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弦月至尊》-第446章 殺!展示

弦月至尊
小說推薦弦月至尊弦月至尊
“全完了,这下不仅没有活捉李弦月反败为胜,反而把李弦月惹怒了,看来这一战是无法善了了。”
那斐语尊者见那些灵气团不仅没有伤到李弦月导致李弦月被它活捉,反倒是李弦月凄厉的声音提醒着它李弦月已经被惹怒了。
这无疑让那斐语尊者更加恐慌,因为现在的它不仅失去了反败为胜的机会,而且他知道愤怒的李弦月也一定会对冰灵之族施予雷霆打击。
而这已经提前意味着这一战冰灵之族必定会再次迎来惨败,它和它的家族也将下场凄惨,它又怎么可能不因次而份外恐慌呢。
除非,冰灵之族现在就派来外援前来支援于它,帮助它摆脱弱势局面,让李弦月和伙伴们无法动的了冰灵之族,只能抗衡。
但它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一次当代冰雪灵皇本来就派出了超多的灵河境灵王级高手和灵湖境灵尊级强者,意图在李弦月反应过来之前就把北原人族给灭了。
因此它这一次带来的就是冰灵之族能出动的最大量的灵河境灵王级高手和灵湖境灵尊级强者,也没有其他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可以再派出了。
而且,它已经带来了如此之多的灵河境灵王级高手和灵湖境灵湖境级强者,冰灵之族内都觉得它会马到成功,又怎么可能再派出支援呢!
反而是北壁城一方,现在出动的都是明面上的灵河境灵王级高手和灵湖境灵尊级强者,很难说没有其他的灵河境灵王级高手和灵湖境灵尊级强者隐藏着。
如果北壁城一方再有新的灵河境灵王尤其是灵湖境灵尊出现,那冰灵之族只会败的更加快,也更加凄惨。
因而它已经绝望了,知道自己只能接受惨败的命运,充其量稍微减少一些损失,心里感到灰暗不已。
“你叫斐语尊者是吧!冰灵之族,我记住你了,希望你死的不要太快!”
李弦月将虎兽郁微放了下来,平缓的躺在地上,转身眯了眯眼睛,言语冷酷而冰寒的说道,就像看着一个死人。
“欸,我真是自作自受,首先就要把自己搭进去了。”
那斐语尊者听到李弦月的话冷的一哆嗦,就像突然到了四九寒天里一样,感觉到一股寒冷彻骨袭来,情不自禁的发抖。
它知道这是李弦月已经发怒到了极致的征兆,而李弦月也并不是说的气话,是真的已经盯上了它,恨的想让它去死了。
它感到苦涩不已,两次对人族北原发动进攻都遇到了李弦月,而两次都会是以惨败收场,最终把自己和冰灵之族都搭了进去。
“等一会儿你们尽量冲出去一些吧,直接撤回族内,短时间不要再来进攻人族北原了,这里我们再也占不到半点儿便宜了。”
那斐语尊者有些无语的望着苍天,声音沉闷的向身旁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吩咐道,已经存了死志。
它知道,不管是回到族内接受当代冰雪灵皇那堪称变态、生死难求的处罚,还是被李弦月捉住,它都难免一死,已经无法再活下去了,于是就准备干脆赴死。
“斐语尊者,我们冲出去吧!我们可以的!”
周围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急切的说道,到了现在,其实没有参与对战被困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已经不多了,只剩下寥寥三十来生灵。
而其中二十多个冰雪灵族的生灵还只是灵河境灵王,灵湖境灵尊已经没有剩下几个了,这些就是唯一还有机会突围出去的冰雪灵族生灵。
“你们走吧,我已经走不了了。”
那斐语尊者摇了摇头说道,木然的向前走去,随意挑选了一个北壁城一方的灵湖境灵尊就与其大战了起来,却引来了三尊灵湖境灵尊的重点围攻。
“杀!”
李弦月愤怒的吼道,满眼里戾气十足,带头向冰灵之族的生灵冲去,现在的他只想找冰灵之族为虎兽郁微报仇。
至于那斐语尊者自有灵湖境灵尊们去对付,它就想多留下几个冰灵之族,冰灵之族既然敢伤了虎兽郁微,那他就不会让冰灵之族好过!
北壁城一方和伙伴们中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河境灵尊听到李弦月的吩咐这才想起来是时候执行捕杀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的计划了。
而现在虎兽郁微受伤昏死了过去更是让他们心里难受,李弦月凄厉的声音也让他们很受触动,他们也想找冰灵之族为虎兽郁微报仇。
于是灵河境灵王直奔着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而去,招招都下了杀手,不一会儿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就已经被干掉了好几个。
那斐语尊者看着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被毫无反抗之力的屠杀掉眼神变得越来越灰暗,脸色也垮了下来,只是兀自强撑着战斗,似乎还是有些不甘心。
“不服气是吧,放心吧,我会让你服气的,死的心服口服!”
