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燼神紀-第一千零五十章 天宗子弟看書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总之,此一关过后,那死伤者将占据这探宝修士中大半之多,能够存活下来的,除了运气好的外,便是本身有着过强修为和保命手段的人了。而这些人,几乎无一例外地都是那大宗大派的嫡传弟子。大浪淘沙,强者生存,天机老人所设关卡,还是不折不扣地践行着他那尚争的理念。
没有了怪物的阻挠,独孤篪四人很快便自那山洞中走了出来。一出了洞口,眼前景色又有了变化,却是一处四周被密林合围的平整场地,而在那场地中央,除了一座阵台之外,还耸立着一块巨石。
仔细感受一下,感觉四周没有什么危险,独孤篪四人这才抬步走向那巨石。那巨石大概有两丈来高,四面平滑,其正对山洞出口一面镌刻着一篇文字。
这些文字,独孤篪等人倒也认得,字里行间所传达意思,不过是说看到这石碑之人,算是通过了第一关的考验,当然,这也不能成为通关之人骄傲的资本,因为那第一关的阵法,除了阵门转换之外,其它的基本就不曾启动,后面的关口将更加难过,总之,都是一些极度打击人信心的话语,这倒是让独孤篪在心中对这天机老人极度鄙视一番。
独孤篪等人匆匆扫视过这一篇文字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太有价值的东西,不过这一篇文字,倒是叫他们对这天机老人的性格有了几份猜测。这人怕是有点诙谐,有点玩世不恭,更有些为老不尊,不然也不会制出这一篇无关痛痒的文字来戏弄后辈。
踏进传送阵盘,眼一花,四人出现在一处大殿前,这座大殿,坐落于一处山巅之上,除了殿前是一大片广场,孤独独地,别无其它建筑依傍。此时,这殿前已经站了好些个人,那宫装女子与那也孔陌也在其中,还有一个就是那位与独孤篪几人打过交道的林煞北。不过粗粗数来,加上自己四人,也只有二十九个人。
扣人心弦的小說 燼神紀 ptt-第一千零五十章 天宗子弟鑒賞
“哈哈哈哈,独孤篪兄弟,果然是你们,我就知道,那第一关虽难,却也一定难不住你们。”看到这独孤篪等人出现,那孔陌大笑着走了过来。
“小弟也恭喜孔兄能够闯关成功。”独孤篪也是呵呵一笑道,对于孔陌能够闯关成功,他到底心里也是喜欢的。
“侥幸,侥幸,你不知道,为兄在那绝地中遇到的那头怪物有多么可怕,要不是借着师尊赐下的宝物之助,今日,为兄说不定还真就再见不到兄弟你了。”让独孤篪想不到的是,此时的这孔陌比之在外面时却是少了几份斯文之气,倒是多了一些豪迈与洒脱。
“看来孔兄在家,是被你那家传的礼义家规给束缚的狠了,今日也算是原形毕露了吧。”独孤篪好笑地抱拳挤兑一句。
“呦,哈哈,见笑见笑,为兄这是有些忘形了。”这孔陌也是妙人,装模作样的整整衣冠,倒是逗得灵儿几女失笑不已。
“孔兄来了有一段时间了吧,怎么不进殿呢,想来这殿中便有通往下一关的关口。”独孤篪转过话头问道。
“咱们倒是想进去来者,可是你看那殿门上青光不散,那是禁制之力不去,试过了,没人冲得破的。咦,这青光散了,应该是禁制开了吧。”这孔陌目光落在那殿门之上,忽然发现之前禁制之光没了。
忽又一想,这才想起一个可能。转头对独孤篪道:“兄弟,你们怕是能够闯过第一关的最后一批人了。”
对于他的说法,独孤篪自然也是明白的,这禁制开启的条件,怕就是所有闯关成功的人全部汇聚于此吧。
“哎,好惨,整整七百三十二人哪,第一关过后就只剩下了这区区二十九个人了。”这孔陌长叹一声道。
“孔兄何必叹息,那些人,或许闯关不成已经退出去了呢,未必就全部陨落了。”独孤篪安慰孔陌道。
“退出去,不可能的,兄弟你可曾于你那关口中见到退路?嘿嘿,这些人必然是死了,哎,也不知道剩下的这些人还能够闯过几关。咦,对了,独孤篪兄,你们一定懂得阵法吧?”这孔陌忽然问道。
“倒是略懂得一些。”独孤篪笑笑道。
“啊,果真,哎,早知如此,为兄之前便与你走作一路就好了,也不用那般担惊受怕。”孔陌一副后悔地表情道。
“其实说来,在这大阵之中,主要凭的还是实力,那阵法之道未必有用。”独孤篪的话有些言不由衷。
