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uisd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抗戰韓瘋子 txt-1061 最終決戰(一)展示-8955x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抗战韩疯子
韩烽笑道:“一切不可能,也未必就一定不可能,战争更是如此,每一场战争都应该是先行的透彻的情报侦查,和后续的精心的思索与分析。
大家伙不是都觉得三千人用围歼战干掉一万五千人,还是在装备上没有任何优势的情况下,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嘛,那我就和大家仔细的说说,这场围歼战是怎么打的。
咱们首先分析兵力,三千多对阵一万五千?
你们想太多了,费力讨好的仗我是不会打的。
靠着巨大的伤亡换来的惨胜我是不会要的。
因为那样的胜利是用无数战士们前仆后继的牺牲所堆砌起来了,太沉重了,我接受不起。
这一万五千人,我首先把他除掉七千人。
为什么?
因为这七千人不过是满洲军和伪军堆砌起来的杂牌货罢了,战斗力根本不值一提,对付这七千人,我只需要一个人足矣!”
“谁?”王文礼问出了众人的疑惑。
韩烽笑道:“田雨。”
“田记者?”
“不错,现在满洲的形式我想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伪军们也不例外,那些家伙曲意逢迎,说起生存的本事比谁都不差。
苏军一到,一路势如破竹,摧枯拉朽,小鬼子根本挡不住,鬼子怕是撑不了几天就得投降的流言,我想大家也都听说过。
名侦探柯南之咖啡店主 杨小林
这些杂牌儿的伪军和满洲军并不是日军的死忠,你们觉得面对这样的风向,他们这样习惯于当墙头草的家伙们,还有什么坚定的反抗之心吗?
为此我和田雨专门讨论过,她为了这七千人准备的报纸都已经提前就绪了。
这七千人只需要一个手段就能击溃,攻心:日军的即将战败、苏军的步步紧逼、抵抗着悲惨的命运和下场、以及各地已经自发开始起义的伪军武装们,还有这七千伪军们家里的妻儿老母们的劝解。
无论是为了他们自己还是为了他们的家人,我想这都足够让他们立刻分崩瓦解。”
“老王,你觉得呢?”
王文礼愣愣道:“团长,我算是服了,你这招太高明了,我刚才试着站在伪军的角度,却怎么也想不到不投降的理由。”
韩烽笑道:“不仅如此,这七千伪军投降之后,他们的心里其实是非常忐忑不安的,毕竟之前干的是汉奸的差事儿,谁也不敢说今后就不会受到咱们的制裁。
所以我给予他们充分的信任。
咱们的四路进攻,在伪军们投降之后,用人不疑,直接就地改编,让他们临时加入咱们的队伍,帮着咱们打91旅团。”
众人又是一惊。
徐梓琳道:“这个法子要是可行,此消彼长之下,咱们与91旅团的劣势可就立马逆转过来了,不过有些太冒险了,这些伪军毕竟是不可定因素。”
韩烽笑道:“好办,首先自然是对人心的俘获,这些伪军说起来都是中国人,没有愿意为小鬼子当走狗的。
特别是小鬼子已经走到穷途末路的时候,伪军可不会有什么同甘苦共患难的想法。
另外制定好足够诱惑的奖惩措施,只要他们愿意选择投降的,咱们既往不咎,如果他们能够打伤或者打死小鬼子的,额外的记上一笔功劳。
给他们说清楚,如果他们想着负隅顽抗的话,那一百多万的苏军的残忍,我想他们应该也是听说过的。
到时候大家就会发现,这些伪军甚至会冲在咱们前面。”
将士们听得倒吸了口凉气,团长这招实在是太狠了,别说是伪军,就连在场的众人想一想,在这种情况下恐怕也只能选择投诚了。
韩烽笑道:“老王,如果把这七千伪军算到咱们的战斗力之中的话,现在是多少比多少了?”
三言两语愣是把敌军折了一半,王文礼佩服道:“一万比八千。”
韩烽道:“不止如此,咱们这多出来的七千兵力还是掺杂在敌人之中,如果他们关键时刻突然从内部发动反叛呢?