李弦月斜睨了那斐语尊者一眼沉声说道,看着那斐语尊者的眼里都是厌恶和仇恨,就好像一直在等着那斐语尊者被干掉。
那斐语尊者本来被重点针对就已经满身是伤,听了李弦月的话,心里更是沉重,直接大口吐血了起来,眼看着就快要撑不下去了。
“洛裳少爷,冰灵之族四百一十三个灵河境灵王已经被全部干掉,一个不留,六十六尊灵湖境灵尊也已经有六十五尊被捕捉,只剩下斐语尊者还没有拿下。”
转眼之间就是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在北壁城一方众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的重点围捕下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北军一个灵湖境灵尊向李弦月汇报道。
“哦,那斐语尊者竟然如此硬骨头?那把咱们的七十二尊灵湖境灵尊都派过去吧,给我把它先用灵气团砸成废物,再带过来!”
李弦月挑了挑眉毛,瞅了一眼那斐语尊者所在的战场,只见那斐语尊者竟然还真的没有被打趴下,仍然在强自支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于是冷酷的说道。
“洛裳少爷,斐语尊者已经被拿下,按照您的吩咐它已经被废掉,从此就是一个废人,请问我们该怎么处置冰灵之族这六十六尊灵湖境灵尊呢?”
整整七十二尊灵湖境灵尊对战那斐语尊者一个灵湖境灵尊,战斗已经没有了悬念,任那斐语尊者再勉强坚持也无法再坚持下去了。
仅仅一柱香时间,那斐语尊者就已经被彻底拿下,被拖到了李弦月的面前,先前向李弦月汇报的那灵湖境灵尊又向李弦月汇报道。
“洛裳少爷,我彻底服了!我冰灵之族愿意用修炼资源赎回我族其他的六十五尊灵湖境灵尊,并用我的命作为伤害你伙伴的惩罚!”
那斐语尊者抬起灰败的眼眸向李弦月眼巴巴的说道,战斗已经落幕,它唯一可以期盼的就是其他六十五尊灵湖境灵尊可以回到冰灵之族了。
“欸,如果能在死前看到其他的灵湖境灵尊成功返回族内,我也算死而无憾了!”那斐语尊者忧伤的想到。
“杀!”
李弦月瞅都没瞅那斐语尊者一眼冷酷的说道,现在战斗已经落幕,是时候让那些使虎兽郁微受到重伤的冰灵之族付出代价了。
“洛裳,他们是主族的灵湖境灵尊,你不能把他们杀掉!”
听到李弦月的决定,那斐语尊者立马变了脸色,它这才知道李弦月已经不想放过冰灵之族的众灵河境灵尊了,于是绝望的大声吼道。
“少爷,不能杀啊!”
伙伴们听到李弦月的决定也变了脸色,明着干掉冰灵之族的六十六尊灵湖境灵尊真的会捅破天,十大主族恐怕都会把李弦月当作最危险的人物,必除之才放心了。
“敢动我伙伴者,必杀之!”
但李弦月却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即使伙伴们相劝,李弦月依然坚定的说道,看样子是真不打算放过冰灵之族的六十六尊灵湖境灵尊了。
“少爷,哪怕会因此而千难万险,我们一起趟过去!”
伙伴们听了李弦月的话感动极了,也明白了李弦月的意志,便没有再阻止李弦月,还纷纷向李弦月表示道。
精彩都市言情 弦月至尊 txt-第446章 殺!鑒賞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弦月至尊 ptt-第446章 殺!熱推
“洛裳,我冰灵之族愿意付出两倍的修炼资源作为赎回我族六十五尊灵湖境灵尊给北壁城的补偿。”
“还有,我相信经此惨败,我冰灵之族以后再也不敢动北原人族分毫了,还请放过我族的其他六十五尊灵湖境灵尊!”
听到李弦月的话那斐语尊者一愣,这才明白伙伴们之间祸福与共、同甘共苦的关系,心里很是后悔要对李弦月下手,妄图活捉李弦月。
因为它已经明白,不管是伙伴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受伤,其他的伙伴们都会干掉冰灵之族为那个伙伴报仇。
从这一点上来说,它知道它想活捉李弦月根本就是一个败笔,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冰灵之族会成为现在这样的悲剧,以惨剧收场!
它也明白了,要想为其他六十五尊灵湖境灵尊争取到生还的机会,冰灵之族就必须付出天大的代价,所以它直接向李弦月喊道,免得来不及了。
“三倍修炼资源,少一个字儿,你们六十六尊灵湖境灵尊就给我通通留下吧!”
熱門連載小說 弦月至尊 起點-第446章 殺!相伴
李弦月沉默了,虽然仍然处在盛怒之中,但他还是明白干掉冰灵之族六十六尊灵湖境灵尊到底意味着什么,很有可能会把伙伴们都搭进去。
皱眉沉思之下,李弦月最后还是改变干掉冰灵之族六十六尊灵湖境灵尊的决定,而变成了尽量争取多的补偿。
“好,我冰灵之族说道做到!”
