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第一百六十九章:多寶想起來了什麼讀書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我,从洪荒苟到西游
黑暗之中。
陈六合、多宝、申公豹三个人,此时都在看着大厅之中的云霄。
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那就是都想知道吗,云霄的下一步会去干什么。
毕竟他们对这里的了解,其实都没有云霄多。
就连申公豹其实也只是知道,这里是当年多宝道人设下的一处封印。
至于封印的是什么,听说好像是冥界的大人物。
要是再具体点,那他就不知道了。
毕竟要是知道的话,他早就来了,也不用云霄来这里啊。
此时三个人的目光,都是死死的盯在了云霄的身上。
至于云霄,倒也没有躲避的意思。
毕竟她来这里是光明正大的,这个地方就是他们截教的。
妾本惊华
而且她也想不到暗中会有人观察她。
毕竟谁能想到尘封这么久的大殿之中,会藏三个人呢。
到是赵公明此时在大厅之中,左看看右看看,似乎不是很放心这里。
“师妹你说那血河老祖真的被封印了吗,会不会没被封印成功啊,而且你说这里会不会藏了人,比如那些隐蔽的角落里面。”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公明分别朝着陈六合、多宝、申公豹等人藏身的地方指了一下。
卧槽!
看见赵公明指到到自己的时候,这几个人都是差点叫出来。
同时心想别瞎指啊,这里真的有人。
一会被指出来多尴尬啊。
“大兄放心吧,几千年都过去了,这里不会有别人的。”
而云霄听到赵公明这句话之后,则是一脸笑意的看向了自己这个大兄说道。
同时心想,自己这个大兄那里都好,就是自从上次和前辈他们起冲突之后,胆子就变得巨小无比了。
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会藏人呢。
再说了这可是多宝师兄设下的大阵,就算真的藏人估计那也只有多宝师兄能藏在这里。
别人藏这里,不怕被大阵绞杀吗?
听到云霄这么说之后,赵公明稍稍的反应了一下。
似乎也很有道理。
在这个破地方要是被困了那么久的话,估计也没什么力气偷袭了。
更何况自己现在也是大罗境的人了。
那也还是小心点的比较好。
想到这里,赵公明把之前从截教出来兑换的防护用具全都挂在了身上。
至于自己那个师妹云霄的身上,此时也是被他挂满了灵符盔甲还有两道大阵。
“大兄你这是….”
看着自己身上的那一层盔甲,云霄忽然有些哭笑不得。
心说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有这些东西和没这些东西其实没什么两样。
毕竟对方要是有能伤到她大罗境巅峰的修为,就算穿再多这样的东西,也没什么用。
要是没有的话,她一掌就拍死了。
那就更没什么用处了。
但是当云霄看见赵公明那认真的眼神之后,她也就不准备再说什么了。
心说明明那么怕死,还是陪着自己一起进来了。
自己这个大兄做的已经够意思了。
下一刻,云霄露出了笑容。
既然来了,就赶紧将多宝师兄放在这里的圣物取走吧,也省的自己这个大兄和自己担惊受怕了。
下一刻,云霄直接手掌一翻,掌心中瞬间出现了一枚大印。
大印出现的那一刹那,整个大厅都是晃动了起来。
随后一股恐怖的威压不知从何处而来。
“多宝道人,你以为真的能杀了我吗?”
同威压一同袭来的,还有一道阴冷的声音。
“我告诉你,血河老祖我生于冥河之中,只要冥河之中的血水一日不干,我就永远不会灭亡。”
说完这句话之后,整个大厅都是开始震动了起来。
像是有什么远古凶兽要逃出牢笼一样。
“师妹我说什么来着,他真的没死呢,你快跑,我在后面掩护你。”
下一刻还不等云霄说什么,赵公明直接冲了出来挡在了云霄的身前。
刹那间无数的金光从他的身外爆发了出来,身上挂的那些符隶也是被他瞬间的激活了起来。
大厅之中的血煞之力瞬间就被蒸发了大半。
“我…….”
