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陽壽已欠費》-第五百二十九章 冠冕堂皇相伴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这是怎么搞的?这是什么意思?
李闻从水缸中爬出来,气急败坏的向女人说道。
女人幽幽的说:“什么意思,你现在还不清楚吗?干柴烈火,郎情妾意,两个寂寞的人遇到之后,电闪雷鸣,天雷勾地火,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李闻悲愤的说道:“我的人品就这么差吗?”
现在李闻已经完全沉浸在这个世界当中了。
他发现以前自己对色的理解太肤浅了。
色,不仅仅包含美色,还包含了爱情。这两样东西,本就是密不可分的。
女人对李闻说道:“你的人品很好,就因为你人品好,所以做这些突破禁忌的事情,才格外的激动。”
“你现在想想,刚才你躲在水缸里的时候,是不是最开心最刺激的时候?”
李闻愣了一下,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感觉,不得不点了点头。
女人抿嘴一笑,对李闻说道:“这就对了。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你现在体会到终极快乐了吧?”
李闻看着一脸端庄的女人,再听听从她嘴里说出来的不堪入耳的话,还真的……挺快乐的。
还好,李闻是一个有理智,有思想,有抱负的人。
他强迫自己从温柔乡出来了。
李闻又回到了主客厅,一颗砰砰乱跳的心逐渐安定下来。
李闻思索了一番之后,又到了财字门。
结果刚刚进去,就觉得寒风呼啸,冰冷刺骨。
李闻有点懵逼:这算是什么酒色财气?
他转身想要离开,结果发现,大门被关上了,门上面贴了一张条:成为首富方可离开。
李闻:“……呦呵,这还有任务要求?”
不过李闻推了推们,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也就是说,如果你确实很想离开的话,也能强行离开。
只不过那样的话,会有一种不完美的感觉。
李闻想了想,还是退回来了。
他看见自己身上破衣烂衫的,手里面还拿着一只缺了口的碗。
看样子,这一次的角色是乞丐。
李闻正在盯着这只碗发呆,忽然有人走过来,对李闻说道:“求你救命。”
李闻:“啥?”
那人跪倒在地,一脸诚恳地说道:“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李闻说道:“我家九代都是乞丐,我能救你什么?”
李闻说了之后,又愣了一下,心想:我怎么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乞丐还能娶媳妇?一连九代都要犯?还都能要得到?这是什么道理?
那人说:“没错,我要找的就是你。九代神丐。”
李闻干咳了一声:“你找我干什么?”
男人说道:“我听说,你手中的这只碗,使用天材地宝做成的。只要放进去清水,再倒出来就是灵丹妙药。可以治百病。”
李闻哦了一声,说道:“那我有一个问题。如果我面前有两个病人,一个是糖尿病患者,一个是低血糖患者。”
“我这药他们一人喝一半,能把谁治好?”
那男人愣住了。
然后男人砰的一声,消失了。
李闻:“……出BUG了?”
李闻正在惊讶的时候,旁边又走过来一个女人,指着李闻说道:“是你?”
李闻纳闷的看着她:“你认识我?”
那女人说道:“我当然认识你,半年前,你曾经用一碗清水,救活了一个死人。你就是有名的神医啊。”
那女人拿出很多钱来,对李闻说道:“把你的水卖给我一碗好不好?我求你了。”
李闻看着这女人,大概明白这里是什么规则了,开局一只碗,然后赚钱赚到首富。
这好像也不难。
于是,李闻把水卖给女人了。
又用这些钱开了一家店,开了店就做广告,然后开分店。
至于那只碗,直接放到了水龙头下面,反正水从里面一过就能变成神药。
李闻干脆又引进了一条生产线,雇了几百人在流水线上忙碌。一分钟能成产一百多瓶。
很快,李闻变成了小有名气的富翁。
然后李闻的操作就很熟悉了,今天去店里买表,明天去店里买车,后天去酒吧请全场喝酒。大大后天去拍卖会打富二代的脸。大大大后天被当地富豪圈里的顶级富豪前辈叫去,前辈倚老卖老教育了李闻一番,然后李闻把前辈的公司买下来了。
每一天都惊心动魄,精彩刺激。李闻赚到了很多钱,又开始搞慈善,得名得利,乐不可支。
最后,他终于成为了首富,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李闻回到了主客厅,觉得整个人都无比空虚。
好像得到了一切,又好像失去了一些,好像世上所有的东西,都不能让他提起兴趣来了。
李闻想了想,走进了气字门。
进门之后,李闻发现自己生活在大观园中。
这里除了李闻之外,其他的都是女人,而且都是绝色女人,虽然性格不同,但是和李闻都很要好。
李闻一边过着幸福无边的快乐日子,一边想:这应该放进色字门才对啊。
这时候,忽然有大批人马闯了进来,见人就杀,见人就砍,一边杀人放火,一边放声大笑:“今日,就是要将你们灭门,有本事的话,你们这些废物来找我们报仇。”
李闻躲在一口水缸当中,逃过了灭门惨案。
等这些人走了之后,李闻狼狈的爬了出来。
他看着一地狼藉,看着红颜知己的尸体,不由得惨叫了一声。
然后,李闻餐风饮露,不畏艰险,到了一处深山老林之中,找到了一位世外高人。
他跟着世外高人学了三年,三年之后,神功大成下山了。
他回到故乡,看到昔日的仇人正在过大寿,设宴庆祝。
李闻走进去,冲那人微微一笑:“我是来送寿礼的。”
那人没有认出李闻,好奇的问道:“你送的是什么?”
