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逆流十八載 愛下-第七百七十四章 明暗交鋒展示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
“NO、NO、NO,这不可能。”
佩奇摇头,脸上带着愤怒,“秦,这是不可能的,合作当然可以,但我们不会允许你占有那么多的股份,这是底线问题。”
“得了吧,谁不知道你们资本家的底线就是只要有钱赚,杀头的买卖也能干?”
秦林嫌弃地撇了撇嘴,糊弄谁呢,资本家的底线跟他们的良心是一样的——不可能存在。
“你也是资本家!”
“呸,谁说的,我秦林是地地道道的工人阶级的儿子,天生跟你们这群资本家势不两立!”
秦林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跳着脚反驳。
“呵呵,资本家可不是以血统来论的,而是以资产和身份。”
佩奇轻轻地摇了摇手中的酒杯,淡定地抿了一口酒水,甜甜的,味道真不错。
“你有多少资产,你自己不清楚吗?”
佩奇看向秦林的目光中就带上了说不出的鄙夷,你这家伙有什么资格嘲讽我们?
佩奇可不相信秦林真是工人的儿子,就冲他这几天展现出来的能量,佩奇就不认为那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少年天才?
笑话,再天才的少年也得符合科学发展规律,哪有人一出新手村就大杀四方的,如果有,那一定是因为其背后跟着一个或者无数个满级大号。
所以在佩奇和布林看来,秦林背后一定有着了不得的关系,说不定就是东方传说中的红色子弟,特权阶级。
你以为带上哈士奇的头套,自己就不是狼了?
啧啧,只能说,打死佩奇也没想到,除了这类背后有人的氪金大佬之外,还有一种同样可以不讲道理的大杀四方,通常情况下,我们称之为挂比。
只要不被封号,氪金了不起?虐的就是你们!
呃,当然前提是对方没开挂。
不过目前来看,至少在本位面,大概就只有秦林一个是开挂的,所以他不用担心自己会李鬼碰上李逵。
所以秦林摊牌了——这个位面,本公子就这么不讲理,怎么着了?
当然做人要低调,这种事情,秦林自己知道就好,还是不要说出来打击别人了,绝不是因为怕挨打或者被当成蛇精病。
“……”
这年头我,为什么说真话的人永远得不到别人的相信?
秦林很是无奈,感觉自己的一腔真心都赋予了流水,我以诚心待你,你却不相信我?
人与人之间还能不能有点信任可言?
然而无论秦林怎么解释,佩奇和布林却都是一副完全不相信的亚子,只是呵呵。
秦林前所未有地觉得这两个字有些欠扁,从今往后,决不允许有人再在我面前说这两个字,否则……
“呵呵,两位说笑了,我真就是普通人。”
秦林干笑了两声,认真地看着佩奇和布林,一脸真诚,努力想要表现出一副你们要相信我的样子——看我真诚脸。
一旁吧叶曼嘴角微微抽了抽,将俏脸转到一边,不忍看向秦林,你有意思吗?就你天天干的那些黑心事,说你不是资本家谁信啊?
呃,连叶曼这个自己人都嫌弃秦林,太虚伪了,这又不是二十年前,资本家人人喊打,现在这社会,你越是资本家,越受人追捧,没见过秦林这么胆小的!
(高速堵得人差点废了,缓了两天才缓过来。)
强行甩甩头,被打击地脑袋有些昏沉沉的秦林回过神来,合上笔记本,决定暂时放弃这种让咸鱼感到烧脑的问题。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秦林握拳,第一次,他似乎发现了重生之后的追求,至于挣点小钱,当个首富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重生一回,毕竟,不能光为了享受不是?
也许是比前世强十倍,但也有可能是强上百倍千倍乃至万倍亿倍,区别仅在于,自己的切入点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
除非是真的很有钱,或者是真的很有背景,可以强行插手分一块蛋糕,否则的话,这种捡钱的行为,在秦林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更何况,一个更加残酷冰凉的现实摆在面前,如今的秦林,一没钱,二没名,三没途径,四没权!
所以,别想太多。
“所以,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当前的关键是怎么捞这第一桶金!”