那斐语尊者见李弦月好不容易松了口哪敢再给李弦月改口的机会,忙不迭的点头苦涩的说道,把结果直接定了下来。
“本来就是我做了,就让我来做冰灵之族的罪人吧………”
那斐语尊者的心里比嘴上表现出的更加苦涩,在心里叹息着对自己说道,满满的都是忧伤,苦汁儿都快从胃里反出来了。
伙伴们见李弦月终于松了口也大是松了一口气,如果不用以后面临十大主族联袂追杀只有死的份儿,还能为虎兽郁微报仇,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优美言情小說 弦月至尊 ptt-第441章 見招拆招展示

弦月至尊
小說推薦弦月至尊弦月至尊
“这样下去不行,洛裳到了哪儿,我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就只能离开,这仗就根本没法打了。”
“而且,战场就这么大,我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迟早会被他们一个个找到,这样下去绝不是办法,必须破局才行!”
冰灵之族那负责指挥的灵湖境灵尊见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被伙伴们追的直跑,满面忧心忡忡,心里担心不已。
且不说,但凡被伙伴们追上的灵河境灵王几乎都死于非命,而但凡被伙伴们追上擒下的灵湖境灵尊都需要用冰心花来赎回。
时间拖的越久,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就会越来越少,而冰灵之族内的冰心花也总会用尽,它清楚的知道,迎接冰灵之族的就是惨败。
当然,以冰灵之族的底蕴,要达到那一步还需要一阵子,偌大一个主族,还不会这么快就只能无奈的接受自己的失败。
而且伙伴们想追上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已经越来越难了,至少目前是不需要担心只能承认失败选择撤退的。
但就当下与北原人族的这场战斗的存续来说,冰灵之族如何取得胜利,再让北原人族进一步削弱,而不是就像这样被伙伴们追着跑,战斗不下去,才是最紧要的。
但它心里十分清楚,历来冰灵之族进攻它族都是以冰灵之族自己为核心,哪怕雪灵之族都只能跟在冰灵之族的身后,作为冰灵之族的辅助。
现在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被伙伴们追着跑,四处逃跑的它们已经无法带领其他族群战斗。
换句话说,伙伴们虽然追杀的只是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令尊去,但却也同时冲乱了北方冰原生灵的阵势,
现在的北方冰原生灵只是各自为战,为了不被人族北军干掉而无奈做出反抗,战斗力已经下降了实在太多。
如何让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可以安心战斗,摆脱阵势的散乱,将北方冰原生灵组织起来,把人族北军打垮,成了它不得不解决的问题。
要不然,阵势再如此散乱下去,北方冰原生灵一个个被人族北军疯狂收割,不用等到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死尽、冰心花耗尽,这场战斗就已经彻底输了。
“少爷,这方法果然不错,咱们一边儿追杀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一边儿把北方冰原生灵搅的烂七八糟,它们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
傻二看着整个被人族北军拖着打的战场,北方冰原生灵正在以可见的速度减少着,虽然它们量大,短时间不会溃败,但也经不起如此消耗。
入眼所见,许多北方冰原弱小族群的生灵已经慌了,它们可不想就这样憋屈的埋葬在这里,已经渐渐露出了要逃跑的势头,傻二乐呵呵的笑着说道。
李弦月和伙伴们又何尝没有发现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是越来越难以追上擒下了呢,但他们可不会就如此放弃对雪灵之族的追杀。
“弦月,你想不想帮北军取得这次战斗的胜利?”
李弦月也在想,追杀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效果已经不大了,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进一步扩大战果呢?
正在这个时候,刀灵弦月在李弦月的脑海里提醒道,如今机会难得,刀灵弦月又怎么会不想着痛打落水狗呢,他对冰灵之族可也是愤怒的紧!
“三哥,有什么好办法吗?”
李弦月向刀灵弦月询问道,他知道以自己的阅历,又怎么可能比的上刀灵弦月两万多年的阅历呢,索性直接请刀灵弦月说出他的方法。
“趁着追杀冰灵之族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的机会,直接打乱北方冰原生灵的阵势,让它们根本组织不起大范围的战斗!”
刀灵弦月也明白战场形式紧急,瞬息万变,不可以有半刻耽搁,于是就把自己的方法合盘托出,细细的讲给了李弦月听。
李弦月点了点头,于是叫来了傻二和花依如梦,由他俩负责监督整个战场的局势,哪里北方冰原生灵的阵势完整伙伴们便向哪里冲。
在李弦月和伙伴们有意的搅和下,北方冰原生灵被切成一块一块的,根本与其他北方冰原生灵接触不上,阵势被彻底冲乱了!