李闻笑眯眯的打开一个包袱,对那人说道:“是你儿子的项上人头。”
随后,包袱打开,露出来一个血淋淋的东西。
仇人勃然大怒,大叫了一声,提着刀向李闻劈过去。
李闻却微微一笑,弹指间杀了所有人。
然后,仰天大笑出门去。
谁知道这家伙是有靠山的。靠山很快来找李闻的麻烦,李闻又杀了过去。
一路杀了几万年。
后来李闻累了,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就回到了师父所在的小山村。
再之后,李闻觉得活着也累了,就默默地退出了气字门。
他坐在主客厅,摊在沙发上,觉得人生也就那样。凡人追求的东西,都挺无聊的。
后来李闻连主客厅也懒得呆了,就离开了这间游戏室。
当他走出来的时候,看见游戏室上挂着一块匾,上面写着:贤者时间。
李闻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这个……倒也有道理,可不就是贤者时间吗?”
这时候,吴能也从房间中走出来了。
他看见李闻之后,冲他微微一笑:“好消息啊。结果出来了。”
李闻问道:“怎么样?”
吴能说道:“我已经基本上弄明白了念力接受和发射的原理。你这块板砖,类似于磁铁,他有两个极。”
“这两极是不能同时出现的。其中一极是用来吸东西的,另外一极是用来释放东西的。”
李闻哦了一声,对吴能说道:“那万一有人用念力控制了我,这板砖能不能将那人的念力全部吸收走,而我自己的魂魄却不会受损?”
吴能说道:“可以。不仅仅可以这样操作,还可以让板砖将念力反弹给那个人,让那人身受重伤。”
然后,李闻拿出来一本薄薄的册子,递给李闻,说道:“这是我根据板砖的特点,整理的操作手册,你可以试试。”
李闻道了一声谢,把册子拿过来了。
随便翻了翻,李闻就大概明白了,想不到啊,自己的板砖还能开发出这么多的应用来。
他冲吴能道了一声谢,然后微笑着问道:“我还有一个问题。如果我的魂魄已经被别人的念力给攻占了。”
“我一旦出去,还没来得及用板砖吸收这些念力,我就被控制住了,那怎么办?到那时候,我的意识也逃不回来了。”
吴能哦了一声,心想:原来李兄的意识被攻占了。
他干咳了一声,对李闻说道:“其实这个也很简单,你可以设置一个定时功能。时间一到,板砖自动发挥作用,就可以将那人的念力吸走了。”
李闻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啊,太有用了。”
谢过了吴能之后,李闻就带着板砖从那间小屋子出来了。
吴能笑眯眯的问李闻:“怎么样?”
李闻问道:“什么怎么样?”
吴能说道:“游戏室怎么样?”
李闻说:“还行吧,就是后遗症挺大的。在里面进去一次,阈值被提高的太高了。我现在无欲无求,觉得什么都不在乎了。”
吴能哦了一声:“这样吗?那看来我得调节一下了。连李兄这样的人进去了都不行,那我更不能轻易进去了。”
李闻纳闷的问:“你还没进去过?”
