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第五界點-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第五界點
小說推薦第五界點第五界点
最后瑟杰克斯和阿杰卡离开的时候脑袋都有一些混乱。
王权给他们带来的信息量无疑是巨大的,甚至已经超过了至今以来的承受量。得到了这一些消息,两个人多少也感觉到有一些怪怪的。未来的道路基本上都已经从王权那边听来了,现在他们是不是只需要做着自己手中的事情就可以将现在引向王权所描述的未来。
“总感觉有一些悬啊…”回到冥界的瑟杰克斯叹了口气,语气之中多少有一些无助感。
阿杰卡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己最亲密的朋友,他对于瑟杰克斯的认知他是从来都不会露出这种表情的家伙。
“突然一副这个模样,怎么了?”
瑟杰克斯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没有什么。只不过多少有一些感慨而已,我们真的能够如同他所说的一样,走出那样的未来吗?全世界和平,这对于整个世界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奢望。”
阿杰卡并没有反驳瑟杰克斯的观点,毕竟只要有利益冲突的产生就不会有和平诞生。对于恶魔、人类、天使等等种族而言,他们存在的利益并不是共通的。就好比人类和吸血鬼的关系,人类只是单方面被捕食的状况。
对于吸血鬼来说,人类的血液又是必不可少的食物,产生冲突是肯定的。他们到现在也不能够联想到,吸血鬼答应不捕食人类,亦或者是愿意主动给吸血鬼奉献血液的人类社会。
“现在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未来的一切或许真的会如同他所说的一样发生也没有错。但在那之前,能够让未来走到什么地步,还是要看我们的所为。”阿杰卡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对于这个问题他也想开了。
没错,王权是告诉了他们未来是会变成什么样的发展。纵使那是向着好的方向进展,他们现在也不能够轻心。未来变成那种模样,全都是依靠着他们共同的努力,现在要是无所事事的话,估计未来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至少由他们领导的改革派应该是会完全消失掉。
“说的也是…是我想太多了。”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第五界點笔趣-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瑟杰克斯也显然是听懂了阿杰卡的意思,他点了点头再一次为了自己打了一口气。
“我也要加把劲啊。”
……
月亮已经进入了半空之中,时间来到了大概半夜。
王权有一些睡不着的躺在床上透过窗户看着半空之中的月亮。
这已经过了多长时间了?大概也已经有差不多半年接近一年的时间了吧?到现在齐木楠雄还没有过来找他…王权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间效应的影响导致齐木楠雄没有过来找,亦或者是这里也需要他去做的事情。
说实话,王权现在有一些想家了。不仅仅只是驹王镇那一个属于他的小窝,还有天宫市里面他的家。无论是时崎狂三还是十六夜咲夜,他都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难免的,他的思念在也在夜空之中飘荡。
大概感知到一些什么,但还是处于浅眠之中的奥菲斯皱了皱精致的小鼻子,发出了呜咽声。
“唔…”
看着奥菲斯那可爱的睡眼,他脸上的愁容也消失了一大半。至少他身边现在还有奥菲斯存在…并不是孤单一个人。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也没有任何介怀十分亲昵的亲吻了奥菲斯的额头。
处于浅眠的奥菲斯实际上有一些风吹草动她都会从睡眠之中苏醒,只不过她对于王权是处于完全不设防的状态,所以他的动作也并没有将奥菲斯吵醒。他轻轻为她盖好了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走向了门口的位置。
“你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和我探讨吗?古蕾菲亚。”
王权的声音很轻,总之是不至于能够吵醒奥菲斯的声音。同时也在王权声音响起的同时,房间旁有一些阴暗的角落浮现了古蕾菲亚的身影。身为恶魔而言,夜晚本就是他们精神状态最好的时间,像是莉雅丝她们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在倒时差的进行生活。
而且只是一两天没有睡觉,对于恶魔的影响并不大。就单纯的体质而言,是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
“不愧是主人,能够这么明显的察觉出我的存在。”
古蕾菲亚的声音充满了由衷的赞赏,同时她的目光也紧紧地注视着王权。那就像是十六夜咲夜姐妹一样的脸庞上露出了些许笑意。
“我想我还没有瞎,虽然并没有被转生成功。但恶魔的基本能力我还是拥有的。”王权没声好气地白了古蕾菲亚一眼。
这一次古蕾菲亚并没有立刻回复王权,而是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王权也能够看得出来她似乎是有一些心事,特别是当他没有决定隐瞒交代出未来情报的时候,古蕾菲亚就变成了面前的这一副模样。
“如果你还将我当成你的主人的话,能够和我说一下,这么晚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王权的提问古蕾菲亚并没有立刻回复,她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鼓起了勇气开口。
“关于未来,我和主人…”
看起来勇气是十分有限,仅仅只是几个字过后她就再也说不出其他话了。不过她要表达的目的倒是十分明确,王权也大概知道古蕾菲亚想要提问一些什么事情。
按照现在古蕾菲亚…不,是葛瑞菲雅的反应,她现在应该是喜欢上了自己。这一点不光是旁观者能够清楚地认知到,就连当事人的王权也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葛瑞菲雅对他产生的好感。
或许也是今天和瑟杰克斯他们讨论了过多,导致了王权现在大脑的思绪还有一些混乱。他没有打算隐瞒古蕾菲亚。
“根据我所知道的未来,你是冥界最强的‘皇后’。”
这一句话从王权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葛瑞菲雅的脸上似乎是松了口气。王权也大概知道她的猜想,冥界最强的皇后所搭配的人自然也就是冥界最为强大的人。而冥界现在已知最强的战斗力是谁?