任北方冰原生灵再多,甚至同等级的北方冰原生灵很多也比北军战士强大,但没了阵势,也就只能各自为战,慢慢被北军战士们吃掉了。
“传令,我北方冰原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三五成群,只管镇压人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千万不要杀死它们!”
冰灵之族那负责指挥的灵湖境灵尊见战场局势对冰灵之族越来越不利,皱眉沉思良久,这才下命令道。
“我也逮住你们一个又一个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用来与你们交换,如此一来,我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不用死,冰心花也不用消耗了!”
“要知道,我北方冰原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可是人族的两倍都不止,论交换,怎么着都是人族吃亏!”
“到时候,人族照样只能承认自己的失败,一边儿与我冰灵之族交换,一边儿看着北军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被我冰灵之族杀光!”
冰灵之族那负责指挥的灵湖境灵尊一脸阴翳的想到,它指望着冰灵之族可以擒下人族更多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
到时,冰灵之族与人族一换一,而冰灵之族擒下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多,就可以慢慢把人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干掉,人族照样只能惨败!
至于说灵河境灵王级以下的北方冰原修者,它已经管不到了,灵河境灵王级以上的战斗足矣决定胜局,其实,他也是不想去管的。
“冰灵之族换招了,它们隐藏了起来,看样子很有可能是想对北军中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下手!”
伙伴们看到冰灵之族的变化 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突然从战场消失了,一下子都隐藏在了幕后,就明白冰灵之族已经想出了解决的办法。
那就是把自己隐藏起来,这样伙伴们就很难很难找到它们了,于此同时,它们却可以对北军中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下手,从而逆转战场局势。
“涂光尊者,还请告知北军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冰雪灵族如此做是想对他们下手,还请他们都来到我这里。”
“既然冰灵之族想玩阴的,来暗中出手镇压北军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的把戏,那我们就来明的吧!”
“咱们把北军中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聚拢到一起,只管一路推过去,但凡遇到北方冰原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便直接镇压!”
李弦月想了想对北军负责守护伙伴们的那个灵湖境灵尊涂光尊者说道,请他去联系北军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反破冰灵之族的局!
“好,我马上去!”
涂光尊者眼见伙伴们仅仅只凭借十几个人便把冰雪灵族治的没脾气,逼的北方冰原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隐藏起来,心里对伙伴们佩服的紧。
见李弦月如此安排,略一思索就猜到李弦月是为了北军好,当即二话不说就去找到了北军这场战斗的指挥者,把李弦月的计划告诉了他。
“少爷,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冰灵之族会不会被我们气疯了,拼了命的也要把我们干掉!?”
韩嘉有些坏笑的说道,他怎么不知道李弦月的想法呢,北方冰原生灵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隐藏起来肯定是为了北军落单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
但李弦月把北军中的灵河境灵王聚拢起来一起行动,那北方冰原生灵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也就拿北军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没有办法了。
反倒是北方冰原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但凡被伙伴们碰到,北军中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和伙伴们一拥而上,那它们跑都跑不了!
换句话说,李弦月的这一招一出手,冰灵之族的计划就算是破产了,反而会被聚拢起来的北军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以及伙伴们一口口吃掉。
但韩嘉同时也很清楚,冰灵之族可是根本不吃亏的人,他很担心冰灵之族会狗急跳墙,制造机会先把伙伴们干掉,然后再把北军干掉。
“别担心,它们打不过我们的,而且,它们也不敢上赶着来送死!”
李弦月却瞅了瞅右侧后方,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开玩笑,那四十五尊灵湖境灵尊一直都在,给冰灵之族一百个胆子,它们也是不敢对伙伴们下手的!
而且,以冰灵之族的性格,明知道对伙伴们下手那四十五尊灵湖境灵尊会出现灭了它们,它们也根本不会选择对伙伴们下手!
“气煞我也!本尊不准备忍了!”
有干掉北方冰原生灵中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的好办法,北军中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自然是不愿意放过的,不一会儿就都聚拢到了伙伴们身边。
结果,不消半个时辰,伙伴们与北军中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就遭遇到了四五波北方冰原生灵中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然后,它们都被镇压了!
冰灵之族那负责指挥的灵湖境灵尊眼见北方冰原生灵又吃了大亏,哪里还不明白自己的招数已经被破了,继续下去失败的还是冰灵之族!
它感到异常的憋屈,竟然被伙伴们仅仅十来个生灵就把战斗带到了冰灵之族需要承认失败的结果上,憋屈的它的脸都绿了。
当然,它又怎么可能就这么承认这场战斗是冰灵之族惨败了呢!它大吼一声,似乎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转身就消失在了去冰灵之族的方向。
而战场上,北方冰原生灵听到它的爆吼脸上都露出了绝望的神色,不管不顾的疯狂向后撤退,一直到把队伍聚拢到了一起。
但它们却并没有趁着队伍阵势已经完整而再向北军发起进攻,反而采取了守势,似乎已经被北军打崩溃了。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弦月至尊-第428章 小女孩的安慰推薦

弦月至尊
小說推薦弦月至尊弦月至尊
“欸,我是不是把弦月打击的太狠了呢?”
