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夏逆 ptt-第二百二十四章、魔王的暗算鑒賞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夏逆
面对魔王那满含愤怒和委屈的控诉,潘龙有些纳闷。
你是魔王吧?
那你为什么要委屈?
你是魔王,我是勇者,我们互相想办法弄死对方,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而且……这么多年来,你引发了一次又一次的魔界入侵,害死了无数的人,可谓恶贯满盈。
你有什么可委屈可愤怒的?
简直莫名其妙!
他正想开口,魔王又冲着“虫皇”赫拉玛奇亚的方向大喊:“该死的虫子!你跟勇者勾结了,对吧!你竟然背叛了伟大的魔王!背叛了整个魔界!”
“别这么看得起自己。”赫拉玛奇亚可不像潘龙这样客气,立刻破口大骂,“你这个早就该泡在烂泥里面腐烂掉的渣滓!用你那比泥浆更加浑浊污秽的脑浆想一想,这么多年来,你做过哪怕一件像个‘王’应该做的事情吗!”
“你疯狂掠夺生命力,把原本就已经很贫瘠的魔界掠夺成了灰色的荒漠。”
“你不断发动对人间界的进攻,把无数魔族送去了绞肉机一般的战场,最后能活着回来的寥寥无几!”
“你才是魔界的背叛者!你是整个魔界所有魔族真正的敌人!”
boss 請 不要 狂躁
潘龙听得暗暗挑眉,琢磨这位“虫皇”居然还颇有一点口才。
跟他相比,魔王除了实力更强一些,手下更多一些之外,可真看不出究竟哪里更像是一位“王者”的。
被赫拉玛奇亚一顿臭骂,魔王顿时暴跳如雷。
他统治魔界的时间超过万年,在这么漫长的岁月里面,他早就习惯了所有人都跪倒在自己的面前,向自己卑躬屈膝。
虽然在他的统治下,也稍稍有那么一点不和谐音,但区区一些癣疥之疾,每每都被他反掌覆灭,从不曾掀起什么风浪。
相比之下,还是那个始终不曾征服的人间界,以及那些层出不穷似乎总是死不绝的勇者们,更加让他心烦。
但……也只是心烦而已。
就像“今天的晚饭不怎么合口味,感觉盐放少了”的感觉,仅此而已。
可现在,情况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勇者打上门来了!
而且很强!
赫拉玛奇亚那个被自己杀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混账虫子,居然跟勇者勾结了!
而且现在,那虫子仗着有勇者为他撑腰,居然敢辱骂自己!
他居然敢质疑自己的统治!
简直岂有此理!
“该死的虫子!我要把你和你那些肮脏的蛋都踩得稀巴烂!”魔王发出狂怒的咆哮,“不要以为你能够逃得掉!”
这时候,他听到了有声音在自己面前传来。
“这也正是我想要说的,不要以为你能够逃得掉。”
魔王的眼睛猛地瞪大,不假思索地挥出利爪。
一声闷响,能够将一片山岩轻易打塌的爪子被一只最多只有它三分之一大小的手给抓住了,然后就像是被固定在空中一样,动弹不得。
潘龙看着全身都罩在黑色铠甲之中的魔王,忍不住笑了。
“你这身铠甲很没品味啊。”他说,“到处都是花里胡哨的装饰品,仅仅一条手臂上就镶嵌了超过二十颗宝石,还有两个小骷髅——知道的知道你是魔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卖玻璃珠子的呢。”
魔王大吼一声,右手手腕黑气缭绕,一柄宛若脊椎模样的惨白色长剑浮现在他的手上,砍到了潘龙的面前。
但潘龙却抓住他的左手往剑上一挡。
咔嚓一声,魔王的左臂断成了两截——那把剑样子古怪,但着实锋利。
受到如此重伤,魔王却没有丝毫痛苦或者害怕的意思,反而奸笑两声,似乎有些得意。
“你上当了!”
话音未落,后退了几步的潘龙周围,地面猛地裂开,一道道漆黑的利刃升腾而起。
这些利刃看不出材质,但速度奇快,每一道利刃都带着猎猎风声,想来就算是坚固的铠甲,也挡不住它们的袭击。
潘龙脚步如飞,不断后退。
无数的利刃在他面前紧追不舍。
他已经退得极快,快到令人难以想象。
但那些利刃的速度,竟然也只比他稍慢一筹而已。
魔王这才斯条慢理地拾起断落的半截左臂,按在缺口的地方,伴随黑气升腾,手臂又重新接上,就连铠甲都重新融合,看起来似乎没有受伤一般。
妖孽兵皇
他看着后退得有些狼狈的潘龙,忍不住桀桀怪笑。
“勇者,你真是狂妄过头了!”
“我是魔王,是所有魔物的王,是整个魔界的王!”
“与我为敌,就要与所有的魔物,与整个魔界为敌!”
“一缕风、一粒沙、一颗尘土……这魔界的所有一切都是你的敌人!”
“你再怎么强,也敌不过整个魔界的力量,只能被活活磨死!”
他还要再说下去,却听见潘龙一声怒喝。
“胡言乱语,闭嘴!”
