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txt-第一千五十四章 司馬抉擇推薦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虎牢关外,厮杀正酣,而在数百里外的颍川,却是一片安宁。
虽然刚刚在刘赫跟曹操的手中反复了一圈,但颍川郡作为豫州大郡,又是豫州几大士族豪门共同的驻所,无论是谁掌管此地,都对百姓没有半点骚扰。
司马府,在河内司马氏从刘赫朝廷的治下逃离之后,暂时居住的地方。
当初司马防因刘赫大肆屠戮心怀异心的士族门阀,让其心惊胆战,再加上被抄家的诸多家族中,不乏与司马氏私交甚密,乃至有姻亲关系的,在起事之前,不少家族也曾经给司马防来信,邀请一同参与。
虽然都被司马防回绝了,可他总归心存忧虑,因此不敢辞去了官职,准备归隐,一路来到了颍川,虽说颍川郡长时间为张勇驻军之地,但是东可去徐州,南可下荆州,一片坦途,总算是有了退路,才让司马家安下心来。
在曹操重夺豫州之后,司马防称病不出,拒绝了曹操的征辟,包括已经成年的司马朗,即将成年的司马懿、司马孚等人,也都没有在刘协为帝的这个朝廷中担任职位,全族安安静静,在颍川过着耕读的生活。
可是,就是这样看起来让外人艳羡不已的家族,这几日来,家主司马防,却是坐立不安。
“父亲。”
司马朗带着一众弟弟们,从书房中一路来到大堂,齐声向司马防问安。
司马防抬眼看了看他们:“书都读完了?”
长兄司马朗上前一步,拱手回道:“回禀父亲,今日孩儿带弟弟们读《公羊春秋》,如今第三卷《庄公》业已读毕,请父亲考校。”
司马防扫视了这几个孩子一圈,摆了摆手,没有要出题考考他们的意思。
司马懿见到父亲眉眼之间,充满了愁绪,不由得上前道:“父亲所忧虑之事,孩儿以为大可不必。”
“哦?”司马防带着几分惊奇地看着他:“你怎知为父所虑何事?”
司马懿恭谨道:“自曹操、刘备、孙坚联军,攻打虎牢关之日起,父亲便是闷闷不乐,寝食不安,孩儿冒昧猜度,父亲必是为此战胜负而惆怅。”
司马防顿时露出了几分欣慰,但转瞬间,又再次堆上了愁容。
“唉……”他轻轻叹息一声。
“既然你们问起,那为父也不妨与你等探讨一番。”
说完,他指了指身边两侧的座位,示意众人落座,在司马朗的带领下,总共八个兄弟,依照长有次序,分别坐下。
司马防随即开口:“为父辞去官职,离开洛阳,从河内举家迁移到此地,一来是要避开当今天子对我士族门阀之刀锋,二来也想借机观看天下局势走向。”
“曹操也算一时雄主,如今与朝廷激战于虎牢关,胜负之数实在难料。我本有心投之,又恐其非陛下敌手,一旦战败身死,难免牵连全族。若要重归朝廷之中,却又担心陛下难以见容。”
司马朗首先说道:“父亲何不等战事分明之后,再做计议?”
司马孚抢先一步反驳了起来:“大哥此言差矣。曹操数月前刚刚征辟过父亲和大哥你,彼时既然回绝,若曹操得胜归来,手握乾坤,那时我司马一族前往投靠,岂不沦为笑柄?”