那不就是王权?拥有极霸龙化的王权已经能够算得上是冥界的一把手,现在能够和奥菲斯进行龙神化的他,已经完全可以算得上是冥界的牌面人物。可在那之前,冥界…更加准确来说恶魔之中是谁最强?
阿杰卡的战斗力,王权并不清楚,他从来都没有在王权面前主动出手,不过作为冥界三大超越者之一估计也不会差劲到什么地方。至于李泽维姆也基本上不可能称之为最强,所以说也就只有最具有实力的瑟杰克斯·路西法才被誉为冥界最强魔王,对应着皇后的位置。
“你不要误会了,这并不是表示你成为了某一个人的新娘。而是西洋棋之中皇后的身份。”
“实际上,以我知道的葛瑞菲雅是瑟杰克斯·路西法的‘皇后’,同时也是负责整个吉蒙里家的女仆长。和我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未来我和葛瑞菲雅的交谈也并不多。”
这一句补充简直就像是尖刺一样直接刺入了古蕾菲亚的心脏,顿时之间她的脸色变的惨白了起来。刚刚脸上残留的笑容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为什么?”
这一句话从古蕾菲亚的口中吐露出来充斥着无助之感,就好像是颠覆了她的认知一样。
“你要问我,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总之未来的你…不只是你,就连瑟杰克斯还有阿杰卡都并没有能够认出我。不过我想这大概是我那个朋友埋下的伏笔,又或者说,现在的我大概只是在平行世界而已。”
来自于王权的回复也更是让古蕾菲亚的心凉了半截,她原本还以为自己会和王权在未来过着不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可现在看起来好像是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想…她和王权居然会变成陌路人的结局?
突然之间,古蕾菲亚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传来了一阵晕厥,她扶着自己的脑袋,身体不自觉的往前倾倒。就在古蕾菲亚快要倒下的时候,王权将她接住了。
“怎么了?突然之间表情好像很差劲的样子。”
“主人还真的是不解风情啊。”古蕾菲亚轻轻摇了摇头,她站了起来,将王权的身体向后推开了些许,脸上露出了那十分僵硬的笑容。
“或许吧,不想笑的时候就不要笑,那种表情并不适合你。”
王权的话并没有得到古蕾菲亚的回应,她就只是这么脸色惨淡的站在那里。
对于王权来说,她大概就是一个偶然遇见,和他曾经身边的人十分相似的人罢了,可对于她自己而言。王权一次又一次的拯救,早就已经拔高了王权在她内心里面的存在。她曾经对于童话故事感觉到十分可笑,但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她又似乎感觉到满心憧憬。
结果最后全都是镜花水月,都是她自己的自作多情罢了。
感觉到空气有一些不对劲的王权有一些无奈地挠了挠头发,他看着那边依旧是沉默的让人手足无措的古蕾菲亚,强硬着头皮开口说道。
“如果感觉到不舒服的话,还是尽早去休息吧。”
对于女性感情的处理,王权实际上倒也一直都是苦手。奈何他所撞见的女性个个都对他好的过分…所以能够有现在的状况完全都不是他个人的能力使然,而是她们和谐相处的结果。至于现在古蕾菲亚对他抱有何种情感,他也并没有什么低。
如果仅仅只是因为英雄救美而产生的特殊情绪,那并不能够称之为喜欢,仅仅只是简单的憧憬罢了。
“在去休息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提问。”
“你说吧。”
这突如其来的询问,王权也同样也有一些好奇。
“未来的我,成为了谁的人吗?比如说瑟杰克斯?”
