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萬法無咎 巡山校尉-第二十五章 決然赴會 道途之秘推薦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文晋元欣然点头。
归无咎心中一念浮动。
仔细品鉴气机,文晋元道行之纯,几乎更在缥缈宗四人之上。就不入榜单上的英杰而论,几乎可称是数得着的人物。以他入道之时所展露的潜力资质,唯有每一步都完美发挥,方能有今日成就。
归无咎立刻心有所思,只是此时不是说话的地方。
一旁韩太康随意散步,望见归无咎神色,随意插言道:“文师兄号称我越衡宗古今以来,‘十八珠以下第一人’。阖宗上下,资质殆非绝顶之境的广大弟子,皆以其为榜样。论及声誉人望,如今只在韩某之上。”
文晋元淡笑道:“韩师弟过誉了。”
好看的都市小说 萬法無咎 愛下-第二十五章 決然赴會 道途之秘熱推
但是观他神色,分明可知韩太康所言不虚。
文晋元略说两句,便侧身一避,让出最后一个人来。
羽衣披身,幽人贞吉。
冷冷清清,清清冷冷。
以外貌形容而论,韩太康与当年之形象差别最大;但是若论及气度神采的变化,却是眼前之人,最可称迥异于昔。
这也是归无咎意想不到之人。
二人对视一眼,归无咎终于缓缓拱手一礼,笑言道:“一二百载未见,杜师妹一切安好。”
杜念莎。
魏清绮气度通玄;木愔璃精严持重;其余宁素尘、游采心等人,虽然分寸上略有差异,但大致都是率性洒脱、灵动自如的路子。唯有当年最为跳脱、宛若男儿之身的杜念莎,如今却是一派穆穆幽静,清冷安娴之风,卓然独立。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萬法無咎笔趣-第二十五章 決然赴會 道途之秘展示
也可说是造化弄人了。
杜念莎闻言,微微一笑,道:“君恩未报。能出力时,不敢坐视不理。”
若是换作旁人,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句话来,未免矫情。
但是杜念莎从容道出,却是无比自然。
归无咎略一思索,道:“杜师妹有心则可。但真正能够成行,却出乎师兄意料之外。”
杜念莎摇头道:“些许负累,何足道哉?不过利剑斩之而已。”
归无咎暗暗感慨。
这哪里是杜念莎说出来的话?
眼前之人,其精神气度,果然大不相同了。
木愔璃见状,面色微动,旋即神意传音过来。
原来,杜念莎自与越衡宗有了交通之后,早在归无咎尚在荒海时,便与木愔璃、宁素尘等人交情甚笃。
此事归无咎原也知晓。
其后囿于宗门大略之抉择,要维系既往关系,本也有甚深阻力。中有一度,杜念莎在藏象宗内闭关修炼,与越衡宗这一头走的不那么近了。
但是三十余载之前,杜念莎《北冥造育经》的修炼,忽然走出关键一步。
《北冥造育经》,乃是藏象宗完道之途最后的阻滞。
消息传出,藏象宗上下为之震动。
若说以一己之力成完道基业,以杜念莎的底蕴,尚有欠缺。不见缥缈宗有东方晚晴这位道境大能悉心指点,魏清绮行步于此,这一条路也走得十分艰难。
但是毕竟藏象宗距离完道,可谓是行百里者半九十,终究和越衡宗、缥缈宗这般冀望一步成功者,又不相同。
若以此而论,杜念莎的天赋积累,倒也够了。
至于藏象宗内另一位排名尚在杜念莎之上的嫡传,此人修行次序迥异于前人,暂时不以《北冥造育经》为重。按说以他的底蕴,将来也有极大可能性叩关破境;但是尚未发生的事,谁又能说得准呢?