而此时的云霄看着面前的大兄赵公明,忽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好了。
虽然自己这个大兄实力低微,为人还胆小,修为又不行,但是对自己三姐妹是真心的好。
此时赵公明的举动,让云霄想起自己三姐妹和赵公明第一次遇见的场景了。
当时他们三姐妹遇见危险,大兄也是如今日一样的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就在云霄那里被赵公明感动到稀里哗啦的时候,陈六合在阴暗处十分无奈的说了一句:“舔狗。”
心说这赵公明就是舔狗本狗无疑了。
以云霄的这个修为,需要你来保护吗。
再说了你那腿抖得都要上天了,怎么保护别人啊。
当然这些话,都是陈六合在自己心中说的。
毕竟要是在外面说,那就被暴露了。
陈六合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大兄别担心,这里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大厅之中。
云霄那里忽然笑了笑说道。
往日里都是大兄冲在她的前面。
今天还是她保护一次大兄吧。
下一刻云霄手中的那枚大印,被她直接扔了出去。
金色的大印在飞出去的瞬间,直接迎风变大,紧接着无数的光芒从他的上面爆发了出来。
随后一阵轰鸣声在大厅之中响了起来。
随着轰鸣声的响动,一间血色的牢笼缓缓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而牢笼之外则是有着无数的锁链。
葬珍珑 且听子
如果此时要是仔细看过去的话,就能在一堆锁链的中间发现一个枯瘦的身体。
身体虽然枯瘦,但是气血却强的有些吓人。
“大印….大阵……”
另一边。
在大印和锁链出现的瞬间,多宝精神忽然恍惚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外面这些东西都和他都有关系,而且这个关系还不浅。
“前辈,那枚大印是个法宝。”
下一刻多宝甩了甩脑袋,让自己强制的清醒了过来,并对着陈六合低声的说道。
而陈六合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则是愣住了。
心说只要不瞎,谁都能看出来这是个宝物,多宝再说一次干什么。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陈六合感觉刚才多宝的眼神变了一下。
虽然很细微,但是确实和之前不同了。
“多宝,你是不是想起来了什么。”
看着自己身边的多宝,陈六合低声的说道。
“前辈我确实想起了。”
而此时的多宝也不复往日的笑容,语气同样低沉的说道。
“……..”
虽然一直在设想这种事情发生了会怎么办。
但是当多宝真的说出自己回忆起来往事的时候,陈六合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毕竟总不能说你想起什么来了吧。
这多宝的失忆可是他打的。
要是这么说的话,不是等于在挑衅吗。
“那个多宝我这里还有本经书……”
“前辈我想起来了这个地方的一些大阵在哪里了。”
还不等陈六合说完,多宝的脸上又挂出了往日那种灿烂的笑容。
“啊?”
刚要拿出经书道歉的陈六合听到这里愣住了。
再看多宝那灿烂到发傻的笑脸,他觉得自己好像是误会了什么东西。
“那个多宝,除了这些东西,你还想到什么别的东西了吗?”
下一刻陈六合觉得自己有必要试探一下多宝说话的真实性。
现在他已经不相信面前这个人了。
毕竟看上去越是老实的人,撒谎就越容易骗到人。
而多宝就是这样的人。
“没有!”
而多宝哪里则是十分认真的看着陈六合说道。
“真的?”
“真的!”
“通天教主你怎么来了!”
“谁?”
“真没回复啊?”
“前辈你在说什么啊。”
“没事。”
测试了两番之后,陈六合觉得多宝好像不是装的。
“前辈你刚才说的经书……”
“没有!”