这个提问十分的简单,王权也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熱門小說 第五界點 愛下-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熱推
“不,根据我所认知。似乎是瑟杰克斯正在追求你,但结果显然是没有把你追求到手。后面你好像申请来负责处理我们的生活起居。”
简单来说也还是女仆的身份,可这么一句话却又让古蕾菲亚脸上难看的情绪消散了少许。
“具体的原因我也并不清楚,毕竟我和那个时候的你没有太多的交谈。”
对于葛瑞菲雅的印象,王权真的很少去刻意记起。他也仅仅只是从科普常识之中知道葛瑞菲雅被称之为冥界最强‘皇后’甚至当时还和那一位赛拉芙露争夺过冥界最强女性。当然最后好像也是不了了之了。
“是这样啊…”古蕾菲亚的状况似乎又有了好转,王权有一些不明所以的看向了古蕾菲亚。
大概王权是看不懂,不过古蕾菲亚却有一种预感,那是因为她看见了王权才会选择留下的。
她自然也注意到了王权的视线,这个时候的她也郑重其事耳朵对着王权开口。
“主人。”
这突然变的有一些严肃的氛围,王权也变的有一些拘谨的看着葛瑞菲雅。
“葛瑞菲雅只会是属于您的古蕾菲亚。而葛瑞菲雅并不是。”
这是什么意思?
王权完全一头雾水的看着古蕾菲亚,她这一句话是不是出现了语病?什么叫做葛瑞菲雅是属于你的古蕾菲亚,然后葛瑞菲雅又不是了?这都是一些什么和什么。
古蕾菲亚也似乎是看出了王权的迷惑,她也没有想要解释的打算。以她本人来说,像是那样刻骨铭心的记忆,她是不可能会遗忘的。或许这里是平行世界,亦或者王权的朋友对她动了一些什么手脚。
可未来的葛瑞菲雅已经告诉了古蕾菲亚答案。
“心事已经解决,请容许我先行告退休息。”
王权一脸迷茫的看着古蕾菲亚离开了这里。
所以他有说什么奇怪的事情吗?为什么古蕾菲亚的情绪转化会那么快。
那一句话又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轻盈的声音响起了。
“权还真的是一个笨蛋。”
说话的人是正打着哈欠的奥菲斯,她十分自然的来到王权身边,两三下就蜷缩在了王权的怀里面。
看着动作那么熟练的奥菲斯,王权想要吐槽却又不知道该要从什么地方开始。
“你什么时候醒了?”
“就在你和古蕾菲亚开始聊天的时候就醒过来了。”奥菲斯一边开口说话,一边又打着瞌睡倒在王权的怀里。
“感觉到困就好好在床上躺着啊。”
没有继续在意奥菲斯为什么说他是笨蛋,也没有去询问奥菲斯听见了一些什么。他抱着奥菲斯再一次回到了床上。
这一次他似乎感觉到这个时代,也并不是那么的无趣?
不过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去,回到天宫市,这还是一个谜。

火熱言情小說 第五界點-第一千零九十二章鑒賞

第五界點
小說推薦第五界點第五界点
时间再度跳转了几个月的功夫,古蕾菲亚也已经彻底适应了女仆这一个身份。
她甚至无意识之下,做出符合女仆这个身份做的事情。当然针对的对象自然也就只有王权亦或者是奥菲斯,至于其他人?只要王权没有特别的命令,她一概无视。最为普通的人类,别说是服侍,就连她正眼相看的资格都不存在。
这几个月的时间内,他们也算是去了挺多的国度,体验了完全不一样的风土人情。就古蕾菲亚个人的体验来说,还算是不错。就算是在冥界,她好像都没有这么仔细认真去观察过周边的风景。
冥界旅游大概要比人类世界更加麻烦些许,能够去的地方也十分有限。
恶魔的数量远远不如人类,远古恶魔更是如此。因此他们拥有的‘名胜古迹’少之又少,或许也有一些天然的奇观,可并没有什么恶魔会将自己的思绪放在到处旅游上…现在的冥界各种意义上都和人类古时代的战国一样。
话说回来,他们外出旅游并不是完全为了体验风土人情,还是为了保持愉悦的心情。因此他们也不会特地委屈自己住进看起来很差劲的民宿之中,他们本质上也不差钱。当然要是环境很不错的话,住民宿也不为一个很好的选择。
因为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居住在一间房子,亦或者是双人房之中。
嗯!古蕾菲亚也和他们一样睡在同一间房子,房间内的两张床一张是王权带着奥菲斯睡得,另外一张则是古蕾菲亚的个人床位。
此时此刻,躺在床上抱着奥菲斯准备睡觉的王权突然询问了一下古蕾菲亚。
“古蕾菲亚,这一趟旅游有什么感觉吗?”