记忆力什么的根本没有增强,或许唯一的优点就是多出十几年的阅历,能让他在理解能力上比其他同学强点,再加上毕竟曾经学过,还是有点似是而非的印象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助,想因此而考好一点,基本不可能。
当然也不是说毫无机会。
毕竟曾经学过,哪怕忘记了,但是以他多出十几年的理解能力自然能更为轻松地将这些忘记的知识拾起来。
而且哪怕真的被看进去了,恐怕最终的结局也只不过是给其他作者们提供一个灵感,然后人家火的一塌糊涂,还不用付你半毛钱版权费!
毕竟想法这个东西,你没办法给它注册专利。
由小及大,脚下的海天市在最近这几年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人能知道,作为几乎完全被忽视了的五线城市,号称沿海城市之耻的海天市,竟然和全国的大部分地区一样,火速开始给房价换挡踩油门,以F1方程式赛车一样的速度,开启了在高房价的路上狂飙猛冲一去不回头的进程。
“不,不对!不是没人知道!”
秦林嘴角闪过一抹嘲讽。
“在这个时间点的话,那些二代和开发商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并且,正在磨着刀。”
于是那一年,推特和油管上出现了一位以疯狂而闻名的“蝗虫”。
他可以用最标准的英伦腔调夸奖下水道工人,也可以用德克萨斯最恶毒的俚语诅咒华尔街大亨。
他可以给路边的乞丐点赞祈祷,也能够给宫里的政客们点蜡上香。
封了一个账号就换另一个,但是那熟悉的吐槽方式却能让人很快知道这就是他。
更可怕的是,他有了粉丝,也可以说是信徒。
有的人或许是真的想要发泄不满,但更多的则仅仅只是觉得这样活着很酷。
他们在网络上聚集到一起,收购匿名账号,请人伪造ip,然后一个账号一个账号地挨个攻陷。

精彩都市小說 逆流十八載 愛下-第七百七十一章 交流活動展示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狗歌与金陵大学的交流活动其实很简单,没什么超纲的东西。
好吧,换句话说,称一句枯燥也是没问题的。
这种交流活动,本来就是花花轿子众人抬,你给我面子我给你面子的事情,根本不会有人不开眼搞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出来。
佩奇和布林既然答应了秦林和金陵大学的邀请,就没想过不给面子,同理,金陵大学有求于人,自然也不会脑抽到当着人家的面批判一下资本主义世界的腐败。
哪怕是那些所谓的学生代表,问的问题也都是提前商量过的,有争议的根本不会提出来。
咳,没错,所有提问的学生代表都是找好的托儿。
其中就包括优秀学生代表赵昊童鞋,这货是允许学生提问后,第一个站起来的。
呃……
人生就是这么地身不由己,有些事情,大家都懂,可还是得昧着良心,呸呸,还是得稍稍圆滑一点,做一个海王,你好我好大家好。
就像赵昊提出的问题——“请问佩奇先生,有人说二十一世纪必然将是一个由互联网来引领的世界,狗歌作为互联网行业的领头羊之一,身为掌舵者的您对此是怎么看的?”
噫,就这破问题,问跟没问有什么区别?
纯粹就是为了拍马屁和灌鸡汤罢了,连答案都有现成的,佩奇甚至连想都不用想,直接就能把之前的模板照搬一遍。
还有一些其他问题,比如说——
“布林先生,作为一名事业有成的前辈,您的成功对我们有极大的激励作用,那么,请问您对我们这些在校学生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然后布林理所当然地回答,“哦,是的,我建议你们good good study,day day up!”
好吧,这是开完笑,但回答什么“努力充实自己,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之类的,跟上面那句话有什么区别?
说的都对,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连鸡汤都算不上,但这才是正常的交流活动。
那些动不动就大动作震惊全国,言论引起广泛崇拜或者议论的,基本上都是准备不充分的锅,而金陵大学显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毕竟还有媒体报道来着。
没错,交流会上来了好几家媒体,长枪短炮的,一看就很正规。
不仅金陵本地媒体,包括省台都派来了记者和摄影师全程记录,光是这些,就值得金陵大学忙碌一回了,更何况在之前私下里的交流中,佩奇和布林并没有拒绝帮助金陵大学跟斯坦福牵线的事情。
而这就代表着有戏,最起码也是有的谈。
所以看看叶志光和那群学校领导一个个满面红光、如沐春风的模样,秦林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不是他不想为同学们多做点贡献,让佩奇和布林能掏出点真正有用的私货出来,奈何学校这边已经满足了啊!
