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起點-第四百一十九章 破局之策讀書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无解之局?”
“怎么可能?”
“我从来都不相信,这天地之间会有解不了的局!”
须弥山中,回到了自己洞府的准提道人,正一脸的冷厉之色。
就算是到了现在,他也不认为自己就对当前的局势没有任何反击的力量,只能随波逐流——
“有办法的,只是还缺少一个契机而已!”准提道人的目光,在那无限血海和万寿山的方向不停的巡视着,而当红云道人的偷偷摸摸的从万寿山当中出来的时候,准提道人的目光终于是亮了起来。
“镇元子抹不开颜面?”
“这实在是太好了!”
准提道人豁然起身,目光当中满是欣喜。
他预想当中的,破局的契机,终于出现了。
“准提,你要去哪里?”当准提道人正准备踏出须弥山的时候,接引道人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
“也没什么别的事,只是想着,我们和太真道友的误会,总要又一个解决的方式,是以我想去寻镇元道友和冥河道友合计一番,到底该怎么办,因为这件事,我们和镇元道友,冥河道友也闹得颇有些不愉快,若是能够趁机机会,与之重修旧好,我们西极五圣,再度同气连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准提道人没有丝毫犹豫的道。
“也好。”接引道人点了点头。
西极五圣重修旧好,继续为了西极大地的安稳而努力奋斗,这个同样是他梦想当中的事。
只不过之前,他们谁也不愿意向谁低头,故此才有了这么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情况,如今准提道人愿意先放下姿态去寻找镇元子和冥河道君说项,这当然是接引道人很早就希望看到的事。
“既然如此的话,我便和你一起去吧。”接引道人看着准提道人。
“还是不要了,须弥山乃是西极祖廷,一旦有任何损伤,整个西极之地都将为此摇摇欲坠。”
“我们两个人,总得有一个人守在这须弥山上,以监察西极大地地脉的变化。”
准提道人急忙拒绝道。
——开什么玩笑,他这一行,名义上是要和镇元子他们化解误会重修旧好,但实际上,他却有着更深层次的一层谋算,若是接引道人和他一起出发的话,有着接引道人在旁边看着,他的谋算,又如何能够实现。
……
从须弥山出发,一直到了血海的边缘,准提道人才是舒了一口气。
他这一行,虽然接引道人不曾陪他一起,但为了他这一行的安全,接引道人同样是将自己的一缕神识附着在了准提道人的身上,为准提道人隐匿行迹。
而在接引道人的神识之下,准提道人这一路上也丝毫没有搞什么小动作的机会,一直到现在准提道人踏进无限血海的边缘,接引道人的神识,才是随之消散。
而就在接引道人神识消散的刹那,准提道人的小指头便是微微一动,然后他的一缕意识便立刻是随之落下,裹挟着一缕元气消失与这无限血海的边缘。
下一个刹那,血海当中,无穷无尽的浪花涌动起来,然后一个穿着血色衣衫的道人提着两柄长剑从无限血海当中跳了出来,一脸不善的看着面前准提道人。
“准提道友又来我这无限血海,可是又有什么事不成?莫非,是这西极的地脉,又有了不稳的征兆?”
这穿着血色衣衫的道人,正是这无限血海的主宰,冥河道君。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第四百一十九章 破局之策推薦
而此刻,这位同处于西极的先天神圣,面对着来访的准提道人的时候,却丝毫没有要将准提道人迎进那无限血海当中的想法,而是就在这无限血海的边缘和准提道人交流起来——无限血海,同样是介于虚实真幻之间,故此已经占据了西极大地的巫族,才不能察觉到无限血海的存在。
但这无限血海的边缘,正好就是虚实交错的界限所在,在这无限血海边缘处长久停留,他们引起巫族注意力的可能性,依旧是极大极大。
但就算如此,冥河道君宁愿是冒着被巫族发现的风险,也不愿意将准提道人迎进无限血海当中——他对准提道人的忌惮和防备,由此可见一般。
“莫非,准提道友要告诉我,这西极地脉又有所不稳,想要邀请我前去查探?”冥河道君冷笑着。
超棒的都市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四百一十九章 破局之策
上一次他们就是这般被准提道人哄骗着,然后被那骚动的地脉所缠住,最后使得太真道人独自一人面对着龙凤三族的大军,也使得他们到现在都不敢面对太真道人。
“非也。”对于冥河道君的堤防,准提道人却是丝毫不以为意,虽然他对接引道人说的,前来这无限血海是要和冥河道君他们化解恩怨,但实际上,这也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借口而已。
而今,冥河道君摆出一副拒不合作的姿态,却是正好遂了准提道人的意——不是准提道人不顾大局,不愿低头,而是他低头了,冥河道君也依旧是不依不饶的死抓着不放,不愿意与他和解。
最妙的是,接引道人神识散去的时机,和冥河道人出现在准提道人面前的时机,可以说是同步交接,这其间,只有那么一个刹那的功夫是接引道人和冥河道人所不曾顾及到,而准提道人的动作,便是抓住了那唯一的一个刹那。
除非是一开始就猜到了准提道人在做什么打算,否则的话,没有任何人能想到准提道人在那一个刹那之间到底做了什么事。
“无论和冥河道人谈成一个什么结果,但只要冥河道人站在我的面前,就能够保证这天地之间无论发生什么变故,都和我没有丝毫的关系。”
“简直完美!”准提道人心头感慨着。
“太真道友一怒之下,将我们的跟脚全都暴露了出来,冥河道友你当真就没什么其他的想法?”准提道人问道。
“这是我欠她的!就算是为此陨落,也算我活该,就当我还债。”冥河道君神色阴沉,冷冰冰的出声道,“倒是准提道友你,虽然我现在还没有什么证据,但我总觉得上一次的巧合,实在是不同寻常。”
“冥河道友这是在怀疑我蓄意谋害太真道友了?”准提道人也是沉下了脸色,一副要和冥河道人翻脸的模样,“正是好一个有担当的冥河道友——上一次的巧合,没有谁愿意见到,我们想着,大家一起去面见太真道友,下向她负荆请罪,请她重回西极。”
“却不想,冥河道友你倒是好担当,竟是想要将所有的事都推到我的头上来。”
“罢了,罢了,就当上次之事乃是我刻意构陷好了,我这便去天庭向太真道友阐明原委,言及一切都是我的谋划,你和镇元道友,以及接引道兄都是受了我的蒙蔽算计,然后太真道友无论是杀是罚,我都生受了便是——至于说太真道友信与不信,那就看她自己吧。”
准提道人勃然大怒道,转身就想要离开这无限血海。
“当真不是你?”见准提道人一副受了极大羞辱的模样,冥河道君也不由得对自己的猜测有些狐疑起来——对于当初之事,他本就只是一个感觉而已,没有丝毫的证据。
“是我,怎么不是我!”见冥河道君的态度有所松动,准提道人却依旧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非要和冥河道君掰扯一番不可——开什么玩笑,他分化出去的那一具化身还不曾出现在十二祖巫的面前,他又怎么可能和冥河道人握手言和,再与冥河道人一起去那万寿山,这岂不是自投罗网吗?
