离开。孙象先前向地蛮解释过,矮人吕宁是他的大弟子,一路追随。而白咕咕不过是途经此地请来的向导。既然已经到了夜鸣城,也不必留在身边。
接下来的行动会比较危险,小白不适合跟着。只要两人离开的时候记得把她带走就行。当然也有可能小白把两人的身份透露给她爹,而她爹拿这个消息去夜魔堡领赏。
如果小白身为一名军人,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么老吕作为她的长官,有义务送她一程。
孙象走在地蛮身边,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刚才那个老白,似乎很能打的样子,请问是贵城的大将吗?”
“他?我呸!”地蛮不屑啐了一口,“一个只会打架的莽夫罢了,他以前经常在夜魔堡前跪求郁垒大人赏他一官半职,但郁垒大人岂是这种无赖能够面见的,真是做梦想屁吃!”
“不知我是否有幸面见伟大的郁垒将军?”
当提到郁垒将军大名时,孙象单手握拳捶胸,这是表示崇高敬意的方式。不过这是精灵族的方式,关他孙大掌门什么事呢。
“这……”地蛮犹犹豫豫支吾半天,才道,“郁垒大人这几天公务繁忙……先安排你们住下再说。”
呵呵,公务繁忙。孙象老吕对视一眼,嘴角浮现一丝微笑。还不是在疗伤呗。
郁垒前几天没有被太清真剑人法地一剑灭了,算他运气很好了!估计夜妖郁垒这段时间日子都不太好过。
由于最近战事吃紧,外围沦陷太多,大多数妖族都挤到夜鸣城中呆着,所以地蛮现在为两位外国友人安排居所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尽管孙象表示自己风餐露宿并不在意。但条件再困难,也不能让外国友人睡大街吧。思来想去,地蛮在活尸坟场为两位外国友人腾了两间“雅舍”。
将两位安顿好了之后,地蛮以前线吃紧为由告退,并表示第二天会派人送来食物和用品。至于前往渡厄山一事,由于路线被人类远征军封锁,一切还要面见郁垒大人之后再做定夺。
交代完这些之后,地蛮和活尸坟场的一位领头的僵尸又关照了几句,这才匆匆离开。
孙大掌门和吕大掌门躺在雅舍中哭笑不得。的确是雅舍,棺材宽敞的狠,甚至能在里面翻个身。
刚才那个和地蛮对话的僵尸屁颠颠的跳过来问道:“两位要盖棺材板吗?”
在活尸之间,替别人盖棺材板是一种非常友好的举动,类似人类之间主动为他人捏肩膀。因为众所周知,人不能自己盖棺材板,必须由旁人代劳,而代劳的一般都是晚辈。
所以“帮我盖一下棺材板”在活尸之间的影射意义是“我是你大爷!”。而这头僵尸主动帮忙,影射意思是“我是您孙子!”
毕竟他只是个小妖,而妖将地蛮介绍来的贵客,他怎么巴结都不为过。
可惜不管孙象还是老吕,都没有躺过棺材,并没有听出僵尸的言外之意。
“我想看星星。”老吕没好气的躺进棺材,“不用盖了。”
僵尸失望的离开。
孙大掌门也有样学样抱着头躺进棺材,对此他并不排斥。修士们喜欢游山玩水登高望远,盖因在不同的环境中能以不同的视角观察这个世界。现在躺在棺材里看着长长直直的一方天空,看着夜幕低垂。也是一种很独特的体验。
唯一有点煞风景的是棺材的侧面,贴着一张波多野老师的封面照,看来这个墓穴的前主人是一位真正的雅士。
“老吕。”
孙象敲敲棺材板,发出咚咚的声音,隔壁墓穴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干嘛呢,大半夜诈尸啊你!”
“老吕,你有没有想过死后的世界?”
“啥?你是说接引司的那些个阴间衙门?”吕宁纳闷道,“六道轮回你不是还没安排上么,现在考虑那么久的事情?”
