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西門慶之九世劫 線上看-一八九 彩雲易散琉璃脆,花落人亡兩不知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78场第1场次——这个男人成功挑起了她的征服欲。
林虺儿挽着花璟末的胳膊一脸幸福、骄傲、满足地跨进了林公馆,林公馆的一干人等见到这对金童玉女、第二代主人莫不献上笑容与热情!
她正在浇花远远看到他们了,要放下洒水壶,巴巴地过来说声:
“小姐,先生,你们回来了。小姐,你的房间我已经插上了你喜欢的玉兰,是在花店订购的。”
小狮子心情超好地回了她:
“谢谢眉姐!”
看到此,几个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殷勤地来迎接、问好,小狮子开心地一一回复他们。
他们有年轻点的凑过来乐呵呵起哄:
“呵呵,小姐和先生就是郎才女貌,好般配!”
“是啊是啊,金童玉女也不过如此。”
“对了,像不像那什么电视剧上的男女主演?”
……
林虺儿乐滋滋、美滋滋地全盘接受他们的奉承、讨好,而花璟末的眼里始终柔情无限地看着小狮子……看得小狮子脸上直发烫,心里直拜谢一个人——谢谢阎君的补偿与神力,让我爱的人心里眼里只有我,可惜就是有距离的限制,只有在他面前的时候,这神力才能奏效。纵然如此,她已满足。
这两个幸福的人儿,在花园里接受大家的赞美的时候,有个美女蛇的头探出窗口,看着这对才子佳人,更确切地说是看着帅气逼人的花璟末。
一个人悄悄走到她的身后,环住了她的腰,温柔地说:
“六儿,是不是等饿了,我特意让厨子给你做了你喜欢的蒸饺。看,他们回来了,马上就开饭了。走吧,下楼去!”
她没有回头知道是他,心情愉悦地说:
“你看,虺儿真是有眼力,找的这男朋友从头到脚、从内到外是没啥挑的了。啧啧……真是天作之合!”
大林总也愉悦地看向他们,动情地说:
“虺儿离她妈早,从小就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她不仅没有沾染上有钱人家孩子的坏毛病。反而好学上进,自立自强,学业、工作都没让我操心。这个孩子懂事的让人心疼啊!不知道她找的这个女婿到底怎么样?我心里不踏实。”
樊六霄一只耳朵听着来自一位父亲的肺腑之言,一门心思却想着他——花璟末。他是自己人生里的第一个,刷新了人生里的第一次——第一次,第一个人无视了自己的美貌,她自认为自己的漂亮,能吸引来所有人的目光,是那种想看又不敢看的神情,因为,她太美了。
她的心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这个人太激起自己的征服欲了,所有男人无不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自己还不屑去理,而这个人竟然如此无视自己……若不征服他,她这辈子就输在这里了,她不服。
她不服的还有,他对小狮子的深情,如果他那一双俊眼看向自己有多好!相信,他的心跳一定会漏拍,时间也会为我们而停滞,因为我们才是名副其实的郎才女貌。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八九 彩雲易散琉璃脆,花落人亡兩不知看書
他就喜欢小狮子的黏人、甜蜜、温情吗?自己才比小狮子大上两三岁,明明自己更有女人味、更有气质,更耐人寻味……
她终于从花璟末的身上收回了目光,转过来对大林总说:
“亲爱的,你先下去,我要补个妆,再挑拣你喜欢的衣服!”
他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深情地说:
“六儿,你不用化妆,美得都吸睛、吸魂,要是再化妆,鼻子更有立体感,眼睛更有神,让人在你面前手足无措,好不自惭形秽,一阵的自卑、心虚涌上心头……那好吧,你快点哦!我先下去了。”
妙趣橫生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起點-一八九 彩雲易散琉璃脆,花落人亡兩不知展示
樊六霄朝梳妆镜上一瞧,精致的五官上稍显苍白,她用手抓了抓颧骨,再抹上了一点腮红,眼睫毛如蝶翼展翅欲飞,杏眼含情脉脉,小嘴燕语呢喃,一切都刚刚好。她又抓了一下她的大波浪卷,朝气蓬勃地彰显着自己的青春活力……
若在平日,她仅一个平视,就能让对面走来的男人慌手慌脚,非撞上电线杆不可。可是,这个花璟末自己就是对他一笑倾城,或者抛个媚眼,他怕都收不回投在小狮子身上的眼光。
她在镜子里旋转了一圈,穿着最新流行的A字版镂空长纱裙,红色又是自己最能驾驭的颜色,走到哪里都能点燃别人的欲望,不管是情欲、财欲,还是官欲、享欲……想要和自己比肩的男人,恐怕得拥有这世界最好的东西。
在花璟末进入一楼客厅的时候,西门大官人报告着自己捕捉的讯息:
“老九,大事不妙,有一条美女蛇刚才在窗口探瞧了你好大一会儿。目光不善啊!”