是以,在一副不依不饶的同时,准提道人的模样,还显得相当的倨傲,一副拿住了冥河道君痛脚的模样。
“好哇!我就说,你和镇元道友怎么突然就疏远了我们,原来你们认为当初太真道友的境遇 ,乃是我和接引道兄刻意为之……走走走,太真道友的事,我们且先放到一边,今次你我先将这事掰扯清楚。”
准提道人什时候抓住冥河道君的衣袖,一副要拖着他去须弥山理论一番的模样。
……
而在准提道人和冥河道人掰扯消磨时间的时候,准提道人的化身已经是出现在了祖神殿门前——虽然十二祖巫此刻正带着巫族的精锐正在攀登那周山,但他们留在祖神殿当中的化身,也依旧是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这位陌生太乙道君的来临,然后显化出来,将其拦住。
“想不到,还有人敢于潜入我们巫族的祖神殿,我们当真是小看了这天地之间的修行者——你是天庭的人,乃是哪里的人?”共工阴沉沉的声音想了起来。
“我谁的人也不是,我只是我——我此次前来,却是为了巫族而来,共工祖巫何必如此冷眼相待?”那太乙道君如是出声。
“为巫族而来?这话倒真的是第一次听说。”
“此刻,我们巫族唯一的敌人,只有天庭,莫非,你还有什么办法助我们倾覆那天庭不曾?”共工戏谑的道,对于面前这位藏头露尾的太乙道君,共工却是相当的看不上眼——是以,他一边说话,一边也在猜测面前这位‘太乙道君’,真正的身份到底是谁!
共工看着面前的这位太乙道君,其身形气机,皆是介于虚实之间,如梦似幻,显然和那梦境的权柄有所勾连——而这天地之间,执掌梦境权柄最为知名的人,便是和巫族有过合作的梦神君,可惜梦神君早已陨落。
“除了梦神君之外,还能是谁呢?”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愛下-第四百一十九章 破局之策展示
“梦貘一族?不,不可能,梦貘一族的人怎么敢出现在我们巫族的面前。”共工很快便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难道除了天庭以外,当前巫族就没有其他的困境了吗?”那道人笑道,“比如说,西极?”
“西极之地的四位神圣藏于天地之间,和天庭的关系不清不楚,众位祖巫们心头难道就没有半点的忌惮?”
“你到底想说什么?”共工问道。
“我有一计,可助众位祖巫们彻底的斩断西极四位神圣和天庭之间的关系,不知祖巫可愿一听?”那道人慢条斯理的出声。
“不妨一说,若你说得有理的话,我便饶恕你擅闯祖神殿的罪过。”
“西极五位神圣号称同源而出,同气连枝——但从上一个纪元开始,就一直只得太真道人独自一人端坐西昆仑,撑起西极之地的门面,共工祖巫难道就不觉得奇怪?”
“据我所知,太真道人和西极的另外四位神圣,在很早之前就有着误会,而这误会,到现在都不曾冰释。”
“此次,天庭放出这样的消息来,便是要借着巫族的力量逼迫那四位神圣现身,然后冰释他们和太真道人之间的嫌弃,再引得他们加入天庭。”
“我有一计,可彻底断了西极那四位神圣加入天庭的希望——如此一来,那四位神圣就算不加入巫族,但也绝对不会成为天庭的人,不会成为巫族的后患,共工祖巫可愿一听?”
这身形如梦似幻一般的道人缓缓出声——这道人,自然便是准提道人所分化出来的那化身。
接着,不待共工出声,准提道人便已经是继续出声。
“西极五位神圣,想要冰释前嫌的话,就必须要面对面的座谈一番——而星空乃是太真道人的大本营,是天庭的力量中枢,在冰释前嫌以前,那几位躲了太真道人一个多纪元的太乙道君,绝对不敢踏入星空当中。”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第四百一十九章 破局之策熱推
“故此只能是太真道人去见那四位神圣,而不是那四位神圣去见太真道人。”
“而西极另外的那四位神圣当中,接引深沉,准提狡黠,冥河冷厉——独独镇元子,风光霁月,生性豁达。”
“是以,太真道人想要和他们冰释前嫌的话,第一站,必然就是镇元子所在的万寿山五庄观。”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第四百一十九章 破局之策展示
“试想,若是祖巫的几位祖巫提前埋伏在万寿山之外,等着太真道人出现的时候,将其斩杀——其一,能够断了天庭的一道支柱,大大的提升巫族的威势。”
“二来,便是能够彻底的断了西极那四位神圣和天庭的联系——太真道人死在万寿山,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那四位神圣再如何的委屈,也都是有口难辩,如此一来,那四位神圣就算不愿意加入巫族,但也绝对不可能加入天庭,因为天庭容不下他们,如此一来,巫族在这洪荒大地上的后患,岂不是尽去?”准提道人阴沉无比的声音响起。
“好计,好计!”听着面前这无名道人所献的计策,共工也不由得抚掌而叹,不得不说,他面前的这道人,真的是抓住了当前要破局的唯一的一个点。
“想不到,西极几位神圣在天地之间隐匿一个多纪元,还有人对他们了解的如此的深入,道友的身份,实在是不简单。”
“祖巫陛下只需要确信我对巫族并没有恶意就是了,又何必要拘泥于我的身份?”准提道人的身形,亦是在言语之间缓缓的散去,他所留在这一具化身当中的力量,正在飞快的堙灭着,不留痕迹。
“好了,我言尽于此——共工陛下若是信我的话,那这便是找到万寿山的办法。”当准提道人最后的言语飘散之后,共工的面前,只留下一个一卷在虚空当中你能够跳跃着的符文,在共工将那符文记住之后,那符文变立刻是随之消散。
这一连串的符文,赫然便是如何在虚空当中锚定万寿山的办法。
西极无位神圣当中,镇元子执掌土之权柄,又有人参果树这先天灵根在手,是以,其万寿山几乎是可以毫无阻碍的通行于天地之间的任意一条地脉当中而不引起任何人的察觉,但有了这锚定万寿山的秘法,无论万寿山如何的挪移,都不可能逃得过他们的追捕。
……
“看着秘法,就知晓前来挑拨的那人,对西极五位神圣的恶意不小——或者说,其对镇元子之间的恶意,超乎想象,否则的话,他绝对不会推演出这几乎是专成为了针对万寿山而诞生的秘法。”周山的山麓当中,共工的意识回转,然后便是将先前的事告诉了其他的几位祖巫。
而这些祖巫当中,执掌土之权柄的后土,自然便是先看了共工所记录下来的,锚定万寿山的符文。
“他若是对西极的几位神圣没有恶意的话,也不会冒险前来我巫族了。”祝融出声,“我倒是觉得,当前我们的当务之急,不若便是如这道人所献之计一般,以秘法循着万寿山而去,将太真道人斩杀于此间,就算是不能将其彻底的化作飞灰,但也能够断了西极四位神圣和天庭合流的可能。”
“至于说来人的身份,我们不妨在这之后再行探查——嘿,不管他和西极的几位神圣有怎样的恩怨,但藏头露尾,想要拿我巫族作为手中利刃,他也不看看,他有这个资格吗?”祝融的目光当中,无穷的火焰跳动起来。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先带着族人离开周山,我等便立刻锚定那万寿山的所在,然后等着太真道人上门!”烛阴的声音也是响了起来。

火熱玄幻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愛下-第三百九十九章 星漢燦爛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天河之上,极其极其有节奏的律动着。
