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銀鴉之主 起點-第九百三十五章 迷失?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亚戈感受到了一股惊人的寒意。
并不是寒冷的气息传来,而是热量的流失。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討論-第九百三十五章 迷失?讀書
强大的吸引力,仿佛漩涡一般,将所有事物吞噬的漩涡。
无论是声音、视觉,还是其他的任何感知,都一同吞噬的漩涡。
亚戈勉力维持着,让自己不被扯入那个漩涡。
在各种各样的事物不断被扯入那个漩涡的时候,亚戈的一部分感知,也被扯入了其中,在那股阴影般虚幻朦胧的感知彻底断开前,传回了这样一副短暂的图景。
尸骸,废物——
各种各样的事物堆砌在一个深不见底的漆黑深渊之中,在某种可怖的力量的挤压下,互相影响着。
仿佛一个正在发生各种反应的熔炉,在隐约的哭嚎和痛呼声中,灼热的高温充斥了的感知。
在他的这一丝感知也被扯入其中,被那高温高压的恐怖熔炉熔蚀之时,亚戈看到了一个身影。
龙?
漆黑的、晦暗的、仿佛一切光亮和温度都被吸收的黑影。
但也正因如此,周围的环境,显得异常地亮,形成了一片诡异的剪影。
在那熔融的高温之中,一个巨大的身影若隐若现,仿佛俯视生灵的神明。
接下来的情景,亚戈看不见了。
他的感知,被扯断了,被强大的吸引力扯断了,又或者被那诡怖的熔炉熔断了。
不过,很快,这股情景消失。
当一切回归平静的时候,那几个突然冒出来的身影,也已经消失不见的。
亚戈的视野中,那“漩涡”所在的位置,一个黑袍人站定在原地。
和其他人一样的黑袍,与其他人的区别的话…..
在他的胸前,有一块黑色的,球体般的纯黑色吊坠。
相较于其他人,或许,他的外表才是最特殊的。
其他人的身上,都有作为区别的饰物,只有他没有。
不…..
亚戈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长袍。
自己的长袍。
不过,这时,那几人中,那位刚才发出两个声音的黑袍人,再次出声道:
“这边,有镜世界的碎片入口。”
随着那有些怯懦感的男声响起,众人都移动了过去,亚戈也跟了过去。
在几人的眼前,一块给亚戈奇异感触的晶体碎片,微微散发着光芒。
亚戈没有发现,这些人也没有什么交流,只是简单地互相对视了几眼、点头之后,一众黑袍人都伸手触碰了那块晶体碎片,陆续消失在亚戈的眼中。
只有亚戈,还有那兜帽上缀着火焰般的羽毛的黑袍人,还站在他身边没走。
亚戈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准备跟着接触那块晶体碎片。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耳畔,突然传来声音:
“‘噩梦’?你……迷失了?”
一句亚戈没有能够立刻理解的话语,让亚戈动作微微一滞。
抱着紧张感,他看向了对方,看向了这位黑袍人。
对方也站定在原地,看着他,非常突兀地掀开了兜帽,那原本在兜帽遮罩下无法直接感知到的面容显露在他视线内。
一位女性。
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少女,但是,她的双耳比起正常的人类要长一些,仿佛前世各类奇幻作品中的“精灵”。
只不过,对方的双眼,弥漫着一股让亚戈感到极为不安的晦暗色泽。
仿佛火焰,又像是什么别的流体。
对方开口道:
“我都说过了,巫师就算以自己为容易封存神灵的力量,使用时间的法术也得小心翼翼,更何况你们这群后裔?”
对方的话语,结合这个形象,让亚戈心中一惊。
只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这位双眼中弥漫着让亚戈不安的力量的少女,就继续道:
“有线索吗?迷失在哪条支流里?”
这几句询问,亚戈也立刻明白了对方的“视角”。
对方觉得他是“时间”中“迷失”了。
“到底有没有线索?”