“……”

mrk7l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起點-第一百六十章:進入拍賣場相伴-92f85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我,从洪荒苟到西游
时间一晃,很快第二天的时间就到了。
和昨天相比,今天的混乱城人数多了一倍不止。
无数的修行者,此时都是聚集在了内城之中。
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这里将要举办一场声势浩大的拍卖会。
巨大的拍卖展厅前面,此时围满了人。
气御星空 剑狂书生
无数的修者都在翘首以待着展厅的开放。
这些人中就包括有陈六合和申公豹,当然还有留仙宗的那一群人。
“前辈,混乱城这里每年都会举行一次拍卖活动,但是据说这次将会有珍宝出世,所以来了人才会这么的多。”
风与叶子的故事 隐才
就在所有人翘首以盼展厅何时开放的时候,留仙宗的那位老祖直接化身导游,在陈六合和申公豹两人的身边满脸笑意的解释到。
要是让别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得连下巴都掉下来。
毕竟留仙宗的这位老祖,在这西贺牛州也算的上是一代风云人物。
一定不会想到他能干起道友这个行业。
而且还笑的这么开心。
当然留仙宗的这些人,在看见这样的场景之后,到是丝毫没有尴尬的感觉了。
毕竟之前老祖毫不犹豫给这两个人跪下的情景,他们都看到了。
连下跪都能做出来。
现在当个导游又算得了什么啊。
反正老祖的人设在他们眼中彻底的崩塌了。
“那个不知道两位前辈来自何方?”
介绍完拍卖会的详细情况之后,古天一脸小心的看着陈六合和申公豹说道。
毕竟就算是抱大腿、拍马屁,也应该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万一待会要是拍到了马蹄上,那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我…….”
“我们从来处来。”
不等陈六合哪里说些什么,申公豹那里直接语气冰冷的说道。
墨龙变 穿马甲的猪
心说自己堂堂一个大罗金仙,从那里来和你说得到吗。
再说自己就算说了从阐教来,你能知道?
“这……”
而古天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讪讪的笑了笑。
他也看出来了,对方这明显是不愿意和他说。
算了,不说就不说。
下一刻古天在自己的心中安慰的说道。
只要不杀自己,什么都好说。
魔界 的 女婿
“那个前辈……要不然我们先进去吧。”
半晌过后,古天像是想到了什么,讨好一样的对着陈六合和申公豹说道。
他倒是不怕被外面的人认出来丢了面子。
毕竟在这西贺牛州,敢嘲笑他的人haul真没有几个。
聞香 識 女人
古天是怕总站在这里,面前的这两位等烦了。
到时候怪罪于他。
那他可真就冤枉死了。
毕竟申公豹的脾气他实在是摸不透。
与其这样还不如提前进去呢。
毕竟提前进去这拍卖会,也没有什么难度。
这混乱城是大势力不错,但是总的来说本质上还是一个交易场所。
既然交易的地方,那就会有特权的存在。
只要钱到位,你所有的服务都可以说是堪称完美。
像是留仙宗这样的大宗门,没少在这里面砸钱。
提前进展厅这样的特权还是有的。
“提前进去……”
“那我们进去吧。”
这次是还不等申公豹说话,陈六合直接抢先说道。
毕竟能提前进去,谁愿意在这里排队啊。
这不是浪费时间呢吗。
有这时间,陈六合还想去洪荒之中多探寻会宝呢。
毕竟现在连申公豹这货都出来了。
谁知道封神之战什么时候就会忽然爆发啊。
等到时候大劫真来了,他可就不能像是现在这样优哉游哉的寻宝了。
所以现在他要抓紧一切的时间来寻宝。
“是前辈!”
听到陈六合答应了之后,古天马上高兴的回答道。
虽然到现在古天也搞不清楚陈六合的实力到底是什么样的。
槐花依旧红
但是他能看出来一点,那就是一般像是这种建议性的问题,陈六合还是能做主的。
“请两位前辈和我一起来吧。”
下一刻古天低头对陈六合和申公豹两个人说道。
话毕陈六合这一群人朝着拍卖厅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些人是谁啊?”
