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fy5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歸一-第九百八十五章 黃帝迴歸展示-o3joi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归一
由于时间太晚,还在营业的店铺并不多,不远处就是一座广场,在广场出口处有个露天烧烤的摊子,这时候已经没什么人了,夫妻二人正准备收摊儿。
吃什么不重要,跟什么人一起吃才重要,白酒啤酒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谁一起喝。
吴中元为林清明倒上了酒,“哥,你怎么来了?”
“好长时间没看见你了,来看看你。”林清明说道。
吴中元本想说我明天就回去了,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自己回去之后见到的是五千年前的林清明,而不是现在的林清明。
“你等到嫂子了吗?”吴中元问道。
“嗯,”林清明点了点头,“她知道我来见你,托我向你问好。”
吴中元如释重负,长喘了一口粗气,转而又问,“师父呢,你应该也见到了师父。”
“见到了,但不是在下面见的,”林清明拿出烟盒儿,取出一支香烟,对点接续,“师父生前是授箓过的道士,羽化之后被天庭委派了个芝麻绿豆大的差事,常驻广元,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过去看他。”
“哥,住在黄家村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咱们会有今天?”吴中元笑问,不是开心的笑,也不是失落的笑。
“黄家村?好多年前的事情了。”林清明端起酒杯喝酒。
二人是兄弟,自然不需要像外人那样互相敬酒,自己喝自己的,林清明喝,吴中元便跟着,
林清明的话一直不多,喝过酒也没有说话,只是若有所思的抽烟。
吴中元也没有说话,拿起酒瓶为二人倒酒。
长达几分钟的沉默之后,林清明伸手拍了拍吴中元的肩膀,与此同时叹了口气,“我的兄弟呀。”
吴中元看得出林清明心中的悲伤和怅然,他能理解林清明的怅然,因为对他来说他只是半年没见林清明,而对于林清明来说已经好多年没见到他了,但他不太明白林清明因何悲伤。
“哥,我回去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吴中元问道。
“从何说起呢。”林清明随口说道。
“三族赌斗结果如何?”吴中元问道。
林清明没有立刻回答,也不知道是在担心会泄露天机还是过去太久回忆不起细节。
“人族应该不会输。”吴中元说道。
“嗯,”林清明点了点头,“我们赢了,但我们赢的很惨,九场赌斗,三方共有二十七人下场,活下来的只有你们三个君王。”
听得林清明言语,吴中元眉头大皱,“什么意思?”
“虽然约定只分胜负,不决生死,但事关本族的荣辱兴衰,我们输不起,人家也输不起,”林清明说道,“由于准备的都很充分,三方所有下场的人都是三灵修为,想要分出胜负很难,但散功自爆,玉石俱焚却很容易。”
沉默过后,吴中元沉声问道,“我是第几个下场的,我都派了谁下场?”