最 佳 女婿 林 羽 江 颜
“我是说真正的死亡,不是轮回,是三魂重归识海的那种自然死亡。老吕,你一个人在日本呆了那么多年,灵气复苏无望,我见到你的时候你寿元将近,你应该考虑过这些问题的吧。”
“……是青雪妹子唱歌不好听了,还是小菲做菜不好吃了,你大半夜躺棺材里跟我扯这些?”
成吧,老吕不想谈这个问题,孙大掌门自讨没趣。不过这时候白咕咕已经摸过来了,身后居然还跟着她爹老白。

3vax6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起點-第四百七十七章 邀請-86ofm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孙大掌门与吕大掌门决定前往夜鸣城踢馆找场子。如果他们两再年轻二十…两百…两千岁,还是个初出茅庐的英勇小伙,那么应当马不停蹄当夜出发。
可惜两人都属于老谋深算,此事还待准备周全容后再议。而且徐艺珊这次来给孙象带了点好东西,他需要闷头好好研究几天。
至尊狂妃:大月风华
外面的士兵和修行者们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实际上孙老仙最后一剑他们什么都没看清楚。老仙击退了妖族北方军团主帅的偷袭,这一点他们自然也是无从知晓。
太阳照常升起,远征军的推进继续。但孙大掌门当然不能继续游山玩水。夜妖的攻击如此诡秘,实际上一线部队随时可能被他收割。
因此孙象示意宋兴否决了参谋部提出的几个进击夜鸣城的方案,反而下令进一步收缩阵线。现在战况不算激烈,北方军团大本营夜鸣城尚未受到威胁,因此郁垒这次算是试探。
如果远征军摧枯拉朽兵临城下,指不定这位神出鬼没的大能受刺激拼个鱼死网破。虽然他敢现身孙象就敢把他剁了,但如果他打游击孙象就会很头痛。因为他不攻击的话没人能发现的了他。
在宋兴师团中,另一个知道郁垒被击伤的是被俘的妖将涧童。他虽然被人类封印了全部修为,但毕竟在郁垒手下多年,老大的气息还是熟悉的。
当郁垒被孙象击伤时,那种特有的阴冷暴怒的波动将涧童惊醒。他当时差点吓尿,以为郁垒是来杀他灭口。
尽管他当天在战场上演技惊人,将自己塑造成一位不畏人类强权英勇就义的妖族英雄形象,最后只是力竭昏迷而被俘。
人类很吃这一套,被俘之后以礼相待,甚至还为他疗伤。但郁垒吃不吃这一套,涧童实在没底。人类在封住涧童的修为之后,只是将他关在单间中,脖子上套了个封魔圈(玄科院的新玩具)。涧童用手试了试,无法脱下来。
因此当他感受到夜妖的气息时,马上扑下床跪好,将自己精心准备的说辞背了一遍。
但幸运的是,郁垒并不是来杀他的。甚至最后还被打跑了。涧童不知哪个人类这么牛逼,但他越发觉得投降是正确的选择。老大都打不赢,怎么能怪他不努力呢对不对。
当然,并没有人类明白涧童心中的小九九,人类方真的认为他是被叶聪一刀放倒的。在宋兴等人看来,与其相信涧童在“诈降”,还不如相信叶聪是隐藏的扫地僧。
所以说,真正的演员,是将演技融入生活。作为妖族将领,涧童无疑是不合格的。他太冲动,又怕死。但他极具表演天赋,很快,大家将会发现这一点。
郁垒败走,涧童睡了一个踏实觉,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被雨蝶叫醒。
“吃东西了。”
小蝶把一大盘子肉饼给涧童端进来。涧童被封住修为,无法用妖力疗伤,这时只能依靠最原始的进食缓慢修复身体。远征军优待俘虏,但也不是谁都有资格住单间吃肉饼。先前被俘虏的槐朱只能吃面条。大家对涧童青眼相加,自然因为佩服他是英雄。
巨 鳳 之 卵
甚至为了照顾他的感受,还专门找了个漂亮的妖族小丫头(小蝶)给他送饭。希望同族之间的情谊,能让这位被俘的妖将好受些,不要想不开。
涧童看了看盘中的肉饼,这肉饼用油炸得金黄脆香,不知比夜鸣城的狗食强了多少倍。他忍住口水,挥手将餐盘打翻在地。
“拿走!”他暴怒吼道,“我枭妖涧童不吃人类的狗食!”