当云中君开始闭关的时候,整个天河之上,都有时空是凝结而成的迷雾弥散开来,于是对于那无数的淘金者而言,这天河当中,除了那汹涌的吞没一切的浪花之外,便又是多出了一重危险。
而云中君自身的意识,却是早早的就已经是一分为二,其主体,和云中君的真身,以及这浩渺的天河归于一处,另一部分,则是循着藏在天河当中的空间通道,落入了日月潭中,在那弱水之间徜徉起来。
云中君当初游历天地的时候,在那天地之间采集了无穷的水汽,天地之间,他每到一处江河湖泊,都必然会冒险在巫族的看守之下,采集一缕那些江河湖海的气机,而现在,他所采集而来的气机,便是在他闭关的时候,一点一点的融合到天河当中,令天河的边界不断的变得模糊,一点一点的朝着这洪荒天地所渗透——而在这过程之间,那西昆仑之下的弱水河,便是天河向洪荒天地渗透的时候所留下的坐标。
无数的气机,伴随着那玄妙无比的空间的震动凝结为一体,收束成作一条玄妙无比的线,将那弱水的权柄之印缠住,往天河的权柄之印所在的地方靠拢,要令那天河的权柄,将那弱水河的权柄给彻底的吞噬。
在这过程之间,天河的权柄之印,以及弱水的权柄之印,都在不停的震动,发生着玄妙的共鸣。
在这两个权柄之印相互吸引的时候,云中君的道行和法力,也同样是在飞快的提升。
两个同出一源,最后所发展的方向却截然不同的天地,其权柄相互共鸣,相互沟通的时候,天地之间的秘密,在云中君的面前一点一点的展现出来,时间和空间的涌动之间,云中君的法力和道行,也在飞快的提升着。
他知晓,当这两处天地的权柄之印合而为一,也即是天河垂落,融入弱水当中,弱水倒灌,涌入天河之内的时候,这浩浩荡荡的天河,便立刻是会和那弱水融为一体。
道那个时候,这天河的存在,便和天地之间那无数的空间通道没有任何的区别,云中君以及他麾下的定止军,能够以这天河为纽带,通行于天地之间的任何一个角落——只要能感应到星光的所在,便是云中君畅行无阻之地。
而同样的,那个时候也正是云中君破开关隘,登临太乙道君的时候——十二祖巫便是以这种方式登临的太乙道君之境。
不过,在那两个权柄之印快要合而为一的时候,云中君的念头却是陡然之间一动,将那快要融合的权柄给硬生生的分开。
虽然十二祖巫的经历早已证明,融合两方天地的权柄,便能够铺平登临太乙道君的道路,而这也正是云中君所推演出来的太乙道君之路当中的一条,但他却并不打算以这种最为简单,同时也是最为轻易的方式登临太乙道君之境。
对于这天河的权柄,以及那弱水的权柄,云中君还有另外的打算。
……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三百九十九章 星漢燦爛分享
在那快要被吞噬的弱水权柄之印被云中君强行摘出来的时候,星空之上,那浩渺无比的天河,便如同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狂怒着翻涌起来,在这无穷无尽的星空之上掀起滔天的浪花。
这浪花涌动的时候,沉积于天河当中无穷无尽的星辰的倒影,也似乎是活了过来一般,在那天河的浪涛当中相互碰撞,相互碾压,散发出恢弘无比的力量。
这天河暴露的时候,那天河吞噬万物的特性,可谓是展露无余。
星空当中无穷无尽的星辰之力,还有那纵横交错的星辰权柄,才一落到那天河之上,便立刻是被天河的浪涛所吞没,不要说是那些不朽金仙级别的星君们,便是那几位帝君,也都无法将自己的感知落到了天河当中。
那天河之上,明明是有灿烂无比的光华映照得整片星空都是灼灼生辉,但当那些星君乃至于帝君们,将自己的感知落到这天河之上的时候,他们所感觉到的,却是一团无与伦比的虚无。
他们的感知,在落入那一片星汉灿烂当中的时候,便是无声无息的湮灭,令人惊异的是,按照常理而言,这种神识和感知被人切断的情况,必然会对那神识以及感知的主人造成一定的伤害。
这些天河当中的虚无,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些星君帝君们的神识在被切断的时候,他们本身,却并不曾为此受到任何的伤害——在他们的意识被切断的时候,有造化之机激荡而出,顺着他们被切断的意识,涌入到他们的元神当中,在这过程之间,他们的元神受到了多少的伤害,那激荡的造化之机便立刻是令他们受伤的元神又愈合起来。
若不是此刻正展现于他们面前的那一片星灿烂无比的星汉,他们几乎是要以为,自己先前的记忆,只是一场梦幻空花。
“云神君这是将要登临太乙道君之位吗?”那天河咆哮起来的时候,星空当中所有的太乙道君们都是随之起身。
登临太乙道君已久的他们,当然是能够察觉得到那在星汉灿烂之间涌荡起来的时间与空间的波涛。
感受着那波涛,每一位太乙道君的脸上都流露出了欣喜无比的神色来。
登临太乙道君之境,意味着只要云中君自己小心一些的话,那么十二祖巫就永远不可能对云中君产生直接的威胁,而东海的这一场决战,充分的显露出来云中君的存在对于他们这个势力的重要性——于内,执掌这星空屏障的云中君登临太乙道君,有了干涉时空的能力之后,那么他只需要是搅动天河,便能够将这星空之界和那洪荒天地给彻底的遮断,令洪荒天地之间所有的太乙道君们,未经准许,都难以踏入星空一步,而星空之上的众位太乙道君们,也有更多的时间安心于自己的修行,安心于各大星辰生机的调和。
于外,则是云中君本身,便是他们这个势力当中最大的保障。
还只是不朽金仙的时候,云中君便能够执掌东海的战局,将巫族那数千亿大军的动向,都把控于指掌之间,而现在他登临太乙道君之境,可想而知,无论是对军气的操纵,对大军的调度,又或者说是对战场的把控,都会有一个本质的跃升——而这,意味着他们这个势力在对洪荒天地的争夺当中,会占据更多的主动权。
“我们也来!”当星辰一脉的神圣们尽可能的在不影响星轨的情况下,汇聚自身星辰的力量,将星辰的力量投射到那灿烂无比的星汉当中的时候,星空当中其他的帝君们,亦是随之而动,学着星空当中的那些神圣们一般,将这星空之上所有星辰的力量,都投射到那灿烂无比的星汉当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星汉当中无穷星辰的投影,亦是在那无数的星光之间化虚为实,如同是要成为真正的星辰并入那永恒不变的星轨当中一般。
气运,法力,元神,道行——乃是修行之四要素。
在云中君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时候,星空当中的星辰之神圣以及那些帝君们,虽然不能再其他的地方帮到云中君,但是他们汇聚这无数星辰的力量落入天河当中,令云中君在登临太乙道君的过程当中,吞吐天地元气更加的顺利,令云中君在积蓄法力的时候更加方面——这一点,这些太乙道君们还是做得到的。
……
而在天河当中,云中君依旧是端坐不动。
他依旧是保持着自己的意识一部分立于弱水,一部分归于星空,这一分为二的意识,带给了云中君前所未有的体验。
在很早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能够通过那天河对空间的影响,借助天河的权柄察觉到这天地当中时间与空间存在。
也正是如此,在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时候,云中君走的乃是最为正统的方式——通过自己所接触到的时间和空间等那些太乙道君才能掌控的力量,一点一点的干涉自己的肉身,干涉自己的法力和元神,使得自己能够真正的接触到那太乙道君级别的力量,然后将这力量纳入自己的掌控当中,而不是通过这权柄的捷径而登临太乙道君之境——哪怕这两种方式,并无什么区别!
