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漢當興 ptt-第五十三章 兵圍長安相伴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日落西极映照大地。
夏侯渊单手拄着破败的长刀立在城头上,浑身甲胄破败满是血污,在经历了一整天的厮杀之后,身为主将的他亲在一线奋命杀敌以做表率,这才打退了城下蜀军一次又一次的猛烈进攻。
按理说,作为主将中军调度指挥作战才是本职工作,哪怕夏侯渊自己也清楚,脾气暴躁性如烈火是自己的缺点,可今天要不是他亲自出现在城楼上与敌厮杀鼓舞士卒,这长安城墙恐怕早就告破了!
在三日前,夏侯渊便率领本部兵马和汇集过来的曹真一部固守长安城,满打满算这城中加起来是有五万可战之兵,至于其他的辅兵民夫之流夏侯渊根本没算在内。
寻常的战事倒也罢了,可是从第一天城外蜀军那猛烈如火一般的攻势之后,夏侯渊心里就明白,辅兵在这个时候是完全没有任何作战能力的,不拖他们的后腿都算是好事了,只能在城中维护维护治安这就算是不错的。
而剩下的五万战卒虽然听起来是不少,用来戍卫一座长安城貌似也完全没什么问题,毕竟守城有着无与伦比的地利优势,这一点是谁也没有办法更替的。
可问题在于,夏侯渊前后几次的行军赶路意图讲蜀军截击在凉州之外,却未曾想到蜀军布置缜密谋划甚细,雍州转眼而下,蜀军飞速入凉,这导致了夏侯渊疲于奔波之际是根本没有让士卒休息的时间。
急行军乃是他最为擅长之事,可恰恰是因为擅长,夏侯渊才更加清楚,此时此刻的长安城虽然看起来是有五万守军有一战之力,貌似是等到了援军抵达后便可以彻底安稳无忧。
但实际上呢,五万大军中自己亲率的一部兵马,越有三万人都还没有来得及歇口气呢,便是投入到了高强度的激烈防守作战当中。
这种完全没有任何空闲休息的战斗方式,对士卒体力精神都有着超高的要求,哪怕是百战精锐军中老卒也架不住这般没有轮转的作战啊!
整整三日,三日!
夏侯渊抵达长安跟张飞率部成合围之势不过才差了半日的光景,说是前后脚也没什么问题了。
而就在合围完成之后,到今日整整三日的时间内,城外蜀军是一刻都没有停歇的便展开了进攻,就好像完全不知道疲倦一般,百日黑夜从无半点的间断。
纵使是作战不便的夜间,城下蜀军也是点燃火把照亮城防,强度比之白间稍有不足,可守城的将士们刚刚奋战了一个白日再忙着抵御夜晚的进攻,如此周而复始的战斗,根本不给任何闲暇喘息的时间,这可不是谁都能够承受住的!
夏侯渊作为主帅还能够有时间休息休息睡个觉恢复一番体力精神,可守城的士卒需要面对无时无刻都有可能登城的敌人,哪怕有着轮休也是杯水车薪甚至于无济于事。
早在第一日过后,夏侯渊心中就有了不祥的预感,知道这长安城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守下来的。
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才仅仅到了第三日,才是第三日的时候,蜀军就强势的打进了长安城中,要不是他自己带着亲卫刚好巡视到此,说不定这边战场便会成为蜀军的第一个突破口,进而变成长安城的沦陷了。
看着满地的残值断臂,鲜血和泥土混合起来的黑红色城墙,还有时时在耳边响起的哀嚎声和呻吟声,南征北战了数十载的夏侯渊,对长安城的未来只感觉到一阵阴霾笼罩好似完全看不到半点光明一般。
都市小說 漢當興-第五十三章 兵圍長安相伴
他以为自己可以凭借着大军行固守之法,他以为自己可以等到援军的到来进而逼退蜀军,甚至于反攻雍凉抢回原本那些就属于大魏的疆土。
最不济,最不济!
夏侯渊觉得在援军抵达之后,双方于长安城对峙僵持也是可以的,如此一来到最后大魏的胜率也要远远高过于蜀军。
别的不说,就但是蜀中粮草的转运补充,夏侯渊就清楚这不是件容易事,他可以消耗的起,因为大魏的后方支持很便捷。
但是蜀军却更加追求速战速决,越是拖延的久了越是对他们不利,这是双方都有着的共识!
