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023精彩言情小說 諸天普渡 線上看-第836章 神祕人 (二合一章)分享-8rxlv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诸天普渡
“哈哈哈!”
“父子相爱相杀,真是一场好戏啊。”
一座不起眼的民宅中,有几个相对于玉京城中的居民来说,十分奇形怪状的人。
一个脑门铮亮,穿着蓝色衣服的胖子,正哈哈大笑。
手里举着张翠绿的叶子,遮在左眼上,朝天空望去。
那方向正是贡院的的方向。
“说起来,这位纪元之子也是不简单,才修炼了不到一年时间,竟然就从一个普通人成为了这个世界大宗师级别的人物,这种天份,啧啧……”
“尤其是这气运,都快把天都遮蔽了,要不是我们接近了洪玄机,利用其父子血脉的因果,也没办法把这纪元之子的气运削掉,这还要多亏了李真人啊。”
秃头胖子放下绿叶,看向旁边一位一身八卦道袍,显得仙风道骨的年轻男子。
这个八卦道袍的年轻男子端坐在椅子上,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气质十分出尘安静。
闻言朝秃头胖子笑着点了点头,也不说话。
秃头胖子眼珠子转了转,又道:“这次多亏了李真人牵动因果,运用截天夺运术,削了那小子的气运,那可是纪元之子的气运,李真人应该收获不小吧?”
被称作李真人的八卦道袍男子抬起眼皮,淡淡地看了秃头胖子一眼。
秃头胖子脸色微微一滞,露出几分讪讪之色,一拍光头,打了个哈哈:“哈哈哈,看我这脑子,是我多事,李真人别在意。”
“哼!”
发出不悦冷哼的,是秃头胖子身后的一个矮个子男子。
年纪不大,一头黄色的短发,与大乾风俗格格不入。
在二人旁边,还有三个女子。
都是打扮奇异,却各有特征。
头发、衣服颜色都统一,分别为白、黑、红。
加上蓝、黄两个男的,正好是五种颜色。
除了八卦道袍男子和这五人,屋中还有两个男子。
一个头发短不及寸,长相算得上英俊,安静地立在一旁,不大起眼。
还有一人,穿着血色的皮甲,头绑血带,长发披散,腰间还有一柄血鞘长剑,神色冷峻,抱臂而立。
蓝衣秃头胖子见气氛尴尬,又挑起话题,朝那个头发不及寸,不甚起眼的男子道:“段老大,咱们这次直接夺那小子气运,别人倒不怕,”
“但是姓王那小子的团队这次也跟着咱们一起进入这个世界,还混到那个什么冠军侯身边,也一起回到了玉京城,何有求那家伙已经跟他们混到一起,以他的能力,十有八九能算到我们的行动。”
“段老大”闻言,微微转头看了那位李真人一眼。
李真人会意笑道:“不用担心,我已经用迷天咒遮掩了玉京城的天机,别说他只是伪命运,他就算是真正的命运化身,也不可能算得到。”
他语声微顿,本是闲淡的神情微微皱起眉:“相比于老对手,我倒是更担心那位文圣公。”
提起文圣公,不仅是秃头胖子等人皱眉,那个一直像是神游物外一样的段老大,空洞的眸子也闪烁起几圈异光。
那个黄毛的矮个男子忍不住骂出声:“这什么狗屁文圣公,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照段老大和李真人对这个世界的了,明明不应该有这个人才对,就因为这家伙,坏了我们来之前的多少部署准备!”
李真人没有理他,缓声说道:“这是一个异数,而且是一个很强大的异数,我们不能大意,王志豪他们的团队应该也早发现了,所以一直没有露头。”
一直抱臂而立的冷峻血衣男子这时忽然冷哼一声:“哼,说这么多干什么?大不了直接杀上门去,一剑把他给杀了就是,我就不信,他能赢得了我!”
李真人眉头微不可察地一皱,却没有再出声。
其他人除了那位段老大仍然一副神游物外的模样,其他人似乎都对这血衣男子有些忌惮,没有接话。
这小小的民居之中,暂时陷入安静中。
与此同时,贡院之中。
“虽然他是我儿子,但科举是国家抡才大典,我也不会有半点循私,你们若定了他为第一,岂不是陷我于不忠不义?”
洪玄机将洪易的卷扔到一角,冷厉的目光扫过堂中几位阅卷官。
令彼等如同背负大山,腰背躬起,大气也不敢出。
“嗯?”
