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白首妖師-第四百八十六章 熬神煉魂,驅心化意鑒賞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白首妖师
兄长这位弟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为什么要与炼魔渊为敌?
一时见到了夜女的怪异感觉,使得方寸心里生出了许多疑问,就连刚刚找回了宗主的喜悦都冲淡了,凝神向前看去,就见夜女这时候周围笼罩漫天夜色,像是一片一片从九天之上垂落下来的雾,这些雾气可以融合在一起,每多一分垂落下来,她身边的夜色便重一分。
这种呼呼荡荡,几乎可以遮去半边天空的夜色,给予了她无尽的法力与神通,身形游转之间,便已周围无数大殿笼罩在内,甚至可以看到那些夜色,正有一部分,不停的垂落,就像是一道一道的漩涡一样,每一次垂落,都会轰击在几座魔殿之上,将大殿毁成碎片……
……这样的恶战之中,她居然还没忘了毁掉这里的大殿。
愈是看着这场大战,方寸的眉头愈是凝紧。
那位与夜女在交手的苍发老者,看起来修为也很不凡,对方气机之强,居然隐隐要突破天际,在方寸的感应之中,几乎快要赶上了他当初见过的几位神王……并非完全一样,或是已经超过的那种赶上,而是气机已经突破了一个界限,隐隐可以向几位神王追去的赶上。
更为恐怖的,则是他手里的那一道长戟,每一次挥舞出来,就连虚空都出现了一截一截的黑色裂隙,看起来竟是凭着自己手里的神戟将虚空都碎成了一片一片,凶威强胜到了极点。
而这老者一身修为,则更是在这魔戟加持之下,爆发出了异常恐怖的威力。
一道一道的魔气,接连不断的向着空中的夜女冲荡了过去。
“咦?”
方寸细细看着,心里渐渐升起了些许的疑惑。
如今他修为已非往日,眼力也随之增强,看到了这恐怖的大战,他便也生出了些许的诧异,他发现,那位苍发老者,修为定然是已经破了仙境的,而他手里那一杆魔戟,而是凭添凶威无数,但是他在出手的时候,其实是没有尽全力的,每到极致,都会收几分力。
看起来,他更像是要逐走,或是生擒那位夜女。
而相应的,那位夜女,出手也未到淋漓之境,她身边凝聚的夜色已经极浓极重,里面不知蕴含了何等样可怖的力量,但她却像是有些力不从心,或者说,是控制不了那种力量。
她在避免施展出自己最强大的力量。
正因为双方都有些忍让,所以这场大战,看似凶横,但却杀机不深。
其结果,便是周围这一座座的大殿,不停的被毁去,一片一片的变成了飞灰……
……
……
“方长老,真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我这段时间……”
在方寸看着这场大战时,小徐宗主已经来到了身边,低低的传音。
“你先等会。”
方寸一句回去,然后凝神细想。
倒是小徐宗主被他说的懵了:“为啥要等会?”
“你过来不就是为了找我的吗?”
“为啥忽然变得对我一点也不关心了?”
“……”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 線上看-第四百八十六章 熬神煉魂,驅心化意
“若真是这么下去,恐怕夜女要遭……”
方寸判断局势,很快就有了答案,心里暗暗想着。
他刚出来时,并不知道来者是夜女,也不知道会是这么个局面。
他只是趁机生乱,让小徐宗主和其他的修魔者皆出来,好有一个跟他接触的机会而已,但到了这里,他才发现,自己的这个决定,倒是让夜女一下子陷入了危机之中,原本她在那位苍发老者的狂攻之下,还能勉强撑得住,但是这么多修魔者一下子赶了过来的话……
……虽然自己和小徐宗主是装的,但其他修魔者可不是啊!
若是他们一轰而上,夜女岂不是要直接陷入绝境?
……
……
对这位辈份上的师侄女,方寸心里也有不少疑惑。
在女神王眼中,她是害死自家兄长的罪魁祸首,当然要抓住一切机会斩杀。
但是方寸不是那等仇恨入脑,便不顾一切的莽夫,他有自己的判断,从之前在南疆温柔乡与这位女子相见那一样,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位夜女似乎对自己没有多少敌意,恰恰相反的是,她也会因为方家二老被人盯上发怒,为此甚至不惜深入南疆,去毁了温柔乡……
而在事后,她更是将夜婴打服,让它老实跟着自己。
这所有的事情都说明,夜女应该不像女神王说的,只是自己的杀兄之仇而已。
当然不能让她死在这里,只是具体操作……
……
……
“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
也在方寸急想着时,一声怒喝已经响起。
坐在了木车上的大幽太子,或说少魔,一见得众魔冲破魔殿,来到了这里,顿时脸色又惊又怒,厉声大喝,虽然他的身体扭曲而又单薄,但却也隐隐有一种阴冷气质弥漫开来。
这些修魔者赶到了这里,第一反应便是要冲上去围攻夜女。
但也正因为这少魔的气息荡开,受到了影响,因而动作都慢了几拍。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白首妖師-第四百八十六章 熬神煉魂,驅心化意鑒賞
精华都市小说 白首妖師-第四百八十六章 熬神煉魂,驅心化意看書
不过针对大幽太子的质问,却没有人回答,他们的意识,像是都不够完整。
“是有人感应到了外敌入侵,因而受魔意催动,出来迎敌……”
“其他的修魔者都受到了他的影响……”
“……”
另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一盏灯笼极快的飘在空中,瞬间到了少魔的身边,灯笼里有神念荡开,回答着他的话:“恭喜殿下,贺喜殿下,这其实是好事啊,这说明诸位将首纵是殒落多年,但仍然对大幽,对殿下忠心耿耿,一遇敌袭,便立刻愤不顾身的出来效力了……”
“嗯?”
听着那灯笼里传出来的神念,少魔眉头一拧,忽然一巴掌抽了过去。
“放你的屁话,这些人若真是如此忠心,当年我大幽又怎么可能被那伯姓小儿夺去?”
这灯笼被抽的在空中转了两圈,不敢还嘴。
少魔目光森然,看向了空中的修魔者,狠狠道:“定然是洗魂之术,洗的还不够彻底,所以他们才会这等虚浮之念……可恶,你们这些废物连这等小事都做不好,若是一直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本宫想要的那种令行禁止,屠天弑地的一百零八魔神,何时才能炼成?”
“屠天弑地都说出来了?”
方寸微微皱了皱眉头,向小徐宗主看了过去。
小徐宗主正双眼茫然,和周围的人一样木然的看着前方。
方寸道:“现在可以暂时不必装了,他们究竟在做什么?”