可谁又能够想到,蜀军的攻势竟是会如此的猛烈,如此的不要命一般来抢占城墙攻入城中。
哪怕城外张飞用的是围三阙一的方式,可夏侯渊却不敢赌,赌张飞真的就一点都不关注那放开的一,反而只顾着其他的方向。
守城的将士们精神高度紧张连轴转的在经历高强度的战斗,甚至都没有休息的时间让他们喘口气。
而城外的蜀军人多势众,哪怕是合围却也有足够的兵力分批次进攻,轮番作战的结果是蜀军有足够的空闲时间用以休息养精蓄锐,而己方却是只能时时刻刻的警惕着小心着,生怕稍有一个不注意就被蜀军钻了空子!
夏侯渊知道这种紧绷的状态维持不了多久,第三日的表现便是一个极限,而下一次的极限只会更快到来。
甚至今夜这长安城能不能守得住,夏侯渊心底里其实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反而只能是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援军的身上。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漢當興 ptt-第五十三章 兵圍長安讀書
三日前蜀军合围之际,洛阳方面就传来的消息,言道援军正在调集马上便可以出发。
但长安到洛阳虽然不远却也不近,可不是三五日的时间便能够到达的!
行军速度跟个人赶路那怎么可能一样,作为擅长急行军统率的佼佼者,夏侯渊很清楚大军数量越多这赶路的速度反而越慢。
然长安城面临十数万蜀军的包围,倘若只是来了一两万人,那怕是在半路就得让蜀军一个埋伏给打的溃散奔逃。
所以支援兵马不仅要快而且要有足够的数量,如此矛盾的要求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达成的,所谓的快也就仅仅只是一个概念而已,毕竟援军主将也不想自己还没抵达战场呢,却先是败了一阵灭了士气。
当然,他也同样不想自己的援军尚在赶路的时候,长安城就已经告破,所谓的救援行动就只能被动的变成了退守待命!
是以作为此番援军的主将,乐进在抵达了洛阳之后便是立马分割部队,曹丕送其他各州征调的五万大军还没有到齐,但长安方面的军情却已然告急。
乐进等不了那么久,自然是先带着洛阳的三万兵马先行出发,留下李典在此地等待剩下的五万兵马汇集完毕之后,再向着长安开进已达到救援的目的。
三万人之数刚刚合适,不会被蜀军一口气吞掉又足以和长安守军配合形成威胁。
原本乐进急躁的想只带着一万兵轻装赶路支援,这样也好尽快抵达长安缓解夏侯渊的压力。
但一向稳重的李典坚决不同意乐进这般仓促的举动,他却是想着等到剩余的五万大军也汇聚齐了再行支援。
意见相左的两人商定了好久之后,才算是达成了协定,乐进将洛阳此地的三万人都带走,剩下的由李典负责整顿。
看起来是双方都能够接受的结果,但事实上在乐进率军离去之后,李典这心理就始终隐隐有些不安。
夏侯渊何等重要人物,论说辈分资历出身等等,在曹魏势力当中那都是最顶尖的,若是他们救援不及时或是故意怠慢,那恐怕事后都要被问以重责。
然生性谨慎的李典却宁可长安城压力增大局面危机,也不愿盲目冒进,在没有探明敌军情况和长安战局如何之前,便冒失的闯入道战场中。
这样很有可能导致事情朝着完全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出现最坏的结果,便是连带着长安守军和他们这一支的援军加起来,都一股脑的成了蜀军的盘中餐!
要知道如今陛下在对江东用兵的关键时刻,而蜀中大耳贼趁势偷袭虽然也是早有预料,可无论是谁都没想到雍凉局势竟然如此糜烂,三辅之地竟是如此溃败被夺,长安一城居然成为了最后的一道防线。
若是长安也丢了,那关中之地便尽数成为了大耳贼的囊中之物,甚至连河洛等地也将遭受巨大的威胁,首当其冲的便是洛阳!
这等险之又险的局面,由不得李典小心再小心,真万一行差踏错了一步,那后果恐怕都会令人难以想象!