林清明说道,“你是第一个下场的,抽签抽的不好,先打兽王,再打神王,你们是打的时间最长的,好像是打了七天还是九天,最后你赢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你没杀他们。”
林清明说到此处端杯喝酒,放下酒杯继续说道,“第二场是你舅舅,就是鸟族那个族长,我都忘记他叫什么名字了。”
“黎泰。”吴中元说道。
林清明点头,“嗯,是他,第三场是你大舅子,就是能变成白龙那个。第四场是那个黑蜘蛛,她打的是最惨的,第一轮就已经被人家打出原形了,八条腿就剩下了两条,肚子也被对手豁开了,硬撑着等到第二轮,散功自爆跟神族的对手同归于尽了。”
林清明叹气过后出言说道,“我印象很深哪,她散功之前冲你喊了句知遇之恩,以死相报。”
“别说了。”吴中元冲林清明摆了摆手,他不想再听下去了,有时候提前知道结果并不是好事。
“不,我还是说完吧,”林清明说道,“天亮之后你回去的时候他们还都活着,想跟他们说点什么你也有机会。”
吴中元闭目叹气,没有接话。
林清明继续说道,“第五场是你的一个皇后,会用法术的那个,她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一把激光剑,她打的还是比较轻松的,但最后她大意了,对手虽然掉了脑袋却没有死透……”
“哥,别说了。”吴中元再度摆手,麻风岭的借记手札上记载了几处超自然现象的古墓,他探寻了两处,最后一处没来得及探寻,但王欣然知道线索,吴荻所用的激光剑无疑就是自那里得来的。
“我也不知道跟你说这些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但他们打的真的很惨,你做人还是很成功的,他们都很佩服你。”林清明说道。
林清明说完拿起酒瓶喝了几口,转而冲吴中元说道,“你认的那个干姐好像认识兽王,不过她也没有放水,后面两场是你撮合的那对夫妻,过去太久了,我已经忘记他们叫什么了,那个女的好像怀孕了,开始你好像没发现,后来发现了便阻止她下场,当时我就在你旁边,我看的很清楚,你拿了一枚可以变色的内丹给那个用棍的狼王,想让它冒险提升修为接替那个女人,但那时候那个男的已经死了,那女人生无可恋,强行下场……”
“哥,别说了。”吴中元抬高了声调。
林清明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已经说完了,他只说了八个下场的人,而他是最后一个。
长时间的沉默过后,林清明打开了一瓶酒。
吴中元回过神来,伸手.抢过,为他倒酒。
“天快亮了,你该走了。”林清明说道。
“事后是怎样一种情形?”吴中元问道。
“那场惨烈的赌斗并没有达到一劳永逸的效果,”林清明说道,“你虽然定下了规则,但它们并没有严格遵守,人族与兽族和神族的战争一直持续了好多年,具体情况我也不是非常了解,因为那时候我正带人在阴间作战,期间你也下来过一次,是来找人的,那个女人好像知道关于镜子的秘密,应该是与时空穿越有关,但当时你赶时间,没来得及详说。”
吴中元点了点头。
林清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站立起身,再度拍了拍吴中元的肩膀,“他们都在皇宫等着你,回去吧,出战之前敬他们一碗酒,他们没有跟错人,你也没有看走眼。”
“哥。”吴中元站了起来。
林清明握拳抬手,冲着吴中元的胸脯打了一拳,“我走了,你也走吧。”
吴中元心中多有不舍,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得说道,“代我向嫂子问好。”
林清明并不是个婆妈的人,点头过后消失了身影。
吴中元呆立良久,回过神来掏钱付账,他身上还剩下一点钱,是蓝精灵之前送给他的,还有几百块,都给了那对被吓坏了的夫妻,林清明先前离开时是直接消失的,他们都看到了。
夏天天亮的早,此时东方已经放亮了。
天师传奇
此前吴中元一直在有意克制,将自己的灵气修为保持在玉元层面,实则距更高品阶只剩毫厘,意念送出,气息汇聚,瞬间破茧进阶。
金仙以上品阶不但可以化生元婴,还可以反逆乾坤,穿越古今,吴中元深深呼吸了一口现代的空气,最后一次打量环顾,转而现出原本穿戴,静心凝神,反逆穿梭。
他此番直接现身于中天殿前,诸位王爷以及高阶勇士巫师已经等候多时,见他现身,喜不自胜,齐撩衣摆,轰然跪倒,“恭迎圣上还朝……”
.