小徐宗主双眼仍然茫然,只是传音道:“他是在炼一种当年大幽覆灭时的兵器,据说当年大幽神帝之所以会长时间闭关,就是为了参悟这一道法门,只是大夏夺了帝位,神帝放弃了此念,可没想到,这位太子虽然已无缘仙境,但却野心勃勃,要将那一道法门重现于世……”
“他也算绝世奇才,自知一人难以炼成,居然要将法门分开,炼成一方大阵!”
“这等离奇的想法,孰料真的快要现世了……”
非常不錯小說 白首妖師-第四百八十六章 熬神煉魂,驅心化意推薦
“……”
方寸细细听着,看了小徐宗主一眼。
小徐宗主脸色不动,眼珠儿都不动,但却传音道:“看什么?”
方寸道:“你装傻子装的真像……是因为以前装习惯了?”
小徐宗主:“……”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白首妖師 起點-第四百八十六章 熬神煉魂,驅心化意閲讀
直接不回答,也不知道是生气了还是能少回一句就少回一句,免得被发现。
“你是如何避免被夺了心智的?”
方寸倒是微微皱眉,问了一句。
“这位大幽太子之所以能够将这法门重现于世,据说就与你有关!”
小徐宗主这才开口,低声道:“你公布于世的无相秘典,在某种程度上帮了他大忙,正是借了无相秘典里的一部分经义,才使得他实现了这个想法,重新炼成了炼魔神渊……”
方寸道:“那是龙城公布的,与我无关!”
“……”
小徐宗主断了一下,又道:“而我之所以可以保持神智,也靠了你!”
“当年你在我守山宗重衍神冥炼身经,弟子们皆修了,我虽然无法重修,但也细细参阅过,然后发现,你所推衍之经,与我大有不同,我虽然没有修行,但也细细参悟过,以致于我和其他修魔经之人已有些许不同,那些魔念能够影响到我,但是却不能完全吞噬我……”
“……”
方寸微微皱了下眉头,道:“既是如何,你为何一定要来?”
“我不得不来……”
眼神木然的小徐宗主脸上,也像是露出了些许的黯然。
好一会才道:“我要带父亲和诸位前辈们回去……”
“父亲……”
方寸略有些诧异:“他们在哪里?”
小徐宗主木然的眼神看向了前方,那里是正在大战的夜女与苍发老者,或许是因为看到了周围有这么多修魔者的出现,他们也有些紧张,这时候出手都已经越来越重了……
“那位就是我父亲……”
小徐宗主慢慢的说道:“而我守山宗那些前辈们,就在这些魔神……”
“……或是灯笼里面!”
“熬神炼魂,驱心化意,这……就是魔宗!”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白首妖師討論-第四百七十三章 明月如山相伴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白首妖师
对于九仙宗宗主来说,实在想不到,在这妖域已经犯北,鼋城大战将起的时候,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重了,真要算起来,那也只有传说中的天外天和大夏之西的夜原了啊……
倒是方寸,轻轻笑了笑,道:“想什么呢,我只是要救我家宗主而已……”
说罢了,也不理会九仙宗宗主诧异的眼神,更不向他解释小徐宗主的事情,只是唤来了红桃娘子,轻声向她吩咐了几句,便让她去法舟外面通知一些人了,而他自己,则是与九仙宗宗主静静相坐,看起来非常悠闲的在那里喝着茶,对坐卧难安的九仙宗宗主视而不见。
不多时,法舟外面,便有数道人影,踏云而来。
其中,有刚才已经见过的炼器大宗师,也有一位身材娇弱的妙龄女子,正是曲苏儿姑娘,还有一个身着书生打扮,但却一身鬼气的人,正是很早便追随方寸的鬼书生,另有一个身材粗壮的蛮族大汉,一个脸上蒙着白巾的惋约女子,一共五人,齐齐进入了舟舱之中。
方寸先是起身,向他们见礼,然后便为九仙宗宗主引见。
这五人,正是分别执掌炼器、炼丹、符道、武道,以及魂道的人,同时又向着九仙宗宗主介绍道:“《算经》一道,我暂时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但想必你们九仙宗是有办法的……之前你们的真传大弟子,不就是位天赋非凡,最为擅长《算经》之道的好苗子么?”
九仙宗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他指的是陆霄。
顿时又气不打一处来:“这是把我们家已经离山的弟子都给算上了呀……”
但细细一品,便又发现,灵、草、书、武、魂,乃至算经,都已经有了人选,但从七经来看,却还有术经一道未有人选,不知是没找到,还是有其他目的,眼神好奇看了过来。
人氣都市小說 白首妖師 線上看-第四百七十三章 明月如山看書
方寸笑道:“《术经》一道,这天底下会的人多了去了,倒是不必着忙,总要做的有些特色才是,若我料得不错,如今的净宗大僧,也有了出世之意,若是他们想往清江来,便引进来便可,至于他们是不是会舍得将自家秘法交出来,那却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了……”
九仙宗宗主听着,暗暗摇头。
净宗的和尚,怕是不会有这么大方吧?
而方寸并不多作解释,笑道:“当然,就算他们交出来了,也不必真将大权放给他们,毕竟,除了净宗,人家隐宗说不定也会有表示,隐宗之外,魔宗又眼不眼馋呢?”
“太离谱了吧?”
九仙宗宗主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了。
但他没有多问,只是打定了主意,自己帮着把另外六个地方看好即可。
凭着他的直觉,他认为方寸说说出来的,或许没有这么简单。
但若是方寸有别的打算,自己问,肯定是问不出来的,与其这么急着追问,逼得他来骗自己,倒不如细细的观察一下,而若是凭了自己的眼力,连方寸最终做这些布置最后真正的目的都看不出来的话,或许自己也就不用多想了,一切都已被人安排好,躺平即可……
“诸位,此间大事,便暂托付于你们,我另有要事,先告辞了……”
方寸作罢了引荐,又交待些杂事,便自笑着离开。
走到舟舱门口,大袖轻轻一展,便倾刻间化作一道神光,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他看出了九仙宗宗主心里有疑惑,也秘须承认,他疑惑的有道理。
自己设下这七方圣地,当然是有安排的。
有口皆碑的小說 白首妖師 起點-第四百七十三章 明月如山熱推
若是料的不错,九仙宗宗主在深切了解了这七方圣地之后,就会看出来。
而到那时,他一定会像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到处找自己。
与其那时候再看一个中年男人向自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还不如自己提前躲了。
……
……
“这方天地啊……”
身形一遁之下,便已到了数十里外。
方寸在茫茫云气之下,停下了身形,白袍在风上飘荡。
抬头看去,是一轮明月如山。
低头望去,是人间灯光如星。
而这抬头低头之间,便是真实的心镜。
方寸知道,自己若想把兄长留下来的这条路走下去,便需要打破这方天地,但他同样也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打破这天地,甚至都没有合适的时机来打破他……
可是没关系,时机可以自己造。
如今的朝歌仙殿,乃至三山四院,都有可能在盯着自己。
如今的自己,走到了仙境之下第一人的高度。
而这,也正是整个大夏,对自己容忍的极限,他们绝不允许自己再走得更远。
所以,自己需要借助别人的力量。
便如,这天底下的人,目光都看在了自己身上,自己当然压力倍增。
但若是走这条路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呢?
