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ptt-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屬性克制閲讀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像炎之精这类神话生物,它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侍奉旧日支配者,所以它们怎么可能会闲着没事来地球旅游呢?除非它们上面的旧日支配者愿意给它们放一次带薪休假。”
丁坤摇头说道:“所以我觉得这些炎之精应该是被什么人给控制了,不过我还是搞不懂控制这个炎之精的人,为什么会选择让炎之精去附身那个旱魃?虽然炎之精加旱魃的组合看起来是挺不错的,但是这一加一肯定是小于二的。”
“没错,炎之精和旱魃都属于那种只有近身才能够打出伤害的神话生物,所以它们并不能做到优势互补,而且它们其中一个的温度就已经足够让普通人喝一壶的了,现在温度的确是变得更高了,但是能够发挥的效果也就那样。”
刘星笑着说道:“所以我觉得控制那个炎之精的人很有可能是属于那种缺乏常识的人,因此她才会做出这样看似合理,实际上却效果一般的组合。。。我现在就说一个我认为可能的人选吧,木花开耶姬。”
“什么,木花开耶姬?!”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脸震惊,因为他们都没有想到刘星会这么说。
“这怎么可能呢?木花开耶姬不是早就已经离开地球了吗?现在。。。等等,我好像明白刘星你的意思了,你应该是因为我们昨天在家具厂的地下室中发现了那片竹叶,所以才开始怀疑木花开耶姬与这件事情有关吧?”
尹恩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昨天那片竹叶能够在炎之精的火焰下完好如初,那就说明这片竹叶肯定不一般,所以这片竹叶的确是有可能与竹取有关;如果这片竹叶不是竹取亲自留下的话,那么能拥有这片竹叶的人可就少之又少了,其中作为竹取姐姐的木花开耶姬就是其中之一,但是这个猜想如果成立的话,那就说明木花开耶姬和竹取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好!”
“是啊,如果竹取和木花开耶姬的关系比较好,那么竹取也不会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后突然消失,而竹取的突然消失也证明了一点,那就是木花开耶姬很有可能还在地球,或者距离地球很近的地方,因此竹取才不得不选择逃离,否则竹取根本就不需要多做动作;所以我现在怀疑当时富士山之所以会出现异象,其实就是因为木花开耶姬重现于世。”
刘星话音刚落,张景旭就接着说道:“你的意思是,富士山上的那个木花开耶姬其实是真正的木花开耶姬,而不是我们想象中的记忆体?”
“是的,其实那场真人秀就是木花开耶姬为我们所准备的,因为她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我们的身上有竹取的气味,所以她就演了这么一出好戏给我们看,目的就是为了知道竹取有没有把某些事情告诉我们,也就是当年古神流星被克苏鲁控制的真相。。。我现在很怀疑木花开耶姬和克苏鲁达成了合作。”
听到刘星这么说,尹恩就一拍大腿说道:“对啊,竹取当年在离开地球的时候受到了袭击,这看似是一个巧合,实际上就是木花开耶姬将竹取准备离开地球的情报交给了克苏鲁,而克苏鲁之所以会安排袭击,目的就是为了让竹取化身为一个新的旧日支配者,然后出现在地球打乱古神们的安排,到时候那些被封印的旧日支配者们就有机会脱离封印。”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控制那只炎之精的人还真有可能就是木花开耶姬,因为我记得有一种召唤法术是可以使用某种信物作为媒介,以此来沟通需要召唤的神话生物,而神话生物也会认为信物的所有者就是召唤者,因此木花开耶姬召唤炎之精的目的就是想要让炎之精通过那片竹叶来找到竹取!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木花开耶姬的计划应该是失败了。”
说到这里,刘星想了想才继续说道:“至于木花开耶姬为什么会对那只旱魃下手,我估计是因为木花开耶姬闲着没事干。。。没错,她现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抓住竹取,然后以完成她和克苏鲁的交易,而现在竹取依旧是不知踪影,所以为了让自己多得到几张底牌,木花开耶姬便选择了融合炎之精与旱魃。”
“不,木花开耶姬可不是闲着没事干,她这是有所图谋啊!”
一旁的李寒星突然说道:“虽然高温加高温的效果看似一般,因为这对于普通人或者神话生物而言,一百度和两百度的区别并不大,但是对于像竹取这样的古神来说还是有所区别的;打一个可能不怎么恰当的比方,竹取就是一个草属性的神奇宝贝,而旱魃和炎之精自然都是火属性的,不过旱魃和炎之精在等级上都远远落后于竹取。”
“因此不管是炎之精还是旱魃,它们都很难对竹取造成有效的伤害,因此作为训练师的木花开耶姬为了让自己手下的神奇宝贝发挥作用,便选择让炎之精与旱魃合体进化,变成了刘星你口中的铁甲旱魃,这样一来原本只有一百的火焰伤害就变成了一百五,这样就有可能在面对竹取时破防了,到时候再加上属性压制的效果,这铁甲旱魃对竹取造成的伤害就很可观了。”
“呃,像竹取这样的古神真的有属性之分吗?”
