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六十六章 眼淚是珍珠相伴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一团团湿粘的雾气,簇拥翻滚着,绵延不绝,他仿佛被罩在一口密闭的大钟里,后没有退路,前,寻不到方向,唯能看到脚下那方寸之地,狭隘而又窒息。
影影绰绰里,林云墨看到自己走进暗森森的地牢,扶起端王的那一瞬间,端王手中闪着狰狞寒光的利刃,毫不留情的刺进了他的胸口。
随后,那张丑陋枯瘦的老脸映入眼中,他不是端王,竟然是许久未见,天禹国国主玉伯未。
急于救人的他确实大意了,就在这生死之际,他一手死命的抓住了刀身,阻止刀身继续往前递进,空出另一只手紧紧扼住了玉伯未的喉咙。
他的掌心鲜血淋漓,利刃伤处深可见骨,玉伯未犹如地狱的厉鬼,面目狰狞嗜血,两人都不敢掉以轻心,几乎都拼尽自己全力,生与死仅在须臾之间。
在玉伯未终于死透僵直的那刻,林云墨也已气衰力竭,跌倒在地,胸口的伤处虽然不大,可却是极深,鲜血止不住的涌出,他硬撑着,直到千山暮进来,心头一松,便昏死过去了。
不知身在何处,也不知过了多久,深困在那团浓雾里挣扎不出,他听到她窸窸窣窣椎心泣血般的低语,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哭泣,他心痛的几乎碎裂成片。
他咬紧了牙关,心底平生出的怒气逐渐转化为身体内涌动的喷薄之力,大口喘息着,却牵动到了伤处,无边无际的疼痛逼迫着他由混沌中渐渐清醒过来。
缓缓的环顾着四周,这是一间阴暗的破屋,近乎腐朽的门扉和窗棂,荒凉和没落,破木桌上点了一截蜡烛,桌上洇湿了一团油渍,浓重的潮气混杂着霉味四处肆虐。
视线下移,便看到了伏在他身侧酣睡的千山暮,勾起嘴角暖暖的一笑,指尖微动,碰到了她的散落床畔的青丝。
千山暮本就睡的极不安稳,顷刻间便被着轻微的触碰惊醒了,“你,你醒了?”她眼泪婆娑颤声问着,紧握着他的手,欣喜的笑着又落下泪来。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六十六章 眼淚是珍珠分享
林云墨伸出修长的手指,拭掉她脸颊挂着的泪珠,见到了她眼下的乌青,疲惫又憔悴的容颜,布满血丝的眸子,他心痛不已。
想来,这几日她亦是焦虑挂怀,寝食难安的。
“你知道的,为夫,最见不得,夫人的眼泪……”他轻声说道,虚弱的笑了笑,深深吸了口气,又继续哄着:“夫人的眼泪,是,是珍珠……很是值钱!”
千山暮脸上挂着泪,听着听着,却噗嗤笑了出来,撇了撇嘴嗔怪道:“伤的这样重,也挡不住王爷油嘴滑舌!”
见她笑了,林云墨心头宽慰了些,便哑声问道:“夫人受苦了!”
优美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愛下-第一百六十六章 眼淚是珍珠讀書
“不苦,只要王爷好好的,我做什么都是甘之如饴。”千山暮莞尔笑道,捞出一旁水盆里的帕子,拧的半干,轻柔的擦拭着他脸上的血污。
蓦地,她想到了带他们进来的方七,秀眉微颦,看着林云墨问道:“王爷如此睿智之人,怎么会看不透方七这个小人的心思?还由着他兴风作浪!咱们若侥幸出的宫去,我非将他大卸八块,方解我心头之恨!”
熱門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ptt-第一百六十六章 眼淚是珍珠相伴
林云墨笑吟吟的说道:“怕是有些难!”
千山暮没有答话,起身自桌旁端了碗水来,小心翼翼的扶起林云墨,慢慢的喂了他半碗水。
方才抬眸说道:“王爷为何如此说?”
“夫人,为夫猜,此处可是临华殿?”林云墨眼眸里闪着狡黠,拐弯抹角的说,却没有直接回答问题。
千山暮微微一怔,想不透林云墨是如何猜到的,她低声问道:“王爷是如何猜到的?这是临华殿后殿的一个角房,在牢中王爷受伤极重,又昏迷未醒,多亏了及时折返回来的黄页帮我带王爷由暗道逃至此处,不然你我均难逃一死!”