“没有线索我也找不到你的位置。”
对方的脸上浮现出些许应该称之为不耐烦的神色。
这样细微的表情变化,亚戈本能地感觉到一股心惊肉跳的感觉。
仿佛对方能够轻而易举地将他毁灭。
这种感觉,他有些熟悉。
是谁?
循着这股感觉,亚戈心中冒出了一个身影:
“阿蒂莱?”
是的,这股力量的感觉,就像是阿蒂莱给他的感觉。
是“流浪者”、又或者说“流亡者”途径的力量。
“我不知道。”亚戈没有选择撒谎,对方很明显已经看出了他的“不对劲”,无论是死硬地“表演”“噩梦”,说自己没有问题,还是“坦诚”,都不是什么好选择。
最好的选择,或许就是装傻。
无奈中,亚戈选择了这个选项。
但是,就在他开口那一刻,他看见,对方的双眼中,那隐约萦绕着毁灭性力量的双眼,微微一僵,然后,眯了起来:
“你去了哪里?”
“为什么你的起源消失了?”
纵使亚戈无法立刻理解对方的话语,但是,这种态度的变化,他一清二楚。
他看见了对方脸上,那股惊疑不定的脸色变化:
“不可能,不可能的…..”
亚戈并不知道对方想到了什么,但是,他能看出,对方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而后,他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那些巫师到底做了什么?”
随着这句话冒出,周围的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毁。
但也正是这一刻,她的表情变得愕然。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銀鴉之主 txt-第九百三十五章 迷失?讀書
她的视线,扫向了崩裂的地面,口中喃喃自语起来:
“巫师真的消失了?”
“那群白袍与深渊里的那群东西合作,真的是为了消灭巫师?”
“该死。”
她咬牙切齿地将兜帽扯上,而在兜帽的阴影覆盖脸颊的刹那,亚戈的感知也无法捕捉到对方的面孔。
但是,她那急切的表情,亚戈不可能,也做不到无视。
以及….
“带我去梦境之巢。”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銀鴉之主-第九百三十五章 迷失?熱推
戴上了兜帽,重新恢复那火焰般的羽毛在耳畔飘摇的黑袍人形象后,对方第一句就要求了亚戈这件事。
然而,亚戈并不知道哪里是梦境之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更不知道如何把人带去梦境之巢。
但是,他一动不动的“回应”,对方似乎也立刻理解到了:
“去不了?”
站定在原地,这位黑袍人似乎才意识到什么,突然一句:
“你,不认识我?”
这句话,让亚戈心中一僵。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 線上看-第八百八十八章 時間分享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一幕幕场景,一段段记忆,一幅幅画面在亚戈的脑海中掠过。
“无垢的灰水晶,无底沼泽的领主,无形的灰色女士。”
“沼泽异种的征服者,纯净无暇的水晶女士…..”
一幕幕记忆场景中,从他人口中脱出的称呼和问候,反复地出现。
有为了一种叫做“翼蜥人”的非凡生物的身体材料而来的商人。
有在游历中穿过灰水晶沼泽礼貌性地问候此地主人的游历巫师。
还有被她改造实验的人类或者类人生物。
由一张张或尊敬或敬畏或惊恐的面容组成的记忆画面中冲击着亚戈的脑海。
巫师。
“灰水晶沼泽”的领主。
亚戈注视着这些人或者类人生物,向着坐在高台深座中的灰发女士行礼的场景。
自从晋升无头骑士之后,他阅读他人的记忆,他的视角就不再是他人的视角,会遭遇当局者迷的状况,而是能够从一旁观察。
而随后,亚戈脑内闪过的记忆中,出现了一个身着破烂黑袍的身影。
看门人?
不,不一样。
这个穿着破烂黑袍的人,脸上的面具并不是亚戈熟悉的鸟嘴面具,而是…..