咱们一直在汤原一带埋伏的地下同志们已经行动起来了,一天前,张文生和周光武同志给我传来的情报。
这七千伪军之中已经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将领答应好了与咱们里应外合。”
“这……”
九 間 魚
“哦,还有,最后剩下的八千关东军也并非毫无破绽的铁桶。
其实91旅团精锐老兵绝大部分早就被抽调到其他战场了,现在留在91旅团的不过是一些娃娃兵和临时拉过来充兵的残次品,有些甚至是开拓团的日本的农民,这样的队伍在山本的91旅团里占了七成,这也就是说,在这八千关东军中,咱们真正需要正视起来的就只有那两千多的所谓精锐而已。
为什么说是所谓精锐,因为就算这91旅团最后的两千的主战队伍,也至少有一半是没怎么上过战场的新兵蛋子。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那么最终的兵力又是多少比多少?
三千多比一千多。
以三倍于敌的兵力采用围歼战术,又有何不可?”
韩烽这一番话语把一众将士们都说得有些傻眼了,就连最为谨慎的王文礼都无话可说。
王文礼道:“团长,这下子我算是服了,也明白了,你就直接下令吧!”
韩烽点了点头,道:“下面进行具体作战安排。
你们看地图,根据段鹏打探来的情报。
山本把一千多人的一支大队龟缩在了汤原,罗北,绥滨和佳木斯中间区域的北汤镇。
我可以做一个初步猜测,在这里的一千多队伍,很有可能就是91旅团最后的精锐部分。
山本这个老鬼子不傻,他也知道当前他们日军在满洲的形势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他这个时候把所有的兵力摆在这里与咱们对阵,为了什么?我想为的就是摆足了阵势,最后和咱们一决雌雄。”
徐梓琳道:“从目前双方的阵势来看,老韩你猜测的不无道理,山本这个老家伙对你可谓是恨之入骨,看这样子,他是准备毕其功于一役,与咱们进行最后的决战了。”
韩烽道:“说的不错,既然咱们的老对手都已经亮剑了,咱们自然也不能含糊,就此一战,老子让山本彻底明白一个道理,我泱泱中华,绝不是他们这些侵略者可以指染的……”

mm3nt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抗戰韓瘋子 愛下-1059 信任 開赴東北熱推-wgj8v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抗战韩疯子
“……具体的汇报工作我已经和老总他们说过了。
大概的意思还是和当年我回去的时候预定的差不多,咱们首批队伍准备开赴东北了。
预计是在今年8月的11号,主要从山东根据地等离得近的地方开赴。
但这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自然就是咱们当年共同的约定。
老团长,你不是一直想着来东北看看,和关东军好好的较量较量嘛,我想这次您可有机会了。
具体的时间我不清楚,也不知道总部到底是怎么安排的,但也应该离得不远了。
哈哈,说着说着预备好的纸张又快用完了,老团长,政委,我等着在东北与你们重聚!”
赵刚读完,放下了书信。
李云龙两眼冒着金光,干脆坐不住了,从炕上站了起来,“他娘的,等了这么久,机会终于来了,这好长时间没有仗打,老子早就心痒痒了。
老赵,这次带队开赴东北的事情你啥也别说了,咱们独立团的先头部队由我直接带队。”
赵刚道:“我可没有阻拦你的意思,但我有个条件。”
“你说。”
“我得跟着你一起过去。”
李云龙愣了片刻,随即大笑道:“那肯定的,老赵你狗日的是不知道,现在老子一天看不着你,这日子都不知道该怎么过了。
嘿嘿,你这个政委是和我这个团长彻底的拴在一块儿了,以后不管我到什么地方带兵打仗去,都必须要把你给带上,这是没跑的事情,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改变不了。
场边上帝
你知道我的脾气,没你老赵在身边儿指不定哪天就犯了错误,再让人给拉去枪毙了,到时候你老赵听了消息,那得多伤心呀!”
综漫刷副本的好骚年
赵刚笑道:“老李,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老子可没有那么在意你呢!”