司马朗对此,倒也不以为忤,反而面带赞许之色:“嗯,三弟言之有理,愚兄受教了。”
司马防脸上凝重之色愈发深沉起来:“唉,为父担忧之处,也正在于此。我司马氏本就不是豫州和荆州士族,诸如阳翟郭氏,颍川程氏等诸多曹操麾下的大族而言,我等终究势弱,倘使能在危难之际,雪中送炭,尚能博得几分地位与名声,只是如此一来,便将全族绑在了曹操战车之上,稍有不慎,便是灭族之祸,实在难以取舍啊。”
司马懿挺直胸膛,说道:“孩儿以为,此事最容易办不过了。”
“哦?仲达有何高见,不妨说来参详一二。”司马防满脸期待。自己这八个儿子,个个都是聪慧无比,哪怕是尚且年幼的司马通、司马敏,也表现出了非凡的才智,可在这些人中,这个二儿子司马懿,又是最为出众的,自己对他一直抱有极高的期望。
司马懿说道:“孩儿如此说,是因为孩儿以为,父亲既无法回洛阳朝廷,也不能去投曹操。”
司马防却是诧异了:“这是为何?不回洛阳,倒是在情理之中,为何曹操也不能投效?”
司马懿面色恭谨:“曹操此人,礼贤下士,行事果决,又有霹雳手段,虽也不失为明主,但孩儿算定,此人绝非陛下敌手,即便虎牢关一战不至全军覆没,早晚也必为陛下所虏。”
“嘶……二哥,你好大的口气啊。”三弟司马孚,一脸震惊:“当今陛下自狼调起兵以来,几乎未尝一败,只有在曹操手中,曾有过几次败绩,甚至于一度让陛下本人都险些遭难。你如何就敢断定他必败无疑?”
“孚儿,且让你二哥说完。”司马防带着威严的话语,让司马孚立刻闭口不言。
“多谢父亲。”司马懿拱手谢过之后,便继续说了下去。
“三弟说得也并非有错,曹操此人,确为当世枭雄,若是在大乱之时,此人实在是陛下的大敌,彼此争锋,鹿死谁手,实未可知。然而如今天下局势,却是不同。”
“如何不同?”司马防追问着。
“其一,曹操最初与陛下决裂之时,陛下已然掌控了并、冀、司、幽四州之地,如今更是将凉、兖二州掌控于手中,此六州之地,承平多年,农桑兴盛,百姓安居,其人口户数,占大汉十有其七,国力强盛,比之昔日桓灵二帝坐拥天下十三州之时,只怕都还有过之。曹操以区区一二州之力,便是张良复生,韩信再世,也难以力挽狂澜。”
“其二,如今虽明面上,是曹操、刘备、孙坚三方联军,再加上一个益州刘焉,也是蠢蠢欲动,然而,无论是陛下也好,天下人也罢,都认定曹操才是陛下的头号心腹大患。在这三方联军之中,也隐隐有以曹操为首之势。”
司马朗点了点头:“二弟这一点说的不错。曹操无论实力、兵马,都在孙、刘之上,毕竟单凭豫州之富庶,就不下于青徐二州之总和了,何况还有一个人口四百余万的荆州,虽然曹操只占据荆南,可实力也绝对在其余诸侯之上。以他为首,也是理所当然。”
“问题就在这里了。”司马懿说道:“所谓联军,不过是乌合之众。孙、刘二人,与曹操并非一心,岂会真正与他齐心合力,讨伐朝廷?虎牢关一战,必定是曹操出力最多,也就难免为陛下所针对。以陛下的神勇,朝廷大军之强横,三方勠力同心,尚且没有十成胜算,朝廷主攻曹操一方,曹操焉有不败之理?”
“这……”司马防一时间陷入沉思。
司马懿继续说下去:“孙坚攻打函谷关,刘备坐山观虎斗,或许都会有所斩获,唯独曹操,强攻也好,偷袭也罢,绝不会有半点机会。朝廷大军,至少八成心力,都在防备他,有关、程、张、朱、高等将领之用,二荀、崔、徐等人之谋,可谓是无懈可击,如此情势之下,曹操战败,不过迟早而已。”
“一旦虎牢败亡,便是兵败如山倒,数十万曹军,当弃甲卷旗而退,那时朝廷大军趁胜追击不说,孙、刘两家,也绝对会调转枪头,转而瓜分曹操所占之城池。不出几日,看似强横的曹操,便会消失殆尽。”
他这一番话,让司马防等人,都为之感到震惊不已。
司马防上下打量了自己这个儿子一番:“那依你之见,我司马一族,莫非要投益州?”