“怎么没有用,你莫要敷衍哥哥我了,要是真的无用的话,那几个人也能通关到此?”说着话,他向着站在一边的七人呶了呶嘴。
精华都市言情 燼神紀 txt-第一千零五十章 天宗子弟看書
独孤篪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这才发现那,七人竟然便是之前借着阵法师找到了生门的那七人。
“孔兄说笑了,你又怎知,他们不是施了什么保命手段,才会顺利通关?”独孤篪又问道。
“望秋州的红叶山,不是为兄小瞧他们,虽然也算得上是一流宗门,可凭着这几个弟子的地位怕是还找不来太过强大的保命手段,如果以为兄遇到的那头湖怪的实力来算,怕是他们用尽混身解数也不会是那怪物的一招之敌。
想来这天机老人在诸绝地中设置也不会厚此薄彼,若非是那阵法师相助,他们又那里躲得过高阶怪物的追杀。”这孔陌颇有些不屑地道。其言下之意,那七人若非是借着那阵法师的料阵本事,怕是在这第一关中就要全队尽墨了。
“诸位,在下红叶山李宁州。”此时,那边红叶山的大少爷,向着在场的众人抱拳一礼笑道。“此次有幸与诸位天宗高足同闯这天机秘境。”
“好说,好说。”见那李宁州出言,在场众人也都纷纷抱拳回礼。
“大家也都看到了,这天机老人设下的八门阵法实在是威力奇大,想来诸位于这第一关中,也应该遇到了极大的阻碍了吧。”看见众人态度不错,这李宁州笑容愈发灿烂。
“是啊,咱们这些人,若非是小有些手段,怕是这第一关中便都要饮恨了。不见那是才看到的石碑刻文,那大阵还是未曾完全启动的呢,嘿嘿,这天机老人手段,可还真是了得。”说话的是一位头佗僧。
孔陌也知道这独孤篪对于天瑶诸宗了解不多,便小声于其耳边,为其介绍诸人来历。原来此人竟然是上七宗之一的洪法寺弟子。七宗十三族中,七宗依次排名为玉合台,儒教,洪法寺,三清观,伊甸园,炼魔门,鬼王宗,而这头佗所在的洪法寺,在其中排名第三,也算是天瑶界中无上大派了。
随着这孔陌向独孤篪,一一将在场诸人为他进行介绍,独孤篪总算明白,这二十九人中,除了那红叶山七人与自己四人外,无一不是七宗十三族中弟子,而且还是各宗族中资质逆天的核心弟子。有许多人,在宗门中的地位,并不比这孔陌在那儒门中的地位稍差。
“苦佗兄说的好,想想这第一关便如此难闯,接下来的关卡怕是会更加凶险,大家若然还是各自为战的话,怕是最后的结果不堪设想啊。”那李宁州接过这苦佗的话头道。
“那不知李兄是何意思,莫不是要咱们联起手来,合力闯关?只是这么一来,到时候有什么收获,这二十几人又如何分配?”这一次接话的,是众人之中一位长相最为阴森恐怖之人,此人孔陌之前也介绍过,独孤篪自然认得,竟是那鬼王宗宗主第七弟子,莫血。
这莫血一头长发披散,一张脸上肌肉枯败,给人的感观,活活一头僵尸一般,他那肩头还蹲伏着一头血红怪婴,却是他所豢养的巫血鬼婴。
“莫兄此言甚是,嘿嘿,不是某信不过诸位,结盟是好,就怕有人会在背后下阴招,某家可不想糊里糊涂地被人阴死。”这次说话的却是炼魔门核心弟子西门百魔,此人除了那额头上的赤红魔焰纹外,其它倒还正常。
“大家都是名门弟子,依在下想来,只要事先将事情谈妥,定下规矩,想来便不会发生什么不愉快吧?”李宁州呵呵一笑建议道。
“都是名门弟子,这却是不见得吧。在场的大多数人在下都晓得出身,却不知这四位师承何门哪?”这是有人要打探独孤篪四人的根脚来着,此人头顶紫金观,作道士打扮,不用想便,是出身三清观了。三清观中上清一脉核心弟子,出云子。
“是啊,这小兄弟四位面生的紧,孔兄可知这四位是出自何门何派么?”这一次说话人的打扮,独孤篪却是再熟悉不过,原来自己所在的那元丰大陆,所传承的便是西天教典义功法,那教中弟子于大祭时便会如此穿着,不用问,这所谓的伊甸园应该便是西天教于这天瑶星界遗下的传承。
此人名叫西莫。不过很显然,这人对于独孤篪他们并无太多的尊敬,不然也不会当着他们的面,反而询问那孔陌是否知晓他们的来历。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燼神紀-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玉合臺傳人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山野人家见识少,不但奇于这仙宫的乍然出现,而且对于这些个来自各门各派中的弟子,更是无比的崇敬,一口一个老仙长,小神仙的叫着,倒是让那些个门派弟子心中凭空生出了一份自傲。