而此时,在云中君的视角当中,无论是那星空亦或是那洪荒天地,都是化作了无数纵横交错的线条,而在这线条之间,又有无穷的水花萦绕于其间,那线条,便是这洪荒天地的空间,而在那纵横的线条上四处逸散的水花,便是这洪荒天地的时间。
空间,以及时间,便是这洪荒天地最根本的存在——空间的开辟,代表着有和无的区别,有了空间,这天地之间的无穷生灵,万类风物,才有了立足的根基。
时间的流淌,则是代表着动与静的变化。
只有这时间流淌起来,天地之间的一切,才会有所变化,有所更迭,才会展现出无与伦比的生机。
毫不客气的说,这两者缺了任何一者,这洪荒天地的存在,便没有任何的意义。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ptt-第三百九十九章 星漢燦爛相伴
也正是如此,十二祖巫当中为首的,才是以时间之祖巫烛阴,以及空间之祖巫帝江这两人为首。
对于云中君而言,无论是从星空的视野观察洪荒天地的时空变幻,又或者是洪荒天地之间仰望星空的时空变换,又或是观察这星空和洪荒天地本身 时空变化,他都能够从中其中得到无与伦比的领悟。
天河,处于洪荒天地和苍茫星空的交错之间,乃是两界之间的隔膜,而在天河的两头,虽然这洪荒天地和星空当中的时空给人以截然不同的感觉,但却又诡异的保持着一致性——这是云中君将东皇太一引入星空当中之后,星空与这洪荒天地彻底的接驳所产生的结果。
作为于这洪荒天地一体而生,同源而出的星空,无论其间的五行如何的变幻,也无论其间的风雨如何的不同,但其时间和空间的规则,本来就注定是要归于一体的——若是这个过程是由时间之祖巫和空间之祖巫这两位太乙道君来主掌的话,那说不得在他们将洪荒提案与九幽之界以及这星空三者之间的时空完成统一的时候,就是他们的修接触到太乙道君之位巅峰的掌之境的时候。
而此时,对于云中君而言,这正在接驳的天地,这正在融合的时空,便是能够最为清楚,最为直接的引导着他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指路明灯。
他是天河所孕育而成的神圣,是天河的主宰,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天河的存在,和他的真身,可谓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
也正是如此,云中君在回归这天河的时候,才是他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时候——这其中的差距,不是因为这天河乃是云中君的神域,是他的权柄所笼盖之地,而是因为当他自身立于天河的时候,这天河,便能够等同于云中居的真身,天河不干,云中君的道身,便永远在这天河的保护之下。
这个幽冥血海那位号称血海不枯,冥河不死的大神通者,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正是因为这样,在东海之战还不曾开始的时候,云中君还不曾触类旁通,推演出神庭军气体系更高一层的衍化的时候,云中君便有充足无比的自信和把握,带着自己麾下的定止军巡游于天河之上的时候,封锁这星空之外的任何一位太乙道君踏入星空的可能。
天河的上下,纵横的空间,流淌的时光,都在其间留下深刻无比,无法消散的痕迹,而这所有的痕迹,在经过那天河之水的砥砺,经过天河的波涛当中所蕴藏着的无穷时空的消磨之后,最后留下最为纯粹的时空的烙印归于云中君那龙角人身蛇尾的天河水祖之身上,然后在其身上的鳞甲上,浮现出玄妙无比的道纹来。
而在洪荒天地当中,此刻正是深夜——这天地之间,所有的生灵抬起头来的时候,都能够看到那星空的正中间,有一条贯穿了星空的流光之河,都能够看到这一条由无数的星辰所构建而出的苍茫隐含。
日月之行,若出其间,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那一条苍茫浩瀚的汪洋,便如同是那星空之上,无数星辰最终的归宿一般——细细的看去,在那流淌的银光当中,所有星辰的的痕迹,都能够在其中找到。
除此之外,那无数的星辰随着波涛起伏的时候,还有一个蜿蜒的影子,正行于那无穷的波涛之间。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笔趣-第三百六十九章 牽一髮而動全身看書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云中君投影消散之后,这汤谷当中的气氛,才是再一次的变得热烈起来。
有了云中君抗住他们最大的压力,那他们无论是攻是守,都是从容许多。
……
“就如明舒道友之言,战争对于天地各族之伤害,实在是不可思议。”
“犹记得之前四海无战端的时候,东海之繁茂,冠绝四海,之前还不觉得,但这一次因为天上天之事,我等冒险而至东海,这才陡然惊觉,东海之貌,以不复当初。”
“东海各族,亦是生机寥落,远无当年的兴盛之景了。”南海上,明舒道人与一位名为长野的太乙道君相对而坐。
西海,南海,以及北海三者的联盟,乃是以北海作为核心,对于东海的抗拒,北海的态度也是最为坚决的,故此,明舒道人的出使,乃是从南海开始,由易而难,最后形成浩浩大势,不可阻挡。
到最后,就算是北海的造舒道人再如何反对,但在大势之下,他也只能只能屈服。
当然,这只是明舒道人所抱有的想法——自他踏入南海一来,这样的念头,已经是在明舒道人的脑海当中越来越淡。
之前的两位太乙道君,对明舒道人虽然不至于冷遇,但在言语之间,却依旧是保持着相当重的疏离感,而他们对于星空之界的觊觎,更是丝毫不加以掩饰。
在这样的情况下,‘和谈’两个字,隐隐约约之间,颇有那么一种只是明舒道人自以为是的样子。
而这和谈的三位太乙道君,包括长野道君在内,对于东海各族之间的现状,都是出乎预料的关心,唤做一开始的话,明舒道人或许会以为,这是这些太乙道君们有意要入得东海,故而才对东海各族的现状无比的关心——毕竟,在他们归于东海之后,东海各族的现状,便是他们麾下那些部族的未来,东海一众太乙道君们的境遇,亦是他们这些太乙道君们的待遇。
奈何,在明舒道君还不曾与南海的第一位道君见面的时候,师北海就已经是奉了东皇太一的命令出现在了明舒道君的面前,警醒明舒道君,在和谈的时候,对于那些去往了星空的种族,务必是要只字不提,以免被这些太乙道君们钻了空子。
在这样的情况下,南海的第一位太乙道君和谈无果之后,其后的太乙道君们自然也就是改变了自己的策略。
目标从那些去往星空的种族当中,落到了东海所有种族的现状之上——就算是明舒道君有意隐藏,再三忌讳,但东海各族的现状,以及无数年来各族的发展变化,却是明舒道君怎么也无法避开的话题。
只要摸清楚了东海所有种族的强弱变化,那么东海各族当中,那些血脉被引入了天上天当中,自然也就能够被这些太乙道君们给推算出来——毕竟,每一个种族大小强弱的变幻,都是有迹可寻的,若是在东海上,某一个种族的实力陡然之间削弱,而这种族又不曾在在战场上死伤惨重,那就能够大致的得出结论,这个种族当中,多半便是有人被引入了天上天中。
“可惜,龙族避于水眼当中不现于世,若不然的话,从那些龙族的身上着手,或可追本溯源而上,找到那天上天的存在!”龙族作为东海当中最大的种族,作为东皇太一麾下最有力的支持者,若说龙族当中都没有人被引入那天上天的话,长野道君是决然不信的,奈何三海之间,龙族血脉无踪,加之龙族毕竟是出过太乙道君的强族,如今尚有玄这位龙母坐镇,再加上那一支在东海之滨的定止军——没有任何一位太乙道君能够保证,他们若是循着龙族血脉而上的话,会不会碰到龙母玄,亦或是碰到那定止军,甚至于是碰到祖龙的印记,是以,从龙族身上着手的想法,在一开始就已经是被三海的太乙道君们所摈除。
“长野道友这话就有失偏颇了。”看着面前的长野道君如同之前的两人一般,又是自然无比的将话题引到了东海各族的情形上,明舒道君也不由得垂下了目光,虽然对于自己出使的结果,依旧是有着十成的信心,但很显然,这出使的过程当中所需要花费的心力,必然是会远远的超出自己的预计。
“之前诸位道友们贸然而至东海,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走马观花之下,又能看的几分虚实?”