闻言,司马懿却是不顾父亲和长兄面前,便直接嗤笑了起来,满脸不屑之色。
“刘焉老贼,此刻都不知是否还有喘气之力,其子刘璋,连守家之犬,也未必称职,我司马氏何等英雄,岂能明珠暗投?”
司马防震惊之后,又十分欢喜起来:“说得好,说得好啊。那刘备、孙坚二人,你以为如何?”
司马懿不假思索道:“此二人都是当世英雄,在大乱之时,都有称雄于世之资本,如今虽然刘赫独霸一方,然也并非绝无机会。我司马氏若能辅佐其中一方成就不世之功,才是真正青史留名,家族万代的良机。”
“嗯……”司马防微微颔首:“刘备向有仁义之名,田丰、审配、陈登等人,投其麾下之后,多得重用,且言听计从,短短几年,几乎兵不血刃,夺取青徐之地,实在是有旁人所不能及之智。”
“至于江东孙氏,历来十分倚重地方豪族,我司马氏文武兼备,实力雄厚,若是前往投效,也必能在江东有一席之地。只是这二者之间,不知如何抉择?”
司马懿竖起了一根手指:“此事同样简单,一言以蔽之,但看我等有何进阶之资了。”
“哦?我司马氏有何资本?”
司马懿指了指南方:“荆州一地,当初是如何落入曹操手中的?”
只这一句话,便让司马防似乎恍然大悟,拍着大腿,大笑不止。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第一神貓-第一千五十二章 雙劉之戰分享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没过多久,马厩之中,来了一位传旨的宦官。
看着圣旨上写着,对自己赏赐金二百斤,绢帛五十匹,赵昌有些不明所以,刚巧见到张勇前来牵马,便急忙上前请教。
张勇看了圣旨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不必慌张,这可不是什么断头饭。黑王虽老,可论及勇猛,纵是黑熊也难敌他这幅钢牙,和一对钢爪,偏偏被一匹马给难住了,此马之烈,之勇,还需要我来多说么?放心,不单是你,连同莫达、赵魁等一众御马监的人,个个都有赏赐。”
得了他这句话,赵昌如释重负,郑重其事道:“我这就去,亲自给那匹马上药治伤,保证在三天之后,还陛下一匹生龙活虎,能斗猛兽的战马。”
“呵呵,那就好,你小子的本事,我自然是信得过的。来,把我的赤兔牵来……”
虎牢关东北侧,大约三十里处。
这一带地势平坦,一望无际,张飞统帅五万兵马,在此地安营扎寨。
而他的营寨再向北行进仅仅十里,便是汹涌的黄河了,若是继续朝东北方望去,相隔不远,还有一座军营,便是刘备亲自坐镇的大营。
同样的,张飞军营向东南方再行大约二十里,便是姜桓的军营了。
“三座军营,互为犄角,彼此间距,都不过是步卒两个时辰的行程,何况这一片坦途之上,其余军营稍有动静,但要燃起狼烟,即刻便可望见,彼此驰援,十分迅捷。且刘备可以防备朝廷从并州调集援军渡河而来,姜桓也可防备兖州兵马,以及戒备曹操大军忽然翻脸,可谓面面俱到。”
张勇指着前方的军营,直接点评了起来。
刘赫微微点头:“嗯,这姜桓颇能用兵,虽未必及得上四弟与伯平,却也是当世罕有的将才,此战务必谨慎,不可大意。”
关羽丹凤眼半闭:“小弟观之,不过三座土寨,围着几万蝼蚁,何足道哉?”