李神光眼中闪过浩然神光,两边太阳穴猛烈跳动,浑身血气似乎都涌到了脸上,满脸通红。
“砰!”
他突然猛地拍桌案。
案上的笔墨纸砚等物四散倾倒,撒了一地。
堂中本来就沉重的气氛,这一拍,就像是重压之上,又有雷霆乍响,宛若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几个阅卷官吓了一大跳,其中两个腿脚一软,差点就摔倒在地。
尽管他们很了解李神光的刚烈禀性,却也想不到他竟然这么大胆子,当着面就对这位当朝太保,宰相之尊的洪玄机拍桌子。
“哼!”
“洪玄机!”
李神光满脸通红地喝道:“这里是科举考场!本官才是主考!”
“你即便是三公太保,当朝宰相,官位大我几品,也无权在此发言!更没有资格评定试卷!”
“我倒要问问你,你说是你巡查?可有陛下旨意!”
“若拿不出来,可莫怪本官将你叉出去,再到陛下面前参你一本!弹劾你干涉科举大典之罪!”
李神光横眉怒目,义正辞严,对洪玄机喝斥,惊得旁边几位两股颤颤。
洪玄机面色不改,冷冷道:“我领的是陛下口谕,你若不信,大可进宫去面圣。”
“即便你真是奉旨来巡查,但也无权干预此地一应事务!”
李神光毫不退让地骂道:“所谓大丈夫举贤不避亲,不循私?你分明是为了自己的清名,打压自己的儿子,心术不正,自私到了极点!”
“不仁不慈,为一己之私坏国家举贤大典,小人行径,你的礼法何在?忠义何在!”
“噗通!”
已经有一个官员受不了惊吓,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却没有人顾得上去理会他。
闲眠再续笙歌梦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嗯?”
洪玄机目光微微一转,神色冷厉依旧,没有变化。
堂屋之中,却凭空冷了几许。
时已近夏,却如寒冬腊月一般。
冷到人骨子里、心里。
冷冷地盯着李神光:“他是我儿子,我会不清楚?”
“我儿子锋芒太盛,非为良才,年纪也太轻,年少得意,于人于国,都无益处,当压上一压,挫上一挫,才能成才,”
“如此方是为国举贤,你身为主考,又是礼部尚书,怎的连这点道理都要我来教你?”
异界之王者之旅 无尽的远
“且你如此当众咆哮,对上官无礼,体面何在?体统何在?”
“陛下亲封我为太保,为国征战,为国理政,你说我是小人?你将陛下置于何地?”
“此间种种,桩桩件件,明日早朝,我定要在陛下面前重重参你一本,治你之罪!”
“此刻你还赶快退下,等侯听参!”
刺骨的寒意弥漫,令人阵阵发抖。
不谈他本身人仙之气,寻常人等难以承受,即便在场考官,都已精修儒门法,非同寻常,也有些难以承受。
便是洪玄机这三个字的名头,也足以令人颤抖。
其当年为沙场宿将,杀人如麻,近年来于朝堂之上,对敌手段也十分强硬决绝,煞气之重,威名之重,足以令朝中群臣胆寒。
李神官却是丝毫不惧,硬顶着洪玄机的威势,捡起洪易的卷,重新放到案桌上,一手死死按着,脊背挺直,怒目而视,分毫不让。
“本官是陛下钦命主考官,你便是宰相,也无权让我退下!”
“参不参本官,是你洪玄机之事!朝廷一日不撤本官,本官便一日是主考,此间一切事宜,都由本官做主!”
“明日早朝,本官倒要先参你一本,参你逾权,破坏科举大典,打夺贤良!如此小人,陛下用你,是用错了人!”
“不仅要参你,本官还要请出文圣公,文圣公为当朝太师,掌礼教,理文事,你洪玄机这等小人,实不配立于朝堂之上,本官当请文圣公奏请陛下,拨乱反正!”
几位阅卷官神色大变,心下颤抖不已。
若说这位洪太保有什么死穴逆鳞,那必是文圣公无疑。
谁若敢在他面前提起,那都是得罪了他。
李神光还搬出文圣公来压他,洪玄机大怒之下,一掌毙了他都不是不可能!