.那三个字我就不说了,大家都懂。

hcwk4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歸一笔趣-第九百八十四章 無私無求熱推-lx2r2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归一
写下文字之后,吴中元施出瞬息千里将石板送走。
在此之前他曾经多次来过这里,每次都是来去匆匆,唯恐引起忙碌于田间地头农人的注意,但这次他没有立刻离去,原因有二,一是他已经定下了归期,远古时期不会再传来消息了。二是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往哪里去。
人都需要归宿感,没有归宿感人就会感觉孤独,但归宿感存在的同时对自身也是一种限制,没有归宿才是最终的归宿,没有归宿到处都是归宿。
经过了长时间的观察和积累,两个元婴的人格已经丰满完成,只是不曾分离出去,在此之前的一段时间他已经很少说话了,确切的说是很少与别人说话了,更多的是自己与自己说话,几个人格之间偶尔也会互相对话。
此时他的本命元神正在思考接下来去哪儿,而另外两个元婴的神识则分别在思考另外两个问题,左元神在思考分明已经触摸到了更高层次的天花板,为什么始终无法突破,就差一点点了,但还差一点点,到底差在哪儿?而右元神则在思考要不要为世人留下点儿悟道心得,让世人多些豁达,少些困惑。
站立片刻,吴中元右手微抬,延出灵气凝聚土石平地起碑,碑高三丈,宽两丈,偌大的石碑只有七个字,“己所欲,勿施于人。”
这句话是他留给世人最后也是最大的忠告,希望别人跟自己一样,是世间所有烦恼的源泉,自己是个痴情种,就希望对方也跟自己一样痴情,结果对方不是,自己就会失望痛苦。
自己是个聪明伶俐的人,就希望身边的人跟自己一样聪明,结果对方不是,自己就会失望痛苦。
自己是个有礼貌有修养的人,就希望其他人也跟自己一样有修养有礼貌,结果对方言语粗俗,自己就会失望痛苦。
自己是个干脆利索的人,就希望别人做事情也跟自己一样干脆利索,结果对方黏黏糊糊,自己也会因此失望恼怒。
自己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就希望别人也跟自己一样心存感恩,结果对方做不到,自己就会失望痛苦。
自己对朋友付出真心,就希望朋友也跟自己一样讲义气,结果对方做不到,自己就会失望痛苦。
自己喜欢安静,就希望别人都跟自己一样,谁要是喜欢热闹,自己就会烦躁厌恶。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这是个置之四海而皆准的公式,是他悟道的最大心得,也是此前任何人都不曾触及的角度和高度,不要希望别人跟自己一样,不要对别人有过高的期望和要求,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别人不一定能做到,自己喜欢的事情,别人也不一定会喜欢。
世界之所以精彩,正是因为有各种不同,要豁达洒脱,一句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被传为千古佳句,实则这句话的格局并不高,我愿将心向明月就足够了,至于明月照哪里那是明月的事情,奈何明月照沟渠,怎么听都透着一股子幽怨和矫情。
做好自己,自己就会对自己给予肯定,没必要通过别人的肯定来肯定自己,对待工作认真,对待领导忠诚,对待爱情专一,对待友情真诚,对待父母孝顺,对待子女慈爱,所有这些难道是建立在对方给予自己回报的基础上的吗?如果是,请反省自己,自己并不高尚,只是希望进行对等的交换罢了。
天道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但如果只是自己明窥天道,一点儿也不告诉别人,那就成了孤芳自赏,独善其身,这么做格局可不高,为了让世人能够理解,只能用他们可以理解的方式和语言对天道进行描述,尽管不是百分之百的精准,至少他们能懂,如果他如实讲述天道,谁也听不懂。
