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92y1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蓬萊水仙 蓬萊靈海君-第三百五十五章 三尸歸位,三寶俱全讀書-wanbn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蓬莱水仙
在虚道人既惊且怒的目光注视下,似是从岁月中走出的祖师遗骸一步迈出,觑天帝殿中层层叠叠的大阵如无物,凭虚临空,立在了玉皇山巅,直面那遮天蔽日的血色霞云。
在这个过程中,虚道人面上的怒色渐渐退去,反倒像是想起了什么,变得惊疑不定起来。
“虚重,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虚道人深思时,一道身影从山后飞出,落在他身边,正是玄天宗上一代门人,虚道人的师伯,守拙老道。
而他口中所唤的虚重,正是虚道人道号,虚道人幼时抓周单抓了一个“虚”字,而入玄天宗后又排在“虚”字辈,故得此名。不过世人为显尊敬,只唤其人为虚道人。
“回师伯,”虚道人沉声道,“方才我正在静室入定,忽然心中有感,今日似有大事发生。结果抬眼便见赤霞起自南荒,祖师遗骸莫名而动,便是眼下这副情形了。”
“你为何不阻止?”守拙言语中隐现怒意,但还是强压着性子道,“身为掌门,值此大变之际竟然袖手旁观?”
“不是师侄不阻止,”虚道人苦笑一声,“早在异变发生第一时间,弟子就沟通了光阴刀,准备借神兵之力对敌。”
“所以呢?”守拙看着玉皇山高空凭虚而立的祖师遗骸,与正在涌来的赤色霞光,眼中满是担忧。
“光阴刀并未回应,刀内神祇如同陷入了沉睡之中。”虚道人先是回答了守拙疑问,接着又道,“见是如此,弟子却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是宗门典籍中记载的那件。”
“你是说!”守拙闻言脸色一变,连忙转回头来,“你确定?”
“毕竟眼下情形,和典籍中所载已经对上了八九分,就剩下最后一部分……”
未待虚道人话语说毕,高空的祖师遗骸便再度有了动作,吸引着虚道人和守拙老道目光转去。
在玄天宗众多门人的注视下,玄天宗开派祖师遗骸双手张开,不动不摇地对着漫天而来的血色长霞迎了上去。
起自南荒,跨越大半个大晋的血光在无数有心人的注视下,径自落在了遗骸之上,像是为其挂上了一件赤色的长披。
随着血光一阵变幻,漫天血色悉数落下,汇聚成一道鲜艳无比的血河,披在玄天宗祖师遗骸之上,与其人身上原本红衣难分彼此。
“莫非,那件事是真的?”
见此情景,虚道人和守拙道人异口同声地喃喃道,令玄天宗诸多后面赶来的长老和外景强者若有所思,似乎想起了同一件事。
“遍染河山一片红……莫非当真是本宗祖师要于今日归来?”
玄天宗众人私下的低语中,充满了期待与怀疑。
而在高空之上,随着血河一阵翻涌,玄天宗祖师的双目陡然睁开,身上四万八千个毛孔齐齐发力,将周围血河如长鲸吸水般尽数吞没下去,化作身中血管内澎湃的浪涛。
随着这道血海注入,玄天宗开派祖师,或者说余元体内蕴藏的一点生机陡然萌发,以高涨之势遍及全身,其内沉睡已久的那道意识也鲜活起来,转瞬之间就明悟了当前情形。
“已经到当前节点了吗?不亏我借光阴刀之力,自封真实界时光长河之外,自中古落幕一直沉睡至今。”
半推半就地当上玄天宗创派祖师的余元轻叹一声,旋即低头看向了下方山巅。
对着那群惊喜和担忧混杂的玄天宗门人微微点头,余元将视线挪到了天帝殿后殿,目光透过禁制、建筑,看到了天帝雕像下的那口波光粼粼长刀。
“若按本尊计划,怕是还得借光阴刀一用。眼下也可借此一窥,看看道德师伯和天帝究竟达成了默契没有。”
心思转定,余元探出右手,抓向下方天帝殿,口中轻喝一声:
“刀来!”
