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ptt-第1164章 天才總是不被理解的(1)分享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北周失去荆襄后,犹如一块大饼被人狠狠咬下来一块,整个防御体系都变得支离破碎。特别是以樊城为支点的突出部,处于北齐与王琳势力的包夹当中,陷落只需要一个时辰。
好在王琳也无力攻打周国,也懒得做什么文章,一直都是按兵不动。所以宇文邕只得下令周军死保“沔水(汉江)走廊”,并以安康城为支点,进行南线防御。
实质上,坚守樊城的数百周军,已经成为弃子。
襄阳沿着汉水往上游走是安康城(今陕西省安康市)位于安康盆地,乃是一块不折不扣的河谷盆地,东西流向的汉江穿过其间,南北都是丛山峻岭。
精彩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愛下-第1164章 天才總是不被理解的(1)推薦
不仅仅是安康城,就是沿着汉江一线的城池,多半都是这样的地形地貌,他们都是以汉中为出发点的“沔水走廊”的一部分。如果要入蜀地,就必须沿着汉江一路打过去,反之亦然。
这条“走廊”的起点在汉中,终点在襄阳,两处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丝毫大意不得。
其实,沿途的城池,都不值一提,就算占了,也如同老鼠钻到仅能容身的洞穴里一般,看似在防守,实则与人质无异。唯独襄阳城与汉中城,是决定战略走向的核心地点。
秋收在即,汉中城外也是一片繁忙的景象。百里大山延绵不绝,突厥公主一到这里,就被迥异于草原的景色迷住了,撇开宇文宪四处游玩。
而宇文宪这位北周王爷,却不像阿史那玉兹那么潇洒快活,他担忧的事情有很多,沿路他看到了长安以外的农夫在田间筚路蓝缕开荒,一个个面有菜色。
不由得对周国的国力深感忧虑。
高伯逸整天都在脑子里“下棋”,想着怎么一统天下。宇文宪也跟他一样,虽然没想天下一统,却整天考虑着怎么才能为周国开疆拓土。
“神举,你以为如何?”
宇文宪询问坐在对面二十多岁的青年道。
此人叫宇文举,字神举,上党郡武乡县(今山西省武乡县)人,宇文泰族子,仪同三司宇文显和(宇文泰族兄)之子。
宇文举少年老成,又是周国宗室,很早就投靠宇文邕,并暗中为宇文邕通风报信。宇文护死后,他就直接上位了。
这次宇文邕派宇文举随宇文宪一同到汉中城,其实也有监视宇文宪的意思。不过宇文举本人也很有才能,宇文宪并未当他是麻烦人物,事事都与其商量。
一路上,宇文举暗暗观察宇文宪平日言行,感觉这位王爷确实没有不臣之心,要不就是大奸大恶太会装了。
“如何?”
听到宇文宪的话,宇文举一愣。两人本在签押房下棋,宇文宪就这样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搞得宇文举以为自己耳朵有问题,没听清楚对方之前说了什么。
其实宇文宪什么都没说。
“哦,我是说,我们出兵襄阳,如何?”
宇文宪略有点尴尬的问道。
这话吓得宇文举浑身一哆嗦。
“你疯了?我们严密戒备王琳北上,他不来找我们麻烦就够了,我们还去找他的麻烦?”
宇文举不是不学无术的废物,相反,他很有才能,能文能武。宇文宪的想法,不是在立功,而是在作死!
一旦攻打襄阳失败,王琳极有可能派兵沿着汉江一路打过去,直到击破汉中!汉中完蛋,蜀地和关中都危险了!到时候周国要崩盘啊!
三国时期,为什么刘备要跟曹操在汉中死磕,而汉中归属刘备后,蜀汉的版图才算是确定下来?
精彩都市言情 《北朝求生實錄》-第1164章 天才總是不被理解的(1)鑒賞
不就是因为这地方太重要了么!号称是蜀地门户,关中后院。
宇文邕交给宇文宪的任务,根本就不是什么打襄阳之类的军事冒险,而仅仅是守好汉中。只要守好了汉中,那就是于国有大功!
“嘛,我只是说说罢了,你莫要当真。”
宇文宪摆摆手说道,那样子一点都不像是说说而已,而是在脑子里思考了很久以后才得到的结论。
“齐王,我算是你族兄,本不该多说。只是,现在你不仅仅是齐王,你还是汉中城的守将,国之重担,不得儿戏。”
宇文举肃然道。
他手里有宇文邕的密令,一旦宇文宪有不轨举动(主要是谋反),立刻将其拿下,送回长安受审。
如今宇文宪虽然并没有谋反的举动,但他想打襄阳的想法,在宇文举看来,跟送人头给王琳并无二致。
这也可以算得上是某种意义上的“乱臣贼子”。如果宇文宪敢将想法付诸实践,那么他绝对不会手软!
要知道,宇文举麾下有一支千人的精兵,那可是不归宇文宪节制的。
“没事了!这里有点闷,我去田间走走。”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攜劍遠行-第1164章 天才總是不被理解的(1)熱推
话不投机,两人不欢而散。宇文举认为宇文宪是个神经病,宇文宪则是有种“天才不被人理解”的寂寞。
来到田间,农民们正在地里收割麦子,一片片的金黄。宇文宪找了个干燥的草垛,往上面一趟,看着头顶上的蓝天白云,有种深深的疲倦感。
今年他才十六岁!
为什么十六岁就要活得这么累呢?
本来,作为北周的王爷,他的日子,应该很潇洒才对啊!为什么要整天去想那些打打杀杀的呢?自己又不是周国皇帝!
“哟,难得呀!”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宇文宪就感觉香风扑面,随即身边的草垛重重的压了下去,自己的夫人阿史那玉兹就这么直接躺在了他身边。
“心情不好啦?”
两人已经在床上不知道多少次的“坦诚相见”,阿史那玉兹也不避讳什么,直接趴在宇文宪身上。大眼睛就这样直直的看着他。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躺边上,我跟你说说话。”
宇文宪无奈的叹了口气。
“到了汉中,难道不是你最大?”