自以为是几乎是所有人的特点,吴中元虽然留下了石碑,却并不奢望所有人会因此受益,甚至会有一些人对碑文嗤之以鼻,但他还是留下了石碑和碑文,他毕竟在现代生活过,总要留下点什么,能帮一个是一个,能叫醒一个算一个。
三丈几乎是三层楼的高度,他之所以留下这么巨大的石碑,内心深处还是希望引起世人的重视的,还是希望世人能少些烦恼的,尽管世人并不知道留下石碑的人是谁,而他也并不需要别人感谢他,他只是做了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如果认真工作却没有得到升职加薪,请不要怨恨。
如果朋友需要帮助时你倾囊相助,而你需要帮助时朋友却推三阻四,请不要寒心。
如果对父母孝顺有加,而父母却偏爱其他子女,请不要郁闷。
如果你对爱人掏心掏肺倾其所有,而爱人却移情别恋,始乱终弃,请不要悲伤。
我 是 大 明星
不要因为被无情的辜负过,被狠心的伤害过,被卑鄙的算计过,就变成无情,狠心,卑鄙的人去辜负,伤害,算计别人,人生总会遇到狗,不要因为被狗咬过就变成狗,世上还是人多,只要不变成狗,迟早会遇到人,那才是同类,那才是朋友。
由于石碑过于巨大,很快便引来了农人的围观,不过他们并没有看到吴中元,因为吴中元隐去了身形。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很快相关部门也赶来了,对突然出现的巨大石碑进行检测,石碑矗立在麦田里,周围并没有起重设备碾压的痕迹,这可比麦田怪圈更神秘,到最后围观众人几乎是里三层,外三层。
吴中元就在附近,但没人看得到他,这给了他很大的启发,为什么一直冲不破天花板进入更高的层次,原因其实很简单,他还处于“有我”状态。
“我”是什么?我是主观,只要有主观,就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客观,在我看来,我认为,我感觉,我相信,只要加上“我”,就一定会带有主观好恶,就一定会带有立场和角度。
随便举个例子,受到地痞流氓的欺负,有些人选择躲避,有些人选择隐忍,有些人则选择反抗。选择躲避的人认为躲避是正确的作法,选择隐忍的人认为隐忍是正确的作法,而选择反抗的人自然是认为反抗才是对的,如果他们不认为这么做是对的,就不会这么做。
这就是“我”在起作用,同样一件事情,不同的“我”有不同的认知和理解,到底哪一种作法才是对的,很难确定,在选择躲避的人眼里反抗是愚蠢的作法,很容易受到伤害。在选择反抗的人眼里,躲避和隐忍都是姑息罪恶,会令坏人变本加厉,得寸进尺。
对和错是最没有争论价值的,因为每个人的立场不同,而且都带有自己的主观想法,只要带有主观想法,就会失去客观,客观都没了,哪里还有什么对错。
这就是“我”对格局和层次的限制,只有进入无我状态,才能冲破天花板,直飞云霄。
对于自己的感悟,吴中元并没有进一步的推敲验证,因为他早就发现自己正在进入无我状态,无我不是说自己消失了,而是不再受立场,身份,认知,固有思维的限制,完全彻底的超脱了。
想到此处,吴中元笑了,他终于完全彻底的悟道了,只有无我才能拥有更强大的力量,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不可能掌握天道的力量。
还得举例说明,如果他无法自黄帝的身份里超脱出来,一旦拥有了巨大的力量,就可能站在人族的立场戴着有色眼镜对神族和兽族进行打压,这是天道所不允许的,判案的法官必须是局外人,也只有局外人才能拥有判案的权力和能力。
水到渠成,瓜熟蒂落,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会引起质变,但是在质变之前,他还有一些旁枝末节需要推敲和前瞻,那就是自己进入无我状态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无我并不会导致他的消失,他还是人族的黄帝,只不过拥有了更高的格局,更宽广的胸怀,不再局限于人族立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客观公正的,左元神和右元神的存在是他对人性的保留,本命元神会超出人性,升格为天性。