爱丽丝举起手来说道:“在很久之前,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有一个叫德雷斯的教授在编撰关于神话生物的百科全书时,曾经试图将神话生物划分出等级与属性,以此来判定各种神话生物的能力高低与威胁程度,结果在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还觉得这个想法挺不错的,但是没过多久就发现这好像并不怎样。”
“原因很简单,深潜者自然是被德雷斯划分为了水属性,而食尸鬼则是被设定成了土属性,所以按照属性相克的情况来看食尸鬼应该是可以战胜同级别的深潜者,结果根据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调查,同级别的食尸鬼与深潜者在一对一的情况,胜负关系基本上是持平的,同时调查员也发现深潜者与食尸鬼之间的战斗基本上都是靠的爪子。”
“除了深潜者与食尸鬼这个例子之外,反对德雷斯的人还提出作为土属性的钻地魔虫,怎么会被一点水给打败呢?所以一时之间,德雷斯编撰的那本书就成为了一个笑话,而德雷斯也因此选择辞职离开密斯卡托尼克大学,从此便了无音讯;不过德雷斯还是有一些支持者的,所以这些支持者成立了一个名为混沌社的组织,这个组织时常会发布一些他们的研究视频,来证明德雷斯的观点是正确的。”
听到最后,刘星等玩家已经是无力吐槽了,因为他们都没有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这么喜欢恶搞,竟然连克苏鲁神话的发扬者德雷斯都拉出来批判了一番。。。虽然德雷斯对克苏鲁神话的贡献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德雷斯的属性理论可是一直都被大多数的克苏鲁神话爱好者所反对。
至于支持德雷斯的混沌社,实际上就是德雷斯开办的一家公司,专门出版《克苏鲁神话》与其周边产品,其中就包括了《克苏鲁跑团游戏》。
“我觉得这个属性理论虽然有所不足,但是也不至于被全盘否定,因为像食尸鬼这样常年在地下活动的神话生物,它们的身上都会有一层粘液以起到保湿的作用,而且皮肤也变得光滑了起来,以保证它们在地下活动的灵活性,所以深潜者如果使用水系法术的话,那的确是没有办法对食尸鬼造成有效的伤害,但是在面对火属性的炎之精时,这水系法术可是能够出暴击的。”
尹恩继续说道:“所以有些事情得从辩证的角度来进行分析,因此我认为德雷克的理论是有一定的正确性,但是总体而言却走错了方向,于是就得出了一些看似正确的结论。。。不过我个人认为,竹取很有可能会因为高温而失去一定的战斗力。”
“好吧,如果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真的是木花开耶姬的话,那么这个铁甲旱魃应该就是木花开耶姬给竹取准备的礼物;不过木花开耶姬现在可是就在我们的身边,所以她十有八九是因为找不到竹取,才选择隐藏在我们这些与竹取有关联的人附近。”
说到这里,张景旭皱着眉头说道:“这对于我们而言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啊,因为盯上我们的可是一位古神,她想要团灭我们可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那可不一定哦。”
刘星肯定的说道:“我觉得此时的木花开耶姬应该还处于虚弱状态,否则她现在已经把我们抓起来进行审问了,而不是躲在旁边偷偷的进行观察;很显然,当年袭击竹取的计划失败之后,木花开耶姬应该是受到了一定的惩罚,然后被关在了富士山中,直到前段日子才被放出来,我想木花开耶姬被放出来的原因,很有可能与克苏鲁的分身离开富士山有关。”
“如若不出意外的话,现在的木花开耶姬就处于戴罪立功的状态,所以她能够动用的力量非常有限,也就能召唤一个炎之精帮自己压阵,不过就算是这样我还有一点想不通,那就是我们昨天和竹叶一起发现的情况东西是什么情况?然后就是木花开耶姬将召唤炎之精的地点为什么会放在那个家具厂?以及她今天为什么会选择炸了罐头厂?”
“所以这都只是我们的猜测啊。”
尹恩耸了耸肩,继续说道:“所以我们现在还是得把注意力放在其他的地方,只要木花开耶姬别带着她的铁甲旱魃来找我们的麻烦就好了,不过刘星你真的认为镰仓家已经认怂了?明天如果有需要的话还是多带一些人去接手堺昌家的集团吧。”
“应该没问题,不管是镰仓家与镰仓盛,他们都不会因为这么一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而和我们斗到底,尤其是这个镰仓盛,他应该很清楚自己招惹我们可不是一个好选择,而且镰仓家如果知道他敢这么做的话,那么镰仓家也不会放过他。”
刘星非常自信的说道:“而且我已经找好了一个帮手,那就是本田哲也。”
之前在本田哲也挂了电话之后,刘星就用短信问过本田哲也有没有兴趣出来“活动”一下,而本田哲也则是在刘星坐车回农场时才回复了“可以”的短信。
“嗯,有本田哲也在旁边的话,刘星你至少是可以全身而退的,对了,我昨天看到了一个新闻,说在奈良那边发现了一个古代遗迹,看样子说的应该就是攀岩山了。”
尹恩想了想,继续说道:“这样吧,我明天闲着也没什么事,就带人在旁边找个地方替你们压阵吧,如果真发生什么意外的话也可以接应你们。”
“是啊,为了保险起见刘星你还是得多准备一些接应的人手,免得镰仓盛会选择狗急跳墙;不过话说回来了,你们说深潜会总部有没有可能会和镰仓盛进行联系?因为镰仓盛和一条正我一样,都是一个大家族中郁郁不得志的败家子?”
听到张文兵这么说,刘星突然我有点慌了,因为就像张文兵所说的那样,镰仓盛还真有可能和深潜者总部进行合作!
想到这里,刘星果断的说道:“小心无大错,尹恩你明天多带几个人过来吧。”
“没问题!”