“果然”林云墨轻声念道,心中微微一沉:“皇上的寝宫!”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眼角的滴淚痣-第一百六十六章 眼淚是珍珠分享
千山暮点点头,神色颇有些凝重:“王爷在此养伤,皇上也是知晓得,这几日,皇后娘娘经常会悄悄派人来送吃食。”
“金公公应该是揣测到了王爷身受重伤,所以命人将宫内宫外所有伤药全都销毁焚烧了,还是皇上命人将临华殿内的药材偷偷截留下,用给王爷的,王爷的伤势方才没有恶化……”
林云墨深邃的眼眸亮光一闪,冷淡的笑道“还真是难为他了!这么多年了,他的秉性却丝毫没变!”
他的语气神情十分古怪,千山暮不明所以,却也没多问,
“我,昏迷有几日了?”林云墨问道。
“这已经是第三日了。”千山暮压低了音量说着,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她依旧忧心忡忡。
随后,她又将不能带领御林军出宫之事说了一遍。
“不能等不到我出宫,一定便会想法子进宫来寻我,如今宫中守卫森严,稍有不慎便会引来杀身之祸,需想法子让他知道我目前的藏身之所才好,黄页在哪?”林云墨沉声问道。
林云墨话音未落,一直站在门口的黄页垂头丧气的推门走了进来,他一脸懊恼,单膝跪地惭愧无比的说道:“求王爷恕罪!”
“你何罪之有?”林云墨心如明镜,语气却漫不经心。
黄页结结巴巴的说道:“是,是,末将其实是知道牢中那人为假扮,王爷进广阳殿太快了,末将实在来不及将此事说与王爷,害的王爷身受重伤,末将真是罪该万死!求王爷恕罪!”
千山暮闻言,脸色骤变,他若提前说一句,林云墨也不至于受如此重的伤,险些丢了性命,还真是该死!
“罢了!”林云墨拍了拍千山暮的手背,无声安慰,他抬眸看向黄页:“你救了本王与王妃,功过相抵,何罪之有?相反,本王甚是欣慰,能得黄将军如此忠心的将领,是本王之福。”
黄页心中感动,眼中含泪,恭敬的施礼道:“王爷之言,黄页感恩于心,原为王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四十九章 束手就擒分享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白石指了指满桌的佳肴,笑呵呵的说道:“这么多菜,小弟自己也吃不了,若赵兄不嫌弃,一同再用些?”
这话正中赵余下怀,他搓着手吸了吸鼻子,笑的一脸灿烂,假意虚让了几句:“白兄如此盛情,那,我便不推辞了,多谢!”
两人边吃边聊,几杯下肚,更是热络起来,对于尚不熟识的白石,赵余多少存了些警惕之心,话也说的滴水不漏,他故意套话得知白石家在赤水,是宫中典乐,去天禹国拜访好友,途径启洲。
如此年轻,竟是宫中的典乐,还真是人不可貌相!赵余想到自己一身绝技却无人赏识,心中酸溜溜的。
白石未来时,赵余便喝的有些酒,此时两人又开始推杯换盏,喝到半酣处,他脑袋逐渐迷糊起来。
离他们不远处坐了一对相貌平平的年轻夫妇,此刻妇人正不停地唠叨着,似是在埋怨自己的夫君多花了钱财,买了一大堆无用的吃食。
赵余扭头看了一眼,满嘴喷着酒气对白石嘿嘿笑道“看吧,这就是贫贱夫妻……唉。”
“赵兄,小弟再敬你一杯!”白石瞥了眼那妇人的夫君一眼,眼眸里戏谑的光芒一晃而过。
赵余的声音不大,却清晰无比的飘进那妇人耳中,妇人脸色变了变,气鼓鼓看向她对面的夫君:“都怨你,害我被嘲讽!”
“夫人莫要再生气了,为夫以为女子皆喜食甜食,才买了这么大堆来哄夫人开心,谁曾想,夫人全都不中意!”那夫君陪着笑脸:“夫人还真是有别于他人,难不成只喜欢吃鸡?”
妇人一听那大堆甜食是为了哄她才买的,不由得心花怒放,托着腮莞尔笑道:“除了吃鸡,我还喜欢吃一样?”
“什么?”那夫君笑吟吟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妇人嘴角扬起魅笑:“你!”
那夫君心中一阵激荡,伸手捂在她嘴上,宠溺的说道:“夫人还是留着此话在房中说比较好!”