花璟末心里暗语:
“怎么个目光不善?她想加害于我?”
“这倒不至于,怎么感觉她想赢得你的爱慕?”
“这很正常啊!我继承了某人的潘安貌,是那个樊六霄?你曾经的潘六儿吗?”
“老九,不妙就不妙在这里,被她盯上你死定了,反正我就是死在她的手里,她玩死了我!呜呜……”
“瞧你没出息的样子,你栽在她的手里,不代表我也会重蹈覆辙啊?我偏就看不上她那副天下最美的自负样子,我就偏瞅不上她,偏打击她。在我的心里,我的白天鹅才是天下第一!”
“老九,你糊涂了吧?这会儿我看你是一副非小狮子不娶的架势,怎么又说是白丽华天下第一?”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她的时候,跟着她干什么都好。离开了她,就一心想的是白丽华,我是不是典型的渣男?”
“老九,你是有点渣,但比起西门大官人就小巫见大巫了。我是种驴似的先生,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得一个。你守身如玉的,一点都不坏。至于你为什么见到小狮子就如此爱不够,可以派小统去查,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说不上,有我们不知情的事情呢!”
花璟末和小狮子在客厅的沙发上腻歪着,阳光透过落地窗户照在他们身上,好温暖好和谐的一副画面。有的时候,小狮子被他逗乐了,笑得滚落到他的怀里。大林总远远看去,小狮子就像一只小猫蜷在花璟末的膝头,任他抚摸,任他疼惜……
他在二楼的楼梯上看到这一幕,竟然脚步停滞不前了,他有点不想去打扰他们眼下的幸福,也有点回想到自己年轻的时候——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八九 彩雲易散琉璃脆,花落人亡兩不知推薦
那是一个春回大地、河水解冻的时节,他和小狮子的妈妈——珠儿,郊外踏春。
他们沿着护城河散步,走累了,就坐在一个大石头上休息。珠儿就像小狮子一样,笑得滚落在我的怀里,滚着滚着,竟然爬在我的膝盖上睡着了。
自己的腿被她压麻了,也不敢动一动,怕搅扰了她的春梦。那个时候,阳光暖暖地照在他的身上,像一只安静乖巧的小猫,正做着甜甜的美梦。看着她浅睡安然,自己暗下决心,要让她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希望她能够拥有美好的明天,将所有美好的祝福都给她。
事实上,自己实现了那一刻的愿望。只是,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珠儿,在生产小狮子不久后,得一恶疾,花落人亡两不知……
大林总突然有种想扇自己一耳光的冲动,这么好的日子,怎么想起了那件令人伤心的事情?

z4l62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西門慶之九世劫 愛下-一六八 菜鳥從善奔向新生,豹子撲空傻對石像閲讀-9td56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8场第1场次——同是天涯沦落人,惺惺相惜!
开出了一段路程后,花璟末确定安全了,才有功夫理会后座上的傻愣小子。
他在后视镜上观察这个小菜鸟,年龄二十上下,此刻有点小紧张,他开口道:
“小伙子,你好!”
小菜鸟还在发呆中,白世雄轻轻拍了他几下手背,他反应过来,忙说:
“你好!爷爷的救星。”
花璟末听到此称呼,笑着说:
“恭喜伯伯收得一个孙子!我今早去救那个姑娘的时候,可没有这个小伙子?”
“是呀,花叔,我昨晚就不在二号拘禁地,我……”
“你是豹子手下的?你看起来比长毛大哥手下的那两个小伙子还年轻。”
“是,我是豹二爷手下……不,是豹子手下的……”小菜鸟十分紧张,就像被当场逮住的小偷,正在接受审讯。
“这位小伙子,你怎么称呼?”
“花叔叔,叫我小蔡就好,他们……都叫我小菜鸟……”
妖娆弃女:邪性兽王逆天妃
花璟末和蔼可亲地说:
“小蔡,不用紧张!人常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要你改过从新,戴罪立功,社会、家人、朋友还是欢迎你重新做人!”