由于这一番因果,杜念莎在藏象宗内,重新又获得了极大的话语权。
近十余载一来,她一直客居越衡,与木愔璃、宁素尘等人琢磨道术,互有启发。
今日之行,宁真君等并未瞒她。而杜念莎决意以个人名义加入,助归无咎一臂之力,与藏象宗无涉。
引荐已讫,一行人等悠然回返。
修为到了一定层次,知己难求。所以虽是初次见面,但一刻钟之后,两方都十分热络。
尤其是黄希音,当木愔璃等人听闻此人竟是归无咎弟子,无不大为诧异。
仔细一问,这所谓的“弟子”,并非因缘寄托之下特殊的师徒关系,乃是真真正正从入道那一日起传道受业的嫡传师徒,更觉不可思议。
几经转折,返归半始宗门户。
在次等候相迎的,乃是隐宗一方箜荷上真、越湘上真二位。
宁素尘、韩太康、游采心等人,细细一望之下,不由微微一笑。
韩太康低首低语一阵,似乎是和宁素尘有所交流。
两方汇聚之时,作为九宗的精英弟子,见到如此之多道行能与其等量齐观的异域同道,心中多少有几分惊诧。
毕竟,他们承门中真君告知机密未久,理所当然的以为九宗统辖之外,乃是蛮荒之地。
其实木、宁、韩、杜、游五人,他们多多少少是有些心理准备的。
因为这五位是上榜之人,通传消息之时,关于图卷排名之事,东方道尊已托言相告。
以宁素尘为例,她心中有数。九宗之内道行根基不弱于己者,便有轩辕怀、归无咎、魏清绮、林双双、木愔璃,杜念莎,以及藏象宗的那一位。如今忽然告知,周天大界之内,当世立在潮头之人,她足可排名一十五位,这其实不能说是一个难以接受的结果。
以紫微大世界之大,未名之英杰,也不过增加了不到一倍而已。
九宗虽非会当绝顶,但占据半壁江山却是无疑的。
故这几位心中震动,不若谷兴学四人来得那么大。因为周天规模,其已心中有数。
饶是如此,对于其既往识念,依旧是构成了不小的冲击的。
直到此时,其心头才陡然一松。
因为相迎的箜荷、越湘二位上真,作为近道之境的存在,其道行明显和九宗真君大能,有着不小的差别……准确的说,是差距。
这一行人安顿之地,本来隐宗主事的几位真君打算另辟洞府。
但归无咎却力排众议,决意安顿与自家所居小界之内。
他所居小界,虽然占了一个“小”字,其实却广阔无比,休说来十个人,就是装下一城一国,也不在话下。
其余缘由,又兼顾两条。
其一,正如归无咎当下所居,仿制越衡宗盘炉峰;黄希音所居仿制丹霞玄渚。小界之中,别有灵机点化、分形演变之功。当中建筑作何形制,大可依客而定,描摹其形,定能使其宾至如归,反胜过再兴土木。
其二,十位“客人”,归无咎势必要择机一一拜访。如此安排,实为两便之法。
相关经营,前前后后不过一个时辰,便已安排妥帖。
第二日,辰时。
归无咎纵遁光一落,落在一座岛屿之下。中立一座方殿,门户极宽,但是灰蒙蒙的,却并不十分雄壮。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txt-第二十五章 決然赴會 道途之秘熱推
就在归无咎落地的一瞬,大殿门户豁然开启。
当中一道清越之声传来:“归师弟请进。”
归无咎信步踏入。
此正是文晋元的临时府邸。
自第二日起,归无咎便着意沟通联络。礼数倒也周全,相继定下时日,发了拜帖。
其中第一站,便是文晋元处。
文晋元引归无咎入世安坐,目中似有奇光,深望了归无咎两眼,才笑言道:“来时南宫真君与宁真君打了一个赌。”
归无咎目光微动,接口道:“所赌何事?”
文晋元道:“赌的是归师弟与我等一行人相遇之后,第一个单独见面之人是谁。南宫真君、梁真君皆猜是木师妹;而宁真君却笃定是文某。”
归无咎闻言讶然。
文晋元续道:“归师弟并非寻文某叙旧来了;而是藏着一个疑问,是也不是?”
归无咎双目微眯,缓缓点头。
文晋元双眸一亮,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叹息道:“果然如此。归师弟道心之明锐,辨意动于几微,已不在近道大能之下。本宗兴复之任,希望又大了几分。”
不待归无咎有所表示,文晋元又接口道:“这是宁真君的原话。”
归无咎之观人辨气,确已臻至深不可测的境地。
若是换作一位道行不凡的嫡传,在其眼中看来,天下之大,群英荟萃,气度风采各异。说不准定有高下之分。但是归无咎却能从这“各擅胜场”之中,剖析毫厘,看出一线差别。
其中有一件趣事。
九宗道术,九宗人物,最高明的那一等,固然是天下独绝;但是稍稍次之者,其实却反不若本土文明众人。
这说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乍一看去,九宗中间力量,亦别有风骨。譬如五陵殿主岳玄英之锋锐逼人,宁真君四位弟子,亦各持己道。但是较之本土文明中,诸如箴石、申屠鸿、慕高远,乃至冷化一流的人物,心意康健,泰然自持,认真来说,竟稍有不及。
原因无它。
本土道术虽然粗糙,但是千说万说到底有一桩好处——那就是入界门槛稍浅,纵然根基逊色了些,也有成道之望。却不若九宗序列中,有五百年之会的制约。
一旦的道无望,九宗之中的元婴修士,要么娱情它物,要么早早为族门后人谋算,如岳玄英等人之气度,已称得上上佳了。这是先天制约,并非什么修身养性的虚假功夫可堪弥补的。
而今日的文晋元。
若非秉持非凡信念,砥砺磨心。断然不能修炼到今日境界。
这就是归无咎的“兴趣”所在。
二人分宾主坐定,文晋元微笑言道:“归师弟有什么疑问,但问无妨。”
归无咎玩味一笑,道:“径直索求谜底,倒也无趣。且容师弟我猜上一猜。”
说到这里,归无咎眸中精芒一闪,低声道:“文师兄道途未绝,是也不是?”