在讨论完了木花开耶姬可能是大反派的问题后,刘星等人便聚在食堂里架起了了烧烤架。
虽然如今的名古屋暗潮汹涌,但是并不影响刘星等人吃好喝好。
在结束了晚餐之后,刘星等人便准备前往落木拍卖行参加第二天的拍卖会,结果这车刚刚开到半路,就接到了岛津中野发来的一条信息——今天还会拍卖一张《玄君七章秘经》的残页!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談判(下)讀書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差不多吧,我的确是希望你们泽田家帮我一把,因为光靠我和近卫亮肯定是没有办法扳倒一条家的。”
让刘星有些意外的是,一条正我竟然就这么承认了,这让刘星原本都准备好的话术一下子就没有了用武之地。
不过刘星的反应也非常快,立马就重新组织好了语言,“好吧,看来一条先生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直接,所以我们现在就来聊一聊我们该怎么合作吧?相信一条先生你们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吧。”
“合作,当然是得建立在双方都能获利的前提下,否则合作就没有任何意义。”
一条正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既然你也知道我现在只是一个败家子,所以你应该也怀疑过我为什么会和亮叔合作吧?毕竟像我这种败家子只要混吃等死就好了,怎么会冒着生命危险来参合这种不该我参合的事情呢?要知道公武之战对我这种普通人而言,可以说是一不留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到这里,一条正我看向了刘星的腰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应该是带了一把手枪进来的,所以你现在想要干掉我也就是动动手指的功夫。”
刘星点了点头,有些疑惑的说道:“没错,我的确是很奇怪一条先生你为什么要来趟这滩浑水,因为你也应该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们在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一条先生你一直在扮猪吃虎,默默的在暗地里准备了些什么,但是我们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原因很简单,一条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在他们手下做一些小动作。”
说到这里,刘星看向了近卫亮,“所以我们又觉得这次一条先生你和近卫先生合作,其实发起人还是近卫先生,因为近卫先生可能会得到近卫家的支持,而你们明面上是准备对付我们这些武家派系的家族,暗地里却是在想着把一条家给拖下水,然后让一条家背下所有的黑锅。”
“不亏是泽田家,你们就凭我和亮叔进行合作就能分析出这么多东西,看来我们之前还是太低估你们了;没错,如果中间没有出什么意外的话,我们的确是想要用这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談判(下)分享
一条正我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但是你们泽田家猜错了我为什么会和亮叔合作,要知道我在几天之前都还不知道亮叔在我的地盘上当了这么久的厂长,所以你能猜到是谁把这个消息告诉给我的吗?”
面对这个问题,刘星可以说是毫无头绪,因为刘星对于一条正我的了解就那么多,只知道一条正我是一个有些不甘心,但是又没什么能力的败家子,所以刘星也没有想过去打听一条正我的人际网,因此刘星现在觉得自己怎么可能猜到是谁把近卫亮的下落说给一条正我的。。。等等,这好像也不怎么难猜?
人氣都市小说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我要搞事情-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談判(下)讀書
刘星仔细一想,发现知道近卫亮就在名古屋的人并不多,而在这些知情人中,像近卫亮的哥哥肯定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卖自己的弟弟,至于一条正我的手下人是有可能发现近卫亮的下落,但是这些人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去找一条正我讨赏,而且他们也不可能说服一条正我搞事。
如此一来,猜测的范围已经缩小的差不多了。
不对,这范围都已经缩小的都快没人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要知道近卫亮怎么说也算是几十年前的人物,而且除了知道真相的近卫家与一条家之外,在其他人眼中近卫亮就是一个无关轻重的路人甲,所以在一般情况下是很少有人会去打听近卫亮的消息。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談判(下)熱推
那么这都过去了几十年的时间,又是谁会闲着没事来找出近卫亮的下落,并且还鼓动一条正我来和近卫亮合作的呢?
谁有这个能力?又有这种“闲情雅致”呢?
刘星突然想到了三个字,“深潜会?”
“嗯?你这都能猜得到?”