他本想请命,自己率军突杀进去,凭借自己紫金龙骑的神勇,再加上三千马槊军,关羽有十成把握,挑了张飞的这座营寨。
只是他看着跃跃欲试的黑王,便将到了嘴边的这句话,硬生生又咽了回去。这份功劳,换做谁来,关羽都敢跟他抢,唯独是黑王,他却是张不开这个嘴了。
大军缓缓前行,还没等开到军营门口时,便见一人,浑身黑盔黑甲,胯下黑马,手持一杆乌黑的丈八蛇矛,从军营之中策马而出。
张飞先是在马背上,对着刘赫恭恭敬敬稽首行礼,随后便大喝出声。
“呔……天子来我营中,莫非想要与俺老张厮杀不成?”
张飞那标志性的大嗓门,让人即便不用看清他的脸,就能马上辨识出他的身份。
刘赫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翼德既还认朕是当今天子,为何还要手持兵器,前来阻拦?难道要做不忠之臣?”
张飞抓着头,显得十分烦躁:“哎呀,当真麻烦。说实话,你这皇帝当得不错,俺老张本是不愿与你做对的,只是大哥说你听信奸臣谗言,妄杀忠良,俺信大哥的。可是俺老张也不愿意做不忠之人,陛下若是退去,俺老张绝不追击。”
刘赫有些玩味道:“那……朕若不退呢?”
此言一出,张飞原本纠结的神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陛下若是执意要来厮杀,俺老张受大哥嘱托,镇守此地,也绝不能拱手认输。大哥说了,我等今日起兵,非是造反,实是要进忠言而已,大不了事成之后,俺老张立时自裁,以洗清这不忠之名。”
说罢,他将丈八蛇矛向前一挑,陡然大喝道:“来吧,燕人张飞在此,谁来与我决一死战?”
刘赫身后的一应武将,无人应战,所有人都十分自觉。
在张飞有些错愕的眼神之中,刘赫一拍黑王,缓缓上前。
“咕噜……”张飞吞了吞口水:“陛下要亲自出战?”
刘赫将阳冥破逆斩对着张飞一阵虚斩:“翼德怕了?”
“嘿嘿……”张飞咧嘴大笑,兴奋之情,远远大过担忧和紧张。
“久闻天子乃善战之士,武艺之高,几不下于关、朱二猛将,俺老张总想着,你是皇帝,总不会有机会与你一战,不想今日却有这等良机,岂能错过?”
说罢,他一挥丈八蛇矛:“陛下小心了,俺老张是个粗人,可不会让你。”
“正合朕心。”刘赫笑了一声,挺身冲了出去。
“哒……看矛……”
张飞怒喝一声,丈八蛇矛急刺而来,刘赫一拍阳冥破逆斩,将其荡了开去。
“系统提示:张飞触发特技‘咆哮’,武力提升3点,同时,第一次咆哮,再次提升1点武力,因宿主早有防备,因此不受此特技影响。”
“张飞基础武力100点,兵器、铠甲、坐骑共提升3点,当前‘杀神’特技未触发,张飞综合武力107点。”
“宿主基础武力100点,兵王、甲王、兽王共提升6点。”
“宿主触发特技‘诡兵’,武力提升5点。”
“宿主触发特技‘神力’,武力提升5点,因张飞力量不如宿主,因此被降低2点武力。”
“宿主触发特技‘天命’,全属性提升2点。”
“受特技影响,宿主基础武力达到118点,张飞综合武力降为105点。”
被荡开的丈八蛇矛,裹挟着一股巨大的力道,几乎要从张飞手中脱离出去,让张飞心中大骇。
“想不到陛下竟然身负如此神力,俺老张还以为只是以讹传讹。”
张飞带着一丝欣喜地说着。
刘赫一把将他的长矛扣住,死死压制,任其难以动弹:“呵呵,翼德在青徐之地,或可称得上没有敌手,可在朕的面前,你却还差得远了。”
张飞一副欢欣鼓舞的模样:“嘿嘿,好,这可太好了,俺老张今日终于遇到真正的强者了,来吧。”
他双手一搓,丈八蛇矛极速转动起来,伴随着这转动的节奏,长矛顺着阳冥破逆斩,迅速朝刘赫握手的位置滑了过去。
“嗯?”刘赫不慌不忙,双手脱开兵器,同时快速向前几寸,重新将其握住。
不等他再次发起攻势,张飞却抢先了一步,他一把抓住长矛,止住了它的转动,随后猛然向前刺出。
“好手段。”刘赫低喝一声,用兵器向下一拍,便将这长矛拍打开去。
“哦吼……”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第一千五十二章 雙劉之戰看書
此战之中,黑王显得最是兴奋,他不断挥舞前爪,去攻击张飞那匹王追战马,纵然此马也是世间良驹,身形矫健灵活,却也难免留下了两道抓痕。
就在这长矛被拍下来之时,黑王一声低吼,张嘴便咬住了丈八蛇矛的尾端。
“吼……”伴随着这低沉的兽吼声,张飞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道在与自己争夺兵器,这让他有些狂怒起来。
“你这杂毛畜生,也敢逞凶,滚开!”