本身李典对于乐进独领一军去救援就有些意见,本身就急躁的夏侯渊再加上一个差不多的乐进,两个人很有可能会让关中的战局出现更坏的结果。
甚至乐进这一支援军能否起到效果而不被蜀军算计的死死的,李典对此都有些担心。
可担心又能怎样,眼下有资格独领大军救援的就只有他们两个,而正在汇集过来的五万支援部队又需要有人统率,要想立即对长安展开救援,那两个人就必须得分开。
李典又很清楚,论说治军防守自己可能擅长,但要说行军作战行攻伐之事,那自己还真不是乐进的对手。
所以这支援的人选就只能是让乐进去做了,自己则留下来整顿还没有汇集齐备的其他五万援军。
至于这五万兵马交给其他人统御,真不是李典没有放权的意思,而实在是没什么人可用了。
这洛阳城中满打满算有资格的将领也就只剩下一个夏侯楙而已,可实际上他也就仅仅是有个资格,并且这资格大部分还是因为他父亲夏侯惇的原因。
留着夏侯楙守卫洛阳李典还可以接受,但要让他统率五万大军去支援,那就等于是在拿这五万大军士卒的性命在看玩笑啊!
一个在军中不过一年,甚至连真正战事都没经历过的权贵子弟,要不是他爹夏侯惇健在尚有庇佑,再加之夏侯家的出身,这洛阳重地怎么可能也轮不到他夏侯楙的……
洛阳的援军,长安的守军,还有正想着进长安城过夜的张飞一部。
三方兵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便是关中重镇长安,也是曹魏在关中的最后一道防线!
然三方兵马当中,如今压力最大的一方自然是作为守军的夏侯渊,在庞统建议张飞主持的三日不眠不休强攻作战下,虽然汉军将士们也是相当的疲惫,但相较于城中根本就没有半点闲暇喘息时间的曹军还是强出太多。
而紧接着便是乐进率领的援军,这一支兵马三万之众,才是刚刚过了潼关而已,实际上速度已经很快了,但乐进却是仍然觉得不满意,故而在潼关过后让自己的副将领着两万兵,他本人却是亲率一万军卒轻装简行的出发往长安而来。
到底,乐进还是没有听进去李典的建议,选择了最为冒险的一种支援方式,但谁让他身上的压力也是不小呢。
最后一方,作为手下兵马充足,钱粮蜀中源源不断运输过来以作补充的张飞北伐大军一部,身上虽然也有着一定的压力,但实际上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更多还是来自于主帅张飞的个人问题而已。
面对长安城还有夏侯渊这个老对手,张飞那是恨不得自己亲自率兵登城作战去跟那夏侯妙才打个招呼,看看自己这个好久不见的亲家。
但夏侯渊作为主帅亲自杀敌那是迫不得已,张飞若是带兵上城可就有点自己作死的意思了。
倘若主帅另有其人倒也罢了,张飞身先士卒自是没什么问题。
可一日为帅这身份就得记住了,怎么可能再去做那种勇将先锋的事!
这也就是庞统跟在张飞的身边,有的是法子能够劝住这个憨货莽夫,要不然的话夏侯渊说不定就真的在长安城墙上跟张飞打个照面了。
当然,庞统可不是搬出来主公刘备的名头,也没有一味的阻拦跟强加劝阻,反而他是自有想法。
能够劝住张飞的不仅仅是酒和他的大哥,同样也有长安城陷落这个条件。
三日之前夏侯渊没想到城外敌军的攻势会如此迅猛,但他同样没想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庞统早早就算计好的!
接连不断无论昼夜的三日进攻,其结果如何却尽在第三日的夜晚一见分晓。
恰恰,夏侯渊率亲卫抗住蜀军逼退走之时,正是第三日的黄昏时刻,而相比刚刚经历了一场厮杀浑身疲惫的夏侯渊。
此时此刻在长安城外不远处的营寨当中,张飞并一众将军们确实精神抖擞的在大帐中等待着。
今夜,便是第三日的最后一夜,同样也是庞统疲兵之计的最后一晚!