请问,怎样才能让自己学校的领导们眼光变得更加长远一些?
谢邀,人在美国,刚下灰机,对于这件事情,我来发表几个不成熟的建议,首先……其次……然后……
所以综上所述,把校长打死,然后换个校长是最简单的方法。
当然,作为业内人士,利益相关,有些话不能明说,但还是慎重警告你一句,这里面的水很深,说不定换了之后,新领导眼光更短也有可能。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逼忽大佬。嗯,不是错别字。
看着台上佩奇、布林和金陵大学的代表们没完没了的商业互吹,秦林实在是没忍住,悄悄站起身从大礼堂溜了出去。
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有这功夫,还不如回去跟我家袁芷聊聊天。
然后在他离开座位的瞬间,便有一个为了瞻仰大佬风采,而不惜蹲在过道旁的男生眼睛一亮,饿虎扑食一般占据了秦林的座位。
“.…..”
秦林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无视了。
成功抢到座位的男生得意地冲其他几个面带懊恼的同学扬了扬脑袋,然后还扫了秦林的背影一眼,撇了撇嘴。
“连这种千载难逢的面对世界名人的机会都能放弃,这人绝对是个学渣,一点追求都没有,简直是在拖我们金陵大学的后腿。”
“阿嚏。”
刚刚走出大礼堂的秦林突然打了个喷嚏,阳光照在身上,有种暖洋洋的感觉。
“奇怪,为什么我每次看太阳都会打喷嚏呢?难道是因为我太过光芒四射,所以被太阳嫉妒了?”
想了又想,秦林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错,人帅嘛,当然要承受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压力,这种事情,没有人比我更懂。
()
重生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确认重生的地点和时间节点。
不然你好不容易重生了,兴高采烈之际,结果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分钟前,那有啥用?买彩票吗?那也得重生到彩票店门口才行。
或者万一重生到了撒哈拉。
嗯,基本上那种情况下也就不需要判断是不是重生了。
就比如说秦林的这次重生,万一不是在路边,而是在路中间,那估计也就不需要考虑接下来要干嘛了,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坐在轮椅上写小说了。
曾经秦林就好奇过一个问题。
一个人,如果他的精神力极度强大的话,可以凭空在自己的记忆中勾勒出一个十年前的世界,一个十年前的自己,并且能够将世界的演变和发展完全固化的话。
那么在那个十年前的自己拥有了另一条成长方向时,这是否就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重生了?只不过那时就是另一个多元宇宙的故事了?
现在的自己,又是否是上辈子的某个自己勾勒出来的?
从第一个月只有寥寥几个同伴,到短短一年后,一次集结就有上千号人同时出动,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无关乎什么正义和邪恶的立场,或许就跟阿甘想跑就跑那样,他同样是想骂就骂,前者是某种坚持,后者也是某种坚持。
其实在心底,这个疯子又何尝不知道,这种疯狂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无能为力后的恼羞成怒,是一种绝望。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一年,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直到他们的隐秘圈子里的人数突破一万人后,他才施施然地给所有人发了一个中指,然后解散了圈子。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逆流十八載 線上看-第七百三十二章鑒賞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明天再改)
问题是到了那会儿,压根就不生产东西了,工厂几乎全在第三世界国家,产品比得上国货这样物美价廉的非常少!
所以才会那么着急想找掰掰手腕,再不咬几口肉补充营养,完美世界就要彻底圣墟了。
话说回来,良心这坑爹货此时还在狂打爱国牌,没有展现出其良心的本质。
文笔不行,哪怕设定再好,情节再曲折,人家连开头都懒得看,你能怎么办?
好惆怅!那感觉,就像金色沙滩上的一条咸鱼看到大浪来了想要反身,却突然发现自己身上还没抹盐一样。
强行甩甩头,被打击地脑袋有些昏沉沉的秦林回过神来,合上笔记本,决定暂时放弃这种让咸鱼感到烧脑的问题。
秦林握拳,第一次,他似乎发现了重生之后的追求,至于挣点小钱,当个首富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重生一回,毕竟,不能光为了享受不是?