没有任何开口的纯白面具,而在面具的顶部,脑门的位置,是一个倒侧的数字8——无限符号。
然而,在亚戈看着这一幕的时候,那黑袍人却突然扭过头,向着亚戈所在的视角看了过来。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一句熟悉的话语在亚戈的心中浮现。
这个刹那,亚戈感受到了强烈的压力——
并且……
仿佛阴影一般的漆黑力量,化为蛇形,向着他扑咬而来。
没有眼瞳的漆黑之蛇。
几乎是同一时间,亚戈的身体,此时已经化为了晦暗的暗银色身躯逸散出光雾般的黑银色,形成半蛇半鸟半虫的诡异身躯,对冲而出。
两只怪物互相纠缠撕咬中,亚戈感受到了强烈的苦痛。
化为巨口吞下了那位灰水晶夫人的亚戈,身躯跌落在高台上,“恢复”了无头骑士的身姿,捂着并不存在的脑袋倒在地上,不断地翻滚,不断地挣扎。
而他的身周,同样作为他身体一部分的银鸦,也在不断地翻滚挣扎。
但最危险的是,在这个时候,亚戈所在的高台之上,一只漆黑无瞳的巨蛇,陡然出现。
赫然正是亚戈在这位女巫师记忆中看到的
那漆黑的无瞳之蛇,张开了巨嘴,就要将亚戈吞下。
然而,这条无瞳无眼的巨蛇出现的那一刻,周遭的事物,那一根根装饰繁复的巨柱,陡然动了起来。
水银。
华丽的巨柱,在这个刹那,仿佛融化了一般,瞬间化为了银色的涌流,仿佛星空般的银色长河聚合,向着那无瞳无眼的阴影巨蛇扑击而来。
准备多时的陷阱?
痛苦中,仅能勉强维持意识的亚戈,浮现出了这样的想法。
在他的注视下,那由巨柱化为的水银,将无瞳无眼的阴影巨蛇的身躯包裹。
然后,在那只无瞳无眼的巨蛇的无声嘶吼中,在无数阴影弥漫间,它的身躯被彻底浸透,化为了一只银色的巨蛇。
仿佛星光、仿佛河流一般的银色巨蛇,就这样从空中跌落,直直地坠入了高台的地面。
几乎是这个刹那,亚戈感觉到了一股力量、一股联系从身体内油然而生。
和这里….
不,和这个城市有了强烈的联系。
又或者说,已经和这个城市断开的联系,在这一刻,再度接续上了。
下个刹那,他视野中的一切,尽数化为了银色。
在无数银光如水流般涌动时,他的身躯被裹挟着,带出了这片正在崩毁的宴会场地。
他回到了那片各种建筑错乱叠合的空间之中。
在他的苦痛感逐渐消退的时候,他的视野之中,所有的建筑物,都已经被银色覆盖。
这是一座……
水银构成的城市。
那些崩毁碎裂的建筑,也在无数水流般卷动的银色流转下,逐渐叠合恢复。
亚戈的视野中,这座废弃崩毁的城市,逐渐“修复”着。
而亚戈却陷入了迷茫。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和这座城市的联系。
他和这座城市,这座一切都由水银构成的城市存在着密切的联系。
但是,这些密切的联系,都绕不开刚才那一幕。
在那无瞳无眼的黑蛇袭击他的时候,那些巨柱“陷阱”化为水银,侵蚀了黑蛇,将其化为银蛇的那一刻,是最关键的节点,是…..
一切的开始。
但是,为什么被水银侵蚀同化的是那条黑蛇,自己却和这个城市产生了联系?
亚戈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糟糕的答案。
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个城市的每一处角落。
他能够清晰地察觉到这个城市每一栋建筑。
就仿佛……
这个城市就是他本身。
或许是为了验证的试探,又或者是为了否定的尝试,亚戈的脑海中浮起了一个念头。
而在他涌动的思绪间,一栋栋建筑的墙体陡然蠕动了一下,无数银色的、如光如雾般的乌鸦飞了起来。
也正是这个场景,让亚戈意识到了一件事。
那交错的回环,那循环往复的无限符号中,有他的身影。
“这是过去?还是未来?”