阿史那玉兹疑惑问道。
“你说,是不是我有点自以为是?其实,宇文举认为不打襄阳,也并非没有道理。只不过,他没有看到,对手会怎么行动。如果你等对手都行动了再去准备,那么就会再慢一步。
一步慢,步步慢,最后想不输都难。”
大概是知道阿史那玉兹啥也不懂,宇文宪继续说道:“皇兄要出击洛阳,若是我是高伯逸,只要联合荆襄王琳作为预备军,等周国大军在洛阳打得疲惫不堪的时候杀出来,那么皇兄到时候能不能回到潼关,都可能会是个问题。
若是我能现在就将大军调动到安康城待命,一旦荆襄空虚,我便能在背后插高伯逸一刀。
就算不能胜,夺回荆襄是问题不大的。”
说着说着,耳边传来悠长的呼吸声,阿史那玉兹居然睡着了。

火熱都市小说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1160章 南攻北守(3)相伴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玉璧城的城头,韦孝宽正看着最后一辆运粮的平板车入城,去年的存粮可都在这里了,现在周国指望的就是今年的新粮。
得到新收的粮食后,宇文邕就会率军出潼关,三路攻打洛阳!而在北线的玉璧城,韦孝宽要做的事情,就是有机会占便宜,那就去占便宜,能攻下平阳自然是好。
如果没有便宜可占,也要把齐军北线的主力拖在晋阳,不让他们南下。若是北线齐军南下,宇文邕的大军就要被包饺子了。
韦孝宽没想错,历史上北齐北周洛阳之战,北周就是这么输的。在段韶没有带兵从晋阳南下洛阳之前,一直稳稳的占据优势。
“将军,齐军在平阳以北的汾河沿岸筑城,似乎是要死保粮道,不打算跟我们正面交锋。他们在汾河沿岸屯兵,平阳城似乎兵马不多。”
长史辛道宪来到城头,递上斥候送来的最新情报。
“嗯?”
韦孝宽微微皱了皱眉头,心中大为不爽!
从玉璧到晋阳,所有大小城池,交通要道,山川河流的大致情况,都在他脑中有个清晰的概念!而北齐军所选择的方略,一句话概括,就叫“积极防御”。
不出击,但是随时准备着出击。好比拳头收回去了,看上去没有咄咄逼人,实际上却是隐隐保护着要害。
有点难搞了啊!
要知道,筑城并非三天两天,要在这个地方筑城,那肯定是早先就看透了周军的战略部署,要不然现在再筑城,肯定来不及。
若是现在再筑城,韦孝宽会让对方知道社会的险恶。
“平阳城守将是谁?”
韦孝宽沉声问道。他原本以为晋阳经过之前的动荡,高伯逸应该是将其重新洗牌,换上自己的亲信。
火熱連載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ptt-第1160章 南攻北守(3)推薦
而高伯逸的亲信,多半对晋阳地区很生疏,很难做到防守严密。
这就是机会所在。
没想到这位平阳守将,居然还有几把刷子!目前的应对没有一点毛病。
战争就是这样,很多时刻,是看双方在战斗开始之前的部署。对此韦孝宽也不是神,他也变不出兵员跟粮草来。
“据说,是綦连猛,也是晋阳的老将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辛道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消息并未完全确认,但是应该大致不差。
“原来是他,难怪了。”
韦孝宽轻叹一声,貌似自己准备的很多贱招用不上了。
“綦连猛在晋阳十多年,一般的方法,很难奏效。”
对方也是对晋阳地区,也就是北齐的北线异常熟悉的老油条了,你想“出奇制胜”,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等陛下出征后就放风出去,说陛下嫌弃我固守不出,想要换将攻打平阳城。”
韦孝宽微笑着对辛道宪说道。
换将?
人氣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線上看-第1160章 南攻北守(3)
韦孝宽像是钉子一样在玉璧城钉了十多年了,雷打不动。现在放风出去说要换将,人家会信么?
“将军……高伯逸怕是不会上当。”
辛道宪讪讪的说道。
他可是见过高伯逸的,那厮只有他忽悠别人的份,岂会被这点小伎俩骗过?
韦孝宽摇了摇头,并未过多解释,而是吩咐了辛道宪几句就走了。这点小伎俩确实骗不过高伯逸,但是忽悠一下立功心切的晋阳将领,还是问题不大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綦连猛是降将,哪怕没有反叛的心思,也会极力想立功,在新主那里搏一个更好的位置。
有了这个动机,就必定会进行一些军事冒险,不会安心于守住平阳。不过,万一綦连猛不上当怎么办呢?
其实韦孝宽想的是,如果不上当那就算了,自己又不掉一块肉!这点骗术付出的代价极低,失败了又不会被“惩罚”,那还怕个毛,直接莽就行了。
对于北线,韦孝宽的期待是不高的,这里能获得的收益很有限,风险也很小。当然,这是在双方将领都不犯错的情况下。
若是有一边出昏招,那就很可能是山崩地裂了!
“洛阳……不该打的啊。”
韦孝宽轻叹一声说道。
宇文邕还是太心急了,哪怕高孝珩能够策应,洛阳那边的地势,对于周国来说很不利!只是他又不是皇帝,说了不算啊。
他走下城楼,准备到山崖对面的那座城去转一下,没想到刚刚离开的辛道宪,又急急忙忙的跑回来,上气不接下气。
“将军,邺城密信!”
邺城!
韦孝宽环顾四周,没人注意这里。他微微点头对辛道宪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来签押房。”
两人一路来到签押房坐定,辛道宪从怀里摸出一封信函递给韦孝宽说道:“刚刚有人送来的。”
“人呢?”
“已经走了。”
韦孝宽没有问为什么没有留住对方,因为这一条线,很难得,若是掉了,他们将无法得到邺城的第一手消息。
他们不是没有密谍在邺城,可是那些人能打听出什么消息来?
精华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ptt-第1160章 南攻北守(3)閲讀
韦孝宽拆开信,瞳孔骤然收缩!
“将军,信上如何说?”
辛道宪一看韦孝宽的表情,就知道大事不妙。
“我猜……罢了。你自己看看吧。”
韦孝宽将信交给辛道宪,信上面说高伯逸已经任命斛律光为并省大都督,总览此次北线作战的所有大军!
完了!
以前是綦连猛还好说,现在是斛律光来了,别说占便宜了,不被对方咬下一块肉来就算不错了。
“这该如何是好?”辛道宪不解问道。
韦孝宽只是摇头,斛律光来了算啥,自己只要当乌龟,缩在玉璧城里就完事了。辛道宪只看到了事情的第一层,却没有看到第二层。
“你有没有想过,这样机密的消息,如何能让我等知道?”