他们与李神光私交不错,又分属同僚、同道,自然不希望他得罪死洪玄机,招来祸事。
纷纷以眼神示意,李神光只若未觉。
本还满脸冷厉之色的洪玄机,此时面色却忽然淡了下来,全然看不出喜怒,却更令人害怕。
一只手搭在桌案上,手指一下一下的地点着,发出笃笃之声,每一下都似乎点在人心上,令人颤抖。
良久,才淡淡道:“我奉陛下口谕,巡查考场,便是钦差,如陛下亲临,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哪里来的无权?”
“左右,李尚书神智失常,有失体统,将他拉下去,今日之事,我自会一一禀明陛下,更换主考之人。”
“是!”
屋外有人断然应声,便见两个气血雄浑的虎狼之士走了进来,一言不发,叉起李神光,就要拉出去。
“洪玄机!”
李神光虽然也早已修习儒门之艺,可毕竟年岁已高,成就有限。
而且洪玄机可是人仙,身边亲随,岂会是凡俗?
李神光根本无力抵抗。
挣扎了几下,便厉声咆哮:“洪玄机,你敢!今日你若敢对本官用强,本官拼了这乌纱不要,也要和你到御前争辩一番!”
“你试试看!今日本官被强离此屋一步,便立刻到皇城之下,撞响正阳金钟!即便是丢官罢职,流放三千里,抑是一头撞死金殿之上,也绝然要与你打御前官司,辨个分明!”
“洪玄机!小人!你试试看!试试看啊!”
堂中几位官员都吓得面色如土,抖似筛糠。
疯了!疯了!
闹大了,祸事了!祸事了!
那正阳金钟可是非天大之事,不可轻响。
一旦响了,撞钟之人无论官大官小,先就定罪,轻则要流放几千里,重则枭首!
洪玄机目光微动。
他自然深知其中轻重。
不过若是以往,他还真不敢将李神光逼迫至此。
李神光此人的脾气,他是清楚的,所说的话,是断然做得出来。
他再是强大,也不可能不顾朝廷体统。
他的目标,是登临彼岸,却也一样想要治国平天下,将自己的道理传播开去。
不过现在……
因为他自己的疏忽,倒令那个小畜生成了气候,暂时已经不可制,洪玄机绝对不允许另外一个再逃出自己的掌控。
不顾咆哮的李神光,淡淡道:“给我叉下去。”
“洪玄机!”
李神光满面通红,厉声咆哮。
洪玄机却端起茶,如若不闻。
就在这时,一个温雅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上善见过洪太保,见过诸位大人。”
“嗯?”
洪玄机手中茶杯一顿,眉头皱起,眼中闪过一丝莫名异光。
那几位官员却是神色一喜,如蒙大赦。
“上善小先生!”
“快快请进!”
一个官员也顾不得看洪玄机脸色,惊喜地将门口出现的俊秀儒雅的年轻书生模样的上善迎了进来。
上善虽然身无官职,可如今这玉京城上下,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识,也没有几个人敢不敬。
只因为他是文圣公身边最亲近之人。
“诸位大人不必如此,折煞学生了。”
上善礼数周全,气度温雅。
那官员急急道:“上善小先生,不知此来是……?”
上善躬身道:“诸位大人,学生此来,是受夫子之命,送来一物。”
几位官员都好奇起来:“哦?不知是何物?”
在这个时候,那位文圣公怎会送东西来?能是什么?
“哼,黄口孺子,果然不成体统。”
洪玄机却在这时冷然道:“此为何处?何时?岂能容无关人等随意夹带进出?”
“洪玄机!”
李神光这时喝道:“文圣公乃当朝太师,更得陛下御口亲点,天下文事、教化,皆归文圣公掌管,这科举大典也是文圣公职责权柄!”
“上善!文圣公有何吩咐,人自管说来,我看谁敢拦!”
“哦,也不什么大事,只是夫子忽然起意,想要为此次科考,加试一道。”
上善一边笑道,一边从怀中拿出一物。
众人一看,却是一卷纸。
上善也没有询问众人同意的意思,几位考官也不觉得他所说的话有什么不对。
正如李神光所言,文圣公有这权利。
上善拿着纸卷,走到门外,将纸展开,直接望公一抛。
玉京城隐秘一角的民居中。
“嗯?!”
“不好!”