哈哈哈哈——
李云龙道:“咱们这边儿一动身,老丁老孔那边儿肯定也要上路,不行,咱们得赶到他们前头去,去到了东北占好地盘,不能让这俩小子占了先机。”
赵刚哭笑不得道:“你呀,可真是个奸商,咱们这是去打仗,又不是去做生意的。”
修炼之天下无敌
……………………
东北。
乌云根据地,远东团团部驻扎地。
儿子韩戍近来开始学走路,徐梓琳正不耐其烦地教着他。
韩烽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温馨的一幕,怎么看都觉得看不够。
教了好一阵子,徐梓琳这才让战士把小韩戍抱走。
韩戍是寄养在根据地的一位大娘家的,韩烽和徐梓琳一个是团长,一个是政委,自然不能整日里和孩子黏着,主要还是干自己的本职工作。
战士们把韩戍抱走的时候,韩烽察觉到徐梓琳目光之中的不舍。
“你呀,孩子就离开一会儿,又不是说不送回来了,再说了,寄养的王大娘家又离得不远,你抽空儿的功夫三两步就走过去了,用得着这么依依不舍吗?弄得我这儿看着还挺心酸的,觉得对不起你们娘俩似的。”韩烽打趣道。
徐梓琳白了韩烽一眼,自从生了孩子,她身上的母性光辉尤重,往日里英姿飒爽的模样倒是逐渐消退。
“果然,当爹的一个个都心狠着呢,自己的孩子哪有看得够的,要是可以的话,我宁愿时时刻刻都陪伴在儿子身边,如果……再也没有战争的话。”
韩烽笑了笑,趁着团部没人,轻抱了抱徐梓琳,笑道:“放心吧,战争不会持续太久的,其实你想要的和我想要的都是一样的简单,那一天我们割舍一切,只是简简单单地陪着孩子成长,也就心满意足了。”
徐梓琳点了点头,露出甜蜜的笑容,当然,她只当韩烽这话语是在安慰自己。
她很清楚韩烽对于远东团和根据地的民众们意味着什么,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又怎么能为了自己的小家说不干就不干了呢?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老韩,已经很久没见你安排作战行动了,现在91旅团经过与咱们的多次交战,节节败退,正是咱们趁势追击,扩大胜利战果的时候,你为何突然按兵不动起来?”聊完了家庭,两人说起了正事。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韩烽道:“还记得敬友他们带回来的消息吗?”
“关于苏军的消息,你说过,你猜测他们会有大动作?”
“是。”
“什么动作,难道他们要与日军宣战?”
骑士的世界 雕狮嚁漪
徐梓琳的大胆猜测让韩烽稍稍有些意外。
韩烽感慨道:“梓琳,你要是个男人,至少也是个帅才呀,就这份远见卓识,就已经把很多将领比下去了。”
徐梓琳笑道:“你咋又没个正行了,说正事儿,你到底怎么想的?”
韩烽道:“其实你的猜测可能性很大,苏军迟早有一天会对日军宣战,无论是从哪个方面考虑,而最重要的一点判断因素: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满洲是一块大蛋糕,不只是对咱们来说,对于其他人也是一样。
苏军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块儿蛋糕被其他人抢走了。
所以近期咱们最正确的做法就是按兵不动,以静观其变。
当然,只是军事上的按兵不动,但咱们私底下努力了这么多年的布局,我想或许很快就能派上用场了。”
见韩烽没有再多说的意思,徐梓琳忍不住道:“你呀,从我加入新三团开始一直到现在,结婚这么久,有的时候我还是琢磨不透,真不知道你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
“不过我更好奇的是,如果苏军出兵东北,这场与关东军和满洲军的战局,最终结果究竟会怎么样?”
“哈哈,我想咱们很快就会知道了,最终的结果或许会把所有人都吓一跳吧!”
“什么意思?”徐梓琳疑惑。
韩烽道:“不好解释,但我只能做我的准备,关于咱们暗中的布置,我想是时候全面启动了,就在今年的八月!”
徐梓琳吓了一跳,“老韩,时间上会不会太仓促了一些?倘若你的猜测果真发生,最后的战局咱们还无法预料,一旦情况有变,咱们怕是要陷于被动。”
万古神皇 残殇
韩烽却笑了,在徐梓琳看来,是那种自信而轻松的笑,这股笑甚至感染了她,就连她也觉得在韩烽的这份从容掌控下绝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这种对韩烽的信任,以前是政委对团长的信任,老徐对老韩的信任,现在更是一位妻子对丈夫的信任,从始至终,一如既往!