文晋元正举杯欲饮,听闻此言,右臂竟停驻不动,讶然回首。

玄幻小說 萬法無咎 ptt-第十四章 匯通採擷 建言深意分享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两壁合围,一道孤崖之内。
四四方方的草地之上,隐约可见五人疏散。身上隐约有神通异相相伴,时起时伏,时升时隐,时明时晦。
其中一位盘膝而坐,位居正中;而另外四人却是分散四方。
再仔细看,四方之人,面目皆完全一致,好似四道分身;而中间那人,却是无色而有形,仿佛线条勾勒而成。
轩辕怀。
只是中间盘膝而坐的那“轩辕怀”,乃是其惊鸿一瞥之虚像;而周遭那四人,皆是浓眉大眼,身着方纹纵横袍的形容。
位居中央的“轩辕怀”,似乎凝神入定,未有异样。而分散四方的四人,却大有可玩味之处,各自试验手段。
东方那人,举手抬足,气机锋锐毕显,一动一静皆有一种奇特的“直”与“拙”的韵味,但是每一击真正出手,却又意外地雷厉风行,工整刚健。
若说这是武道之中的精义,那倒也不奇;但妙就妙在如此苍莽重拙之势,却全由骈指而发,示现为剑道中的手段,却是耳目一新。
西方那人,手腕轻轻摇动,动作轻盈。似乎有一道无形丝线,操控风筝飞舞。
只是当空而舞的并非风筝,而是一只尺许长短的小剑。
南方那人,演练道术固然是剑意昭彰。但是浑身却混同了一种奇特的瑞气,此气机与元婴境特有的祥和妙意大不相同,似乎是混同了神意、法力、乃至一动一静之节奏,妙笔点化,熔于一炉。
而北方那人,身躯血肉尽皆空空荡荡,俨然与中央正身有着三分相似。但是清楚可辨,其掌心之中凝聚了惊人的力量,似乎随时有肯能迸发出来,造成不可控的后果。
若有人旁观了瀑流之上的那一战,都不难看出,这分别是席乐荣,御孤乘,李云龙,玉离子四人的手段。
轩辕怀来寻归无咎,本就是为了“取经”。
而这四人,各自所持之艺业,同样不妨兼收并蓄。
当然,到了轩辕怀的层次,自不屑于却学任何人的神通手段。所以此时四具化身所展露,不过是借意引申罢了,全部示现为剑道,已然和数月之前四人亲自施展的手段大为不同。
轩辕怀周览涉猎之举别有深意,汇通为自家道术的启发滥觞之功,不能轻率的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解之。
不知过了多久,四具化身蓦然消散。
而轩辕怀之空灵真身,立刻取代化身、形貌一变,呈现作身着方格乱纹袍的模样。
然后遁光一起,离了山谷。
轩辕怀此行,本是为归无咎而来;但是树下占卜,临时改变了行程。
与四人一会之后,他不疾不徐,完成既定功业,这才折返向西。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第十四章 匯通採擷 建言深意鑒賞
今日归无咎固然声名甚著,若是并未入局之人,自然与其距离相当遥远。但若是已然入局,要见上归无咎一面,反倒较其余各大势力的嫡传更为容易。
这其中有一缘故。
好文筆的小說 萬法無咎 線上看-第十四章 匯通採擷 建言深意展示
紫微大世界虽大,但是凡雄踞一方的大势力,在自己掌控的底盘上,皆有独特的交通之法。譬如孔雀一族的四重门传送阵,赤魅族、羽融族的祭坛传送阵,皆是此类。
若是上升至整体,又有隐宗传送阵和圣教阴阳洞天两大序列,提要钩沉,扼守咽喉。
而归无咎所居之地,半始宗山门,乃是隐宗地脉传送阵和阴阳洞天同道唯一的重合节点。说是一界之枢纽,也不为过。所以轩辕怀既靠上了圣教阴阳洞天的渠道,那么与归无咎之间,其实等若比邻,一步可及。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白石洞天的入口已在目前。
轩辕怀把身一晃,身躯重又变作空灵线条模样,若是若虚,一步从阴阳洞天的入口处踏进。
阴阳洞天门户处,当空悬浮一座二十余丈高法法坛,当中明火莹莹,沟通阵力。汇作玄妙气象,显化成一幅舆图虚形,悬挂于法坛中央。
法坛正中心舆图两侧,各自端坐着一人。
这两人皆是离合境修为,须发半白。无论其寿数还是修为、气度,一望可知其老成持重。
阴阳洞天通道,若是用后在随意关闭,固然可以做到,但是却大为不便。所以圣教宁愿派常员驻守看护,亦不愿如此行事。
但是当轩辕怀缓步走过时,无论那法阵,还是坛上二人,却皆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见有丝毫反应。
走出百余丈之后,轩辕怀蓦然抬首,深深朝远方望了一眼。
西南方向九十七里之外,有一位天玄上真坐镇。
其实阴阳洞天两头的阵坛及看护之人,皆不足道,不过是清理一些闲杂人等罢了;真正坐镇洞天之人,非有近道境界不可。
但是以轩辕怀之手段,这位天玄上真,定然也只会与坛上两人一般,懵然无觉。
“道友请留步。”
優秀都市言情 萬法無咎 線上看-第十四章 匯通採擷 建言深意相伴
轩辕怀眸中闪过一丝讶色,立刻转首相望。
出现在身后的,是一个剑眉星目、气度朗逸的中年人。观其修为似乎并不甚高,不知是金丹还是元婴修为。
但是轩辕怀一眼便识其真,这只是幻象而已;眼前之人,当是那般境界的人物。
只是似乎并非正身,只是一具化身来到。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萬法無咎 ptt-第十四章 匯通採擷 建言深意
不等轩辕怀出言,中年人已微微一笑,泰然言道:“本人道号宗礼。”
轩辕怀静言道:“原来是宗礼道尊。有何见教?”