诚然,在仙殿的俯视之下,根本也几乎不可能再去培养其他的人出来,方寸一点也不怀疑,倘若自己寻找一个或是两个的,极有天赋的人,开始传授他们《无相秘典》,那么,无论这两个人背景再大,修为再深厚,他们也一定过不了多少时间,便会遭受天谴而已……
所以,想传《无相秘典》,便只有将其传给天下。
种子早已播下,现在看的,是这天下人,如何自己将《无相秘典》走下去。
在仙殿看来,《无相秘典》的下卷,已经封存在了老经院。
但倘若,其他人自己也参悟出来了下卷的内容,并且开始修行了呢?
做人最忌惮的,便是怀疑天下人的智慧啊……
……
……
“哈哈哈哈……”
方寸忽然忍不住长声大笑,笑声回荡在云气之间。
然后他大袖一卷,身形再次消失在了明月之下。
这一次,他没有回山收拾东西,也没有跟任何人说,便直接遁向了南方。
眼见着这天下大乱,便要真的到来了。
眼看着仙殿,便要真正的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了……
自己,当然要赶紧躲起来……
……不,赶紧去寻回自家的宗主啊!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白首妖師 起點-第四百三十章 心疼宗主推薦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白首妖师
“啥?”
方寸一听,都有些懵了:“宗主也能丢了?”
但是两位长老的样子却非常认真,感叹了一声,道:“可不就是么,现在清江城正是局势未明之时,鼋城那边降了神诏,清江诸宗诸族,皆要准备好集结门人弟子,随时赶赴鼋城开战之事,六宗自然也不例外,已是推举了那九仙宗宗主来作为清江仙盟盟主,与清江郡守一起,准备仙战,咱们守山宗作为清江大宗,自然不能缺席,可偏偏在这节骨眼上……”
寒石长老猛得一拍手,道:“宗主没了!”
一见他们这样子,方寸倒是微微放了点心。
如果只是宗主没了,倒还好说,起码不一定是出事之类的。
于是他也眉头微皱,思索着道:“具体如何?”
逆天废柴小姐惹不得
“那就得从几个月前开始了……”
青松长老皱着眉头,道:“其实从当初斩了范老,咱们那位小徐宗主,便已成就了元婴,当时瞧着就不怎么对,不过那时候,他一直在稳固修为,倒也没说什么,直到后来,问天山一战,便能够明显的感觉,他的修为显得极为怪异,频繁闭关,偶尔一见,眉头也皱着。”
“再后来,你去了朝歌,就更是见他经常在山头之上发呆……”
“……”
此时寒石长老插了句话:“对,有一次我还听他在叹,说方长老若是在就好了……”
方寸皱起了眉头,道:“两位长老没有问过他为何事发愁么?”
“问过呀,不止一次……”
青松长老叹着道:“可是他不肯说啊……”
寒石长老忽然转向了青松长老:“老哥,事关宗主下落,咱还是说实话吧……”
青松长老脸一沉,叹了一声,道:“好吧,其实他说过一次……”
方寸微微一凛,忙向他们投来了询问的目光。
青松长老的脸色变得有些尴尬:“但是我们没听懂……”
寒石长老道:“而且我们睡着了。”
青松长老道:“就是因为没听懂,所以才睡着了。”
方寸有些哭笑不得,道:“总该听见了一些才是吧?”
“倒确实听到了一些!”
青松长老道:“我就记得,他说到了什么神魔,什么魔谭,什么神典,什么魔窍之类的话,着实让人昏昏欲睡……在我们瞌睡了一会醒过来时,发现他也不想说了,只是在那里感慨,守山宗一共就这么四个长老,一个高攀不起,一个在后山疯的彻底,还有两个不靠谱……”
寒石长老轻咳了一声。
总裁大人,你好棒!
青松长老反应了过来,道:“反正有些不满意,就让我们回来了。”
方寸忽然觉得有些同情小徐宗主。
搓了一下鼻子,又道:“然后呢?”
“然后有段时间,他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好似很关心你会什么时候回来。”
青松长老道:“我们本来还让他干脆写封信给你,但他却只说,你在朝歌,一定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这时候寄信给你,反而分了你的心,于是便只是等着,等了数月,他也像是有些坐卧不住了,终于就在一个月前的一天,忽然找到了我们,说自己要出去办点事……”
方寸听到这里,已经很关心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我们问他做什么,他只说告诉了我们也没用,只让我们等着他。”
青松长老说着,眉头也皱了起来:“当时看他的样子,倒也不怎么奇怪,还不如之前那犹豫忐忑的样子,倒放是放下了心事,而且对于出去这件事,也只是交待说,多则一月,少则数日,便可以回来,搞得我还以为他下山找那桥头的寡妇了呢……可谁能想到……”
说着,两位长老同时一拍手:“这都一个月了,也没人影!”
方寸若有所思的点头:“所以你们也开始担心了……”
“担心倒不至于,他现在的修为可比我们高多了……”
两位长老道:“就是六宗联盟那边的事越来越多,全是需要操心的,宗主不在,就只能找我们俩,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啊,当真是劳心劳力,正要撂挑子不干时,便听说了你回来的消息,这不就赶紧过来找你了嘛,只要有你在宗门里,那还不是万事大吉……”
方寸叹了一声,再一次心疼小徐宗主。
“他究竟去了哪里,真个一点也没说明么?”