想明白这些,吴中元心中释然了,但他并没有加速进入无我状态,此时已是傍晚时分,他施出瞬移现身于黄家村,随后两日他将自己曾经去过的地方都走了一遍,算是故地重游,也算是向自己曾经的生活轨迹道别。
吴中元感觉自每个地方停留的时间都不长,奈何去过的地方太多,不知不觉已是初五深夜,明天一早他就要走了,他再次瞬移出现在了城市的街头,坐在路旁看着闪耀的霓虹和晚归的路人。
四更时分,一个身穿便服的年轻男子突然出现在了吴中元的旁边。
感知到对方的金仙修为,吴中元歪头看了那年轻男子一眼,“我以为你不会见我。”
林清明正在燃点香烟,没有立刻接话,待得点燃香烟深吸了一口,方才出言说道,“我不知道这么做会产生什么后果。”
“只要发生的事情,必有其发生的原因。”吴中元说道。
“我现身阳间乃是擅离职守,不能滞留太久。”林清明说道。
“卯时我也得赶回去,”吴中元站立起身,“走吧,还有一个时辰,找地方坐会儿……”

tri5s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歸一 愛下-第九百八十章 謀而後動分享-wwbmd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归一
此前长达十余日的长途奔袭令吴中元疲惫非常,进到房间之后歪身躺倒,虽然王欣然已经离开很久了,但房中的被褥上仍然残留有她的气息,熟悉的女性气味令吴中元感觉到分外的安宁,灵气一撤,精神一松,很快昏昏睡去。
睡觉的本质是恢复精力,到得他现在这种修为,如果灵气不撤,可以一直不睡,即便睡觉也只需两三个小时就足够了,但这次吴中元自下午两点开始睡觉,一直睡到次日下半夜三点方才悠悠醒转。
夜深人静,周围寂静无声,吴中元起身去了个厕所,实则他现在连解手都可以省略掉了,但多年的习惯改不了,他也不想改,因为这让他感觉自己还是个人。
回到床上,吴中元闭着眼睛将之前去过的三处地点自脑海里逐一想过,在远古时期他已经养成了谋而后动的习惯,不管是做一件事情还是打一场战争,前期的谋划都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他的目标只是杀掉可能存在的魔王而不是将三处据点儿里的魔族一网打尽,所以他只需要攻击魔王所在的那处魔族据点,他先前之所以耗时费力的将三处魔族据点尽数走一遍,为的就是在动手之后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自三处魔族据点快速移动,因为魔族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一旦他催动元神全力感知,在感知到对方气息的同时,对方也能感知到他的存在。
万一藏在感应区域的不是魔王而是魔王手下大将,对方就会立刻利用心灵感应向魔王传递消息,告知魔王他已经出现,届时魔王就会有所防备,要么及时躲避,要么启动可能存在的针对他的一些装置,对他进行攻击拦截。
故此一旦动手就是分秒必争,必须利用瞬移与对方的心灵感应赛跑。
魔王在远古时期就是上元修为,这时候是什么修为还无法确定,如果是太元修为就可以施展瞬移,要知道瞬移并不是法术,任何人只要拥有太元以上修为都可以使用。
如果魔王恢复了上元修为,它就可能催生元婴,如果催生元婴,那就很难被杀死了,上次他自远古时期之所以能够一举杀掉魔王,乃是因为那时候魔王刚刚脱困,尚未来得及催生元婴。
不过仔细想来魔王恢复到上元修为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根据那个俘虏的口供来看,魔王应该在夏天才能彻底复活,而现在只是初春时节。
先前他曾经感应过魔王的那截断尾,对于魔王的气息很是熟悉,他将感应魔王断尾时的感觉自记忆深处调了出来,自脑海里重复强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动手之后能够精准的感应到魔王,要知道这三处魔族据点的核心区域都是位于地下深处的,自地面上感应下面的气息不会那么清晰强烈,而且除了魔王,魔族据点里还有很多与魔王气息相似的魔族,他必须确保自己可以在杂乱且微弱的气息中精准的找出魔王。