就在陈六合等人离开的时候,周围的人纷纷开始讨论了起来。
毕竟刚才陈六合这里聚集的人实在有点太多了,想不引人注目都有些困难。
“嘘,小点声,你不想活了别带上我们……”
不等陈六合等人走远,另一道声音从角落里传了出来。
“什么不想活了,大家都是修者,他们不就是人多一点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粗糙的声音也是从人群之中响了起来。
“对,谁怕他们啊。”
“咱们这么多的人,岂会怕这点人。”
人群之中有闹事者跟着喊了出来,
似乎十分不满刚才对方说的那句话。
小点声?
凭什么啊。
在这混乱城之中,他们可是花钱进来的,难不成还有人敢和他出手不成。
真当这混乱城的规矩是个摆设?
“呵呵,刚才在里面的是谁我不知道,但是外面的人我有几个眼熟的,那应该都是留仙宗的内门弟子,你们要有是不服的,可以上去比划比划。”
“………”
此言一出,刚才还一脸不忿的的那些人,瞬间都是安静了下来。
和留仙宗的人比划比划?
还是算了,他们虽然有些愤青,但还是有脑子的。
今天敢和留仙宗的人比划,估计明天骨灰都能被扬了。
这留仙宗的势力有多强,他们这些人还是知道的。
下一刻刚才还十分不忿的那些人,直接四散而走。
生怕别人发现他们的踪迹。
……
“前辈还请里面…..”
此时陈六合一行人已经走到了拍卖会的入口处。
古天则是一脸笑意的看着陈六合等人说道。
论装孙子没人比他更孙子。
“站住!”
不等古天这里把话说完,一道冰冷的声音瞬间从两旁传了出来。
“拍卖会未开始,任何人严禁入内。”
话毕,两道身影手持长枪,从阴影之中走了出来,拦在了陈六合等人的面前。
…..
看见这个场景,古天直接愣住了。
心说自己刚才还说能进去呢,结果在门口就被拦住了,这打脸来的也太快点了吧。
自己的面子现在这么不值钱了吗?
一时间古天的火气瞬间就上来了。
“老夫若是非要进去呢!”
看着面前的两个守卫,天谷身上的灵气直接爆发了出来。
虽然在陈六合这里表现的像是个孙子,但是这不代表古天就真的是个孙子。
相反天谷还是很有底气的。
“你算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在混乱城….是古老祖。”
本来还想教训一下古天的守卫,在看见古天之后,瞬间跪了下去。
他是混乱城的守卫没错,但是这古天在这西贺牛州的地界威望还是很高的。
惹到了对方,即便是守卫也不好使。
毕竟他也不可能一辈子呆在混乱城不出去。
一瞬间冷汗顺着两根额守卫的脖子就流了下来。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古老怪来了,不在你留仙宗呆着,来这里干什么。”
梦醒阴黎街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从门内响了起来。
轰隆隆——
下一刻紧闭的大门缓缓的开启了一道缝隙。
哼!
听到那个声音之后,古天冷哼了一声。
这个声音的主人他知道。
老对头了。
“怎么混乱城不是开门做生意吗,我就不能来吗?”
下一刻古天语气同样冰冷的说道。
换在往日里看见这个老对头,他没准还会因为混乱城的存在,和对方客气一下。
但是今天,想都别想。
当他身后的这两位是摆设吗?
“让他进来吧。”
似乎没想到古天会这样的回答,门后的声音迟疑了一下之后,随后低声的说道。
毕竟古天说的没错,这混乱城就是开门做生意的存在。
他虽然叫醒在这里捞到了个职位,但是也绝对不敢打乱这里的规则。
毕竟混乱城的来历他也是知道的。
真要是违反这里的规则的话,都不用外人出手,估计城主府里面的存在就能杀了他。
“古前辈您还请进!”
听到里面的声音之后,门外的两个守卫瞬间低着头说道。
生怕面前这位嫉恨他们两个。
“哼!”
至于古天在听到那个声音之后,则是冷哼了一声。
这两个人他记下了,等出了这混乱城必死。
他古天老祖的路也敢拦?
“我们进去吧。”
绝品都市医圣 骑着扫帚赶着猪
不等古天再说些狠话,陈六合直接低声说道。
因为他在里面已经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灵气波动了。
“是,前辈!”