微一沉吟之后,他也问了一声。
“没有……”
两位长老都摇头,青松长老道:“不过当时他确实说过此去无甚大事,不必担心。”
寒石长老道:“对,我们还告诉他,本来也没担心。”
方寸第三次心疼小徐宗主。
然后迎着两位长老满心期待等着自己回去接手大局的眼神,方寸自己也认真想了想,此番回来,自己本是打算深居宅中,短时间内万事不问的,可是回来了这几日,却是发现呆在家里,同样也难得心绪宁静,有太多的暗流汹涌,纷杂念头,让他也无法一时理得顺。
如今他虽然做了很多准备,也有大抵的主意,但他同样知道,自己如今错不得。
错得一步,便是万劫不复。
便好像跟人赌家产,哪怕手上拿了一把豹子,心里也会有些不安宁。
毕竟,豹子再强,也挡不住对手偏有个二三五……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念头,倒是让他有些静极思动了,只是考虑到,如今自己就算要动,也不能乱动,太多的目光看着自己,倒使得自己无法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来去自如了……
况且,小徐宗主是个至真至诚的人,自己也不能撒手不管。
……
……
于是,微一沉吟之后,他轻轻吁了口气,道:“两位长老暂且在方家休息一日,我也需要做些打点,左右无事,柳湖也算近便,明日便可以先回守山宗了,当然,我想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小徐宗主的下落,不管怎样,总要知道他如今究竟是在哪里,安危如何才好……”
“好好好……”
一听方寸答应回去,两位长老都喜上眉梢,连声答应。
但听到了要留在方宅,却又连连摇头:“留就不留了,省得外面的人看出来。”
“我们两个怎么来的怎么出去……”
“你家种木瓜的地方在哪来着?”

nbha7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白首妖師 黑山老鬼-第四百二十二章 我有幫手鑒賞-r2a0z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白首妖师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这老魔,真的将朝歌当成无人之地了不成?”
而望着那一片魔气,滚滚向着东北角逃去,朝歌城上空,诸位神王也皆是脸色难看,他们阴沉沉的看向了魔气遁走之地,雀神王阴森沉喝,似乎极为不满,但很明显,她也只是随口抱怨了几句而已,虽然话说的很是不忿,但她并没有任何不服气,并且要追上去的想法。
因为很多人都明白,某种程度上就是这样的。
若是仙帝还在朝歌,那老魔根本就不敢过来。
而仙帝不在的情况下,便只能靠着朝歌的护城大阵来对抗老魔。
可是护城大阵,乃是死物,既然是死物,便有可能被各方的探子破坏,或是拖慢的可能,一旦如同今日一样,护城大阵被破坏,那在阵势重新凝聚之前,老魔便是无敌的存在。
这一日,是三位神王在此时,联手挡住了老魔。
而若是三位神王不在,那也会是仙殿之中的高手出面,挡住他。
可有一点是不会变的,仙殿不会真正的出现在老魔面前,飞升道也不会出现,就连一些在仙殿眼里,比较重要的人,也不会出现,所以这个结局本来就是注定的,老魔出现在朝歌,注定不会占到什么大便宜,但在仙帝不归的情况下,朝歌城也注定会受到一些损失……
便如,那些因为在老魔作乱里被杀的神兵神将,以及受到波及而死的百姓。
又比如,那些在老魔临走之前,被一片魔云慑住,不知带去了哪里享用的百姓们……
当然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也很不错了。
须知道,若非方寸成功化婴渡劫,那么一道天谴之力降临,怕是朝歌城的百姓,起码死上一半,而且老魔真向龙脉下了手,那么朝歌城失了三道龙脉,更不知是何等灾难……
……
……
“各归其位,去吧!”
而在众人说着话时,方寸正立于虚空之中,手持功德伞,单手引动。
如今在他的身周,还浮着三条长约数十里,几乎看不见尽头的龙脉,而且这龙脉还在越长越长,原因便在于,此前龙脉乃是被老魔慑住,因而变化的形状,有形有质,可以慑取,而如今,龙脉失去了老魔的震慑,倒是渐回了本相,方寸的修为,已经不足以压制了。
所以,他也不拖延,直接便单手挥去,趁着龙脉真正的本相还没有显露出来,便将它们掷回了原来的位置,于是,在整个朝歌无数人的眼中,便看得三条龙形气流,被方寸公子轻轻挥袖拂去,渐渐飞向了朝歌城的三个方向,姿态俊逸,飘飘不若凡尘之人……
然后就是轰隆一声!
巨大的声响再次震颤了虚空,直霄云上。
三条龙脉在接近地面的一霎,彻底化回本相,重重的融入了地面之上,使得整个朝歌城,像是瞬间经历了三次地震,刚刚被老魔震得歪斜,但还支棱着的房屋,又塌了不少。
当然,相应的,便是方寸一下子又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被深深烙印在了心底。
……
……
“呵呵……”
三条龙脉入地的动静,便是三位神王,也微微侧目。
他们皆立于虚空之中,目光淡淡的向着方寸看了过来,雀神王眼神冷厉,神色戏谑,忽然笑道:“这位方家老二,此一番你惹得祸事可真不小,不知感觉到怕了没有呀?”
一边的麟神王听得她的话,顿时大笑了起来。
而凰神王却是脸色一冷,喝道:“他立下如此大功,该想想有何赏赐才对!”
同样的事,两人说出来的却截然不同。
而方寸明白这里面的差别。
雀神王想说的,乃是自己引得劫云入朝歌,所以才被老魔盯上,大闹朝歌,甚至差一点便导致劫云落下,形成大难,所以,若真顺着她的话去想,那仙殿怕是可以给方寸定一个引来灾劫的罪名,而凰神王说的,却是方寸化婴之后,相助神王迎敌,还护住了三条龙脉。
从这个角度说去,方寸却又等于立了大功。
而望着凰神王那紧张的模样,方寸却只是笑了笑,缓缓转身,看着雀神王道:“素闻雀神王最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今日倒是见着了,若不是雀神王威风凛凛,一眼就能认出来,光听你说话,我还以为是仙帝降临了呢,居然动不动就要代替仙殿,问别人该当何罪……”
“你……”
雀神王听了这话,脸色微怔。
而凰神王反应较快,已是忽然掩口笑了起来。
她一边笑,一边打量着雀神王,很显然,雀神王那枯瘦古怪的身材,确实“威风凛凛”。
倒是雀神王,微怔之后,想明白了方寸话里的意思,顿时脸色大变,森然盯在了方寸的脸上,毫不掩饰眉宇间的杀机,寒声道:“你敢打趣我,小儿,你是真的想找死吗?”
神王一怒,虚空生霜。
那滚荡的杀气,似乎真的立刻就会将方寸淹没。
乱世妖孽
而在这时,方寸却是直迎着雀神王看了过来,笑道:“倒是我误会了,雀神王原来是个只喜欢打趣别人,却不喜欢被打趣的,还是因为我了解不深,倒是得罪了,如果雀神王心里真的气不过得的话……”说着,笑着抬头,道:“那你倒过来向我出手试试呀?”
“唰!”