亚戈心情复杂地自语了一声。
…….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极远之处,漆黑森林簇拥的城堡内。
如潮水般弥漫的银光之中,一位银发的女孩,猛地抬起了头:
“父……水银伯爵,银之血……”
“不用在意称呼,你不是真正的艾尔提,我也不是那位半精灵巫师的正身。”
有着银发银眸的优雅中年人露出笑容:
“银之血出了什么样的问题?”
“我…..感觉到了指引。”
女孩…..艾尔莎斟酌了片刻后回应。
“什么样的指引?”
银发银眸的中年人笑着抬起了手,银色的血液从他指间淌出:
“虽然看上去没什么不同,但是,蓝血只会存在一份。”
“即使是时间的力量,也无法让蓝血增加。”
屠戮神明得来的血脉,只会存在于一处时空中,无法被复制。
那些源于世界本身,诞生时便能掌控大地,掌控天空或者其他事物,能够自由支配各个领域力量的神明,它们的血在强大的巫师们的认知中,有另一个称呼——
规则之血。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 txt-第八百四十四章 忽如其來的暴雨推薦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广阔的天空中,并不密集但宽大无比的乌云,层层叠叠地聚合,笼罩了这片区域的天空,让天色显得阴沉无比。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这种天气,也许是会引来几句咒骂的。
但是,如果发生在幻影界,这种天气只能让人流露出惊愕的情绪。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在这磅礴大雨出现的时候,身上或多或少有着各种非人特征的非凡者们,以惊愕的视线望着天空。
然而,他们的惊愕,并没有能够影响这个不应该出现的天气。
大雨依然磅礴而降,希洛洛的雨点声,在这被迷雾笼罩的幻影界中,带起大片大片的雨幕。
雨幕与白色雾气交织,让这个亡灵港看上去似乎已经不像是幻影界的土地。
所有注意到这一切的人,也逐渐发现,这雨幕,这磅礴大雨的中心,就是这个不起眼的亡灵港…..
不,亡灵港?这里是亡灵港吗?
一些非凡者忽地对于自己到底身处什么样的港口忽地有了疑惑。
因为雨点而不再平静的海面上,暗蓝的海水缓慢而稳固地向上攀爬,一艘艘“停泊”在港口的船舶,被这磅礴的大雨吞没,积攒了无数雨水的船舶在摇摇晃晃间,沉入了海面之下。
雨水不停地汇聚,仿佛有一张巨口正以鲸吞之势吸纳着海水。
与雾气纠缠的海水逐渐笼罩了这座港口。
不断积蓄的水位,让这个亡灵港显得异常无比。
而实际上也是如此。
很快,众人发现了,笼罩了亡灵港的“海水”、“雨水”,似乎被什么力量隔绝在外。
一道道刚才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的非凡者们,都纷纷将视线投向了这座亡灵港。
而在这群人之中,却有一个比较特殊的身影。
他穿着一身全身铠甲,铠甲一片漆黑晦暗。
那奇特的铠甲,放在任何地方都应该是引人瞩目的。
但是,无论是那些在暴雨中逐渐变得狂热、麻木又或者疑惑、呆滞的非凡者,还是那些意识到大雨有问题,想方法逃跑的非凡者,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穿着全覆式铠甲的骑士,看着一个穿着破烂衬衫,披着短小风衣,长着一条巨大而畸形的手臂的非凡者在幻觉般的哭嚎中,任由海水淹没。
被海水淹没的非凡者,身形逐渐发生变化。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銀鴉之主-第八百四十四章 忽如其來的暴雨
他的身上多处了一道又一道褶皱,带着潮湿感的褶皱,在男人的身上越聚越多,让他看起来越发像是一个有着类人轮廓的海生种。
而除了他之外,有一些正在逃亡的非凡者,在以各种手段试图远离这个亡灵港的时候,被几道从身后掠过的灰影撞上。
不,是咬住。
晦暗铠甲的骑士默默地望着这一切,看着那些被咬住身体的非凡者身躯血肉以极快的速度失去水分。
当那道影子停下的刹那,一具看上去风化已久的干尸跌落出来。
干涸的尸体上,还能隐约地血肉模糊的利齿撕咬状。
幻影生物。
似乎除了他之外,并没有人发现那些在实质般的水液中游荡的凶恶杀手。
人氣都市言情 銀鴉之主 起點-第八百四十四章 忽如其來的暴雨分享
而他,也没有在意这些东西的意思。
短暂地,视线掠过那几道影子后,他的目光定格在了那雨幕汇聚的亡灵港小镇上。
谁也看不到他面甲下的表情,但是,谁都能够看出他对于这个只有小镇大小的亡灵港的在意。
而就是这个时候——
轰!!!!