听到陈六合都发话了,古天当然也不敢再说些什么别的东西了。
下一刻留仙宗的众人随着陈六合等人一起走了进去。
至于拍卖厅门口的那些人,看见这些人进去之后,则是什么都没敢说。
毕竟能在混乱城拍卖会单独进去的,不是十分有钱就是十分有势力。
而这两种人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毕竟看热闹也要看对象是谁。
要是这个热闹是自己,那就不叫热闹,而是事故了。
……
“这里面的东西还不错啊。”
拍卖厅的内部,陈六合一边走一边在心中默默的说道。
这可比他之前看的那几座城池好多了。
不愧是有着截教当背景的势力。
连装修都这么好,估计这次的拍忙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想到这里,陈六合忽然想要爆出自己截教长老的身份了。
毕竟如今在截教之中他也是除了通天教主之外,身份最高的存在。
那到时候,这拍卖会上的东西还不是任自己挑选。
但是一想到可能引来的后果,陈六合决定自己还是消停一会比较好。
毕竟他现在一点都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他只想在洪荒之中安静的寻宝。
“前辈还请这里。”
就在陈六合浮想联翩的时候,领路的侍卫忽然低声对着众人说道。
下一刻,众人跟着守卫走进了包厢当中。
其实说是个包厢,倒不如说是一个单独的半密闭空间。
在这里面能很清晰的看到下面拍卖大厅之中的一切。
另外房间之中的装修也是更为的豪华。
“这大概就是钞能力吧!”
看着包厢之中的物件,陈六合忍不住的感慨了一声。
“前辈请问还有什么……”
“没有了你可以下去了。”
另一边。
不等侍卫在说些什么,古天直接挥了挥手让对方赶紧走。
伺候人?
这西贺牛州没人比他更懂如何伺候人。
今天谁都别想抢走他的机缘。
陈六合和申公豹必须由他来伺候。
“是!”
听到古天的话之后,侍卫慢慢的从房间之中退了出去。
“前辈…..”
等护卫走了之后,古天一脸笑意的看向了陈六合和申公豹两个人,似乎想要再说点什么别的。
“把嘴给我闭上!”
结果还不等古天说些什么,申公豹哪里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直接朝着古天吼道。
“我…..”
被申公豹这么一怼,古天瞬间安静了下来。
心说自己进来之后还什么都没说呢,怎么又让自己闭嘴啊。
他好歹也是留仙宗的老祖,给他留点面子不行吗?
幸好这房间里面的人少。
想到这里,古天将目光看向了自己的玄孙古麟。
至于其他人,此时都是被古天扔在了外面。
毕竟进入这拍卖行并不需要那么多人,真要是这么多的人进来也是给累赘。
“老祖…….”
被古天盯上之后,古麟感觉浑身上下十分的不得劲。
似乎自家的这个老祖在想些什么不好的事情。
“麟儿你之前是怎么认识这两位前辈的。”
下一刻古天走到自己玄孙的身边,偷偷的传音说道。
“没什么,就是我之前不是来这里参加拍卖吗,然后随便选了一家…….”
下一刻古麟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又给自己这个老祖说了一遍,
没错,是又说了一遍。
因为这样的话,自己这个老祖在昨晚已经问了自己不下十遍了。
“后面他们说的东西你真的都忘了?”
“老祖我是真的都忘了。”
看着自己老祖那一脸狂热的样子,古麟无奈的说道。
他是听到了两个人不少的对话,虽然每个字都听得懂,但是这些字连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是不明白什么意思。
到现在,他连那些字都不记得了。
“是这样……”
问完这些时候之后,古天也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些问题他问了这么多遍,自己这个玄孙一直这么回答,想来也就是真的了。
仔细一想以这两个人的身份,能有这样的能力很正常。
……
“你到底是谁?”
