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這隻妖怪不太冷 愛下-第五百五十三章 你要什麼牌我挨着挨着給你找推薦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白天路上的人也很多。
只是往年过年时河边都会挂满灯笼的,有时还会在草坪上放置卡通彩灯,今天一路走来却没怎么见到。
午后的太阳已有几分灼人,周离外面只穿了件薄外套,走在路上还是觉得热,想把外套脱掉。可那样的话里面就只有一件短袖了,别人怕是会觉得他很奇怪。
“呼……”
本身就热,抱着团子就更热了。
周离试图和团子商量:“团子大人下来走路好不好,我都出汗了。”
“不好。”
“可是抱着团子大人好热。”
“冬天你不是这样说的。”
“唔……”
对面一位女士牵着一只美国斗牛犬走过。
团子下意识的抱紧了周离,甚至伸出爪子勾住了周离衣服的布料,并扭头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这只狗,直到女士牵着狗走远她才出声,声音压得很低:“这个好像电视里那个……哎呀槐序你不要对着它吹哨子!”
“哪个电视?”周离随口问。
“总是欺负猫的那个……”
“这样啊。”
“很可怕的。”
“听说这种狗挺温顺的。”
“不是的喔……”团子声音还是很小,却很认真的在纠正周离的错误,“它打猫的时候可凶了!”
“这样啊。”
这时槐序忽然停了下来,踮脚翘首看向河边,伸手指着:“李呆毛在那里!”
闻言周离和团子都扭头看去。
河边沿着河堤摆满了桌椅,人群密集,都在享受休假的安逸和难得的好天气。雁城过年都这样,冬日里的阳光弥足珍贵,年假亦不可多得,人们往往会约上亲朋好友,三五成桌,坐在河边喝茶聊天、打牌打麻将,就这么消磨一整天的时间,是许多雁城人喜欢的方式。
众多人头中长着一小簇天线。
楠哥在做兼职。
周离看见她将面前的一排麻将推倒,笑容满面,坐在其他位置上的人则纷纷笑骂,接着拿起面前摆的瓜子数出几颗丢到楠哥面前,数楠哥面前的瓜子最多。
“要不要过去玩会儿?”槐序问。
“不要了。”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五十三章 你要什麼牌我挨着挨着給你找熱推
楠哥身边有好多人,看起来像是她的堂表兄姐之类的,周离都不认识,不好意思过去。
可就在这时,楠哥扭头不经意的一瞥。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收回目光后,她笑嘻嘻的将别人丢来的瓜子聚拢到身前,手上正忙着时,突然愣了下,好似这才察觉到刚才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于是又把头扭回去。
“嘿!”
楠哥伸出手朝周离挥动。
与此同时,团子也终于看见了她。
“蓝哥!”
团子脆生生喊了一声,立马从周离怀里挣脱落地,朝楠哥跑去。
周离沉默的看着她化作一道白影,灵活的在人群脚下穿梭,好似敏捷点满。很快跑到楠哥面前,轻巧一跃便跳进了楠哥怀里,借势翻滚着撒了个娇。
“……”
随即周离也朝楠哥走去。
槐序紧随其后。
半分钟后。
楠哥一边撸着猫一边很自然的向大家介绍:“这是我男朋友,叫周离,旁边这个是他……表妹。”
然后又向周离介绍:“这是我大堂哥,这是我大堂嫂,这是我二表姐,这是我三堂哥……”
周离一边点头一边跟着叫。
根本记不住。
而且感觉社恐症要犯了。
尤其是旁边的老妖怪还斜着眼睛偷偷打量他,那表情,分明就是在看他笑话。
幸好楠哥介绍完后说了句:“都是来给大哥我送钱的。”
周离笑了笑。
接着楠哥仰头望他:“你今下午不是要去看望那个……马大爷吗?”
“正在去。”
“绕到这边来了。”
“晒晒太阳。”
“那不急嘛,坐下来晒,看大哥打打麻将,打完我和你一起去。等下赢钱了我还给你们俩发过年钱。”楠哥很豪气的对他招呼着,“之前一直用的我的运气,我不太想用,所以赢得也不多,现在你们两个来了,我就不用我的运气了,用你们两个的,看还能不能赢。”
“……”
周离看见槐序已经在旁边坐了下来。
“喝什么?花茶竹叶青苦荞?”
“花茶吧。”
“苦荞!”
“喵呜~”
“老板!花茶苦荞一样一杯!”
“喵喵喵……”
对面坐着的貌似是大堂哥,一边搓麻将一边瞥周离,对楠哥说:“这就是你那个男朋友?”
“咋?”
“咋这么小白脸呢?”
“闭上你的茅斯!把心思放在麻将上,光点炮!”
“我这盘肯定赢!”
“扯!”