雀神王又惊又怒,一脸阴鸷。
而方寸脸上的笑意却越来越平和,静静的看着她,微笑着开口:“我有帮手哦……”
他说的帮手,自然便是凰神王。
一见气氛不对,凰神王便已经向前踏出了一步,与他距离不远,与雀神王更近。
所以,虽然方寸如今还不是仙境,但在他加上了凰神王的情况下,想要对付雀神王自然不成问题,毕竟凰神王自己就不成问题,只不过,他说自己有帮手这句话,听起来正常,但让人细想的话,总有一种:“我和赵家老爷加起来,起码能有十万两身家”类似的感觉。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而雀神王听着这话,明显已经有些怒火快到极限了。
“哈哈,方二公子说的不错,人家确实有帮手嘛,但你可没有……”
而在这时,麟神王却已笑着打圆场,道:“不过话说回来,是罪是功,也确实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就算如今仙帝不在,但仙殿却还是在的,又何时轮到了咱们来定其功过?”
随着麟神王开口,众人的注意力被引开。
包括了凰神王在内,众人这时候的目光,都已经被一个方向吸引了过去。
那是一片虚空,也是仙殿平时所在的样子。
此前老魔袭来,仙殿便已隐去,但如今老魔毕竟已经走了。
再加上朝歌城乱作一团,那么仙殿自然该出现,好歹的表露一个态度……
……
……
“妖邪无礼,犯我朝歌……”
仙殿的态度果然出现了,一道仙榜,从虚空里生出,旋及高高的飞在半空,缓缓展开,只见得仙榜之上,有金色大字,烙印虚空,直显得气势恢宏,浩然博大:“……幸得有麟、雀、凰三位神王,施展神通,逼退老魔……又有柳湖方先生,定住龙脉,守护朝歌……”
一番抑扬顿挫,将事情捋了一遍,倒是分毫不落。
凰神王听得此言,脸上已是不由得露出了笑容,向方寸看了一眼。
雀神王冷哼一声,却也说不上意外,连她也知道,仙殿的嘉奖,本来就是必然的。
倒是下方,朝歌城中与城外诸人,听着都已有些又惊又愕:
仙殿的褒奖,居然将方寸与三位神王并列,这真是……何等的尊荣啊?
……
……
而在其他人的惊愕赞叹之中,方寸却是心里微微一沉,暗自想着。
“仙殿的态度,本来就不重要……”
“重要的倒是那老魔的态度……”
“我刚刚明明已经说的极不留情面,甚至可以说是触怒了他……”
“而他临走之时,又为何要悄无声息的,留这么一道法典给我?”

5tqbq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 ptt-第四百一十四章 龍城死間(四千字)熱推-9ojib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白首妖师
老内侍修为很高,但在雷瀑涌来之时,却毫无反应。
他几乎是任由那滚滚雷瀑将自己吞没,只是鼓荡起了一身的阴邪法力。
倒追男神攻略:我为大叔狂
执卡者
他是刑余之身,走的是阴邪一道,虽然借着某些天地灵宝,终于成就了元婴,但他这元婴,简直就是比魔婴还要诡邪,更是因为,他肉身不全,大道有损,所以他此生此世,注定是不可能突破仙境的,因此在他漫长的修行岁月里,惟一可以做的,便是让自己的法力更多一些,更阴邪一些,坚持不懈的努力之下,几乎已经快要突破了他此生所能达到的极限……
只不过,法力再强,于此雷瀑之中,也显得毫无用处。
阴邪一道的法力,某种程度上,却是更受这雷瀑的克制,所以他登天上来,进入雷瀑的行径,也可以说是在找死,只是他自己却像是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甚至在雷瀑涌来时,还刻意的催动起了法力,犹如潮水一般,一浪一浪的向着雷瀑涌了过去,像是要将雷瀑冲开。
这简直就像是往火焰上猛浇火油一般。
那雷瀑非但没有被他周身的阴邪法力荡开,反而愈发暴涨了起来。
不仅是他,就连方寸,也受到了这暴涨的雷瀑影响,被层层雷电卷入了其中。
“老奴本就已经必死!”
在狂暴的雷瀑之中,老内侍的声音,反而平静了下来,柔声开口:“便如方二公子所言,即便如今什么也不做,仙帝回归时,知晓了我做的事,仍然会赐我一死,况且,以老奴这点子修为,也不觉得在下面那位老院主盯着的情况下,仍然可以伤了公子再全身而退……”
“所以,老奴此番上来,本来就是为了过来劝方二公子一句,我这条贱命,死不死的确实不算什么,但方二公子若是也毁在了这里,那仙师苦心推衍出来的路,岂非断了?”
“公子,不觉得可惜?”
“……”
他的话十分轻柔,但法力的涌动,却愈来愈强。
而周围本来就已经彻底失控的雷瀑,却也在这时候愈发暴涨了起来。
就像是水可以灭火,但当火势大到了一定程度时,将水浇入其中,反而助长了火势,这老内侍如今做的便是此事,他赫然是明知自己的阴邪法力与雷瀑相克,仍然故意登上天来的,如今,他竟是豁出了自己这一条性命,也暂时性的将这雷瀑的强弱,控制在了自己手中。
……
……
“不好……”
下方的老院主,见到这一幕,已是忍不住拍案而起,目露精光。
周围座师也皆发现了不对,纷纷急声询问。
一者是问上面究竟发生了什么,雷瀑之势愈发暴涨,怎么像是没有一个极限了?
二者,也是发现,老院主虽然站起了身来,但居然仍在忍着,没有出手。
“奇怪……”
而老院主这时候,也死死的盯着天上,脸色微疑:“那方家老二,怎么还不喊救命?”
……
……
“这么做,值得么?”
而在这愈发暴涨的雷瀑之中,方寸也正静静盘坐。
他似乎没有将周围声势涨的已明显超过了自己的极限而惊慌,脸上倒是带了笑意。
老内侍也不忙着出手,他上天来,本来就不是为了出手。
他只是平静的道:“既然老奴在七王殿效力,那么自然……”
方寸打断了他,笑道:“我是说,你为龙城做到这一步,值得么?”
老内侍闻言,先是一惊,旋及瞳孔猛得缩起。
方寸轻声道:“稠山周氏二先生周维清,百年之前,曾扬名稠山一带,只是因触怒龙城,因而被龙神王擒下,以罪囚之身献入朝歌,后受腐刑,入仙殿侍奉,此后八十余年,各地辗转,终于自己的忠诚与卑微小心,得到了入七王殿,侍奉这位仙帝亲子的机会……”
“你很忠诚,做事也很小心,所以很快便成了七王殿的内侍总管,又因自己的出身,所以世人皆以为你恨极了龙城,可是我却偏偏知道,你始终与龙城保持着联系,乃是龙城之主的死间之一,而你这么多年在朝歌小心行事,也是在为龙城的方便而铺路的吧……”
听着方寸的话,尤其是听着他喊出自己早就已经丢弃的名字,老内侍已是脸色大变。
这与之前方寸露出了想要杀他的意思时的惊慌,还完全不同。
这是真的连道心都受到了触动的惊慌,声音都有些尖利了起来:“你怎么会知道?”