宗礼道尊却并未立刻回答,话锋一撇,转而道:“道友此行,当是经由阴阳洞天三转,往半始宗寻归无咎去了。”
轩辕怀淡然一笑,既不承认,亦不否认。
宗礼道尊也不追问,只悠悠道:“轩辕道友与那归无咎本出于同门。只是归无咎深入我境百余载,而道友却是近日方才出世。故而气象精神,也大大不同。”
轩辕怀摇头道:“同门……非是同门。”
宗礼道尊颔首道:“宗礼也是近些年方才知晓。东南秘府,一分为九。在吾辈眼中,不必强分其源流,自然与‘同门’无异了。想来轩辕道友与归无咎、魏清绮,皆是九宗之一的嫡传首席,方才有此功行。”
轩辕怀平静言道:“道尊既已知之,又何必多问?”
对一位道境大能,如此说话,着实有几分生硬。但是宗礼道尊却似也不以为意,想了一想后言道:“料想尊驾三人,便是九脉嫡传之中最出色的三人了。”
轩辕怀目光微动,虽未出言,但是观其神色,显然并未否认。
宗礼道尊倒暗暗松了一口气。
若说其余六人,皆与轩辕怀、归无咎在伯仲之间,那宗礼道尊是如论如何也不敢置信的。但是这一世的奇异之事、雄杰之才层出不穷,并未得实,终究不能把话说死了。
岂料轩辕怀又道:“另有数人,虽然稍逊些,但是也相差不远。”
宗礼道尊面色一变。
轩辕怀口中的“相差不远”,那定然是真的“不远”。
换位思考轻易可以得出结论。似利大人、席榛子这一层次,能够在轩辕怀口中得一个“相差不远”的考评么?决然不能。这不是相差不远,而是相差甚远。大致推敲,其余六宗嫡传,极有可能会有与御孤乘、席乐荣等人极为接近的人物。
百余息后,宗礼道尊整理了思绪,收拾心情,才施施然道:“有一事要告知道友,姑且算是个建议。”
“归无咎、魏清绮等,与轩辕道友虽非同门,却可称同源。彼此道术,料想也心中有数。早一日相见,晚一日相见,倒也无甚太大分别。”
“再者说,乌兰河畔,本界中同辈嫡传中的顶尖人物,道友已会了大半。归无咎等人道行虽高,也不过与那四人在伯仲之间罢了,更无着急相会的必要。道友说是也不是?”
轩辕怀微一出神,若有若无的一笑,道:“道尊之意是?”
宗礼道尊悠然言道:“同道中的顶尖人物见了大半。道友也可转换一下路数,不妨见上一见真正至高无上的人物?如此亦可与贵方的压轴人物,略作参鉴。”
轩辕怀双眉微动,言道:“至高无上……圣教两位道尊声名在外,号称道境巨擘。想来道尊之意是,邀某去往圣教做客?”
宗礼道尊摆了摆手,正色道:“据实而言。本门显道、应元二位上尊,固然是仙门中登峰造极,一界无双。但是若单论道行之高下,依旧要稍次于另一等特殊的存在。若是此等人物出世,二位道尊也难称‘至高无上’四字。”
轩辕怀目中光华微微一闪。
宗礼道尊又道:“说来惭愧。此等人物,其实是我圣教祖庭的对头。”
“如今在我圣教与赤魅族的北部边境,据传赤魅族上下正在广设法坛,倾力经营。若是所料不错,这便是不久后赤魅族圣祖重新降世之地。若是轩辕道友愿意一观,宗礼可赠予舆图,指明方位。”
轩辕怀面上浮起一丝惊讶,道:“飞升之人重新降世?”