寻常兵器是杀不死魔王的,想要彻底消灭魔王只能依仗阴阳长剑,在感应到魔王气息的同时也能锁定魔王所在的具体位置,届时以最快的速度靠近魔王并以阴阳长剑斩杀其肉身和元神。
以什么样的方式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靠近魔王?瞬移无疑是最快的,但是瞬移的施展有个前提,那就是目的地必须是曾经亲自去过的地方,那三处魔族据点他之前都没有去过,按理说是无法施展瞬移的。
抬扛王大闹三界 仙山血玲珑
不过瞬移还有另外一种方式,那就是目视瞬移,所谓目视瞬移就是自己眼睛能够看到的地方也可以瞬移前往,目视瞬移给了他很大启发,那就是感应瞬移有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大明卿士 城北人家
總裁 33 日 索 情
不管是瞬移还是目视瞬移,本质都是给瞬移提供了一个参照物,而感应瞬移理论上也是可行的,只不过参照物变成了对方的气息。
由于感应瞬移在平日里施展的机会并不多,且存在的价值也不大,便很少有人尝试施展,不过仔细想来感应瞬移理论上也是可行的,有些像穿墙术,无非是穿的墙更厚一些罢了。
想到此处,立刻加以尝试,他能清晰感应到周围房间里正在休息的工作人员,感应寻找之后,他挑选了一个离此较远且从未去过的男性工作人员的房间,隐去身形,以对方的气息为参照,强行瞬移。
一试之下,不成,瞬移不得起效,他还在原处。
穿越三国之我为王
灰心之下正准备另寻他法,突然想到隐身状态很可能限制了瞬移,于是便现出身形,再度以对方的气息作为参照物施展瞬移。
事实证明感应瞬移是可行的,但是由于不了解对方房间里的陈设和布置,吴中元瞬移之后被卡在了墙里,但他与那些凭借仪器设备进行空间转移的人不同,他自身可以自虚实之间进行转换,即便被卡在墙里也能快速抽离,全身而出。
吴中元并没有惊动正在睡觉的工作人员,再度凝神感知,此番所选的参照物是十八分局门口的门卫,他此时位于地下深处,门卫的值班室离此甚远,尝试感应瞬移,也可以移位现身。
确定感应瞬移可行,吴中元暗暗松了口气,也只有这一个办法才可能快速靠近魔王,不然一旦惊动了魔王麾下的天仙大将,对方一个意念送出,肯定能够抢在他之前向魔王通风报信儿。
既然感应瞬移可行,吴中元便生出了将魔族天仙大将逐一斩杀的想法,但思虑过后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他熟悉魔王的气息,却并不熟悉敌方天仙大将的气息,想要确定它们的身份,只能通过感应它们的灵气修为,但感应灵气修为比单纯的感应气息要麻烦许多,绝不能浪费时间,节外生枝。
情深几许
确定了详细的行动步骤,推敲了各种细节,最后吴中元开始推敲动手的时间,只要是活物就有生物钟,不同的生物生物钟也不相同,魔族的怪物,不管是魔鬼还是狼人亦或是吸血鬼,都是夜行性的,夜行性的生物在白天通常会休息,站在这个角度上说,白天动手应该可以起到攻其不备的效果。
但人类习惯自白天行动,敌人也知道这一点,故此在白天,它们休息的时候防守很可能是最严密的,如果有相应的高科技安保措施,在白天也肯定是全部启动的,从这个角度上说,白天并不是最佳的动手时机。
未来之黑色幻想 飘羽落尘
夜行性的动物与常年上夜班的人类有相似之处,不少企业是三班倒,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这个时间段儿,十二点半到一点半是最困的。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二点这个时间段儿,晚上九点到十点是最困的。而十二点到早八点这个时间段儿,两点到三点,五点到六点这两个小时是容易犯困的。
由于三处魔族据点分别位于不同的经纬度,彼此之间存在时差,想要自三者之间找一个比较理想的时间点是相对困难的。
到了早饭时间,方奕来敲门,喊吴中元一起去吃早饭。