韩烽的话语是那么的铿锵,他笑着安慰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放心,一切都会在计划之中,咱们越早一步行动和安排,最终的胜利就会越早一步到来。”

y20im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抗戰韓瘋子笔趣-1057 韓烽大婚(四)閲讀-7yw7a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抗战韩疯子
堵门的人可不少,和尚,段鹏,周大牛,朱大志,孙德胜,董成海等一众老战友们都来了。
和尚扬言:“三哥,老人们常说,洞房越闹越热闹,俺们可都给你闹洞房来了。”
“好家火,阵仗不小,真要是让你们这群家伙给闹了洞房,那还了得?老子也是要面子的。”
韩烽就往屋子门口一站,然后说道:“别以为老子喝了酒就好欺负,你们有一个算一个,一个一个上,看老子不一个一个放翻你们。”
话音刚落,和尚和段鹏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喊道:“兄弟们,一起上——”
一阵喧闹过后,韩烽被人群淹没,这是双拳难敌四手,再加上酒意已经有了七分,这哪能是对手?
韩烽急的大喊:“我去,和尚,段鹏,你们这些狗日的以多欺少,真是一点儿不讲武德呀!”
大家只管哄笑,哪管这些。
谁知道原本紧闭着的木门突然嘎吱一声被打开了,头上还别着红花的政委徐梓琳探出脑袋来。
原本的哄闹戛然而止,所有弟兄们都直愣愣地看着突然探出头的政委。
“闹喝闹喝得了,玩闹归玩闹,今晚回去之后一个个都仔细着点儿,不能放松警惕。
来不及参与的爱情 味蓝
所有的驻地,营连级单位,营长,连长们必须按照老规矩巡查完毕之后才能休息,你们团长也不例外。”
砰的一声,木门又关上了……
大家面面相觑了一阵,心道这政委嫂子还真是够凶的,只得把团长放下地。
王文礼咳了声,道:“政委说的对,这也差不多了,咱们也都早点儿回去吧,咱团长还有正事儿要办呢!”
韩烽也笑道:“老徐说的对,老团长和秀芹嫂子结婚的时候大家莫不是忘了?这越是在安乐的时候,越是要小心提防才是。”
“嘿嘿,团长,那我们可走了。”
“赶紧滚!”韩烽笑骂。
目送着一众兄弟们离去,原本热闹的氛围归于平淡,韩烽自顾自地笑了笑,转身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盛世 茶 香
革命战士结婚,没那么多细致的讲究,徐梓琳就在婚房布置的床榻上坐着,也没什么盖盖头之类的古老风俗。
韩烽一进门,她的目光就放在了韩烽的身上,似乎再也离不开了。
带着几分酒意的韩烽直愣愣地望着徐梓琳,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着,忽而,同时笑了起来。
“梓琳,可真有你的,要不是你刚才给我解了围,那帮小子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我呢!”
徐梓琳的笑容在烛光的照耀下格外的迷人,“那你要怎么谢我?”
韩烽道:“谢,干嘛要谢?这不是夫唱妇随吗,应该的,要不说咱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呢!”
“又没个正形了,说正经的……你,你先去巡查一圈儿去。”
韩烽愕然道:“真去?”
徐梓琳急道:“当然得去,刚才我可是把话都放出去了,你说你这个团长一进屋子,不知道多少眼睛还在外面盯着呢,要是这一整夜的也不见你出去,那我可没脸见人了。”
哈哈哈哈——
韩烽大笑了起来,然后用直勾勾的大胆的目光在徐梓琳的身上端详着。
“你看什么?”
韩烽叹了口气,“我在看,也在想,其实你刚到新三团那会儿我就觉得有点儿奇怪,心想总部咋还给自己派来个这么俊俏的小白脸儿?你说说,当时我咋就没往这方面想呢?”
醉君榻,致命狂妃 景小楼
徐梓琳想着与韩烽一路走来,之间的种种,更想到自己刚去新三团的时候与韩烽较劲,因为站军姿导致双腿肿痛,这该死的老韩还非要自己脱了裤子给自己按摩来着。
她笑道:“如果你当时就看出来了,也猜出来了,你会怎样?”
韩烽乐道:“那还用说吗,直接抓过来当老婆呀!”
“你想得美。”
“对了,梓琳,这次回关内,该见的人都见了,老团长,老孔,老丁,可都是给咱送上了不少的祝福,就连司令员还给咱送了一份礼来着。”
“哦,临走的时候老团长说了,瞧瞧老子的儿子都两岁多了,老子还准备生一个加强班呢,三愣子,你小子可得抓点儿紧了。”
恐怖红包群
“李团长果然还是那脾气。”徐梓琳笑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她的目光里有期待。
韩烽当然知道徐梓琳在期待着什么,“瞧我,差点把最重要的事情忘了,我还去见了徐老,当然,就是我的岳父大人。”
徐梓琳的声音急促了些,“他……他和你说了些什么?”