伴随着地面崩塌的声音,一只身形奇异的怪物,潮湿滑腻的皮肤上带着各种各样的海生特征的怪物,向着骑士扑咬而来。
“真是让人讨厌的东西。”
骑士敲了敲自己胸前晦暗的饰品,即使全覆式盔甲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但也能够感觉到其强烈的个人意志。
尤其是胸前的盔甲。
那逐渐显露出非人特征,那逐渐形成面部轮廓的盔甲褶皱,在这个刹那,猛地一变。
下一秒,一只巨大的、带着类似非人特征的怪物从他身上钻了出来。
或者说,他胸前形成了那诡异盔甲的褶皱活了过来,对向而行,悍不畏死地向着那怪物扑击而去。
轰!!!
对撞之间,海水涌动,不断高涨的海水在这一下撞击中,碾碎了周围的不少区域。
浓郁的海水灌入了另一侧的亡灵港中。
而那只凶恶的海怪,在对撞之中,似乎被轻而易举地撕碎了。
碾碎了一个敌人,骑士却没有任何立刻行动的想法。
晦暗的无形力量涌动间,不远处的那具干尸,也被裹挟而来。
…..
炫目的白光再次占据了亚戈的视野,亚戈利用无头骑士力量,再一次发动斩击,撕裂那股想要影响他的理智、他的认知的光流。
但是,当他醒来的时候,却是看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刚才还是港口小镇模样的亡灵港,这个时候已经覆盖了大片大片的积水。
要知道,他见到的幻影界中,基本没有“水”的存在。
或者说,幻影界内,本来就不该有水。
笼罩一切的迷雾,才是所谓的“水”。
幻影界内各种雾气才是水。
或者说,笼罩一切的迷雾,才是“灵之海洋”的基础。
没有水的海中,茫茫的荒野,无尽迷雾才是“海水”的正体。
这些水,这些仿若实质的水,并不符合亚戈的认识。
发生了什么?
亚戈很想细细探究。
但是,很显然,对面那个家伙并没有给他机会。
涌动的光流再一次升上了天空,仿佛要笼罩这片被海水浸透的小镇一般放射出光芒。
但是,出乎预料的是,这升上天空的光流,那有着隐约人形轮廓的身影,在升上天空后,气息却忽地变弱了。
以极快的速度跌落。
甚至,还不到五秒,亚戈就失去了目标。
不见了?
亚戈还有些诧异,直到…..