“旅游很有意思。”古蕾菲亚稍加思考之后,继续开口说道。
“看见不同地方的人类,拥有完全不同的文化,同样都为自己的文化而感觉到骄傲自豪。体验这一些事情的过程,很有意思。”
正如古蕾菲亚所言,周游世界,本质上除开看那一些大自然的奇观、名胜古迹以外,更多的是体验当地的风土人情。还有每个地方不一样的特色料理。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第五界點 ptt-第一千零九十二章閲讀
这几个月的时间,他们过得也还算是有意思,不但让古蕾菲亚彻底融入了他们。也是让王权和奥菲斯找到了不少的乐趣,原本对外面世界兴致缺缺的奥菲斯,也对于每一个新到的地方充满着兴致。
虽然她感兴趣的东西是每个地方的特色美食,毕竟奥菲斯是一个十分好吃的小家伙。只要能够满足她的口舌之欲,她一天的精神状态都会是很不错。
優秀玄幻小說 第五界點-第一千零九十二章閲讀
不过,旅游虽然挺有意思的。时间长了,总归还是觉得十分无聊,所以王权也做了一个决定,他和身边的古蕾菲亚商量道。
“稍微回家一趟吧,外面虽然很不错。不过还是想要回家一趟休息一下。”
“一切都由主人做主。”
……
原本只是打算回家居住一段时间之后继续开始旅游,可在他们回去的路程之中看见了一个让王权还有奥菲斯陌生却又熟悉的人。
“诸位,能不能够在这里停顿一下?我稍微有一些好奇。”
开口发出疑问的家伙,是一个身穿着一身黑色西服,背后张开着六对羽翼的家伙。在未来,王权和奥菲斯对于他都不陌生,现在他则是堕天使的最高指挥官——阿撒塞勒。
这个年代虽然已经拥有民航不错,可他们也不需要去体验民航的服务。毕竟相对于那种比较差的环境,他们完全可以通过王权的维摩那来进行飞行,视野要更加的良好,空间也足够广阔。
不过黄金打造的空中飞船果然还是太让容易被人注意到了吧。
古蕾菲亚一开始就注意到这个问题,只不过自己的主人显然也知道,以他的行径方式也没有理由归自己掌管。所以也保持着缄默,而且她也由衷的认为,维摩那要比这个时代的人类所使用的飞行器要好上许多。
阿撒塞勒的出现,古蕾菲亚的确是十分惊讶。毕竟他后背堕天使的翅膀是那么显眼,恶魔和堕天使之间虽然拥有一些利益上面的往来,可终究还是敌对阵营而并非盟友。所以在阿撒塞勒现身的那一刻,古蕾菲亚就保持着极高的警惕程度。
洞察力满点的阿撒塞勒自然是注意到了古蕾菲亚那警戒的状态,他也没有表现任何意外的表情。他能够十分明确的察觉到这一位身穿着女仆装的小姐是恶魔,可令他感觉到更加在意的是她身旁,那给他感官就和人类一样,却给他十分沉重压力的少年以及他怀里面…看着可爱没有任何威胁,本质上却是世界第一强者的奥菲斯。
原本阿撒塞勒是没有打算出来询问的,毕竟这一个组合多少有一些骇人听闻。对于他们的存在,其他的势力似乎都有印象。甚至有一些势力想要对他们伸出橄榄枝,妄想要得到他们的协助。
若是他们加入了任何一方势力,这个世界的格局大概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毕竟那可是无限龙神奥菲斯,世界第一强者。能够使用她的力量,就算是要统一整个世界都没有什么问题吧?
再加上他们所加入的势力,给予他们一定的辅佐。那看不清深浅的少年,还有这个实力十分强大,差不多能够和魔王过过招的女仆小姐。
这个组合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
“堕天使的总督,你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
看见阿撒塞勒这个模样,王权也第一时间知道对方在联想到一些什么。虽然这个时候露出这样的表情是不应该的,可他还是露出了那有一些怀缅的表情。
“你认识我吗?”