这边的白石脸僵了一下,大声的连连咳嗽,似是被酒呛到了。
精品玄幻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四十九章 束手就擒讀書
“白兄,酒,酒量不行啊……”赵余不屑的摆摆手,自顾自的又斟满了一杯。
白石嘴角微不可见的扯出一丝冷笑,见火候差不多了,他愁眉苦脸的伏在桌上,赵余纳闷的问着缘由。
原来,白石就是为了寻找市井有绝技的艺人才出宫的,没想到临了却是一无所获。
赵余一听,双目发光,顿觉自己扬名的机会来了,他颇为自信的抚掌大笑:“赵某不才,略会一些口戏!”
“口戏?”白石原本暗沉的眼眸瞬间亮了一下:“看不出,赵兄还会口戏?”
“那是!等为兄给你露一手!”赵余晃荡着脑袋,酒气熏天的站了起来,他不想放弃这个好机遇,若是能被白石看中入宫,那他可就彻底翻身了。
正值午时,来此吃饭的人络绎不绝,几乎座无虚席,庭内吵吵嚷嚷,嘈杂无比。
他用力甩了甩昏晕的头,大声喝道:“都静一静,听我来诸位演绎一段口戏!”
闻听有口戏可听,喧闹声瞬间便平息下来,众人都绕有兴趣的看向赵余。
白石搔了搔额头,悄然与夫妇两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
耳中便听到赵余清了下嗓子,开始了他的拿手绝技。
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愛下-第一百四十九章 束手就擒推薦
一时间,只听风动树摇,电闪炸雷,倾盆暴雨骤然而至,众人听的俱是满脸震惊,慌悚不安起来。
一旁的夫妇两人也都敛了笑意,一脸冷寂。
没有醒木,赵余借了酒劲将手中杯盏摔裂于地,“啪”的一声脆响,沉浸在疾风横雨里的众人这才幡然醒悟过来,立时纷纷交口称赞。
赵余禁不住开始飘飘然,白石大笑道:“妙啊,赵兄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佩服佩服!不过……”他沉吟片刻,面容浮现出一丝为难:“似乎还有点欠缺!”
“有何欠缺,白兄你……但说无妨”,赵余听的心焦。
白石皱着眉头说道:“赵兄技艺了得不假,只是,仿效风雨雷电,花鸟鱼虫大众也都司空见惯了,若是,若是能仿效身份尊贵之人的言谈笑语,那,才叫一个绝,日后入的宫中,定然会大放异彩。”
“我当是什么,不就是模仿人谈笑吗,这有何难。”赵余咧嘴大笑起来,狂傲的说道:“远的不说,众人一定见过宁王,宁王的言谈举止,我便能模仿,不是我自夸,我模仿的宁王虽不能说以假乱真,亦算得上是惟妙惟肖!”
白石眯了眯眼睛,又一次看向那夫妇两人,见那夫君脸色阴沉,眼中爆出凛冽的寒光。
他便奉承道:“赵兄描述的如此之神,小弟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赵余放肆的狂笑起来,立时换做宁王的语气喝斥道:“诸位,本王久候多时了!”
众人均倒吸一口凉气,这声音,语气包括神态,竟被拿捏的分毫不差。
酒壮怂人胆,赵余见众人都被惊的目瞪口呆,更是得意,再无所顾忌,他冷哼一声,继续用宁王的声音说道:“启洲是锦川国边境,重中之重!北冥国在正北,国君孟庆暴虐成性,嗜酒如命,常以杀人为乐……”
白石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巴,居然能相像到如此地步,别说语气神态,单讲那铿锵的措辞,甚至于喘息的粗重都模仿到极致,若是只闻其声,当真难辨真伪,简直就是妖孽般存在。
赵余正吐沫横飞的说在兴头上,蓦地,一阵清脆的击掌声响起,宁王林云墨厉喝声由众人之后传来“精彩!还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啊!”
话音刚落,宁王林云墨携王妃千山暮自众人后面缓步走出,赵余愣了一下,暗暗叫苦,原来刚才看到的那对相貌平平的年轻夫妻,就是乔装了的宁王夫妇。
“王爷!”白石走到宁王身前施礼,撕掉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真容,竟然是那个僧人不能。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txt-第一百四十九章 束手就擒讀書
众人见状,回过神来,呼啦啦跪了一地。
赵余的酒彻底醒了,他悲切的笑了笑,心头袭上了一阵绝望,如今众口一词,他无从抵赖,只得束手就擒。
这口戏的绝技没将他送上人生巅峰,却将他推进了地狱魔门。

fqdn8優秀玄幻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眼角的滴淚痣-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切皆註定?展示-zzn3n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李继叹息道:“宿命如此,不过,史上为什么只有公主和亲?皇子也可以和亲啊?”