看着李弦月那崩溃的样子,刀灵弦月的心里很是不忍,否定完了李弦月的未来,又去否定李弦月的过去,他也在反思自己是否太过急切了些。
虽然,刀灵弦月明白,不管何时都还是要告诉李弦月这些的,也只有李弦月接受了这些,才好和他一起大跨步向前进。
必竟,当在被否定未来和过去的情况下,李弦月还能回到继续奋斗的路上,那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都再也撼动不了李弦月奋斗的意志了。
可李弦月必竟只是一个刚开始修武还没有几年的人,一下子告诉李弦月这么多,刀灵弦月也在想,是否有些操之过急了。
至少,已经告诉李弦月他的未来规划了,李弦月虽然会难过,但还是会尽全力的配合他,已经不会影响到未来的进展了。
刀灵弦月这时有些后悔,觉得关于过去,他应该慢慢告诉李弦月,而这是这一次一起告诉他,以至于让李弦月崩溃到了现在这种程度。
“可是,我已经告诉他了,根本来不及挽回了,那就多给他一些时间缓缓,希望他能慢慢走出来吧。”
刀灵弦月叹息的说道,也很是自责,觉得伤害了李弦月,本来,他准备紧接着就帮助李弦月贯通最后六条小经脉一口气走通武之极路的。
但现在李弦月已经被他说的话弄崩溃了,他也于心不忍,哪怕时间紧迫,他也准备让李弦月多休息几天,好给李弦月接受他所说的话的时间。
“至于我自己,也为自己的冒失赎罪吧,这几天就由我来控制催动律星法继续贯通小经脉,争取可以早日走通武之极路。”
当然,武之极路的进度是不可以耽误的,刀灵弦月就准备亲自动手,由他来贯通小经脉,等到贯通最后三条小经脉的时候,再叫上李弦月一起。
“你不能去!”
小花一直密切关注着李弦月,这些日来也在默默帮助李弦月把修炼精神力的极品丹药炼成药液,只不过不为李弦月所知罢了。
当看到李弦月一脸崩溃的样子,虽然她并不知道李弦月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却知道李弦月一定很需要安慰,于是她就果断奔出准备安慰李弦月。
但这个时候,小花的爷爷却摇了摇头,示意小花千万不要那么做,甚至还担心小花会冲出去而特意拦住了小花。
“为什么?”
李弦月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极度崩溃的样子,小花心里捉急死了,可爷爷却死死的拦住了她,让她根本帮不成李弦月。
于是小花一脸异色的看着爷爷问道,似乎爷爷如果不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她就会生爷爷的气,然后不管不顾的去找李弦月了。
“在李弦月的伙伴们心中,你哪怕不是兽族的叛徒,也肯定是一个隐患,他们不会允许你离李弦月太近的。”
“而且,即使你不去关心安慰李弦月,梦语也会去关心安慰李弦月,帮李弦月解决麻烦,他比你更合适。”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弦月至尊 東方雪漠蕭-第428章 小女孩的安慰讀書
身为小花的爷爷,爷爷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小花对李弦月的一腔深情呢,爷爷也知道除了自己,李弦月就是小花的全部了。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弦月至尊 ptt-第428章 小女孩的安慰熱推
可现在情况就是那般,小花已经跟李弦月走不到一起了,而且越接近李弦月就会约引起伙伴们的防备,他也只好实话实说,让小花早日接受现状。
“是啊,我怎么忘了,梦语比我更合适呢……”
小花低下头一脸叹息的说道,她知道爷爷说的一点儿都没错,她已经不适合与李弦月在一起了,小女孩萧梦语比她更合适。
她所能做的就是在幕后默默帮助李弦月,看着李弦月成长,也为北方冰原之行拦住伙伴们逃离赎罪,而不是靠近李弦月引起伙伴们的防备。
但她还是忍不住时不时的抬起头,看看李弦月跑到了哪里,又看看小女孩萧梦语有没有去关心安慰李弦月。
说到底,她的心肠还是牵挂着李弦月,并不是说,她已经意识到了现状并有意的去适应就会慢慢的不去关注李弦月了。
兴许,她对于李弦月的牵挂和关心反而会随着时间流逝愕而越加浓烈,而不会有一点儿的削弱,甚至是消失。
必竟,如果牵挂会消失,她就不会继续选择留在李弦月的身边,哪怕伙伴们不接受再加入伙伴们的队伍她也甘之如饴了。
小花的爷爷见小花放弃了冲出去的打算终于松了一口气,伙伴们本来就防备他们,如果因为小花的冒失而更加防备,那对他们来说可不是好事。
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留在伙伴们身边,帮助伙伴们解决困难,慢慢取得伙伴们的信任和原谅,只有那样,他们未来在人族才有一席之地。
“弦月,你怎么了,可以和我说一说吗?”