也许是比前世强十倍,但也有可能是强上百倍千倍乃至万倍亿倍,区别仅在于,自己的切入点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
除非是真的很有钱,或者是真的很有背景,可以强行插手分一块蛋糕,否则的话,这种捡钱的行为,在秦林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更何况,一个更加残酷冰凉的现实摆在面前,如今的秦林,一没钱,二没名,三没途径,四没权!
所以,别想太多。
“所以,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当前的关键是怎么捞这第一桶金!”
记忆力什么的根本没有增强,或许唯一的优点就是多出十几年的阅历,能让他在理解能力上比其他同学强点,再加上毕竟曾经学过,还是有点似是而非的印象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助,想因此而考好一点,基本不可能。
当然也不是说毫无机会。
毕竟曾经学过,哪怕忘记了,但是以他多出十几年的理解能力自然能更为轻松地将这些忘记的知识拾起来。
而且哪怕真的被看进去了,恐怕最终的结局也只不过是给其他作者们提供一个灵感,然后人家火的一塌糊涂,还不用付你半毛钱版权费!
毕竟想法这个东西,你没办法给它注册专利。
由小及大,脚下的海天市在最近这几年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人能知道,作为几乎完全被忽视了的五线城市,号称沿海城市之耻的海天市,竟然和全国的大部分地区一样,火速开始给房价换挡踩油门,以F1方程式赛车一样的速度,开启了在高房价的路上狂飙猛冲一去不回头的进程。
“不,不对!不是没人知道!”
秦林嘴角闪过一抹嘲讽。
“在这个时间点的话,那些二代和开发商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并且,正在磨着刀。”
于是那一年,推特和油管上出现了一位以疯狂而闻名的“蝗虫”。
他可以用最标准的英伦腔调夸奖下水道工人,也可以用德克萨斯最恶毒的俚语诅咒华尔街大亨。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他可以给路边的乞丐点赞祈祷,也能够给宫里的政客们点蜡上香。
封了一个账号就换另一个,但是那熟悉的吐槽方式却能让人很快知道这就是他。
更可怕的是,他有了粉丝,也可以说是信徒。
有的人或许是真的想要发泄不满,但更多的则仅仅只是觉得这样活着很酷。
他们在网络上聚集到一起,收购匿名账号,请人伪造ip,然后一个账号一个账号地挨个攻陷。
这种行为很像当年的帝吧出征,又有些像网络上的那些水军,却远比他们疯狂,远比他们团结,也远比他们隐秘,他们自称“蝗虫”,过境之后,寸草不生的“蝗虫”。
重生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确认重生的地点和时间节点。
不然你好不容易重生了,兴高采烈之际,结果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分钟前,那有啥用?买彩票吗?那也得重生到彩票店门口才行。
或者万一重生到了撒哈拉。
嗯,基本上那种情况下也就不需要判断是不是重生了。
就比如说秦林的这次重生,万一不是在路边,而是在路中间,那估计也就不需要考虑接下来要干嘛了,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坐在轮椅上写小说了。
曾经秦林就好奇过一个问题。
一个人,如果他的精神力极度强大的话,可以凭空在自己的记忆中勾勒出一个十年前的世界,一个十年前的自己,并且能够将世界的演变和发展完全固化的话。
那么在那个十年前的自己拥有了另一条成长方向时,这是否就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重生了?只不过那时就是另一个多元宇宙的故事了?
现在的自己,又是否是上辈子的某个自己勾勒出来的?
从第一个月只有寥寥几个同伴,到短短一年后,一次集结就有上千号人同时出动,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无关乎什么正义和邪恶的立场,或许就跟阿甘想跑就跑那样,他同样是想骂就骂,前者是某种坚持,后者也是某种坚持。
其实在心底,这个疯子又何尝不知道,这种疯狂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无能为力后的恼羞成怒,是一种绝望。
这一年,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直到他们的隐秘圈子里的人数突破一万人后,他才施施然地给所有人发了一个中指,然后解散了圈子。
那一天,秦林扔掉了所有的行李,一脸平静地从某个欧洲小国回来。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那个让油管和推特差点发布联合追杀令的疯子就是他,因为那些人从未怀疑过这个疯子不是美国人,他骂的实在是太地道了。
回国之后,秦林便封印了自己的英语技能,甚至连美剧也不看了。
梦回九七
到底是首富醒来,梦到贫穷,还是贫穷梦到了首富?