传递消息的,据说是高氏皇族的一位王爷,就住在邺城。具体是哪一个,其实高氏一族能收拾的已经被收拾得差不多,剩下的选项,真的很好找。
高伯逸一直防着这些人,平日里都很少去渤海长公主府,经常就是睡一觉就走。让斛律光暗地里去晋阳的事情,如何能让高氏一族的人知道?
韦孝宽自己就是做贼的,做贼的人,看谁都像贼!更别说高伯逸本来就是个贱人!
“所以……如何?”
“他离那个位置,又近了一步。”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1118章 伐無道,誅暴齊(1)熱推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长安西城一座僻静的小院落里,原北齐长山王高演,正在院子的树荫下跟唐邕下棋。命运真是喜欢造化弄人,当初,唐邕想扶持自己的私生子高隆基在晋阳上位,最大的对手和障碍,就是高演本人。
而现在,两人却不得不“忘却”从前的不快,然后抱团取暖。早知如此,当初何必斗得你死我活呢?白白让高伯逸捡了便宜。
想想,也真是挺可笑的。
这个道理,是在他们二人近期经常下棋的时候才领悟出来的。所谓当局者迷,人困在局里面的时候,往往会钻牛角尖。只有超然于棋局之外,才能领悟斗争的精髓。
“道和(唐邕表字),当初我们若是不争,是不是不会落到今日这般田地?”
已经名义上“出家”,但却并未剃度的高演低声问道。
这话可谓是点到了唐邕的痛处。
“殿下,此事,就不必再提了吧,人总是要朝前看才是。”
虽然没有明说,可是唐邕也表达出了自己的意见,那就是:别特么说这些没用的!
“本王一直在想,如果当初我们没有争得那么不可开交,那么,或许会有一线机会。”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但我觉得,最后可能会把齐国打坏,而我们却没有得到最后的胜利。”
听到这话,唐邕愣住了。
千算万算,他愣是没想到,高演的意志,居然消沉到这样的地步了。
“殿下,何必如此颓唐?此番周国讨伐高伯逸,绝对是动真格的,虽然是火中取栗,我们也未尝没有机会啊。”
连他自己都说了“火中取栗”,可见此番跟周国皇帝宇文邕合作,说是与虎谋皮,还算是抬举高演了。
应该叫身不由己才对。
只有强者才能决定弱者的命运。无论是在这个时代,还是在千百年后的未来,还是在地球另一边的阿妹你看。
同样的道理,熟悉的味道,你强你享福,他弱他该死。
对于宇文邕来说,高演等人,是绝对的弱者,手里并无一兵一卒。所以,他们只能任人摆布。
除了死亡以外,没有任何办法去抗衡这样的力量。
“叔父,周国皇帝来了。”
刚刚习武完毕的高延宗,汗都来不及擦,就来给高演通报。他面色不是很好,大概是因为高演之前答应了宇文邕的条件。
所以高延宗觉得高演现在是背叛了齐国,背叛了祖宗。
当然,这样想也无可厚非。高演认为自己忍辱负重也没错。毕竟,当年汪精卫还觉得自己是“曲线救国”呢。
各人有各人的道理,唯独未来可以回答今日的疑问。
“我们一起去迎接一下吧。”
高演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说道。
形势比人强,如果是从前,谁来见谁,那还不一定呢?可是现在呢,一个被软禁的阶下囚有什么好说的?
高演和唐邕一齐来到门口迎接,就看到宇文邕身边站着一个穿着皮甲的小将,年龄不大,但神情非常倨傲,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鼻孔恨不得都要长到天上了。
“此人叫贺若弼,贺若敦之子,乃是周国皇帝的心腹爱将。”
唐邕用微不可察的声音,在高演耳边悄然说道。
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118章 伐無道,誅暴齊(1)熱推
原来如此!
北周近年来军中武将更新换代很快,这得益于西魏/北周的“大将军”制度。
查阅史书的时候,经常能看到北周或者隋朝的大臣,都有“大将军”的封号,看上去威风凛凛的。
实际上,这个“大将军”,只是个最基本的“准入门槛”。也就是说,假如你是“大将军”,又受到皇帝宠信,授予兵符的话,那么,“大将军”就是名副其实的大将军。
统帅千军万马。
然而,如果你有“大将军”的封号,但是皇帝已经不信任你了,不要说得到兵符,甚至都面都不愿意见你。
那么,“大将军”的职位虽然不会被撤销,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了。不知道多少大臣抱着这个没什么鸟用的职位入坟墓。
一句话,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现在宇文邕说那些老将们“不行”,那么,他们就只有抱着“大将军”的名头在一边看着宇文邕提拔的新锐将来登上舞台,什么也做不了。
至少明面上如此。
高演和唐邕在北周也呆了一段时间,算是看出些门道来了。
“二位在长安住的还习惯么?”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txt-第1118章 伐無道,誅暴齊(1)相伴
院落门前,宇文邕笑着问道。
精品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118章 伐無道,誅暴齊(1)鑒賞
这不过是客套而已,他哪里会关心高演住的习不习惯?如果不习惯,那就强迫自己习惯!
“这里非常好。”
高演简单的回复了五个字,甚至连宇文邕的称谓都不想说。
“嗯。”
宇文邕轻轻皱眉,高演心中的膈应,他当然能感觉出来。不过没关系,对待有利用价值的落难者,他不介意大度一点,这只是个姿态而已。
“你们就让陛下矗在门口么?别忘了你们的身份,你们是阶下囚!”
宇文邕都没有说话,他身边的贺若弼反而对着高演呵斥了几句。
这话气得高演和唐邕的面色都是青一阵白一阵的。宇文邕心中一阵暗爽,表面上却不悦的瞪了贺若弼一眼说道:“让你来是保护朕的,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要是再插嘴,军法伺候!”