就在古天哪里猜测申公豹和陈六合的身份到底是什么的时候。
申公豹这里看着陈六合,同样是满脸冰冷的说道。
“我……”
而陈六合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瞬间愣住了。
心说怎么又问道这个问题了啊。

om1dq精彩絕倫的小說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第一百五十九章:跑也跑不掉看書-wn124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我,从洪荒苟到西游
混乱城之中,古麟此时被老祖古天拉着飞快的移动着。
不过两个人的目标并不是逃出城去,而是赶往混乱城最中间的的那座建筑。
城主府!
“老祖刚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被裹在腋下的古麟一脸不安的问道。
“小崽子你给我把嘴闭上,一会我再收拾你。”
此时的古天满头的冷汗,完全没有心思回答自己这个玄孙的问题。
因为刚才在酒楼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时的他现在全都回想起来了。
现在他确定在酒店二楼的那两个人,绝对不是什么老对头在故意整他,而是自己真的遇见麻烦了。
毕竟他的那些老对头的实力,他是清楚的。
要是对方有这样的手下,早就统一这些修炼门派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
现在古天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逃到城主府,用混乱城的势力来庇护自己。
毕竟他实在是没信心对付刚才的那个人。
不要说对付,现在他想到申公豹的样子腿就发抖。
自己竟然被控制成了那个样子。
要是刚才对方痛下杀手的话,现在他肯定已经凉透了。
一想到这里,古天的迅速再次加快了三分,生怕被对方追上来。
……
另一面,处于混沌城西南角全聚楼。
陈六合站在二楼的大厅之上,看着面前损毁了无数的法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因为就在刚才古天竟然主动引爆了无数的法器,从他的面前逃走了。
当然逃走不逃走的,在陈六合看来其实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个老东西竟然引爆了无数的法器。
要知道这些法器可都不是什么水货,那可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宝。
就算是放在洪荒中,也都看得过去的存在。
结果竟然被那个老东西给自爆用来逃跑了。
想到这里,陈六合都忍不住要破口大骂出来了。
要是把这些东西都给他,他都能帮助对方逃跑,自爆了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爆炸完了又逃不掉,多亏啊。
“哎!”
马伯庸笑翻中国简史
下一刻,陈六合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心说这么个发财的机会就从他的身边溜走了,这对他这个洪荒寻宝人来鼠疫就是个打击。
虽然这场自爆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但是侮辱性极强。
“怎么就爆炸了呢,可惜……”
就在陈六合这里正在懊悔的时候,另一个同样满是懊悔的声音从大厅之中传了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陈六合转过头去,只看见申公豹此时正一脸无奈的看着面前的法器。
呵呵!
当看到说出这句话的人是申公豹的时候,陈六合直接笑了出来。
心说现在说可惜有什么用,刚才你说不要的那个劲呢。
果然洪荒中的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大猪蹄子,还是自己更诚实一点。
“可惜了这二楼的装修了。”
“我艹你大爷…….”
妖孽皇后:龙椅要换人
本来听前半句的时候,陈六合还想说这申公豹还是有点正常人的思维的。
当听到后半句的时候,陈六合差点没跪在地上。
这一刻他知道他错了,错的很彻底。
他竟然认为申公豹思想正常。
这本身就是一个最不正常的想法。
面前这么多的法宝损坏了不心疼,这个鬼东西竟然心疼这酒楼的装修。
就这酒楼的装修能值几个钱。
陈六合现在就想拿大刀将申公豹的脑袋给切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怎么思维能力和正常人差的这么多呢。
……
就在陈六合和申公豹两人这里叹息刚才那场爆炸的的时候,留仙宗剩下的那些人,此时全都是面如死灰一样。
Hello!刁蛮格格万岁 华愿雅梦
毕竟连老祖和少宗主都逃跑了,他们能怎么办。
逃跑?
半世流离浮华尽 晒晒鱼
他们没有那个能力啊。
打出去?
还不如逃跑可能性高呢。
一时间无数人都是瘫软在了地上。
至于求饶这个事情,他们更是不抱希望。
剑舞苍穹
申公豹神经不正常的事情,他们也都是看出来了。
和这样的人求饶怕,只会是死的更早。
还能怎么办?