超棒的玄幻小說 萬法無咎 起點-第十四章 匯通採擷 建言深意相伴
宗礼道尊笑言道:“正是。”
见轩辕怀似乎正在思索,宗礼道尊乘热打铁道:“道友若往半始宗去,只得见到归无咎、魏清绮;却见不到下一代阴阳道主秦梦霖道友。恰巧五次清浊玄象之宝的出世之地,亦与赤魅族圣祖降世之地甚为接近。若往去一行,可以两便。最后一件出世之宝,是由秦梦霖去取。”

jharc火熱玄幻小說 《萬法無咎》-第二百二十六章 照神寶箋 轉交因緣鑒賞-me61r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归无咎闻言默然。
迷失在一六二九 陆双鹤
东方晚晴忽道:“数度闭关,成此法门,本也是水到渠成,无足称道。说来三月之前,我便要见你一见的;只是遇见一个趣人,与他说法一二,倒是耽搁了些许时日。”
归无咎微微一怔,此言与二人所说之大事无关,似乎只是闲聊而已,他也不知该如何接话。
东方晚晴又道:“你听从宁真君等人建言,走上了所谓‘天人立地根’之路。所立神通道途,便是刚刚动用的这一门本名剑术了。”
归无咎点头称是。
东方晚晴微微颔首,似是若有所思的言道:“你与清绮说过,这一门神通之元始,似是纪元之前本土仙道之传承。当年成道之人功行艺业,非同小可,不亚于如今圣教祖庭的这两位。”
这一番话转得太大,归无咎未明其意之所指,唯附和而已。
但是商乙、第三、第五等几位道尊,皆已破境飞升而去,道行艺业自然非同小可。
东方晚晴淡然一笑,只把大袖一展。
却见清辉一洒,已有一物自袖中飘转而出,兜兜转转翻了几个筋斗,落在归无咎面前。
凡物相之宝光,有至为霸烈者,如中天红日,分外刺目;亦有十分柔和者,所谓玉润之泽,盈盈可喜。但归无咎从未见过,一物之宝相宝光能够“柔”到如此地步!说是玉蕊石芯,新生翠芽;寒潭清水,月华朦胧,皆不足以描摹其生动神韵。
归无咎念头一转,不知怎地就想到了当初黄希音诞生之日。唯有一天生道体、资质绝代的婴孩,甫一出世时的柔嫩和平、灵形俱足之象,方能描摹面前宝光之一二。
定睛一望,此物四四方方,薄如蝉翼;边缘半寸处似乎镶以一道极细微的赤线,中空之处耀烨深华,贵不可言。
至于其名目,似是一张空白信笺。
今日的归无咎,亦可谓是阅宝无数。但是以甚为挑剔的眼力观之,此物品阶之高也是匪夷所思,纵是“璇玑定化炉”亦无法与之相比。
归无咎略一迟疑,道:“这是何物?”
东方晚晴笑言道:“我缥缈宗镇宗之宝,转因圆果照神笺。”
归无咎闻之哑然。此物虽与他近在咫尺,但他自然不可能认为,东方晚晴将缥缈宗镇宗之宝赠予自己了。
我的美女大小姐 李兴禹
萌萌兽与聂谷谷 赵翳
东方晚晴淡淡言道:“你且将之收好。八十一日之后,若有人来寻你,你便将此笺交于他手;若是无有,你再将之归还于我便是。”
归无咎闻声应诺。
诸事皆已通传言明,归无咎便即退下。
返归小界之中,归无咎日日默运玄功,既是修持,亦在等候这谜底揭晓。只是如此修行,并不宜入定深修,索性将术、法、形、势皆略览之,一面感悟总结,一面预演第二次清浊玄象之争时,辅界中的排兵布阵之法。
归无咎也完全想通。东方掌门既然敢将此宝交由自己,自然有绝对可靠的回收之法,也不必过于牵挂在心。
忽忽然两月飞渡,宛若白驹过隙。
果然,在第八十一日的日暮时分,一封信笺飘飘摇摇送入小界之中,约归无咎在前回斗法之“后天境”中一聚。
署名赫然是孤邑上真。
归无咎见之暗觉诧异。若是东方掌门交托宝物之人,便是孤邑上真,那何必要兜这样一个圈子?
但是这悬疑不会持续太久,归无咎也无异多加猜测,一切见面便知。立即起身,从拔足的一瞬算起,到归无咎一步踏入“后天境”小界,不过短短二三十息功夫。
小界之中,早有一人等候。
这人一身深青色的衣袍,后摆曳出丈许,仿佛女子之宫装。气象冲淡从容,极有隐士之风。
幕后操纵者
总裁的隐婚前妻
但他并非孤邑上真。
这人一见归无咎,立刻出言,声音平静而短促:“快布下手段。”
话音未落,他已将右手食指,朝天遥遥一指,指尖流动着极诡异的灵机变化,玄之又玄,是为与当初孤邑上真交手时所未见。
归无咎亦无丝毫犹豫,立刻将“武域轮回天”点亮。
心意沉寂,唤醒秦秦。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一举手,一抬足,用上了最为纯熟的“水行”神通。
一界精蕴,操之我手。
对面那人见归无咎抢先出手,微一点头。指尖幽玄之力轰然迸发,已完成了与浩荡水行大势的碰撞,弥漫千里万里,无所不至。
两种气象,若攻若守,时进时退,爆发与崩解同时存在,并行不悖,竟尔达成了一种奇妙的平衡。