“我是孤儿……没有亲人了。”
“胡说,你身边不是有白爷爷吗?还有我——你的花叔叔,我们不会对你坐视不管,好好接受改造!”
“好……花叔叔!”小蔡哽咽着低下了头,他被萍水相逢的两个陌生人感动了。不,不再是陌生人,是亲人!
“璟末,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白伯伯,双福市已经不安全了,我要带你们去几百公里之外的抿县。”
“抿县?那是和我们省接壤的一个外省县。”
“对,那个姑娘我已经安顿在那了,我送你们去和她汇合,之后我要送你们去南边,我一个亲戚家躲避!”
“璟末,情况有这么严重吗?”
“当然了,白伯父,昨天你已经落入贼人的手里了,能顺利脱身都是上天眷顾。我们可不能再大意了,他们可是一帮亡命之徒!”
“是啊,爷爷,我们一定要逃得越远越好。我在这里干过两年时间,闻到的血腥气可不少啊!况且,我背叛了他们,他们恐怕要千方百计逮住我——杀人灭口! ”
“小蔡,你脑子很明白嘛!很知晓状况,你现在就是这么个状况——现保全自己再戴罪立功吧!”
“白伯父,你是……如何说动小蔡弃明投暗的?既救了自己,又救了小蔡。”
“小蔡,他可怜,是个缺爱的孤儿,本性不坏,头脑清楚,弃恶从善、从头做人还来得及。我只要拿出真诚,真心实意地对他好……等这些事告一段落之后,我要送他去职业学校上学,学得一门技艺傍身!”
白父停顿了一下,泪眼婆娑地说:
“就是……我没计划实现这些承诺……不是还有他的姑姑丽华吗?不是还有你璟末吗?”
野蛮护士,邪恶医生
看着伤感落泪的白父,花璟末在心里说:
你没有这个机会,我何尝不在怀疑自己是否……还有这个机会?
想到此,花璟末强忍着泪花在眼眶里打转,有一刹那时间视线模糊……
他的伤情牵醒了西门庆的魂灵:
“老九,我怎么闻到了一股‘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味道?你看,你们都是泪眼婆娑,惺惺相惜,怎么如此伤情?”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8场第2场次——豹子两次扑空!
从林公馆出来的豹子垂头丧气,像被抽了全身的筋。
他沮丧极了,他回想自己半辈子攒的家当,今早一个小时就消失殆尽,还欠上了二十万的巨款。
他在心里狠狠地骂道:你个恶鬼吃了我的七十万家底,不要让我逮住你,否则烧死你!还有这个林公馆,进了一次七十万没了,下次再像今天这样进去一次,命就没了!啊啊啊……
再快要拐出巷道的豹子,看到脚底的一个石头,就像看到鬼了似的一脚就踢飞了,不偏不倚飞上了二楼一家人的窗户,砰朗——窗玻璃碎了,还落下来一些玻璃片。
豹子倔强地站在原地,头抬起来看,准备好了阵仗迎接这户人家,准备好好吵一架!
等啊等……没人来为玻璃维权。这下豹子更恼怒,他骂着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找人吵架都不如愿!
一指破界
巷子边玩耍的几个孩子看此情境都惊呆了,也不玩足球了,他们就纳闷了:打破了人家的窗玻璃,按理来说应该快跑呀?
他这样手叉腰,像是要找这户人家的茬——谁让你们的窗户要安块玻璃了?挡住了我石头的去路!你们出来给我赔石头!
天下还有这要的道理吗?孩子们一脸懵懂。
打更人
有一个孩子反应快,对其他人说:
“我们是不是该赶紧撤退?这户人家回来了,这玻璃要我们赔该怎么办?”
“那我们岂不是要替这个叔叔背锅了?那还不快跑!”
就就在他们决定跑路的时候,等不着吵架对象的豹子看到了他们,向他们走了过去,边走边骂:
“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看什么看?看你爷爷我头上长草了吗?”
“啧啧啧……一看你们都是些瓜蛋子,你们的老子娘背着人肯定没干好事,图一时快活,胡造乱造,图数量不图质量!看你们一个个冷眉斜眼的、嘴疵毛咋的……”
“来来来,让爷爷把你们捶一顿,再楔几下,你们就顺眼多了!”
说完,他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冲向了孩子们,孩子们嘴里都喊着“快跑,快跑”,有的从他腋下逃脱,有的从他腿下滑走…….