吴能说道:“是啊。没敢贸然进去。”
李闻:“……想不到啊,有一天我竟然做了试验品。”
李闻对吴能说道:“我先去了,你继续研究。”
吴能和李闻友好的道别,然后又回到实验室当中了。
李闻设置好时间,回到了现实世界。
在他回去的那一刻,意识立刻就被攻占了。
李闻觉得自己对那片云无限崇拜。他开始有点后悔了,后悔让吴能设置了板砖。
何必呢?
何必苦苦挣扎呢?
就这样躺平,接受一切其实也挺好的。不是吗?
李闻叹了口气,发现已经跟着那片云,走到了一个云雾缭绕的山谷之中。
这山谷当中有很多高手,这些高手的长相千奇百怪。显然是来自于不同的世界。
但是这些高手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那片云产生了无限崇拜之情。
那片云覆盖在他们上方,贪婪地吸收着念力。
“下去吧。”那片云对李闻说道。
李闻应了一声,乖乖的到了谷底,学着周围人的样子,盘腿打坐,奉献念力。
然而,奉献到一半的时候,李闻的板砖启动了。
它将控制住李闻的念力全部抽空了,随后,板砖上的念力又击中了那片云。
那片云惨叫了一声,跌跌撞撞的向后退去。
李闻趁机站了起来,一拳打在那片云身上。
那片云看起来无形无质,但是被李闻打中之后,竟然连连惨叫。
然后,烟雾散去,李闻看到了一截木头。
“木头?”李闻愣住了。
他怎么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会是一截木头。
很快李闻反应过来了,这一截木头,是那片云的真身。
不对,还是不对,那片云何其强大?多少人费尽心机,都无法击败它,怎么可能被自己三拳两脚就打倒了?
李闻看着那截木头,忽然明白过来。
他幽幽的说道:“你是假的。”
木头淡淡的说道:“你倒是聪明。”
李闻看着山谷中那些孜孜不倦释放念力的大能们:“所以,你冒充那片云,在四处收割念力?”
木头呵呵笑了一声:“我只是借力打力,借用了他的名头而已。”
然后,木头又指着那些大能说道:“这些人都是好人,他们为了自己的世界,孜孜不倦的战斗,我喜欢这样的人。”
李闻哦了一声:“我明白了。你喜欢这样的人,所以就假扮那片云,引得他们前来侦查,然后将他们困住,吸收他们的念力。你可真够不要脸啊。”
木头摇了摇头:“你这样看我,就把我想的太肤浅了。你以为,我真的是为了窃取这一点念力吗?这点念力我还不稀罕。”
“我这么做,是为了整个世界的安危。”
李闻嗯了一声:“这些年我遇到了很多不要脸的人,你是其中比较不要脸的一个。困住了这么多大能,却说是为了整个世界。这里面是什么逻辑?”
木头呵呵笑了一声:“我是身背骂名,虽然人吾往矣。你如果知道我的所作所为,可能会佩服的五体投地吧。”
“过一会,你会心甘情愿,乖乖把念力交出来的。”
“又来了。”李闻在心中摇了摇头,然后给板砖定时半小时。。

qok7s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陽壽已欠費討論-第五百零九章 基站真的有用讀書-365zc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那一天,证道的人有很多。
其实说是证道,无非就是借助动物的念力保住自己的性命罢了。
保命的手段而已,称不上多光明正大,多光彩,多自豪。
鼠仙保住性命之后,就找了个地方,努力的吸收阴气,并且用念力巩固自己的身体。
然后,他活下来了,他迅速的逃离了江城。
他前脚刚刚出来,后脚江城就被封闭了。
外面的人间,依然一片祥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大家依然热爱生活,依然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
鼠仙看着为了生活忙忙碌碌的人们,忽然呜呜的哭起来了。
只有在江城经历了生死,才能知道现在的悲欢离合是多么的的可贵。
他没有再偷过东西,因为他使用鼠证道的。
世人虽然讨厌老鼠,但是也不乏喜欢的。
就应了那句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鼠仙靠着这些念力,躲在暗处,一点点的成长起来。
大多数时候,他都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宅着。
在那种时候,他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一幕幕往事来。尤其是江城中的一幕幕往事。
鼠仙总是从噩梦中惊醒。
后来,他知道不能这样下去了。
于是,他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
他开始寻找道士的亲人。
其实道士说过,他没有任何亲人,因此在人世间四处游荡,无牵无挂。
但是鼠仙觉得,人生在世,怎么会一个亲人都没有呢?