看着王权脸上露出来的表情,阿撒塞勒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有一些摸不着头脑的开口说道。
“不,我只是听闻过你的一些消息而已。”
阿撒塞勒那一脸迷惑的表情,王权都差不多快要憋笑不住了。
“我有那么有名吗?”阿撒塞勒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似乎有一些不好意思。
除开那一位女仆小姐以外,令阿撒塞勒本人感觉到意外的是,无论是无限龙神奥菲斯还是那个神秘的人类,他都始终感觉到有一种谜一样的亲切感。
“在开始讨论之前,我还是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阿撒塞勒露出了一个大势力首领该有的气场。
“吾之名为阿撒塞勒,为现任堕天使总督。”
语毕,阿撒塞勒又将自己的视线放在了奥菲斯还有王权的身上,显然是在示意他们也做一下自我介绍。
“王权,这是我的名字。身份的话,暂时保密。”阿撒塞勒对于王权卖关子虽然感觉到有一些略微的不爽,可他也没有理由直接去逼问王权到底是什么家伙。
“我怀里的奥菲斯身份,我想你也应该清楚。不过她和你们认知之中的奥菲斯还是有一些略微的差距,具体差距在哪我也不方便说。”
随即,王权又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女仆小姐。
“这一位是我现在最喜欢的女仆小姐,古蕾菲亚。身份是恶魔,嗯…大概就是这样吧。”
原本脸色淡然的古蕾菲亚在听见王权对她的介绍,脸上不由得多出了一丝红晕。
她似乎并没有完全将王权所说的话给听下去,她只听见了,‘最喜欢’三个字。现在她已经低下了自己的头,似乎想要将她埋在胸前来避开视线。
另外一边的阿撒塞勒,现在有一些略微抓狂。这个自我介绍,真就只是介绍一下自己的名字,其他任何的信息都不公开。他们现在所知道对方的情况完全不对等啊…什么叫现在的奥菲斯不是你们所认知的奥菲斯,还有身份保密又是个什么鬼?
最终作为一个大势力领袖的阿撒塞勒自然能够很好维持自己的形象,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询问。
“虽然这样提问有一些突兀,不过我也知道你们大概不会和堕天使合作。所以我也就换一个提问方式,不知诸位会不会加入某一个势力之中?比如…恶魔?”
知道他们这里又一个古蕾菲亚是属于恶魔那边的势力,以恶魔和堕天使的关系,若是加入了堕天使,那就是对于恶魔一个种族的背叛。叛族之名,估计也没有几个人能够承受的起。所以阿撒塞勒也打算从旁侧击,询问他们会不会打算加入到恶魔那边。
现在恶魔那边的状况虽然有一些乱,可实际上还是路西法在掌权。内乱可以随时平息,只要看他是想与否而已。现在三大势力都还在恢复精力的途中,阿撒塞勒可不想要看见因为王权的突然加入,恶魔那边又一次掀起战争。
那样的话,他们又需要花费多长的时间平息战争,又会浪费多少的生命在这个战争之中。恢复到鼎盛时期又需要花费多长时间,一切一切都是未知数,是一个让人不敢揣测的数字。
“没有那个想法,我只代表我和奥菲斯。我们不会随便加入到一个组织,而我的女仆小姐…她若是有心想要协助某一方。”
王权的话还没有说完,古蕾菲亚那冷清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古蕾菲亚永远遵循主人的意志。”
这一句话响起,王权的脸上也多出了几分笑意,他看向了阿撒塞勒。
“这就是结果。”
他的话不难以理解,也就是说他们只会担当一个过客。只是这也只是嘴上说说,阿撒塞勒对于他们并没有实质性的了解,最终他们会不会还不是一个定论。
“阁下虽然有这样的意思…”
阿撒塞勒的话没有说完,他就这么看着王权。
“你是在提防我加入到别人的阵营之中吗?安心吧,我暂时没有那种念想。嗯…再过几十年也一样,现在我只想要安静的生活。如果实在是不放心的话,你可以选择找人来监视我,连带着恶魔还有天使一起。”
“三大势力互相牵制平衡,这不就很简单了吗?”