小蝶被油炸的肉饼糊了一脸,漂漂亮亮的制服上弄脏了好大一片。她又是心痛又是恼火,软软的触角晃来晃去:“你这人怎么这样子啊!这么好的饼,士兵都吃不到呢!”
豪门重生之娇妻养成
“呵。”涧童冷笑道,“小姑娘,想你也是堂堂妖族,不能上阵杀敌也就罢了,居然给人类当狗!你有没有一点妖族的荣耀?”
小蝶被骂得一愣一愣的,她想说她就是个打工妹而已。但涧童依旧涛涛不绝,从天下大势讲到妖族大义,一笔一笔算人类对妖族犯下的累累血债。核心思想就是小蝶是个不知廉耻的妖,反衬他自己宁死不屈的伟大形象。
新鸦片战争
小蝶哪能说得过他啊,最后被骂的狗血喷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最后外面的周青雪听不下去了,她走进来,示意小蝶先离开。
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
小蝶委屈的把洒落地上的肉饼收拾好,端着就要离开。
“慢着。”涧童冷冷的看着周青雪,话却是对小蝶说的,“小姑娘,我不吃这饼,人类会为难你对不对?”
均衡大陆
小蝶站住,头上的触角弯成一个问号。她想说,你不吃我拿给士兵吃,士兵还会谢我呢。
周青雪长老眉头一挑,故作冷酷道:“是的,因为她没有完成任务,所以会被抽鞭子。”
周青雪慈悲为怀,她以为她想到了涧童的想法。她根本不知道涧童预判了她的预判,涧童在第五层。
涧童闭眼叹了口气,像是经过了极为强烈的思想斗争。
“拿过来吧。”他勉强向小蝶伸手,“我吃。”
一位铁骨铮铮的硬汉,本来打算饿死在敌营成就英名。却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丫头不受伤害,放弃自己的名节,去吃人类的狗食。
绝世 唐 门
洪荒之娲皇造化
这是何等的侠骨柔情剑胆琴心!
涧童皱着眉头咬着饼,表情简直比吃屎还要恶心。至于他心中的真香,旁人无从得知。周青雪坐在一旁看着,心中暗自点头,妖将涧童确实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敌人。
“周长老请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涧童随便咬了两口,擦擦嘴,两手抱头靠在床上,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先说好,如果是招降,还是请回吧。”
侯 門 棄 女 妖孽 丞相
“你知道我?”周青雪轻笑,话题转了个弯。
“我涧童虽然孤陋寡闻,万家生佛周青雪的大名我还是听过的。”
“没想到我在妖族那边也有知名度。”
“呵呵,你以为你在余山那次怎么侥幸逃脱的?”涧童斜了周青雪一眼,“你唱歌太好听,还救治过不少中立妖族,溢帛不忍杀你,只能假装没发现你。”
帝君,我要和你生猴子
“呃…”这倒是周青雪不曾知晓的秘辛,她以为那次在余山遇险纯粹因为运气好,才在妖将溢帛手下逃脱。
至于涧童提这一茬,当然意有所指。大家互相放一马,有来有回多好啊。
不过他这是担忧过度,宋兴师团上下就没人想杀他。周青雪停了停,决定开诚布公,说出今次相见的目的。
不是招降,而是:
“涧童先生,请问您愿不愿意接受一次现场采访?”
“哈?”涧童大感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