楠哥瞥了眼周离的表妹,表妹也心有灵犀的与她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接下来的时光应该是难过的。
周离不会打麻将,甚至都不爱打牌,看也看不懂,坐在这里会格外枯燥。况且对面的人时不时就会瞄他一眼然后问一两句关于他们的事,类似高中是不是一个学校、大学是不是一个班、谈了多久了之类的,虽然大部分问题都是楠哥在回答,但他还是有点紧张。
幸好楠哥一边打一边给他讲游戏规则,一边带着他和其他人乱扯淡,让他慢慢心安下来。
益州麻将的规则还是比较简单。
至少周离懂了。
槐序也懂了。
不过简单的是规则,你要对抗的从来不是规则,而是对面的玩家。
楠哥的运气是有大用的,她并不愿意在做兼职这种小事上倾注太多运气,所以之前她也有输,只是比常人多一点点的运气和精湛的博弈技巧,让她输少赢多。
说来也神奇,自从周离和槐序坐到她身边后,她就一直赢没有输过了,大堂哥则全权负责点炮。
“诶奇怪……”
大堂哥眉头紧皱:“我记得这明明是个二筒,怎么变成三筒了?”
“少熬点夜。”楠哥鄙夷道。
“我说真的!”
“难不成有某个人用漫威中的快银一样的速度把你的麻将给换了?”楠哥摇摇头,真是无语了,“你要是实在玩不起了就算了,换你老婆来点炮。”
“唉算了……三筒。”
“胡了,清一色。”
“日……”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愛下-第五百五十三章 你要什麼牌我挨着挨着給你找閲讀
大堂哥把麻将一推,气恼得很。
楠哥则摆出了平常周离说她的表情,对大堂哥说:“不要说脏话。”
大堂哥难受死了。
楠哥哈哈大笑,摊手说:“我不欺负你们了,你们玩你们玩,我带他去看马大爷了……数瓜子数瓜子。”
数完瓜子,对照着给钱。
二表姐和三堂哥都是微信转账,大堂哥带的现金多,直接给的现钱,给了好几张红票子,崭新。楠哥拿到后便随手抽出三张,在手上甩得哗哗作响,一张给周离一张给槐序,团子也没错过。
“给你们的分红!”
“谢谢楠哥!”
“喵呜……”
“谢……谢谢楠哥。”
周离则总觉得,这更像是给自己的封口费。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討論-第五百五十二章 在家裡留下的印記看書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
周离到的时候姜姨和祝双居然还没有睡,还在看电视,团子也懒洋洋的趴在旁边打盹儿,为半夜跑酷做准备。
“你们还没睡?”
“很正常。”
据说祝双回家后每天晚上都会看电视看到很晚才睡、早上又起不来,而姜姨则是因为看团子可爱,想要陪她多待一会儿,并且从昨天开始她也已经放假了,不用早起上班,也就不一定要早睡。
合情合理。
看的是吐槽大会。
祝双揉着眼睛,姜姨打着呵欠。
一时间周离也搞不懂了,这个节目究竟是很感人还是很无聊?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線上看-第五百五十二章 在家裡留下的印記熱推
他往电视上看了一眼,只看到一个剃着寸头的年轻小伙正在火力全开,下边观众的反应十分热闹。虽然没有看前面,就只听了几句话的周离也忍不住露出了笑意,可能和今天心情好也有关。
身边传来姜姨的声音:“你和小楠出去吃夜宵了么?”
声音才一落地,祝双立马就提出了不同猜想:“吃夜宵哪里吃得到这么久,肯定是去唱歌去了,才这么晚!”
“哎呀。”姜姨很惊讶的看着周离,“我都没听过你唱歌呢。”
“我也没听过哥哥唱歌,只听过他哼。”
“什么时候咱们一家人也去KTV玩一回么?”
“好呀好呀。”
“咳咳。”
周离不得不咳嗽了两声,才有机会插进去话:“我们去网吧打了一晚上的游戏。”
姜姨看向祝双。
祝双也看向姜姨。
相顾无言。
倒是团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好似被他们吵醒了,然后又用小爪子揉了揉眼,看到周离后一下子就把小爪子放下了,眼睛完全睁开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周泥你肥来啦~”
“回来了。”周离答道。
“怎么不带团子大人出去玩?”团子大人有点伤心,“他们说你晚上可能不会回来了,他们在这里等你,看你回不回来,所以团子大人也跟着在这里等你。”
“这样啊~~”
“是的喔!”团子点着头,又舔舔小爪子然后搓脸,“下次再出去玩要带着团子大人!”
“喵呜~”
“喵??”
“我去洗漱了。”
周离转身走向了卫生间。
从网吧里出来后身上会很容易沾上一股难闻的味道,是必须要洗澡的。
在他洗澡的时候团子大人是必须要来挠门的,只是在挠了那么多次门也没有结果后,她也变得懒了,只象征性的挠几下、软软糯糯的喊几声让周离开门,无果后就坐在门口等他。
所以在周离洗澡的时候,只要是毛玻璃门,基本都能在门的最下边看见一道乖巧端坐的小猫身影。
有时一动不动;
有时自顾自舔小爪子;
有时将小爪子从下边门缝里伸进来抓空气。
也有时仰着头听水声。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起點-第五百五十二章 在家裡留下的印記展示
总之看起来很是让人生怜。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周离有时都心疼她,有放她进来的冲动,只是理智总是能占据上风。
洗完澡。
出来时电视已经关了,客厅很安静,给他留了一盏最暗的、他的卧室门口也有开关的灯,至于刚才那母子俩,显然在失望之下已经失去了抵抗困魔侵扰的战意,恐怕都睡着了。
回到房间,按开灯。
架子床真令人感到亲切。
老妖怪躺在上铺,还翘着二郎腿,抱着手机打游戏,头也没转的问:“你和李呆毛真打了一晚的游戏?”