毁灭吧,他们累了。
就在留仙宗这些人,做好一死准备的时候。
申公豹发神经一样,忽然看着楼下笑了出来,随后低声沉吟道:“跑那么远干什么,快回来吧,又不让你们赔。”
嗡——
话毕,一阵空间波动在二楼之上传出,远处的城主府也是随之颤动了一下。
随后刚跑到城主府门口的古天,连带他夹在腋下的玄孙古麟,直接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怎么一回事……..”
面对忽如其来的景色变化,让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的古天,直接傻在了当场。
要不是有着太乙金仙巅峰的修为,古天说什么也要闭气过去不可。
他记得自己刚才明明已经看见城主府了,怎么会有回到这里来了。
难不成是对方在……
想到这里,冷汗瞬间就打透了古天的衣服。
“吃完饭就掀桌子、扬沙子,这样的行为好吗?”
不等古天说些什么。
一道冰冷的声音直接在众人的耳边响了起来。
只看见刚才还满脸笑意的申公豹,此时面若寒霜的看向了古天。
咚!
不等申公豹再说些什么,古天直接跪在地上磕起了头。
磕头之声不绝于耳。
……
随着古天的下跪磕头,场上的气氛瞬间尴尬了起来。
所有人都是愣住了。
就连申公豹都是愣住了。
心说这和刚才的场景好像不一样啊。
怎么还说磕头就磕头了呢。
刚才自爆法器直接遁走的那种骨气呢。
这变脸未免也太快了吧。
“你这是干什么啊……”
看着面前磕头不止的古天,申公豹一脸不解的说道。
“不知道麟儿因为何事惹恼了前辈,还请前辈您息怒,留仙宗愿意赔礼道歉,只求您能高抬贵手。”
不等申公豹将话说完,古天那里直接大声的喊了出来。
他算是看出来了,今天自己不下点血本是很难全身而退了。
面前的这两个人,和他根本不是一个位面的。
这八成是混乱城顶层的那些人。
就算不是,也是同一层面上的人。
想到这里,古天都恨不得打死自己的这个玄孙。
你说你这个龟孙,没事外出干什么,自己在留仙宗给你准备的机缘还少吗?
再说外出也就算了,你来混乱城干什么。
西贺牛州这么大的地方,还不够你逛吗?
到混乱城也就算了,偏偏惹到这样的存在。
这是你能惹得起的吗?
这一刻古天进入了无限套娃的疑问。
早知道是这样的场景,他说什么也不回来。
毕竟没有任何东西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虽然这具身体即将腐朽了,但是好歹也能撑上几百年,比现在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死,可好上太多了。
“我也没说要杀你们啊。”
另一面,申公豹看着跪在地上的古天,语气冰冷的说道。
他什么时候说过要杀这些人了。
开什么玩笑,自己可是堂堂的阐教十二金仙之一。
让他对面前的这些蝼蚁一般的人动手,不是自掉身价吗。
他是大罗金仙不是大棵白菜。
“没说要杀我们?”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跪在地上的古天直接愣住了。
对啊,对方好像从来没有说过要杀自己啊,他怎么会产生对方要对自己下手的想法呢。
再仔细回想一下,自从到了这里之后,好像一直都是自己在挑衅,自己之前还说要斩了对方。
想到这里,古天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
他之前不是在找死呢吗。
“这都是一场误会,还请前辈息怒。”
下一刻古天的头埋得更深了。
“我说这是误会了吗?”
听到古天这句话之后,申公豹不知道那根弦被触动了,再次的发起了神经。
“这…….”
古天被申公豹一句话怼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东西好了。
心说这真的是误会,别人怎么想的他不知道,但是他真的是误会了。
而陈六合那里听到这段对话,已经不再产生情绪波动了。
毕竟他现在已经看开了。
就申公豹这样的脑回路,他永远也跟不上。
如果万一那天他跟上了,说明他的脑回路也开始不正常了,那才是出现了大问题。
“你有什么绝活吗?”