那位李真人神色一变,淡定不复,猛地站了起来。

kg56t精品小說 諸天普渡 起點-第832章 功德 (二合一章)看書-tkrwn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诸天普渡
在文圣公府不远,鸿门台上,刚刚才结束了一堂课业。
学子们在将夫子洪辟恭送离开后,才发出一阵阵热烈的讨论声。
此时这里的人,比之往日更要拥挤。
如今想要在这鸿门台上占得一席之地,聆听文圣公讲课授业,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般人没有一点名声、本事,休想占得座位。
若非鸿门台有规矩,任何人一个月内只能来这里听上一次,恐怕这里的座位,也要尽被权贵所把持。
自从数月之前,文圣公与洪玄机那一场惊天动地的一战,令整个天下形势都为之一变。
虽然最后似乎出现了一些意外。
没有几个人能看到造化道人投影的存在。
所以在大多数人眼里,那一战之中,始终是洪辟与洪玄机。
洪玄机虽然成就了人仙,震惊世人。
但文圣公在那夜三步入雷池,登临人仙,以绝世神通,暴打洪玄机,令其毫无还手之力,却是众人所目睹。
虽然最后洪玄机安然而回,还加官晋爵。
但究竟谁胜谁负,天下人都已心知肚明。
只是碍于洪玄机,少有人敢宣之于口。
毕竟其不仅是当朝太保,三公之一,更是当世唯二的人仙之一。
文圣公能暴打洪玄机,不代表他好欺,只不过是文圣公太强。
自此一战,文圣公已坐实了天下第一人的名头。
一位天下第一人,亲身授业讲道,毫不藏私,不限门户,人人可来,哪里能不令人趋之若鹜?
再加上儒门那突然冒出来的三千先天,七十二位堪比大宗师的贤人,六位堪比武圣、鬼仙的儒门六首。
这可都是文圣公教授出来的。
这些人,得文圣公授业,最多也不过十年,却能有如此惊世骇俗的成就。
简直能令人疯狂。
这些疯狂的人,没有把鸿门台给挤烂,已经是难得了。
“学生洪易,想求见夫子。”
洪易挤开拥挤的人群,追上了一个一身素衣松散不整,两眼茫然无神、如同大梦初醒一般的青年。
这个看似梦游一般的无神青年,却没有任何人敢小看他。
因为他正是新晋的儒门六首之一,名为列御寇。
现在的鸿门台,文圣公虽然仍是每日开讲,时间却没有以前那么长。
而且只是将课讲完便离去。
剩下的时间,便由这些已经被文圣公收为入室弟子的亲传为学子们轮流解惑。
今日正是轮到这列御寇当值。
儒门六首,每一个都是武圣、雷劫鬼仙一流的人物。
最为人所知的,当属那夜谈笑间尽败三大圣女的诗剑双绝李太白。
其次便是人未现,弹琴退太上道圣女的琴中圣手伶伦。
情深无药可救
和百里之外,一箭重伤洪玄机身边的武圣吴大管家的百里箭圣飞卫。
换一种方式去爱-清穿
传闻之中,这三人在此之前,都是游戏人间,无人知晓。
只有李太白曾于南方,因其诗才风流,被那里的权贵所知。
琴圣伶伦只是玉京城中,散花楼里的一名乐师。
箭圣飞卫也只是边军之中一小卒。
其余三位,虽然没有在那一战中展露锋芒,但事后也被人找了出来。
那夜的动静实在太大,数千儒门学子,与文圣公一齐汇聚浩然正气,令得天显异象,万古未有。
便是三千先天都被一一找了出来,何况六首?
其中一位,名为颜清臣,只是偏远州县之中的一个教书先生,听说写得一手好字,有笔落风雨惊,书成鬼神泣之威,被人尊为书圣。
还有一位,便是眼前这位列御寇,却是最为神秘的一位。
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
只知他孤身一人,无亲无故。
多年来,一直云游天下,闲云野鹤沉溺于山水之间。
但经过几次鸿门台解惑之后,却也没有人敢小瞧他。
最后一位名为姬旦,此前是皇家藏书之所,天录院麒麟阁的一名小吏。
靈 主
此人最一直在玉京城中,也是唯一一位有官身之人。
却也是最深藏不露之人,没有人知道他强在何处。
但了解之人,也都清楚,儒门之中,除去文圣公夫子外,便连六首之中其余几位,见他这位也是敬重有加。
他也是六首之中,唯一一位得乾帝亲自来请入朝中,封了高位,官居三品,位列宰辅,常伴君王,佐理朝政。
真真正正的一步登天!