林云墨皱眉斜睨着他,不觉好笑:“有没有皇子去和亲我不知道,此刻,我倒是很想把你弄去和亲!”
“这,不好吧……”李继垂着头,结结巴巴的说道:“小人,可是家中独子……”
“还有别的事禀报吗?”林云墨一脸嫌弃,抚着额头,打断了李继的话,这李继的脑袋里到底是些什么,竟如此清奇。
锦绣深宫:皇上,太腹黑! 半枝雪
“还有,就是左相府被抄!”李继面色肃然的说道。
“什么?”林云墨剑眉一挑,眼眸里骤然凝了冰霜“何时的事?因何被抄?”
李继沉声道:“就前日的事,金公公向皇上检举左相有谋逆之心!”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真是可恨至极。”林云墨冷冰冰的说道:“说下去!”
“后来,后来皇上罢了左相官职,随后太后下了一道密诏,命上官祥除掉白相爷,之后,左相府便被查抄,男子皆流放,女子沦为官妓。
林云墨面上划过一丝阴霾,“太后密诏,果然是环环相扣,步步为赢!”
李继垂手而立,一脸凝重沉思了片刻,头脑才渐渐清晰起来:“如此一来,主子在赤水的势力便被瓦解了大半了,如今,就剩兵部尚书……可见,那老太监对主子防备心很重,忌惮的很呢!”
林云墨冷哼一声,转念间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说道:“传消息给段知君,让兵部尚书段大人言谈举止时刻谨慎,顺便问明左相府中男子到底流放至边疆何处?”
“是主子,小人立马去办!”李继答应着,施礼转身离去。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浓浓的雾霭将锦山笼罩在虚无缥缈里,那条小路被雨水润透,泥泞难行,路两侧杂草繁茂,轻柔的雨雾里,传来苍鹰的阵阵呜咽声。
洞中阴暗,清寒透骨,石壁上悬了一盏油灯,昏黄岑寂。
柳梦离裹紧了厚厚的披风,愁绪满怀的看着一旁的东方韵。
她正站在暗处,捏着那枚血玉扳指,容颜有些模糊,颈中的那条骨链,却在黯淡的灯光里,闪着幽冷阴仄的冷光,近乎摄人魂魄。
“殿下这是信了?”柳梦离有些不安的问道。
东方韵淡淡的开口道:“自然是信了,不然不会将这枚扳指送进来。”
“你为何要这么做?”柳梦离横了她一眼问道。
“自然是在帮公主了!”东方韵说的十分敷衍潦草。
“我看未必,你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柳梦离愤愤的说道,东方韵的语气让她感觉很是别扭。
东方韵略带讥讽的说道:“我对公主之心日月可鉴,能有什么鬼主意可打?林云墨几乎日日都在国境徘徊,你以为会瞒过国君的眼睛?”
柳梦离心里咯噔一下,她满心只顾着守护千山暮了,居然忽视了如此阴险的人物!
游戏异能系统 千层豆腐
“你先前不是说国君闭关了吗?难道他还有天眼不成?”柳梦离倔强的反驳道。
东方韵翻了翻白眼:“国君是闭关不假,可他的心腹李一却尚在宫里,他就如同猎犬一般,嗅觉十分敏锐,一旦他发觉了林云墨,你觉得公主还能安稳多久?”
“那……”柳梦离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心里憋屈的难受,狠狠地剜了东方韵两眼。
东方韵却是装作视而不见,幽幽的叹道:“况且,始终是人妖殊途啊!”
柳梦离厉声驳斥道:“是妖又如何?殿下也从未在乎过这些,公主来锦山时日也不短了,你却迟迟不肯医治?若说你没存别的心思,打死我也不信!
她扭头看向了石棺,石棺内千山暮气息微弱,依旧昏迷未醒,容颜憔悴不堪,清瘦的几乎脱了形。
东方韵幽幽的叹息着,摊开了掌心,恍惚间,似有鲜血慢慢溢出来,沿着深浅不一,凌乱交错的掌纹四下蔓延。
被挚爱出卖背叛时的绝望,被逼剖腹取子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她至死都不会忘记,捧在手心里那个冰冷血糊糊的肉团,透着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狰狞。
“我的心思……”她狠狠心哑声道:“罢了,我也不瞒着掖着了,索性全说与你听!”