“瞒得过你么?”
“我又没有来偷看你,就是怕你们会做一些我不方便看的事,虽然这种事我也看得多了……不过你确实一身的网吧味儿,尤其是刚回来的时候。”槐序说着耸了耸鼻子,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真令人失望。”
“你好烦。”
“姜姨和祝双也是这么想的。”槐序不满的说,“还有老周,看似他很早就睡了,其实一直在房间里耍手机。”
“你就是好烦。”
“你才烦,打游戏不叫我。”
“你最烦。”
“幼稚……你要睡了么?”
“我还要写个日记。”
周离瞄了眼躺在上铺的老妖怪。
老妖怪又变成了个女的,明明白天还是个男的来着。
现在的周离对于‘和一个异性朋友同处一室’已经感到麻木了,但有时他还是会有些受不了这个老妖怪。
就比如这会儿——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笔趣-第五百五十二章 在家裡留下的印記分享
只见老妖怪穿着一身粉红睡衣,十分卡哇伊那种,而且形象也是个小女生,可能才十四五岁,看起来清纯可爱极了。翘起来的那只脚洁白如玉,脚底板则粉粉嫩嫩,真是让人受不了。
周离五官都皱在了一起。
连忙移开目光,在书桌前坐下来,不忘回头检查一下会不会被老妖怪偷看,这才提笔开写。
老妖怪全然不以为意,还哼起了歌。
次日早晨。
周离很勤快的在厨房帮厨。
团子大人也是。
姜姨上个月不知在哪买了好多土鸡蛋,已经在冰箱里放了很久了,非常占地方。趁着周离回来,得解决掉一部分。于是今天的早餐是蛋炒饭、番茄炒蛋和青椒炒蛋,还有一份蒸蛋。
家里两个炒锅,一个不粘锅,一个熟铁锅,早在姜姨厨艺还不太行的时候,这些家伙什就置办得很齐全了。
姜姨把不粘锅交给了周离,让他炒番茄炒蛋。
这个菜周离会做。
姜姨则用另一口锅炒青椒炒蛋。
青椒辣得很,下锅就很呛人,团子被呛得连连打喷嚏,姜姨心疼她,不断叫她出去,但都没有用。
她一心跟在周离脚边,周离的脚到哪她就跟到哪,周离站着不动她就也坐下不动。
除非周离只往旁边挪一点点,她就扭头看着周离,一旦他稍微走远一点,她立马就会跟上去。有时候她还会犯点小迷糊,因为厨房里有两双脚在晃动,乱糟糟的,有时候她看着看着就不知道那双脚才是周离的了,要抬头看才能确定。
周离真怕踩着她。
好不容易将菜端上桌,周离成就感满满,立马跑去叫老周和祝双。
团子的细碎脚步紧紧跟在身后。
跑到客厅,只见祝双的房门刚刚打开,满头乱发的祝双正站在门口抠耳朵打呵欠,老周则独自站在客厅阳台上,手上拿着一个望远镜对着对面的沱江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吃饭了。”
“唔知道了。”
“你起得刚好合适。”
“我闻到味道了。”
“快点去洗脸。”
周离说完又往阳台走去。
老周早已将望远镜抬得更高,朝向江对岸,还左右晃动着,一副审视江山样。
周离走过去:“你在看什么?”
老周指着江对面感慨道:“以前我们刚买的时候,对面还是一片农田,还看得到油菜花开,现在都修满房子了……听说以后雁城的发展重心要朝那边移,早晓得该在那边多买几套房子。”
“望远镜给我看看。”周离伸手。
“吃饭了。”老周拒绝了。
“哦。”
并不影响的,以周离目前的视力,比之老妖怪自是远远不如,但比常人也好太多了。
于是他顺着老周之前看的大概方向看去,稍作寻找,便在朦胧的雾气中找到了两道坐在江边的人影,穿得很厚,守着鱼竿。
“啧……”
真是幼稚啊。
最幼稚的地方在于他还不敢承认。
饭厅传来碗筷的声音,周离没有揭穿老周,只是对他轻飘飘说了句‘吃饭了’,就转身走了。
碗筷早已摆好。
周离的成就感又来了。
因为筷子是他自己雕的。
菜里放着小勺子,方便盛菜,也是他雕的。
舀饭的木勺子还是他雕的,为此姜姨甚至丢掉了更好用的配套的原装塑料勺子。
还有不粘锅用的木铲、油炸长筷。
自从周离学了雕刻,家里倒是添了不少类似的东西,无一例外都很精美。
哪怕最初的时候他的雕工并不出众,但架不住他不计成本,常常用最好的木料来雕琢,又不顾时间,失败了就重头再来。就比如舀饭的勺子,他将之雕成了一条小鱼的形状,还有鱼鳞。他还在筷子上雕出了花纹,刻上了字。
看见大家用自己亲手做的东西,且每天都在用,周离觉得……
很有意思。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線上看-第五百二十二章 旅途在路上展示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醒了呀?正好想去叫你呢,快来吃早饭了!”姜姨扭头看向他,“槐序呢?团子大人呢?”