因为要常伴君王,佐理政事,也最少出现在鸿门台。
洪易心中念头电闪,回忆着自己打听来的消息。
不敢对眼前的青年有半点小瞧。
“你是洪易吧。”
列御寇像被吵醒一样,半睁着惺松茫然的双眼,竟然认得洪易,而且见他来寻自己,也没有半点意外,似乎早就知道一般。
洪易讶异道:“列师兄认得学生?”
如今儒门已正名,正式收录弟子。
门下皆以师兄弟相称。
来听学的学子,也不管有没有被收录门墙,也皆以儒门弟子自居。
哪知列御寇又半合上双眼:“不认得。”
洪易:“……”
列御寇温吞吞道:“是夫子早有吩咐,说你今日会来求见。”
洪易闻言,又惊又喜。
“夫子果然学通天人,竟能知前事!”
列御寇又摇摇头:“你不必高兴,夫子最近道业有所得,要闭关参悟,没功夫见你,要我嘱咐你:科考在即,莫要胡思乱想,好生读书。”
“这是夫子原话,我已带到,你去吧。”
说完,也不再理会洪易,转过身,一步三晃,慢悠悠地离开了。
洪易还愣在原地。
“……”
他原本是下了好大决心,才来求见。
也想过很多可能,可唯独没有想到,只得了这样的结果。
一切的因由,都是数月前那一战。
确切地说,是这位文圣公和他父亲洪玄机一战中,所说过的那些话。
他听得一清二楚,别人也听得清楚。
不仅是他,如今天下间,很多人都在猜测文圣公与武温侯之间的关系。
从很久之前,人们就知道这两人很不对付。
洪玄机还好说,虽是大乾中流砥住,可也树敌无数。
但那位文圣公却向来与人为善。
除了那几个千年世家、几大道门,因正统之争、利益之争,还有恒州方家那位神童一般心存妒意之人,才会与他为敌。
他自己却是从来没有得罪过人,也从来不会对谁恶言怒目相向。
除了洪玄机。
自从那一战中,洪玄机说过的几句话,文圣公的反应,都让天下人有了些猜测。
只是两位当事人都没有任何人为此事做出回应。
也无人能确定,更没有人敢乱嚼舌根。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只有洪易,犹豫了数月,今日才终于鼓起勇气,想要求见夫子,确认心中所想。
“难道大兄真的没有死……”
“但怎么可能呢?”
“就算大兄没有死,又怎会是夫子……”
离开文圣公府,洪易有些失魂落魄地往回走。
心中不住地想着这些念头。
那夜,他也在场,亲耳听到那些话语。
若说谁最能了解其中内情,非他莫属。
不谈别的,那位文圣公所行所为,简直是他朝思暮想,想要做的事情。
除了那张脸,和他脑海中想象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
他也多想将那位所谓的父亲,洪玄机给暴打一顿,再质问他一番。
可他没有文圣公的无敌力量,绝世风姿。
神弃之人 天命如影
至少暂时没有。
也正是因为文圣公太过强大,洪易才不敢确认。
他会是自己那位早已葬身狼腹的大兄。
“罢了,既然这位夫子给自己留了话,想来是早有成算,我再纠缠也没有意思,”
“便静下心来,读书参悟学问,以待大考,”
“等我高中,获得封赏,再为朝廷立下大功,自然能为娘亲、大兄正名,也能堂堂正正,站到那文圣公和洪玄机面前,亲口问他们。”
洪易不愧非凡之人,很快便调整了心绪,静下了心神。
回头看了一眼文圣公府,大步离去。
文圣公府中。
洪辟看着洪易离去,重重阻隔,也挡不住他的目光。
笑了笑,便收回目光。
洪易是他降生此世的胞弟,也是此世的纪元之子。
他自然不会让这位纪元之子因为自己而失去了原有的成就,相反,他要让洪易走得更元,成就更高。
若是洪辟这些日子参悟那一战所得,没有错谬。
恐怕此世古往今来,所有阳神、粉碎真空的人仙,路都走错了。
即便是汇聚了无数纪元气远的纪元之子洪易,到最后也不可能登临彼岸,超脱此界。
异界幻想王 阕神子
最终与此界宇宙,融为一体,成为此界唯一的可能更大。
虽然那等成就,已经是不可想象,威能或许已不弱于大觉金仙。
可终究是被困于牢笼之中,再不得出脱。
这些明悟,都是在那一战中所得。
他凭着多年的浓厚积累,一步登天,借雷霆与洪玄机之力,打开体内九百大窍,登临人仙巅峰之时,便已经隐隐有所感觉。
凭他当时的积累、推衍,九百大窍并非极限。
只是自九百个大穴窍大开,他便感觉到自己打开了某扇门户,或者说是某种通道。
与这个世界,与这个宇宙有了某种联系。
虽然这种联系会让他获得更多、更强大的力量,但真性之中,般若观照的神通,让他得以感应到一丝不妥,强行中止了这个过程。
到后来造化道人于现世投影,以力量相诱,让他感受到了千变万化、血肉聚变之上,粉碎真空的一丝境界。
那种感受就更明显了。
真是真实,空是虚幻。
粉碎真空,便是打破真实与虚纪的界限。
大千世界,鸿蒙宇宙,皆可一拳而破灭。
即便是虚幻无凭的概念,也能粉碎。
可粉碎真空之后,无论血肉灵魂,都要和世界、宇宙连接。
宇宙不灭,“我”就不灭。
听起来很厉害,实际上也是厉害得很。
可再想超脱,除非真的破灭,打破这个牢笼。
但这个时候,宇宙就是“我”,我就是宇宙。
宇宙破灭,“我”又岂能不灭?