韩烽理所当然道:“说什么,那还不好猜吗?岳父把咱是一顿好夸,说小伙子能打仗,人长得也精神,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把女儿交给你,我是放心了……”
眼见着韩烽似乎没有停下去的意思,徐梓琳没好气道:“老韩,你又来了,说正经的!”
“你父亲说他很想你,也一直担忧着你,还说因为工作的原因,咱们结婚他暂时没法儿来祝福咱们了,等到以后抗战形势好了,他会来根据地看你的。”
嫡女无忧
韩烽沉声道:“梓琳,自古舍小家为大家者,莫不是大英雄,其实你也很明白这个道理,岳父他是个好首长,也是一个好父亲,只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表达罢了,我想,你心中其实早已经谅解他了吧?”
徐梓琳沉默了半晌,然后坚决的点了点头,“是。”
“哈哈,不说这些了,回忆点儿有趣的,你还记得你刚来新三团,咱们认识那会儿吗?”
……
……
美好的洞房花烛夜,倒像是成了秉烛长谈,屋子里不时响起欢声笑语,满是温馨的氛围。
屋外不知什么时候忽然飘起了雪,似乎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屋子里的烛光熄灭了……
本以为这就是结束。
一个有些狼狈的身影却被一下子推出了门外。
砰的一声,木门关上,差点碰到韩烽的鼻子。
绝世强 风少羽
绑匪总裁:女人,你只是工具!
韩烽在外面“哀嚎”,“不是吧,真来?”
屋子里传来声音,“按照平日里的规矩,全部巡查一遍,一点也不许放过。”
“哼,巡查就巡查,臭婆娘你等着吧,老子回来再收拾你!”
撂下狠话,身上被强行披上大袄的韩烽迎着冷风打了个哆嗦,扭头消失在飘雪的黑夜里……

gjotv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抗戰韓瘋子 txt-1055 韓烽大婚(二)展示-ejo3u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和尚挠了挠头,忙道:“三哥,这锅你可不能让俺一个人全背了,这事儿可不止是俺一个人的主意,这是大家伙一起的主意,段鹏,老孙,老董,还有咱副团长的哪个没有参与的,嘿嘿,我们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要不然你和咱政委嫂子脸皮儿薄,这事儿还不一定能办得起来呢!”
韩烽笑骂道:“你小子,要说这事儿也是我这个做团长的不够意思了,自己倒是带头儿先把婚给结了,咱们团还有多少弟兄打着光棍呢,这不是让弟兄们偷偷笑话老子嘛!”
王文礼道:“团长,您这话就不对了,大家有的只是羡慕,哪有笑话您的,和尚和时芳玉姑娘,还有老孙和秋雪同志,甚至是李海和人家二丫同志,这些我也都听说过,他们哪个不眼红着呢!
嘿嘿,可惜条件不够啊,那怎么办呢,只能等着呗!”
哈哈哈哈——
大家捧着肚子大笑,和尚和孙德胜被打趣,在人群中稍有些脸红起来。
韩烽最后说道:“要说你们偷偷把这事儿办了,别看老子嘴上骂着你们,心里其实也高兴着呢,老实说,咱的确欠咱大政委一场婚礼。”
追星 夢裏尋花
我的保镖是兵王
极品狂仙(梁天成)
“不过有些话我提前和你们说好,还是那个原则,一切从简,不许搞什么铺张浪费,现在根据地刚刚开辟出来,各方各面都需要钱呢!
这倒也不是事儿,我就把这事儿交给你们嫂子,嘿嘿,咱们政委一向精打细算,那可是会过日子的很呢!”