听东方韵语气似乎微有凝噎,柳梦离目光里带着询问看向她。
东方韵看向洞外,语气里带着透骨的黯然:“不是说我不想给公主医治,而是我也束手无策,你也见到了,公主此次的伤很重,即便有幸痊愈,身子也虚亏透了,今生也……怕再无法孕育正常子嗣!”
柳梦离听罢,心头犹如万针乱刺,她红着眼睛,低喝道:“胡说,全是胡说!她正值妙龄,怎么会……”
“这就是我蒙骗林云墨的真正所在。”东方韵硬起心肠接着说道:“他得知公主无恙,定然会宽心,少了许多牵念,除了儿女情长,所要担负的责任很多,假以时日,或许会移情别的女子也未可知!他亦绝非池中之物,若是来日登基称帝,试问,没有子嗣傍身的公主又该如何自处?与其到那时痛不欲生,不如趁此就了断了吧!”
“是我,终是我害了公主,若是那时我出手阻止了……你,你既然是相师,总会有法子的是吧?”柳梦离哽咽着问道。
东方韵苦涩一笑,沉声道:“没有你的阻止,亦会有他人,一切皆是注定,这一点,公主她自己比谁都明了!”
柳梦离微垂着头,难过的不能自已。
夜色渐渐罩上来的时候,东方韵的丫鬟梦如提了食盒上来,只是柳梦离心里存了事,哪里吃得下!东方韵又宽慰了几句才离开。
离开洞口稍远一些时,梦如才道“大人,三公主一直等在相府,说有事找大人,到底是何事,也不说!”
“姜玉竹何时来的?”东方韵秀眉微蹙,驻足想了想问道。
梦如飞快的思索着,而后脆声道:“早上,对,早上大人出门没多久,她便到了相府等着了!口上一直说没事,也不肯走,更不肯让奴婢出来寻大人,古怪的很!”

0334z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起點-第一百一十章 遇襲熱推-anjp3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宁王府的府门一下子热闹起来,夕落到第二日的清晨,笼子被人里三层外三层围的跟铁通一般,整条街道被挤得水泄不通。
居然还有人因为争抢好位置而扭打在一起,时不时听到围观之人发出的怪异抽气声,其间夹杂着戏谑暧昧与不怀好意的放浪笑声。
李继挤了半天也没挤到里面,只能站在外围观望,起初还能听到笼内的惨烈的**声,到后来,简直不能称之为人声,像极了某种禽兽发出的嘶鸣,凄厉而又刺耳。
李继心里沉淀了些阴暗,不敢再听下去,匆忙跑进府中。
白亮的阳光擦着描金彩绘的长廊一晃而过,廊下满是大片大片的紫苏,或绿或紫叶子在风中抖动着。
千山暮在王府时最喜欢饮的便是紫苏茶,林云墨今日心情不错,吩咐玉兰依样烹茶,可惜火候不到家,烹出来的茶极其酸涩难以入口。
重生之侯府小娇娘 千奈奈
“罢了!”林云墨将茶盏一推,将不能喊了过来,由后门溜出,骑马向城外而去。
原来这便是烟浮国边境,深重的迷雾,一团团,滚滚而来,又擦身而去,阴仄的湿冷之气直接穿透衣衫,径直刺向肺腑。
太阳都失去了光泽,与大地混成一片,暗沉茫然的令人窒息,耳畔只听得到自己愈发沉重的脚步声,越往深处走,空气越发稀薄凝滞起来。
目光所及之处,是影影绰绰的群山,葱茏盎然的林木,山脚下木质阁楼,甚至连空中翱翔的雄鹰都隐约可见。
只是再也无法走下去了,不能几乎隐忍到了极限,神情恍惚间,魂魄似乎都要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剥离而出。
林云墨见状,暗自叹息着,抹了下额角的汗珠,拉了不能转身便离开了。
“王爷,迷雾里有瘴气,普通人是无法穿行!”不能骑在马上,喘息了良久才稳下心神说道。
林云墨嗯了一声,沉吟不语,看着那些缓缓升腾的雾气,心思却飘忽到锦山之上。
日夜的揪心牵挂,或许,离她近一些,心里方能踏实一些吧!