看着一脸意外的一条正我,刘星笑着说道:“这其实还挺好猜的,因为你们五摄家在岛国的地位非常特殊,所以不管是武家派系还是公家派系,都在第一时间把你们五摄家当成了中立势力,因此公武之战都开始这么久了,都没有人来找过五摄家下场,这在我看来就是一种岛国各大势力形成的迷之默契;所以问题来了,谁会闲着没事来打破这种默契呢?还有就是这么做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
“所以我在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其他几个五摄家的家族,毕竟就算五摄家同气连枝,但是我认为五摄家应该并不介意将自己的称号改成四摄家,三摄家甚至是摄家,因为属于你们五摄家的蛋糕就那么多,同时别的家族手没有这么长能伸到王室之中,而你们五摄家也不敢伸手去动其他家族的蛋糕,更别提那些秘密教会了;但是如果真是五摄家的其他家族搞事,我想一条先生你也不会傻乎乎的站出来给他们当枪使。”
“想来想去,我最后就想到了这个深潜会,确切的说应该是深潜会总部,因为我们泽田家可没有少和这个深潜会打交道,尤其是我本人,曾经还阻止过深潜会的一次重要行动,并且还因此得罪了深潜会里的不少人;除此之外,我们泽田家还有一个被深潜会视为叛徒的人,她曾经担任过深潜会的情报负责人,然后我们泽田家最近还收拢了一个附属势力——拜黄衣教,他们信奉的可是黄衣之王和拜亚基。”
“原来如此,深潜会信奉的是克苏鲁和深潜者,所以和信奉黄衣之王和拜亚基的拜黄衣教是天生的死敌,因此深潜会肯定是一有机会就想给你们致命一击。”
一直在旁边看戏的近卫亮站了出来,认真的说道:“怪不得深潜会能够知道我的下落,原来他们是先想好了要对付你们泽田家,然后才通过调查得知了我的情况,最后就想到了这么一招借刀杀人。”
“而且这还是多重借刀,第一重是借一条先生和近卫先生来对付我们泽田家,然后第二重就是等一条先生和近卫先生失败之后,借你们身后的两大家族继续对付我们,到时候如果我们泽田家还是顶住了的话,那么五摄家就有可能集体下场,因为如今的五摄家可以说是共用一份声誉。”
刘星耸了耸肩,摇头说道:“不过更重要的是,我可以确定深潜会总部并不是单纯的为了针对我们泽田家而想出了这样的套路,因为像深潜会总部这样的大型秘密教会是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将重点放在我们这样的仇敌身上,毕竟就算击败了我们泽田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好处;所以,我怀疑深潜会总部这次还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英雄所见略同。”一条正我笑着说道:“其实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因为我们也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对劲。”
“是啊,深潜会总部再怎么说也是来自宇宙国的秘密教会,他为什么要替我们岛国的五摄家着想呢?所以我和正我商量了一下之后,就认为深潜会总部的目的其实还是为了入场,毕竟不管是公家派系还是武家派系,都已经拒绝过深潜会总部的加入,而深潜会总部也不愿意与他们的岛国分部合作。”
近卫亮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所以我们可不想开这么一个头,让深潜会总部得以找到机会加入公武之战。。。要知道公家派系与武家派系打的再厉害,那他们依旧是岛国的势力,所以不管怎么说,这肉总得是烂在锅里,不能让外人给夹取了。”
“所以你们才选择转头和我们泽田家合作?这的确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刘星话音刚落,一条正我就抢着说道:“没错,我们思前想后,都觉得不能继续被深潜会总部当枪使,但是我们现在也不能去寻求一条家或者近卫家的帮助,所以我们便决定反其道而行之,与你们泽田家达成同盟,到时候设计将深潜会总部给彻底踢出局。”
听到一条正我这么说,刘星不由得有些意外,“嗯,如果真要这么做的话,对一条先生你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啊,因为我们就算赶走了深潜会总部,你十有八九还是会被一条家视为叛徒,到时候你的处境可能就不太好了,所以。。。”
看着欲言又止的刘星,一条正我自嘲的笑了笑,“我知道我们如果要以对付深潜会总部为第一优先目标的话,那么想要让一条家翻车就很难了,所以按理来说我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是深潜会总部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本来我今天是不会来这里的,亮叔也同样如此。”
“对啊,近卫先生你请了几天的假,我们还以为你是去找一条先生做准备了,结果没想到你今天晚上又回来了,所以我们并没有安排重要人员来看住你,否则我们应该可以在第一时间就找到你的领域。”
刘星假装意外的看着近卫亮,好奇的问道:“所以你们那边是又出现了什么事情,导致你们改变了计划呢?”
“深潜会总部在策反我的手下。”
一条正我也没有卖关子,直接说出了原因,“你也是知道的,就像我讨厌一条家一样,一条家也一直在找机会想要让我这个败家子别再拖他们的后腿,所以我对于自己的手下是很不放心的,毕竟他们都是为了钱才跟在我的身边,而一条家随时都可以拿出更多的钱收买他们;于是乎,我在暗中通过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控制了一些在表面上不值一提的小人物,借此来监视我的那些手下。”
“结果我今天去了东京一趟,因为我的一个好朋友在今天结婚,所以我不管怎么说都得去到场祝贺一下,结果我刚到东京就听说我的一个手下突然失踪了半个小时,然后像一个没事人一样重新现身,这就让我已经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劲;然后没过多久,就又有几个手下莫名其妙的玩失踪,这下子我就知道我的这些手下十有八九是一起背叛了我,接着我很快就发现他们是和深潜会总部扯上了关系。”
“至于我是怎么发现的,那还是多亏亮叔正好返回了我准备的一个藏身点,而那个藏身点的负责人又恰好在和一个深潜会总部的成员聊天,而他正好还是之前说服我和亮叔合作的那个人,所以我就知道深潜会总部应该是为了保险起见,决定策反我的手下,以保证我之后如果不配合他们的行动,他们也可以利用我的这些手下来架空我,从而继续推行他们的激活。。。毕竟深潜会总部想要的只是我的名头而已。”
看着神情落寞的一条正我,刘星点头说道:“确实如此,深潜会总部现在差的就是两个字——名分,而这个名分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可以给的,但是一条先生你就正好合适,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你没有后台,方便他们进行控制,还不需要担心你可能会反噬他们。”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討論-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談判(下)鑒賞
“是啊,我就是在看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就决定和亮叔一起来投靠你们泽田家,以免我们被深潜会总部变成两个傀儡。。。在从东京回来之后,我就靠着亮叔的能力离开了那个藏身处,接着又费了一番功夫才来到了这里。”
一条正我的话刚刚说完,近卫亮就接着说道:“为了证明我们的诚意,我现在就把我的能力一五一十的告诉你;其实我的能力非常简单,那就是截取一段时空出来作为自己的领域,不过我在这个领域之中也不会变强,但是我如果不解除领域的话,我想一般的人或者神话生物都无法强行离开,当然了,我的这个能力也是有缺点的,那就是只能在一个开放的空间中释放,如果是在小黑屋里的话那我就没辙了。”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txt-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鑒賞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白石芝?”