“槐序也醒了,团子大人还在睡,才刚睡着,折腾了一晚上。”周离揉着头发走进卫生间开始洗漱,“祝双他们还没醒吗?”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第五百二十二章 旅途在路上熱推
“也快了吧,我去叫叫。”
姜姨刚往他们房间走出两步,就见祝双房门打开了,随即头发乱得很有喜感的祝双迷迷糊糊的走出来,是他那些小姐妹没见过的模样,并用有气无力的声音对姜姨说:“也不用去叫姐了,她也醒了,都发了一条非主流说说了。”
随即才扭头对周离说:“那是团子大人对你的恩赐。”
周离并不吭声。
姜姨则小声说道:“上了大学回来,你们两个起得是越来越晚了。一日之计在于晨,早睡早起身体好,不要老了才来泡枸杞喝,没用。”
周离目光悄悄瞄向老周。
老周举着手机,专心致志看着早间新闻,似乎没有听见,只是不动声色的将手机举高了一点点,挡住自己的脸。
周离还是没有吭声,亦没有笑。
祝双也下意识瞄了一眼老周,和周离一样心照不宣的维护着老周脆弱的自尊心,只是说:“那哥上了大学回来不也一样起得比以前晚了?我怎么从来没听见过你说他?你这是偏心哼!”
“你哥大学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自己挣的,肯定有工作要忙啊,你在忙什么?打游戏?”
“可能不是……”周离抿了抿嘴,小声的对姜姨说,“大学宿舍一般晚上是要断网断电的,打不了游戏,所以一般是玩手机。我们寝室就有一个叫常小祥的晚上经常和好几个女同学聊天,聊到很晚才睡。”
“妈你别听他说!!”
“我只是说常小祥……好吧我不说了。”
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的周离将头转了回去,认认真真将牙膏涂抹到牙刷上,开始刷牙。之后祝双在向姜姨解释的过程中,好几次想要周离说几句话来澄清之前的误会,可众所周知刷牙时是不能说话的,说了也听不清,因此周离感到很抱歉。
并且他刷牙习惯刷得很仔细,耗时很长,等祝双辩解失败后他才刷完。
真是万分抱歉。
之后是早饭时间。
火熱都市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ptt-第五百二十二章 旅途在路上看書
祝双表情麻木,闷头撕咬着面包。
姜姨则对周离说:“听说先刷牙再吃早饭不太好,要先吃早饭再刷牙才好。”
周离点点头:“我也看到过。”
“你习惯了。”
“对。”
“你们今天到哪里呢?”
“看吧,能到哪里到哪里。”
“要开得慢,注意安全,等熟悉这辆车了再适当的开快一点,但还是要以安全为主。”姜姨对他们叮嘱道,“路边的风景也不错。”
“我们会慢慢开的。”
“还有就是要时刻留意有没有新的中风险地区出现,一旦出现就要绕开,不然就可能出不来了。平时也要多注意一点。”姜姨不说还好,越说好像越觉得有些忧心,“早晓得该打完疫苗再走的。”
“我知道的,到时候给你们寄特产。”
“好呀!”
上午八点半。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第五百二十二章 旅途在路上看書
周离坐在驾驶位上,设置导航。
随即金莎甜甜的声音响起:“准备出发,全程九百三十公里,预计需要十一小时四十八分钟,大约晚上二十点十七分到达……”
楠哥爱用的百度地图金莎语音。
目的地,兰州。
当然是直接杀到省府,才不会慢慢开,因为周离算了算,时间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紧张些——之前他忽略了越是临近过年疫情就越紧张,而现在已经接近一月中旬了,他们可能要在月底赶回来,或者再宽裕一点,也就二十天。
槐序早已习惯他的‘阳奉阴违’,对此内心平静如水,只坐着看向前方。
“出发了。”
“嗷!”
这辆车的高度宽度都和周离的小国产有较大不同,坐姿也更直立,因此他还不太习惯,开出地库时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但到路上就好了。
车子平稳的行驶着,车内很安静,没人说话,团子又睡着了。
周离放起了歌。
但还是显得有些无聊。
今天的路会很漫长。
周离扭头对槐序说道:“兰州以前是不是叫金城?”
“是、是啊!”老妖怪愣愣的,“咋啦?”
“那你知道这个名字的由来吗?”
“怎么了?”
“好奇。”
“……问我干嘛?”