王权给予的这一个方案阿撒塞勒也略微挑眉,他没有否认。这对于现在的状况来说的确是最优解没有错…
“我知道了。关于对于阁下进行看守这一块,我们会负责和其他两个势力进行联系。”
阿撒塞勒沉吟了片刻,也同意了王权的方案。
“浪费了阁下些许时间,着实抱歉。事务繁忙,也请允许我告辞。”
“我们会有时间在见面的。”王权也笑着对着他挥了挥手。
对于王权这一种友好的态度,阿撒塞勒却也是皱了皱眉。他也没有多说一些什么,现在研究室那边神器相关方面技术突破还需要他,得出了答案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
明明只是口头上的约定,不知为何阿撒塞勒就是愿意相信。
“今天我还真的是奇怪。”
越想越奇怪,阿撒塞勒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也没有想出是什么状况,最后也只能够通过魔法阵跳跃离开了。
对于这一个小小的插曲,王权、古蕾菲亚两个人都拥有不同的看法。
看起来无论是什么势力都在忌惮我们…准确来说是奥菲斯的力量吗?怪不得他们这么高调在别人领土飞行,到最后都没有人擅自过来找他们麻烦。大概也不想要去惹得一身腥臊吧。
这是王权对于所有势力的推敲,而古蕾菲亚则是有一些疑惑地看向了自己的主人。原本她只是认为王权是拥有一定实力并且获取了奥菲斯认可的人类,现在看起来他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模样。
对于各个势力似乎都拥有一定的了解,他对于每一个势力都有所涉猎?
“怎么了,这一副奇怪的表情。”
注意到身边古蕾菲亚看着他的表情有一些怪异,王权也不禁苦笑说道。
“我只是我而已,不用去思考太多。势力的争斗我们不会主动参与,因为那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
“有意义?”
“比如说,保护亲爱的女仆小姐。”
“不要开玩笑,主人。”
“我可没有开玩笑哦。”
……

otxxn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第五界點 txt-第一千零六十二章不穩定的聖盃看書-220pr

第五界點
小說推薦第五界點第五界点
原本是为了放松而去浴室里面泡澡的王权,出来的时候更是感觉到比进去的时候还要更加的累。
不要误会了,哪怕是奥菲斯变成了二十岁左右的模样,王权依旧是没有对她下手。一方面是他自己也过不了那一道坎,他和奥菲斯除开朋友关系以外,也没有半点感情基础。奥菲斯更是将他当成了最好的友人,他又怎么能够做那种苟且的勾当。
当然,若是奥菲斯真的对他产生了那一方面的意识,他也对奥菲斯动心了,那自然也就是来者不拒。
时间也已经悄悄地来到了早晨,原本应该是安静的早晨却被不安静的声音吵醒了。
那是警报,并不是恶魔这一边超自然的警报,而是来自于人类的警报。警报是从整个驹王镇的中心响起的。原本王权还以为是地震什么发生了,这对于他们恶魔来说倒也不是什么事情,这一些建筑物大概也不可能会将他们给压死,更何况…这一栋房子根本就没有可能会被地震压倒的可能性。
可王权那满不担心的表情并没有能够持续太久,因为广播里面的警报并不是什么平常的事情。
“重复一次,霓虹近海位置出现了巨大未知生命体,请诸位前往附近的避难所进行避难,这不是演习,也不是玩笑!”
巨大未知生命体?感情这个时候你们还在这里演奥特曼啊。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莉雅丝她们也似乎是被这个声音给吵醒了,她揉了揉有一些惺忪的睡眼,询问着王权。
“是警报,说是有未知的巨大生命体出现在霓虹近海…”原本还满不在乎的王权在重复这一句话的时候却是愣住了。
未知的巨大生命体,现在能够和这个东西产生联想的,一般人类大概也只能够猜想是怪兽或者是哥斯拉了。可王权他们恶魔并不一样,他们知道的东西更加广泛,尤其是关于最近‘巨大’的‘未知’生命体更是禁忌之中的禁忌。
因为能够和这个东西产生联系的,也就只有现在他们所面临着的大敌——启示录圣兽666。
听见王权的话,莉雅丝还有一众的少女们立刻都察觉不到困意。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现在困难都已经出现在面前了,哪里还有心情打瞌睡,回去睡个回笼觉啊。
“居然真的打算履行所说的话吗?这个时候对人类出手,邪龙还真的是一群疯子。”这是莉雅丝对于那一群邪龙的评价,扣心自问,这一个评价并不算是过分,甚至还有一些微弱。这可是彻底打算撕破脸皮,就连所有神秘势力不能够公然出现在人类视线之中的合约都否决了。
想想也是,现在的邪龙基本上可以做到为所欲为。也不会理会他们这一些‘弱者’的意见。
王权也是想都没有想来到了客厅之中打开了电视机,莉雅丝她们也跟了上来。她们倒是期望能够从电视机里面看见的并不是启示录圣兽,而是来自于外星的物种。
电视一被打开,里面并没有出现什么应急新闻,依旧是在播放着动画。这看起来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权先生,现在是东京电视台。”爱西亚在这个国家也待了有一段时间,对于这个国家多少也有一些了解。
比如某一个电视台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是雷打不动的播放动画片。据说这也是为了让大部分的人安心…嗯,这个想法的确是没有半点问题。
王权也有一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既然东京电视台没有什么问题的话,也就代表着事情还没有严峻到那种地方去?