叶曼,英雄救美?
白起,黑夜,芈月,宣太后,芈姓白氏,政,借老将军头一用
你们这小区房子太老了,很多人家的厨房竟然都是放在阳台上,更糟糕的是,很多居民喜欢把垃圾直接从楼上往下扔。
刚刚我就差点被人破了一盆脏水,实在是太危险,太不卫生了!
你想怎样?
所以,你得降价才行!

3d3ee寓意深刻小說 逆流十八載 半緣222-712展示-8zsrc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问题是到了那会儿,压根就不生产东西了,工厂几乎全在第三世界国家,产品比得上国货这样物美价廉的非常少!
所以才会那么着急想找掰掰手腕,再不咬几口肉补充营养,完美世界就要彻底圣墟了。
话说回来,良心这坑爹货此时还在狂打爱国牌,没有展现出其良心的本质。
文笔不行,哪怕设定再好,情节再曲折,人家连开头都懒得看,你能怎么办?
小小老婆,乖乖回家 木清榕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好惆怅!那感觉,就像金色沙滩上的一条咸鱼看到大浪来了想要反身,却突然发现自己身上还没抹盐一样。
强行甩甩头,被打击地脑袋有些昏沉沉的秦林回过神来,合上笔记本,决定暂时放弃这种让咸鱼感到烧脑的问题。
秦林握拳,第一次,他似乎发现了重生之后的追求,至于挣点小钱,当个首富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重生一回,毕竟,不能光为了享受不是?
也许是比前世强十倍,但也有可能是强上百倍千倍乃至万倍亿倍,区别仅在于,自己的切入点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
除非是真的很有钱,或者是真的很有背景,可以强行插手分一块蛋糕,否则的话,这种捡钱的行为,在秦林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更何况,一个更加残酷冰凉的现实摆在面前,如今的秦林,一没钱,二没名,三没途径,四没权!
所以,别想太多。
都市有情缘
“所以,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当前的关键是怎么捞这第一桶金!”
我的二战不可能这么萌 月面
记忆力什么的根本没有增强,或许唯一的优点就是多出十几年的阅历,能让他在理解能力上比其他同学强点,再加上毕竟曾经学过,还是有点似是而非的印象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助,想因此而考好一点,基本不可能。
当然也不是说毫无机会。
毕竟曾经学过,哪怕忘记了,但是以他多出十几年的理解能力自然能更为轻松地将这些忘记的知识拾起来。
而且哪怕真的被看进去了,恐怕最终的结局也只不过是给其他作者们提供一个灵感,然后人家火的一塌糊涂,还不用付你半毛钱版权费!
毕竟想法这个东西,你没办法给它注册专利。
由小及大,脚下的海天市在最近这几年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人能知道,作为几乎完全被忽视了的五线城市,号称沿海城市之耻的海天市,竟然和全国的大部分地区一样,火速开始给房价换挡踩油门,以F1方程式赛车一样的速度,开启了在高房价的路上狂飙猛冲一去不回头的进程。
“不,不对!不是没人知道!”
秦林嘴角闪过一抹嘲讽。
“在这个时间点的话,那些二代和开发商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并且,正在磨着刀。”
于是那一年,推特和油管上出现了一位以疯狂而闻名的“蝗虫”。
他可以用最标准的英伦腔调夸奖下水道工人,也可以用德克萨斯最恶毒的俚语诅咒华尔街大亨。
他可以给路边的乞丐点赞祈祷,也能够给宫里的政客们点蜡上香。
封了一个账号就换另一个,但是那熟悉的吐槽方式却能让人很快知道这就是他。
更可怕的是,他有了粉丝,也可以说是信徒。
海影迷踪 大星星
有的人或许是真的想要发泄不满,但更多的则仅仅只是觉得这样活着很酷。
他们在网络上聚集到一起,收购匿名账号,请人伪造ip,然后一个账号一个账号地挨个攻陷。
这种行为很像当年的帝吧出征,又有些像网络上的那些水军,却远比他们疯狂,远比他们团结,也远比他们隐秘,他们自称“蝗虫”,过境之后,寸草不生的“蝗虫”。
重生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确认重生的地点和时间节点。
不然你好不容易重生了,兴高采烈之际,结果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分钟前,那有啥用?买彩票吗?那也得重生到彩票店门口才行。
或者万一重生到了撒哈拉。
嗯,基本上那种情况下也就不需要判断是不是重生了。
就比如说秦林的这次重生,万一不是在路边,而是在路中间,那估计也就不需要考虑接下来要干嘛了,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坐在轮椅上写小说了。
曾经秦林就好奇过一个问题。
窗外深秋 雨季黎落
一个人,如果他的精神力极度强大的话,可以凭空在自己的记忆中勾勒出一个十年前的世界,一个十年前的自己,并且能够将世界的演变和发展完全固化的话。
那么在那个十年前的自己拥有了另一条成长方向时,这是否就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重生了?只不过那时就是另一个多元宇宙的故事了?