好在,这些个人自恃正道宗门,戒律倒是颇为严格,虽然不禁弟子门人之间的争斗,对于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草民,各宗门间还是严禁虐杀的,这是这一界中能够保证必要秩序的底线所在,因此上,在这里,倒是没有出现那强凌平民的事情。
“啊哈,怎么是万副庄主亲自迎客,这叫咱们如何担挡得起。”秘境山门前,一头彩鸾缓缓落下,待其站定,于这彩鸾背上飘落数道人影,还不等那站于台阶之上迎接客的万里云出声招呼,这众人之中却是有人洪声大笑道。
等这万里云看清来人,也不由长笑一声,连忙拱手问好道:“万某远远见这彩鸾拂云而来,便只是百禽阁的诸位道友到了,想不到竟然是肖长老领队,呵呵,咱们哥俩可是有些年头没见了,看肖兄的气色,可是比之从前更显丰润哪,想来那六御神功又有进境了?”
“哈哈,万兄这是说笑了,小老儿这点微末道行,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倒是万兄弟的万剑决,却不知又增了几剑哪?”那肖老头一边哈哈大笑着,拾阶而上,与那降阶相迎的万里云把臂而笑。
寒喧一番之,那肖老头作势叱责弟子,向那万里云行过礼后,便由其手下待客领入门内安顿招待。
不半日功夫,如这肖老头一行这般的队伍,却是来了十数个,这些个队伍,倒是各有神通,或是御剑而至,或是螭龙飞车,更有那仙光霞雾腾云御风的,其中最让人毛骨悚然的,便是一位被称之为千骨上人的,竟然是御使着一颗巨大的骷髅头,而这骷髅头的两只黑洞洞的眼窝之中,不时还会涌出一只只幽魂鬼影出来,于这光天华日之下,倒是更显得森迷恐怖。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只这十数波客人,或多或少,多者一行有十一二人,少者也有几位独身赴会的,比如那千骨上人。
是夜,这万达山庄秘境中央处的遗香殿中,高朋毕至,宴乐阵阵,正是那万里云代其庄主宴侍来客,大殿之上,两排长案分列左右,所采用的分席制,上坐之人,自然是各支队伍中的前辈人物,至于其它弟子辈的人物,便只好于别殿另设宴席,不得与前辈人物同列。
酒菜自是难得一见的珍馐佳酿,这倒还罢了,便是那上菜待酒的待女,一个一个的,都如天仙般的人物,倒是让在坐的一帮老怪物惊讶不已。
“哈哈哈哈,我说万副庄主,你们万达山庄真可谓是财大气粗哇,别的不说,便是这一群待女傀儡,就其制作的精致程度,呵呵,怕也都是出自名家手笔吧?确不知是出自七妙夫人之手,还是千巧童子之手呢?”说话的是坐于左手一排第二位的一位儒雅文士打扮的中年人,头顶一方纯阳巾,宽袍博袖,手中一柄折扇缓缓挥动,带起徐徐微风,牵动其颌下三缕长须竟如神仙中人。
“哈哈哈哈,纯阳兄说笑了,不过几个金丹级别傀儡,却还入不得你这位儒尊的法眼。纯阳兄猜测不错,此十二只傀儡确是七妙夫人所制。”那万里云自然认得这问话之人,便是儒家一位大能人物。
此人辈份极高,为现世儒家大圣孔鲋第七弟子,被世人尊为儒尊。这万里云话虽说的谦虚客气,可那神色之中的一份自傲,在场众人却是尽皆看在眼里。
当然,他倒是也有着自傲的本钱,要知道,那七妙夫人与那千巧童子二位,可是这天瑶神界,于傀儡制造上技艺最高的两位人物。这二人不但傀儡之术出神入化,那修为也是凌峰绝顶,是现世站在绝巅之处的有数的几人之二。
传言这二人,是各得了那千机老人的半部真传宝典,虽算不得那千机老人的完整衣钵,可亦是非同小可的。以着这二人如今的修为与地位,这万达山庄能够得其亲手所制的十二尊傀儡,亦算是难得至极,这也怪不得那万里云会颇为自傲了。
“叱叱,”一阵如夜枵般的笑声,将人们的目光引到右手第一位上所坐着的千骨上人身上。
只见此人大笑两声开口道:“据传这七妙夫人与那千巧童子二人皆是因为得了那千机老人的半部残典,方有今日之成就。如此说来,这二人亦可算得上是千机老人的再世门人,这一次这千机宝藏出世,却不知这二位会不会也来凑凑热闹?”