归无咎见之讶然。
这一场突兀的交手中,他的心境,可谓一波三折。
在此人出现一瞬,归无咎认清这是一位源出本土的天玄上真无疑。但是他身上别有一种与此世相反辩证、若仅若远的味道,竟令归无咎忽地想起了越衡宁中流、藏象杜明伦两位真君。
当此之时,归无咎确信若要试招,此人必是劲敌。同时心中隐隐产生期待,若是一弹指便有夺气分疆之功,那便是九宗真君的境界。
但是此人真正出手了;却又与归无咎所料大为不同。
这指上妙术,虽然幽玄无比,但到底是汲取于法相庆云之力,并未动用“夺气分疆”的功夫。
在这一瞬,归无咎大不以为然——此人似是太轻敌了。若非借用“夺气分疆”之法施展全力,还真不见得有哪个近道境的大修,能够抵御住自己借法“外象之精”的强横战力。
但是结果又大出所料。对方仅凭法相庆云之力的出手,竟真与归无咎的全力一击斗了个平手,且似乎犹有余力。
豁然间,归无咎心中生出一种奇特的明悟。
这绝非是此人之法力规模,远胜常人。
到了近道境,最大差距在“透彻”二字。若单论“规模”,本土天玄上真中的佼佼者,纵然与九宗真君亦相去不远。
此人出手时,好似本是一粒“种子”出现在自己面前,却让自己看见一枚“果实”;属于未来的“果实”。
“种子”是现在,“果实”是将来;两者之间不可混淆。就好似说若无意外,他归无咎将来必能成就斩分之境,这固然不差;但是终究不能将今日的归无咎,当做一位道境大能,教他去施展那些移星换斗的大神通。
但是眼前之人偏偏就做到了。
他一身法力本来只有十分;但是似乎将来开花结果之后的二十分法力,却借到今日来使。
想必是距离成道甚近,才有此奇妙因果。
这一击斗成平手,那人显然也十分诧异,缓缓将指尖神通收摄,撤去法力。
归无咎微笑道:“可是须贤上真当面?”
之人微微一叹,道:“盛名之下无虚士。归道友如此根基缘法,果真是匪夷所思。”
这已不是信重推许、故引为同道的称呼了,而是真真正正将归无咎看作与自己位辈相同。
隔海 AL雨夜晴天
此人正是西土须贤上真。
归无咎投桃报李,反声称赞道:“须贤上真之战力,在仙门之内,几乎独步当时。似乎以我这一门手段,亦非上真之敌。”
须贤上真连连摇头,道:“非也。方才这一击的平手,便是真正的结果。我之战力,便止于此了。或许在你眼中,似乎本人尚有许多余力未用;其实那并非真实。那一重异力,本就是介于真假之间,引而不发。若贸然动用,有伤来日之‘果’,断然不可。”
归无咎味之再三,缓缓点头。想起东方掌门嘱托,将袖中所藏“转因圆果照神笺”取了出来。
以须贤上真之定力,见到此物,似也心旌摇动。
伸手将其接过的一瞬,此笺似性灵一闪,自须贤上真掌心处映彻沉没,消失不见。
归无咎见之讶然。
东方晚晴果然是将这件重宝借予了须贤上真。
瞬息之间,须贤上真眸中光彩灿然,似乎遇到了什么极为振奋之事。旋即身躯忽地沉寂若石,仿佛陷入冥境。
约莫一刻钟之后,须贤上真面上紫芒一隐,似在沉思之中醒来;但是面上尤自带着三分喜悦。他面对归无咎深深一拜,道:“既然东方上尊以为因缘结在归道友身上,须贤依例奉行便是。”
归无咎轻轻避开,讶然道:“上真何出此言?”
须贤上真诧异道:“难道东方上尊并非对道友言明么?”
归无咎心念一转,道:“东方掌门只说八十一日之后,将此笺交于所遇之人。”
家業
须贤上真略一思忖,微笑道:“那就不错了。某自然不会以为,区区一道讯息,便还报了道友之情。将来若有所托,须贤定不推辞。”
须贤上真将此番始末,详细告知。
须贤上真作为西土最杰出的人物,至今道途未绝。但要真正走通,至少也要一千三四百载水磨工夫。
如今西土并入隐宗,芈道尊等人也是极愿须贤上真能够跨出这一步的。
唯有如此,西土二十二宗亦有了一位门面人物。那么其虽然是新近并入隐宗,亦有了一位头领支撑,交游之间,自会以主人翁自恃,而不会传出隔阂怪话,以为自家是被隐宗“吞并”了。
数十载以来,须贤上真亦曾与芈道尊四位有数度揣摩道术的机缘,虽也大有增益;但是论及道途根本,亦不过是小补而已。
唯数月之前,须贤上真因一偶然机会,与东方晚晴相见。
一见之下,惊为天人。
经其妙语点拨,须贤上真竟是茅塞大开,似乎破境圆满之路,舍曲就直,得以大大加速。当即对东方晚晴以半师之礼称之。
临别之际,东方晚晴传下密门箴言四句。对须贤上真言道,这四句箴言暗合天理,须得于八十一日内悟透。若是成功,便再来请见;若是不能,便一切休提。
我要抗日 大叔爱西瓜
须贤上真毕竟道行精湛,不辱使命,果然成功。
但再去拜见之时,东方晚晴却打发他来寻归无咎,所以才发书来请。
听明这一番原委之后,归无咎依旧觉得不得要领。