“我当然知道!”
方寸微展大袖,淡淡道:“我还知道,龙城已经起兵,攻向鼋城,意图自立,甚至连如今这朝歌里的老魔作乱,应该也与龙城有关吧?呵呵,倒是不难理解,这应该是龙神王也知道,自己惹了大祸,仙帝回归之时,一定会拿他开刀,所以趁着机会,搏一线生机?”
“勾结前朝老魔,祸乱朝歌,自己侵掠诸地,积累资源,啧啧……”
“不得不说,虽然这起事跟火烧了屁股似的,满满小孩子气,但声势还是不错的……”
“……”
老内侍听着此言,心里更是惊的发颤。
算算日子,如今龙神王应该还没有真正露出爪牙,而他……怎么会知道?
“这不很正常吗?”
方寸皱了皱眉头,询问老内侍道:“龙城可以派你入朝歌死间,我怎么不能打探你的底?”
“是云霄小儿吗?”
老内侍的表情已经有些狰狞:“他那点子心思,一看便透,能成什么事?”
“你这就有点小瞧云霄了……”
方寸替朋友挽回面子,道:“他确实是一个让人一看就很不靠谱的家伙,也很难真的指望他打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但是,他虽然打探不到消息,却很容易吸引注意力啊,尤其是他那恨不得满朝歌都知道自己是探子的模样抖了出来,那还不满朝歌的人都死盯着他?”
“你……”
老内侍竟已有些哑口无言,只是眉眼惊怒。
“至于你的底细,我是怎么知道的……”
方寸轻轻笑了笑,立刻使得老内侍一颗心都提了上来。
这时候他已好几次恨不得直接打杀了方寸,但偏偏心里又极想知道这个答案。
然后在他又惊又怒的眼神之中,方寸笑道:“不告诉你!”
“你……”
老内侍如今被雷瀑包裹,本就是时时受着天雷击身之苦,全靠一身法力维系而已,如今道心惊动,法力失控,雷电顿时有不少缠绕到了他的身上,目中扭动不已,看起来倒像是怒火从他的双眼之中喷了出来一般,尖声厉啸:“小儿,你敢戏耍我?”
而随着这一声尖啸,他的平静之态终于再也不存,急急向着方寸抓了过来。
他不知道方寸是如何发现了自己最深的秘密的,但如今却只觉得惊恐,有种一切都已被人看穿的感觉,自然也就顾不上再保持什么体面,虽然不知道这时候的方寸,是不是已经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已泄露了出去,但他还是下意识便有一种,要立刻杀了他灭口的感觉。
毕竟,自己百年苦楚,不就是为了家族?
家族虽已改姓,但却已是在如今的世间,自己惟一心系之事,自己在朝歌立下了大功,家族在龙城便蒸蒸日上,而若是在最后一步,自己露了陷,便是死间失败,家族都要陪葬。
所以在这时候,他已真的怕了。
而对一位修出了一身阴邪法力,神通多变的元婴来说,怕了,也是件很可怕的事。
“呼喇喇……”
道道阴风从他袖子里钻了出来,搅乱了雷电,直攫向端坐的方寸。
如今的方寸,只是准备要化婴而已,而他却早就不知多少年前便已是元婴巅峰,整整超过了一个大境界的优势凌驾而来,使得他看起来几乎对方寸有一种碾压之态,犹如在雷瀑之上滋生出了一尊黑色的魔像,向着微如蝼蚁一般的方寸,缓缓按落了自己巨大的手掌。
方寸在此时,还是端坐不动。
他只是将身边雷瀑中飘飞着的伞拿了过来,轻轻抬起。
轰隆!
那一掌按落,就连周围的雷瀑,都被击得形成了漩涡,滚滚向外涌去。
但偏偏,只有那一把伞上,道蕴流转,不动分毫。
“这怎么可能?”
六道狂仙
老内侍狠狠咬牙,,凶狂至极的击来。
他也能感觉到,随着自己摧动法力愈猛,这雷瀑便荡起的越厉害,甚至自己根本就没有多少可以出手的时间,便会被消蚀在这雷瀑里,但他还是觉得有足够时间杀死对方……
毕竟,他再是仙师的弟弟,那也只是金丹呀……
自己一定可以……
抱着这种想法,他出手越来越重,越来越凶。
倒是方寸,在这时候居然像是撑起了伞,看庭间花开花落一般,欣赏着雷瀑。
冷面ceo的新婚弃妇 欣彤
冷情侯爷无良妾 谁的执手
他没有半点与老内侍交手的意思,只是平静看着他越来越怒,愈是出手愈是凶烈,而他的一身阴邪法力,也使得这雷瀑已经有些彻底的失控,真正的将这老经院上空,化作了一片百里之外可见,耀眼吓人的雷海,看起来已经几乎有了某种无法言说的仙道之势……
他自然是故意激怒这老内侍的。
若说探子什么的,倒也没有这么神……
龙神王要搞事情,还是勉强可以看出些端倪来的,再稍微这么一猜,就中了。
至于这老内侍的身份……
方寸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派出去打听消息的探子,云霄与鹤真章两个,除了每天借着打探消息的幌子流连花丛之外,当真是一点有用的消息也没打探到,倒是看起来这辈子都不可能与探子搭边的孟知雪孟姑娘,忽然某一天扭扭捏捏的过来给自己说了件事……
那是她们孟家无意中探得的一件事,本来该深深藏在心里,装作不知的。
但毕竟,孟家瞧上了一个好女婿,然后孟家又看出了这位好女婿与七皇子的关系,显得有那么一点点复杂,觉得应该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好让自家的女婿留点意,莫糊里糊涂的就趟进了那么一摊浑水之中,于是,就逼着老实巴交的孟知雪来找方寸递话来了……
合租医仙 白纸一箱
“七王殿问题呀,可莫真要走的太近……”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此前曾无意见到七王殿内侍总管清公公与龙城扶持的丹阁有所来往,想来是这七皇子在朝歌找不着助力,想要与龙城有所瓜葛,但龙城如今已倒大楣,又岂是可以亲近的?”
“七皇子是仙帝之子,自然无事,但万一出了事,周边人怕是要做替罪羊喽……”
“……”
就是这样一句看似神叨叨并无多少价值的话让方寸引起了注意。
这七皇子是真的蠢,但真蠢的人却又在小事上聪明。
便如龙城即将倒楣时,他又怎么可能与龙城有什么瓜葛?