话音刚落,一口如岁月凝就的波光内敛的古拙长刀就出现在余元手中,被他严丝合缝地握住,并发出一声清越的嗡鸣刀吟。
中间的一段过程,仿佛被剪去了一样。
见高空之上祖师归来,只是轻喝一声门中传承神兵就出现在其人手中,虚道人和守拙等人对余元身份再无疑虑,恭敬下拜道:
“玄天宗后世弟子,恭迎祖师回归!”
动作不约而同,整齐划一,足见门风之森严。
神识探入手中长刀,余元却是眉毛轻挑,在其中感受到了一个同样古老沧桑、威严高渺,却绝不同于天帝之感的意识,对自己充满了友善,以及欢迎。
“天帝已从刀中离去了?这口绝世神兵竟然还能保留下来?所以果然是下定决心,学伏皇、昊天等彼岸者重头再来了?”
对于几位“天帝”相类的选择微微诧异一会,余元没有收刀入鞘,而是将光阴刀提在手里,对下方众人道:“尔等各归其位,吾去去便归。”
“尊祖师谕旨!”
在玄天宗众人恭送下,余元身合长刀,化作一道透明无形,唯有一点淡薄血色沉浮的刀光融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
灭运宇宙,太元天云海之中。
正在和姬飞晨论道的孟奇突然眉头一动,停下了话语。
“发生了何事?”
一身玄素二色长袍的姬飞晨见孟奇住嘴,不禁疑问道。
“突然想起一事,想问一下王师兄意见。”孟奇笑了一下,看向了不远处将金仙大战投影出来,供在场众人观赏的王珝。
“王师兄,过来一下!”孟奇先是招呼一声,见王珝走了过来,劈头盖脸地问道,“我万界通识符中接到消息,不久前真实界玄天宗发生异动,他们那坐化不知多少万年的开派祖师突然自寂灭中归来,这事王师兄可曾知晓?”
疯狂的人妖
作为后世之人,且没有旁观余元在中古时代中行动的孟奇,对于玄天宗祖师名为余元并不觉奇怪,也没有联想到其人和王珝化身之间的关系。
但由于修习了道一印的缘故,他还是下意识觉得其中有些违和,并且直接找到了王珝发问。
面对孟奇疑惑,伪装成本尊的灵海道君微微一笑,颇显玩味道:
“不可说,不可说。”
说完不待孟奇追问,便一甩袖子走了开来,留给孟奇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而在云海之下,正有一枚舍利、一道血河相继到来,飞入了云海之中的某个神秘地带,融入了一具躯壳之中。
“不说就算了,一副装神弄鬼的模样是给谁看?”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见王珝这副明显知道内情但就是不告诉你的样子,孟奇不由得吐槽了一句,悻悻地转回头去,却看见了姬飞晨走神的模样。
“老姬啊,你这是咋地了?”孟奇大大咧咧地问了一句,与其人如今形象颇为违和。
“只是感受了两道熟悉的气息,像是遇见了故人。”
姬飞晨回过神来,侧着身子看了一眼正在走远的王珝,随口回答道。
“哦,这里还有你熟人?”孟奇环视了一圈,“哪个?”
“不在场中,”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姬飞晨干脆利落道,“是我出身宇宙的两位故人,一位真传道君,一位散数大圣。”
“真传和散数?”
“不错,道君是异类得道,行走神道,后来与某位执掌天律的道尊有了干系,得了天主之封,神名陵阳。而大圣则是暗合仙道天命,以碧落道炁为本,有道尊之姿,与仙道教主交好,却不以真传自居。”
姬飞晨略略向着不知情的孟奇谈了几句,心中却满是疑惑。
“奇怪,王珝这厮好端端地把自家本尊和化身都拉过来干嘛?莫非有什么大动作?”