他的视线下意识扫过自己身躯,确认自己状况需不需要休息时。
以银之血和灵雾构筑无头骑士身姿的他,此时的体表,已经变得晦暗如墨。
不是轻描淡写的“银黑”色。
而是完完全全地,仿佛被浸透了一般的晦暗。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銀鴉之主》-第八百三十五章 克倫威爾的危機展示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宛如水流般、有着半人半鸟姿态的灵体身姿的克伦威尔夫人,在空中掠出一道圆润的轨迹,通体带着一种晦暗感的灵体鸟人,直接扑向了那几只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古堡周围的告死鸟。
而在刚才,那股带着晦暗感的,水波状的力量扩散后,那些被扩散到的告死鸟身上,就覆盖了一层仿佛水膜般的虚影。
这层水膜般的虚影,让这群告死鸟仿佛陷入了静滞状态一般一动不动。
克伦威尔夫人也的灵体爪子,也在没有受到阻挡的情况下,直接贯穿了一只告死鸟的头颅。
伴随着清脆的碎裂声,明明是灵体的爪子击碎了告死鸟的头颅,那没有血肉,羽毛直接覆盖骨骼的头颅,应声而碎。
但是,这只告死鸟在“死亡”的那一刻,一声凄厉的鸣叫声响起。
这道声音,让那群告死鸟身上覆盖的黑色水膜瞬间破碎。
一群告死鸟的双翼纷纷振起,没有血肉的头颅随着仰首动作抬起,死寂感十足的、仿佛在广阔空间中回响的凄厉鸣叫声随之发出——
“啊啊———”
一群告死鸟同时发出的声音,让刚刚因为血脉力量的共鸣而恢复过来的卡林奇再次陷入痛苦之中。
那凄厉的鸣叫声,在他听来并非鸟鸣,而是一个个怨灵在耳畔发出痛苦的呼喊声。
而且,伴随着这些在耳畔响彻的呼喊,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浸入了一片没有丝毫波纹、一望无际的广阔水域中。
这仿佛海洋般的广阔水域,给他一种像是死亡海的感觉,但是,与死亡海那片单纯的寂静不一样,这片海洋像是围拢了只有令人疯狂的死寂….
不,整片海洋就是由死寂构成的。
卡林奇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他的意识,也仿佛在这一刻陷入了静止。
卡林奇的状态,也被克伦威尔夫人注意到了。
本来身周激荡出一层黑色水膜,抵挡着那告死之音的克伦威尔夫人,瞬间陷入了暴怒的状态,激荡的水膜刹那间化为了涌动的波涛:
“闭上你们的嘴!!!”
黑色、晦暗的、有着强烈粘滞感的黑色,仿佛沸腾一般,随着克伦威尔夫人的怒吼声扩散开去,尽管代价是一群告死鸟的告死之音齐齐压在她的身上。
两败俱伤。
克伦威尔夫人这般暴怒和放弃防御选择全力攻击的行动,那群告死鸟似乎也没有预料到,因为克伦威尔夫人之前的防御行动而倾力攻击的它们,瞬间被那荡漾着晦暗感的黑色波纹轰击在身上。
带着粘滞感的黑色水波随着克伦威尔夫人的咆哮声,仿佛海潮一般碾碎了离她最近,离卡林奇位置最近的几只告死鸟。
但是,同样的,不知不觉中数量超过二十只的告死鸟群齐唱的告死之音,轰击在了克伦威尔夫人的身上。
尽管,那层在克伦威尔夫人身周水膜帮助她抵御了一部分,但是,这层水膜很快就被撕裂了。
泛着淡淡的晦暗黑色,有着灵体那独特的朦胧透明感的美丽身姿,在水膜碎裂的那一刻,也仿佛遭受了重创。
而更重要的是,在被告死之音齐齐击中的那一刻,她的身上,那些非人的特征,那让她看起来半人半鸟的羽毛和利爪,都在以极快的速度消退。
被从旧日姿态中强行击退。
那水波般的感觉也随之消退,克伦威尔夫人在转瞬间就恢复到了平时那种灵体的姿态。
而在这种姿态下,后续的,一轮轮告死齐唱也继续袭来。
更重要的是,那一只只告死鸟空洞的眼眶,正凝视着克伦威尔夫人。
在这个瞬间,克伦威尔夫人的身躯直接陷入了凝滞中。
但是,克伦威尔夫人并没有因此就失去抵抗的力量。
优美都市异能 銀鴉之主 愛下-第八百三十五章 克倫威爾的危機推薦
稀疏的、一条又一条漆黑的丝线从她的身上蔓延而出。
秘光。
一条条都带着强烈死寂感的虚幻丝线从她的身上延伸而出。
每一条,都荡漾着水波一般的感觉,与其说是丝线,倒不如说是水线的感觉。
一条条丝线快速从克伦威尔夫人的身体内涌出,在她身前聚合形成了一片薄薄的织网,又像是…..