所以,方寸只是让人去查了查老内侍的过往来历,以及其族人如今在龙城的地位,乃至发家史而已,因为这些东西,在龙城本来就不算什么秘密,所以很轻松挖了出来。
所以,也很轻松便猜到了一些事。
而不得不提到的是,这位老内侍,虽然是死间,但也真不是什么高级别的……
毕竟他连仙殿都没混进去,只是在七王殿效力……
……
……
而心间闪过了这些念头时,方寸便留意到老内侍的疯狂攻势,都像是野火烧回了他自己的身上,明显可以看出,周围的雷瀑已经激荡到了极点,而他的肉身,也已在快要彻底消散之时,于是他终于缓缓起身,手里撑伞,慢慢开口:“不要再拼命了,都是没用的……”
“你将自己的一身阴邪法力当作了筹码,而我既然知道你的真实来历……”
“又怎么不会考虑在内,将你当作这场雷瀑的一把干柴呢?”
“……”
“毕竟,只有最强的雷瀑,才能帮我真正的推开第六扇门啊……”
说完了这句话时,他忽然间反手抽剑,功德伞里的银蛇剑被他取在手中,斜斜一挥,老内侍那已经被雷瀑侵蚀的千疮百孔的肉身,顿时气机崩塌,远远的跌飞了出去……
而看着老内侍最后投过来的阴毒目光,方寸荡开大袖,引得大道经纶入体。
在踏入元婴的最后一步之前,他转头看向了老内侍。
道:“谢谢!”

1e61o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白首妖師-第四百一十三章 早就必死(四千字)熱推-jjlo4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白首妖师
念头既定时,方寸的眼神也变得坚定。
他伸手拂去,在他身周盘绕,似真如幻的大道经纶,便在这时候随着他的手掌盘旋转动,化作了一圈一圈,仿佛由无尽的经义字体组成的光圈,一缕一缕的荡开,每一个都闪耀着神光,但是无数的字光芒交织于一处,却并不显得耀眼,平静厚重,像是直印人心。
“推开第六扇门的关窍便是……”
方寸双眼似睁如阖,精光内敛,缓缓吐出两个字:“天地!”
豪門 繼承 者
此前他推开第五扇门,结成金丹之时,便已经在某种程度上领悟了天地之力,也是在那时候,他才将自己的修行之路,并把所有领悟,写了下来,化作《无相秘典》,传遍天下。
修为深厚,见识广深者,皆参出了《无相秘典》之中隐藏的天地二字。
所以,在他与老经院,与其他的三山三院斗法之时,往往关窍,便落在这二字。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某种程度上说,他的修行之路,自然是有些逆乱的。
因为他领悟了天地之力,便等于突破了大夏修炼体系的桎梏。
大夏仙殿,掌有九经,而传世七经,又将《大道经》藏于神宫与诸院,惟修为高深者可学,但无论如何,《大道经》毕竟也传了,可偏偏《天地经》,被大夏藏了起来,而且是深藏不透,除了皇族之人,谁也没有资格学,哪怕是纵横一方的神王,也不能触碰……
……凰神王学过一些,因为她本就出身皇族。
其实也只是因为凰神王学过的这一些,便让她有了在大夏神王之间纵横的资本。
而方寸参了天地,甚至写在了《无相秘典》之中,借龙城之手,传遍天下。
所以,龙神王如今的处境,才如此艰难,甚至绝望。
他替方寸背了好大一个锅。
别看他现在还无事,那是因为仙帝不曾从天外天回来,而一旦仙帝回归,再加上如今几大神王,都在朝歌拼命的发力,到时候,龙城怕是直接就会倒了大楣,甚至从大夏除名!
而仅仅是推开了第五扇门,便已有这么大的影响与后果,再推一扇呢?
……
……
桃花朵朵:爆肥王妃太吃香 烟四少
此时的方寸,并没有考虑有可能造成的影响,先推开再说。
如今,他只是要凭着自己的力量,在这条修行之路上,迈出一步,且是一大步。
“寻常人化婴,乃是借大夏子民之气,元婴化作一尊神祇!”
“而这,便是大夏修行,元婴为神境至高的原因!”
“也正因为要借大夏子民之气,所以凡是化婴者,便一定要在大夏朝堂有自己的位置,而世间那些不入朝堂的世家主,云游散修,要么只到金丹,要么便是靠着祖灵庇护结成伪婴!”
“一品仙圣,二神魔,三品金玉,四琉璃……”
“一品仙圣,则是指仙殿与圣人!”
“仙殿本身便可得天下气运,这是他们的福泽!”
“而圣人,则是有着至高威望,一笔写经义,天下万民膜拜,仙殿也要将气运拱手让出!”
“二品神魔,则是掳夺气运……”
“当然,无论神魔,皆已被灭,而今的大夏,有神,但那是封的,而魔,则是如今正在大闹朝歌的一批,听起来似乎是与前朝有关,凶威倒是不小,只是有些强弩力尽之意……”
“至于三品金玉,乃是斩尸观与涅槃寺,他们本身,也在被仙殿玩弄于股掌……”
“……”
“这一切,便是因为仙殿设下了这等修行之路!”
“路在手中,那么,天底下的任何炼气士,便都被困在了囚笼!”
“我要走的,则是打破囚笼之路!”
仗剑尘游 夏枯草来回飞
“……”
心间默默想着,方寸悠悠叹了一声。
太古魂帝
他如今也要化婴,却完全不准备借大夏之力,但这并不是说他真的超脱了大夏,如今在这一方世间,大夏,某种程度上就是天地,二者是合二为一的,他要走的路,是在大夏之中,但却不屈身于囚笼,他仍然在大夏,且敬大夏,但他敬的,乃是天地山河,亿万百姓。
他不居于仙殿之下,但也不居于百姓之上。
他不分上下,而是众生平等。
这,才是上一世给他带来的最大价值。
虽然,他的上一世,也还没有走到,并彻底完成这一步,但毕竟,已经有了这样的理念,已经有了这样的苗头,且种在了他的心里,所以他如今才顺理成章走上了这条路……
那个理念,便是种子。
而他要做的,便是让那颗种子,在这一世生根,发芽……
……
……
至于如何推开第六扇门?
那自然要看如何发芽!
种子要发芽,便要得到灌概,雨露滋润。
带着星际到末世
他领悟《大道经》,便是此意。
因为《大道经》,可以帮他彻底明了这一方世间,了解大夏的体系,而理解之后,方寸便可以在从中,明白自己的路,种下自己的这一颗种子,便如画龙点睛,不是什么人拿了毛笔点一气,都可以让画中龙飞走,须得了然了整幅画作的精意,才能一笔点活了此龙……
折花一朵殿前欢
……
……
“原来,竟是走的这样一条路……”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凰神王,见到了方寸身上的道蕴,神色变得有些凄楚,那神色里像是存在了太多的东西,有惊异,有感慨,又有一些早就在意料之中的坦然,她低声自语着:“难怪当初你一直会说,那些人找不着出路,是因为他们只向前看,而实际上,他们应该……”
“多往后看看……”
“只是,如果你早就准备好了走这条路,那想必你也早就知道自己会死吧?”