吃饭的时候吴中元趁机冲方奕请教这三处不同地点彼此之间的时差,二人讨论的时候一名姓胡的女性工作人员听到二人的讨论并主动加入,小胡是总部的一名内勤调度,对于世界各地的时差了如指掌。
结合生物钟的困乏期详细推算过后,小胡得出了结论,北京时间早上七点四十到八点十分这半个小时三处据点的魔族都处于困乏期。
恋着多喜欢
得到结论,吴中元歪头看向墙上的挂钟。
“已经八点多了,今天肯定来不及了。”方奕说道。
“还有五分钟,足够了。”吴中元站立起身。
“你可千万别……”
不等方奕说完,吴中元便消失了,方奕和小胡面面相觑,片刻过后方才反应过来,扔下餐盘冲向调度室。
调度室里有面很大的显示屏,上面有所有佩戴了通讯定位装置工作人员的位置,以绿点标识,绿点大部分都集中在国内,只有一处编号为五十二的绿点位于遥远的撒哈拉沙漠,而五十二正是吴中元临时佩戴的通讯装置的编号。
二人刚刚找到绿点所在的位置,绿点却突然消失了,转而出现在了亚马逊雨林。
这次绿点儿没有闪动消失,一直停留在固定区域,二人屏气凝神,直盯着屏幕,大气都不敢喘。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四十秒,一分钟不到,绿点儿再度消失。
见此情形,二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在屏幕的下方的控制台上有诸多绿灯,方奕急忙低头看向绿灯,却发现五十二号绿灯并没有熄灭。
与此同时小胡也找到了五十二号所在的位置,“在这里,他已经回来了……”

wkrig笔下生花的小說 歸一 txt-第九百七十九章 奔波之苦閲讀-zvtgd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归一
先前多日的长途奔袭令吴中元疲惫非常,到得海边再度生出了想搭顺风车的念头,但总部出于安全考虑,并不建议他搭乘飞机,无奈之下吴中元只能继续以凌空飞渡跨海向南。
其中辛苦自不必说,腾云驾雾在世人眼中是很惬意的事情,但吴中元此番出来并不是为了游山玩水,他不愿在这件事情上耽搁太多的时间,一路上便将速度催到极致,终于赶在第二天上午进入非洲大陆。
第二处目标位于撒哈拉沙漠某处,撒哈拉沙漠是世界第一大沙漠,也是世界上公认的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当吴中元风尘仆仆,蓬头垢面的赶到目标区域时已是第三天的中午。
心碎柠檬 梦舞蓝蝶
电影时代
照例,他没有过分靠近那处区域,只是自远处对那片区域进行了观察,这片区域有多达十余处暗堡,周围全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他隐身观察的时候恰好有直升飞机飞来,地下停机坪自沙漠中缓缓升起,直升机降落之后,停机坪缓缓下落。
別 說話
吴中元抢在入口关闭之前隐身来到入口上方俯视观察,只见下方是一处巨大的空间,这是一处倒金字塔建筑,最上层的空间面积最大,直径目测在一公里左右,主体建筑为石质,后期被人为进行了改造,增加了一些现代化的设备。
金字塔的入口呈方形,直径在三十米左右,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站着一些戴着墨镜的人,这些人以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居多,也有一些黄种人。
这里是吸血鬼的巢穴,这些戴着墨镜的人无疑都是吸血鬼,吸血鬼是畏惧太阳的,这是它们最大的弱点。
担心感知探查会惊动可能存在的魔王,吴中元便没有进行细致的感知,在直升机沉入金字塔,上层的伸缩罩顶彻底关闭之前抽身离去。
最后一处可疑地点在亚马逊流域,很多人都听说过亚马逊原始丛林,却很少有人知道亚马逊是什么,亚马逊是世界第二大河流,它所流经的区域统称为亚马逊流域,而亚马逊原始雨林只是亚马逊流域的一部分。
亚马逊雨林位于南美洲,具体位置在美国的南面,横跨了八个国家,亚马逊雨林占据了全球森林面积的五分之一,足见其广袤无垠。