说着,潘龙抬手一挥,一枚“天下太平”铜钱呼啸而出,洞穿了不知道多少道黑气利刃,转眼就到了魔王的面前。
魔王挥剑挡住,伴随一声剧烈的金铁交鸣,他的身体被推出去超过十步,脚下的尘土碾出了两条长长的印痕。就像是穷苦农民用木犁锄地的痕迹一般。
这一击将魔王嚣张的气焰顿时打散,他惊疑不定地看着潘龙,脊椎骨一般狰狞的长剑护在胸前不敢放下,显然是怕了。
潘龙这才腾出空间来,和那些连绵不断的黑色利刃拉开距离。
说实话,他其实并不相信这些玩意儿能够伤到自己。奈何它们攻击的角度相当的糟糕,别说他还没修成金刚不坏之身,就算是真的修炼到了那个境界,也不敢冒着被割鸡**的风险挨上一下。
这无关实力,是男人的天性。
……所以前世评选世界传统武术的时候,少林铁档功以压倒性的优势被公认为第一绝学,甚至没有哪怕一种别的功夫有它一半的票数高。
只要是男人,看了候选列表里面那位虎背熊腰的大和尚用男人最脆弱的部位硬扛铁锤,就没办法不承认这功夫果然神妙无比,令人向往。
潘龙本领高强,可他没练过铁裆功。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九州世界也没流传如此神奇的功夫。
所以他只能避开这些利刃,不敢硬挨。
好在,现在他总算给自己争取到了足够的空间。
怀着无比的愤怒,他狠狠地一脚跺在了地上。
小說 全 本
以他为中心,周围至少十几里范围的地面轰然震动,大地如同水波一般荡漾,尘土腾空遮天蔽日。
无数道隐藏在地下的魔力被震得粉碎,那是魔王用来暗算他的手段。
而潘龙自己,已经如同一道离弦之箭,顷刻间洞穿了无数的烟尘,冲向了魔王。
“卑鄙的家伙,给我去死!”

sx0n9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夏逆討論-第二百一十六章、鐵鷹的實力相伴-oxcun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夏逆
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毕竟,朋友了解你,属于兴趣爱好,某些大大咧咧的人可能跟别人当了几十年的朋友,都不知道朋友喜欢吃什么玩什么。
但敌人了解你,那是刚需。不去好好了解自己敌人的家伙,一般没命活到成为教材。或者说,直接就变成反面教材了。
妖神铁飞燕念念不忘想要和妖神义乌决斗,为了那场迟早会到来的决斗,他做了无数的准备,其中当然就有对毕灵空的了解和研究。
个人隐私类的事情他不可能知道,但至少毕灵空的各种神通武艺,各次公开的和人交手的情况,他都收集了个遍,而且一直在细心研究。
作为他的儿子,铁鹰当然也对这些研究资料了解颇多。
潘龙和他激战超过十个时辰,便被他看出了端倪。
“之前传说你是仙佛转世,看来是弄错了。”他突然开口说道,“你不是仙佛转世。”
潘龙没回答——这简直特么是句废话。
但铁鹰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几乎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如果我没看错,你应该是义乌毕灵空的传人。”铁鹰微笑着说,“衣钵相传,将来要继承儒门宗主的那种。”
听到这话,潘龙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拔刀砍死这家伙。
杀人灭口啊!
但他随即意识到,凭自己的本事,不被杀了就算好的,哪里可能反过来杀铁鹰?
而铁鹰还在叽叽歪歪:“你的炼体功夫极为了得,血肉之躯磨炼得比百炼精钢更加强悍。这功夫不是儒门的,究竟来自哪里?我也不清楚。但你用来控制这身巨力的手段,却是儒门的‘从心所欲’心法……我不会看错的。”
“你这么有把握?”潘龙忍不住反驳。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语气必定显得有点心虚。
铁鹰笑了笑,说:“我父王研究儒门功法数百年,成就颇多,不敢说完全看透,至少也研究出了六七成。你如果用的是‘经天纬地’、‘正己律人’、‘天下大同’那几门心法,我未必看得出来,但‘从心所欲’正是昔年义乌最擅长的,也是我父王研究的重点。”
说着,他左手一抬,轻轻地一掌拍出来,似乎没有半点力量,却正好和潘龙的掌力完全抵消。
两只手碰了一下,连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潘龙的眼睛瞪得滚圆,当真是有些毛骨悚然。
铁鹰刚刚运气发力的手段,分明也是“从心所欲”心法的体现!
“你看,这功夫我也会。”铁鹰笑道,“虽然和义乌的相比,可能差距很大,但你在这门心法上的造诣,还真就未必能够超过我。”
潘龙深深地吸了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事已至此,想要抵赖是不可能的。
他干脆停住了攻击,沉声问:“你想如何?”
铁鹰摇头:“我不想怎么样。或者说,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面对潘龙严肃的目光,他叹了口气,解释说:“我父王一直想要和义乌作生死决斗,通过决斗逼出自己的潜力,以追求更加高深的境界……这事情,你能做得了主吗?”