就算没有亲人,总有朋友吧?就算没有朋友,总有认识的人吧?
其实鼠仙也没有亲朋好友,他只认识道士一个人。
他想找到道士的朋友,和那些人聊聊道士。
聊聊道士的过去,聊聊道士的死,喝几口酒,感慨一番。
鼠仙不希望道士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去。他希望道士能够留下姓名,留下痕迹,哪怕是很短暂的姓名。
但是鼠仙没有找到,什么都没有找到。
超级恶灵系统
人生如朝露。
那段时间,鼠仙觉得自己顿悟了。
所有人都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寿命有限,死后为鬼,鬼死后依然是永远的空白。
就算能够青史留名,可是前年百年后,谁还关注?
如果尺度放大到几万年呢?几十万年呢?几百万年呢?
或许是因为这番经历,鼠仙的修炼一直很顺利,没有受到怨念的困扰。
对于这样一个大彻大悟,看开一切的人来说,什么怨念,什么烦恼,都已经不存在了。
鼠仙想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听到吧嗒一声,密码锁打开了。
于是,他悄悄地钻到了保险柜当中。
这保险柜很大,大的就像是一间屋子。
在这屋子里面,有很多抽屉。
每一个抽屉里面,都放着一份绝密文件。
如果挨个找下去,恐怕会浪费很多时间。
夜长梦多啊,也许过一会就被人发现了。
鼠仙把自己的魂魄分成了很多份,开始感应每一个抽屉里面都有什么。
有的是文件,有的是珠宝,有的是印章,有的是……
鼠仙叹了口气,他觉得保险柜里面的东西很有生活气息,也许只有人间才会出现这种东西。
当初鼠仙本来觉得自己是人间的局外人。
他整天在人间游荡,已经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后来是人间的烟火气吸引了他。
他觉得人间是一件粗糙的艺术品。
初次看起来,觉得很粗糙,很杂乱无章。
不同的人种,不同的语言,不断地战争,不断地争吵。没有片刻安宁。
但是仔细去看,又觉得很精妙。
无论是人的身体,还是人的社会,都恰到好处,一环扣一环,浑然天成,不见半点雕琢的痕迹。
那段时间,鼠仙如痴如醉的研究着人间。
渐渐地,他爱屋及乌,重新爱上了世人。
鼠仙从大彻大悟,又变成了拥有烟火气的普通人。
只不过这一次,是升华之后的普通人,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
后来李闻召集所有修行人,商议拯救人间的对策,鼠仙是主动出来的。
这时候,鼠仙已经把整个人间当成自己家了。
鼠仙一边回忆往事,一边把所有的柜子都看了一遍。
最后,他的注意力锁定在了一个U盘上面。
念力研究的资料,应该就在这U盘当中。
鼠仙看不到里面的内容,但是他能感觉到,这就是关于念力的资料。无他,因为U盘旁边还有一份纸质的文件。
鼠仙也没客气,全都打包带走了。
从保险柜溜出来之后,鼠仙很贴心的关上了门,然后向永康研究所疾奔而去。
然而,在半路上的时候,鼠仙忽然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种气息很淡,很遥远。仿佛是多年前的惊鸿一瞥。
鼠仙的理智告诉他:不要管了,快走吧。
但是鼠仙的第六感告诉他,必须下去一趟,必须看看那里是什么情况。
于是,鼠仙下去了。
他看到了一件破败的道观。
道观很破,但是打扫的却很干净。
有一个十来岁的女童,正坐在门槛上,皱着眉头看着远处的云起。
鼠仙一步步走过去。
女童看到了人间,顿时惊喜的站了起来,当她看到鼠仙的脸的时候,又失望的坐下去了。
鼠仙看见女童身上穿着道袍,只不过这道袍已经很旧了。很多地方洗的发白,很多地方都打着补丁。
女童看见鼠仙之后,有意的把补丁藏了藏。
鼠仙看到补丁,放心内心深处有什么地方被击中了一样。
有些心酸,有些悲伤。
鼠仙把这些莫名其妙的情绪驱赶走了。
他对女童说道:“你是谁?”
女童看着鼠仙:“你又是谁?”
鼠仙说:“道观里的其他人呢?”
女童说:“出远门了。”
鼠仙问:“去什么地方了?”
女童说:“几年前江城闹灾,师父带着两个师兄去救灾了。我一直在等他们。”
鼠仙微微一愣。
他想了想,用精神力模拟出来了当年的小道士:“是他吗?”