说是这样说,实际上还不是板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果不其然,听到这话,贺若弼不忿的瞪了高演等人一眼,乖乖的退后几步,让出身边的位置。
看这样子,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宇文邕怎么说。或者说,他已经明白了,宇文邕对他刚才的“放肆”表现,表面上很生气,说不定心中一阵阵痛快。
“去里面谈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宇文邕淡然说道,身上的气势,可以说不怒自威。
毕竟身份在那里摆着呢。
宇文邕亲政之后,绝对是当得起“励精图治”四个字的,这一点哪怕是高演,也不得不佩服。
众人来到简陋的书房里,贺若弼如同门神一样守在门口,宇文邕大概对他特别信任,也不在乎他听到什么隐秘一样。
“夏粮已经快要成熟了,等收割完毕之后,朕,打算伐齐。
当然,是以扶持你回邺城的名义。”
宇文邕的话,虽然并不算是很令人意外,但还是让高演和唐邕吃了一惊。
其实,这一天迟早会来的,高演和唐邕对此也是早有预料。只不过,这一天的时间点,比预想的要来得快。
唐邕原以为要到秋收时节过了以后,宇文邕才会来找他们,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急切。
“陛下日理万机,居然还记得我们,实在是让唐某受宠若惊。”
唐邕不卑不亢的说道。
“高洋之子高隆基,现在还在高伯逸手里。这次,我们或许能将他救出来。”
宇文邕若有深意的看了唐邕一眼,不动声色说道。
高隆基?
高演几乎都要忘记这个人了,他很奇怪为什么宇文邕现在会提起高洋的儿子。高洋对高伯逸有恩,听说高洋所有的子嗣,高伯逸都没有对付。
别说杀掉了,就连残害都不曾有过。
在这一点上,起码能说明,高伯逸还算是个有底线的人。高演虽然是站在敌人的角度去看,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这也是他觉得自己和唐邕可能干不过高伯逸的原因。
对方并不是那种为了权力不顾一切,没有底线的穷凶极恶之辈,却依旧能爬到现在的位置,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对方的阳谋玩得实在是不错,否则,一旦阴谋败露,那么他爬的多快就掉得多惨。
然而高演却发现,唐邕的面色有点不自然,好像对高隆基的命运十分在意的样子。这个小插曲,并未引起高演的警惕,他并未往某些方面去想。
“所以呢,周主,你打算怎么做?”
南北朝时,书面上,北周称北齐的皇帝为“齐主”,而北齐称呼北周的皇帝为“周主”,没有谁会说是“陛下”的。
高演这么说,当然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还好宇文邕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跟高演纠缠,实在是没有半点意思。
“我想,请唐先生写一篇檄文,内容嘛,那就是齐国的叛逆高伯逸,妄图屠戮高氏一族,颠覆齐国政权,罪不可赦。
与此同时,他还与太后,也就是**李祖娥通X,生下野种高潜,企图玩春申君黄歇的把戏,自己发号施令。
是可忍,孰不可忍。
长山王乃是齐国贵胄,岂能容高伯逸这样的宵小作乱?伐无道,诛暴齐,乃是天理所在,任何人都是义不容辞!”
宇文邕说得义愤填膺,要是不知道根底的人,还真以为他要为北齐抛头颅洒热血了!
然而高演和唐邕在一旁听得面面相觑,几乎要傻掉。
这厮他喵的还真敢说啊!
唐邕不是不敢写檄文,他都跟高伯逸撕破脸了,好怕个毛啊。只不过有些东西且不论是真是假,写出来有些侮辱智商。
或者说,那种栽赃的痕迹,实在是太过于明显了。
难道就不能吃相稍微好看点么?
偏要把那些“很X很暴力”的东西写进去?
一时间,唐邕居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宇文邕这个问题。
“怎么,唐先生觉得很为难么?唉,我也知道,确实是有些为难了,那应该怎么办呢?”
宇文邕假惺惺的说道。
难,或者不难,那都是唐邕与高演的事情,而不是他宇文邕的事情。至于为什么要唐邕以高演的名义发檄文,因为高演是高欢嫡子!
只有这个身份,才有所谓的号召力。而宇文邕,或者周国发所谓的檄文,只会贻笑大方,让别人认为是周国吃相太难看了!
这,恐怕就是高演等人存在的唯一意义了。
要不然,留着这两人作甚?
说完,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唐邕与高演,特别是与唐邕目光相汇的时候,宇文邕还轻轻的敲击了一下桌案。
唐邕这才“恍然大悟”。他跟段妃的事情,恐怕宇文邕这里,早就已经有确凿证据了,更不要说高隆基了。
正因为知道这个,所以宇文邕对自己才是有恃无恐。毕竟,如果高演知道高隆基是自己的儿子,那么,这位内心极为骄傲的北齐王爷,很有可能根本不会跟自己合作!
这一点非常确定。
“在下明白了,不知道,陛下希望什么时候出兵呢?”
唐邕不动声色的问道。
“军国大事,我自然是知道。只不过,制定具体计划的人,并不是我。所以,这些事情,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以后有机会的话,我派人来通知你们一声吧。”
宇文邕毫不在意的说道。
其实言外之意只有一句话:你们还不配知道!
“如此,那就依照周主所说吧。高延宗,送客!”
高演面色不虞的说道。
他话音刚落,贺若弼就从门口的位置冲上前来,单手捏着高演的肩膀,似乎下一秒,就可以直接捏碎对方的喉咙,表现得异常无理。
“刚在陛下面前放肆,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贺若弼闷哼着说道。
“退下!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宇文邕平静的对贺若弼说道。
后者听到宇文邕的呵斥,慢慢的退出书房,随后关上房门,依旧守在门外。
“啊,贺若将军打仗是很勇猛的,不过就是性子急躁了一点,二位,你们不介意吧?”
宇文邕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要问介意不介意,高演和唐邕当然很介意!
这种感觉,就像是两个不熟悉的同事在小区里面偶然遇到了,结果一个牵着的狗,不知道为什么,发了狂一样对着另外一个人狂吠!
另一个人心里能舒服呢?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北朝求生實錄》-第1118章 伐無道,誅暴齊(1)鑒賞
不舒服是一定的,这种感觉,就像是高演和唐邕此刻的心情一样。
然而形势比人强。
现在这个时候,你感觉不爽了,也要忍着。如果忍无可忍,那就打自己一拳,重新再忍。
打自己一拳,总比被别人打死要好。道理你不理解有什么关系呢,现实总会让你完全理解的。只是那个时候,自己早已遍体鳞伤。
“不介意的,贺若少将军忠勇可嘉。”
唐邕言不由衷的打了一句圆场,脸上的肌肉都是僵硬的。
“如此,朕就不打扰了,告辞。”
宇文邕施施然的离开了,等他走后,高演和唐邕二人,都是面色铁青!