高柳明音皱着眉头说道:“白石道的妹妹白石芝也是一名医生,不过她在医学方面的天赋还是比不过她的姐姐,所以白石芝在白石家的医院里也只是担任着科室副主任的位置,当然了,如果她不是姓白石的话,我想白石芝最多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医生而已;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白石芝在白石家也算是一个异类。”
“此话怎讲?”
一听到有八卦的苗头,尹恩就双眼放光的说道:“我记得在子乌市的时候,我好像听说过白石芝也喜欢御影一,不过她的性格比较内向,所以并没有像她姐姐那样表现的非常明显。”
“没错,当时的确是有小道消息声称白石芝也喜欢御影一,不过碍于自己的姐姐白石道太过于强势,白石芝就只能选择了放弃,在旁边默默的单相思;当然事实也的确如此,因为在当时的白石家,白石道已经算是一个有事无名的家主,所以白石芝是不可能和白石道起冲突的,除非她是不打算待在白石家了。。。不过据我所知,白石芝可能还真有想过离开白石家。”
高柳明音想了想,便看向园田朱里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朱里你在当记者的时候应该有去采访过白石芝吧?就是你转正之后的第一篇报道。”
园田朱里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没错,我当时本来是打算采访白石道的,结果在半路上被告知白石道有事要出差,所以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采访白石芝;而且就像明音说的那样,白石芝的确是有想法要离开白石家自主创业,因为白石家的整体氛围属于那种比较保守的唯能力论,也就是谁能够给家族做更多的贡献,那么谁在家族中就能说话更大声。”
“所以在白石芝小的时候就没有少被拿来和白石道做比较,而天赋更差一点的白石芝就永远都是白石道的背景板,同时很多名义上属于白石芝的东西都会被白石道给拿走,因此白石芝虽然是白石家的二小姐,但是过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当然白石芝的生活条件还是很不错的,就是在心理方面过的并不开心。”
“这说白了就是家人更偏向白石道,所以冷落了白石芝,但是这也不至于让白石芝就这么想要离开白石家吧?”刘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园田朱里笑了笑,继续说道:“没错,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其实也算不了什么,毕竟白石芝都多大一个人了,早就已经离开家族在外面独居了;但是白石家有这么一个规矩,那就是家族成员必须得从事医疗相关的行业,其中自然是以医生为最佳选择,至于这个规矩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让白石家成为一个医学世家,因为医生在岛国可以说是最受尊重,也是最赚钱的职业之一。”
“但是,白石芝晕血!没错,白石芝在自己的医学生涯中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就是会晕血,但是她作为白石家的嫡女,又不得不成为一名医生,因为白石芝如果从事药师,麻醉师等职业的话,肯定会给她的父母蒙羞,所以白石芝被迫带着晕血这个debuff去当医生,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的;于是乎,白石芝便想到了离开白石家,一个人去外地开家不用见血的小诊所。”
“这有点意思啊,不过白石芝怎么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的?难道她是打算找你做掩护吗?”
看着一脸好奇的尹恩,园田朱里摇头说道:“那是因为我的一个表姐和白石芝是同学兼闺蜜,那时的白石芝如果在家里过的不顺心,都会选择向我的表姐进行倾述,所以我和白石芝有了这层关系,才得以从她那里听说这些事情,不过这些内容当然是不会被写上报道的。”
说到这里,园田朱里突然叹了一口气,“虽然白石芝没有明说,但是我能够感觉到白石芝和白石道关系就是那种典型的表面姐妹,虽然在外界看来她们是相亲相爱一家人,但在实际上白石道还是很看不起白石芝的,而且一直都有意拿白石芝当自己的背景板与垫脚石。”
“这倒也是,如果我们要聊起白石道与白石芝的话,难免会把她们两个人拿出来做比较,到时候万事都矮了自己姐姐一头的白石芝就难免会被看低几分,虽然她和普通人相比也算是一个天才。”
刘星一边说着,一边想起了自己以前也有一个同学,本来成绩还挺不错的,在班上也能稳定考个前十,但是他的运气很不好,因为他家的隔壁就住着年级前三的学霸。。。于是乎,他的父母就一直拿他和隔壁的学霸比,结果他的成绩就越来越差,原本稳上重点本科的他就只读了一个二本。
所以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刘星非常庆幸自己的父母还是挺开明的,对自己的成绩基本上不做过问,除非是一次性掉了太多的名次。
不过这并不妨碍刘星将心比心,体会白石芝在家中的无奈。
“是啊,我们在调查白石家的时候就有发现白石芝在暗中转移自己的个人资产,当时我们还以为这是白石家有离开子乌市发展的打算,结果在进行了仔细的调查之后才发现白石芝转移的资金数额并不大,最终才认定她只是在转移自己的钱。”
说到这里,高柳明音突然眉头一皱,“等等,我怎么记得白石芝转移资产的地点就是在东京呢?刘星,你说白石道上班的那家医院在那里?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白石芝好像在东京的某家医院旁边买了一处公寓,看样子应该是打算在入住之后就去那家医院上班。”
听到高柳明音这么说,刘星连忙发短信找松井结衣要了那家医院的名字,然后在东京的地图上标注了出来。
在凝视地图了许久之后,高柳明音才非常认真的说道:“没错,应该就是这家医院!白石芝当时在转移资产的时候是用自己在大学读书时买的房子,直接贴钱换了那处公寓,当然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需要让泽田大小姐去查一查这件事情。”
“不用了,我可以肯定白石芝如果要离开子乌市去东京发展的话,绝对会选择在这家医院落脚,因为这家医院是白石芝的实习医院,而那段作为实习生的日子也是白石芝觉得自己在医院过的最快乐的日子,所以白石芝的确是有可能会选择去那家医院上班,那怕只是一个普通的住院医生。”
说到这里,园田朱里就看向了刘星,“所以,刘星你还是再去给松井结衣打一个电话,问一问她到底能不能确定在医院里的是白石道还是白石芝?虽然白石道与白石芝并不是双胞胎,但是她们的样子也算是八九不离十,所以松井结衣是有认错的可能性。”
“没错,白石道与白石芝如果留同样的发型,那么外人是很难看出她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所以我们在判断她们姐妹俩谁是谁,都是靠目测她们的身高来进行区分,因为白石芝明显矮了白石道一截,不过这一截也就只有几厘米而已,这点高度还是可以通过增高鞋垫来弥补的。”高柳明音非常配合的说道。
而在这时,泽田弥音也很“抓时机”的发来了一条短信,而这条短信的内容也从侧面佐证了在那家医院里上班的有可能是白石芝,因为这条短信开头的第一句就是白石道依旧在自家医院当院长。
难道在那家医院里上班的其实是白石芝?