鼠仙只见到了小道士几秒,就是小道士提着桃木剑,抱着一腔赴死之心,冲向阴间人的场景。
鼠仙只模拟出来了这一段冲刺,没有模拟小道士的惨死。
女童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小道士。
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之后,女童带着哭腔问鼠仙:“我师兄,怎么样了?”
鼠仙冲她勉强笑了笑:“你放心,他很好。他杀敌无数,已经做了英雄。”
女童像是松了一口气,他又问:“那我师父和另一个师兄呢?”
鼠仙说:“他们都很好,他们也是英雄。”
女童使劲点了点头。
鼠仙拍了拍她的头:“你要一直在这里等他们吗?”
女童说:“当然要等,不然他们回来了,就找不到我了。”
鼠仙想了想,对女童说:“英雄是很忙的。现在人间大乱,有很多事等着他们做。”
“要不然,我帮你在这里留一个纸条,然后你跟着我走,去人间怎么样?”
女童说:“这里就是人间。”
鼠仙叹了口气,然后在身上摸了摸。
他把能找到的天材地宝都拿了出来,交给了女童。
然后说道:“如果你有困难了,可以随时找我。我叫鼠仙。”
女童懵懵懂懂的哦了一声。
鼠仙带着U盘和文件,继续赶路。
他回头看了看,发现女童依然坐在门槛上,望着远方的云气。
鼠仙留下的宝贝,她根本没有动。
女童盯着云气看了一会,忽然开始擦眼泪。
鼠仙忽然意识到,女童或许猜到了,她的师父和师兄已经不在人世了。
或许,在鼠仙来之前,她就已经猜到了。
鼠仙叹了口气,扭过头去,不再看女童了。
年纪大了,越来越受不了这种场面了。
回到永康精神病院之后,鼠仙找到了李闻。
李闻正在安排一些大能,在永康附近布置一个结界。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按照李闻的设想,对方已经弄来了一个假李闸,看来在那片云到来之前,对方似乎察觉到了人间的反抗,想要搞点事情了。
既然如此,那就有所防备吧。别等着大战还没有开始,就被人阴死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李闻看到鼠仙之后,热情的招呼他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怨气酒。
鼠仙微微一笑,摆了摆手拒绝了。
李闻惊奇的看着鼠仙:“怎么?你不想喝吗?”
鼠仙嗯了一声:“我已经看过世间百态了,不需要怨气酒了。”
李闻说:“人间就是这样,你以为你已经了解人间了。但是换个角度看,你会发现更精彩的地方。”
“要不然那么多人舍不得死呢?”
鼠仙说:“我只看到了一种,就已经回味无穷了,剩下的已经不需要了。”
李闻向鼠仙竖了竖大拇指:“高境界。”
随后,李闻问鼠仙:“东西拿到了吗?”
鼠仙嗯了一声,把资料交给了李闻。
李闻看了看,发现里面有各种数据,什么赫兹,什么半径,什么功率。
看得人头晕眼花,他直接把这些东西交给了吴能。
他拍了拍鼠仙的肩膀:“你做的很好。我这里还有一些好东西,你可以随便选一样。”
这算是给鼠仙的报酬了。
没想到鼠仙摇了摇头,对李闻说道:“其实……我不需要这些东西了,我有个不情之请。”
李闻好奇的问:“怎么?”
鼠仙说:“现在人间遇到大劫了,我们正在全力对付那片云。”
李闻嗯了一声:“是啊。”
鼠仙说:“不过,人间不止遇到过这一次劫难。我们曾经有多很多场战斗。比如人间对阴间的战斗,在江城很多人战死了。”
“可是现在,阴间消失了。那场战斗也没有人提起了。那些战死的人,也曾经因为守护人间,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但是最后,因为大势的变化,他们当初的贡献似乎没有那么重要了。”
李闻摇了摇头:“很重要,一直都很重要。”
鼠仙说道:“那我们能不能帮他们立一个牌位,让他们能享受到祭祀。或者传播一下他们的事迹?”
李闻说:“当然可以。”
鼠仙有点犹豫:“真的可以吗?”
李闻笑了笑:“为什么不可以?”
鼠仙沉默了一会,对李闻说:“现在阴间和人间已经合流了。我们纪念这样的英雄,那些阴间人会不会愤怒?”