……
云海深处,一处玉台之上。
王珝来到这方最古宇宙前的肉身,经由混沌青莲子造化而出的天仙级真身正端坐其上,双目紧闭,没有半点气息。
就连法身之中的多元宇宙雏形,除了那些有生灵存在的天地之外,其他也已尽数陷入枯寂之中,像是要归于寂灭。
随着法海所化的清净舍利和余元化身的血河先后到来,这具肉身姿势一变,长身而起,立在玉台之上。
法海舍利滴溜溜一转,悬在了真身脑后,一道意识从中探出,正是王珝当初斩出法海化身时一并斩落的那一部分元神。
在这道意识主持下,余元所化血河不起波澜的融入了此身下丹田之中,代表着下尸归位。
很快,又有一道精纯无比的碧落道炁与一头玄鲸模样的神兽联袂而来,先后融入王珝膻中大穴与泥丸祖窍之中。
至此,王珝昔年修行三尸道法所斩的三尸神尽数归位,同时也代表着其人精气神三宝完满无缺。
泥丸宫为督脉印堂之处,乃元神所居,以陵阳这王珝神道化身入主其中,象征“神”之一面。
膻中穴为中丹田,乃宗气之所聚,由玉音这仙道化身,证了碧落果位的炼气最高成就之人入驻,最是合适不过。
而任脉关元穴,脐下三寸之处,为藏精之所,又名下丹田,正该余元这修行血河真水,对生机造化别有研究的下尸神坐镇其中,演绎属于王珝自身的三元大道。
三尊三尸神化身归位,法海舍利中所斩的元神也已回归,此时这具肉身中除了不见王珝本尊元神真灵外,便和一位传说之路走到尽头的至强天仙别无二处。
就连体内的多元宇宙雏形,也在诸多化身回归所带的力量冲击下,渐渐复苏过来,有向着真实多元宇宙晋升的势头。
“快了,”由部分元神所操纵的真身看了一眼太元天外,“石轩已然合道,寂灭已死,阿难、祖龙马上就要步其后尘。待到三位道祖陨落后,便是玉景道人超脱离开,五行道祖一步证造化。”
真身眼神淡漠,似乎在俯视本方宇宙的时光长河,排除那些不合心意的发展可能,选定自家心仪的未来。
“正所谓你方唱罢我登场,等到孔极或者说孔宣成就造化之主后,我便可着手自证传说了。”
清净琉璃天之中,王珝面上含笑,与琉璃佛主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m90nj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蓬萊水仙-第三百五十一章 紫雲道君,寶光如來讀書-3nguo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蓬莱水仙
玉皇山顶,天庭遗迹之中。
余元采撷周遭虚空物质,以道力在腰间凝成一口刀鞘,将光阴刀收入其中,看着面前虚空,语气淡然道:
“魔师虽然恶行不少,但也算是气运之子、一代枭雄,只可惜在‘天意’之下,也无力反抗。”
在他身前,零零碎碎地散落着几件事物,皆是韩广残留。
不过这些事物在岁月冲刷下大多已然腐朽成泥灰,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件还有些许本质残留,虽然品级下跌,但若花费时光用心温养,说不得还有恢复旧观的那一天。
对于余元话语,他腰间的光阴刀毫无反应,似乎不屑一顾。
余元默然片刻,挥手将那些战利品收起,而后便在朱红色大门之下盘坐,等待着下一位客人的到来。
在他身外,淡淡光阴波动,于周围数丈间构建出了一方奇妙的领域,内外宙光流速不同,几有烂柯之效。
处于这种奇妙的环境下,余元道行正以一个坚定不移的速度缓缓上涨,并将许多有关宙光和命运的道理向着本尊传递过去。
但他现在处于过去历史之中,而王珝本尊则在当前节点的一方最古宇宙之内,这些感悟何时能教本尊知晓,还是难以预测的一件事。