刘星眉头一皱,继续看完了这条短信的剩下内容——虽然白石道依旧在自家医院当院长,但是她的妹妹白石芝却在昏黑之生结束后的不久就失踪了,而当时的白石家因为白石道和暗柳帮走得比较近,所以正忙于应付一些不安好心的人,毕竟白石家的那些产业可都是属于优质产业,因此不借着清查暗柳帮的名头咬下来一口,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所以在白石芝失踪的前几天,白石家甚至都不知道自家少了一个人,因此等白石家回过神来要找白石芝的时候,却已经找不到任何关于白石芝的线索了。
还是那句话,子乌市说到底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城市,所以在子乌市能够说得上话的白石家到了其它地方,可就没有什么话语权了,尤其是到了东京大阪之类的大城市,白石家也就泯然众人矣。
所以,白石家一直都没有找到白石芝的下落,而且在这件事情被那些别有用心之人知道后,白石芝就直接变成了暗柳帮的一员,于是白石家就被迫与白石芝进行了切割,声称白石芝既然自己逃跑了,那就和他们白石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这么说来的话,松井结衣还真有可能是看走眼了,毕竟松井结衣没有见过真正的白石道与白石芝,所以她可能是从各种新闻上看到了白石道,就下意识的将白石道认成了白石芝。”
张景旭耸了耸肩,摇头说道:“谁叫白石芝只是一个背景板呢?所以新闻上只有白石道的名字也很正常;不过最重要的是,如果在那家医院上班的人真是白石芝的话,那么刘星你之前的推断可能就是错误的。”
“是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白石芝和那家医院背后的秘密教会就不一定是新暗柳帮或者暗影会了。”
刘星想了想,突然笑着说道:“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毕竟我们如今的死对头也就新暗柳帮再加个暗影会,当然深潜会也能算上,所以。。。”
刘星话还没有说完,泽田弥音就又发来了一条短信,而这条短信的内容让刘星再一次皱起了眉头。
原因很简单,这条短信的内容就只有一段话——在白石芝失踪之后,白石道在医院里就只负责行政事务,再也没有上过手术台,甚至连门诊没都没有去过。
“嗯?如果不知道白石芝晕血的话,我还会以为白石道是在御影一失踪之后无心工作,所以在医院就只是处理一下文件什么的;但是如果考虑到白石芝会晕血,那么白石道以前能做的一些手术她通通都不能做。”
刘星放下手机,认真的说道:“看来我们现在还不能排除狸猫换太子的可能性,这白石道借着白石芝的身份玩失踪。”
“这也很好理解,因为白石道可是白石家的排面人物,所以白石道失踪的影响力是远远超过白石芝失踪的,因此有可能是白石道和白石芝商量好了调换身份,也有可能是白石道直接溜了,而白石芝迫于家族的压力而接过了姐姐的身份。”
尹恩想了想,接着说道:“不过前者的可能性更高,因为白石道不仅借走了白石芝的名字,更借走了白石芝给自己准备的后路。。。总而言之,这事情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啊。”
“看来我们还是得等松井结衣确定了那人是白石芝还是白石道后,再对整件事情进行评估,不过那个新暗柳帮终究还只是暗柳帮的残余势力而已,所以新暗柳帮对御影一的帮助其实并不大,最多也就是负责收集一下情报,或者在打架的时候站出来撑场子;何况这个新暗柳帮是在东京,我们一时半会是接触不到他们的,所以还不用担心新暗柳帮会对我们不利。”
说到这里,丁坤又忍不住笑了笑,“俗话说得好,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我们早就和以前不一样了,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新暗柳帮,现在给我们塞牙缝都不够呢,毕竟我们不管是人数还是武器,可都是能够把新暗柳帮按在地上摩擦。”
丁坤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正如丁坤所说的那样,现在时代已经变了,以前是暗柳帮可以追着刘星等人打,而现在则是刘星等人把新暗柳帮按在地上捶。

9m4qi超棒的都市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躬匠精神鑒賞-pgqxa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刘星是真没有想到岛国农协会在这个时候上门,所以脚步都不由得停了下来。
秋刀魚 的 滋味
“兄弟,我再最后给你说一遍,那就是我们在买下这个农场之后就没有再打算经营一家新的农场,因为我们都知道你们农协是什么样的狗东西!”