“我在网上查了下,有说是因为汉武帝时期骠骑将军霍去病西征,归途筑城时在此地挖出了金子所以得名金城的,又有说是因为后来的金城位于京城长安以西才叫金城的,还有说是以‘不谨萧墙之患,而固金城于远境’一语,取金城汤池之意的……所以想问问你。”
“嗷,原来如此。”
老妖怪点点头,不说话了,仿佛已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周离稍作沉默,只得再次开口:“你不是那个时代的人吗?”
“是啊!”
“所以你知道吗?”
人氣連載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起點-第五百二十二章 旅途在路上推薦
“知道又有什么用……专心开你的车!”槐序扭头看向窗外风景,“不要撞到别的车了,要赔钱的。”
“emmm……”
周离觉得自己不该难为他的。
随即耳边继续回响着槐序的声音:“你怎么开得这么磨蹭?要是不行就换我来开,照你这样开,开拢天都黑了,还要吃牛肉面呢!”
“本身开拢就会天黑。”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换我来!”
“我都开到120了。”
“换我来!”
“……”
周离觉得这个选择也不错,于是找了个服务区,将驾驶位让给了他——以老妖怪的本领,不说快与慢,安全性也会比他开时高得多,就算突然自然灾害等不可抗力,也威胁不到他,更不要说出事故了。
于是他坐到副驾驶,按着摩,撸着团子,还吃着草莓喝着安慕希,这滋味怎一个惬意了得。
下午五点。
周离撑着下巴扭头看窗外风景。
团子在车内爬来爬去。
这边的天气要比雁城好不少,至少看得到太阳,雁城这两天也有出太阳,但一般过了下午四点太阳就不见了,非常奢侈。
再扭头瞄一眼导航——
enmmm……
可能还真能在天黑前到兰州。
老妖怪真可怕。
于是周离掏出手机,开始订住宿,并问老妖怪:“你要不要也开一间?”
“不用浪费。”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這隻妖怪不太冷討論-第五百二十二章 旅途在路上讀書
“也是,反正你回去住也是一样的。”
“??”老妖怪扭头奇怪的看向他,“我为什么要回去住?”
“那你住哪?看路。”
“住旅馆呀!不是有那种,两个床的房间吗?好像也不比一个房间的贵吧!”槐序嘴巴像是机关枪一样,“难道你要跟你女朋友打电话?那我就是住在隔壁我也听得见啊!而且我又不是没听过,你们聊天的时候,就没一件事是正常年轻人谈恋爱应该聊的,有什么好怕人听见的?我可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想法……”
“……”
周离不想和他说话了。
打电话问了问酒店,说可以带宠物,于是他订了一间标间,挂了电话又对凑到他身边来偷听的团子小声解释:“宠物指的是槐序。”
团子点着头,也小声说:“团子大人知道的。”
槐序轻哼一声。
两只小鬼。
离开区间测速,他一脚油门,车子轰鸣着再度加速,却一直稳稳的,开进兰州界。

68lsv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第五百一十二章 砍柴-jwo35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诶嘿嘿嘿~~”
“你笑什么?”周离好奇的扭头问,“笑得好傻,像蜡笔小新。”
“这小孩儿挨打了嘿嘿嘿~~”
“有这么好笑么……”
“看小孩儿被打哭最有意思了。”楠哥解释道,“这小孩儿好皮的,平常说话跟个小大人一样,还和他爸妈顶嘴,这种小孩儿就该打。”
“打孩子是不对的。”
“那也得看情况,你看这小孩儿刚才那么倔,打一顿就乖乖走了,说明这还是有用的吧?”楠哥说道。
“没有的。”周离继续说,“他并没有明白为什么他不该撒泼耍横非要留下来或者带上你走,他只知道这样做会挨打,所以他并不是懂得了这其中的道理而不去这样做,他只是畏惧暴力而不敢这样做。而且,这是父母对孩子而一次言传身教,教会了他暴力能解决问题,你看,他爸妈就刚刚用暴力简单搞笑的解决了一个问题。”
“那我平常打你还不是有效!”
“我不一样的,我已经长大了,已经有成熟的三观了。”周离平静答道,随即偷偷在心里说,你打我也没能改变任何事情。
“懒得跟你扯!”
“我也是。”
“?”
“对不起。”
“哼……”
这是周离和楠哥第二次就‘教育孩子’的话题进行讨论。
仍然没人说服对方。
这个时候山上的太阳已经很大了,照得人全身发烫,颇有些春明的样子。
楠哥转过头看向郑芷蓝,只见这个姑娘依然站在院子边上,微侧着身,转头看向小叔小婶他们离开的方向,但他们早已不见人影了。于是楠哥走过去揉着她的头发玩,似乎觉得好玩,她咧开了笑意。
“怎么不留他们多玩两天?”