常人疲兵扰袭至多也就是做做样子鼓噪声音流矢飞箭而已,但庞统却是用真刀真枪血肉磨盘来让长安守军再无战力。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夜,长安城高耸的城墙再是坚固又怎样,守军无力防备无用,不过是一死城耳!
…………

ukvep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漢當興 txt-第三十六章 賭約爲勸分享-pwe0g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不一会儿,鲁肃和张昭二人便是神色匆匆的感到了孙权这里。
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鲁子敬,还有已经年老昏昏张子布,孙权原本还有些激情澎湃些没来由的沉寂了几分。
看看人家曹魏一方青年才俊何其多也,益州那边刘备之子刘禅也是名声远播新人迭起而出,回头再看看自己这江东偌大的基业,竟是好似无有半点后继之人,弱等鲁肃张昭这一代彻底消散过后,他还能依仗着谁啊?
然而孙权自顾自的苦愁,却又何曾想过如今江东孙氏和其他那些世家之间的关系如此僵硬的根本原因在哪?
当年会稽郡魏氏之凄惨下场,虽然有几分是因为其家住魏腾不自量力咎由自取所致。
可是孙权在这件事上并没有选择最优的处理办法,反而正是因为当时他在合肥的决策失误导致江东大败损失惨重,急需补充府库兵卒之际,魏氏又正好一头撞了上来,孙权借机发泄心中郁结的同时,又是将魏氏给吞并的一干二净连个渣滓都没有剩下!
这也就是当时虞翻坚定的站在了孙权这边,不然搞不好的话会稽郡内现在还有没有能够拿出手的豪族都不一定了……
如此先例在前,本身孙氏跟江东其他几个世家之间的关系就不是那么好,起源于孙权之兄长父亲一代,等到孙权上位后虽然是尽力的缓和了一些,可最后他又是凭借一己之力将此前的全盘努力尽皆做了废!
这样看来貌似他江东孙氏一族跟其他的世家豪族可能就是天生相克,根本就凑不到一块去,不然怎么就始终没有办法主从尽欢的相处呢。
再看顾朱张陆这四姓,其中除了张家是其兄孙策扶持起来的以外,剩下的那三家哪个不跟孙氏多少有些摩擦和仇怨,尤以陆姓最甚。
孙权每次想到这里都甚是觉得头疼,后悔自己当初对会稽魏氏下手太过狠辣不留情面,以至于江东世家的集体芥蒂,也同样是对自己已经故去的兄长孙策有些抱怨,当年其征伐江东等地时,放手杀戮怎么就不能稍微收着点呢……
微微的摇了摇头,将这些与当下无关的想法从脑中甩去,孙权拿着手中竹简便是迎着鲁肃张昭二人去了。
肖 若水
时机转瞬即逝,若不能好生把握住了,那江东未来的日子可并不算好过。
虽然有半壁荆南,可在孙权的眼中,纵使是整个荆南四郡都在自己治下又能如何,全都比不上一个合肥来的有用!
一个三番五次挡住了他们江东攻势的合肥城,这个孙权的眼中钉肉中刺,若是能够趁着这次的机会将合肥彻底的从舆图上抹去,那他江东攻略豫州的道路岂不就是一片畅通,到时江东一系便再也不是仅局限于长江以南这般简单了。
只不过此事说来容易做起来却远不是那么简单,孙权想着联合盟友一同行事,最起码也要保证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孙刘两家的联盟要继续维持而不是出现什么破裂的迹象。
至于等到合肥被拿下,豫州徐州皆是在江东兵锋所指之余,这联盟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那就另说了……
在建业城宫殿中,孙权和张昭鲁肃三位君臣就曹丕篡位称帝这一天下巨变商量了好久,终是将计划分成了两部分。
鲁肃拖着病体往益州走一趟,张昭则开始筹备粮草军械以待战事,只等益州盟友方面消息稳固可以配合出兵,孙权这边必是会举起大义之旗来呼应,也便正式开始渡江北击合肥!
对此计划鲁肃是抱着可以一试的态度,张昭则是全然听从主公孙权的命令行事,当然这也是建立在孙权计划确实有可行性的前提下,不然张昭也不可能任由孙权去做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至于还要抱病在身的鲁肃亲自跑一趟,实乃鲁肃自己的本意而非是孙权的强行要求。
“子敬,你这病体未愈之际还要舟车劳碌出使,以我看这件事还是让子瑜前去吧,毕竟子瑜至益州也不是初次,比之子敬却也多些经验!”