古来这坐位排序自有讲究,以左为尊,越是远门处的座位,其上坐之人,地位也是越高,而这千骨上人竟然坐在右手第一的位置,那么便能说明在此殿中,除了那坐在左手第一位上的面具人之外,便以他的地位最为崇高,还要在那位儒尊王纯阳之上。
而那左手上第一位上坐着之人,其脸上以一副青铜面具遮掩,不知其面目妍丑。不但如此,此人身上还穿着一身怪异的黑甲,将其体形完全遮于其中,竟使人分不出其是男是女。
论起来,这殿中在坐之人,就修为而言,没有一个会落于此人之下,却还是理所当然地让这人坐了首位,纠其原因,便是因为此人出身自天瑶星界无上圣宗,玉合台,即便是此时这人不过化婴境修为,却也稳稳坐定那上首的位置。
“七妙夫人与那千巧童子二人,虽然是借着千机老人的半部残卷而得悟大道,却也算不得是千机老人的门人,对于这千机老人宝藏,这二人或许有心,却也不敢就违背了上古神约。”说话的正是这面具人,只听他的声音极为沉闷,显然不是其人真声,竟叫人分不清男音女音。
“哦,圣门传人如此说,那必然不会错,只是在下等人虽知神约之事,却不知这神约为何会对咱们诸人有如此大的约束力?”问话的是坐在靠近门边的一人,众人看去,竟然是那位百禽阁副阁主肖四夷。
他这一句话,倒是问出了众人的心声。说来,这些人自修为到了那练心期之后,便被人告知一些规矩,他们自明白了那触犯规矩之后可能会受到的处罚之后,便没有人真的敢于以身犯险。不过他们却不知这上古神约,为何会对自己有着诸般的限制。
“这个。”那位面具人似乎犹豫了一下,这才缓缓言道:“其实这件事情,说起来也不算什么秘密的。大家都觉得,若非是自己立誓,天地大道不会约束到自己的,所以,那由上古诸圣联合制定的上古神约,应该不能约束到大家才是。
不过,若是大家知道,那上古诸圣所立的神约誓言,所指向的是何等事物,便能晓得这神约为何会对天瑶诸修皆有效力了。
那誓言皆是上古七圣对其所传功法而发,其誓‘神约不遵者,皆为其功法反亟’”
他这一句话说完,在坐诸人不由大大地吃了一惊。大家都明白,如今这天瑶所传功法,基本都是由那上古七圣所传衍生而来,其中或有变化,可归根究极,那根本还是出自七圣功法,这誓言既然是向着这功法而发,那么,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受其约束,而那些个别的,非是因那七圣功法演化而来的其它门派心法,一般来说,却是难有什么大的成就,很难成就练心期的强者,所以,这神约还真就对这天瑶星界几乎所有修者都有效用。
“那么,圣门传人此来,想是也要去探一探那千机老人的宝藏了?”坐上又有人问。
“这是自然,在下如今不过化婴修为,远达不到练心期的层次,倒不在那神约约束之列,这千机老人的宝藏自然是要探一探的,只是诸位,在下奉劝还是莫要起别样心思才好,免得誓约临身,那时后悔可就晚了。”话说的极不客气,颇有警告之意,可在坐之人,却没有半点不忿,由此可见这人的身份是何其了得。
不说这在座的炼心期人物,会不会听得进那人的忠告,而消了觊觎千机老人宝藏之心。话说此时,在那千枯山下,聚集的人数却是越来越多,便是那山外秘境处,那些个大能们带来的弟子也大多进了这千枯山中。
“哈哈哈哈,人来的到不少,只是这若大福缘,也是随意一只阿猫阿狗都有福气拥有的么?”跳丸般的一道身影,其速快疾,于山峦中穿行,眨眼间,便到了这巨峰前平地之处。
身影刚刚落定,这人便目光一扫,大笑着说出一番话来。他这一句话,可是将这峰下诸修气的不轻。可当看清这来人的面目,知其根底的人便知趣地没有出声反击。

x6b0v人氣玄幻小說 燼神紀 起點-第一千零五章 力量的碰撞-0hpfk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此事属下不敢自专,怎么说,属下的身份还是小姐亲军,一切还须副帅与小姐商量。”那灰衣人笑了笑道。
先王 的 日常 生活 漫畫
“此事只要你愿意,战后,我便去与你家小姐说去。”石家老二此时真可谓是求才若渴。
之前,那南宫宫妙之谋划,几乎不费一兵一卒,便下了曙光城,叫他心里实在佩服不已,也让他明白,气力不如智力之处,因此上,为了尽可能地补齐自己的短板,此时的他,内心深处生出了对这一方面人才的渴望。