“那为何,又一定要走下来?”
“这世间,难道就真的没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吗?”
“……”
万分复杂的心绪里,她感受到了朝歌城方向的激荡气劲与麟神王的传音,轻轻转头看了过去,只见,如今的麟神王与雀神王,皆已激荡一身法力,与老魔的两具分身战在一起,虽不至落败,但也绝无法短时间内取胜,可是那老魔的本体,却已向着虚空深处的塔冲去。
而如今,仙殿还未现身。
她知道,在仙帝未归的情况下,仙殿绝不可能为了那座塔现身。
而她,如今依着规矩,便不应该继续在这里……
乔纳斯的贵族生活 铭爵君
尤其是,便是不讲规矩,在看到了方寸走出这一步时,她也不该在这里……
于是她默默的低头看了一眼,像是得到了某个答案,然后身形便瞬间流转,直向着朝歌城方向冲了过去,一身的火云,已经滚滚荡开,远远的铺满了这样一片浩大的虚空。
她心里也像是有着情绪,要借这一战来发泄……
……
……
“清奴……清伯伯,你快救我啊,救我……”
而在此时,下方的七皇子,已成了最惊慌的人。
他也看出了方寸在靠自己的力量化婴,而对他来说,这则是最不愿看到的一幕,若是方寸化婴成功,那么他便不需要自己体内这一颗已经严重威胁到了自己性命的龙珠,倒霉的是自己,而他若是化婴失败,届时在天雷之下,粉身碎骨,自己还是一样会倒大霉……
所以,他怎么能这样,自己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这样?
只是在他的摇晃之下,却发现老内侍一动不动,像是一具木偶。
猛得转过身,才见到老内侍躬着身子,但却无知无识,神魂都已不知去了哪里……
这顿时使得他心间一惊,旋及大喜。
而在他的身边,老经院院主,也正不经意的扫过了那位老内侍。
缓缓叹了一声,他忽然向身边的玉衡先生道:“待会我若忍不住出手了,你便为下一任院主,而且上任之后,便要立时将我逐出老经院,布诏天下,宣布我的大罪……”
玉衡先生与周围那些看热闹看的正起劲的座师们顿时大吃了一惊:“你老糊涂了?”
“不曾!”
老院主呵呵一笑,道:“恰是因为我此生从未如此清醒过!”
玉衡先生见他认真,这才吃了一惊,压低声音道:“何至于此?”
老院主轻轻摇头,望着天上,道:“因为我想看看,他们兄弟的路,能走到哪里……”
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之中,他一边看着天上的动静,一边缓缓开口道:“如今这方二先生,可以自己化婴,那也就罢了,而如果他是在我的帮助之下化婴,仙殿便定会生出极大的不满,仙帝怒火之下,怕是老经院难以保全,所以,你们一定要及时与我划清界限才好……”
“那你……”
玉衡先生一惊之下,急声询问:“又为何一定要趟这趟浑水?”
“因为那位仙师,在殒落之前,曾经与我见过一面!”
老座师轻轻叹道:“我二人无缘,只得那一见,但他说的话,却让我琢磨至今!”
“他言道,前朝乃是牲畜,因为他们将天下百姓视作牲畜食粮,自己也非人;而我大夏,则是人朝,因为我们虽然不明着吃人,但私欲混杂,仍然难以修得一个干干净净……”
“而他却想着,人朝将亡,又可奈何?”
“惟独一条路,那便是真正的走出一条朝仙之路来……”
“……”
“仙……仙路?”
几位座师听得此言,皆已有些懵懂。
“你们此时不理解,倒也罢了,总归有看见的一日!”
老院主轻声一叹,道:“只可惜啊,那时候我的目光也尚短浅,只觉得时机未到,我本欲请他留在老经院,与我一起等待时机,他却说时机乃是夺来的,而非等来的,因此毅然去了夜原,我不知他布了什么局,只知道,过后不久,我便听闻了他殒落的消息传来……”
“此后,我一直在关注,想知道他将自己的最后一子,落在了哪里!”
“前不久,才发现,这一子原来是落在了他的亲生弟弟身上!”
“本来我还想着,是不是这位仙师,也有些小私心,才会照顾自家人呀?”
“如今才知道啊,呵呵,老夫还是小人之心了,他这一子,落得当真是极妙啊……”
阴阳神探
一边说着,他的目光也变得坚定:“而既然知道了,我又怎能不为他护法?”
……
……
在下方老院主定了心间主意之时,此时的云中,方寸感觉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准备引动大道经纶,却忽然间动作微顿,眼睛睁开,似乎里面涌动着无尽闪电,向一个方向看去。
在那一片云气之中,传出了一个低低的声音:“公子且慢!”
方寸静静的看着他,道:“你待如何?”
那声音所在的云气之中,化出了一张隐约的面孔,正是老内侍,他声音低低的道:“老奴斗胆,过来劝公子一句,你若化婴,乃是天大的好事,谁也不敢拦着,但这本来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方二公子却为何硬要搞得自己既冒了凶险,又要陷七殿下于绝地呢?”
“原来是做说客来着……”
方寸轻声笑了一声,道:“我若不同意,你是不是要向我出手?”
那老内侍忙道:“老奴不敢,只是身为仙殿奴才,自不可任由七殿下……”
方寸打断了他,道:“你可以逆转时空吗?”
老内侍微一怔,道:“老奴焉有此等本事?”
“既然你做不到……”
方寸笑了笑,道:“那你自然也就无法将之前的事情抹去了,所以,你早该知道,在这位七殿下入了柳湖,却只会羞侮家兄的时候,在他将仙殿惟一对方家表示些许恩泽的丹药喂了狗的时候,在他偷去了龙珠的时候,在他明知道只有我能救他,却还拿腔捏派的时候……”
“他就已经必死了!”
染爱为婚 漠小狸
“……”
听着方寸的话,老内侍沉默了很久,轻声道:“公子心意已决?”
“还没说完!”
方寸轻声接了下去,道:“在你助纣为虐,甚至打算上天来阻止我的时候……”
“你也就已经必死了……”
老内侍微微一怔,忽然毛骨悚然。
也是在这一刻,方寸忽然冷笑一声,抬手掀起无尽雷瀑,滚滚向着老内侍倾落。
一瞬之间,漫天雷瀑彻底的爆发,同时将他与老内侍,淹没在了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