“现在我们的敌人毕竟是那片云。如果因为祭祀死去的人,让活着的人起了内讧,最后因此而害了人间,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李闻嗯了一声:“你的担心也很有道理。”
“不过,阴间人已经消失了,不存在内讧的问题。就算阴间人没有消失。他们到了人间,那就是人间人了。”
“这不妨碍他们崇拜我们的英雄,我们崇拜的是英雄杀敌的精神。至于血缘上的事,那是小事。”
鼠仙说:“你的意思是,同化?”
李闻嗯了一声。
鼠仙更加犹豫了:“这样会不会让人说,我们在故意同化他们?这样他们会有意见的。”
李闻呵呵笑了一声:“为什么他们不想让我们同化他们?他们是有异心呢?还是想怎么样呢?”
“世界大势,是向前走的。从一个个部落,变成部落联盟,从部落联盟变成国家。守着所谓老祖宗的那点东西,除了让他们精神上觉得自己很个性之外,没有一点好处。”
“不朝前看,反而朝后看。难道生了病之后,先要讨论一番阴阳五行再抓药吗?”
鼠仙苦笑了一声:“这个道理,你我都懂,可是他们未必懂啊。人家对自己的老祖宗,毕竟是有感情的。”
李闻摊了摊手:“那没办法了。谁让那些英雄是咱们人间的英雄呢?谁让人间赢了呢?谁让人间占了大多数呢?”
“有本事,他们也赢一次好了。先己后人,先亲后疏。祭祀自己的族人,还要看敌人的脸色,担心敌人高兴不高兴,那是不是太贱了一点?”
鼠仙嗯了一声:“好像挺有道理的。”
李闻拍了拍鼠仙的肩膀:“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吧。把古往今来,反是对人间有贡献大人,都一一查访出来,最好用精神力模拟出来他们的容貌,声音,事迹。做的宏伟一点,壮观一点,感人一点。。”

b0h0f超棒的都市言情 陽壽已欠費 起點-第五百零五章 你的臉呢-eps7o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
首领问文学家:“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呢?”
文学家说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把基站都停下来,免得影响念力的传播。”
通信专家:“……”
听到这里,他实在是忍不了了。
他对首领说道:“这个政策,万万使不得啊。”
首领好奇的问道:“为何使不得?”
通信专家说道:“那些修行人,可以用精神力千里传音。但是我们真人不行,我们只能借助外部科技。有了手机之后,我们可以勉强做到隔空打电话。”
“可是,如果把基站停了,我们不就等于失去耳朵了吗?”
“现在和修行人的争斗,我们已经处于下风了,如果再这样自己作死,我们就只能一败涂地了。”
通信专家看向首领,说道:“我建议,立刻把文学家换下去。这家伙什么都不懂,除了添乱,什么都做不到。”
文学家一脸不满,说道:“我怎么不懂?昨天还给你讲墨子呢。”
通信专家一副懒得搭理他的样子。
首领犹豫了一下,说道:“基站、电磁波……这些东西,是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容易找到的突破口。”
“如果放弃了这一点,我们怎么研究念力?怎么和修行人抗衡?到那时候,我们人间岂不是受人奴役了?这代价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我不能做这个决定,我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基站可以停掉,但是人类不能做奴隶,孰轻孰重,我想大家心里都有数。”
话说到这份上,通信专家已经无话可说了。
有人说道:“可是没有了基站,我们怎么打电话呢?”
首领说道:“可以用电话线嘛。再不济就用飞鸽传书,实在不信就骑马送信,我们的祖先没有这些高科技,不也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历史吗?”
文学家使劲点头,并且动情的说道:“从前车马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那真是人类的田园时代啊。”
通信专家看着文学家,幽幽的说道:“听您这口气……被绿过?”
文学家看了看通信专家,不屑的翻了翻白眼。
于是,人间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拆除基站的大运动。
这样大规模的工程,很快就惊动了修行人。
李闻马上找来了负责对接人间事物的苏渊夜,好奇的问道:“他们这是……什么意思啊?”
苏渊夜哦了一声,对李闻说道:“他们在拆除基站,说基站会影响念力的发挥。”
李闻都挺傻了:“是这样吗?我怎么不知道啊。”
他对内心世界中的吴能说:“吴兄,基站会影响念力吗?”
吴能说道:“不会啊。”
李闻纳闷的对苏渊夜说道:“我不是让狗仙,把实验数据详细的传给他们了吗?他们怎么开始研究基站了?”