这是一条死路!
阳神也是另一条殊途同归的道路。
人仙是以肉身的力量,粉碎虚空。
阳神是以神魂的力量,寄托虚空。
都一样是融入世界宇宙之中。
本尊之前经历的世界,有过的感悟,一点都没有错。
无论是哪个世界,想要依靠力量,打破世界本身的桎梏,超脱而出,都是不可能的。
公主请上榻 情人节的台风
世间根本就没有什么逆天法。
也不需要逆天。
而真正能超脱的方法……
洪辟看了眼自己身周悬浮的儒门六圣器。
现在,应该是功德圣器才对。
真正超脱之法,就在这功德圣器上。
对于这点,本尊在以前就有过明悟。
如今,只是印证了这一点罢了。
功德,天地的功德。
是唯一的超脱之道。
所谓的功德,不是天地要求你做什么,你完成了才给你的奖励。
天道至公,没有人心的复杂。
天地运转,只依大道而行。
那些乱七八糟的阴谋论,放在“天”上面,简直是可笑之至。
功德,只是一方天地产生了某种积极的变化,得到了某种提升,而诞生的一种天地本源的力量。
这种力量,是天地本源,是万物之母,是一切的起始,一切的起因。
而触发了这种变化的根由,会自发地吸引这种力量,得到这种力量的加持,从而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看似是天地的嘉奖,其实是一种必然。
说是功德,其实更是一种造化之力。
本尊因为灰幕,而苦苦追寻的“造化”的根源,很可能就是这种天地本源、万物之母。
也唯功德,唯有造化,才是超脱的唯一大道。
换句话说,想要超脱一界,只有一条路。
带着一方天地,一方世界,一起升华、一起超脱。
顺天,而非逆天。
想要做到这一点,远比追求个人的力量艰难不知道多少倍。
这也是古往今,没有人能走上这条路的原因。
太过匪夷所思。
若是按照原本的道路,作为纪元之子的洪易,确实是最接近了终点的人。
他许下人人如龙的大愿,若是能实现,必然能与世界一起升华,最终超脱。
只是他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
所谓人人如龙的大愿,也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景。
哪怕他创下大道,让世间人人都可以修炼。
也不过是增加了修炼的人数罢了。
更何况,便连这一点,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即便是洪辟已经悟出了这个秘密,他也一样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做到。
唯一的方式,就是取巧。
在堪破太乙、甚至金仙之境时,借助本尊之力,直接打破此方世界的桎梏。
令此界之人,打破界限,得以升华。
日积月累,自然能令此世举界飞升。
洪辟摇摇头。
这终究是取巧之法。
由此可见,困守一方天地之中,若无不可思议的机缘,想要打破界限,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些都是以后需要考虑的,洪辟暂且放下念头。
穿越游戏的正确打开方式
回过神来,参悟六件功德圣器。
这六件圣器,是他抛开桎梏的前提下,更进一步的希望所在。
原本这六件圣器,虽有不可思议之力。
但其本质却有限。
得到了功德之力加持,却有了成为神器之王的潜质。
是护道圣器,洪辟不得不重。
只是要将之提升为神器之王,还是少了些契机。
这些契机,还需要他那个兄弟,为他寻找出来。
……
刚刚回到武温侯府的洪易,并不知道自己寻找兄弟未果,反而还落入了对方的算计中。
他正因为一个邀请而陷入两难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