“能够随着副帅立功建业,在下自然是求之不得。”这对于那灰衣人来说,自然是个机会,不单如此,对于他们南宫家族来说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情。
自己族中人才,多为这道盟所用,其家族地位也会在道盟之中越来越稳固。不过,这南宫妙看似在这莽荒军中说一不二,可真要论其身份,不过是军师之职,其中莽,石四帅,论地位还要排在他前面。
再说,她来这莽荒,也是临时调过来的,事了之后说不定还得返回那千骑军的,此时要让她在这莽荒军中任用私人,安排亲信,以她的聪明,自然是不会如此做的。不过,若是出于那石家兄弟,或者是那莽家兄弟的要求,那就不一样了,那时她便没有什么顾忌。
战斗在夜幕降临时打响,说来这季园城赴援的大军实在是过于心急了些,出了那季园城后,便是一路急赶,骑兵驱驰在前,不长时间,便与那后方步军拉开了距离。
近乎整整一天的急行军,这骑兵到达那一处莽荒军设伏的树林之时,早已是人困马乏,而就在那各营统领商议着是不是向主将黑齿盘建议,就在这林中扎营休息之时,就听着那右方密林之中一声鸣镝震响。
随即便听得四方杀声骤起。一个个高大的身影,自那密林之中冲撞出来,浑如一只只猛兽一般,而且还是那种浑身甲胄的嗜血怪兽。
一时间,其所过之处,那山林亦为之摧折倒伏。此时那季园军,正是长时行军,队形散乱不堪,加之人马皆疲,眼见这如同怪兽群集的大军披林而至,不禁气为之夺。
说来,此时双方对战,那莽荒军一方还有一项优长,不要忘记了他们的出身,之前在那莽荒界中,这些个人便是以丛林猎杀莽兽过活的,丛林战,夜战,自然是其最为精擅之处。此时节,无论天时也好,地利也好,还有那人和,无一不是倒向了这莽荒军队一边。于是,这大战,很快便变成了单方面的杀戮。
鲜血,伴随着兵刃入骨的声音,于暗夜中不断喷溅开来,让这树林之中弥漫起一种特有的浓腥。绝望的哀号中,夹杂着慌乱的惊呼。甚至于,有人因为无边的恐惧与伤痛,而嘶力地哭叫。
当然,这其中亦杂有那莽荒军人兴奋地闷吼,这种吼声,浑闷如狮,如虎,让人更添一份心悸。而他们座下战骑就更不用说,那可是一头头货真价实的食肉兽,交战过程中,不时传来的那嚼碎骨头,和那巨大的吞咽声,便足以让人脑补出其猎食时的凶残场景。
“混蛋,我要杀了你们。”见着自己的军队,在敌方野蛮暴力的进攻中几乎瞬时崩溃,那位黑齿军主,一时不由急红了眼,一振手中黝黑的九股托天叉,那叉上白色的金系精芒闪动,振响空气,便向着近前正将自己一名亲兵砍下战马的莽荒战士刺去。
“嘿嘿,不好意思,你的对手是我。”大笑志中,一根巨大的铁棍呼啸着落下,正击在那九股托天叉叉头之处。
那九股托天叉叉头受这一击,嗡嗡然地发出一阵振鸣叫。而那黑齿盘,更是觉得一股大力,自那叉柄上传递过来,几乎要将自己的虎口都要震裂开来。
这一着实在出乎于他的预料之外。论起体魄强度,这黑齿盘那可是极为自负的,幼年之时一次巧合,他落入了一处魔龙遗窟,巧得魔龙之血洗身,自此之后,其血脉有了极大地改变,纵然比那半血真灵亦自不弱。
后来,在步入修士行列之后,又得了一部玄妙的体魄修练功法,照着这部功法一直修练下来,到了今日,单凭他的体魄,便是不加防御,那同级别的修士想要破开都难。
而那体魄强大与否,还有一项硬性指标,那就是力量,就他那手中的九股托天叉,据传,是那天龙帝国宝库之中,同级别法宝里最重的一件,那位天龙大帝也正是看中他那极强的体魄,觉得这一件武器只的在其手中才能发挥出最大功用,这才将此叉赐给了他。
可让他想不到的是,今天,那对手的铁棍一击节,竟然让他那擎叉之手,虎口有几乎撕裂的感觉,这如何不让他感到惊异。
正惊异间,只见那前方树木枝杆横斜,一个巨大的身影骑着一头独角巨兽,擎着一根柱子一般粗大的黝黑铁棍,挑开断折的树木,拖拖然地走了出来。这一人一兽,皆是一身甲胄,漆黑中透着微微一抹腥红,自暗影中走出,直如行走于暗夜中杀神一般,使得那黑齿盘心里不由得一冷。