“虽然这些大道领悟对本尊突破传说无用,但在运转造化,凝练虚幻大道时,却能派上不小的用场。”
余元低头看了一眼腰间的光阴刀,神色莫名,半晌才轻叹一句:“天意自古高难问啊……”
而在玉皇山下的险峻山路末端,一位身材瘦削,面容枯槁的僧人正向着玉皇山一步步走来,脚步坚定不移却又显得沉重迟缓无比,如负重担。
……
灭运宇宙,太元天中。
对于余元在中古时代到底经历了什么毫不知情的王珝正安座混沌莲花之上,闭目感悟着自身功行进度。
殿下也疯狂之别惹极道公主 安夏汐、
随着孟奇等人回到中古,万界通识符暂且断了联系后,本方宇宙就像发生了某种不知名的变化,时光流速进一步紊乱,上一刻真实界一瞬过去,灭运宇宙内部可能就是十年数十年光阴转过,而下一刻,两界间宙光又有可能同步。
有鉴于此,王珝特地在万界通识符内发布了一个公告,宣布暂时停止运营,一切等孟奇从中古回来之后再说。
当然,万界通识符中停止运作的只是不同宇宙、宙光碎片间的往来交流,若如蓬莱派这种自己架构局域网的特例,则是不受影响。
蒲公英飘不到天堂
毕竟以王珝一人之力,想要维持数个宇宙间的无碍通讯,还是有些困难,更别提这些宇宙中不少宇宙本质极高,不然也不会被王珝特意关注,在其中逗留。
但现在,却是苦了他了。
对于灭运宇宙为何宙光变迁如此奇诡的原因,王珝也曾试着探寻背后隐秘,不过却是毫无所得,但他偶有所感,此间改变,恐怕与道德天尊脱不开干系。
“莫非是道德师伯为我创造了机会,示意我在此时自证传说?”
王珝曾有类似猜测,但他又无法找到切实的证据,毕竟当世第一位自证传说者干系重大,其人气机牵引之下,会有诸天大能自沉睡中回归。
此间因果,除了身怀道一印的孟奇之外,谁来都没个好下场!他王珝自然也不行。
“也有可能是道德师伯另有安排。”
王珝心中暗道一句,最终还是没有做出改变,只是按照自家计划来走,坚定不移。
念及此处,王珝意念一动,超拔了灭运宇宙的宙光之上,看到了不久后的未来,再度梳理了一遍自身计划。
而后便回归本体,静静等待着那个时间点的到来。
……
大罗界域,常乐大世界。
大千世界地膜之外,虚空扭曲成漩,三道身影从中迈步而出,正是禹余天中的三位道君,灵海道君、神霄道君和天玄道君。
石轩和玉婆婆并肩而行,不时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一旁的灵海道人,引得玉婆婆面上满是笑意。
许是这番举动实在太过频繁,终于,灵海道人抬头看向石轩,笑呵呵道:“怎么,石小子,有什么事想对我说吗?”
石轩连忙摇头道:“只是一时半会还是没想到,灵海师叔您竟然就是真阳祖师。”
从他言语中称呼来看,还是没能把灵海道人和真阳子当成一个人。
在不久前的混乱洪荒道君大战当中,本不曾受到五行宗水火道君朱宏图邀请的灵海道人却在关键时刻莫名到来,与玉婆婆合力给了寂灭道祖门下道空道君一个不大不小的教训。
而在事后与朱宏图相见时,其人一席话语,方叫石轩明了了灵海道人的真实身份。
禹余天太古修士蓬莱祖师真阳子、五行宗绮思道祖真传弟子龙虎道人、河图道祖入室弟子洛川洛道君,这些个身份,无论哪一个都叫石轩大开眼界,没想到自家这位师伯,竟有如此煊赫名声。
也难怪灵海道人成就道君分明在石轩之后,但石轩彼时所收到的本心誓言反馈却不如意料之中那么多,让他当时便有怀疑,灵海道人是否也非禹余天本土人士。
如今心中疑惑解开,发现果然如此。
灵海道人闻言抚了抚头上木冠,摇头道:“你怕是没想到我会转世重来,拜入自家开创的门派,认一众后世门人为师长罢?”