火熱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114章 蝴蝶的翅膀(上)熱推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陛下,窦大将军求见。”
贴身太监在宇文邕身后轻声说道,而这位执掌北周的帝王,正在翻阅一本很常见的古书。
《左氏春秋》!
“每次翻书,朕都会忍不住看第一篇。”
宇文邕叹了口气,理智告诉他,宇文直的事情,跟宇文宪毫无关系。但是内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诫自己,要对宇文宪留一手才行。
当然,这也是作为帝王的基本操作罢了。
“让他进来吧。”
“喏!”
太监轻声应了一句,便退出了御书房。
宇文邕站起身来踱步,不知不觉,看书已经到了大半夜!他是在看书?
是,也不是。
他看书,是在书里面寻找答案,解开目前的死结。
宇文直要是没死,宇文邕绝对会打断他一条腿,以示惩戒!就凭宇文直平日里的为人做派,无论是不是他的错,辩解都是无用的。
只可惜,宇文直已经死了,那么,能承担责任的人,只能是活人,也就是目前还活着的宇文宪。无论他有没有罪,都会被人怀疑。
查到证据,必死无疑。
查不到证据,那是他掩饰得好。
无论怎样,都摆脱不了杀宇文直的嫌疑。
这就跟陌生男女睡一张床上一样,越线是禽兽,不越线是禽兽都不如,你说要怎么办嘛!
胡思乱想的时候,窦毅已经拿着一叠卷宗进来了,看到宇文邕就要行礼。
“不必多礼,说正事,查得怎么样了。”
宇文邕开门见山说道,都这个点了,相信窦毅到宫里来也不是跟他闲聊的。
“陛下,事情有了些许眉目。”窦毅不敢说得太直接,害怕宇文邕暴走。毕竟,证据全都是对宇文直相当不利的。
“继续,朕听着呢。”
宇文邕微微皱眉,本来想发几句牢骚,最后还是忍耐了下来。
優秀都市言情 《北朝求生實錄》-第1114章 蝴蝶的翅膀(上)
“陛下,卫王密谋行刺齐王,这……似乎可以证实。”
窦毅有些为难的说道。
其实,他的说法,早就在宇文邕的意料之中。宇文直不搞事情,那他还是宇文直么?
“怎么个可以证实法?”
“就是他那几个亲信手下,众口一词的说卫王让他们派人去渭河边埋伏,对付齐王,甚至还想掳劫突厥公主……齐王妃。”
“还有呢?”
宇文邕暗暗恼怒,却不动声色的压住了火气。
“还有就是,卫王府中的下人也证实,卫王经常发脾气抱怨齐王得志……还有陛下,嗯,说陛下偏心。”
其实宇文直何止是说宇文邕偏心,他巴不得宇文邕也快点死,然后让老母叱奴氏出马,让自己坐上皇位。
并无多少城府的宇文直,经常在府里说宇文邕的坏话,当然,窦毅虽然问到了,却不会将这些写进卷宗里面。
不然他就太傻了。
宇文直怎么说都是宇文邕一母同胞的弟弟,听到这些话,宇文邕心里能好受?
“卷宗呢?”
宇文邕向窦毅伸了伸手。
后者将卷宗放到桌案上以后,就退到一旁,静静的等着宇文邕看完卷宗,其间窦毅一直当自己是木得感情的搬运机器,一句话也不说。
“真是岂有此理,无法无天!”
宇文邕愤怒的拍了拍桌案,整个人都怒不可遏,恨不得现在去大闹灵堂才好!
“陛下息怒。就算卫王有天大的不是,人死为大,还请陛下不要怪罪于他。”
窦毅双手拢袖后退了一步,对着宇文邕深深一拜。
“唉,你又不是不知道,唉,这真是……”
宇文邕摇头叹息,自己这个一母同胞的弟弟,实在是太过于废柴了。这厮就是把宇文宪干掉了,也会让他这位大哥高看一眼了。
你看看这办的是什么事情!
如果宇文宪是凶手,这只能证明,宇文宪的本事,远远多于宇文直。这次的行动,就是彻头彻尾的后发制人!
如果宇文宪都不是凶手,那宇文直就更可悲了,暗算别人不成,反而被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人干掉了,这能跟谁说理去?
简直让人无言以对。
这就好比说,一个人只有坏心,却没有做坏事的本事,又不想老老实实当好人,结果……莫名其妙死了。
想到这里,宇文邕对宇文直也就恨不起来了。窦毅说得对,人死为大。
“知道了。有些事情,朕不太方便出面,宇文直的葬礼,按亲王待遇来,由你主持操办,就这样吧。”
宇文邕疲惫的摆了摆手说道。
“喏,微臣这就去安排。”
窦毅长长一拜,随即转身便走,别说宇文邕很累很疲倦,他这个当大臣的,也很累啊!本来准备今年深秋入侵齐国就已经很忙了,打仗又不是把军队拉出去打就完事?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北朝求生實錄 線上看-第1114章 蝴蝶的翅膀(上)鑒賞
结果出这么一档子事情,宇文直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祸害。
正当窦毅走到御书房门口的时候,宇文邕突然问道:“齐王呢?查到齐王什么事情么?”
窦毅身形一顿,随即转身回到宇文邕身边道:“微臣并未发现齐王与卫王被刺有关。应该说,一点线索也没有。”
窦毅实话实说道。
“行了,朕累了,你去吧。”
打发走了窦毅,宇文邕无力的趴在桌案上,眼睛看着桌案上的烛台发愣。
“找不到线索,是因为做得太干净,还是根本就是被冤枉的呢?”
宇文宪是什么样的人,宇文邕非常清楚。只不过,哪怕是圣人,也都是有脾气的啊!
这就好比说后世被人诟病的儒家,百家争鸣的时代,那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存在,才不会跟你讲什么“以德服人”呢。
如果你的异母弟天天觊觎你老婆,天天想暗害你,天天想搞死你,你会无动于衷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你会不会先下手为强?或者找个机会,制造“不在场证明”?
不得不说,这种可能性非常大!扪心自问,宇文邕觉得自己可不会像宇文宪这么“佛系”。
“我应不应该相信你呢?”
宇文邕喃喃自语了一句,在他心里,宇文宪是压制原八柱国势力的一张王牌。假如连宇文宪都有异心,那么这个局面要怎么维持?还能怎么维持?