苏渊夜哦了一声,说道:“数据确实给他们了,他们也认真的研究了。还成立了两个小组。一个小组用来研究我,一个小组用来研究你的数据。”
李闻纳闷的说:“这不是挺好的吗?怎么他们现在跑偏成这样了?”
苏渊夜叹了口气,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啊。也许他们自己偷偷的研究出来了什么成果也说不定。”
李闻想了想,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你这话,有道理。也许人间自己研究出来了一些成果。”
“人间也有很多聪明才智之士啊,他们的实力不可小觑。我们得向人家想学习,得向人家取取经。”
“这样吧,过几天我派狗仙过去一趟,好好向他们请教一下,看看他们发现了什么。”
苏渊夜嗯了一声:“最好问问。人间确实挺特别的。他们除了不能修行之外,聪明才智,绝对不弱于我们。”
李闻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
“耗子,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狗仙拽住耗子,好奇的问。
狗仙觉得自己和耗子关系很好,毕竟狗仙经常向耗子传输实验数据,在他眼中,两个人已经是好哥们了。
当然了,耗子怎么看待他,他并不清楚。甚至有些天真的觉得,耗子对他也是很真诚的。
耗子疑惑的看着狗仙,一脸的懵逼:“什么在干什么?我们什么也没干啊。”
狗仙说道:“别闹,你们最近到处拆除基站干什么?”
耗子说道:“拆基站?有吗?”
狗仙懵了:“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啊。你不上网吗?”
耗子说:“基站都拆了,怎么上网?”
狗仙挠了挠头:“也是啊。不过……可以上有线的那种啊。我不知道怎么描述。”
耗子哦了一声:“这样啊。要不然……我回去问问首领,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狗仙连连点头:“去问问,去问问吧。我就在这里等你。”
耗子哦了一声。
[网王]都说了青梅竹马是官配! 凶兽狳
鬼道神踪
几秒种后,首领在密室会见了耗子。
零度之城
耗子谨慎的看着密室,对首领说道:“这里,不会被窃听吧?”
重生婚宠军妻 黯奴
首领嗯了一声:“你放心。这个地方,可以隔绝精神力。”
耗子说:“念力呢?念力能不能隔绝。”
首领说道:“念力虽然不能隔绝,但是可以扰乱,你放心吧。”
这时候耗子才发现,这房间里面,到处都是路由器。
他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蜀山五台教 紫郢
首领对耗子说道:“你这么急匆匆的来见我,是有什么事吗?”
耗子低声说道:“刚才狗仙来找我了,问我们为什么要拆除基站。”
首领微微一笑,说道:“看来,对方想要摸清楚我们的底啊。”
耗子使劲点了点头:“他们故意给我们假数据,想要把我们引到什么植物动物的分类上面去,这不是扯淡吗?”
“好在我们自己仔细观察,发现了他们的异常。现在他们慌了。”
婚情薄,前夫太野蛮 禅心月
首领嗯了一声:“他们慌了,就说明我们做对了。这样很好,我们要继续做下去。并且要坚持做下去。不能受他们的影响。”
耗子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然后问首领说:“我应该怎么答复他们?”
分界警局1
首领想了想,对耗子说:“你就说,辐射对身体有伤害,所以我们想要拆除。”
耗子愣了一下,说道:“这么明显的借口,他们会相信吗?”
首领呵呵一笑,说道:“你放心,他们不信,但是我们要的不是让他们相信,而是有一个借口搪塞就可以了。”
耗子点了点头。
然后,他找到了狗仙。
狗仙早就等着急了,看见耗子出来,一脸不高兴:“鼠兄,你去哪了?”
神寵時代 壹蟲
耗子说道:“我刚才去向首领打听了。首领跟我详细的讲了讲,为什么要拆除基站。”
狗仙一脸感兴趣的问道:“是啊,为什么啊?能不能跟我说说?”
耗子说道:“因为辐射对人体的伤害太大了。”
狗仙:“啊?”
耗子说道:“经过我们的认真研究,认为辐射很伤身体。现在的人,得癌症的越来越多了。除了水污染,空气污染,土壤污染,核试验放射性物质残留,抗生素滥用,农药超标,作息不规律,生活压力大之外。”
“应该还有辐射的因素。”
狗仙目瞪口呆的看着耗子,良久之后,幽幽的说道:“你……确定?”