现在的自己,又是否是上辈子的某个自己勾勒出来的?
从第一个月只有寥寥几个同伴,到短短一年后,一次集结就有上千号人同时出动,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无关乎什么正义和邪恶的立场,或许就跟阿甘想跑就跑那样,他同样是想骂就骂,前者是某种坚持,后者也是某种坚持。
开心宝贝之双重穿越
其实在心底,这个疯子又何尝不知道,这种疯狂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无能为力后的恼羞成怒,是一种绝望。
这一年,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直到他们的隐秘圈子里的人数突破一万人后,他才施施然地给所有人发了一个中指,然后解散了圈子。
黑道 言情 小說
那一天,秦林扔掉了所有的行李,一脸平静地从某个欧洲小国回来。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那个让油管和推特差点发布联合追杀令的疯子就是他,因为那些人从未怀疑过这个疯子不是美国人,他骂的实在是太地道了。
回国之后,秦林便封印了自己的英语技能,甚至连美剧也不看了。
梦回九七
到底是首富醒来,梦到贫穷,还是贫穷梦到了首富?
叶曼,英雄救美?
白起,黑夜,芈月,宣太后,芈姓白氏,政,借老将军头一用
误宠甜妻:总裁,不可以 九夜雪
你们这小区房子太老了,很多人家的厨房竟然都是放在阳台上,更糟糕的是,很多居民喜欢把垃圾直接从楼上往下扔。
刚刚我就差点被人破了一盆脏水,实在是太危险,太不卫生了!
你想怎样?
所以,你得降价才行!

khp7j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逆流十八載 半緣222-712展示-kubk8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问题是到了那会儿,压根就不生产东西了,工厂几乎全在第三世界国家,产品比得上国货这样物美价廉的非常少!
所以才会那么着急想找掰掰手腕,再不咬几口肉补充营养,完美世界就要彻底圣墟了。
话说回来,良心这坑爹货此时还在狂打爱国牌,没有展现出其良心的本质。
文笔不行,哪怕设定再好,情节再曲折,人家连开头都懒得看,你能怎么办?
凤唳天下:王的鬼面将军 生世飞花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好惆怅!那感觉,就像金色沙滩上的一条咸鱼看到大浪来了想要反身,却突然发现自己身上还没抹盐一样。
强行甩甩头,被打击地脑袋有些昏沉沉的秦林回过神来,合上笔记本,决定暂时放弃这种让咸鱼感到烧脑的问题。
秦林握拳,第一次,他似乎发现了重生之后的追求,至于挣点小钱,当个首富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重生一回,毕竟,不能光为了享受不是?
也许是比前世强十倍,但也有可能是强上百倍千倍乃至万倍亿倍,区别仅在于,自己的切入点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
除非是真的很有钱,或者是真的很有背景,可以强行插手分一块蛋糕,否则的话,这种捡钱的行为,在秦林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更何况,一个更加残酷冰凉的现实摆在面前,如今的秦林,一没钱,二没名,三没途径,四没权!
所以,别想太多。
“所以,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当前的关键是怎么捞这第一桶金!”
记忆力什么的根本没有增强,或许唯一的优点就是多出十几年的阅历,能让他在理解能力上比其他同学强点,再加上毕竟曾经学过,还是有点似是而非的印象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助,想因此而考好一点,基本不可能。
武冲琼霄
当然也不是说毫无机会。
毕竟曾经学过,哪怕忘记了,但是以他多出十几年的理解能力自然能更为轻松地将这些忘记的知识拾起来。
而且哪怕真的被看进去了,恐怕最终的结局也只不过是给其他作者们提供一个灵感,然后人家火的一塌糊涂,还不用付你半毛钱版权费!