“这次,不能让宇文宪挂帅了。”
宇文邕在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如果一个人有异心,那么他迟早会表现出来的。宇文邕觉得,不妨先把宇文宪晾着,等此战攻取洛阳之后,再来安排也不迟。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愛下-第1087章 沒有機會就創造機會(上)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主公料事如神,果然群臣都在反对。卑职看到众人反对甚为坚决,就没有站出来提那件事。”
夜已深,楚王府的书房里,李德林面色凝重的跟高伯逸二人密谋对策。今日杨愔的态度之坚决,有些令李德林出乎意料。
所以他没有按预定计划抛出之前跟高伯逸商量好的计划。
“你的判断是正确的,确实不需要今日强行推进。”
高伯逸也没指望今日就让杨愔他们屈服。其实,并非是杨愔本人要坚持,或者说,这件事跟他本人关系并不是很大。
王琳再牛逼,难道还能杀到邺城来找他麻烦不成?
杨愔不是一个人,而是代表着一群人。他背后的那些人,能量极大,哪怕高伯逸也是忌惮三分。这些人掌握着北齐的经济和军事潜力。
为什么历史上北周灭北齐的时候,北齐账面上有两千万人口,却打不赢人口不到九百万的北周?
答案是:北方世家因为高湛乃至高玮等人的倒行逆施,已经掀桌子不玩了!
粮仓里有再多的粮食,北齐朝廷用不上。
邬堡里有再多的私军,北齐军队用不上。
这些世家甚至是在背后当带路党,帮助北周破北齐!一直在抵抗的,只有晋阳六镇鲜卑而已。
所以当鲜卑最后的大本营晋阳被宇文邕攻下时,北齐就已经实质性的灭亡了。如此强势的北方世家,高伯逸又怎么会不忌惮呢?
今日难道他无法推进王琳入北齐么?其实不是,要强行通过也是可以。只不过政令出了邺城,后面怎么样可就不好说了。
世家们可以表面上答应,但在背后使绊子,让王琳和他麾下部众无法抵达淮南,这就是他们有恃无恐的地方。
“主公,您是打算怎么办?”李德林感觉好像有些,怎么说呢,像是黔驴技穷一样,这时候还没有这个成语,不过不妨碍产生这样的感觉。
高伯逸站起身,来回踱步,最后站定在李德林面前道:“按照原定计划,提出方案就行了。”
想了想,总感觉有些不妥,李德林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如此……也好吧。”
他总是感觉高伯逸好像过度自信了点,可对方是主公,有些话他不能说,只有高伯逸碰钉子了,才听得进去。
“那卑职告退。”
李德林行礼之后便匆匆离去,看得出来,他眉宇间的哀愁,不像是装出来的。
末末
“太祖告诉我们,地主阶级和小资产阶级,都有着天然的软弱性。对付这种人,跟他们讲道理是没有用的。”
高伯逸一个人在书房里走来走去,自言自语。
“格瓦拉说过:他们将来会给你们修医院,修学校,涨工资,不是因为他们变得善良了,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世家啊,不教训一下,那是不行的。”
……
楚王府的一间厢房内,三岁大的高承广已经睡熟了。而他的老师,兼照顾他的“保姆”高熲,则是在油灯下看书,正是那本《三国演义》。
“大都督!”
看到高伯逸推开虚掩的房门,高熲吓了一大跳,连忙走过去迎接,随后关上房门。
“好像很久没见他……上次走的时候,还那么小。”
高伯逸坐到床边,看着高承广,眼中满是慈爱。高承明跟他母亲李沐檀很像,从小就看得出来,长大绝对是帅哥。
而高承广则是继承了高伯逸的绝大部分外貌,更阳刚硬朗一些,哪怕睡着了都看得出来。
“高熲,有件事情,我想问问你的建议。”
霸道易少来宠妻
高伯逸不动声色将高熲拉到一边,这个人,他一直很重视。如今来看,他的立场,是站在独孤信这边的,至少不会跟那些世家大族沆瀣一气。
“王琳想要镇守淮南,将荆襄让给齐国。此时朝中无数大臣反对。
我想问你,如果你遇到这样的事情,要如何应对呢?”
这?
高熲一愣,他发现高伯逸的步子,还真是一步一个脚印,每一步都走得很稳。
闹婚之宠妻如命 辰慕儿
很多事情看似突然,实际上,则是早有预料。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当初独孤信是跟王琳一起,在楼船上喝过酒的,那时候他就在独孤信身边!
而现在,独孤信已经入北齐,而王琳,居然也要入北齐!
这两件事看似没有关联,实际上,则是高伯逸多年前就在布置,否则王琳又怎么可能下决心抛弃易守难攻的襄阳,而要前往淮南呢?
“大都督,恕我直言,此事,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可以先斩后奏,私下里同意王琳前往淮南。
那么他去必然会受到各种阻碍。
这时候,大都督可以亲率神策军前往荆襄,北上攻打周国宜阳郡!
等班师回朝的时候,和王琳大军一同入齐即可。这样任谁都没活说了。”
高熲自信满满的说道。
听了这话,高伯逸心中骇然!
他并没有说自己的计划,然而,高熲却提出了一个跟自己异曲同工的方案。
看起来,似乎更妙!
此人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留在独孤信身边,实在是可惜了。
“你刚刚说得,很有意思,能不能跟我详细说说,看起来,你已经酝酿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两人来人书案前对坐,高熲用毛笔在白纸上画了一个简易的地形图,然后指着中间一条横线道:“周国与齐国之争,核心就在平阳,洛阳这条线。
然而,其实洛阳的防线,还是有一个薄弱点,那就是南面的宜阳。
若是宜阳在周国手里,他们则可以从西南袭击洛阳。从前的那个天险,根本挡不住水军,实则形同虚设。
宜阳也是一个易攻难守的地方,所以卑职觉得,若是主公能以宜阳为节点,讨伐周国,定然能有所斩获。
而王琳入齐,则是获胜后顺理成章的事情,根本没什么好说的。”
妙,妙啊!
此时此刻,高伯逸几乎都想给高熲拍巴掌了!