总之,孩子们四散而逃,没有一个落入可恶的豹子爪下。
在这个小巷子没事找事、无理取闹、扑了一个空的豹子,回到他那个“豹子窝”还是继续扑空。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随即又是一串骂声:
“小菜鸟,快来给你爷爷开门!你说你出去找女朋友,瓜不兮兮地约成了素炮,这会儿在干嘛?”
“咚咚咚……”又是一阵敲门声,还是不见菜鸟飞来开门。
他着急了:
“小菜鸟,臭菜鸟,你这会死在里面干嘛呢?对着美女石像,你小子能摸出一对活鸽子来?我就不信了,赶快给你爷爷来开门!”
还是没有喊来人,他一摸——钥匙带在身上。
可是,这里平常都是里面倒锁,对上暗号才开门!哪有回来自己掏钥匙开门的前例啊?
“吱呀”一声,锁芯转动,豹子的心也跟着扭动了一下,紧张极了,提心吊胆的他快步推门进去——
呀——人去房空!各个房子,各个角落,不见了小菜鸟与糟老头子。
网游:叫我女神 三千宠
又一次扑了空的豹子,在房间里转了好几个圈,着急地大喊:
“小菜鸟,你是在跟爷爷……不……跟豹哥玩捉迷藏吧?你出来,哥哥给你虫子吃!”
“小菜鸟,你和老头子藏在哪里了?人说老小孩,老小孩,你们一个老人、一个大男孩挺会玩的啊?小菜鸟啊!你驮着糟老头飞哪里去了?”
不见回应的豹子,嘶声裂肺地喊:
藏獒2
“小菜鸟,哥哥喊到三,你必须出来,否则揭了你的皮!一……二……三!”
“啊——鬼,是你吗?你又来了?这次——连我的窝都端了吗?”
他痴痴傻傻地走到弹琴的石仕女跟前说:
“美人,你肯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可惜……你不会说话!”

3p91b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txt-一六六 豹落平陽被犬欺,拿出家底買性命-j65k8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7场第1场次——豹哥负荆请罪。
豹哥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来到了林公馆的右边小楼里,等待上面的惩罚。
他惴惴不安地等在一楼大厅,已有一个小时了。他坐是不敢坐的,跪也没说跪哪,他就画地为牢,乖乖地站在那里……
深秋时节,天气凉爽,他却一个劲地冒冷汗,他提心吊胆,自己失手放跑了人质,不知道上面要如何处置自己?
手下的人出出进进这座小楼,豹哥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过了一会儿,大哥身边的第一得用大将小林子下来了,他怯怯地叫住:
“小林子大哥,烦请通报一下,我来领罚了。”
小林子厌弃地看了看他,说:
“你跟着大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哥的规矩你不懂吗?怎么就把人管丢了呢?”
“他……他说得头头是道,连昨晚……”
“行了,留着这话亲自给大哥交代吧!他正在上面陪几个要员打麻将,待会儿罚你,先脸朝墙站着——面壁思过吧!”
“是!是,小林哥。”此刻,点头哈腰,唯唯诺诺的他,那还是威风八面的豹哥?早已是卸了爪子,拔了牙齿的一头病豹……
豹哥面壁思过,听着墙上的挂钟啧啧啧……地一分一分走着,他还在回想着今早的经过……不可能知道这个……不可能知道那个……顿时,他的脑袋里写满了“不可能”和“白见鬼”。
想着,想着,他突然“啊”了一声,抱着头蹲了下来,婆娑着头,自言自语着脑子里一直闪显的那些话……
小林哥经过的时候,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朝他的屁股踢了一脚,骂道:
重生世家子反穿
“你在这里给谁装疯卖傻着呢?谁吃你这一套?好好想想看给咱们的大哥怎么交代吧?”
錯入君心 安東東
“小林哥,我没有装疯卖傻,我早上真的是见鬼了!”
“见鬼了,见鬼了!你怎么没让鬼把你的魂勾走呢?我看是鬼都见你是个废物,看着恶心……呸!”
说完话的他,还朝他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偏偏就吐在上嘴唇上,豹哥准备用手擦掉,小林哥厌恶地呵斥道:
“不许擦!用舌头卷掉,咽掉!”
豹哥听到此,将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没去擦,也没收回,眼睛却越来越气愤,越来越通红!