“至于说东海之气象,若无此次我出使南海,东海与南海的战争,此刻依旧是在继续,东海以一己之力对抗三海,还犹有余力陈兵于东海之滨,以应对巫族的压力,这其间的气象强弱,尤其是长野道友一眼便能够尽窥的?”明舒道君不动声色的,将话题重新引回到之前的话题,“长夜道友也说了,战火一起,对天地荼毒之大,无有任何东西能够媲美。”
“再加上我等皆以登临太乙之境,若是真的厮杀起来,说不得这动静,便又是一个龙汉大劫!”
“正是如此,这才有了东皇陛下收敛战端,按兵不动,然后派我出使三海之事。”
“东皇陛下的目的,不就是双方止罢干戈,万族从容发展,四海诸族,以及诸位道友们,皆是和平共处,共为一家?”
“至于说那星空之界,星空之界虽然已被攻占,但以星空之广袤,若是诸位道友们有意,难道我等还能非要守着星空之界的门户,将诸位道友们拒之于门外吗?”明舒道君言辞恳切,而在他的面前,长野道君则只是温和的笑着,令明舒道君有一种力气落到空处的感觉。
东海与三海目前最大的矛盾也就在于此——三海的太乙道君们,想要去往星空之界,和东皇太一争夺星空之界的主导,而东皇太一他们,虽然不拒绝这些太乙道君们进入星空之界,但这前提,却是三海的太乙道君们,必须是要以‘自己人’的身份进入星空之界,而不是作为一个敌人,在星空之界当中搅风搅雨。
“和平共处,互为一家,此言说起来容易,但要做起来,有岂是简单之事?”
“我们若是归于东皇太一陛下之后,与巫族的战争,依旧是难以避免,而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生死之争。而现在,东皇陛下虽然与巫族对立,但有着我等三海作为缓冲,这才不至于是与巫族死斗。”长夜道君的神色同样是平静无比,双眼深入幽潭,不起波澜。
说起那龙汉大劫,他的心头也不由得抽搐了起来——如今天地之间的先天神圣,太乙道君们,谁提起那龙汉大劫不会冒出三分的冷汗?
那一场席卷天地的大劫当中,不朽金仙陨落如猪狗,便是那些太乙道君们,亦是纷纷喋血于周山,玄这位缘之境,甚至于已经快要触摸到掌之境的强者,重伤垂死,虽然因为那紫霄宫中听道的机缘恢复了几分元气,但实际上,她的伤势却是之境都还不曾痊愈,其修为也依旧是停滞于那灭之境,难得寸进。
这样的大劫,他们经历过一次,便绝对不愿意再经历第二次。
至于说是否要向东皇太一低头,这一点,对于很多太乙道君们而言,反而不是问题——他们朝拜南海之君,朝拜西海之君,朝拜北海之君,和朝拜东海之君,又有什么区别?
都是朝拜他人,但朝拜东皇太一所能获取的收获,有岂是朝拜其他的人所能够媲美的?
当然了,这也正是明舒道君出使的旅程,是一一的找到诸位太乙道君们,逐一商谈,而不是直接找上南海之君的原因。
听着长野道君的话,明舒道君也不由得一阵沉默,又一阵子之后,才是无限唏嘘的继续开口。
“谁都不想再来一次龙汉大劫,但世事岂能尽如人意?我等之道场,皆在洪荒大地,便是三族神庭镇压一切的时候,我等也不曾被赶出自家的道场,但在巫族出现之后,我等的境况如何,长野道友想来是心知肚明!”
“巫族容不得人!”
“而今,巫族占据九幽,我等归于星空,诸位道友们,却是游离于三海之间。”
“无论是资源,亦或是气运,诸位道友们都不可能与有着一界之力作为底蕴的我等和巫族相媲美。长野道友你应该能想得到,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是往后,我等与巫族的实力,便会越发的强横,叫三海望尘莫及!”
“如今的时候,三海还能游离于两者之间,令两者忌惮,令这天地之间的战争不至于彻底的爆发,但下一次呢?”明舒道君言语深沉无比,“等到巫族的力量凌驾于三海之上,等到我们的力量亦凌驾于三海之上,到了那个时候,长野道友当何以自处?”
长野道君同样也是沉默起来,明舒道君说的这件事,在这一次东海之滨的一战当中,就已经是体现出了一些苗头了——无论是东皇太一,亦或是十二祖巫,都已经是摸到了生之境的边缘,而他们呢,却依旧还在灭之境踽踽而行,连灭之境的山顶,都还不曾触摸到。
他们现在可以作为平衡,阻止巫族和东海的大战,但下一次呢?或许,下一次东海和巫族将要大战的时候,他们这些人,便会是被两方合力斩除的存在。
……
“休得听他胡言乱语!”长野道君和明舒道君相互以言语撼动对方心神的时候,诸位在北海当中聚集的太乙道君们同样是端坐于北海神宫当中,看着上首处的造舒道人,而造舒道人对于明舒道君的言论,却是极其的不屑。
“巫族是已诞生就出现在九幽之界,又经历了一个纪元的积累,避过了那一场龙汉大劫,这才有了此时的声势。”
“而东皇太一他们呢?”造舒道君不屑的道,“就算是东皇太一他们自这纪元开辟之初,便找到了那天上天的存在,那也才多少时间?区区数十万年而已!”
“他们所占据的,最多也只是星空的一角而已,就算是能比我们多些气运,又能多出几许?”
“超过我们,由得等到什么时候?如此漫长的时间,又会发生多少的变故,谁能说得准?”造舒道君也不愧是北海之君,很轻松的,便是以言语令诸位因为明舒道君的言辞而心神恍惚的太乙道君们恢复了冷静。
“东海各族的情况,都统计出来了吗?”见诸位太乙道君们都对自己的言语表示了认可,造舒道君才是继续出声问道——三位和明舒道君交谈的太乙道君,每一位太乙道君都会旁敲侧击的问其东海各族的情况,旁敲侧击的问起他们这些太乙道君们对东海各族的喜好。
“白鹿,白蝠,避尘雀……等族,颇受东海诸位太乙道君们的喜好。”
“玄血牛,污泥鱼,赤沙鸟……等族,在明舒道君的言语之间,颇有些讳莫如深。”很快,便有人将从明舒道君和长野道君他们的和谈之间所透露出来的信息一一的整理出来——就算是有着东皇太一的警醒,但也正是因为这些惊醒,明舒道君在谈起一些种族的时候,便不免会受到影响。
而所有的,在明舒道君提起来心绪有所变动的种族,都被收集了起来。
“既然如此的话,那大家都分一分!”