毕竟想法这个东西,你没办法给它注册专利。
由小及大,脚下的海天市在最近这几年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人能知道,作为几乎完全被忽视了的五线城市,号称沿海城市之耻的海天市,竟然和全国的大部分地区一样,火速开始给房价换挡踩油门,以F1方程式赛车一样的速度,开启了在高房价的路上狂飙猛冲一去不回头的进程。
“不,不对!不是没人知道!”
重生娱乐大咖
秦林嘴角闪过一抹嘲讽。
“在这个时间点的话,那些二代和开发商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并且,正在磨着刀。”
于是那一年,推特和油管上出现了一位以疯狂而闻名的“蝗虫”。
他可以用最标准的英伦腔调夸奖下水道工人,也可以用德克萨斯最恶毒的俚语诅咒华尔街大亨。
他可以给路边的乞丐点赞祈祷,也能够给宫里的政客们点蜡上香。
開 寶箱
封了一个账号就换另一个,但是那熟悉的吐槽方式却能让人很快知道这就是他。
超级天神系统 柳忙
更可怕的是,他有了粉丝,也可以说是信徒。
有的人或许是真的想要发泄不满,但更多的则仅仅只是觉得这样活着很酷。
他们在网络上聚集到一起,收购匿名账号,请人伪造ip,然后一个账号一个账号地挨个攻陷。
这种行为很像当年的帝吧出征,又有些像网络上的那些水军,却远比他们疯狂,远比他们团结,也远比他们隐秘,他们自称“蝗虫”,过境之后,寸草不生的“蝗虫”。
重生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确认重生的地点和时间节点。
不然你好不容易重生了,兴高采烈之际,结果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分钟前,那有啥用?买彩票吗?那也得重生到彩票店门口才行。
或者万一重生到了撒哈拉。
嗯,基本上那种情况下也就不需要判断是不是重生了。
就比如说秦林的这次重生,万一不是在路边,而是在路中间,那估计也就不需要考虑接下来要干嘛了,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坐在轮椅上写小说了。
婚婚欲醉:傲娇总裁的新妻
曾经秦林就好奇过一个问题。
一个人,如果他的精神力极度强大的话,可以凭空在自己的记忆中勾勒出一个十年前的世界,一个十年前的自己,并且能够将世界的演变和发展完全固化的话。
那么在那个十年前的自己拥有了另一条成长方向时,这是否就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重生了?只不过那时就是另一个多元宇宙的故事了?
车灵 水木
现在的自己,又是否是上辈子的某个自己勾勒出来的?
从第一个月只有寥寥几个同伴,到短短一年后,一次集结就有上千号人同时出动,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无关乎什么正义和邪恶的立场,或许就跟阿甘想跑就跑那样,他同样是想骂就骂,前者是某种坚持,后者也是某种坚持。
其实在心底,这个疯子又何尝不知道,这种疯狂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无能为力后的恼羞成怒,是一种绝望。
这一年,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直到他们的隐秘圈子里的人数突破一万人后,他才施施然地给所有人发了一个中指,然后解散了圈子。
那一天,秦林扔掉了所有的行李,一脸平静地从某个欧洲小国回来。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那个让油管和推特差点发布联合追杀令的疯子就是他,因为那些人从未怀疑过这个疯子不是美国人,他骂的实在是太地道了。
回国之后,秦林便封印了自己的英语技能,甚至连美剧也不看了。
梦回九七
刁蛮女捕:公子你别急 邻家阿狸
到底是首富醒来,梦到贫穷,还是贫穷梦到了首富?
叶曼,英雄救美?
白起,黑夜,芈月,宣太后,芈姓白氏,政,借老将军头一用
你们这小区房子太老了,很多人家的厨房竟然都是放在阳台上,更糟糕的是,很多居民喜欢把垃圾直接从楼上往下扔。
刚刚我就差点被人破了一盆脏水,实在是太危险,太不卫生了!
我 在 玩
你想怎样?
诡婚难逃:阴阳鬼探 洛米塔
所以,你得降价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