等了许久之后,只见李弦月跑了个痛快,蹲在一个角落里暗自神伤,小花终于见小女孩萧梦语去找到了他,而她也在细细听着,注意力始终都在他的身上。
李弦月抬起落寞的头,睁着一双颓废的眼睛,向小女孩萧梦语讲出了事情的经过以及他的心里的难过。
“欸,来安慰我的始终不是小花了。”
精彩小說 弦月至尊-第428章 小女孩的安慰熱推
李弦月在心里叹息道,感觉更加落寞了,即使李弦月并没有因为小花在北方冰原拦截伙伴们的事而对小花少一分喜欢,心里仍然是有小花的。
可刀灵弦月和伙伴们都不赞成他和小花继续在一起,而小花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特意把机会留给了小女孩萧梦语。
李弦月的心里感到一阵阵无力,刚刚经受了巨大打击,否认了自身一切的他,心里更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改变这一情况了。
即使,以后的人族主角已经是刀灵弦月,并不是他了,他也没有必要有太大的负担,可大势不可逆,即使是他,也改变不了了。
就莫说,连小花自己都觉得已经不适合与他继续在一起了,他还能怎么办呢,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突然被抛弃的孩子,心里更加难过了。
超棒的玄幻小說 弦月至尊-第428章 小女孩的安慰
“原来,这其中还有如此复杂的内情吗?”
小女孩萧梦语叹了口气说道,李弦月的过去和未来都被否定掉了,这也让她感到很是棘手,如果安慰的不好,李弦月的心里只会伤上加伤。
而她打心里眼里是喜欢李弦月的,并不会因为李弦月的突然变化而有半点儿改变,她皱眉沉思着,苦苦思索着破局之处。
“弦月,你真觉得你过去取得的成就都是在弦月圣灵的安排和主导下才得来的,所以你过去取得的成就就都应该是弦月圣灵的吗?”
小女孩萧梦语皱着眉头向李弦月问道,她准备先帮助李弦月重拾过去的自信,再帮助李弦月展望未来。
李弦月落寞的点了点头,谋略、炼药、如何与兽族和冰雪灵族等十大主族交锋等都是刀灵弦月已经准备好的,他不过是得益者,还能怎么说呢。
“可我并这么认为,弦月你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你觉得在融合的灵魂中是由弦月圣灵来主导的,所以你忽略了自己在成长中的作用。”
“可不要忘了,本身你也是融合的灵魂中的一部分,而且在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要不然,你和刀灵弦月可能早就死了。”
“而且,既然是灵魂融合了,那过去取得的成就就是你们俩的,你们俩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根本不能说都是其中一个人的。”
“弦月你是忽略了自己在成长过程中的作用,所以才会如此苦恼,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其实大可不必,也不是事情的本来面目。”
“就拿当初你和伙伴们在天罗大森林的生灵之地救我来说,弦月圣灵给你的历代刀主的记忆固然可以帮助你做出判断。”
“可决定救不救我,我被兽族关在哪个地方,又以何种方式救我,却都是你自己下的决定和做出的判断,这些和弦月圣灵的引导和影响根本没有半点儿关系。”
“所以说,在过去的成长岁月中,弦月你自己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从来都不只是弦月圣灵的引导和影响决定了一切。”
小女孩萧梦语却摇了摇头否定道,明确指出刀灵弦月的引导和影响在李弦月的成长过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李弦月自己也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的。
“真的吗?具体执行的是我,所以我在其中的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
李弦月抬起头不可置信的问道,小女孩萧梦语的话为他打开了新世界,注意到了他因为太过落寞而忽略的东西,他才发现自己也是很重要的。
只是,接连受到打击,未来的人族主角不是自己了,走向大陆巅峰的也不是自己了,甚至连过去取得的成就也不是不自己了,他还是感到难以置信。
“是的,而且谁说将来的大陆巅峰生灵只可以有一个生灵呢,弦月你已经快走通武之极路了,我也觉得未来的大陆巅峰生灵肯定有你一个!”