石轩连道不敢,但灵海道人和玉婆婆哪个不是活成精的老怪物,自然一眼就看出了石轩这个萌新道君脸上的错愕。
天降宝宝:妈咪束手就擒
灵海道人只得把那个用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谎言再度拿出来说一遍:
“当年禹余天大变,就连神霄师姐这等外出的道君级数的存在后来都遭了劫数,更何况我彼时不过一小小天君。是以我在托庇于太元天中那位门下后,不得已兵解转世了好几次,并于二十多万年前成就道君和神霄师姐相认。
“至于后来我为何再次转世,拜入蓬莱派中,却是其他缘故了,不好告于其他人知晓。”
木葉 村
玉婆婆乐呵呵接过话题道:“说实话,我原以为真阳师弟你不过是一道分神转世,拜入蓬莱派中,谁知你却是抛弃了道君道果,毅然决然地重头再来,确实让我大受触动。”
贪财儿子敛涩娘亲 林夕羽佳
是以玉婆婆后来才做出了相同的决定,抛弃前生道果,重头修行。
“不过我好歹是为了更进一步,谋求先天毁灭大道。而真阳师弟你却为何抛弃了命运大道,又走回水之大道的老路上来?”
最开始,玉神霄只是以为灵海道人之身不过是洛川那一世的分神转世罢了,意在为自家增添一尊道君级数的化身。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毕竟虚空宇宙中类似事件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就比如某位跟脚神秘,元神寄托后天梦之大道的半步金仙。
但谁知当她某次意图让洛川出手,教训一下某人的时候,才知道洛川已然抛却前生道果,彻底转世修行,正是眼前的灵海道人。
算死命
也正因如此,玉婆婆转世的时候才没有让在其他世界游历的灵海道人前来看护,而是选择了彼时度过前两次天劫不久的石轩。
当然,其中也不乏对石轩进行提点的心思。
不过对于灵海道人与真阳子那一世选择相同,又寄托了水之大道的行为,玉婆婆还是无法理解。
老夫终于等到了灵气复苏
“莫非你在图谋某种由水升华而来的先天大道,而命运之道在其中起到关键作用?可无论是五行、太极还是混沌,都已经被人合了,而阴阳又……更不用提你某一世的师父、五行宗的绮思道祖合道也不过二十余万年,还不曾修至金仙第二步,后天水之大道也没有空出来,你连合道这一步都进行不下去。”
说到阴阳大道时,玉婆婆看了一眼石轩,意思不言自明。
而石轩则是悄悄竖起了耳朵,很是关注灵海道人的回答。
面对玉婆婆的质疑,灵海道人洒然一笑,指着前方道:“我等在此盘桓也有一阵了,这里终究是他人家门口,我们还是进去再说罢。”
见灵海道人避重就轻,打起了太极,玉婆婆无奈摇头,和石轩说了一句,便踏入了常乐大世界地膜之中。
在他们身侧,还有几十位半步金仙或乘銮驾,气派非常地进入大千世界,或骑黄龙、仙鹤等,悠闲自在地飞临,目标皆是相同。
常乐大世界中的仙云门,乃是大罗界域中一位紫云道君所在的道统,其人一贯喜欢招摇,如今自觉合道契机到来,直接干脆无比地宣布要举办预备合道大典,请虚空万界众多道君、天君前来观礼。
届时若是成功合道,成为金仙道祖,便可直接举办合道大典,紫云道君的举动,也会传为一个美谈。
而要是一个不慎,其人就此身陨,那外人的毁誉之言,也就与紫云道君无关了。
因此,才有石轩和玉婆婆这一遭。
而灵海道人之所以前来,却是为了另一位道君。
大汉昭烈帝
“本尊于宙光之上看得分明,那紫云道君合道失败身陨之后,其好友未来宝光佛祖却是勘破了那一遭,成功合道,并斩出善尸化身无量寿佛。
“无量寿佛,嘿,就连这位宝光如来的成道大愿,也是阿弥陀佛四十八大愿中九愿,若说其中一切皆是巧合,我是万万不信的。”
灵海道人面上含笑,离别了玉婆婆和石轩二人,自去与几位交好道君互相寒暄,暗地里却在不着痕迹地打量一位身穿赤红夹杂袈裟,清瘦庄严,耳垂齐肩,脸含微笑,令人如沐春风的未来佛祖。
其人对灵海道人目光有感,微微扭头,见是自己有所耳闻的蓬莱派灵海道君,于是双手合十,低诵了一声佛号:“南无琉璃光王如来。”算是打过招呼。
灵海道人轻轻颔首,以作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