“他们只是来看看而已。”
“本身就是来看看啊,还有什么?”楠哥不解的问,这又不是演电视剧,她觉得现实中是没有那么多真情流溢的,大多数东西都很平淡,感情也好相处也罢,大多都是平淡的,小叔小婶兴许也不过是许久未见这个侄女了,想见见了,就来看看罢了,“但还是可以多留两天。”
“要上班上学。”
“也是哦……他们不像我们放寒暑假,而且寒假放这么早。”楠哥点点头,“那他们下一次来是?”
“明年吧,不知道。”
“明年了啊……”
“还有人会来的。”
小郑姑娘轻轻的叹了口气,又盼着他们来,又觉得头疼。
这是对她的车轮战。
周离来到她身边:“今天天气真好啊,是不是家里木柴不够了,趁着出太阳,我们去对面砍柴吧?”
“会很累的。”郑芷蓝声音很轻。
“楠哥就爱吃苦。”周离扭头看向楠哥,“楠哥你说是不是?”
无厘头的末世生活 多罗丝赛露
“你是不是傻逼?”楠哥问。
重生之地上之星
“她没反对。”周离对郑芷蓝说。
“好吧。”
小郑姑娘点头答应了,接着她上下左右仔细看了看,辨别了方向,便指着右边的云海深处:“这次不去对面砍了,那边的树刚长起来。你们来的路上是不是经过了一片松树林?听清和说,有很多枯死的树,我很早之前就想把它们弄回来了。”
周离伸出手,握着她的小臂,微微再往右挪了一点点:“指偏了。”
歡樂 頌 第 三 季
“对不起。”
小郑姑娘脸微微红,很快又抬头说:“那边还有柏树,再弄点柏树枝回来,熏腊肉香肠。”
“为什么不用松树和杨树?”槐序问。
仙恋
“柏树枝好。”郑芷蓝小声答。
“为什么呢?”槐序好奇追问。
“不知道……”郑芷蓝弱弱的摇了摇头,“大家都用柏树枝。”
“嗦嘎,原来你也是个傻子。”槐序点点头说,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他不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了,又继续眺望远方。
“……”
“槐序脑子有问题的,你不要理他。”周离说。
“……”郑芷蓝悄悄瞄了槐序一眼,见槐序依然在眺望远方,似乎全然没听见周离说的话,但害怕被槐序发现,她还是飞快将目光收回,“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带一点水,害怕渴了。”
“有槐序在,不用带。”
“我忘记了……”
“走吧。”
一行人拿上绳子便出发了。
·
在路上碰见老灰和小圆,又碰见星回和季白,都问他们去干什么,听说他们去砍柴后,老灰和小圆拍着胸脯要帮忙,星回和季白这两个老江湖则纯属显得没事做要去凑凑热闹,于是队伍越壮越大。
“你们的斧子都好钝了。”小圆步伐迈得很快,以跟上周离的走路节奏,扭头看到斧头他不由有些担忧,“能砍得动吗?”
“这只是个装饰品,用来寻找砍柴原味的娱乐工具。”周离说道,“其实我们不用它砍的。”
海上明珠 滕肖澜
“就是哦!”小圆一拍大脑袋。
“小圆你今天还没有见过团子大人喔~~”周离的肩膀上传来了团子的声音,轻轻细细,带着淡淡的奶味儿。
“见过团子大人。”
“好的喔!”
“……”
人多始终是要热闹一点。
松树林离郑芷蓝家并不近,看着近,实则有几里路的距离,但目前也只有这里才能砍到大量的枯树了,另一处柴地正处于修整期,其余地方还没枯死的树郑芷蓝是舍不得砍的,要留着看。
阳光照下,松林中光影婆娑,光线不佳,地上铺了厚厚一层松针,已干透了,踩上去发出轻微的声音。
此外还落了许多松果。
也真的有很多枯树。
異世
楠哥扶着郑芷蓝的小心走着。
仙之崛起 冬瓜洞
周离抱着团子,扭头到处看着,眼睛里亮晶晶的,像是到了一个藏宝洞:“松树到处都是宝啊,主干可以当大柴,枝丫可以当棒棒柴,地上落的松果和松针也很好烧的,发财了。”
“出息!”