孙权实在是有些放心不下鲁肃的身体状态,还是出言规劝道。
然而鲁肃这一次是下定了决心,他本来便是想着在自己最后能够为江东为主公孙权尽一份力的时候,去再和盟友刘备沟通一番,去见诸葛孔明最后一面,务必要在这天下局势突变的情况下保证好孙刘两家的联盟关系。
虽然现在孙刘两家隐隐间已经是刘备占据了优势,可鲁肃看的清楚,要说这天下最有可能一统之人,却还是占据了中原和北地这等人口富足物产丰饶之地的曹魏。
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孙刘两家都是合则利分则害,若是妄想着仅凭一家之力便可以抗衡曹魏的侵攻,这在鲁肃看来完全是痴人说梦一般!
“主公勿要再劝,肃此番益州之行乃主意已定,还请主公放宽心,静待好消息便是!”
“如此……那吾便预祝子敬此行一帆风顺!”
说着,孙权拍了拍鲁肃的肩膀,君臣二人就此在殿门出分别……
且说江东这边孙权刚刚定计,准备趁着曹丕行此逆天之举时联合益州共同出兵,鲁肃拖着病体登上了往蜀中而来的轻舟。
星际大祭司
而在益州成都的左将军府上,此时此刻的大汉左将军天下三分诸侯之一的皇叔刘备,却是彻彻底底的陷入到了疯狂暴怒的状态之中!
与上一次议事大殿中的狂怒截然不同,这一次刘备手持双剑整个人如同疯魔一般在院中舞着,好端端的一处花园却是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废墟。
刘禅在一旁躲得远远的,根本就不敢在这个时候靠近老爹身边,他是生怕自己这条小鱼被殃及了,要知道老爹手里头那两把剑可不是吃素的。
幽灵船 黄易
天才神厨 饕餮鱼
前次刘禅还以为自己终于是见到了老爹最为恼怒的状态,可时至今日他才发现,貌似终究还是自己草率了,这愤怒恼火的程度很显然是在今天直接被刷新到了一个巨高的等级,最起码刘禅心中估计,怕是这种情形毕生也就仅此一次了吧。
没有上前打扰老爹刘备的意思,刘禅揣着手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
此时此刻自家老爹到底是怎样一个心理状态,刘禅不说能够全然了解,却也是七七八八的差不了太多。
哪怕这件事他其实早就在之前跟老爹透漏过了,甚至他们父子二人之间还打了个小赌,可当事情真正发生之后,事实摆在眼前之时,老爹还是没有压抑住内心的情绪。
仙武位面行
对此刘禅也没什么好说的,发泄出来总归是好事,若是老爹强行压制一直憋着,那反而还容易坏事呢。
若是情绪无法得到宣泄始终是处在压抑的状态,这平时倒也罢了,可若是在两军交战之际老爹突然之间就控制不住爆发了出来,那连带的影响天知道会有多大,到时候益州谋划三年恐怕就此全盘崩塌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现在发泄发泄是好的,总是要比将来真因为这件事出了什么天大的差错要强。
许是心中怒火宣泄的差不多了,也可能是这圆中已经没有多少完整的花草,在差不多小半个时辰之后,刘备这才耸拉着手臂一副疲劳过度的样子,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刘禅见此赶忙上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温水给老爹递了上去。
“咕咚……”
满满一觞水就这样进了肚,刘备猛地长出一口气对刘禅说道:“我儿速速去将军师法正等人唤至此处!”
刘禅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应道:“诺!”
不一会儿,诸葛亮和法正双双赶到,实际上他们二人是早就等着了,曹丕篡汉称帝的消息现在不说尽人皆知也差不了多少了,料想此事主公必会相召。
“我等拜见主公!”
“孔明孝直无需多礼,想必你二人此时也已经知晓了曹丕此贼的大逆不道之举。”
刘备冷着脸声音沉闷的问道。
诸葛亮和法正对视一眼,双双点头应道:“臣下已知晓此事……”
“好!那吾也便不多赘言,今次相召你二人至此,却是想让你等替吾想出一个法子,让北伐尽快展开,吾要让曹丕此贼为自己的大逆之举付出代价!”