李寒星有些烦躁的说道:“如果你们再听不懂人话的话,那么我可是不介意向你们的上司进行投诉,如果你们的上司也是听不懂人话,那么我可以让他滚蛋!”
李寒星一边说着,一边准备关门送客。
不过为首的农协成员面不改色的说道:“先生,我们也不过是按规矩办事,所以希望先生你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底层人员。”
“为难?办事?”
李寒星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你如果有证据来证明我们继续经营农场的话,那我也不介意放你们进来公事公办,但是你们就只有两张嘴而已,好了,这里是私人地盘,请各位不要随便的进来,以免我们产生一些不必要的冲突。”
李寒星话音刚落,那个农协成员就点头说道:“我们当然是有证据的,否则我们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至于我口中的证据,那就是你们在接管了农场之后,用水量与用电量出现了严重的异常,而这样大的用水量与用电量,很难让我们不怀疑这个农场重新开业。”
这句话让李寒星与一旁的刘星都无言以对,因为如今农场的用水用电在普通人看来就突出一个离谱,毕竟他们就可不知道在农场里现在可是住了好几百个人,所以农协怀疑这家农场死灰复燃也的确是挺正常的。
不过李寒星并不打算和农协讲道理,“哦,那又怎样?我就不能闲着没事干放水玩吗?然后再弄几百台矿机来挖矿?你知道一台矿机有多费电吗?”
李寒星的这通诡辩,让在场的那些农协成员都是皱眉不已,因为他们已经确定李寒星是不打算讲道理了。
“先生,请。。。”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李寒星这次并没有给农协成员说话的机会,直接摇头打断道:“好了,我也不想再和你们废话了,现在请你们麻溜的离开这里,因为这里是我们的私人地盘,如果你们敢随意进入的话,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反正名古屋有这么多人,一天少几个也是不会引人怀疑的,所以在你们没有找到实质性的证据之前,我不打算再和你们说一句话。”
说完,李寒星便朝着旁边负责守门的拜黄衣教信徒点了点头,他们便毫不犹疑的开始关门,顺便露出了自己腰间的警棍。
见此情形,那些农协的成员都是脸色一黑,但是又无可奈何的选择了后退,因为他们知道李寒星不是在说笑,如果他们再敢上前半步进入农场的范围,那么他们就肯定会被李寒星关门放狗,先打一顿再说。
虽然农协在岛国的农业方面是处于绝对的优势方,但是在农业之外他们能够做的事情就不多了,毕竟他们也不可能通知周围的所有个体农户和超市商场不卖蔬菜水果给李寒星吧。
在确定门被关好了之后,李寒星就对身边的人说道:“以后只要是农协来的人,你们就直接不要理会他们,如果他们敢一直敲门的话就直接出去打他们一顿,反正这边的监控摄像头都是归我们管理的,所以他们这一顿打也算是白挨了,不过要记得把他们身上有可能的录音录影设备给砸了,如果有车的话也是一样,总之不能给他们留下任何的把柄,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不该惹的人。”
“明白。”
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李寒星便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到了刘星的身边。
还没等刘星开口询问,李寒星就开始吐槽道:“我是这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会有农协的人来找我们的麻烦,而且这群家伙的脸皮也是足够厚,我都这么说了他们都舍不得走,一副非得和我们死磕到底的样子,也不看看他们到底配不配。”
丧魂掌 陈青云
“确定是农协的人?”
刘星皱着眉头说道:“说不定这些家伙都是公家派系的人,他们只是借着农协这个身份来调查我们的情况。”
“应该不是。”李寒星非常果断的说道:“我能够感觉到这些家伙就是农协的人,因为刘星你没有看到在一开始的时候,这些家伙可是一个比一个趾高气扬,一副天王老子第一的样子,一上来就认定我们有问题,结果被我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之后才老实了一些。”
“好吧,这的确是挺真实的。”
八零小军妻
灵域归途
刘星耸了耸肩,摇头说道:“不过我倒是挺担心这群家伙会因为丢了面子,回头再来找我们的麻烦,所以我们还是想办法一劳永逸的解决掉他们才行,比如让岛津中野出面?”