他原本的思路,是带着王琳大军,一同与周军鏖战洛阳。一方面,是消耗王琳的实力,使得他更容易控制。另一方面,也是顺理成章的将其拉到自己的体系里。
没想到高熲的战略更妙。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不进入敌人预设的战场,这才是优秀的用兵之道啊!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请受我一拜。”
高伯逸恭敬的对高熲行了一礼。

7i7hn好看的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077章 蓄勢待發(2)鑒賞-xqjek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此时长安的院落,比起邺城或者其他关中以外的城池,要粗鄙简陋得多。为什么会这样,其实说来话长,要从前秦氐族入主长安开始说起。
氐族乃是所谓的“五胡”之一,但他们汉化比较彻底,平日里与汉人杂居,彼此间的差别与其他“四胡”比起来,要小很多。
但这并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问题是,他们对于长安的建筑风格,带来了极为迥异的影响。
氐族记录于世上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他们是以盖木板房为住所的,这一点在中国古代建筑史上有详细记载。
氐族人相对于其他四胡,是比较手巧的,不过他们习惯盖板房,你不能说完全没有可取之处,只是跟汉人玩的那一套建筑,不是一种套路。
司马家的西晋丢了北方之后,苻坚一家入主关中。于是乎,氐族人也把“板房改造”的习惯带到了长安。
前秦后秦加起来时间不短,待北魏占据长安后,这里又不是都城,自然也没什么人搭理,更别提有整体改建这种事情了。
于是乎,长安城的风格就变得越来越怪异,直到最后面目全非。
此时此刻,唐邕正跪坐在一间简陋院落的厢房毛毡上,等着所谓“贵客”的前来,当然,这里的贵客,除了宇文邕以外,不会有其他人了。
唐邕孤身前来,身边连一个随从都没有,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打理,可以说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吃过这样的苦。
甚至可以说是屈辱。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现在的他,早已不见当初的丰神俊逸,只有面上的沧桑与风尘仆仆。
正当他愣神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锦袍的年轻人,不声不响的走了进来。唐邕还是有几分眼力劲的。在北周,能穿着镶嵌金边的黑袍,袍子上还绣有龙纹,除了宇文邕以外,不会有其他人了。
“唐邕?你可知朕为何要来见你?”
宇文邕开门见山的表明了身份,并不想跟唐邕玩什么欲擒故纵之类的。
“知道,因为,你想对付高伯逸。”
唐邕面无表情的说道,宇文邕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都是直呼其名,十分无理。这种感觉怎么说呢,与其说是看不起唐邕,倒不如说是一种冰凉的漠视。
大唐谪仙 浩子猪
宇文邕根本就不在乎唐邕这个人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帮助,甚至是高演,他也没看得太过重要。
先生你哪位 微蓝
能利用呢,固然是好的。但是利用不上的话,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就那样呗。在宇文邕眼中,这些人都是失败者。
而失败者本身是没有什么选择余地的。高兴的话,就礼遇他们一下,不高兴,直接当做看不见就好了。
只有高伯逸,还有他控制之下的齐国,才是真正的对手!
这两人一见面,气氛就僵硬了,站在门外的杨坚,连忙走了进来打圆场道:“陛下,唐先生说有破齐良策,不如先听听他说什么。”
杨坚的话极大的缓解了宇文邕与唐邕之间见面的尴尬。
一个没把另一个当回事,感觉在浪费时间。
一个在苦苦死撑,不想被人看扁了。
“嗯,也好。那你说说看,要如何破齐?连段韶都是手下败将了,你难道比他还有本事?”
宇文邕对高伯逸居然能把段韶干掉,感觉非常惊奇。然而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你不信。作为一个帝王,甚至是已经上手,能熟练处理各种政务的帝王。
他们看待问题的方式,往往都是“唯结果论”。只要能把事情办成,那你就是有用的大臣。相反,如果事情办砸了,无论过程是多么努力,也没有用。
在宇文邕看来,高伯逸就是厉害的,这点毋庸置疑,因为这个人是胜利者。
你一个失败者在这里叫嚣个毛呢?
幸好唐邕还没有大放厥词,不然宇文邕绝对拿鞋底扇他脸。
“在下认为,若是齐国不乱,周国是没有机会的,至少现在没有。”
唐邕冷静的对着宇文邕拱了拱手。
听到这话,宇文邕微微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不得不说,就凭唐邕这厮一句话,就能看出深浅来了。
大 賢者
无上真
这个人,脑子是清醒的。
“那么,齐国在什么情况下,会乱呢?”
宇文邕不动声色问道。
这个时候,唐邕看起来,才有那么一点点的价值。
“高氏夺权的时候,就是齐国乱起来的时候。
当然,若是仅仅高氏夺权,无异于以卵击石。但是周国若是能在关键时刻帮他们一把,那么……大事可定也。”
唐邕坚定的说道。
他口中的大事是什么,不说宇文邕也明白。
“你是说……齐国有人要对付高伯逸?”
宇文邕眯着眼睛问道。
唐邕微微沉默了片刻道:“我逃到洛阳的时候,高孝珩就在考虑起兵的事情,只是他觉得……没有周国的帮助,希望很渺茫。”
有那么点意思了!
宇文邕感觉得出来,唐邕并不想把他的计划和盘托出。想想也是,如果全说了,那就完全没有利用价值了不是么?
但是完全不说的话,又显得诚意不足,所以先说点点不那么重要的,然后再来讨价还价。唐邕要想在长安立足,必须要展现自己的价值,否则……还不如回洛阳呢。
“杨坚,你是怎么给朕办事的!唐先生远道而来,怎么不安排个好点的院子,连个下仆都没有。
不知道的,还以为朕是在软禁唐先生呢!”
宇文邕生气的站起来,侧过头对杨坚骂道。
“抱歉,这是微臣的错。”
幽幽
杨坚淡然对着宇文邕拱手道,态度平静,并不惶恐。他似乎完全猜透了宇文邕的心思一样。如果此时他表现得太过于卑微窝囊,那么宇文邕会很不高兴。
相反,如果杨坚推诿辩解,也会让宇文邕反感。
现在这样的尺度,拿捏得恰到好处。
杨坚的态度便是:我嘴上承认错了,实际上,却并没有做错什么。
陛下你也没做错什么,现在的一切,不过是为了顾全唐邕的脸面,给大家一个台阶下罢了。
台阶太陡了,我可不能滚下去!
“哼,知错就好,立刻去给唐先生安排幽静舒适的住处,仆人和侍女都要配齐,不可怠慢了,知道么?下次朕来的时候,不希望再到这种地方来了!”