羽翼。
不,翼手。
就像她呈现旧日姿态时,那生着无数羽毛和利爪的翼手一般。
交叉的翼手在身前交叉叠合,将她的全身笼罩,将她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内,尽管那由丝线编织出的翼手薄如纸片,但却很好地隔绝了视线。
一群群告死鸟空洞眼眶内射出的视线,尽数被阻挡。
而下一刻,伴随着低语声,灵雾卷动,一道又一道身影从古堡之中飞了出来。
每一道身影都是透明的灵体,在他们的身体各个位置,都有一块骨骸般的事物。
灵骸。
在克伦威尔夫人的号令下,已逝去的克伦威尔家族人再次显现,一群群灵体宛如军队般,从克伦威尔古堡中飞出,与敌人交战。
尽管,这些死灵中,有不少在冲向告死鸟的瞬间,就因为告死鸟的视线而凝滞甚至直接被瓦解解体,但是,这群死灵并没有任何停止行动的意思,在古堡内堆积如山的骸骨,在这一刻,在克伦威尔夫人的力量下被引动,在灵雾卷动中形成了灵体,化为守护古堡,守护家族最后存续之地的守卫,拼死作战。
虽然,很明显的,只有序列6的克伦威尔夫人,在面对一大群实力仅仅比她弱一些,毫无疑问也是中序列等级的告死鸟时,并不能坚持多久,更别说那群灵体了。
克伦威尔家死灵集结的军队,在一群群告死鸟齐唱告死之音的范围性打击之下,迅速被剿灭。
而克伦威尔夫人也在告死齐唱的轰击之下,处于了绝对的劣势地位。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告死鸟吗?都已经过时的东西,还是继续沉在海底吧。”
踏…踏…踏……
伴随着马蹄声,寂静的海面上,一个身影缓缓接近。
潮绿色的盔甲带着血肉般的活体感,鲸歌般的回响随着那“战马”的步伐而激荡。

jm0w7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討論-第八百章推薦-up18h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从之前的状况来看,“戏命师之牌”与“异骸之书”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异骸之书”压制“戏命师之牌”。
目的是什么?为了控制戏命师之牌?
目前尚未得知具体原因,但是,从戏命师之牌被压制封印这点来看,与此事无关的可能性反而很低。
在阿蒂莱的描述里,“戏命师之牌”是“迷途者”的遗物。
那群和“巫师”不知道有什么具体联系的“迷途者”,到底在这些事情里起什么样的作用?
无关?
那是不可能的,迷途者中可是有一个特意监察“镜世界”的机构的。
他好像得到了很多的情报,但是,他实际上又缺少了很多情报。
但是,忽地,他感觉到了戏命师之牌传来了一股微弱的触动感。
察觉到这股触动感,让亚戈瞬间绷紧了神经。
但是,很快,他也发现了这股触动感和之前不一样。
而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但他并没有什么时间仔细思考。
机械老头的声音再次在齿轮转动的声音中响起:
“‘蛇’还会来找你。”
“在你拥有足够的力量对抗之前,你如果再进入这里,它还会再次出现。”
“这里是距离梦境孤岛最近的‘镜世界’。”
说完之后,机械老头那似乎没有完全机械化的眼瞳,再次浮现出些许空洞感。
然后…..
不动了。
亚戈不由得愣住了。
尽管在这里,怪盗的感应几乎等于失效,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还是能过感知到目标的状况的。
这个老头……死了?
这个结果,是亚戈完全没有想到的。
“他们有一句话说的没错。”
“诸神的国度互相连通。”
“从这里,你可以去往其他的镜世界。”
站在镜世界的“边缘”,亚戈的脑海中不由得回响着那个机械老头说过的话。
不,应该说…..
使徒。
亚戈终于回想起来刚才那种感觉为什么那么熟悉。
那个机械老头,或者说,那个机械老头制成的衍生物,是由那位使徒控制的。
没错,这个城市的控制者,就是亚戈之前见过的那个,在放逐城市的仪式中见到的那位使徒。
而且……
他的感知,并不是指向具体的哪个地方。
而是…..整座城市。
这座机械城市,这个完全由机械构筑的瓦威市,都处于那位使徒的控制之下。
甚至……这整个城市,都是那位使徒身体的一部分。
但是,更重要的是…..