月色早已隐在云层之后,郊外的原野刚飘了一场雨,白日里的热浪仍是没有压下去,茂密魆黑的丛林间闷热的湿气铺天盖地。
長樂 未央
林云墨紧握缰绳与不能并骑而行,“我记得,你是叫林璟是吧?”
“王爷好记性!”不能笑道。
林云墨淡淡的笑了笑“你又没落发,其实也不算真正出家之人,我还是唤你林璟吧!”
“那就听王爷的!”不能淡然应道。
耳边忽然飘进一丝极其微弱的枝叶簌簌声,他眼眸立时划过警觉,不动声色的递了个眼神给林云墨。
林云墨挑了挑眉,极快的扫了眼路边的林木。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由暗处极速闪出几道黑影,人未到杀气却已阴狠袭到。
林云墨翻身下马,利剑已然在手,日子过得安逸,没人来生事反倒有些奇怪。
破败君主 浥雨
仙 魔 變
两名黑衣人一前一后困住了林云墨,其余两人瞬间便于不能缠斗在一起。
林云墨眼中划过一道血色,出手狠辣毫不留情,一招扫向黑衣人颈间,黑衣人惊呼一声,侧身闪过,脚下却是未乱分毫。
他身形轻晃,手中利刃便脱而出,急射向林云墨面门,林云墨飞起一脚将利刃踢开,手中长剑瞬间爆闪而过,在空中划出一道戾气。
下一刻,黑衣人捂着胸口,踉跄后退了几步,胸口的伤痕触目惊心,鲜血瞬间便喷涌而出,他闷哼一声便倒地毙命了。
另一名黑衣人见状,眼神中闪过惊惧,手中的招式也渐渐凌乱起来,破绽百出。
他厉声爆喝,虚晃一招,迎着林云墨手中长剑而来,摆出了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林云墨足尖轻点闪了开去,“想死,成全你!”
宝剑急如流星,“噗”的一声轻响,长剑没入他的体内,剑尖力透后心而出,黑衣人怒瞪着双目近乎要滴血,脸上的惊恐之色还未来得及散去,便斜斜的栽到在地上。
林云墨走上前,抽出长剑,就着黑衣人的衣服将剑上的鲜血擦拭干净,抬眸看向不能那边。
不能已经解决掉一个黑衣人了,剩下的那个也已是伤痕累累,节节败退。
他隐约知道,不能的功夫不错,直到此刻,才清楚知晓,何止不错,这身手决不在自己之下。
不能虽手持短刃,但招招见血,式式狠厉。
骤然间,眼前溅起一捧血光,黑衣人凄厉的嚎叫着翻滚于地上,一只断手伴着一团血污飞落在不远处。
林云墨抱着胳膊站在一旁,戏谑道:“你注定当不了和尚!”
不能收了短刃,眼底的血腥气还未散去,他叹息着摇头“我若不反抗,便会成为别人的刀下鬼!可我连自己都度不了,又何谈度他人?”
林云墨走上前去,一脚踩住了翻滚在地上的黑衣人,阴冷的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我就是豪门千金 那个逗比
黑衣人结结巴巴的说道:“侍卫统领方志!”
尼 羅
“金公公的人?”林云墨皱眉森然问道。
“是,是的!”黑衣人疼的脸都扭曲变形,哆嗦着回话道。
林云墨挑了挑眉,脚下的力道却松了,冷冽说道“滚!”
黑衣人意外捡了条命,跌跌撞撞爬起来,没命的向着黑压压的丛林奔去。
“王爷何以手下留情?”不能不解的问道。
林云墨淡然的说道:“留个活口回去通风报信!”
不能了然笑道:“看样子,他们还会再来!”
林云墨牵了过马匹,将手中宝剑系牢固,抬眸说道:“安稳日子怕是没有了,走了,回府!”
回到王府时,已是丑时了,王府门外仍旧围了一堆人,精神高昂亢奋,看的津津有味,在那里吐沫横飞的议论着。
“主子,你可回来了!”李继打着哈欠迎了出来。
“有事?”林云墨挑眉问道。
李继等林云墨进了府门才凑上前压低了声音道:“下午时,碧血阁的阁主来找王爷了,她牙尖嘴利的,说话极难听!”
“牙尖嘴利?碧血阁的阁主难道是女的?”林云墨有些意外。
李继搔搔头:“是啊,像只母老虎!估摸着明日还会再来滋事的!”
“来吧。本王正想跟她算算旧账!”林云墨漫不经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