小女孩萧梦语看着李弦月的眼睛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她知道李弦月已经渐渐拾起信心,就赶紧用未来继续激励李弦月。
李弦月又沉默的低下了头,成为未来大陆巅峰的生灵哪儿有那么容易呢,他先前觉得自己有希望也是因为冰雪灵族大算师的终极卜算的结果。
但现在看来,冰雪灵族大算师终极卜算结果的对象更有可能是刀灵弦月而不是他,他的信心就不是那么足了,心里还是有些不大相信自己也可以。
不过,李弦月也知道小女孩萧梦语说的没错,他已经快走通武之极路了,那他的未来肯定不会差,终于重新拾起了信心,不再那般落寞了。

najpp精彩都市言情 弦月至尊 東方雪漠蕭-第388章 六十靈尊堵路-islc9

弦月至尊
小說推薦弦月至尊弦月至尊
“是啊,你们完了,我本来便没有想要挡住你们,必竟,以我之力挡住三尊灵湖境灵尊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实,我只是在挡住你们的视线、拖延,为我们把你们团团包围争取时间而已,现在你们的身前身后都是我们,已经彻底跑不掉了。”
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看到伙伴们一张张毫无血色的脸微笑着说道,开心的揭露了自己堵住伙伴们的真实目的。
李弦月看着身前将伙伴们围了好几圈的几十个灵湖境灵尊,又看了看身后关卡之内不知何时出现挡住伙伴们后退之路的数个灵湖境灵尊,面色变得无比灰暗。
他知道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如今阴谋得逞,得意之下并没有说谎话,它的目的的确是在为众兽族灵湖境灵尊合围伙伴们创造时间和机会。
先前,如果不是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挡住了前方的视线,伙伴们和那五十尊灵湖境灵尊一定可以发现异常,从而至少保留后退的机会。
正是由于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的挡路,而伙伴们和那五十尊灵湖境灵尊都被卡在关卡之内,才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兽族众灵湖境灵尊的存在。
而伙伴们身前,虽然兽族众灵湖境灵尊完成包围起来倒相对简单和快捷,迅速就可以堵住伙伴们前进的去路,但此时伙伴们依然可以选择后退回关卡之内。
可兽族众灵湖境灵尊在伙伴们身后堵住伙伴们的退路需要时间,还不能被伙伴们发现,要不然,伙伴们第一时间后退合围就只能功亏一篑。
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吸引伙伴们的注意力到想尽办法从关卡冲出去上来就是为了转移伙伴们的注意力。
而拖延时间就是为了给兽族众灵湖境灵尊从伙伴们身后将伙伴们包围提供机会,让伙伴们彻底丧失退入关卡之内的可能了。
现在兽族众灵湖境灵尊对伙伴们完成了合围,伙伴们无论前进还是后退的路都已经没有了。
伙伴们身前身后的灵湖境灵尊加起来少说也有五十余个,超出了伙伴们四十八灵湖境灵尊的数量。
而兽族可不会像冰雪灵族大算师一样,当知道他和伙伴们前途不可限量,就干脆果断的选择退走。
兽族此次利用林三少爷设局,千辛万苦的把伙伴们合围,一定是奔着干掉他和伙伴们来的。
而且兽族已经知道了他就是弦月刀主,那伙伴们就是弦月刀使,就更不可能放过伙伴们了,李弦月明白伙伴们已经陷入了极度致命的危险之中。
萌萌千金的王子殿下们
“离朴师叔都已经跟我们同甘苦共患难过了,他也提醒了我好几次,我怎么就那么信任林三少爷,而不相信他说的话呢!”
“要知道,当初的墨白尊者就传言跟兽族搅和在一起,很有可能是人族的叛徒,林三少爷可是墨白尊者之徒,本来也该多加防备呀!”
此时的李弦月看着恭立在兽族众灵湖境灵尊身后像老实宝宝一样的林三少爷心里后悔不已,觉得是自己太轻信林三少爷了。
李弦月本来是不太信任林三少爷的,可注意了数年都没有发现林三少爷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就选择了相信他是靠谱的。
可因为墨白尊者,林三少爷本身就是应该被重点怀疑的对象,也是应该深加防备的人物,李弦月发觉自己只是让韩嘉注意一下他还是太过轻易了。
以至于在关键选择上,总是选择信任林三少爷,天真的觉得林三少爷只是想帮助伙伴们,一直都没有对他的目的表示怀疑,这才酿成了悲剧。
现在不仅是自己,还有伙伴们,甚至是那四十五尊灵湖境灵尊都会有致命危险,注定要为自己轻信林三少爷付出惨重代价了。
“终于有机会报仇了么?我到底是希望李弦月胜干掉这些可恶的兽族,还是希望这些可恶的兽族干掉害惨我的李弦月呢?”
“不过,不管是李弦月还是这些可恶的兽族取得了胜利,我都算为自己报仇,也不枉受了如此之多的罪了!”
樓 下 的 房客 小說
护卫天下
兽族众灵湖境灵尊身后,林三少爷抬头看了看李弦月,脸上无悲无喜,淡然如风,似乎并没有因为狠狠的坑了伙伴们一把而面露喜色。
甚至,在他的眼神深处,还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小纠结,似乎是在为什么苦恼着,不过却被很好的隐藏了起来,一闪而逝就消失了。
“少爷,说好了,我会一直保护好你的,一会儿我想办法带你们冲出去,记得跟紧我!”
納 蘭 鳳 瑾
离朴似乎感觉到了李弦月心里对于没有信任他给出的好意提醒而产生的愧疚,扭头看向了李弦月,温和的对李弦月说道。
原来在李弦月不知道的时候,离朴已经站在李弦月的身边,把李弦月和伙伴们牢牢保护了起来。
“少爷,还有我们,拼一把,一起冲出去!”