这座机械的城市,只是这个镜世界的一部分而已。
至于为什么…..
亚戈缓缓抬起头,鸦眸向着天空看去。
他的视野尽头,是一座无比巨大的机械城市。
的确是阿拉贝拉。
上城、下城。
要不要在这个城市继续停留?
当他发现那一座座城市的正体,就是那位“使徒”之后,彻底打消了这个想法。
而且,如果继续在这里停留,他也会被镜世界的力量逐渐同化。
成为这无数机械构筑的国度中的一员。
“阿拉贝拉…..”
老婆,换我追你! 王族小妖
低声念着这个名字,亚戈看了一眼那位“使徒”交给自己的东西。
准确地说,是通过那具被接管的“机械”,那个老头交给他的。
一块看上去像是怀表一样的东西。
“如果你意外到了梦境孤岛,它可以为你指引离开的方向。”
“向着0点的方向走。”
亚戈并没有完全信任对方,但是,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个东西对于他来说,没准能够保命。
而且,让亚戈最为意外的是….
这个怀表上,只有12个数字。
亚戈之前,在物质界见到的钟表,上面最少也有13个数字。
将1到26全部排出来,甚至还有个类似秒表的十分小圈那种规格的钟表才是最多的。
但也正因如此,他不由得疑惑起来。
这个怀表为什么是对应24小时的?
劍 仙
26个小时,是物质界,是“秽壤”的特殊之处?
喪屍 小說
物质界是“镜世界”,而不是前世见过的、很多奇幻作品中的“主世界”那般。
这一点,亚戈已经意识到了。
而且……
根据之前从“舞女”那里听到的,她的世界观,还有阿蒂莱和那位使徒以那个机械老头之口告诉他的事情。
这个世界的架构,或许类似于“世界树”。
那位“舞女”所提及的,关于“血宴之森”和“德拉帝国”以及其他国度之间的管辖,给他一种北欧世界树的感觉。
再加上……尽头之塔和镜世界…..
亚戈的脑海中构想出了一副画面,一副图画。
这个世界的“地形”图。
潮声月影谁与归
首先,最重要的是“尽头之塔”和“镜世界”。
从之前获取的情报,亚戈预想中的画面是,“尽头之塔”位于在结构上接近卡巴拉树的“赫犹之树”的一个个质点的位置。
而“镜世界”,则是一个个质点间的连线。
雅 舍 小品
这个想法萌发出来后,一副大致的“地形图”,以极快的速度在亚戈的脑海中构想出来。
尽头之塔、起源概念“终结”,对应质点7。
其周围,有对应7-6“死神”的死灵途径,对应“死海”。
然后是对应7-4的“命运之轮”的概率途径,对应“既定之湖”。
然后还有对应7-8的“节制”、“艺术”的秘密途径,对应“无知之海”,或者说……书中世界?
还有就是对应7-9的“星星”的星辰途径,对应“永眠之河”。
与质点7相连的,只剩下最后一个7-10对应的“月亮”,也就是黄昏途径。
但是,那位旧日的死神,并没有这个权柄,黄昏途径的权柄,黄昏途径力量来源的镜世界,并不为旧日死神所掌控。
那么,由谁掌控?
这一点,在亚戈的脑内的“地形图”构建起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很清晰了。
黄昏途径是7-10,对应的镜世界,其掌控者,其对应的尽头之塔,应该就是对应质点10的。
质点10有那些路径?
8-10的“审判”。
9-10的“世界”。
7-10的“黄昏”。
质点7的掌控者,从那位“使徒”的描述中可以听出来,是“死海”,对应了7-6死神路径,死灵途径的主人。
一个“质点”,要控制和影响一座尽头之塔,就需要是对应路径,对应镜世界的。
而且……
“十神教会”。
亚戈再一次想起了这个称呼。
十神对应十个质点?十座尽头之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质点10的控制者,应该就是“黄昏途径”。
对应了黄昏途径的镜世界的主人。