突然,他超前了一步,用手将小林哥的衣领攥住,另一个手上去就是一个脆生生的耳刮子,大喊:
“你个狗仗人势的家伙,欺负到你豹哥的头上来了?豹哥出来混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玩过家家呢!”
超級進化 恨到歸時方始休
啪啪……小林哥的手也没闲着,左右开弓给豹哥了两个耳光。
豹哥完全被他激怒了,骂到:
“好你个小子,敢打你爷爷,你活得不耐烦了,爷爷就带你去死,让今早的鬼把我们的命都勾走!”
说完,他用自己的大肥头就要装向小林哥的小白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二楼楼梯上一个人发话了:
“住头!”豹哥听对了,不是叫他猪头,也不是住——手,而是住——头!
眼看他的头就要肇事的时候,听到踩刹车的命令,他来了个猛急停,与小林哥的头来了一个“一厘米之恋”。
愛情是青春裏的點綴 海之星辰
豹哥扭过头一看,是大哥——小林总林兴安。他用力放下小林,把他推了个趔趄,倒退了好几步……
“大哥!”豹哥一步跨三个台阶上了二楼,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在了小林总的面前。
“跟我进来!”小林总脸色阴沉地走进了小书房,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狂妃·狠彪悍 未央長夜
“大哥!”进来之后,豹哥不知道是站着好,还是跪着好?看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小林总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赐座了——虽出乎豹哥的意料,但他还不敢完全放松地把自己塞进椅子里,他屁股占了一点位置,小心翼翼地斜坐着,准备随时罚站或罚跪!
“豹子,你跟着我干,有多长时间了?”
“大哥,十年零三个月了。”
“这次是头回吧?”
“是大哥,这次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失手,谁知道竟然栽在一个臭小子手里了。”
豹哥一脸的羞愧难当……
“这次,这一票我们共得五十万大洋,那两个小子分得了二十万,那二十万是他们应得的。”
“我们的人票在关押的时候丢了,误了人家的大事。按照道上的规矩,我们不但要把得的吐出来,还要赔偿人家相同的数目。”
“给了那两小子二十万后,还剩三十万,全部给人拿出来,还差七十万的缺口,你说这七十万谁掏?”
“大哥,人在我那里丢的,这个钱我掏!可是我全部的家底就是个五十万,求大哥先垫支上!我以后慢慢给大哥还。”
“豹子,你是跟着我干的元老重臣了,人丢了,你可是丢脑袋的岔。念你跟我的时间长,又念你是首犯,用钱买你的命,我是法外开恩了。”
“谢谢大哥!这两天我就把钱凑齐!”
“豹子,若有下次,用啥都买不了你的命了。”
锦绣田园:山里汉宠妻成瘾
“是,大哥!”
“你这下给我仔仔细细地说说今早的情况!”
豹子就从今早花璟末敲门开始讲起……
“大哥,你说我今早是不是白日见鬼了?”
“豹子,又胡说!朗朗晴空,哪来的鬼?”
“可是大哥,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直接就赢得了我的信任。”
“你说他知道一号拘禁地的事?”
“知道,好像和长毛、老鼠他们很熟。”
“一号拘禁地的废弃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机缘凑巧,让他给知道一些内幕……他知道这个不是很奇怪。”
“大哥,你说这个不奇怪。那他是怎么知道昨晚是阿毛和大壮实施的绑架行动?这个是才发生的,你说奇怪不奇怪?”
“豹子,你说我们的人里头是不是有内鬼?”
“大哥,知道昨晚行动的有几人?”
小林总伸出了五个手指头说:
“我们这边,最多不超过一个手去,那边的人咱就不好说了。”
“大哥,你糊涂了!”
“嗯——好大的胆!”小林总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
“不,大哥,我一着急就说错话了。我说那边的人,是托我们绑架人,真正知道阿毛和大壮的可都是我们自己人啊!”
小林总认同地点点头。
“豹子,你说他对上了我们十年前几个人对的暗号?”
“对呀,正因为知道我们这个约定的暗号,我才开的门。”
“他有多大年龄?”
“他最多三十出头,高大个,头发浓密,带着墨镜,项链,耳环,人很帅气,标配也像我们道上的人。”
“你说你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是暂时无法接通?”
烽火战争之羁绊 北冥小刀
“对呀,若是能联系上你,我就不闯祸,不掏压家底钱了木。”
“可是,我今早还接了几个电话,手机信号良好啊!如果正好是你打进来,应该是‘正在通话中’啊?”
“我说我是白日见鬼了!没人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