“白鹿,以及玄血牛一族,我来查探。”造舒道人朝着众人道。
无论是真是假,但只要有线索,对于这些太乙道君们而言,便已经足够。
而接下来,他们所需要做的,便是以自己的精力,以自己的时间逐一的追逐,逐一的探索这些线索的真假,一直到他们找到这些线索当中,真实的一条——而那个时候,便是他们合力锚定那天上天的存在,然后横跨天地突入其间的时候。
……
“不愧是后天第一神君!”而在东海之畔,依旧是停留于此的十二祖巫看着东海之滨的巫族大军所传回来的信息,所有人都是神色莫名。

7e5jj寓意深刻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ptt-第三百五十三章 進退自如,神兵合煉推薦-elw5s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太一陛下,诸位道兄,我在紫霄宫中除了自身修行之外,于练法祭宝上,也另有所得。”
“自获得那七彩琉璃刀一来,至于今日,我总算是有了如何洗练那七彩琉璃刀中印记的法子。”
“若是没有其他要事的话,我这便回返天河,绸缪祭宝炼刀之事了。”太一道人的这话题才起一个头,云中君便立刻出声朝着太一道人告辞道。
太一道人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云中君当然知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那接下来太一道人要做的,便是给诸位先天神圣们,给他麾下的每一个修行者立下规矩法度,以告诉这些人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但立规矩,立法度都不难。
难的是这规矩法度如何执行,由谁来监督这规矩法度的执行,修行者们触犯法度之后,又由谁来对这些触犯法度的修行者们施以惩戒——毫无疑问,无论是提议建立法度的人,监督执行的人,以及最后对触犯法度之人施以惩戒之人,必然会受到所有人最大的忌惮,承受这些人最大的恶意。
云中君只想要被这些先天神圣们忌惮,只想令这些先天神圣们因为忌惮而不遗余力的将云中君给‘高高供起’,不令其执掌权力,但若是云中君涉及到了这规则法度之事,那云中君要面对的,就不是这些先天神圣们的忌惮,而是一众先天神圣们切切实实的恶意了——在这样的恶意之下,说不得等不到天庭的崩溃,云中君便已经是陨落于这天地之间。
就算是所有的先天神圣们都心胸宽广,不会因为这法度之事对云中君生出任何的恶意来,但这法度之牵扯,从来都是一个势力当中最为繁杂之事,其中关隘可谓是不计其数,云中君相信,若是自己和这法度牵扯到了一起,那他以后绝对不可能再有安心修行的机会。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蠢事,云中君当然不会干。
是以,太一道人才发起这话题,云中君便立刻是告辞离去。
“术业有专攻,云道友的长处,在于战场调度,而不在于此事。”
“太一陛下若是要度量法度规矩,还得另寻他人才是。”见云中君对此事避之不及,师北海也是摇了摇头。
……
“起!”天河的源头处,云中君端坐了足足三百年,这才是令自己的心绪彻底的平静下来,然后,天河底下的星沙往两边分开,露出埋在星沙最底下的梦神君的尸身来。
我死后的事 弥撒
尸身如同雕像一般端坐,存于虚实真幻之间,其上又有着玄妙无比的道韵流转不定,远远看去,宝相端庄,更有无穷生机在这尸身当中流淌,给人的感觉,便如同是梦神君还活着一般。
而在这尸身的眉心以及四肢上,各自定了一枚裂魂碎魄钉。
天地当中,万物皆可生灵,便是草木竹石都能够开启灵智化作修行者纵横天地,从修行者的尸身当中,衍化出全新的灵性,使得死去的修行者‘死而复生’这样的事,在这天地之间,也算不得什么罕见之事,以云中君的谨慎和见识,自然不会令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的面前。
——那五位裂魂碎魄钉的作用,便是为了避免此事。
执子之手,将子悠走
梦神君的尸身当中,一旦是有灵性衍生出来,便会被这五枚裂魂碎魄钉给彻底的震碎,如此,自然便能够令这梦神君的尸身,永远都只是一具尸身!
而在这梦神君的面前,那七彩琉璃刀,便是横放在梦神君的膝盖之上,与梦神君尸身的气机,似乎是勾连为一体,又似乎是泾渭分明。
“落!”云中君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那五枚裂魂碎魄钉一指,于是那五枚裂魂碎魄钉便立刻是从梦神君的尸身上跌落下来,混入到周遭的星沙当中,在那无数星沙的冲刷之下归于无形。
碎 星 物語
“火来!”云中君手中的法诀,再度一遍。
于是那天河当中,无数的星光便是飞快的朝着那天河的源头处聚拢,最后在这天河的最底下,化作一朵银白色的火焰。
这火焰的名字,唤做星空真火,又唤做天河神焱——星空之上,每一个星辰都有着自己独特无比的特质,将这些特质凝聚唯一,便能够衍化做星辰神光,亦或者是星辰真火,如同太阳神火,太阴寒焱,北斗注死神光等等等等……
天河当中,倒映着星空当中所有的星辰,自然也能够模拟出这星空当中所有星辰的特质,云中君以他所参悟出的包罗万象的星辰戮神刀的理念,将所有星辰的特质都融合到这天河当中,将这其中的玄妙以火焰的方式展现出来,这便成了云中君此时所引动的星空真火,天河神焱。
这天河神焱凝聚的时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其内的力量由过于的暴烈,无论是用之以对敌,亦或是用之以炼药,都不堪大用。
但若是用之以炼器的话,那就是这天地之间最为绝顶的火焰了。
火焰当中,包含了星空当中所有星辰的特质,一切对立的,完全无法共存的力量,都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被强行的捏合进这一团火焰当中。
这天地之间,任何一种材料落入了这火焰当中,都会在这火焰当中融化,只留下其中最为精粹的一部分,甚至,质地稍稍差一些的神材落入了这火焰当中,连精粹都不一定会炼出来,便会直接在这火焰当中化作灰烬。
若不是此时已经胸有成竹,云中君是绝对不会动用这天河神焱的。
——那紫霄宫中,鸿钧道祖衍化太乙之玄,宫中所有的有资格登临太乙之境的修行者,都在鸿钧道祖的引导之下走上了太乙道君的道路,稳定了太乙道君的境界。
但在所有的人当中,云中君是唯一的一个例外!
在进入紫霄宫之前,云中君就已经涉及到了时间和空间的玄妙,拥有着登临太乙道君之境,成为太乙道君的资格,但偏偏,云中君自身的修为却只得四衰,距离渡过最后的天人之衰,使得他的身上能够容纳太乙道君这个层次的力量还有着本质上的差距——于是乎,紫霄宫中所有的听道者当中,便出现了云中君这样一个唯一的意外。
一个有资格登临太乙道君之境,又在鸿钧道祖手把手的引导之下,知晓了自己应该如何成就太乙道君之境,在太乙道君之境的面前没有任何疑惑的,却因为本身的修为所限,不曾登临太乙道君的人。
于是乎,在紫霄宫中其他有资格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修行者在参悟太乙道君的玄妙,稳定太乙道君的境界,没资格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修行者们,只能无数次的推演自己已有的神通术法,令其精益求精的同时,云中君这位只渡过了四衰的不朽金仙,却是在以太乙道君的角度审视自己的两道神通——星辰戮神刀以及渺渺天河剑。