“生死决斗,令尊必败无疑。”潘龙说,“妖神去和仙佛决斗,就算勉强能占到一时上风,最后终究还是耗不过的。”
铁鹰满不在乎地反问:“生或者死,很重要吗?”
潘龙无语。
他看得出来,铁鹰不是中二少年放嘴炮,而是真的不在乎生死。
由此推测,那妖神铁飞燕,怕是也真的不在乎生死。
他们不是那种为了理想可以牺牲自己的类型,而是真的就觉得生命并不重要,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类型。
简单来说,就是……有点疯狂。
老师怎么招惹上这样的疯子了?
他当然不至于没情商到把这话说出来,咳嗽了两声,问:“既然你知道我做不了主,还拦着我干什么?”
铁鹰又笑了。
“我刚才有个想法。”他轻快地说,“你是义乌的学生,我是父王的儿子。如果我在这里打死了你,义乌出手打死我,然后父王去找义乌决斗……这次她总归没理由拒绝了吧?”
撒旦总裁独占罪妻
潘龙顿时又汗毛倒竖。
他觉得铁鹰这人,貌似脑子有点问题。
这家伙连他自己的命都不当回事,当然也不会在乎别人的命。
虽然他说话的时候笑嘻嘻似乎是在开玩笑,但潘龙可不会觉得他在开玩笑!
铁鹰当然也不是在开玩笑。
他笑了一笑,说:“但我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你虽然是义乌的学生,可谁规定义乌的学生,就不能是仙佛转世?”
潘龙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觉得这家伙的思维有些跳跃。
按照你这么说,那我究竟是不是仙佛转世?
他很想这么问。
铁鹰又低声嘀咕起来,声音很小,而且用的是某种潘龙从来没接触过的语言。
嘀咕了一会儿,他注视着潘龙,眼神颇不友好。
云雾藏娇 檀淡烟香
“你觉得,如果我被某个跟义乌关系很好的仙佛打死,我父王能不能趁机把罪名扣在义乌的头上,好找义乌决斗?”他问。
捡了个女鬼俏媳妇 育在雕琢
潘龙气得想笑:“这怎么可能!你在城门口被马车撞死了,难道还是城楼上守卫士兵的责任吗?”
重生之都市最强神话至尊 人间十安
心痒
“……我觉得还是可以这么算的,文相就说过‘耍横不如耍狠,耍狠不如耍赖,要是可以耍横、耍狠兼耍赖,那就天下无敌了。’我也不要求天下无敌,反正我都死了,稍稍耍个赖,应该没多大问题,毕竟人死为大嘛。”
潘龙已经笑都笑不出来了。
拿自己的命耍赖,这人的确是“没多大问题”——他根本整个儿就是问题!
如果夏樱不快乐 奈奈
记得自己前世有“脑洞”这么一说,是形容人想象力丰富的。而铁鹰这家伙……已经不能算是“脑洞”,他脖子上面整个就一个大窟窿!
然而,这个神经不大正常的家伙,偏偏比自己更强。
想到这里,潘龙就觉得很苦恼。
可还没等他苦恼完,铁鹰已经一掌拍到了面前。
这一掌的力量和之前截然不同,势大力沉,分明已经存着杀意。
潘龙勉强接住,却感觉力量浑然一体,化无可化、拆无可拆,仿佛要把自己整个碾碎一般。
他无可奈何,只能借着这一掌的力量向后退,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倒飞出去。
王牌 刁 妃
可他才飞出了很短的距离,心中便警兆大起。
傲世灵尊
铁鹰到他身后了!
此时转身已经来不及,他急中生智,身体猛地仰躺,犹如著名的招数“铁板桥”一般,整个人几乎横躺,眼看着一只纤细洁白如同少女的手掌以毫厘之差从自己脸上掠过,劲风如刀,刮得他脸皮生疼。
可这一招并没那么容易躲过去!
铁鹰一掌打空,力量直接换了方向,由拍变成按,朝着潘龙的脸上按了下来。
掌力未至,便见上方的云气都凝聚起来,仿佛要化成一座大山,将他压在下面。
直到这时,潘龙才勉强将刚才那一掌的力量化解少许,总算能够腾出手来,举手接住这如同苍山从天而落的一掌。
真武之路
一声轰响,他的身体犹如一道电光坠向地面,一路上碰到的云气全都被轰散,形成一圈又一圈的圆形纹路,就像是一眼庞大的云井,从天空落到下方的高山山巅。
然后,山上的岩石被潘龙撞得粉碎。他的身体就像是一枚砸进山岩之中的钢钎,轰隆隆撞穿了一层又一层的土石,深深陷入了山腹之中。
潘龙还在下坠,头顶的岩石已经再次倾颓,将他撞出来的窟窿补上。
远远看去,仿佛他被这一仗直接打进山体内部,活埋了一般。
猎龙录
他猛攻十个时辰,不曾能逼得铁鹰让出半步,而铁鹰一旦认真出手,只是不到三招,就几乎将他活埋。
这位妖神之子,名震九州的绝顶大宗师,果然实力强横,绝非现在的他能够匹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