尽力将想法往好的地方带过去,王权充满着希冀地切换了电视台。切换的电视台和东京电视台那依旧正在播放动画的惬意氛围完全不一样,完全就可以使用严峻的气氛来形容。
“根据军方确认,未知生命体出现是凌晨三点钟左右,一直到刚刚为止它都没有半点想要行动的迹象。”
电视里面一位看起来比较可爱的记者小姐正严肃的说明现在的状况。看到画面上那一个被称之为‘未知生命体’的存在,王权他们全部陷入了沉默。他们都是有见识过启示录圣兽真实模样的人。
当然面前的启示录圣兽和他们所见的时候还是有一定的偏差,因为它并没有七个头颅同时也没有七个尾巴,只是那看起来十分丑陋的身体依旧。
这是昨天他们收到的情报,启示录圣兽被划分成为了不同的个体,看起来这就是它的分身之一。
戏谑假面生活 沫兮
也在这个时候,半空之中的战斗机呼啸而过,其中并不只是来自于霓虹的飞机,更是有很多欧洲国家的飞机。他们似乎是在这一段时间内不停地试探着启示录圣兽的状况。面前这一只形状怪异的启示录圣兽对于他们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宝贵的资源。
年少不回头 葫芦
这种不被科学证明存在的东西,现在突然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他们自然也想要从这种东西身上获取一些好处,比如说是——基因。
这一次的试探相对于前几次没有反应来说要更加的大胆,直接进入了启示录圣兽分身的百米不到的距离。估计要是再试探两三次没有反响,他们会直接采取特殊手段采取启示录圣兽身上的物质。
想法是美好的,可现实…是残酷的。
就在那一些战斗机打算更近一步的时候,原本沉寂在那里的启示录圣兽彻底苏醒了过来。没有任何征兆,它张开了嘴巴对着那一架战斗机发出了硕大的火球。
那本是打算试探的战斗机在火球的攻击下什么都不剩下,同时那火球直接轰击到了距离霓虹本土十分靠近的一座无人小岛上。这一下的攻击直接让整个无人小岛都沉寂消亡了。
美女的近身医王 科科小超人
于此同时,成群的冒牌赤龙帝从启示录圣兽的身上浮现,它们就像是一架架战斗机无情将面前的飞机一架架击落。同时也将那一些军舰给击沉。
祭灭离殇 萧涩琴断
这完全一边倒的状况也更是让所有人感觉到唏嘘不已。
“看起来你们也已经看了现在的状况,这也省去了我多余的交代。”
这个时候阿撒塞勒带着一行人出现在了王权家里面。
“现在,启示录圣兽的分身出现在了希腊、印度、凯尔特、埃及等等各个神话势力领域,还有也就是人类世界的霓虹近海位置和欧洲某一个高山地带。加起来出现的只有六个启示录圣兽的分身。”
“印度那边,似乎是从帝释天那边的地盘,也就是须弥山阵营开始遭殃…现在的状况十分糟糕。听说已经有不少的神存在暂时遭到了熄灭。虽然也不至于完全被消灭…可要重新塑形的话,却也需要大量人类对他们施加信仰才可以。即便是分裂的启示录圣兽实力却也远远在神祗之上。”
这个世界的神明也需要信仰吗?
根据玉藻前的调查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不过现在看起来好像又是另外一回事。他们的确是神族,不过想要更加强大就必须要依靠人类的信仰才行。不过现在更加让王权在意的并非是信仰方面的问题,而是关于启示录圣兽的情况。
“阿撒塞勒,你应该有所准备了吧?”王权看了一眼脸上并没有露出太过于难看表情的阿撒塞勒。
“你也太看得起我了。”阿撒塞勒苦笑了一声,随即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
“应对的方法姑且算是有一个勉强赶出来的。”
话语落下,所有人都随着阿撒塞勒的视线看了过去。
“瓦雷莉?!”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盛世嫡后 良柚子
阿撒塞勒口中的应对手段就是瓦雷莉?可她不是才能够正常行动吗?又怎么可能拥有力量去对付启示录圣兽。
“我说过了,瓦雷莉的协助是不可或缺的要素。不过现在没有机会进行演练,也只能够硬着头皮上了。”
和阿撒塞勒一起过来的瓦利也有一些奇怪看向了瓦雷莉。
“你们已经找到了控制圣杯的方法了吗?”