张飞抬起一脚,想要朝黑王踢去。
刘赫也同时一脚踢了过来,将张飞的脚给踹了回去:“黑王乃我手足,再敢胡言,定取你性命。”
“系统提示:张飞再次触发‘咆哮’,武力提升1点,综合武力变为106点。”
即便他武力再次提升,也根本不在刘赫的眼中。
方才那一脚,踢得张飞小腿一阵剧痛,也正因如此,使他的攻势,也随之产生了片刻的停滞。
就是这须臾之间,刘赫一击拍了出去,直接用阳冥破逆斩的侧面,把张飞从马背上拍倒了下去。
“翼德,你败了。”
张飞满脸不甘:“唉,可恨,都怪这头畜……”
“生”字还没说出口,他看到刘赫充满怒意的眼神,撇了撇嘴,便不再多说了。
“攻进去,踏平军营。”刘赫长臂一指,关羽、张勇、赵云等人,立刻呼啸而来。
“不行……俺老张还能战……”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张飞挣扎着还想站起来,却始终难以抵抗,被几名士兵将他捆了起来。
就在刘赫大军即将要把这座军营夷为平地之时,远处忽然传来了接连不断的号角声。
刘赫扭头看去,嘴角微微上扬:“姜桓,刘备,终于来了……”
东南方和东北方,数里之外,都是尘土飞扬,一看便知有至少数万兵马,正在疾驰而来。
看到援军将至,营中的那些张飞麾下将士,也顿时重振士气,一队队士兵跑到寨门之处,拼死抵抗着关羽等人的进攻。
这营寨自然是出自姜桓的手笔,布置得攻防兼备,在士兵们的奋力抵抗下,关羽等人一时之间,却也难以顺利攻杀进去。
而远处的那两支援军,却是越来越近,没过多久,其姜桓和刘备的身形,就已出现在了刘赫的视线之中。

e9ecm精华都市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第一神貓-第一千四十五章 再次交鋒分享-b16n1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穿行在诸多仓库之间的羊肠小道,周瑜等人虽然已经使劲了浑身的力气狂奔,可终究没有大火蔓延的速度要快,更何况一波波火箭,还在不断射向各处,点燃其余的仓库。
等到孙坚一行人好不容易逃出了一片仓库所在的范围后,随行者已经只剩下了不足百人,即便是孙坚等人,也个个都是灰头土脸,十分狼狈。
“主公,有水!”韩当惊呼一声,孙坚也随即看到了一排水缸,沿着围墙摆放,里面的水满得几乎要溢出来。
重生之全能巨星
而在这面围墙上,赫然有着一扇刚刚一人高的小门。
孙坚忙喊道:“快淋上水,砸开门,冲出去。”
韩当等人连忙带着仅存的亲兵,跑到了水缸边。
孙坚直接扒下铠甲,往水里一摁,便迅速拿了出来,继续裹上,同时对周瑜问道:“公瑾莫非掐指会算不成?不然如何得知后门便在此处?”