若说这莽荒诸族,原在那莽荒界中,其身形之大,直如山岳巨岭一般,只是后来,这独孤篪等人见这些个体形实在太大,入了乾坤世界之后,与他族之人交流起来极不方便,于是就想着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便其体形有所改变。
不成想,那于妖类化形用的化形丹药竟然对这些个莽荒异种的体形变化极有效用,这些个以及他们的那些个骑乘兽,在服用这这化形丹药后,竟是将其体形缩小了许多。当然,其缩小后的体形比及平常人兽来说还是要大上数倍不止。
同样的,这种变化亦如妖之化形,而亦能如妖之恢复本体一般,自语还原到之前如山岳一般的身量。
“这里没你的事了。”这人扫了旁边那莽荒战士一眼道。
“是。”那莽荒战士得了吩咐,连忙策骑转头离去,杀向别处。
“你是谁?”看着这铁山似的人,黑齿盘努力定了定心神,涩然问道。
“我,哈哈,整个军队,几乎都要给我的人吞光了,却不知道我是谁,黑齿盘,看来你这个将军当的也不怎么样吗,既不知已,亦不知彼,空负了将军之名。”
知已知彼,百战百胜,这还是前几日,从那南宫妙嘴里听来的,此时大好机会,正好在这敌军将领面前显摆一回。
“你,可恶。”被那敌人羞辱一句,这黑齿盘的脸色一时变得难看至极,好在这夜色深沉,别人倒还看不出来。
“说于你听也无防,也好让你死个明白。”那石家老二哈哈一笑道,“你家老子姓石名擎,莽荒左军副统领。”说着话,他那手中柱子一样的巨棍,滴溜溜地转了一圈,横压在旁边一块巨大的山石上,而那山石却是如同粉捏的一般浑不受力,被那巨棍这么一压,竟然轰地一声,碎裂开来。
这一着,看在那黑齿盘眼中,让他的心不觉猛然一缩,目光一下子变的深沉起来。
方才他自然看的明白,那巨棍压下之时,这个巨汉并没有用力,那坚固的山石只所以会崩碎,完全是因为承受不住这条棍子本身的重量。那山石虽然普通,可在这灵界之中,却是用来筑城的黑耀石,纯以坚固著称,想不到竟然受不得那棍的重量。
“好了,你是自动下马受缚呢,还是让我将你打下马来?”这石家老二笑嘻嘻地看着那黑齿盘道。
“欺人太甚。”这黑齿盘虽然震惊于对方的力量,却也有着强者的尊严,再说了,以他的修为,还是能够看出对方其实修为与自己一般,也是凝神极境。
苏联1991 陈家过河卒
同样的修为级别中,他也算是那其中的佼佼者,自不信就会输给对方。因为战力的强弱,并不完全取决于力量的高下,身法,元力,战技,这些对战力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对方块头巨大,力量不凡,可同样,那巨大的体形,也限制了其行动的敏捷,再者说了,体形巨大,也不一定就代表着体内元力浑厚。
“既然如此,那便战吧。”石家老二见对方不肯就范,不由的兴奋地添了添嘴唇,眼里流露出火热的战意。
说来,这莽荒族人极其好战,自那莽荒军成,那袁岳等人曾定下许多军规,其中私斗是绝对被禁止的,纵然军中也会组织一些比武,可那对这石擎来说,实在是不够过瘾,今天这黑齿盘拒绝了投降,那就意味着有一场好斗,这自然让这石家老二兴奋不已。
话不多说,这石家老二右手一转,那巨大的黑棍,便如蛟龙搅海一般,向着对方直捣过去。
“狂妄。”看着对方捣来的这一棍,竟然没有任何元力光芒流露,觉得对方实在看不起自己,不屑以元力加持招式,那黑齿盘心下更怒,九股托天叉向上一举,一道灿然的金系元力光芒自那叉身上攒射而出,疾如彗星般向那棍头上迎去。

wlivc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燼神紀 線上看-第一千零二章 攔壩蓄水閲讀-mezd0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一直以来,这莽荒军团一众主将,个个都是只知猛冲硬打的悍将,于个人能力来说,确实强悍,可若是论起智谋和运筹能力,实在是不敢恭维。今日这石家老二一番话说出来,倒是有了几分智将的模样。
“此事你无须担心,今夜怕是不等你那十处堤坝建成,大雨必到,本人料定,明日午时之前,那十处拦水坝中必能将水蓄满。”