上将的落跑新娘
徐梓琳生性大方,即使是恢复了身份,韩烽想要调笑她可没有那么容易。
岳飞传 还珠楼主
徐梓琳大方道:“老韩说的没错,我是政委,这些生活方面的事情原本就应该由我管,原则很简单,该节省的地方就节省,能不需要的东西咱就不要,只要形式上有那股热闹的氛围就足够了。”
铸天台 步步修缘
韩烽道:“对对对,就是这个道理,大家都听政委的。”
王文礼乐道:“大家伙都瞧见了吧,团长和政委这就夫唱妇随起来了。”
众人又是大笑。
看完了骑兵的训练之后,副团长和营长们各自返回自己营的驻地去了,徐梓琳则是认认真真的去安排几天后的婚事布置。
古神之渊 不再写小说
韩烽瞧得出来,老徐虽然多的话没说,但是很开心。
有的时候想想也的确感慨,一路走来两人之间的确发生了太多太多,有惊喜或许也有遗憾,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终于开花结果。
返回团部的途中遇到大记者田雨,田雨正在拍摄根据地,整日里如此,时常可以在各个地方看到她的身影,似乎乐此不疲。
说起这位大记者,对于根据地的发展,稳固,在宣传方面也是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各类关于根据地民众们的美好生活,和根据地的八路军战士们挥洒着汗水训练保护家园的文章,都是经由田雨的手操办的。
娘山108星少女 她酷的像冰
别小看这些东西,在双方相持的局面,一场文化战同样可以扭转整个战局的胜负。
正如田雨对根据地的各式宣传,甚至是对一些战斗情况的宣扬,让根椐地周边各大敌占区区域的民众们的心底,重新燃烧起希望。
有许多满洲区县城的民众们就是看了田雨刊发的文章,这才携带家儿老小逃往根据地。
有了绝对的民众基础,那就是远东团最不可战胜的后盾源泉和力量。
田雨正默默地用自己的学识和方法,为这场抗战事业做着属于自己的贡献。
“韩烽。”田雨这么叫着,她和韩烽之间有默契,像是一对知己,两人相交向来不论职务。
“恭喜了,听说你就要大婚了,对了,你结婚的时候我就负责帮你们拍照好了。”
韩烽道:“用不着那么麻烦,拍上一两张留作纪念就好,你这个大记者可是忙得很呢,我可不敢劳烦你。”
田雨笑道:“可不都是为了你,团长和政委都是咱们根据地的表率,你们两个结婚,氛围越喜庆,自然是越好,这代表这咱们根居地的生活越来越好了,我给你们拍照下来,然后发出去,肯定能够有许多好的影响,这对于咱们根据地的发展是有积极的作用的。”
韩烽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坚持,“随你吧!”
当韩烽走过来的时候,田雨停下了手头的动作,将相机挂在脖子上,然后与他并肩的走着。
我是傀儡皇帝
她窈窕的身影像是一道跳跃在麦田间的精灵。
“韩烽,你知道我现在的理想是什么吗?”
韩烽笑道:“愿闻其详。”
“做一个记者,一个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战地记者,我会活跃在第一线,哪里有战争,我想都会有我的身影,我要将那些诠释着人世间最热血最血性的抗争,无数个英雄为之而抛头颅洒热血的画面,永远的定格下来。
这样,即使英雄无名,留下一张照片,也好为后世人所敬仰和铭记。
这就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你知道什么是自由自在和无拘无束吗?”
韩烽摇了摇头,只是保持着沉默,继续倾听。
亲爱的,离婚吧
田雨在路边折断了一支野菊,笑容很灿烂,像是在夏日里迎向太阳的向日葵,“很简单,不要再把自己的命运扎根在土里,虽然没有了根,像是无根的浮萍,但却拥有了自由,可以在这片广阔的天地随心所欲的翱翔。”
“你知道吗?人生注定了是难免会有许多遗憾的,可在我看来,这些遗憾或许却又是另一个角度的绝美。”
“正如被折断的野菊,多愁善感的女子们看到它在空中摇曳,或许会悲悯着野菊命运的多舛,无根无家,可在我看来它却拥有了自由,它是骄傲的,它是高雅的,它随风而翩翩起舞,跳出一段即使没有世人欣赏,也足以让世间的百花黯然无色的舞姿。”
“就像书里说的那样,做一个独立的女性,一个不懂得什么叫委曲求全,一个不懂得什么叫同流合污,一个向往着理想,一个向往着革命信仰追求的女性。”
“或许就像是这无根的野菊,可我已经感受到了自由的欢悦!”
……
田雨的身影走远了。
望着那道背影,韩烽在原地怔住,愣了许久,慢慢地品味这番话语,他的嘴角忽然挂起了释然的笑。
懂了,虽然有些遗憾,可这的确确,是一种……绝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