即便面临如此局势,周瑜依旧从容而自信:“主公谬赞了,小侄不过是个凡人,焉有如此本领?只是方才看到,周围虽然多有仓库之间的路径,却唯有那一条小路上的足迹明显更新,且其中多有水渍残留,再加上敌军士兵身上个个湿透,因此便断定,敌军必然在此地存有水源。”
“而仓库重地,必定散布诸多水缸,可偏偏我等进来之后,不曾见到一处,因此小侄这才认定,他们将所有水缸,集中到了一处,此地伏兵必然是从后门进来之后,便马上将浑身淋湿,再来放火伏击我军,由此推断出后门也在此地。”
“好,好啊,公瑾贤侄真乃无双国士也,孙某能够……”
“嗖……”一支利箭射来,打断了二人的谈话,紧跟着,一阵阵嘈杂的脚步声也随之而来。
“逆贼就在此处,速速跟上,断不可令其逃脱。”
珈蓝之夜
一名汉军将领,带着一队士兵迅速跑了过来,而在其他方向,也纷纷有汉军的身影出现。
“主公快走,末将等来挡住他们。”黄盖将孙坚护在了身后,双手握住一杆月牙戟,看着冲过来的汉军。
韩当、丁奉、祖茂等人,正要率军上前厮杀时,周瑜却忽然一拍双手:“有了!”
孙坚面露喜色:“公瑾可是有了主意?”
周瑜快速说道:“请主公速速命令所有将士,从小门退出,随后将此门从外面封死。”
虽然孙坚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听从了这一建议。
他冲着诸将招呼一声,随后带着周瑜和鲁肃,最先打开后门跑了出去,而韩当和黄盖,则在门边殿后,暂时抵挡汉军的攻势。
“放箭。”汉军一波波弩箭射来,诛杀着所剩无几的江东士卒。
不过江东兵马终究人少,哪怕这扇小门每次仅能容纳一人通过,可有了孙坚的号令和指挥之下,还是很快便全部都跑了出去,即便汉军将士想上前阻挠,却无一人上韩当与黄盖的敌手,纷纷被斩杀之后,用他们的尸体来抵挡汉军的弓弩。
“可恼,贼子安敢如此?”
一名汉军将领见到自己麾下的士兵,被自己的弓箭射得刺猬一般,登时气得睚眦欲裂。
“给我冲出去,生擒孙坚,其余贼将,乱刀砍死!”
他一边呼喝着,一边冲上前去,一脚狠狠踹到了那看似不堪一击的木门之上。
奪 舍
本性难移 倪匡
原本在他的预想之中,这样的小门,根本不可能经受住他盛怒下的一脚,自然便会轰然倒地。
然而事情就是这样,你越觉得他应该如此,他却往往要朝着你相反的方向去发展。
豪门独爱:腹黑冷少萌萌妻 布丁晴
那木门只是发出了“咚”一声响,以及一阵颤动后,便再无任何反应。
“嗯?”这将领大怒之下,正要抬脚再次踹去,却忽听得身后另一名将领惊呼了一声:“不好!”