“啊。”听了这南宫妙话说的如此笃定,这石家兄弟不由一愣。天象变化本就难测,不是你修为高深,就能轻松得窥天机。当然,这上天下不下雨,到也算不得真正的天机,不过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
“不用怀疑,其实这天象运转,还是有些规律可循的,如果用心研究,不难找出其中规律。呵呵,不要说我,便是那耕作的老农,其中也多有能够掌握这种规律之人。”南宫婉笑着摆摆手。
今日这石家老二能够用心思考,显示出自己智谋的一面,这南宫妙到也有心对其教导一番。
“哦,还有此事,再下兄弟还望军师不吝赐教。”石家老大连忙起身施礼问道。
“世间万物多有联系,冥冥之中自有沟通之法,一般来说,动物较之人类来,对于天象变化的感知尤其敏感,只要用心观察那动物的行为,我们便能从其中获知天象变化的信息。比如,雨前蚁搬家,燕泥巢,便是动物防御雨水的一种特殊行为。”
“啊,想不到那小小的动物,亦能为我们提供这么多的信息,在下兄弟真是受教了。”
“呵呵,那么二位,对于这一次水淹曙光城的计划还有什么看法?”反正还有时间,这南宫妙倒是起了心思,借着此事,来对二人谋略眼光进行一番培养。
“哦,在下听了军师的计划,倒是对这计划的全过过程有些心得,说出来还请军师点评一番。”知道这南宫妙是在借机提携自己兄弟二人,这石家老大连忙一抱拳,振奋精神,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若然以军师所料不错,十处堤坝于明日午时,一旦依次破开,那洪峰叠加,其势必然吞天湮地。看那曙光城的位置,正好位于那皎河大转弯外环处。若然河道通直到也罢了,那洪水便是没过堤坝,其势也不堪大,可若正遇河弯,那处堤坝,其所受力道必然大的无法想象,崩毁已属必然。
那曙光城,其城高还远不及这湾处的堤坝高度,那时河水直下,如天河倒挂,将那曙光城淹没也有可能。”说到这里,他的脸色猛然一变。
神赐传说
这南宫婉看着他的神色变化,自然明白其心所所想,于是缓缓言道:“所谓慈不掌兵,兵危战凶。战争的目的,便是要有效地打击敌人的有生力量,和保存自己一方的力量。为了这个目的,所有的手段都是合理的。”
其实知道这一道洪水下去,那曙光城中千万生民尽成鱼鳖,南宫妙自己心中也是着实不好受,可她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便要担起这个责任,屠万民而利一国,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关键在于利益的权衡与取舍。
“是,在下受教了。”听了这南宫妙的话,这石家兄弟的目光变的坚定起来。
“此一计谋,你们二人既然已经想的明白,可知下面的计划会是如何?”这一次的意思,就是要这二人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完善下一步的计划。
“在下以为,明日午时之前,我其余军队,整装登筏,等那洪峰过后,便挖开我方一侧堤坝,借水行舟,顺流而下,等对方城破之时,痛击落水敌军。”那石家老二抱拳道。
“不错,那么石帅可有什么要补充的?”听了那石老二的话,这南宫妙点了点头,又转头看向那石家老大。
重生一品庶女
“老二如此想法倒是不错,不过在下觉得还有些不足,想那曙光城中敌军落水,大军绝无战力,根本无须我们全军压上,只须其中一部,便可痛击落水之狗。
在下想,军师之前让咱们砍下巨木无数,其意便是要搭桥渡河。在下就猜测军师意思,是要以我大部兵力,于此河某处连夜度河,潜行对岸,伏于曙光城后方。嗯,这个,这个好象叫什么,围城击援。”说到这里,这石家老大挠了挠头,对着南宫妙憨憨一笑。
“不错,二位若是肯下些心思,多读些书,不日必然能够成为一方谋帅。”南宫妙点头夸奖一句,这才正容补充到。
“我的计划就是如此,具体如何布置实施,由二位大帅去办,不过那伏击地点,我先说于二位,那曙光城南二百里外,有一片梓树林,其中林木高大,枝叶繁密,虽然咱们莽荒军士,个个体形高大,那里也足以藏身。