说着,刘备抬手狠狠的锤了一下面前的石桌,这含怒一击之下,却是将石桌给锤的裂隙丛生好似马上就要碎裂了一般!
虽然早就料想到了这样的结果,可当真正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诸葛亮还是觉得有些头疼。
反倒是法正,对于北伐一事却早有些迫不及待了,只不过在他刚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在他身后的刘禅却是眼疾手快的拉了他一把,这才让法正到嘴边上的话没有说出口。
虽然北伐是大基调大前提,甚至于在此圆中四人,唯有诸葛亮才是最为关心北伐一事能成与否的那位。
可正因为诸葛亮心有北伐,更是很清楚此事干系甚大,关乎到大汉的延续生存关乎到从主公到益州上下所有人努力了好些年的结果,自然是必须要慎之又慎。
若是在眼下主公暴怒之际,在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时候便仓促之间发动了北伐战役,如此恐怕会造成一连串不可预估的后果。
北伐之伐诸葛亮根本不会不赞同,但是若北伐行之无用那岂不是浪费了他们无数人的心血。
故而北伐当行却又必须得见成效,仓促之伐冒然行事终不可取,诸葛亮心中很清楚这一点,是以在刘备发问之后才没有直接开口应答。
反观法正不考虑到这些,但是刘禅却看得清楚,这才拉了他一把,否则的话若是法正这边一开口,那怕是再想要劝住老爹打消他这个念头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
眼见场面突然变得有些寂静,刘备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的开口道:“孔明你等这是何意,不言不语莫不是不赞同吾之想法不成?”
清君侧:皇帝陛下太放肆 俞衫
这要是换个佞臣在此,十之八九便是顺着刘备的话说下去,别说什么北伐不北伐的,就是直接全线跟曹魏开战都不是什么问题。
然而在场三人中除了法正对于此事态度有些偏转以外,甭管是诸葛亮还是刘禅,其实都并不赞同此时进行仓促的北伐战役。
面对刘备的问话,如何回答才能够打消他的想法,诸葛亮一时间却还在考虑当中。
可拖延浪费的时间越久,刘备的心情恐怕会是越差,到时规劝的效果说不定会更差。
故而刘禅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直接了当的对老爹说道:“父亲!北伐之事乃复兴大汉之大计,焉能如此仓促行事冒然进军,站前准备不足筹措不备,若是出师不利空是彻底让我等断了复兴大汉之机会,父亲你要清楚,这天下中可就只剩下父亲您一人是真心为了大汉着想的,江东孙权中原曹丕,此二人哪一个又是心有大汉之人!”
说罢,刘禅朝着父亲躬身行礼言辞态度无一不恳。
可问题在于刘禅说的这些诸葛亮心中早就想到了,但是他却清楚,但凭着这番话可不足以打消主公心中的念头,反而还很有可能激起主公的逆反之心,想到这里诸葛亮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果不其然,刘备在听完刘禅这话后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就好似完全不在意一般。
瞄见了这一幕的诸葛亮心中一沉,果然不出他所料,看来少主此番到是弄巧成拙了,打消主公念头这件事不是那么好办的了!
然而刘禅接下来的这番话却是诸葛亮根本就没有料到,甚至于刘备都完全未曾想到的。
只见刘禅起身面向老爹,神色有些微妙的说道:“父亲,您可莫要忘了当日你我父子二人在书房之中的赌约啊!如今看来应是儿胜了,却不知道父亲还有没有打算要遵守约定!”
书房?赌约?
一时间不管是诸葛亮还是法正,神色间都有些疑惑,不明白少主刘禅因何在此时提起这样的事情,难道所谓的赌约还能够让主公打消了当即北伐的念头不成?
至于这赌约,乃是刘禅父子二人的夜谈私话,他们两人自是无从知晓其中的具体内容,故而也根本不会明白刘禅突然提起的意义何在。
但不管内容为何,刘备在听到赌约这两个字之后,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表情变化,整个人突兀的惊愕之余却又是陷入了莫名的沉思当中。
这番变化,却是让时时刻刻观察着他的诸葛亮心中感到更加惊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