“嘿嘿嘿……”
砍树倒是轻松。
郑芷蓝的金丝妙用很多,可以很轻易的将树枝切断,缺点在于不好控制树往哪边倒下。
往常的难点在于将木柴运回去。
郑芷蓝一次会砍很多柴,堆在柴屋里慢慢烧,有时木头有些湿也没关系,可以等它慢慢放干。所以哪怕清和力气大、速度快,往常也需要跑很多趟慢慢的将之背回去,郑芷蓝当然也是要背的,有时狗帮成员有空,也会倔强的跑过来用嘴叼,每次只能叼一根枝丫,重在参与。
单程几里路,是真的很累的。
所幸郑芷蓝和周离一样耐心很足,她会挑一段没有事做的时期专门用来准备柴火,她可以用好几天乃至一个星期的时间,慢慢做这件事。
反正也没有事做,她也不觉累。
今年冬天比往年更冷,郑芷蓝烤火耗柴也不少,所以需要更多的柴。
今年的效率则比往年高太多了。
除了郑芷蓝使用青丝和清和一起砍伐外,周离也在挥舞着斧头做些过场。小圆和老灰奋力收集松果,堆在边上。星回大人只手一挥,便有一阵无形的风将地上干枯的松针卷起,也堆在一起。
楠哥用背篼将之装起。
槐序则负责将之全部运回去。
团子负责东跑西跑,这里看看那里也看看,往往还要停下来问劳动者几句问题,以满足她的好奇心。
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就做完了小郑姑娘以前要好几天才能做完的事。
出力最大的无疑是槐序。
最小的是团子。
如此,周离也算是居中吧。
于是他提着锈迹少了很多的斧头,晃晃悠悠的,为自己的劳动感到自豪,扭头继续到处看。
刚才也只砍了几棵树,但已经够烧很久了,再多柴屋就装不下了,松树林看起来还是那么密集。
林子里还有不少墓,是地上凸起的小土包,有些前面立着墓碑,有些则没有,年生已不短了,基本上都已经被杂草覆盖。听郑芷蓝说,以前村里有些人死后会埋在这里,加上松林遮天蔽日,一个人从这里过还真会觉得有些阴森森的。
不过小郑姑娘自是不怕的,她也有亲人长眠于此,而在她眼中,人死和死人都实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了的事情。
很快她抿了抿嘴:“回去了吧。”
“好的。”
“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
“不要客气。”星回微微一笑,“以后干活请都叫上我们,这是我们说好的。”
“嗯嗯嗯!”小圆连连点头,“小圆力气很大的!”
特工萌宝:爸爸去哪儿
“知道了。”郑芷蓝点头。
四季tf我们还在 幽幽雅
“松树好烧吗?”周离问道。
“我不知道怎么说,它是很好烧的,但是有时候烟子会大一点。”小郑姑娘小声回答,“我觉得应该也是好烧的吧。”
“哦……”
周离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1npm1熱門玄幻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愛下-第五百一十一章 中午相伴-cwq2c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郑芷蓝炒菜。
楠哥切菜。
两个人完全应付得来。
郑梓豪依然极想和楠哥说话,但楠哥有事情做就不想和他吹牛,让他一边儿玩去。小朋友无聊之下只得在堂屋和灶屋间来回晃悠,一会儿一趟子小跑到堂屋去找他爹妈,一会儿又走回灶屋和他们说两句话,很是开朗。
而往常专职给郑芷蓝打下手的清和此时却只能站在角落里,默默看着他们,有时还得注意着避让乱跑的郑梓豪,孤独得很。
至尊仙途
重生 千金
更可气的是老妖怪就站在旁边学他,学他的站姿、表情,一举一动。
现在还没到十点。
人多要弄的菜就多,还要弄得丰盛的话,是很费时间的。
就比如羊肉,郑芷蓝分了两种做法,羊肉羊杂用来煮羊肉汤,冬日里吃再合适不过了,羊棒骨则用红烧的做法来做,是桌上的一道大菜。这两道菜都是很需要时间的,费时费力。
所幸有楠哥帮忙,一边做饭一边和她说话,声音停不下来,倒也不无聊。
“芋儿切这么多够不够?”
“多少……”
站在角落里的清和微微摇了摇头,于是旁边的槐序也微微摇了摇头。
楠哥无视他,继续描述着:“这个……铁钵钵的三分之二。”
“够了吧。”
“那我就切这么多了哦,我再把酱牛肉切了,你这酱牛肉还做得挺好,和我们家做的不是一个风格。”楠哥从旁边拿过酱牛肉,切下第一片就送进自己嘴里尝了尝,“晒得很干的样子,快赶上风干牛肉了。”
“我自己摸索着乱做的。”
“嗯我喜欢……”
“你喜欢就好。”
“别去城里相亲了,嫁给我吧。”
“……”
小郑姑娘哪里经得住她这么调戏。
于是灶屋里便充满了楠哥得逞的笑声,和锅里升腾的油烟气及香味一起,从瓦顶散溢出去,和烟囱里升起的炊烟一起消散于半空中。后山坡上正在工作的狗帮成员显然也对这番热闹感到稀奇,扭头疑惑的看过来,只一会儿又继续做自己先前的事情。
就是团子也在周离腿上伸长脖子,好奇的要看楠哥在笑什么,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偷偷不告诉她。
只有周离对此置若罔闻。
两耳不闻身旁事,一心只在灶孔里。
然而他的清净终究只能是暂时的,因为楠哥已经开始切熟食了,投食时间到。
遵从就近原则,楠哥逐一投喂,先是尚在羞赧中的小郑姑娘,弄得小郑姑娘更加不好意思,然后是团子、周离和槐序,清和也有份的,正好跑进来视察的郑梓豪也运气好吃到了一块。
然后是香肠腊肉。
楠哥笑呵呵问:“好不好吃?”
周离:“好吃。”
团子:“喵~”
郑芷蓝专心炒菜。
末世之米虫向前爬
清和没吭声。
槐序也没吭声。
操盘帝国
楠哥有些疑惑的问道:“只有你们两个觉得好吃吗?槐序?”