果不其然,申公豹的脑回路再次急转,一段熟悉的对话从二楼的大厅之中响了起来。
在场的人除了古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外,所有的人跃跃欲试。
绝活他们会啊,只要能活着,他们什么都会。
连生孩子都可以的。
只不过很可惜,这次申公豹不是在问他们。
和一群人满脸狂热的看着申公豹相比。
此时古天一脸的迷茫。
绝活?
什么绝活?
对方这是什么意思啊。
双重死亡
一时间古天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
自己说是误会,对方问什么绝活啊。
他的绝活就是善于误会这算吗?
“你会什么绝…….”
看着面前的古天,申公豹再次低声的说道。
“我可以帮大人在明天的拍卖会上出一份力。”
古天不愧留仙宗活了数千年的老祖,反应力就是比那些门下的弟子快多了。
不等申公豹将话问完,古天就急忙的说道。
同时心想刚才对方竟然说不是混乱城的人,又在这个时间出现在混乱城,那八成就是因为明天的拍卖大会。
既然是有关于拍卖大会,那他就有活命的机会了。
毕竟留仙宗再怎么说,也是这西贺牛州的大宗门,财力还是相当雄厚的。
更何况真要是能帮到这两个人,他没有还能搭上一点仙缘。
到时候就真的转危为安了。
能得到这两位的帮助,古天感觉自己绝对能晋升一大步。
想到了这里,古天猛地点了点头。
不管明天这混乱城拍卖什么东西,他都要将东西全拍下来。
到时候送给面前的这两个人。
这是他的大机缘。
“有眼力!”
至于另一边,陈六合听到了这句话之后,直呼好家伙。
心说这古天不愧是留仙宗的老祖宗,就是比之前那几个宗门弟子明白事情。
之前申公豹问这些人的绝活是什么,还有人说自己会唱跳。
陈六合当时差点没忍住给对方一巴掌。
心想你怎么不说自己是实习两年半的练习修仙生呢。
还唱跳,一会直接把你送去当鸡妖。
“很好!”
下一刻还不等申公豹说些什么,陈六合直接站起来率先说道。
他是真的怕申公豹了。
毕竟以申公豹这清奇的脑回路,自己要是不说话,对方没准说些什么呢。
比如说他不需要这拍卖会上的东西。
陈六合相信以申公豹的思维能力,一定能说的出来这种话。
而且申公豹需不需要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需要啊。
他可是洪荒寻宝人。
这样的傻大款,正是陈六合最喜欢的存在。
要是洪荒之中都是这样的人,陈六合能高兴的蹦起来。
“道友你这是……”
而申公豹则是被陈六合这一套反应给弄蒙了。
心说自己问别人绝活,你这里高兴什么啊。
大争之世
再说这个绝活他也不需要啊。
截教拍卖的东西需要花钱吗?
喜欢的直接出面要不行吗。
再怎么说他也是阐教的十二金仙,对方应该不会这么不知好歹的拒绝自己吧。
“前辈您放心吧,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听到陈六合这句话之后,古天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下了。
虽然他不认识陈六合是谁,但是能让旁边那位叫道友,肯定也是实力高深莫测的人。
既然对方同意了,那他的安全就应该有保障了。
至于身边的这些徒子徒孙们,杀就杀了吧。
他的性命才是第一的,就连这个玄孙除了肉体也没什么作用。
……
与此同时,在混乱城东北角的一家客店之中。
一位中年男人忽然朝着全聚楼这里看了过来。
就在刚才他明显的感觉到有人在这个城中强行的撕裂空间。
江湖遗珠 晓筱莲
那浓烈的灵气波动迫使着好奇心,让他站起了身来。
但是想到之前定下的计划,他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冲动。
毕竟这次他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计划不能让他一个人破坏了。
想到这里男人又坐了下来,随后阵阵金光将整个房间包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