周围,黎辛、温良院长和那四十五尊灵湖境灵尊也同生共气、异口同声的对李弦月说道,语气里满是不可动摇的坚定。
李弦月这才发现,在他思考的空挡,那四十八尊灵湖境灵尊已经直接露面,和离朴、温良院长、离朴一起把伙伴们团团保护在了中间。
李弦月郑重的向他们点了点头,看着伙伴们众志成城的样子,他的心里虽然苦涩却又觉得暖暖的。
明明是他轻信林三少爷的错,伙伴们和那四十五尊灵湖境灵尊却不离不弃,一同面对致命危险,还有什么比这更暖心的事呢。
“没用的,我们足有六十尊灵湖境灵尊,而你们却只有四十八尊,且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的数量也没有我们多,拿什么和我们拼呢!”
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见伙伴们竟然转瞬之间就紧紧的团结在一起,准备拼出一份希望,一点儿内讧都没有出现,眼神里都是精彩。
不过却依然摇了摇头对伙伴们一脸不看好的说道,似乎对于把伙伴们留下已经胜券在握,不会有其他结果了。
“整整六十尊灵湖境灵尊么?”
李弦月咀嚼着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所说的话,心里刚刚升起的一点儿暖意和希望一下子就消失了,心里冰凉如水。
克隆双子星
因为李弦月太清楚了,兽族比伙伴们一方多出十二尊灵湖境灵尊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兽族可以绝对的碾压伙伴们。
就莫说,这次来的灵湖境灵尊的质量的确普遍都比较高,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的数量也比伙伴们多出好几尊。
兽族只需要寻出合适的灵湖境灵尊将伙伴们这一方的每一个灵湖境灵尊缠住,余下的十二尊灵湖境灵尊就可以肆意屠杀伙伴们。
而以兽族的阵容来看,缠住伙伴们一方的四十八尊灵湖境灵尊并非难事,甚至可以说完全是一件很轻松的事。
等到余下的十二尊灵湖境灵尊将伙伴们干掉了再合围四十八尊灵湖境灵尊,那四十八尊灵湖境灵尊也跑不了,只能团灭在这里。
美男们,快向我看齐 口袋里的vv
因而可以说,这多出的十二尊灵湖境灵尊足可以压死伙伴们,让伙伴们毫无还手之力,什么方法都用不上了。
而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也是这么想所以才觉得兽族大局已定,李弦月也是因此心凉如水,满心绝望。
“少爷,不能再等下去了,咱们直接从一个方向突围吧,要不然真的一点儿机会都没了。”
离朴见关卡之内的兽族灵湖境灵尊正在往外走,看样子是觉得关卡有些碍事,想直接在关卡之外合围伙伴们,好方便进攻。
离朴知道,等到关卡之内的兽族灵湖境灵尊都走出关卡,合围之势彻底完成,兽族众灵湖境灵尊就会一起出手,伙伴们只能灰飞烟灭。
而现在关卡之内的兽族灵湖境灵尊还未出完,兽族众灵湖境灵尊围成一个大半圆,平均到每个方位的防御并没有很强。
因而只需四十八尊灵湖境灵尊一起朝一个方位出手,就像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挡不住三尊灵湖境灵尊的攻击一样,伙伴们就可以顺利撕开一个口子,从而逃离。
所以可以说现在是伙伴们逃生的最后机会了,不过李弦月显然被打击的不轻,并没有意识到,于是离朴好意提醒道。
祸国娘娘 小孩你过来
李弦月抬头看了一下关卡出口的地方却又低下了头,又变成了呆愣愣的样子,似乎已经彻底绝望,不报逃生的想法了。
“逃!”
离朴急得满头是汗,这最后的逃生机会转瞬即逝,李弦月再绝望下去就真的要彻底绝望,没有丝毫逃生的机会了。
不过这个时候,低下头的李弦月眼神却变得无比锐利,果断的说出了一个逃字,招呼着伙伴们就朝斜对角横冲直撞而去。
仙 俠 劍
原来,绝望的神色都是李弦月装的,错信林三少爷已经导致伙伴们遇到致命危险了,李弦月又怎么可能放弃这最后的逃离机会真让伙伴们都殒命在这里呢!
他之所以低下头去,只是先麻醉兽族众灵湖境灵尊,让兽族众灵湖境灵尊以为他已经彻底放弃了,同时也让兽族众灵湖境灵湖境发现不了他真实的反应。
等到黎辛等其他四十七尊灵湖境灵尊都意识到这是最后的逃离机会,并暗暗做好准备之后,李弦月和伙伴们就要逃了!
这样一来,兽族众灵湖境灵尊意识不到他的打算,没有做好应对措施,而伙伴们却已经齐心协力,就可以拥有最大的逃离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