随后,他便觉得有一人从背后,将他狠狠推了开去,让他踉踉跄跄几步之后,便摔倒在地。
“哪个混……”
他这一声骂还没出口,就见到几十只火箭从围墙外面射了进来,其中两只,便正好落到了那将领先前站的地方。
“好家伙,那几名战死的同袍身上,正有火折子,必定是他们撕下衣角裹住箭头,来还击我等,大家速速退后,隔着这围墙,叛军的弓箭要先向上射过墙头,必定难以远射。”
一名武将带着数百名汉军,大步后撤,果不其然,第二波火箭射来时,近的只刚刚飞过围墙便落下来,远的也不过三四十步而已。
先前踹门的那将领气得直跳脚:“哇呀呀,气煞我也,分明是我军用火攻对付他们,如今却被他们火攻反击了咱们,这传出去,不把咱们的老脸丢尽了?不管了,今日某家拼得一死,也要冲出去跟他们同归于尽。”
他一提手中大刀便冲了过去,方才推他的那将领急忙拉住:“老牛,不要鲁莽,小心敌军埋伏。”
“埋伏他祖宗!”那老牛一把甩开了他:“若不能拦住他们,抓住孙坚,咱们都得军法从事,左右都是以死,不如豁出去了。”
说罢,他大踏步跨出,直接跳上了水缸,很轻易便在那窄窄的水缸边缘上稳住身形,紧跟着双手举过头顶,抓住围墙,便轻松翻了上去。
“贼子受……哇呀,老贼休跑……”
老牛怒喝一声,迅速跳了下去,他这一声呼喊,惹得里面其余汉军将士心头一惊。
“孙坚跑了?该死,快追。”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那武将直接踹开小门冲出去,果然见到一个人影正好从右侧百余步外的一个拐角处消失,而老牛正在快步追赶。
“好家伙,来这招金蝉脱壳,这函谷关内的地形,哼哼,咱们弟兄闭着眼都能摸个门儿清,大家分头追。让他们逃走了,大家都知道自己会是何等下场。”
那武将一提起此事,所有汉军士兵都不由得浑身发颤。原本必胜之局,若让敌军主将带着许多大将一同逃脱,那没有别的,自己这一方,主将斩首,其余将士个个鞭笞四十到八十不等,军中那鞭子,根本不是人受的,莫说四十鞭子,即便是十鞭子,也足以让人生不如死。
天才儿子笨妈眯 呆呆小猫
在被这种恐惧支配之下,这数百名将士,在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就分成了三支小队,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跑去,这三条路,无一例外,都是可以快速通往城关的。
那老牛一路追着几个他亲眼见到拐入街角的人影,想着自己几名手下之前的惨状,心中恨意滔天。
若是两军对垒时,本事不济被杀,老牛倒不至于如此愤怒,可是眼见大胜在即,这几人却死于敌人卑劣的阴谋,却让这位嫉恶如仇到有些蛮不讲理的将领,愈发得愤恨不平起来。
他很快也追到了那拐角之处,握着兵器的右手,不由得又抓紧了几分。
就在转身之际,他暴喝一声:“贼子,还我……”
这声音戛然而止,老牛那原本一往无前的身形,也骤然停下了脚步。
原因很简单,在他眼前只有二十步左右的距离处,韩当弯弓搭箭,站定身形,分明是早已等候在此。
“你……”这便是老牛这辈子留下的最后一个字,一支利箭穿透了他的喉咙,身形轰然倒地。
而另一名武将,带着一队士兵,紧赶慢赶,绕过了几条街巷之后,便在一条大街上,见到了黄盖和十几个江东士兵的踪迹,这让他们大喜过望。
“贼军在此,大家上。”
汉军足有近二百人,甲胄兵器,样样都在江东之上,面对敌军这区区十余人,这带队的屯长自然是觉得稳操胜券。
黄盖回头看着那些气势汹汹杀奔而来的汉军,只是露出了几分不屑的笑容,便带着身边十几名士兵,一头钻进了一条小巷之中。
很快的,之前那位牛将军面临的状况,便再一次出现在了这位将领身上。
在另外一处街角之中,孙坚亲手将一名汉军将领的首级割了下来,随后挥舞古锭刀,带着二十余人,将失去指挥以及军心受挫的百名汉军砍杀近半后,捂着被一名汉军士兵刺伤的左臂,兴冲冲地走了回来,对那还在流血的伤口,浑然不觉。
“哈哈,痛快,痛快得很呐。朝廷的兵马,实在上不同凡响,遭遇了埋伏,又失去了统帅,居然还能有如此战斗力,若是他们再多出三四十人,咱们今日怕还要折在此地。”
脸上有着一条刀疤的周泰,用那双满是老茧的手,给孙坚包扎着伤口,随后便直接跪在了孙坚面前。
“末将无能,未能保护主公,请主公责罚。”
孙坚却大笑着将他扶了起来:“幼平说的哪里话,由我亲自带队埋伏厮杀,此乃军令,如何怪得了你?若不是你方才为我挡了一刀,我这伤势只怕比现在严重数倍,对了,你背上的伤口如何?”