除了这两道神通之外,另外一个被云中君放在心上的事,便是这藏在天河最底下的七彩琉璃刀,以及那梦神君的尸身。
雪帅 墨凡斋
紫霄宫中的传道结束的时候,云中君在明悟了自己的太乙之路,令自己的一刀一剑两个神通重新达成平衡,令那渺渺天河剑也臻至道生天地这个层次之后,云中君的另一个收获,便是要如何的才能将那梦神君的尸身不留后患的融入到那七彩琉璃刀当中,将那七彩琉璃刀熔炼成为一柄独属于自己的神兵。
巫师世界的大领主 夏幕友人
一连串的符文在云中君的十指纷飞之间显化出来,然后那一团火焰陡然之间扩大,将那梦神君的尸身以及那七彩琉璃刀都包裹了进去。
下一刻,清冽而又森然的剑鸣声,在云中君的身边响了起来,剑鸣声中,蕴含着无与伦比的浩瀚之意,令那银白色的火焰,都是随之有了隐隐的颤动,颤动之间,仿佛是能够感觉到其中那琉璃刀不敢的嗡鸣。

uwba7優秀都市小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起點-第三百五十一章 啓明,長庚看書-d5lq0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这一颗星辰,名为金星,又曰启明,长庚,太白。”
“此为距离太阳星最近的一颗形成,接引太阳之光,日出之前,日落之后,这一颗星辰皆会出现于穹天之间,接驳昼夜之轮转。”
“而这金星为五行之首,其权柄当中,既涉及天地五行之金的变幻,又有昼夜分合,晨昏轮转之玄,极为玄异。在这周天星辰当中,也金星也排的上号,位列三百六十五颗主星之一。”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2
“诸位道友们可愿一试,能够引动这金星之共鸣,成为这金星之长庚太白启明星君?”云中君指着这庞大无比的金星对着众人道。
虽然未曾踏足那金星的内部,但这萦绕于金星当中的星光当中所绽放出来的浩瀚无比的金行之力,已然是足以令众位先天神圣们动容,那金行之力当中所藏而不漏的无穷锋锐,更是叫这些先天神圣们心痒难耐。
“这长庚星引动五行之金,既有永恒不变之固,又有无坚不摧之锐,无论是谁若能得这长庚权柄加身,实力底蕴必然大增。”众位先天神圣们皆是感慨着,然后轮流绽放出自己的大道之华,引动这金星的光芒——他们都能感觉得到这金星当中所蕴藏着的无穷无尽的庚金之精,无论是用于祭炼新的法宝,亦或是用来培养自家的灵宝,亦或是以此祭炼什么神通,都是大用用处。
一位又一位的先天神圣绽放着自己的道韵,而那金星亦是随着这些先天神圣们所绽放出来的道韵,发生着不同幅度的颤动。
而在先天神圣们之后,便轮到仅有的两位后天生灵。
——龙子敖,以及如同是一个隐形人一般,站在太一道人背后的明庚道人。
说来奇怪,太一道人不曾出关的时候,明庚道人负责打理种种俗务,有内相之称,在这东海也算是赫赫有名,极有存在感,但在太一道人出关之后,明庚道人便是放下了手中一切的事务,专心致志的待在太一道人的身边,藏在太一道人的背后,如同是一个侍卫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的存在感。
此时,若不是轮到了明庚道人来引动这金星之华的话,无论是云中君还是其他的修行者们,只怕都注意不到,他们这一行人当中,还有一位明庚道人,而且论及修为,此时的明庚道人,亦是在不知什么时候渡过了道心之衰。
“既然盛意难辞,明庚,你也上前一试吧。”当众位先天神圣们将‘原来还有一个明庚道人’的目光落到了明庚道人身上的时候,太一道人也是笑着朝着那金星指了一指,示意明庚道人上前。
当明庚道人震荡自己的法力,绽放出自己道韵的时候,原本在诸位先天神圣们的大道之华下显得爱答不理的长庚星,却是在陡然之间震动了起来。
天子的藏心情人
无穷无尽,无法无量的光华,从那长庚星当中爆发出来。
斩断一切的锋锐与永恒不朽的坚固,在那无孔不入的光华当中融为一体。
这一刻,在众位先天神圣们的眼中,这金星的光芒,甚至是已经超过了那昭昭太阳星。
很显然,在这一行人当中,这位不显山不漏水的明庚道人,正是和那金星最为契合之人。
在明庚道人道韵的引动之下,那金星肆无忌惮的绽放着自己的灿烂,挥洒着自己的锋锐,而在金星当中,无穷无尽的星辰之力,星辰之光的最核心处,有权柄的印记浮现出来。
而在那金星的印记当中,又有一个三星交错的印记和一个太阳星的印记横贯其间,将这金星的权柄封锁在金星当中。
機戰 世界
而当众位先天神圣们注意到那两个印记的时候,其中那三星交错的印记便在陡然之间溃散。
这三星交错的印记,便是天市垣中斗姆元君的印记。
斗姆元君和太一道人共同执掌这无量星空,星空当中任何一位星君的诞生,都必须要得到斗姆元君以及太一道人的承认。
而现在,斗姆元君的印记,已然是溃散——就如同最初的时候,斗姆元君,云中君以及太一道人所约定的那般,只要保留住归属于星辰一脉的那一千余的星辰,保住那些星君们的性命,保住星辰一脉的传承不断,那这星空当中余下所有的星辰,其归属都由太一道人一言而决。
“这金星之别号,是为启明长庚,正合明庚之名。”
“看来,明庚道友正是这金星的天定之主,合该执掌这金星的权柄。”众位先天神圣们都是感慨起来。
相较于此时明庚道人所引发的动静,其他的先天神圣们之前和金星的共鸣,可以说是什么也算不上。
在这样的动静之下,没有任何一位先天神圣能够厚颜否定明庚道人和这金星之间的牵绊勾连。
在众位先天神圣们感慨的时候,那金星权柄上,太一道人的印记随之散去,然后那金星当中所凝聚出来的权柄之印,便如同是乳燕归巢一般,朝着站在一边的明庚道人而来。
只刹那之间,明庚道人的气机,便是与那金星贯通为一体,不分彼此,他的周身上下,都有无量的光华绽放出来,而他的气机,亦是飞快的提升着。
倏忽之后,当那金星的光华收敛起来之后,明庚道人已然是在那金星的接引之下,出现在了金星的最核心之处,伴随着他对金星权柄的炼化,无穷无尽的金行之力,无穷无尽的锋锐,以及那光暗交错的玄妙,都在往明庚道人的身上聚拢,每过一个刹那,明庚道人身上的气机,都会强横一分。
校花 的 貼身 高手 黃金 屋
獵 神
看着这变化,一众先天神圣们不由得都是眼热起来。
“按照我与斗姆元君的约定,我等踏入星空之后,这星空之界便由我等执掌。”
“诸位道友们可随意游走于这周天星辰之间,但凡无主之星辰,诸位道友们皆可以自身道韵随意引动着星辰的共鸣,然后执掌星君之权柄。”太一道人朝着众位先天神圣们双手一挥,道道流光便是在这些先天神圣们的眼前浮现出来,无数的信息从那流光当中而过。
这些信息当中的,便是太一道人和斗姆元君所约定的,已经有主的,归属于星辰一脉的那些星君们的星辰。
“对了,这周天之星辰,除了主星,辅星,隐星,暗星之外,尚有一些星辰除了自身的星辰权柄之外,还能影响整个星空当中无量星辰的运转。”
“这些星辰,被称之为帝星,执掌星辰之人,非是星君,而是帝君。”
“这帝君之权柄,还望诸位慎之慎之。”正当一行人要往不同的方向散开,取寻觅那些与自身大道相合的星辰的时候,云中君的声音,却是突然又响了起来。
如今,这星空之界当中,除了不管事的斗姆元君之外,只有一位帝君,那便是众人的首领,东海之王,太阳帝君,太一道人!