耗子认真的点了点头:“确定。”
狗仙拍了拍耗子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基本的科学素养,咱们还是要有的,你没听说过那个说法吗?太阳就是最大的辐射源。”
“你不怕太阳辐射,那怎么就怕基站呢?如果基站都受不了,那就别出来晒太阳了。”
耗子说道:“那不一样。太阳辐射是太阳辐射,基站的辐射是基站辐射。如果辐射是安全的,那核辐射怎么那么可怕呢?”
狗仙:“……”
这就触及到狗仙的知识盲区了。
他沉思良久,然后对耗子说道:“这个问题……等我问问你别人再答复你。”
耗子对狗仙说道:“不用了,我内心之中,已经有答案了。别人的说法影响不了我,你所说的那些,都是资本家的谎言,为了赚我们的钱,伤害我们的健康。”
狗仙:“……”
他叹了口气,只能无奈的走了。
几分钟后,狗仙见到了李闻。
李闻问道:“他们怎么说?”
狗仙说:“他们当中好像出现了民间科学家。”
李闻哦了一声:“高手在民间啊?”
狗仙说道:“高手嘛,倒未必是高手,但是他们挺信的。”
随后,狗仙把耗子的话说了一遍。
李闻眉头紧皱:“是这样吗?”
狗仙走了。
李闻又去找钱院长了。
钱院长笑呵呵的说:“李闻,你来的是越来越频繁了。怎么?觉得自己的心理问题越来越严重了?”
李闻摇了摇头:“那倒不是,我只是有一个难题,可能需要你来帮忙解答一下。”
钱院长得意的说道:“果然遇到困难,还是想起我来了吧?”
李闻嗯了一声:“毕竟对方不是正常人。也只有你能理解他们的思路了。”
钱院长皱了皱眉头,对李闻说道:“你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李闻说道:“有吗?我是在称赞你医术高明,可以理解精神病人的心声。”
钱院长有些疑惑的看着李闻:“你是这么想的吗?”
李闻认真的点头:“是啊,我就是这么想的。”
钱院长直视李闻的目光,想要从他的眼睛中看出一丝羞愧来。但是……并没有。
钱院长放弃了,感慨地说道:“对于你这种厚脸皮的人来说,说什么都白搭。”
李闻呵呵笑了一声,直接换了话题。
他对钱院长说道:“最近我遇到了一件事,和人间有关的事,你给我参谋参谋,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随后,李闻把最近真人们的怪异举动说了一遍。
钱院长听完之后,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是很高明的策略,除非是聪明人,否则看不懂的。”
李闻:“……也就是说,您老人家就是那个聪明人呗。”
钱院长谦虚的笑了笑:“不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让人多不好意思。”
李闻叹了口气:“行吧,对于你这种人,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跟我分析分析吧,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钱院长说道:“他们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在迷惑你们。”
李闻:“哦?”
钱院长说道:“人间的首领,那是相当聪明的,从来不会无的放矢。你看到的任何怪异的举动,其实都是在下一盘大棋。”
“你明白吧?所以他们拆除基建设施,绝对不是吃饱了撑的,故意这么干。这些东西,或许真的和念力有关系。”
“但是到底和念力有什么关系。又绝对不是他们说的那样。他们是为了防止被你们偷走秘密,所以把真正的原因隐藏起来了。”
李闻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钱院长说道:“所以,真正的秘密,还需要你们自己去挖掘啊。”
“修行人不信任真人,真人也不信任修行人。你们之间有合作,也有提防。”
钱院长想了想,对李闻说道:“你要去研究基站和念力之间的关系吗?”
李闻说道:“这个……有点麻烦啊。我现在能用的,也就是吴能和那些研究所。”
“吴能是个天才,但是只有一个人,势单力薄。至于研究所嘛……研究所倒是人数众多,但是他们擅长的是把理论转化为应用,而不是开创理论。”
“让他们制造出来飞机大炮,他们或许很在行,但是让他们提出相对论,他们就抓瞎了。”
“而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其实是突破。飞机大炮固然很厉害,但是面对那片云,已经差了很多了。”
钱院长说:“是啊。所以你打算怎么办?任由人间去研制,然后对付你们吗?”
李闻笑了笑:“我先让人间去研制,等人间研制出来之后,我再派一个身手比较好的修行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出来。让我想想啊。鼠仙似乎挺擅长敢这种事的。”
钱院长:“这么不要脸?”
李闻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嗯。”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