槐序平静道:“我叫清和。”
清和:……
百鬼夜行 Tick
扭头就走!
槐序愣了愣,但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只有眼珠子在转动,视线跟随着清和,直到清和离开灶屋,他才将目光收回,摇摇头对郑芷蓝说:“你养的这只妖怪太小气了,要好好调教。”
“他不是我养的。”郑芷蓝摇摇头说,“要说起来,我是他养的。”
“那不是和我和周离的关系一样?”
“我不知道……”
郑芷蓝回答得很老实,答完后她不由抿嘴笑了下,然后目光随意的往前一瞥,只见周离依然埋头坐在灶前的小板凳上,专心烧火,似乎对槐序说的话并不在意,又似乎是完全不想搭理他。
这时楠哥又走了过去,停在他身边,手上拿着半截香肠和一根腊排骨:“大哥又来了,给你的烧火再多增添一抹乐趣。”
“没有增添空间了。”
“大哥说有。”
“怎么增添?”周离把手里的火钳插到灶孔下的洞里,抬头看楠哥,开始有了点好奇。
“你把这个用火钳夹着,放灶里烤,烤出来喷香。”楠哥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他,“等下我再用油辣子给你调一个烧烤料汁,你涂在上面,保管你烤出来的比外面烧烤摊都好吃。”
“好的!”
庶妃不好惹
周离连忙接过,照她说的做。
倒确实能再添一抹乐趣。
无声无息间,老妖怪已来到了他身边,直接蹲了下来,偏着头往灶里看。
香肠和排骨本身就是熟的,现在还有点热乎,经火烘烤逐渐往外冒油。等楠哥的料汁调好,往上一涂,红油浸透香肠排骨,将之染红,表面的油迅速起小泡,上面的辣椒让人胃口大开。
老妖怪保持着一样的姿势不动,偏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像个小孩子。
“还没好吗?”
“好了吧。”
“我要吃我要吃!”
“小心烫!”
“我不怕烫!”
“还有团子大人呢。”
“知道知道……”
“……”
也许有一定的心理作用,周离居然真的觉得比外面烧烤摊的好吃很多,可惜量太少了,既要分给老妖怪又要分给团子,也只能尝个味儿。
吃完后一手的油,周离随手抹向旁边的老妖怪,在他身上擦。老妖怪低头看着他擦,也不在意,只砸吧着嘴。反正他的衣服也是变出来的,稍微一个小操作就重新变得干干净净了。
“你们要是喜欢,晚上或者明天可以多煮一些给你们烤。”郑芷蓝说道,“或者我们架上烧烤架,像上次一样做一顿烧烤。”
“这个好!”槐序立马说。
“同意。”楠哥举手。
“喵呜喵呜~”团子跟着楠哥学。
“同上。”周离虽然觉得烧烤架少了一点灵魂,但也可以接受。
“好。”郑芷蓝点点头,“那我们要做些准备才行,安排在明天吧,烧烤用的调料好像已经没有了,也需要下山买点肉和菜,看明天能不能叫筷子它们去山上捉点能吃的野味,冬天了不太好捉,但野鸡多。”
“你也太好了吧!”槐序流口水了,“我去买我去买!”
“好的。”
无限枪兵 言如雨下
小郑姑娘脸又红了,扭头移开话题:“菜差不多快好了,能不能麻烦你给他们送一点过去?小圆和老灰大人,星回和季白大人都要送。”
周离觉得她脸皮比自己还薄。
中午十二点,终于开饭,比小郑姑娘家平常晚了一点,周离起初以为是菜太多了费的时间太多,但很快就听小郑姑娘红着脸说,是因为她现在晚上听小说睡得比以前更晚了,早晨也起得晚了一点,早餐推迟,午餐也就自然而然的推迟了。
有点可爱。
午饭有一大桌。
一锅羊肉汤,一盆羊棒骨,一盆芋儿鸡,都是很大一盆的,就已经够平常一大桌人吃了,再加上香肠腊肉和酱牛肉,还有几个小炒,典型的农村逢年过节吃饭的风格,要是寻常人家,得吃到明天。
不过他们只吃了一顿。
吃完饭洗完碗后,小叔和小婶又偷偷拉着郑芷蓝上楼聊了一会儿,聊的还是昨晚的事。
周离听力敏锐,听见基本都是小叔小婶在说话,郑芷蓝不吭声,只是他们一直没能说动她,所以一个劲的说她怎么那么倔。
下楼后他们就带着郑梓豪离开了。
小家伙还哭丧着不想走,威胁他爸说要带楠哥跟他们一起走,被心情不好的他爸打了两下屁股,这下老实了,一边哭一边跟着走了,但走的时候还是屡屡回头看楠哥,涕泪横流,表现出对楠哥的不舍。
这个时候的楠哥在他心里已经不只是一个普通大姐姐了,楠哥是他的知己,是他的至交好友,楠哥还是他的战场前辈,他的奥特曼大哥。
只是不知道他看见楠哥在偷笑时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