周泰抱拳道:“承蒙主公挂怀,末将粗鄙之人,皮糙肉厚,些许皮外伤,不足挂齿。”
孙坚看向周瑜:“公瑾妙计,无有不中啊。原以为,我军本剩下些许残兵,再次分兵,实乃下策,如今看来,实在是绝妙无比。”
周瑜拱手道:“主公过誉了。朝廷军中将领,多是从小卒历练而来,能够统帅数百人的将领,往往是身经百战的老将,其武艺、学识或许比之诸位将军远远不如,可作战经验与见识,未见得稍有逊色,因此他们必然会仰仗自己对此地地形熟识,而轻视我军,从而分兵试图快速找到我军,进而四面夹击。这轻敌之心,巷战之便,正可为我军所用。”
不要不要放开我 风弄
孙坚闻言,十分欢喜:“我有公瑾,胜过他十万精兵。”
“主公不可大意。”鲁肃忽然开口:“眼下我军虽是小胜,可若无意外的话,此次逃离火场的百余名亲兵,此刻伏击敌军之时,怕也是几乎死伤殆尽了。以属下之见,该当尽速赶回城关,与少将军和大军汇合,方可保无虞。”
孙坚也露出了凝重之色:“子敬言之有理,此事不可耽搁,理当速速重整大军,再次杀回,一来可破敌军,二来也能救得韩当、黄盖等诸位将军。”
就在这几人准备离去之时,街尾之处,却有一队汉军,忽然出现。
两个身影,骑着战马,缓缓来到两军阵前,周瑜看到其中一人之后,双目豁然睁得极大。
“是你?”
诸葛亮轻摇羽扇:“呵呵,这位想必就是周瑜,周公瑾了吧?久闻公之大名,今日在那危急之下,能够迅速找到生机,当机立断,见识之高,眼光之准,思维之捷,足见周郎名不虚传,亮佩服万分。”
周瑜有些惊讶:“你便是那位大皇子的结义兄弟,琅琊诸葛氏的诸葛孔明?”
“不错,区区不才,居然能入公瑾之耳,亮倍感荣幸。”
诸葛亮抱拳回应。
周瑜脸色一黑:“足下好深的算计,当初合肥城外,险些害死伯符的,也是足下吧?”
“正是在下,雕虫小技,不足挂齿,公瑾兄若有兴趣,今晚亮略备薄酒,你我畅谈古今如何?”
周瑜脸色先是一沉,随后有些傲然道:“你便如此自信,能够将我等悉数生擒?”
诸葛亮大笑两声:“世间何来绝对之事?何况是对公瑾这等无双高士,亮尚自年幼,见识浅薄,幸能与高士一斗,已是大慰平生,成败与否,单凭天意而已。”
说完,他羽扇一挥,身边的领兵武将,便带着身后士兵,迅速扑了过来。
“快走……”
孙坚拉扯了周瑜和鲁肃一把,正要向后逃离,却见到这条街巷的另一头,也出现了一队汉军,正一个个手持大刀,一同夹击过来。
“走这边。”韩当护着主公,准备从街巷中间的一个岔路口跑去,可同样的情景,也再次出现。
总共三个出口,都有数百名汉军士兵,朝他们杀奔而来,如此局势,堪称无解,这下孙坚如此雄杰,也露出了绝望之色。
“天要亡我孙坚啊……”
周瑜却抓着孙坚和鲁肃的手,一脸坚决:“主公莫慌,伯符少卿必至,此地狭小,我等依仗地势,只要坚守片刻,便能等到援军。”
韩当十分不解:“少将军根本不知我等状况,如何会来解救?”
高政老公强索欢
周瑜却十分肯定:“放心,他一定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