说完,他转过身对唐邕问道:“朕的安排,唐先生可还满意?”

fnw89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072章 神來之筆(下)閲讀-oa946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华丽的大厅里,王琳和他麾下的亲信都督们,齐聚一堂,分两边跪坐好。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张条桌,上面摆放着着各种春季的时令菜。
当初,萧詧占据襄阳的时候,在这里营造了一座行宫。当然,后面他将襄阳让给西魏,然后入主江陵,这座行宫也就被废弃不用。西魏的粗鄙武人,也看不上他的老巢。如今,这座行宫成了王琳处理政务的地方,颇有些“小朝廷”的意思。
此刻虽然冷盘和热菜都上齐了,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王琳没有开口说话,他的“小弟”们也会一直等。
“今日叫大家来,是因为有一件要事,我心中一直拿不定主意,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王琳端坐于主位上,手里拿出一叠纸,那是高伯逸让竹竿送来的信。
撈屍人 陳十三
大厅里一片寂静,似乎连呼吸的声音都能听见。
“主公,有什么事情,您就直接说吧。”司马陆纳对着王琳抱拳说道。
这一位可以说算得上王琳的死忠了,当初王僧辩要斩王琳,这家伙立刻就兵变了。若不是王琳手下这帮兄弟给你又抱团,他脑袋都不知道搬家过几回了。
事实上,现在王琳虽然看起来好像是一方大佬,在荆襄之地称王称霸。然而,仔细想想,他被北齐北周东西“夹击”,没有任何发展空间。
只要哪一边腾出手来,就可以很轻松的收拾他。
王琳虽然名义上投靠了北齐,实际上基本处于“不听调”亦是“不听宣”的半独立状态。而高伯逸当初之所以跟王琳交好,不要求对方做这做那,原因很简单。
他只需要王琳暂时把荆襄这块地盘“卡着”而已,至于对方要不要投靠齐国,要不要回邺城,对于高伯逸来说完全无所谓!
那是高洋的齐国,又不是他的齐国!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可以放纵王琳为所欲为,现在却不行了,因为高伯逸现在是处于“当家”的状态。他给王琳写信,也是为了给对方指一条“明路”。
或者叫将其纳入自身的体系中。
“邺城的高大都督来信了,给我提了个建议,我觉得不错。”
王琳的声音不怒自威,但从话语间听得出来,他还相当犹豫。
看到手下都不说话,他才慢悠悠说道:“高大都督在信中说,襄阳处于齐国与周国对峙的前线,一旦周国休养生息恢复了实力,那么对襄阳动刀,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王琳说了一半,停下来观察手下的表情。不得不说,他这话说得非常在理,潘忠、陆纳等亲信,全都是默默点头,或交头接耳。
这些事情,都是明摆着的。
樊城现在都是在北周手里呢,隔着一条汉江而已。
“那么,高大都督的建议是什么呢?”
陆纳不动声色的问道。
“高大都督建议,我们放弃荆襄,让齐军接替。然后整体的转移到齐国的淮南之地,我担任两淮行台大都督,你们还是我的手下,一起镇守扬州。”
王琳的话,如同在一个小池塘里面投下一块巨大的石头!他麾下那些亲信不是没想过回两淮故乡。
只不过,幸福来得太过于突然,看起来,却更像是陷阱,而非福报!
“我等失去襄阳,犹如龙游浅滩,任人宰割。高大都督若是等我们入境齐国以后又翻脸,那要如何自处?”
心思缜密的陆纳提出了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
到时候高伯逸要是翻脸,那要怎么办?现在他们占据荆襄,不管是北齐也好,北周也罢,收拾他们,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到时候周国打来抱齐国大腿,齐国打来抱周国大腿,岂不美哉?大军在齐国行军,你敢保证一定安全?
万一遇到武装到牙齿的“盗匪”,被伏击一下,到时候跟谁说理去?
陆纳的话音刚落,大厅内刚刚有些热络的气氛,就有些微凉了。
其实,他们在座的人,除了荆襄本地的以外,其余的人,都是两淮跑水路出身的。亲朋好友和家人,都在那里。
可以说这帮人的根子就在两淮。如果他们跟北齐对抗的话,真的做不到直起腰杆子,因为,屠刀随时都会落到他们的亲朋好友头上。
这也是在场所有人都纠结的另外一个原因。
“可是,高都督跟我们翻脸,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平日里一直都比较莽撞的潘忠,问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外的问题。
对啊,大家本身就是无仇无怨的,高伯逸要收拾的人多了去了,何必要盯着王琳不放呢?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高伯逸的敌人排行榜里面,王琳都会排在很后面。
美女學姐好高冷
可以说双方合作的空间是远远大于分歧的。
这么一想,貌似此番去淮南,也没什么不好的。能回到家乡作威作福……呃,叫衣锦还乡吧,还是挺爽的一件事,不是么?
王琳麾下没什么谋士,都是些热血汉子,平日里不会思考那么多。他们本能的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如果高伯逸能讲信用的话。
“高大都督还说,今年周国很可能会对齐国用兵,荆襄之地,估计也难逃战火。不过若是能去淮南的话,应该没有这样的问题。”
福女降農門之痞夫來纏 藍夢情
王琳看似在总结,实际上则是在不动声色的劝说。到底要怎么样,他心中早已有腹稿了,只是不能那么直接的说出来。
荆襄之地在前线,对手是周军。淮南虽然也是前线,但对手却是长江对岸的南陈!
南陈可比北周弱鸡多了。更何况,现在北齐与南陈的贸易枢纽,就在扬州!待在这个花花世界,绝对比看似安全的襄阳要好多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王琳自知手下并非什么善男信女,之前是没有办法,只能困守荆襄。现在有了别的出路,无论有没有危险,人们都时常会忽略事物的风险,而只盯着诱人的前景。
“诸位,你们都回去好好想一想,明日正午,还是在这里,都说说自己的想法。开吃吧!”
王琳大手一挥,宣布开席。
只不过,此时此刻,大家的心思全在回淮南上面,哪怕面前是龙肝凤胆,吃起来恐怕也是毫无滋味。
拥有医疗系统的兵王 玉心冰
恶魔校草看上我
平日里的大碗喝酒,觥筹交错不见了,只剩下埋头吃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