若是在这个时候,有其他的先天神圣在这星空当中执掌了帝君权柄,和太一道人有了相争之势,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当然,云中君此时出言提醒,也并不是因为此事——这无量星空当中,会不会有人有与太一道人争锋之心,有与太一道人争锋之人,云中君其实并不放在心上。
他此时所关心的,乃是那帝君权柄背后,与之息息相关的整个星空的权柄。
在太一道人成为太阳帝君的时候,这无量星空的权柄,就已经是被撕裂了一次,执掌这星空权柄的斗姆元君,也同样是因此受到了极大的反噬,若是接下来,这些先天神圣们接二连三的得证帝君之位,震荡星空,撕裂星辰之权柄,那本就重伤的斗姆元君,伤势必然会更加的恶化,甚至于直接陨落都有可能。
云中君当然不可能任由这种情况发生。
而在提醒之后,云中君立刻意识到了自己言语当中的未竟之意,便马上又再次出声。
“帝君之权柄,非同小可。”

q8nrd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ptt-第三百四十八章 蒼穹之上天上天閲讀-uhrp6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天地之间,虽然依旧是有相当大一部分的先天神圣,依旧是抱残守缺,看不起后天生灵,但至少,在目前太一道人的这个阵营当中,因为云中君的存在和龙族的存在,一众先天神圣们对于后天生灵的态度,都还是相当的愿意正视那些后天生灵的。
三国牛人附身记
“四海之争,诸位可先放下,此次召集众人,想要与众位商讨的,却是另一要事。”
太一道人说着,然后目光落到了云中君的脸上,目光当中有些许的探寻,似乎是在征求云中君的意见一般。
“陛下可自决之。”云中君心头微微一动,立刻便是知晓了太一道人接下来想要说的话题,然后朝着太一道人报以肯定的目光。
“巫族纵横无忌,非是因为他们有多强横,而是因为他们的底蕴,超过了天地之间的任何一个种族。”
“九幽之地。”太一道人一说,龙宫当中其他的先天神圣们便立刻是明白了太一道人想要说些什么。
若要提及巫族最大的底牌,不是十二祖巫的存在,而是被巫族以一族之力所占据的九幽之地。
超級黑道學
那完全不下于洪荒天地的九幽之地,为巫族的崛起提供了这天地之间远远不绝的资源,以及源源不断的兵力,为巫族以一族之力压服天地万族,驱逐天地之间所有的先天神圣提供了最为坚实有力的基础。
同样的,也正是这九幽之地的存在,令天地之间相当大的一部分先天神圣,以及绝大多数的种族都熄了和巫族相争的念头——十二祖巫的存在,代表着巫族现在对天地万族的领先,而那九幽之地的存在,则是代表着巫族那无法估量的未来。
无论是在现在,还是在未来,这天地之间的修行者都完全找不到与巫族对抗的契机,如此一来,这些修行者们,又如何还能够提得起和巫族相争的心思?
这天地当中,若是说有什么东西最能够打击那些有志与巫族相争者的士气,那毫无疑问,便是九幽之地的存在,是以,一般而言,天地之间的修行者们,根本就不会在彼此的面前提及那九幽之地。
“太一陛下怎的会突然提及这九幽之地?”龙宫当中,诸位先天神圣们先是一惊,然后很快便是恢复了从容,脑海当中,甚至是为此浮现出了一些莫测的野望——太一道人再如何的想要看一看这些先天神圣们的心气,也不可能在第一次会见众神的时候便以那九幽之地的存在来打击这一众先天神圣们的心志。
“莫非,是太一陛下找到了击破九幽之地的法子?”众位先天神圣们脑海当中,都是泛起了这样的念头。
欲击巫族,必先破九幽,这一点,可以说是这天地之间所有先天神圣的共识。
但去往九幽的通道,却在周山之下,被十二祖巫守卫着,若不击破巫族,又有谁能杀进九幽之地?
如此一来,便形成了一个令人绝望的闭环。
“不是击破巫族的九幽之地,而是我们也有了自己的九幽之地。”得了云中君的应允之后,太一道人也不卖关子,不给一众先天神圣们揣度讨论的机会,直接便是出声点出了答案。
异界打工皇帝 马赛克世界观
赤血紅眸:血之淚 舞晨
“我们的九幽之地?”太一道人这话才落,龙宫当中除了依旧知晓星空之界的几人外,其他所有的修行者们,都是豁然起身,脸上露出了极度不可置信的神色——尤其是牝道人,以及龙子敖。
不,准确来说,是龙母玄,以及龙子敖——在登临太乙道君之前,白泽等人对于牝道人的身份,只是猜测的话,那在登临太乙道君之后,牝道人的身份,便已经是被白泽等人确定。
九幽之地有多重要,在场的先天神圣们没有任何一人能够有龙母玄感受得真切。
毫不客气的说,若是在上一个纪元,三族神庭当中有任何一个神庭掌控了那九幽之地,那么龙汉大劫的历史,都将被彻底的改写。
豪门绝恋 桑蓝
“不错,属于我们的九幽之地。”太一道人重复了一句。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 馮光祖
“新的九幽之地,在什么地方?”龙母玄直接就越过了龙子敖。
“天地开合,清而轻者上为天,浊而沉着坠为地。”
“清浊之间,是这苍茫洪荒。”
“巫族的九幽之地,而在那大地之下。”
“那属于我们的九幽之地,自然便是在那苍天之上。”太一道人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头顶。
“这不可能!”太一道人话音才落,龙母玄便是直接出声驳斥道,她的心绪极度激动之下,有大龙的虚影在她的背后浮现出来,与整个龙宫都勾连为一体,骇人无比的气机,沿着龙城当中的每一条干道,往四面八方而去,刹那之间,便如同是已经陨落了的祖龙,踏破了时空重新君临于这世间一般。
“穹天极处,乃是那无穷无尽的罡风,有怎么可能会有那不逊于九幽之地的另一重天地?”龙母玄状若疯狂。
影帝加藤斷 逍遙遊百川
龙族神庭的时代,三族神庭的势力,绝对是已经做到了上至罡风绝顶,下落地渊极处。
错过了藏在大地当中的九幽之地,已经是令知晓此事的龙母悔恨交加,若是在错过了那罡风之上的又一方天地,这对龙母玄的打击,可以说是不可估量。
在这样的打击之下,龙母玄原本是因为紫霄宫的第二次听道才痊愈了几分的伤势,几乎便是要继续的恶化下去。
“道分阴阳,气合清浊。”
“大地之下,藏得有九幽之地,穹天之上,如何就不曾藏的有另一方天地了?”
“而龙族之所以不曾找到这两方天地的存在,只能说明上一个纪元的时候,这两方天地,都还不曾到出世的时候。”
史上最強皇後 陌羽香想
“便如那先天灵宝一般,非得要天地人三才交泰,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方得以出世。”龙母玄激动无比的心绪当中,太一道人沉声道,他的衣袖当中,有浩荡钟声响起,涤荡着龙母玄心中的嚣嚣杂念,三声钟响之后,龙母玄才终于是冷静了下来。
然后,她的目光便是落到了白泽,师北海以及云中君的山上。
“天上天的存在,想来三位道友应该是早就清楚的吧。”玄看着坐在上首的师北海和云中君。
这一刻,她不由得便是再一次的会响起了在水眼之下的时候,云中君和师北海联袂而至龙宫,当着龙宫当中所有龙族的面上和龙族约定,只要龙族愿意加入到他们的阵营当中,那从此之后,这四海之地便尽数敕封给龙族,有龙族所主宰。
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在巴巴的考虑斟酌,云中君和师北海的这允诺,到底几分真,几分假——但若是联系到此时太一道人所提及的那不逊色于九幽之地的天上天,云中君和师北海直接将这四海之地作为招揽龙族的代价将之抛出来,便完全是在情理当中了。
因为这样的话,就算是没有了四海之地,太一他们也依旧是有着广袤无比的地域和资源来安置一众先天神圣,来养活他们麾下无数的部族。
“不下于洪荒天地的另外两重天地。”
“一者九幽,一者天上天。”
“两重天地皆备我等错过,上一个纪元龙族神庭败亡,败得不冤!”这一刻,龙母玄只觉得自己口中满满的都是苦涩。
对于九幽之地的错过,她还勉强是能够想得通,但那天上天的错过,这便完全是龙族自己的失误了。
總裁嬌妻出逃中 南杉
上一个纪元的后期,祖龙与凤凰一战之后,余势不减击破天穹,而在那之后,祖龙便是察觉到了龙族神庭长存不朽的契机,然后匆匆闭关,想要把握那一线灵机——如今龙母玄细想来,祖龙当时所察觉到的,令龙族神庭长存不朽的气机,岂不就是那天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