自撒哈拉沙漠赶到亚马逊雨林足足用了五天时间,这还是吴中元日夜不休的结果,他虽然移动速度很快,奈何世界实在是太大了。
亚马逊雨林非常原始,一望无际,茂密的丛林里面生存了包括毒蛇猛兽在内的各种生物,亚马逊雨林属于热带雨林,热带雨林最大的特点就是植物可以长的很大,而动物也比寒冷地区的同类体积要大,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中普通人几乎寸步难行。
得益于可以凌空飞渡,也得益于总部用卫星导航,吴中元终于找到了最后一处可疑地点,这里是位于雨林深处的一处山峰,山并不高,高度估计不会超过一百米,山上有几处大型石质建筑,无疑是狼人的祭坛,由于年代久远且这里温热潮湿,祭坛上长满了厚厚的苔藓,有些大树的树根也攀附到了祭坛的石壁上。
这里也有直升机停机坪,位于祭坛的顶部,祭坛的样式很像金字塔,只不过没有塔尖儿,不是后期被人为改动了,而是原本就没有塔尖儿。
在山脚处的林荫下有不少木屋和窝棚,应该是一处原始部落,不过这处原始部落的主人并不是土人,而是狼人,虽然尚未变身,但吴中元能清楚感受到它们气息异常
短暂的观察之后,吴中元瞬移回返,他没有直接回十八分局,而是又跑回了学校,这时候是中午时分,卖煎饼果子的应该还在。
买了两个煎饼果子,吴中元瞬移回返十八分局,他也没有急于进去,就坐在十八分局的台阶上大口咬嚼。
总部根据定位装置知道他回来了,方奕是第一个迎出来的,见他风尘仆仆,多有狼狈,急忙上前说道,“真是辛苦你了,别吃这个了,食堂今天中午伙食不错。”
吴中元站立起身,“走。”
鳳 霸 天下
“高局长出去开会去了,不在单位。”方奕说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他不关心高局长在不在,他此时饥肠辘辘,更关心食堂中午吃什么。
方奕将吴中元带进食堂,为他打好了饭菜,吴中元已经五六天没吃东西了,吃完煎饼果子又吃了两份儿工作餐。
待他吃完,方奕终于等到了说话的机会,“怎么样?有收获没有?”
吴中元正在端水漱口,听得方奕发问,便点了点头。
“需要做什么准备?”方奕又问。
黑鹰坠落
吴中元摆了摆手,“什么都不用,只要我亲自去过的地方,我都可以瞬间前往,等我回回神儿,歇两天就动手。”
“你具体有什么计划?”方奕问道。
吴中元说道,“我们的目标是魔王,但目前我还不能确定那三处可疑地点哪一处才是魔王的藏身之处,等我休息好,我会施展瞬移逐一感应探查,如果魔王不在那里,我就不着急动它,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魔王的藏身之处,将它杀了再说,另外两处不理它都成。”
“需要我和牛副科长做什么?”方奕追问。
吴中元摇了摇头,“你们其实也做不了什么,对了,牛科长跟你们联系没有?”
“没有,”方奕摇头,“他把定位装置关了,我们现在也不确定他在哪里。”
“正好儿,别惊动他了,让他在乌克兰玩儿吧。”吴中元站立起身,往门口走去。
方奕迈步跟了上来,“还是把他找回来吧,我们两个与你一起行动,万一有什么闪失,也能有个照应。”
“我如果有什么闪失,你们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吴中元摇头说道,“还是我自己来吧,小心点儿也就是了。”
“咱们之前不都说好了吗,怎么又变卦了。”方奕多有失望。
吴中元来过十八分局好多次了,对这里也很熟悉了,绕行前往王欣然先前居住的房间,“我说了你别不高兴,我真的不认为你们能帮上什么忙。”
“带我们出去开开眼界也好啊。”方奕压低了声音。
吴中元说道,“我赶到一处地方会立刻感应有没有魔王气息,如果魔王不在那里,我就会马上瞬移前往另一处,一旦找到魔王,当我感应到它的时候,它也能感应到我的到来,我必须立刻动手,分秒必争,如果顺利的话战事可能在几分钟内就结束了,你们哪有机会开什么眼界?”
吴中元说话之间走到了王欣然的房间,他知道密码,摁下密码,打开了房门。
方奕想跟进来,却被吴中元关在了外面,“我好几天没合眼了,先让我睡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