而那里,正好是其后方季园城援军往援的必由之路,而此地还有一处好处,那就是地势比之别出高出不少,而二百里外,那皎河洪水波及不到那里,作为伏击之地,最是合适不过。呵呵,还有一点,那天道盟军一直以为我们莽荒军团多勇少智,一定不会想到伏击打援这一类的计谋,那么,这一次我们就给他们来一个惊喜。”
看了一眼颇为尴尬的石家兄弟二人,这南宫妙又接着道:“这打援还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记住,在击溃援军之后,我们的大军要于其后追赶,使那溃军向季园城逃奔,不过速度不可太快,只要不让其减慢逃跑速度就好。等那败军入城之时,再猛烈发起攻击,争取举将那季园城也夺取下来。”
“那么,他们如果不开城收纳逃兵呢?”石家老家转了转头,问道。
“如果这样,那么这敌军逃兵,我们不妨迫其投降,然后驱之攻城。”
“对,不错,那季园城如果闭城不纳,将这些逃兵推到死地,那么这些逃兵,必然对那城中守将仇恨至极,驱之反攻,怕是能激出十分的士气。”那石家老二以拳捶掌,呵呵大笑道。
腹黑老公小萌妻
“好了,二位大帅下去准备吧。”南宫妙笑着摆了摆手。那石家兄弟连忙起身,抱拳行礼,恭敬地退出帐去。
是夜,这石家二兄弟按着计划,各自分派,安排人马依计而行。果然到了子时,天空中便稀稀沥沥地下起雨来,不一会,那雨便下得大了,整个天幂,如同被那雨水遮断了一般,连半丈之外的人影也看不清楚。
这莽荒军士,个个身大力大,移土推石的事情,自然不在话下,不过两个更次,那皎河上游百里之处,十道堤坝便被建立起来。河水涨溢的很快,还不到午时,那十处水坝便全部将水蓄满。
“奇怪,这一夜如此大雨水,可那巡河军士来报,这河水却不见上涨,之前一段时间还有下降之势,真不知是什么样一种情况。”曙光城将军府,会客大厅中,那龙天鸣正坐在主位之上,而其左右下方几张座位之上坐着的都是军中的几位将军。
太簇角舞(九功舞系列) 藤萍
此时这大厅之中,那有一点大战将到的样子,桌前美味阵列,酒香扑鼻子,席前舞女蹁跹,幕后丝竹靡靡,而坐在那主座上的龙天鸣,却是一身轻衣,左右两边各有一位轻纱覆体的美女,大半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那轻衣下的胴体亦是若隐若显,惹人暇思。
而这一对美女,此时正依偎在这位龙将军怀中,轻声燕笑,时不时以口将美酒度入这位将军大嘴之中。而这将军那一双大手,亦是肆无忌惮地在两具皎好的身体上游走,更不顾忌那下面坐着的属下的目光。
而此时说话的,是他左下手第一位上坐着的一个中年文士。
“什么情况?呵呵,李老太小心了吧,什么事情都疑神疑鬼。”这龙天鸣将左手边那位美女递来的一枚去了皮的葡萄吞入口中,顺势在其脸上香了一口,这才回过头来,看了那文士一眼,毫不在乎地笑道。
“将军,大战在既,一切怪异之处,都有可能是对方阴谋诡计露出的蛛丝马迹。不可不防哪。”这文士心有不甘,继续进言道。
“呵呵,阴谋诡计?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无用。哼哼,那莽荒军团,虽然战力不俗,不过咱们前有皎河水险,后有高大坚城,在加之盟中发来的物资,与这护城大阵,他们还能够有什么作为?阴谋,凭那些个莽荒族人,木头一样的脑袋,能想出什么阴谋诡计来。”龙天鸣哈哈大笑道。
误入浮华 不经语
“就是,这些还到罢了,凭着咱们龙将军万夫不敌之勇,有他坐阵在此,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席间,一个正吃的满嘴流油的虬须将军,一手抓着一根啃了一半的鸡腿,另一只手,在粘了碎肉的胡须上抹了一把,呵呵大笑着道。
看这人一副粗犷模样,想不到还是一个拍马高手。
“就是,咱们帝国大军以勇武著称,一向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嘿嘿,看李先生的样子,倒象是有些胆怯呢。”席间,又有一个高大汉子哈哈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