“暂时别吧,这点小事还不值得我们去惊动岛津中野,毕竟这再怎么说也是一个人情。”
刘星与李寒星边说边聊,很快就回到了食堂里,此时吃完了饭的张景旭等人正坐在一起聊天,因为农场目前就只有一个正门,所以在正门被堵的情况下他们也不好随便离开。
在得知了堵门者竟然是农协的人后,张景旭等人都是一副无语的表情,因为他们都没有想到农协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虽然这的确有可能是农协的人,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的身后没有公家派系,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回头这些农协的家伙还执迷不悟,想要来找我们的麻烦,那我们就得安排人手去跟踪监视他们了,如果他们真的敢和公家趴会所勾结,那么我们就得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叫他们知道什么才叫做最佳选择。”
尹恩在吐槽了一番后,话锋一转道:“不过话说回来了,或许我们也可以去利用农协做某些事情,毕竟名古屋城区内的超市卖场,他们所出售的农产品都是由农协提供的,所以我们可以利用农协的关系网,通过那些超市卖场来形成我们的。。。”
尹恩的话还没有说完,头顶的铃铛又再次响了起来,而且依旧是那个蓝色的铃铛。
“难道农协的人还不死心?那也不应该啊,我已经安排了拜黄衣教的信徒随时可以动手,所以如果是农协的话,这蓝色的铃铛也不会响才对。”
李寒星拿起一个包子说道:“那我现在再去走一趟,看看到底是谁这么不识抬举。”
“带我一个,反正我这会儿还在等堺昌知写信。”刘星举手说道。
于是乎,刘星便和李寒星再次回到了大门口。
此时大门口的来访者换成了一个穿着迷彩服的年轻人,正和看门的那几个拜黄衣教信徒聊的正开心。
“你好先生,我是工业区消防队的小队长藤本南。”
藤本南见刘星与李寒星这气势,就知道正主来了,“相信两位应该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件事情,也就是不远处的家具厂发生了一场爆炸。”
“哦,这个事情啊,昨天我们可是被吓了一跳,不过我不知道藤本先生你这次来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刘星假装好奇的问道。
“是这样的,那家家具厂发生爆炸的原因是因为不小心引燃了油漆,然后油漆导致的大火让仓库里他人寄存的面粉发生了爆炸,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油漆里面含有不少对人体有害的成分,所以方圆五公里之内的人闻到这些有害成分的话,或许会出现恶心呕吐,甚至是更加严重的情况,所以我是来通知各位如果觉得身体不舒服的话,现在就可以去附近的医院就医。”
藤本南话音刚落,李寒星就点头说道:“那家具厂的老板会报销医疗费吗?”
“呃,那是当然,如果确定你们的问题和昨天的爆炸有关,那么家具厂就会赔偿你们相应的医疗费。”藤本南点头说道:“如果你们还有其他的正当理由,也是可以申请更多的赔偿。”
“看来这个家具厂的老板还是挺不错的啊,竟然舍得花这么多钱进行补偿,我还以为他只会开个发布会鞠一躬就完事了。”刘星笑着说道。
结果让刘星没有想到的是,藤本南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没错,这个家具厂的老板本来就打算开个小型发布会,然后找几个记者拍下他鞠躬道歉时的画面,这样他就可以不用赔钱了,毕竟这从某种角度来说只是一件小事,小的不能再小那种,因为就算是出现了不良反应,也只不过是不舒服而已。”
星际特别行动
“那他怎么又改变了主意,决定老老实实的赔钱呢?”
圣剑王朝 龙灵骑士
这次刘星是真的好奇了,“虽然如今的工业区已经非常萧条,家具厂的方圆五公里之内就没有剩下几家工厂,但是这再怎么说也得有几百个人,到时候就算是只需要赔偿其中的十分之一,最后也得花个上百万吧?”
交換 遊戲
听到刘星的这个问题,藤本南先是犹豫了片刻,然后才认真的说道:“虽然我也不确定我的想法是正确的,但是我觉得那个家伙是打算转移话题,用小事来敷衍大事。”
“我明白了,这说来说去又回到了躬匠精神,这就和神户钢铁,小林制药的那些家伙一样,责任人站出来道歉的时候,就把道歉的重点放在一些不怎么重要的问题上,至于那些真正重要的问题却是一笔带过,回头再买通那些媒体用春秋笔法给他们润色一番,就可以说他们是对全部问题都进行了道歉。”李寒星忍不住吐槽道。
藤本南耸了耸肩,开口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毕竟在那些老板们眼中能道歉就已经不错了。。。算了,不聊这些了,我现在还得去通知其他的工厂,所以我现在就先走一步了;对了,你们也记得要安全生产,小心火烛啊。”
貓 老師
“那你走好。”李寒星点头说道。
在目送藤本南离开之后,李寒星就继续吐槽道:“这不愧是岛国人引以为傲的躬匠精神,真的是一出事就跑出来鞠躬,结果该干的事情却一点都没有做好。”
刘星耸了耸肩,笑着说道:“这就是所谓的岛国特色吧,要知道在岛国的文化当中,道歉并不是指你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而是指你在发现自己不得不承担责任时,站出来试图通过道歉来减少自己需要付出的代价,这就好比某些奇葩口中的那句经典名言——别人都已经认错了,你怎么就不能原谅他呢?”
“典型的道德绑架。”
烟雨重楼
李寒星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岛国在道歉这回事上是真的奇葩,因为他们在进行道歉的时候还得考虑到道歉者与被道歉者之间的等级高低,比如我们在日剧日漫里经常看到的土下座,就是只有地位较低的人对地位高的人进行道歉时使用的,而地位高的人在面对地位低的人时,就算他的确有错,也只需要低头说一句不好意思就行了。”
“在岛国人眼中,道歉就等于承认错误,而承认错误就代表着你要负责任,所以岛国人就把这个过程简化为了道歉等于负责,最重要的是在岛国那早就已经畸形的企业文化中,不管再大的问题也都是可以把责任全部堆在一个人的身上,这就让人更不敢站出来的道歉了。。。”
说到这里,刘星等人忍不住摇头说道:“知小礼而亡大义,如今岛国的各个方面都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如果再不能进行改变的话,我想岛国可能就要玩完了。”
“不,如今的岛国是注定会玩完,因为这么多秘密教会可都是天大的不稳定因素。”李寒星摇头说道。
穿越之民国崛起
等到刘星等人再次回到食堂的时候,张景旭等人都已经回去收拾收拾,准备出发去各忙各的了,所以刘星也没有再陪着李寒星,而是去找堺昌知等人。
结果在走到半路上的时候,刘星就被骨川小夫给拦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