须贤上真叹息一声,言道:“在成就人劫道尊的一瞬,心意感通天地,便能周知前代人劫道尊的成道之地。只是此念不可久驻,一旦真正破境,便彻底忘却,难以寻回。”
尽管须贤上真似乎还有后半截话未说;但归无咎心中已是一震,明白了东方掌门着意之处。
这也是一桩值得用“镜珠”去寻的奥秘。却被东方晚晴解决了。

x57xq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萬法無咎-第二百二十五章 同人異相 根業相當展示-wzjps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其实东方晚晴做客隐宗之后,与芈道尊等四人的较量,数日内就有了结果。
不出意外,自是以东方晚晴的大获全胜而告终。
东方晚晴虽成道较晚,但是本土与九宗,双方道术高下判若云泥,真正交手起来,以一敌四,尤有余力。
芈道尊等四人,拜服之余,索性临时起意,邀东方晚晴共同参研一门道术。
说来此事缘起,是诸位道尊推算出一事。
当年归无咎与阮文琴阴阳洞天之战时,巫道中人暗施手段,操纵妖族萧瀚海,自爆其躯而推演各族虚实。萧瀚海之所以意外折戟,便是因为似有一族将“九宫断界”之法用之于外,搬弄鼓锤有似儿戏,轻易破解了萧瀚海的护身之宝。
诸如荀申、孔萱等辈,虽然同时携带了足堪抵御天玄境出手的护身利器。但是若遇到了如此手段,只怕也难以抵挡。
四位道尊筹策既久,以为唯有凝练出一重与人相合、不假外求的防御之术,再由孔雀一族族主孔吾亲自凝练“四重门”阵图,遁走于百万里之外。庶可能当之。
这一诉求,和东方晚晴不谋而合。
四位道尊所得之法名为“护心碑”,本来进境甚慢;得了东方晚晴相助之后,这才一日千里。
东方晚晴创制“三花蜕形”之法,亦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若有几位同道助力,亦可省却数百载功夫。年前观望了归无咎与孤邑上真之战后,从武道真宝中望见启示启示,解开疑难,终将此法了结。
因魏清绮是她唯一亲传弟子,在其入道之时便种下“正念引渡轮回诀”大法。若有必要,随时可返归自己身畔。
以威能高下而论,自然是归无咎、魏清绮以“三花蜕形”之术辅之以“正念引渡轮回诀”、真幻间本身像穿渡法的手段更为高明。以此术护佑,纵横一界,几乎称得上万无一失。
而本土四位道尊创制的“护心碑”加上“四重门”的手段就要略逊一些。虽然抵挡最顶尖的天祭器恒器一流、以及断界之法不在话下;但是若是道境大能亲自出手,想要脱身,依旧十分为难。
其实归无咎原本对于自己的防身手段,同样十分自信。
因真幻间穿渡手段之外,他亦身怀一件利器为辅佐——那就是魔道功法《金花玉蒂玄珠妙法》前知三十六息的本领。以此术为凭,近道大能、天祭器、恒器一流的手段,极难做到完全遮蔽感应,不给自己一丝一毫的反应时间。
唯道境大能,或能做到这一步。
妖王心尖宠:纨绔邪医小狂妃
今日得了“三花蜕形”,等若又添了一重保障。
此时,东方晚晴言道:“既如此,接下来便将正事料理了。之所以说纵然你并未出言相邀,我亦要亲来观之,原因便在于此——”
言毕,她掌心向上,缓缓一转,划了一道半圆。面前忽地出现一张四四方方的图卷。
既似画卷,又似棋盘。
归无咎心中一动,已知该如何做——当即纵身一跃!
刹那之间,他的身躯似乎缩小了无数倍,遁入这“画卷”之中!
东方晚晴之低语言犹在耳:“若依天心人意,成就斩分天人,便当与天地等同。在成道之一瞬,一界虚实,尽可观之,无有丝毫遗漏。但或许是紫薇大世界特别广大之故,智周一界,终究难能。但望穿东南一隅,却不难做到。”
重生之嫡女皇妃 浅浅爱.
“除却成道这一瞬之感悟外,东方又往原陆宗一行,与姜道友合力,共同运使‘天关四象仪’印证,采撷真形。固知知见无差。你,可与之试剑。”
御龙镜天阁 藏剑埋名
此时归无咎的注意力,已不在东方晚晴的话语之中。
因为,画卷之内,归无咎面前,站立着一个人。
中人身量,方脸短眉。气质甚为淳朴,身着一身大小错落的黑色方格奇袍。一眼看去似乎是个浑厚务实的乡下人。但却实中藏虚,隐藏着无尽味道。
这人双目无神,并不类似活人,亦并不会主动出手。但归无咎却感应得出——
眼前之人根基之浑厚,道行之精湛,与真人无异。只消自己一出手,便会遭到强烈之极的反击。
精魄化身之法,试炼高下,归无咎已经尝试了不止一次。
但是,连此人也能模拟,却非九宗道境巨擘的大手笔,不能为之!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归无咎忽出言道:“此人形貌,是东方掌门随意观想幻化,而是传真写实,肖其真人?”