“这个也算是差不多攻克了。我们在吸血鬼的国度之中找到了一些关于圣杯的隐藏资料。使用那一些资料记载的东西,或许有办法能够停止那一些依靠着圣杯进行行动的家伙。”
吸血鬼国度居然还有那种东西?
阿撒塞勒的消息也是让所有人都露出了有一些惊讶的表情,毕竟他们的技术大部分都是由祸之团资助的。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还留了一手…这算是瓦雷莉她那恶心兄长所做的实验吗?
这一切都不重要,要是真的能够和阿撒塞勒所说的话,那么大部分的邪龙基本上也不需要他们动手就会自动灰飞烟灭了。
“为我们找到这个资料的,是某位帮手。”
阿撒塞勒看向了自己身边,一个带着兜帽看不见脸的少女身上。对方也没有半点想要遮掩的意思,一把将自己的兜帽给拉开,露出了可爱漂亮的容颜。
红楼之庶子风流 屋外风吹凉
那是爱尔梅希尔德,王权对于她的印象算是比较深刻的。一个拥有着吸血鬼贵族刻板印象的大小姐。
“好久不见了,赤龙帝大人。”
因为吸血鬼城镇被摧毁的缘故,现在的她也算是一个大忙人,经常满世界跑,搜集可以复兴吸血鬼的东西。她对于这一方面的事情十分看重,就连她那原本十分高傲的态度这个时候也都软化了。
原本十分排斥和其他国家或者势力协商的她,现在却不计形象的到处造访各式各样的势力。应该说是造化弄人还是什么…
王权也对着爱尔梅希尔德打了一下招呼,他之前的确是不怎么喜欢这一个看起来有一些漂亮并且高贵的大小姐,不过现在他却是颇为敬佩对方的。
在他们的招呼过后,阿撒塞勒不知道对瓦雷莉交代了一些什么,瓦雷莉也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下拿出了一个紫色的十字架。
瓦雷莉是吸血鬼,十字架又是教会专门对付邪崇的东西,按照正常情况来说,瓦雷莉是绝对不可能接触十字架的,那只会让她受到十分严重的伤害。可现在的这一幕却是让所有人感觉到有一些意外,因为十字架上面还散发着一层神圣气息。
“那是回收了神灭具紫炎祭主的磔台,然后稍微动了一些小小的手脚制造出来的十字架。圣遗物当中的十字架…我们配合了瓦雷莉的圣杯对那个东西做了一些小小的调整。”
紫炎祭主的磔台,这是之前那个华波加所使用的神灭具,那个东西之前是被回收了,就在王权的眼前。他原本以为三大势力会给它再找一个合适的宿主,估计他们原本也是这样打算的吧,可也没有想到会出现现在这一档子事,最后也只能够这样做了吧。
“我记得瓦雷莉的圣杯并不稳定,而且那个紫炎祭主的磔台会自己选择主人的危险神器吧。这两个东西调整在一起,不稳定性实在是太强了,最后会发生什么都不清楚…”瓦利看向了瓦雷莉,最后又将自己的视线放在了阿撒塞勒的身上。
对于阿撒塞勒的个性算是十分了解的瓦利也自然知道自己所担心的事情完全不会发生。
“你大概也是从你刚才所说的那一份秘密资料之中找到了解决方法了吧。”
“没错,我查看了马流士的笔记。他在调查圣杯的时候,曾一度陷入危急状态。当时他是使用了采佩什派暗中持有的秘宝,圣钉的碎片度过了那一次的危机。通过那个事情我也分析出了其中的可能性,还有当时他所使用的术式。”
唐 茵
“不过圣钉这种东西应该是圣遗物吧…按照常理来说…”王权也有一些疑惑,不过他的疑问还没有完全说出口就被爱尔梅希尔德抢了话语权。
“吸血鬼从古时候就会一直调查自己最大的敌人,也就是基督教。大概是进行各种研究的过程之中,透过一些秘密渠道获得了圣钉碎片吧。总之我们已经将圣钉碎片以及收集到了所有文献都交给了三大势力。”
这个解释倒是彻底让所有人都挑不出毛病,基督教对于吸血鬼来说的确是最大的敌人。深入调查研究一下对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倒也是没有任何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