东方晚晴心中微讶,从容答道:“道行得其真;形貌亦得其真。”
归无咎点了点头。
“他”是谁,归无咎抬头一望之时,未有一息之犹豫,便猜到了。
但是有一件趣事。
眼前之人,和《三十六子图》中的形象,决然不同。
虽然归无咎十分笃定:这形貌殊异的两人,其实本是一人。
三十六子图中的“他”,气度幽渺玄远,看似生动,其实却又似以一道道线条织成,不落于言辞,不拘于具象。而眼前之人,却像是个醇厚朴实的乡村子弟,竟似一步占据真形,与“常人”无异。
想那《三十六子图》,极为神妙。
归无咎初见此图时,黄希音不过半大毛孩;但是此图卷竟连她长大后的相貌,亦能周知。
与黄希音为伴的“黄莺”,本为蛇属。但是其长大之后示现作狸猫之形,此图亦彰显无疑。
顺带比对紫薇大世界中当代英杰,但凡出现于《三十六子图》之中,无一有所错漏。
误惹狐狸总裁 十一钗
迄今为止,轩辕怀是唯一例外。
画中之人,与其真人相貌,绝不相类!
归无咎闭上双目,凝神静思。
东方晚晴所言亲来“看他一眼”,其意明矣。
在东方晚晴成道一瞬,有一次机会心通宇宙,感应三才。东南界域之内的一切人物,莫不周知。凭借此术,她捕捉到了“轩辕怀”的完整形象。又借助原陆宗“天关四象仪”循名责实,求一个万无一失。
所以,她要来看一看归无咎,以为比对。
数息之后,归无咎睁开双目。
其中的精微奥妙,他已尽数感悟于心。
眼前的“轩辕怀”,虽然是东方晚晴以大神通观想而来,但是论其道基修为,皆与真人无异;若说差距,只是无有真人之“运”与“缘”附身而已。
这一点差别,说大也大,说小也小,端的十分微妙。
我的模特女友 仙山血玲珑
若是归无咎之道基修为不亚于轩辕怀。那么归无咎凭借自身所积累的气运缘法,便能将眼前之象一击斩破。
但若归无咎之道基修为和轩辕怀相比尚有差距。哪怕这差距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丝一毫。那么无论归无咎此身所负之“势”再大,亦不足以逾越这一重分别,把眼前之“象”战而胜之。
归无咎微微一笑,但见“归无咎”三个大字,在袖口处一闪而逝,恍如惊鸿过隙。
面前的“轩辕怀”,忽然毫无征兆的节节肢解,崩碎粉尘。
归无咎纵身一跃,纵出图卷之外。
整个过程,干净利索,连那虚像的反击之力亦未引动。
东方晚晴微笑颔首。
这一场演示说明,以根基高下而论,归无咎的确是与轩辕怀站在了相同的高度。
但东方晚晴旋又言道:“吾之法门,若是用之于常人,连同其‘缘’与‘运’,亦能抓取一丝。但用之于轩辕怀……似乎其缘法业力,与常人大不相同,乃是一种难以言说的莫名之力。纵以道境手段,亦难以抓取一丝。故而你之根基虽与他相等,但亦不可掉以轻心。”
归无咎缓缓点头。
大公無私
接下来,东方晚晴又将缥缈宗与越衡宗之议,完道之途中的厉害关键,一一与归无咎说之。
对于诸宗谋算,归无咎亦豁然明悟。
只是,讲述已毕,印证了东方晚晴所思之后,归无咎心中非但不曾尽数释然,却反而多出一丝疑惑。
因为,东方晚晴对于另外一件要事,绝口不提。
看得出来,东方晚晴所关注的重心,依旧是玄浑琉璃天之争,自己与轩辕怀之争,九宗完道之争,天纲法契之争。
只为了遇见你
如此种种,皆是九宗内部的博弈。
而归无咎之所以托魏清绮相请其师,分明传去了更加骇人的消息。
星汉分流。
寰天界宇之中,诸妖族飞升大能,耐心已尽,决意投石问路。
孔雀圣祖亲言,若是飞升大能下境,纵九宗道境巨擘道法精湛,但是因一重天然之差别,却依旧无法抵挡。
尤其是妖族定品之象,由八正五奇转而为二分天下。极有可能便是实力最强的那两家妖族,将主意打到九宗身上,意欲一举吞并而壮大其力。
对于这些石破天惊的密闻,东方晚晴却没有丝毫表示。
网游之问道
想到这里,归无咎忍不住问道:“弟子托魏师妹所传之消息,不知东方掌门如何看待?”
“若是妖祖圣祖降世,以东方掌门之修为,能敌之否?”
“若果有诸方妖族合力攻伐九宗之举,九宗是内外分明,同气连枝;还是各行其是,各自攻守?亦或是分化割裂,以敌为友?”
面对归无咎一口气提出的三个问题,东方晚晴出神良久,忽然一笑。
只听她悠然道:“飞升前后,的是有一重大关口。”
“一人敌之,多半不及;一宗基业,守之有余。”
“至于第三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你。因为……这取决于诸宗自己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